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錯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鄧峰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太太賢良淑德,每天在他上班後,太太一定將家務弄得井井有條,一天惡耗終於發生,峰在辦公室相當繁忙之際,忽然接到醫院的來電,得知太太跳樓身亡之事,他立即拋下手頭緊急的工作,開車前往醫院看個究竟,經院方的證實,始知太太原來已成為愛滋病帶菌者,遺書還提及因身患絕症,更加對不起丈夫,已經生無可戀,決定由自己了結生命,峰對太太的死感到傷心欲絕,當太太入土為安後,他便將精神寄情於工作上,日夜埋頭苦幹工作,希望能夠將太太已死的事實盡量忘記;峰的好朋友朱文光為開解他,便帶他前往夜總會尋歡,豈料峰與祝願君竟一見鍾情,倆人愛得纏綿,不久便同居,直至談婚論嫁的一刻,峰才驚覺君的哥哥祝願泰,就是與太太鬼混的奸夫,更是將太太推上死亡之路的兇手,峰為報妻仇,決把心一橫,利用君對自己的愛向泰不斷作出報復,泰被峰迫至走投無路,決心找他理論清楚,沒想到峰早已在與泰會面之前,埋下殺機企圖為太太報仇;此時君竟在無意中,從出世紙的蛛絲馬跡裡,發現自己一直被?藏的秘密,更知道峰為替太太報仇誓要將泰置諸死地;可惜…

 

朱文光:葬禮上他不停的安慰說道(峰…別這樣,我相信阿嫂存下有知,也不希望看見你現在的樣子。)

鄧峰:他痛恨的說道(我絕對不能夠相信這是一個事實,我與她經歷過很多事情,才能夠走在一起;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她竟然會如此對待我。)

朱文光:(或者阿嫂有難言之隱呢?任何人都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但是…我相信既然發生了,就絕對不會是單方面一個人的錯。)

鄧峰:他點頭說道(我很明白,自從與她結婚後,我一直只顧著工作,而她卻不斷的為我付出,將家中弄得井井有條;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坐下來與她好好恰談,更加沒有深切瞭解她;究竟她需要一個怎樣的丈夫?我只顧著工作,只顧著自己的事業,是我…完全忽略了她;所以她才會這樣對我,她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根本不能埋怨任何人;是嗎?)

朱文光:他搭著峰的肩膀說道(峰…待阿嫂入土為安後,就別再多想,好好為自己打算一下。)

鄧峰:(文光,很多謝你在這段時間對我的幫助,否則…相信如果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面對,恐怕會變成瘋癲的。)

朱文光:(別這樣說…我們是好朋友,好朋友是應該在發生事情的時候,互相幫助的。)

 

三個月後…

 

朱文光:今天是星期六,他知道多個月來,峰為了太太的死,而一直將自己收藏在辦公室,不眠不休的工作;於是他走進峰的辦公室笑問道。(峰…今天是星期六,還沒有打算下班嗎?)

鄧峰:看見光…他便展露笑容說道(我手頭還有很多工作未完成,所以暫時都不會…)

朱文光:(下班是嗎?峰…你這三個月來都一直躲在這裡,如果你繼續這樣子,相信不到三個月,你就可以前往永遠陪伴阿嫂了。)

鄧峰:他笑問道(文光,你在胡說甚麼?)

朱文光:(我在說甚麼,你應該最清楚;你究竟想怎樣?是否這樣子繼續下去呢?)

鄧峰:(不是這樣…我還可以怎樣?)

朱文光:他捉著峰的手說道(跟我來…)說罷便將峰拉走離開辦公室。

鄧峰:他不停的追問道(文光,你究竟想帶我往那裡?最起碼都告訴我…)

朱文光:他在停車場裡喝令道(上車…)峰無奈上車,他邊開車邊說道。(現在我就帶你前往能夠令你開心的地方…)

鄧峰:(你究竟想帶我往那裡去呢?)

朱文光:(一會兒你便知道,小心坐著…)來到一間五光十色的夜總會前他終於將車停下來說道(終於到了…)他看著峰說道(幹甚麼?還不下車?要不要我叫人將你抬下來呢?)

鄧峰:他一臉害羞的拉著光追問道(你帶我來這裡幹甚麼?)

朱文光:(我剛才不是跟你說過嗎?我會帶你去一個能夠令你開心的地方,那麼快就忘記了。)

鄧峰:(那都不應該是這裡,你知道…我從來都不會來這種地方的,還是走吧!)

朱文光:正當峰要離開的時候,他一手便拉著峰進去大叫道。(Mary姐…替我開個房間,並安排幾位漂亮的小姐來招呼我們。)

Mary姐:她看見光這位熟客,急不及待便答道。(光哥又來了,請等等…小姐們一會兒就來了。)

朱文光:房間裡他替峰及Mary介紹道(這位是鄧峰先生,她就是這裡的媽媽生Mary…要甚麼漂亮身材好的小姐,也可以找她幫忙。)

Mary姐:她看見峰臉頰通紅的樣子,便即時取笑道。(鄧先生一定是第一次來這裡,看你雙頰通紅,真是像一個女孩子了。)

朱文光:(Mary姐…妳別取笑他,否則我不前來光顧妳的。)

Mary姐:(光哥,我只是說笑罷了,用不著這麼嚴重嗎?)接著她安排了三到四位的小姐進來(妳們好好招呼光哥及這位鄧先生,一會兒妳們一定有好處的。)

眾小姐們:高興得異口同聲答道(知道…多謝鄧先生…)

Mary姐:(好了…好了…光哥,你與鄧先生慢慢開心了,如果有甚麼不滿意的話,立即找我。)

朱文光:他跟Mary說畢後,便跟身旁的峰說道。(峰…是不是要好好多謝我呢?你看到了…我沒有介紹錯誤給你…是嗎?)

鄧峰:(我真是被你氣死,你還是自己慢慢玩吧!我先走…)

朱文光:正當峰站起來說離開的時候,他立即拉起身旁的其中一位小姐擠進峰的懷內說道。(妳替我好好招呼峰哥吧!)

鄧峰:(文光…你究竟攪甚麼鬼?)想不到他剛責罵光後,回頭看見懷內的小姐,竟被眼前的她吸引著;她被光擠進他的懷內,尷尬得擁抱著她,又不願放手的溫柔問道。(妳沒有事嗎?)她搖頭(我的朋友就是這樣的,妳別見怪。)她繼續微笑搖頭(先坐下來好嗎?)她被他擁著坐下來,一會兒他建議道。(這裡的空氣很局促,倒不如到外面走走好嗎?)她還是微笑。

朱文光:他看見峰擁著剛才的小姐站起來,於是便追上前問道。(峰…你跟她往那裡去呢?)

鄧峰:他立即責罵道(都是你不好,剛才差點弄傷她。)

朱文光:(用不著如此緊張,我只是將她擠進你的懷抱內;如果你看著她倒下來,一定會擁著她的;我更加用不著擔心。)接著他走到峰的身旁細聲問道(幹甚麼?你竟然看上她嗎?)

鄧峰:(你胡說甚麼?)

朱文光:(沒甚麼?我只是希望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真的看上她,我就祝你好運了;你知道她是甚麼人嗎?)

鄧峰:他反問道(難道你又知道嗎?)

朱文光:(我當然…是不知道,峰…我只是嚇嚇你,想不到你竟然有泰山崩於前已不變之色。)

鄧峰:(你繼續在這裡,我要外出呼吸新鮮的空氣。)

朱文光:他直接的追問道(外出呼吸新鮮的空氣?還是跟她開房呢?)

鄧峰:(你還說…恕我怕了你,別再胡言亂語好嗎?)

朱文光:(看你臉頰通紅,還口口聲聲說不是看上她; 好了…眼見你多月來都沒有像今晚如此的少許笑容,就放過你了。)說罷他跟峰身旁的小姐吩咐道(這位小姐,鄧先生是一個好男人…妳一定要替我好好招呼他…知道嗎?)

鄧峰:(夠了…)他擁著她離開夜總會,上車後他便問道。(妳住在那裡,待我送妳回去好嗎?)

祝願君:此刻她終於問道(為甚麼你剛才要幫我呢?)

鄧峰:君溫柔而清晰的聲音,真的深深吸引著他;於是他反問道。(妳說甚麼?我不太明白妳的意思?)

祝願君:她貼近峰的臉頰前追問道(你明知道光哥對我有意思,為甚麼剛才要幫我呢?)

鄧峰:(我不明白妳的意思,我想…妳誤會了。)

祝願君:(我沒有誤會,女人的直覺一向都很準確的; 其實你明知道,剛才光哥將我推給你的時候,如果你不要,他一定會與我離開夜總會的;既然你不喜歡我,為甚麼你剛才不推開我呢?)峰一直沉默不語,一會兒她大聲的再問道。(既然你不喜歡,為甚麼不將我推給光哥?)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一句說話,一下子峰竟以兇惡的眼神看著她;她憤怒得準備下車離開回到夜總會。(算吧…我不需要你送我回家,因為我還需要回夜總會。)正當她下車的時候,峰突然將她拉倒自己的懷抱內不停的擁吻,對於峰突如其來的舉動她不但沒有抗拒,更欣然接受;就這樣峰將君帶回自己的家中,纏綿溫馨的渡過一個晚上。

鄧峰:他醒來的時候,看不見身旁的君,誤以為她已經離開;豈料走出飯廳,已看見餐桌上弄好早餐;他走到進廚房看見君在弄早餐,他情不自禁的走上前擁抱輕吻她的臉頰,溫柔的說道。(我還以為妳已經走了…)

祝願君:她雙頰通紅尷尬的說道(昨晚我遺忘問你今早喜歡吃甚麼?所以弄了好幾款早餐,看看你喜歡那一種。)

鄧峰:(只要是妳弄出來的,我甚麼都喜歡吃。)

祝願君:(甚麼時候變得如此口甜舌滑呢?只要是我弄出來,你甚麼都喜歡吃;那麼一會兒…你就給我吃罷所有早餐好嗎?)

鄧峰:他猶豫不決(這個…)

祝願君:(那麼快就變得猶豫不決嗎?)

鄧峰:吃早餐期間,他一直看著君,終於他忍不住說道。(願君,倒不如…妳以後都別再回夜總會好嗎?)

祝願君:她嘲諷的問道(甚麼?不回夜總會,那麼誰養我呢?)

鄧峰:他急不及待的答道(我可以養妳,我…不希望妳回夜總會,否則我每次見妳都要到夜總會找妳。)突然君笑起來,他奇怪的問道。(妳笑甚麼?)

祝願君:她嚴肅的問道(原來你也視我為夜總會的舞小姐嗎?)

鄧峰:(難道不是嗎?)君微笑搖頭,相反他好像放下心頭大石似的追問道。(那麼妳為甚麼會在夜總會出現呢?)

祝願君:(其實…昨晚只是因為有位員工不適沒有上班,為了不想Mary將她辭退,所以我才充當一晚的舞小姐角飾;或者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會跟你遇上。)

鄧峰:他高興得很(那麼即是說妳根本不是舞小姐是嗎?)君點頭(原來我都會有如此的運氣?)他捉緊君的手說道(認識妳絕對是我昨晚的福氣,由昨晚開始,妳就是這間屋的女主人。)

祝願君:(你知道我一定會願意留下來嗎?)

鄧峰:他搖頭答道(如果妳真是一位舞小姐,我絕對相信妳會願意留下來;可是既然妳不是,我就不敢妄下判斷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本領,能夠將妳的人及心留下來。)

祝願君:(如果…你對我好的話,我就考慮…快點吃早餐。)

鄧峰:(我怎會對妳不好呢?願君,妳家中還有甚麼親人?)

祝願君:(我還有一位哥哥,就是夜總會的其中一位合伙人。)

鄧峰:(那麼妳的父母呢?)

祝願君:提到父母,她突然將正在吃的早餐停頓下來答道。(聽哥哥說,在我們還是小孩的時候,他們已經把我與哥哥遺棄,所以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父母的樣貌。)

鄧峰:他聽罷君的說話,感到很痛心,於是捉著她的手說道。(對不起…我不該提起妳的傷心往事。)

祝願君:面對峰對自己的關懷,她開懷的微笑說道。(不是你的錯,那麼我與你畢竟是萍水相逢,你需要知道我的事情也是應該的。)

鄧峰:(願君,妳別誤會,其實我對妳並沒有甚麼惡意。)

祝願君:(如果你對我有惡意,昨晚就不會伸出援手幫我是嗎?)

鄧峰:(妳知道文光看上妳是嗎?)

祝願君:她點頭答道(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女人的直覺是絕對沒有錯誤的;當我第一眼看見光哥的時候,他的視線根本沒有離開過我的身上;所以我都可以肯定如果你將我推開,他就一定會買鐘帶我前往開房的。)

鄧峰:(為甚麼妳不選擇他呢?)

祝願君:(那為甚麼你會幫我呢?)

鄧峰:他直言無諱道(因為我喜歡妳,所以…真的擔心文光會早我一步,把妳搶走。)

祝願君:她突然問道(你的太太樣貌很端莊…很漂亮…相信絕對是一位賢內助。)

鄧峰:他對君的說話感到驚訝的反問道(妳怎會知道?)

祝願君:她邊執拾桌上的碗筷進入廚房邊說道(昨晚…我與你一起的時候,有好幾次你…誤將我叫錯太太的名字,而且今早起床的時候,我從你的書房裡,看見你與太太的婚紗合照。)

鄧峰:他責怪自己竟然與君一席纏綿的時候,誤叫錯已死太太的名字,於是他走進廚房擁著君說道。(願君,對不起…我不是存心叫錯妳的名字,對不起…)

祝願君:她邊洗碗邊微笑說道(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如果你是存心的話,今早起來已經見不到我;你認為我可以容忍自己的男人叫錯自己的名字嗎?)

鄧峰:(對不起…)說罷他擁著君,在她的頸上徘徊的吻著。

祝願君:突然她被門鐘的聲音吵起來(別這樣…有人按門鐘,還不開門。)

鄧峰:(是誰在這個不識趣的時候前來呢?)

朱文光:峰開門後,他便衝進來說道。(峰…你知道嗎?昨晚我竟然一箭雙鵰,連貫兩位舞小姐;我是不是很厲害呢?)他看見峰的表情便追問道(你不替我感到自豪嗎?看你的表情幹甚麼?)

祝願君:(光哥的技倆卻是很厲害的…)

朱文光:他走上前看清楚後便說道(原來是妳…妳為甚麼會在峰的家裡出現?)接著他便質問道(還有昨晚妳明知道我對妳有意思,妳為甚麼利用峰來作擋箭牌呢?難道以我朱文光的派頭,妳也看不上眼嗎?)

鄧峰:他走上前喝止道(文光,你別這樣。)

朱文光:(峰…她昨晚就是跟你回來這裡是嗎?她有沒有向你要錢呢?)

鄧峰:(根本不是你想的那回事,是我…是我帶她回來的。)

朱文光:(你說甚麼?是你帶她回來,你是不是瘋了,逢場作戲就算吧…你還將她帶回來,那麼你現在怎樣脫身呢?)

鄧峰:(文光,你聽我說。)

朱文光:(峰…你聽我說好了,女人我都見得多,總是沒有見過像妳這種的;看來我都一定要試試…跟我來…)接著他拉著君進房。

鄧峰:終於他看不過眼的把光推開,把君緊緊擁入懷內說道。(文光,你究竟想攪甚麼鬼主意?)

朱文光:(峰…你攪甚麼鬼才是?你別以為她對你真心,現在我就讓你知道…她對每個男人都會感顧趣的。)

鄧峰:(夠了…她根本就不是夜總會的舞小姐…)

朱文光:(甚麼話?)

祝願君:她微笑問道(光哥,你仔細看清楚我像誰?)

朱文光:當他仔細看清楚君的容貌,想了一會兒便說道。(妳很像我一個老朋友,但怎會…)

祝願君:(你的老朋友一定是叫祝願泰是嗎?)

朱文光:(妳怎會知道?)

祝願君:(我就是他的妹妹…傻佬…)

朱文光:突然他大笑起來(哈哈…妳這個女人,竟然胡說八道;如果妳是祝願泰的妹妹,又何需要在他的夜總會做扮舞小姐呢?)

鄧峰:(昨晚因為有員工不適,願君擔心Mary會辭退那位小姐,於是便硬著頭皮頂包。)

朱文光:終於真相大白,他看著眼前肌膚潔白的君,竟眼淫淫的說道。(想不到…願泰竟有一個像妳如此漂亮的妹妹啊!)

鄧峰:此時他喝罵道(朱文光…你究竟看夠了沒有呢?)

鄧峰:(怎樣…峰,用不著這麼兇惡是嗎?你們倆人昨晚一定很纏綿,峰…我都跟你說,她一定是有問題的。)

鄧峰:他拍打光的頭顱(我說有問題的人…應該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