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催眠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程偉立:他看見亦龍遲遲未出發便叮囑道(龍哥,是時候走了,如果被人發現,想走也來不及了。) 

胡志斌:他看見亦龍頻頻看著遠處便追問道(龍哥,你是否在等人呢?)

韓亦龍:他隨便答道(我只是想知道她是否會來見我最後一面?)

胡志斌:他與偉立驚訝亦龍的說話,於是問道。(龍哥,你不是跟其他人說離開香港嗎?)

韓亦龍:此時的他才醒過來,知道根本就不會有人前來送自己的。(不是…只是一個希望…)

程偉立:(龍哥一向都沒有親人的,既然沒有跟其他人提過離開的事情,那我們快點上船吧!)

胡志斌:(龍哥走吧…繼續留在這裡會很危險的,快點上船吧…去到非律濱就可以重過新生活。)

韓亦龍:他卻內疚的說道(本來只是我一個人的事情,現在竟把你們兩人牽連在內;對不起…)

程偉立:他們搭著亦龍的肩膀說道(我們是好兄弟,不要這樣說…知道嗎?)

胡志斌:他們搭著亦龍的肩膀說道(是啊…龍哥,我們是好兄弟,應該有福同享,有禍同當。)

韓亦龍:(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兩人,如果再選擇,我想我絕對不會離開這裡的。)

胡志斌:(可惜已經沒有機會給我們再重新選擇了,不需要灰心,我們很快就可以重過新生活。)

程偉立:(龍哥,時候不早,快點落船吧! 別再延誤時間了…)

韓敏瑤:正當他們上船之際,從遠處傳來她的聲音叫道。(韓亦龍別走…站著…別走…)

韓亦龍:他聽到似曾相識的聲音,於是回頭看道。(是妳…妳怎會知道我在這裡?)

殷紀勇:此時在敏瑤背後的他卻高舉手鎗說道(韓亦龍下來,別再逃跑了。)

程偉立:與此同時他亦高舉手鎗說道(龍哥,沒有事嗎? 你們倆人站著別動,否則鎗是沒有眼。)

殷紀勇:(放下手鎗,跟我們回去,你們還是跑不掉的;我們的人很快就會來到,你們還是自首吧!)

胡志斌:(簡直荒謬,我們根本沒有做過;為何要跟你回去? 為甚麼要自首?)

殷紀勇:(如果你們沒有做過,根本就不需要棄保潛逃,企圖離開香港。)

程偉立:(我們要離開香港,任何人也阻不了;我勸你最好放下手鎗,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殷紀勇:(豈有此理,叫警員放下自己的配鎗,簡直天大的笑話。)

韓敏瑤:她質疑的問道(為甚麼你要潛逃? 我剛回來香港,你就要走;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韓亦龍:(對不起…若不是警方冤枉我,我也不需要被迫走這最後一步。)

韓敏瑤:(我答應你,一定替你洗雪沉冤;只要你跟我們回去,一切的事情都可以解決。)

程偉立:(解決? 當然你們找到人頂包,事情當然可以解決;龍哥,別再相信他們的說話。)

胡志斌:(是啊…龍哥,難道你遺忘了在警局的時候,曾經被他們迫供嗎?)

程偉立:(他們還將你屈打成招,企圖令你受不了便認罪,他們便可以順理成章邀功。)

殷紀勇:(荒謬…我們警隊人員一向潔身自愛,不是你們所說的如此。)

胡志斌:(我們沒有胡說,龍哥身上的傷痕,就是被你們屈打而造成的。)

程偉立:(龍哥,別再跟他們爭論,先上船…這裡就交給我吧!)

殷紀勇:正當亦龍與志斌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而偉立企圖開鎗際,他忽然說道。(韓亦龍…)

韓敏瑤:她嚇然看著紀勇想開鎗阻止亦龍離開,她不顧一切撲上前說道。(不要開鎗…呀…)

韓亦龍:結果中鎗倒在地上的人竟是敏瑤(瑤瑤…)他驚訝的走上前擁著敏瑤說道(妳怎樣?)

韓敏瑤:(聽我說…跟我們回去,我向你保證一定可以替你…打這場官司的…你相信我…)

殷紀勇:此時的警員已經陸續趕抵現場,他立即吩咐道。(立即Call白車…)

韓亦龍:他看見醫生走出來,便緊張得走上前追問道。(醫生,請問傷者的情況怎樣?)

醫生:敏瑤經過4小時的搶救(各位不必擔心,幸好子彈沒有留在傷者的體內,只是從肩膀上擦過,不過康復後可能會留有疤痕;稍後我會將她送回病房,你們到時可以前往看她。)

程偉立:(你現在安心了嗎? 身為警務人員竟敢胡亂開鎗,我真是只愧不如。)

殷紀勇:(若不是你持手鎗叫韓亦龍上船,我又怎會為了阻止他而開鎗呢?)

程偉立:(你究竟姓甚名誰? 竟然可以將罪名推在我身上嗎? 我相信你比起任何人更加荒謬。)

殷紀勇:(我警告你如果敏瑤有甚麼不測,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程偉立:(我又不太相信,她只是你們警隊的人;即使剛才你不開鎗,她同樣有機會會開鎗。)

殷紀勇:(那你就說錯了,她並不是警隊裡的人,她只是一名剛從英國回港的心理醫生。)

程偉立:紀勇的說話令他驚訝的問道(那她為何奮不顧身救龍哥呢?)

殷紀勇:他坦言說道(她與韓亦龍根本就是認識的,不相信你們可以詢問清楚韓亦龍。)

胡志斌:他與偉立看著亦龍問道(龍哥,你是否認識剛才救你的女孩呢? 她究竟是甚麼人?)

程偉立:他與文斌看著亦龍問道(龍哥,你是否認識剛才救你的女孩呢? 她究竟是甚麼人?)

殷紀勇:(韓亦龍…相信在這個時候,你也不需要再?瞞甚麼事情了,倒不如坦白告訴他們吧!)

韓亦龍:最後他終於坦言說道(剛才救我的女孩叫韓敏瑤,是我的親妹妹;今天剛剛回港的…)

胡志斌:他們兩人對亦龍的說話感到驚訝不已的說道(她是你的親妹妹,為甚沒有聽你提起?)

程偉立:他們兩人對亦龍的說話感到驚訝不已的說道(她是你的親妹妹,為甚沒有聽你提起?)

胡志斌:(剛才看她拚命救龍哥,我還誤以為她是亞嫂,原來她是龍哥的親妹妹…)

程偉立:(龍哥,你為甚麼不早一點跟我們說清楚呢? 我差點殺了你的親妹妹啊!)

韓亦龍:(對不起…她自小被人領養,數年前她回港的時候,我們倆人才相正式相認;所以…)

胡志斌:(所以便沒有告訴我們是嗎? 龍哥應該早一點告訴我們,就不會發生這麼多的誤會了。)

殷紀勇:(既然現在大家都明白了,韓亦龍…麻煩你跟我們回去走一趟。)

韓亦龍:(殷Sir,可否給予我一些時間,最起碼讓我待瑤瑤甦醒過來後,我才跟你回去。)

胡志斌:他卻落井下石的諷刺道(龍哥,現在的警員又豈會優待你呢?)

程偉立:(就是…警員是按本子辦事的,又豈會有通容的時候呢?)

殷紀勇:他看著眾人對自己的諷刺,無耐說道。(想用激漲法是沒有用的,韓亦龍…我就給予你時間。)

韓亦龍:他感激的道謝(多謝殷Sir,我答應你當瑤瑤醒過來後,我一定會跟你回去的。)

殷紀勇:(難道你不擔心跟我回去後,我們又再將你屈打成招嗎?)

韓亦龍:他微笑答道(現在有我的妹妹在,我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害怕了。)

殷紀勇:(真是想不到,你竟然相信…妳妹妹只是一個普通的心理醫生;你相信她可以幫你嗎?)

韓亦龍:(當然…我絕對相信她的能力,如果連自己的親妹妹也不相信;我還可以相信誰呢?)

護士:她從敏瑤的病房出來說道(傷者已經醒過來,你們可以進去看她。)

韓亦龍:他高興得將敏瑤扶起來問道(瑤瑤,妳怎樣? 傷口還痛嗎? 都是哥哥不好連累妳受傷。)

韓敏瑤:她微笑搖頭問道(哥哥,我沒有事了;殷Sir有沒有為難你呢?)

韓亦龍:(他不但沒有為難我,還通容我待妳醒過來後,才跟他回去。)

韓敏瑤:(你放心,只要你沒有做過,我一定能夠替你打嬴這場官司的,你相信我。)

韓亦龍:(如果哥哥不相信妳,就不會願意留下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替哥哥洗脫冤情的。)

殷紀勇:他將亦龍的雙手上鎖說道(韓亦龍是時候跟我們回去了,麻煩你走一趟。)

韓敏瑤:她要求的說道(殷Sir,我已經幫你將哥哥留下來,但是…你一定要好好保護我哥哥…)

殷紀勇:(放心…我擔保今次一定沒有任何人,會將妳哥哥屈打成招的…)

韓敏瑤:她放下心頭大石的說道(多謝你…哥哥,你事事小心,有甚麼就跟殷Sir提出。)

韓亦龍:(放心…妳好好休養,一定要康復後才可出來;偉立與志斌會在這裡保護妳。)

程偉立:他看著窗外自問道(不知道龍哥的情況怎樣呢? 會否被那班警員再次屈打成招呢?)

韓敏瑤:突然傳來她的聲音(放心…哥哥一定會沒有事的,我不會讓他出任何差錯。)

程偉立:他回頭問道(就憑妳可以改變一個殺人的事實嗎?)

韓敏瑤:她卻反問道(那麼是否一走了之,就可以解決一個殺人的事實呢?)

程偉立:(我知道不能夠,但是…最起碼不需要在警局裡受苦,沒有一個警員是好人的。)

韓敏瑤:(你似乎對警員有偏見,這樣會影響你對每個人的看法。)

程偉立:(我只知道這個世界的好人已經死了,就只有龍哥…能夠與我及志斌出生入死…)

韓敏瑤:(既然如此,你就更加不能讓他走;難道你們不希望還他一個清白嗎?)

程偉立:(恐怕未還他清白之前,已經死在警局裡了。)

韓敏瑤:(那麼你們離開香港後,亦只會過著東奔西跑的日子,這樣你們會開心嗎?)

程偉立:(妳根本就不會明白我們的生活,更加不會瞭解我們心裡所想的一切。)

韓敏瑤:(我是否明白與瞭解根本對此案沒有任何關係,我只知道要替哥哥打贏這場官司。)

程偉立:(有些事情是沒有可能改變的,我亦不相信單憑妳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變一切。)

韓敏瑤:(你錯了…不單是我一個人,而是有很多人都會替他感到不值,所以這次一定要贏。)

胡志斌:此時的他卻拍門後便進來問道(大家肚餓嗎? 我隨意買了一些食物。)

程偉立:(我不肚餓,你們慢慢吃吧!)說畢他便離開敏瑤的病房,敏瑤留意到他對人有偏見。

 

四日後,敏瑤終於康復出院了…

 

唐悅心:她問候道((Flora…妳的身體沒有大礙嗎?)

韓敏瑤:(已經康復了很多,傷口也沒有早前那麼痛;Alice…妳對我哥哥的案件有甚麼看法呢?)

唐悅心:(Flora…妳似乎對這位只有數面之緣的哥哥…很在意是嗎?)

韓敏瑤:(當然…雖然我與他只有數面之緣,但是他始終是我的親哥哥,不能改變的事實。)

唐悅心:(Flora…妳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哥哥打贏這場官司;不過現在最關鍵的人物,就是那個催眠師<韋清怡>。)

韓敏瑤:(我對這個催眠師完全沒有好感,我聽殷Sir說,自從哥哥見過她一段時間後,便無緣無故殺了人;但是哥哥一直跟我說,自己根本沒有殺過任何人,我都不明白。)

唐悅心:(Flora…其實我在想,究竟是否有人想借刀殺人呢? 又或者妳哥哥無辜被牽連在內。)

韓敏瑤:(Alice…究竟這個世上有沒有人會因為被催眠後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行為呢?)

唐悅心:(其實是絕對有這個可能性的,現在已經發生了;妳不相信的原因卻是因為這個主角就是妳的哥哥,Flora…妳修讀了心理學這麼多年,還不明白眼前就是事實的一切嗎? 警方就是憑著親眼看見的證人才可以將妳哥哥入罪,然而我們只要能夠提出一些有力的證據去支持妳哥哥,那麼警員便會有機會將落案起訴的時間延後,直到找到新的證據為止。)

韓敏瑤:(妳認為殷Sir會答應嗎? 而我們現在手上的資料也不足,看來…)

唐悅心:(Flora…只要我們今晚再將一切重組,明天我們便可以提交上級,相信不到4日妳哥哥就可以獲得保釋出來;妳放心吧!)

韓敏瑤:(Alice…今次真是靠妳了,妳一定要幫我,否則單憑我一個人的力量,一定救不了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