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擁抱一個人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二回:誤會

 

棠雖然對日仍存有成見,但亦明白要以公司之業務為重,並希望與日能夠和平共處,另方面日始終希望找機會親口跟棠道歉,以了結心中的鬱結,可是卻遇上棠處處迴避,為了昔日的誤會,日完全沒有想過棠仍對當年之事耿耿於懷,勉強也於事無補的;和平的日子,是每個人都希望擁有的,然而卻因為棠的下屬宋承熙替營業部提交預訂展覽會場表格時,展覽會場的工作人員竟誤把與N&K Co. Ltd.胡漢邦提交的表格夾在一起的關係,導致一個會場需要同時擺放兩間商業公司的產品,再加上日的下屬琳因訂購失誤,導致新產品未能在第一時間擺放於會場作展覽用途,更連累日被宏大罵一頓;日將滿肚子的怨氣,再加上誤會棠為向自己作出報復,在完全沒有瞭解事情真相的情況下,便隨即衝到棠的辦公室,不但向她大興問罪,更向她大發霤霆,日更在胡言亂語下,質問她是否因為當年的誤會,而處心積慮向自己作出報復,棠再度處於一個百辭莫辯,徬徨無助的情況,此事驚動整個R&R Co. Ltd.,幸得宏替棠出面,將事情的真相道出,並向日交待清楚,事情再告一段落;日知道自己誤會了棠的苦心,更添內疚,故決定必需要親自前往向她道歉,可是卻換來被棠斷言拒絕,然而在棠的內心裡,八年前發生的情景與今天發生的可說是不徨多樣,棠思前想後,終決定向宏請辭;豈料…

 

第一天的展覽場地,竟然出現兩間公司於同一個場地擺放產品…

 

沈慧琳:她看見邦…蘭…民與欣正在擺放物品,在核對號碼後便走上前追問道。(你們在這裡幹甚麼?)

文彩蘭:她抬頭憤然的答道(妳看不見嗎?我們在擺放產品…)

沈慧琳:(我想妳弄錯了,這個場地應該是擺放R&R的產品,而不是你們N&K的產品。)

文彩蘭:她拿出批核書說道(我相信弄錯的人是你們,妳看清楚這個號碼的場地是屬於我們的。)

邱志:他走上前說道(我手上持有的號碼就是這個場地,我看你們分明是故意跟我們作對的。)

呂立民:他也不甘示弱的說道(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難道我們手上持有會場的批核書是假冒嗎?)

胡啟邦:他與日於同時間出現問道(發生甚麼事情?)

莊旭日:他與邦於同時間出現問道(發生甚麼事情?)

沈慧琳:她立即向日報告事情(Charles…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

文彩蘭:她同樣也立即跟邦報告事情(Chris…事情也是這樣發生的…)

胡啟邦:此時的他走到日的面前大方說道(我是N&K的策劃經理胡啟邦,可以叫我Chris…)

莊旭日:他也禮貌的跟邦握手說道(R&R的營業部行政經理莊旭日-Charles…)

胡啟邦:他展示手上的會展批核書說道(這是會展批核給我司的證明…)

莊旭日:他也展示手上會展批核書說道(這個也是會展批核我司的證明…)

胡啟邦:(那就奇怪了…)

黃寧:突然她說道(有甚麼奇怪,Charles…根本就是N&K故意跟我們作對的。)

胡啟邦:(Tammy…說話不能夠這樣說的,難道妳認為我手持的批核書是我們偽造出來嗎?)

黃寧:(是真還是假相信只有你們才知道…)

邱志:(對的…既然會展已經批核我司的申請,那麼我們的產品一定要放在這裡展覽。)

黃寧:(是啊…Cyrus…動手將產品搬進去。)

文彩蘭:(豈有此理…難道只有你們懂得搬產品進去嗎?Martin…將我們的產品也搬進去。)

呂立民:(對的…別讓你們誤以為我們是好欺負的。)

莊旭日:此時的他看見熙走來便追問道(William…你來到就好了,快點解釋…為甚麼會展批核給我們的場地,竟然會跟N&K的一模一樣呢?)

沈承熙:(我已經詢問過有關的要員,他們說因為早前我們提交的表格跟N&K提交的表格夾在一起,所以變成一個場地供兩間公司展覽。)

莊旭日:(甚麼話?怎會這麼大意呢?)

沈承熙:(但是有關的要員剛才跟我提及,他們知道弄錯後,早己經出信通知N&K,取消他們是次的擺放;但不知為何…)

胡啟邦:他愕然的追問道(取消我們的申請,為甚麼我完全沒有收過這個消息呢?)

宋海棠:此時遠處傳來她的聲音說道(胡先生不知道的原因,正是因為有人故意將這封信毀屍滅跡。)

胡啟邦:他愕然的說道(Sheila…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同時間他看見棠身旁站著的欣便追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宋海棠:(柳小姐…妳想由自己的口中將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還是由我代妳說呢?)

文彩蘭:眾人不停追問道(Rachel…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呂立民:眾人不停追問道(Rachel…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胡啟邦:他開始感到憤怒的質問道(Rachel…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柳紫欣:終於她坦言答道(Sorry Chris…其實會展早已經出信給N&K,由於他們將我們與R&R一起提交的申請表格夾在一起,導致遺漏預留場地給我們,所以已經取消我們是次擺放的申請;因為我不希望受到你們的責怪,所以在我收到這封信件後,便故意收藏起來,沒料到…)此時她不敢再說下去。

宋海棠:接著她說道(只是沒料到…妳剛才在停車場想毀滅這封信的時候,剛巧跟我碰上是嗎?)

胡啟邦:他走到欣的面前質問道(Rachel…Sheila所言是否屬實呢?)

柳紫欣:她無奈點頭答道(是啊…宋小姐所言全部都是事實。)

文彩蘭:她強詞奪理說道(既然我們沒有收過這封信,這個場地仍然是屬N&K擁有一半的。)

呂立民:(對的…所以我們必需要繼續在這裡擺放。)

邱志:(豈有此理…明明是你們處理事情失當,還強詞奪理…)

宋海棠:終於她勸止道(Cyrus…算吧…你現在要他們搬走所有產品,相信已經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沈承熙:(Sheila…難道尤得他們嗎?)

宋海棠:她以責備的語氣說道(難道還可以怎樣?看你回去怎樣向Roy交待…)

莊旭日:終於他讓步的說道(算吧…既然是這樣,我們唯有與N&K共用一個場地。)

 

事情終於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以一個場地擺放兩間公司的產品作了結。

 

第二天擺放展覽的產品,竟被N&K佔上風,因為琳訂購的產品失誤…

 

文彩蘭:她與民倆人分別在嘲諷的說道(真是很忙啊…看R&R就好了…那麼清閒。)

呂立民:(Barbara…難道妳想像他們嗎?沒有新產品擺放出來,自然就不能吸引客戶了。)

文彩蘭:(Martin…我們今天的客戶實在多不勝數了。)

呂立民:(看來總比人家好了…)

黃寧:她不忿氣的說道(說夠了沒有?別以為是你們的功勞,其實只是你們搶了我們半個場地才會有此成績。)

文彩蘭:(妳說甚麼搶?)

黃寧:(難道不是嗎?由始至終都是你們公司的人,將事情的真相?瞞;還強詞奪理搶去我們一半的場地;如果是我…真的不知道將面子放到那裡好了。)

文彩蘭:(豈有此理…簡直狗口長不出象牙…)

黃寧:(妳說誰是狗?)

文彩蘭:(正正就是說妳,難道這樣也不明白嗎?)

黃寧:(人生攻擊…Cyrus…替我報警,我要告她誹謗…)

呂立民:他與志見事態嚴重,立即走上前阻止道。(Barbara…算數…別再說了…)

邱志:他與民見事態嚴重,立即走上前阻止道。(Tammy…妳別如此激動…)

胡啟邦:他與日看見此情景,立即走上前追問道。(你們又發生甚麼事情?)

莊旭日:他與邦看見此情景,立即走上前追問道。(你們又發生甚麼事情?)

文彩蘭:(Chris…你有所不知,他們確是狗口長不出象牙…)

黃寧:(Charles…我要控告這個女人誹謗…)

莊旭日:正當眾人吵吵鬧鬧的時候,他突然喝令道。(Shut up…夠了,你們是否忘記這裡是甚麼地方?)此時他的手電突然響起道(霍先生,我是…好…)斷線後他吩咐道(我有要事需要立即回公司,Cyrus…你替我好好看管著Tammy,別讓她發生任何事情;知道嗎?)

邱志:他點頭說道(我知道…)

莊旭日:他回到公司第一時間進入宏的辦公室問道(霍先生,找我有甚麼事情?)

霍耀宏:(Charles…你還詢問我找你有甚麼事情?你實在令我太失望…)

莊旭日:(霍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霍耀宏:(我問你…新訂購的產品,原定前兩天到港;為甚麼今天仍然未到香港呢?)

莊旭日:他不明所以的反問道(新訂購回來的產品還沒有到香港?為甚麼我完全不知道?)

霍耀宏:(Charles…就今次的展覽,你都已經弄得一塌糊塗;你還要我如何信任你呢?)

莊旭日:(霍先生,你聽我的解釋。)

霍耀宏:(不用了…你出去,明天交份Report給我。)

宋海棠:她正在忙碌的工作,忽然看見日站在門外便問道。(有要事找我嗎?)

莊旭日:他完全沒有想過的說話,便向棠質問道。(我知道…妳一直在怨恨我是嗎?妳一直對八年前發生的事情深深不忿是嗎?即使我想向妳道歉,妳也不給予我機會,原來妳千等…萬等…就是等今天…就是處心積慮等今天向我作出報復是嗎?)

宋海棠:(Charles…你在胡說甚麼?)

莊旭日:(我沒有胡說…我知道妳一直將八年前的事情記在心裡,妳一直怨恨我冤枉妳是嗎?)

宋海棠:(Charles…你冷靜點…)

莊旭日:(我真是想不到妳的心…竟是如此惡毒…)

霍耀宏:日責罵棠之事,一下子傳遍整個R&R,他驚聞此事,立即走出來問道。(發生甚麼事情?)

沈慧琳:她幾乎與宏同一時間走到棠的辦公室,向日報告道。(Sorry Charles…原定前天到港的新產品,已經延誤了三天,因為我太忙碌的關係,完全沒有查過船期,所以…)

霍耀宏:他走進棠的辦公室說道(Sheila…Charles…你們倆人到我的辦公室…)正當棠與日坐下來後,他立即向日交待道。(Charles…剛才發生的一切,我相信你還沒有真真正正瞭解事情的始末,就向Sheila大發雷霆,確實有點衝動;Sheila已經跟賣家通過E-mail,原來是次之延誤,是因為Liz訂購失誤所引致,只是Sheila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主要是不希望你對Liz作出責備,而經她多次洽談,賣家已經答應支付一半的飛機費用,新產品將於明天飛抵香港,中午前一定可以送到會場,你可以不必擔心;其實有關你與Sheila的關係,她已經跟我交待清楚,既然事情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希望你們別再放在心上;正如Sheila所言,你們倆人都是為公司著想,所以剛才的事情我也不會追究,但是…我不希望再發生…你們明白嗎?)

莊旭日:經過宏的交待,他終於明白棠的苦心,更知道自己錯怪了棠。(霍先生…Sorry…)

霍耀宏:(Sorry…這句說話應該不是跟我說…是嗎?)

莊旭日:接著他看著棠說道(Sheila…)

宋海棠:突然她站起來說道(Roy…既然沒有其它特別的事情,我先出去工作。)宏點頭她便離去。

霍耀宏:(Charles…相信Sheila…你應該比我更加瞭解她是嗎?)

莊旭日:他點頭說道(是…事實上我是比霍先生更加瞭解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懷疑她…)

霍耀宏:(放心…Sheila剛才跟我說,今次的展覽有Charles…一定會成功的。)

莊旭日:(她真是這樣說?)

霍耀宏:(當然…正因為她對你有信心,才會跟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棠的努力果然沒有白費,新運到的產品,終於能夠在展覽會的第三天中午前趕抵會場作展覽用途,而日希望找機會親口向棠道歉,可是棠卻處處迴避;展覽會終於在八天後順利完成,R&R得到無數的新客戶,這都是全賴棠的功勞,正當眾人歡天喜地慶祝的時候;而棠竟然向宏請辭…

 

沈承熙:他跟營業部眾人祝賀道(Charles…Liz…Cyrus…Tammy…恭喜你們,今次的展覽很成功。)

莊旭日:眾人異口同聲答道(Thank you…)

沈慧琳:眾人異口同聲答道(Thank you…)

邱志:眾人異口同聲答道(Thank you…)

黃寧:眾人異口同聲答道(Thank you…)

沈慧琳:突然她內疚的說道(Charles…Sorry…因為我而令你錯怪Sheila…)

莊旭日:(別這麼傻…我會懂得處理此事的…)

沈承熙:(想不到我跟了Sheila四年,霍先生從來都沒有如此大罵她,而她卻面對Charles大罵她的時候,竟然一句說話也沒有反駁,我真是佩服她的脾氣;如果換轉是我,被人這樣冤枉,我肯定會跟Charles大打出手。)

唐立昇:(以你這樣的脾氣就會這樣做,以Sheila的處事方式當然就不會如此衝動。)

莊旭日:他宣佈道(還有一個好消息,霍先生說我們今次為公司的展覽會如此落力,決定於今晚開個慶祝會;大家會出席嗎?)

田佩瑩:(老闆請我們,當然要出席…)

邱志:此時他看見棠經過,於是說道。(Sheila…今晚霍先生請我們開慶祝會,妳一定要到。)

宋海棠:她微笑回應道(Sorry…我有要事不能出席,剛才我已經跟Roy說過。)

沈慧琳:此時她身旁的電話響起,斷線後她說道。(Charles…霍先生找你…)

莊旭日:(OK…Thank you…)進入宏的辦公室後問道(霍先生…找我有要事嗎?)

霍耀宏:(先坐下來…Charles…我想問你,上次你在公司向Sheila大發雷霆之事,你有沒有跟她道歉呢?)

莊旭日:(霍先生,其實我一直想親口向她道歉,可是她處處迴避我;所以…)

霍耀宏:他高舉手中的信件說道(這是Sheila剛才交給我的辭職信…)

莊旭日:他被嚇一跳的問道(為甚麼?)

霍耀宏:(我都不知道,Charles…我希望你可以替我將她留下來好嗎?)

莊旭日:(我?我連想向她道歉的機會也沒有;我怎麼可能有辦法將她留下來呢?)

霍耀宏:(事情皆由你而起,我相信以你們倆人是昔日的好拍檔關係,你一定能夠想到辦法的。)

莊旭日:(霍先生…我…)

霍耀宏:(別說…就這樣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