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錯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不經不覺君在峰的家中已經住上兩個多月了,而他們倆人之事亦漸漸傳到泰的耳邊,此時峰也計劃與君結婚,豈料正當與泰談論與君婚事的時候;始知…

 

祝願泰:他看見峰與君倆人便微笑問道(幹甚麼?今天你們倆人一起前來探我?)

鄧峰:(泰哥…是這樣的,我有件事情想咨詢你的意見。)

祝願泰:(峰…你都知道,我祝家就只有這個女兒,你一定要給她幸福知道嗎?)

鄧峰:他看著身旁的君問道(泰哥的意思是…不反對我與願君的婚事。)

祝願泰:(你們倆人一起已經兩個多月,難道我還有權反對嗎?)

鄧峰:(多謝泰哥…)

祝願君:突然泰咳得很厲害,於是她追問道。(哥哥,你的咳很厲害,有沒有看醫生呢?)

祝願泰:(已經看過了,現在還欠報告未出來。)

祝願君:(是不是你早前跟我說,檢驗愛滋病測試的報告呢?)

祝願泰:他點頭答道(是啊…都不知為何,檢驗這麼久的時間,報告還沒有出來。)

鄧峰:他聽到君向泰詢問有關愛滋病測試的報告,突然回憶起有關太太死亡的原因,於是他便問道。(為甚麼泰哥要做愛滋病測試呢?)

祝願泰:他無奈搖頭答道(都是自己不好,在外出胡亂花天酒地,數個月前才知道早前曾經跟她上床的女人因為愛滋病死了,所以我便立即測試自己有沒有受感染。)

鄧峰:(能夠被泰哥看上眼的女人,一定是很漂亮的。)

祝願君:(甚麼漂亮,外表越是漂亮的女人,內助必定有問題的;看哥哥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了,我都說你們這些男人真是…)

祝願泰:(好了…願君,妳甚麼時候變得如此;妳放心…鄧峰一定不會像我這樣,他對妳是百分百愛護的,所以絕對不會到外面花天酒地。)

祝願君:(這個還需要你說嗎?若不是我就不會嫁給他。)

鄧峰:他邊開車回家邊問道(願君,妳有沒有見過泰哥的女朋友呢?)

祝願君:(從來都沒有見過,只是聽哥哥提及,不過當時我還誤以為他們倆人真的拍拖,期後才知道那個女人是有別的男人。)

鄧峰:(是嗎?那麼泰哥一定很傷心了。)

祝願君:她點頭說道(是啊…我看得出哥哥對那個女人是真心的,而且還很喜歡她;所以當她告訴哥哥…她有別的男人後,哥哥都捨不得放手。)

鄧峰:(那麼…期後又怎樣?)

祝願君:(期後就傳出…那個女人因為愛滋病離逝了;你為甚麼忽然問起這些事情呢?)

鄧峰:(沒有…只是想知道罷了…)

祝願君:(峰…難道你…)

鄧峰:他捉著君的手說道(妳胡說甚麼?除了妳之外,我根本就沒有捉摸過別的女人。)

祝願君:她微笑道(我又怎會不知道呢?就是因為你這個優點,我才答應嫁給你。)

鄧峰:(願君,妳會否後悔為我付出的一切呢?)

祝願君:(為甚麼我要後悔呢?你今天幹甚麼?自從見過哥哥之後,你就好像心神恍惚;是不是身體感到不適呢?)

鄧峰:(不是…願君,如果有人要害我,妳會否幫我呢?)

祝願君:(甚麼…有人要害你?我當然會幫你…告訴我…是誰要害你呢?)

鄧峰:(別如此緊張,我只是隨便說說罷了。)

 

一個月後…警方在泰的夜總會裡搜到一些遺禁品,夜總會需要暫時停開,等待徹查;正當此事發生一星期後,警方再次在泰的車上發現一些軟性毒品,泰被扣查後得君保釋外出;由於夜總會被停開,故泰暫時沒有收入,夜總會的小姐及伙計一時間向泰追討欠薪,從而令他變賣樓宇暫時緩和緊張的局面;泰從蛛絲馬跡裡看出所有發生的一切,幕後嫁禍自己的人竟是峰,於是便向他大興問罪。

 

祝願君:她將泰保釋外出,回到家中便追問道。(哥哥,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祝願泰:他搖頭答道(我也不知道,一星期前夜總會才被停開,現在又輪到在我的車內發現毒品,真的不知道是誰在玩弄我。)

祝願君:(哥哥…是不是開罪了甚麼人呢?)

祝願泰:(我想應該不會,因為夜總會是掛正牌做生意,再加上我根本就沒有仇家;我…都不知道為甚麼頭頭碰著黑…)

祝願君:她安慰道(哥哥,別這樣…放心,待警方查明真相後,一切都會水落石出的。)

祝願泰:(希望如此…)突然門外大批人叫道(是誰?)

祝願君:她替泰開門後,看見夜總會的小姐及伙計衝進來便問道。(發生甚麼事情?你們走來這裡幹甚麼?)

伙計們:(祝小姐,妳別再裝瘋賣傻,我們已經知道夜總會將被無了期停開,還有泰哥現在被警方徹查;我們今日來的目的是…希望泰哥可以將所有的欠薪給回我們。)

祝願君:(你們胡說甚麼?哥哥平日怎樣待你們,現在你們竟然反過來迫害他。)

伙計們:(祝小姐…妳這樣說就錯了,我們不是要迫害泰哥,只是我們家中還有其他人需要我們供養的,試問…)

鄧峰:混亂的場面一下子被他喝停道(你們來這裡幹甚麼?難道你們擔心泰哥沒有錢出糧給你們嗎?)

伙計們:(說話又不是這樣說了,萬一…)

祝願泰:他為了息事寧人,於是答應道。(各位…就這樣待我先將這幢樓宇賣掉後,便會立即出糧給你們;你們現在先行回去吧!好嗎?)

伙計們:眾人商議後說道(好了…我們就多信你一次,兩星期後…泰哥…你一定要出糧給我們。)

祝願泰:眾人離開後,他搭著峰的肩膀說道。(幸好你前來,否則都不知怎算好。)

鄧峰:(別如此客氣,我們是一家人嗎?)

祝願泰:(峰…我對不起你與願君,本來你們倆人計劃好結婚,現在卻因為我這件事情而影響到你們的婚期,我實在感到不好意思。)

鄧峰:(泰哥,別這樣說…現在還是你的事情為首要,先解決伙計的糧才作其它打算吧!)他從袋裡取出一張支票說道(泰哥,這是我小小的意思,你先拿去應急。)

祝願泰:他推卻道(峰…這些錢你留起來與願君結婚,我自有辦法。)

祝願君:(哥哥…你有甚麼辦法?難道你真的將這幢樓宇變賣嗎?它是父母唯一留給我們的,你絕對不能將它變賣。)

祝願泰:(傻女…如果父母知道我現在身處的環境,他們一定會讚成我將這幢樓宇變賣,因為我們也曾經試過沒有錢的日子;剛才那班伙計說得對,他們家中還有人需要他們供養的,所以一定要出糧給他們;願君,妳明白嗎?)

祝願君:(哥哥…)她投入泰的懷內不停哭著。

祝願泰:他還向著峰微笑吩咐道(峰…我這個妹妹就是這樣的,往後就要辛苦你好好照顧她。)

鄧峰:(放心…我一定會…)

 

兩星期後…泰將變賣樓宇得回來的錢,均全部出糧予眾伙計。

 

Mary姐:她看見泰心痛的說道(泰哥,我對不起你。)

祝願泰:(Mary…妳是夜總會的老臣子,弄至今天的情況,是我對不起妳才是。)

Mary姐:(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真的不該與他們一般見識,前往向你追討欠薪。)

祝願泰:(他們說得對,家中還有人需要你們供養的;我很明白你們絕對願意與我一起同甘共苦,可是時勢不造人。)

Mary姐:(泰哥,是我對不起你,這些錢我不要了,你還是留待給願君吧!)

祝願泰:(Mary…別這樣,我都說過這是妳應得的錢,妳就收下它,好好運用;我想…夜總會在不久將來也不能重開,妳就找點小生意過活吧!)

Mary姐:終於她被泰勸服,收取這筆金錢;一會兒她坦言的說道。(泰哥,願君嫁給鄧峰,你要仔細考慮清楚。)

祝願泰:(我覺得鄧峰對願君很好,所以我可以好放心;即使將來我真的被判有罪,我也不用擔心願君,因為我知道鄧峰會好好照顧她。)

Mary姐:(泰哥,你想事情實在過於單純,其實發動眾伙計向你追討欠薪的人…就是鄧峰,所以你一定要想清楚。)

祝願泰:他對Mary的說話感到驚訝(Mary…妳剛才說甚麼?妳的意思是害我的人…就是鄧峰?)

Mary姐:(我不知道,只知道他發動眾伙計向你追討欠薪,至於夜總會被停開與及你被警方徹查之事,我就不知道是否與他有關係。)

祝願泰:(他…為甚麼要這樣做?他…為甚麼要害我呢?)

Mary姐:(泰哥,你試想想…你與鄧峰是否曾經認識呢?)

祝願泰:他肯定的搖頭答道(一定不會,我根本就沒有見過他,又怎會認識他呢?)

Mary姐:(倒不如這樣…我委託我的表弟,查一查他的底細好嗎?)

祝願泰:(Mary姐…又要麻煩妳了。)

Mary姐:(別跟我說這些話,有消息我會通知你;好好保重…)

祝願泰:(妳也是…)得到Mary表弟的協助,終於查到原來所有事情都是峰偽造出來的,他決定找峰詢問清楚,卻又擔心會被君知道。

鄧峰:他在辦公室接到泰的來電(喂…泰哥,找我有事嗎?)

祝願泰:另邊廂傳來他的聲音道(是啊…後天是星期六,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你有時間出來嗎?)

鄧峰:(好啊…我今晚告訴願君,星期六見…)

祝願泰:正當峰掛線的時候,他忽然吩咐道。(不用知會願君,我只是想跟你好好恰談;星期六…大嶼山的大佛寺見。)

鄧峰:(好…到時見…)掛線後他的心不停在胡思亂想;究竟泰找他有甚麼事情呢?為甚麼只吩咐他一人前往,而不需要知會君呢?星期六早上,正當他外出的時候,他便跟君道別。(今晚我會遲一點回來。)

祝願君:她微笑說道(知道了…公司有工作要處理,比心機…我弄好飯菜等你回來。)峰輕吻她後便開車上班;正當他關上大門的時候,泰忽然到訪。(哥哥…)她替泰倒茶後問道(哥哥,喝茶…是啊…你為甚麼大清早前來,峰剛剛上班去。)

祝願泰:(我知道…在我開車前來的時候,剛巧看見他開車上班。)

祝願君:(哥哥,你有事情找我嗎?)

祝願泰:他將一個公文袋交予君說道(願君,這個…妳暫時替我好好保管好嗎?)

祝願君:她接過泰交予她的公文袋便問道(是甚麼?)

祝願泰:(妳不需要知道,妳只要替哥哥好好保管它就可以了;妳…做得到嗎?)

祝願君:(當然做得到,你放心…)

祝願泰:(那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好了…我是時候走了…)

祝願君:(哥哥…你吃過早餐沒有呢?我弄給你好嗎?)

祝願泰:他輕吻君的臉頰說道(不用了…願君,妳永遠都是我的好妹妹,保重。)

祝願君:她送別泰說道(哥哥,小心開車…)泰微笑一下子便絕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