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懸  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May Wong被警員帶回警署錄口供想不到她知道的竟被柔知道的更多

 

張義:(黃小姐請問妳從事那項職業?)

May Wong:(與阿媚一樣是空姐但我只是負責帶團到中國遊玩的。)

張義:(按道理帶中國團所賺得的金錢不多如果像死者帶外國團會賺多一點為甚麼妳不選擇呢?)

May Wong:(其實是這樣的因為近來實在發生太空難事件故我丈夫擔心我會出事而且我還有個小朋友所以我寧願賺少一點錢選擇帶中國團。)

張義:(黃小姐請問妳認識死者有多久的時間呢?)

May Wong她理所當然答道已經有十多年我們是中學同學。)

張義:(妳知不知道死者與甚麼朋友交往呢?)

May Wong:(她曾經有一位很要好的男朋友去年還聽她說要結婚不過今年年頭聽她說已經跟他分手了。)

張義:(知不知道他們分手的原因呢?)

May Wong她慨嘆道男人大多都是寡情薄幸的她的男朋友因為喜歡上另一位新歡所以才與阿媚分手的。)

張義:(妳知不知道死者的男朋友的新歡是誰?)

May Wong:(聽說是一位高級督察

藍軒他愕然追問道那即是警務人員是嗎?)

May Wong:(對啊我都不明白人家是很要好的一對為甚麼要拆散他們呢?)

藍軒:(那麼死者的男朋友妳認識嗎?)

May Wong她立即答道當然他就是商界紅人高森的代用律師洪偉倫

高柔她感到晴天霹靂追問道那麼妳知不知道死者男朋友新歡的名字?)

May Wong:(名字我就不知道我聽阿媚說過好像是姓高的

高柔她立即冷靜下來吩咐道義仔阿軒繼續問

張義:(Yes Madam…

藍軒:(Yes Madam…

張義:(黃小姐妳知不知道死者與洪偉倫分手後有沒有與其他人來往較密呢?)

May Wong:(我記得她曾經因為與洪偉倫分手的事很不開心於是自殺被送院搶救最近我想起是當時搶救她的姚醫生

藍軒:(姚醫生是不是專責婦科的姚寶醫生呢?)

May Wong:(對啊

高柔她突然提問道但是姚寶在數月前已經死了妳知道此事嗎?)

May Wong她點頭答道知道可能因為此事阿媚很傷心還常常自責自己害死好朋友。)

高柔:(常常自責自己害死好朋友黃小姐她們是不是很親密無所不談呢?)

May Wong:(我想應該是吧因為阿媚都有好幾個月沒有找我以往她不開心常常都會找我喝酒的但這幾個月都沒有了可能是有姚醫生與她傾訴心事罷了直至姚醫生出事我見她常常責備自己害死姚醫生顯得悶悶不樂豈料在上月出團前她高興的致電告訴我已經與洪偉倫復合還說出團回來便會與洪偉倫籌備婚事數日前她致電給我還很好的豈料今天我到她的家就變成這樣子。)說罷她哭得很厲害

高柔她遞紙巾給May黃小姐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便。)

May Wong她接過道謝謝

張義:(黃小姐大慨妳提供給我們有關死者的資料都很詳細很多謝妳的合作慧寧替黃小姐辦手續離去。)

袁慧寧:(Yes Sir…

May Wong離開她叮囑道如果有甚麼需要我的可以隨時聯絡我希望可以盡快捉到殺阿媚的兇手。)

張義:(我們一定會請放心。)

蔣進輝May Wong離開後他衝進來說道。(MadamSir…Sir說全世界在會議室集合立即召開緊急會議。)

 

會議室內顯得陰沈

 

程考他高舉手中的驗屍報告道楊媚的驗屍報告已經從Dr. Yuen裡送到我手上他打開報告道死者楊媚33。。是一名空中小姐專責帶外國團幾天前才出團回港直至遇害驗屍報告證實她是心臟中鎗致命的但是從死者身上卻發現兩個分別中鎗的位置而搜查現場卻只有一個彈孔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為甚麼會這樣?)

張義:(Sir我會在現場的確是找到一個彈孔沒有其它的彈孔。)

程考:(我不是要這個解釋而是我需要知道為甚麼會這樣?)他的說話令在場每一個人都不敢說話於是他的方向轉到柔身上道。(阿柔妳對這宗案件有甚麼頭緒?)

高柔她仔細分析道Sir楊媚身中兩鎗其中一鎗在左額我想中兩鎗是一個錯覺。)

程考:(妳可以見得難道妳Dr. Yuen分析錯誤嗎?)

高柔:(絕對不是只有我們有可能被死者中兩鎗而誤導死者的致命一鎗是心臟可能剛巧她在不為意的情況下被人開鎗射殺而位置是先心臟中鎗再向左額擦過才會造成死者中兩鎗的假象這點可能連兇手也不為意也是我們最初沒有想到的。)

程考:(OK…即使這個分析得以成立

張義他立即將剛才替May Wong記錄下的口供遞交考道Sir這份是剛才替皰媚的好朋友May Wong的口供。)

程考他看過口供看著柔問道阿柔妳已經清楚是嗎?)柔點頭你們對此有甚麼意見說出來大家參詳

張義:(記得發現姚寶屍體及胎盤的時候Dr. Yuen實證姚寶已懷孕由於自行墮胎失救而死的May Wong口供內提及自從姚寶死後楊媚一直責備自己害死好朋友姚寶我們有理由相信姚寶是在別人協助下自行墮胎失救而死而此人有可能是楊媚。)

藍軒他點頭道絕對有這個可能因為楊媚曾經因為與洪偉倫分手的事情而自殺送院被姚寶搶救成功可能是因為這個緣故她們就成了好朋友所以姚寶的哀求下楊媚願意協助她進行墮胎。)

袁慧寧:(我曾經在楊媚居住的大廈逐家逐戶查問過他們都知道洪律師常常出入楊媚的住所。)

程考所有證供均對倫不利他無不擔心柔接受不了。(阿柔

高柔突然她站起來說道Sir我們應該立即請洪偉倫回來協助調查。)

程考:(阿柔他看著柔堅決的眼神於是說道。(OKAction…

高柔:(Yes Sir…

張義:(Yes Sir…

藍軒:(Yes Sir…

袁慧寧:(Yes Sir…

蔣進輝:(Yes Sir…

楊俊賢他看見眾人衝進森的大廳立即大聲喝令道。(站著你們一大班人衝進來趕甚麼?)

蔣進輝:(我們是跟Order辦事的叫洪偉倫出來

楊俊賢:(放肆洪律師的名字是你胡亂叫的嗎?)

高森突然他從書房出來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張義他上前跟森說道高先生打擾你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是專承來找洪律師的。)

高森他愕然的反問道簡直荒謬找洪律師竟然找到我這裡來。)

張義:(是這樣的我們已經去過他的家發現他不在所以便來這裡找他。)

高森:(簡直混帳阿賢替我送客。)

楊俊賢:(老闆

高柔終於她喝令道停手她取出文件站在森面前道高先生這是我們對洪偉倫的拘捕令如果你不將他交出來我們控告你一項私藏通輯犯全部聽著替我將洪偉倫搜出來。)

洪偉倫突然他從書房出來道不用了他看看眾人站在柔的面前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竟然要如此勞師動眾拘捕我?)

高柔:(義仔將他上鎖帶回去。)

張義:(Yes Madam…洪律師Sorry…

洪偉倫:(慢著我沒有犯法你們憑甚麼拘捕我?)

楊俊賢:(對的洪律師犯了甚麼法你們要拘捕他?)

蔣進輝:(楊俊賢此事與你無關你還是別這麼多事好了。)

楊俊賢:(哈哈我都知道你們除了是飯桶之外還是喜歡冤枉人家的是嗎我告訴你

高柔未待賢說罷她竟出奇大聲喝道。(Shut up…接著她行近賢面前道楊俊賢我告訴你你的妹妹楊媚在家中被鎗殺死了。)

楊俊賢他感到晴天霹靂道妳說甚麼阿媚死了妳說謊話妳竟咀咒阿媚待我好好教訓妳一頓

沈浩正當賢襲擊的同時他衝上前制止道。(阿賢停手冷靜點

楊俊賢:(浩哥你讓開我要教訓她她在咀咒我的妹妹

高柔她再一次說道我沒有咀咒你妹妹也沒有說謊你妹妹楊媚在家中被鎗殺死了

楊俊賢他突然整個人倒下來道阿媚死了 阿媚真的死了是誰如此狠心殺死她?)

高森他看見此情此景問道阿柔阿賢妹妹的死與洪律師有關嗎?)

高柔:(這點我暫時不能回答你我需要將洪偉倫帶回去協助調查義仔上鎖

張義:(Yes Madam…

藍軒口供房內他首先問道洪律師請問你與楊媚是不是認識呢?)倫點頭那麼你們的關係是不是很親密呢?)

洪偉倫他看看柔答道曾經是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藍軒:(聽死者的舊同學說你們曾經想結婚是嗎?)倫點頭後來為甚麼又會分手呢?)

洪偉倫:(因為我發現與她的性格合不來想到即使將來結婚也不會幸福所以取後決定與她分手。)

藍軒:(你最近一次見死者是甚麼時候?)

洪偉倫:(我記不起好像很久已經沒有見過她。)

張義:(但是根據大廈的住戶及管理員說大慨一個多月前楊媚還未出團之前你曾經在她的住所過夜是嗎?)

洪偉倫:(這是我私人的事與你們沒有關係我有權不回答。)

張義:(洪律師請你合作一點你與楊媚的關係對此案是十分重要的如果你有隱瞞我們有權起訴你的。)

洪偉倫他無奈點頭答道對的當時我在酒吧喝悶酒剛巧遇上阿媚酒醉後被她拉到家裡過了一晚

張義:(那麼你與楊媚的關係還是很親密的他打開File內有關May Wong的相片問道。(你認識她嗎?)

洪偉倫他點頭是楊媚的舊同學在中學時期認識的她與楊媚感情最好的一個。)

張義:(你知不知道楊媚有一段時間沒有與May Wong聯絡呢?)

洪偉倫:(自從自殺被救後她認識了姚醫生好像成為好朋友。)

張義:(這一切你如何得知呢?)

洪偉倫:(是阿媚告訴我的此話一出他知道說錯了立即看著柔的反應可是柔竟在整個錄口供的程序裡沒有看過他一眼

 

經過連日的識查柔與義及眾人在倫家中搜得一把手鎗其後從警方線人中找得當日賣鎗給倫的人一切證據均足以證明媚被倫鎗殺最終倫被吊銷律師牌照謀殺罪名成立但因過往沒有犯罪記錄故被判18個月

 

洪偉倫今天柔應他的要求到監牢見他很久沒見好嗎?)

高柔她微笑道OK…有心

洪偉倫:(妳的性格就是這樣的天塌下來也不會把妳嚇倒的我很佩服妳對不起是我做錯了。)

高柔面對自己曾經喜歡的男人道你知道自己做錯明知是一件錯事為甚麼要做?)

洪偉倫:(沒有辦法當時阿媚以死威脅我前往見她我擔心她真的會再次自殺於是心軟就前往見她豈料她見到我的時候威脅我與她復合否則就將我與她的事全告訴妳於是我坦言會自己跟妳說清楚並告訴她我會與妳結婚正當我離開的時候她將我打暈我們就這樣再次有了關係她驚告我如果繼續與妳一起她會將所有事情公開出來會令我前途盡毀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想下便把心一橫在外購買手鎗在對面的大廈開鎗殺死她沒想兒c

高柔:(現在你也是一樣前途盡毀值得嗎?)

洪偉倫他搖頭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唯一後悔的就是未能好好照顧妳

高柔:(算吧一切都已經過去我從來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的。)

洪偉倫:(阿柔我唯一沒有欺騙妳的是我由始至終都是喜歡妳一個直至現在都沒有變過

高柔:(自從我從楊媚舊同學May Wong口中知道你是她的男人那一刻我感到晴天霹靂沒想過我二哥是這樣就連你也會這樣對我。)

洪偉倫他看見眼前的柔內疚道阿柔對不起全部都是我一個人的錯完全與森哥沒有關係的。)

高柔:(森哥為甚麼每個人都在維護他究竟他是不是對你們這麼好呢?)

洪偉倫:(阿柔妳聽我說其實森哥一直都很關心妳還有

高柔:(還有甚麼?)

洪偉倫:(還有本來我不該說出來的因為我愛妳不希望任何人搶走妳可是現在我已經沒有這個資格總希望別人可以給妳幸福其實沈浩一直都很喜歡妳我無意中在他的房間看見他有一些妳及妳大哥的相片他一直沒有忘記與妳大哥出生入死的經歷而且他早已經喜歡妳只是礙於妳是森哥的妹妹而妳又與森哥積怨這麼深故一直不敢向妳表白。)

高柔:(你們每個人都說高森好我真感到可笑名模Irene Yeun自殺張家文被滅口康小華替他制造偽證程康的汽車無故發生爆炸姚寶自行墮胎失救致死每宗案件都牽涉到他的名字但是你們每個人都說他好我真的不明白。)

洪偉倫:(阿柔妳信我我跟了高森這麼多年雖然我現在甚麼都沒有了但是我還可以保證高森與所有案件都是沒有關係的甚至高勇的死都與他無關的只是眼前一切對他不利才讓你們認為他有罪。)

 

離開監牢柔心中存在無數的問號沈浩早已喜歡自己一切發生的兇案都與森沒有關係難道勇的死都與森無關實在

 

高柔她站在勇的靈前問道大哥可否告訴我究竟殺死你的兇手是誰究竟一切是否真的與二哥無關呢?)

林姑突然她在柔的背後問道高小姐妳又來探望妳的大哥妳真是有心現在的年輕人很忙碌不會像妳與沈先生常常來了。)

高柔林姑口中的沈先生讓她感到莫名其妙於是她問道。(林姑請問妳剛才說的沈先生是誰?)

林姑她指著勇的靈位答道就是與高先生前來一起訂下靈位的沈先生。)

高柔她繼續追問道妳說高勇與沈浩曾經一起來訂靈位?)

林姑:(是啊他們合共訂了三個靈位

高柔她捉緊林姑的手問道林姑可否告訴我三個靈位的名字?)

林姑:(我年紀大了記得不太清楚妳跟我來待我替查一查好嗎?)

高柔:(好啊麻煩妳林姑

林姑她打開帳簿道高先生與沈先生合共訂下三個靈位名字包括高勇先生高森先生而最後一個則是倆人名字配在一起<沈浩與高柔>。)

高柔她奇怪得很追問道林姑妳知不知道為甚麼沈浩與高柔的名字要放在一起呢?)

林姑:(我記得當時高先生與沈先生訂靈位的時候高先生曾經要求沈先生如果有一日他遇上不測就要沈先生答應照顧他的妹妹當時沈先生想也不想就一口答應了所以高先生便決定訂下一個靈位放沈先生及高先生妹妹的名字。)

高柔:(怎會這樣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這樣我會崩潰的。)突然她竟有點頭昏腦脹差點暈倒

林姑她扶著柔緊張的問道高小姐妳怎樣沒事嗎?)

高柔她將自己冷靜下來搖頭道沒事接著微笑道林姑麻煩妳了

黃儀她早已站在彿堂門外等候柔出來妳終於出來

高柔:(小姐妳找我?)

黃儀:(高柔我在這裡等妳很久了

高柔:(我不認識妳妳等我有甚麼指教呢?)

黃儀:(妳當然不會認識我但是我知道妳就是高勇的妹妹。)

高柔:(妳認識我大哥妳究竟是誰?)

黃儀:(我來找妳只有一個目的

高柔:(妳想怎樣?)

黃儀她揮起生果刀道我想妳死

高柔:(小姐妳冷靜點我根本不認識妳妳為甚麼要我死?)

黃儀:(妳不認識我但是妳認識沈浩

高柔她自言道浩哥

黃儀她嘲笑道浩哥叫得這麼親密看來妳與他的關係都很不尋常。)

高柔:(妳究竟是誰?)

黃儀:(我是他的女人

高柔:(妳是他的女人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妳是沈浩的女人那與我有甚麼關係?)

黃儀:(就是因為妳沈浩跟我笑由始至終都沒有愛過我他最愛的人是高勇的妹妹高柔。)

高柔她快將崩潰既要面對勇的死又要面對倫坐牢現在又面對浩的女人來找悔氣。(沈浩是否愛妳根本與我無關小姐妳走吧!)

黃儀:(哈哈世間上那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妳搶人家的男人還有臉叫我走。)她拿著生果刀衝上前迎著柔的方向斬過去柔舉高左手阻擋竟被刺傷左手肘一下子流出血來。(我要妳死我要妳死

沈浩此時儀被他推倒地上道阿儀妳瘋了嗎?)他看著柔掩著流血的手緊張得衝上前擁著柔問道。(阿柔妳沒有事嗎?)柔搖頭

黃儀她從地上站起來問道沈浩我問你一句究竟你要誰你要我還是要高柔?)

沈浩他喝令道黃儀妳瘋了嗎立即放下把刀離開

黃儀:(浩哥我有甚麼比不上高柔她與我一樣都只不過是個濺女人。)

沈浩儀的說話令他怒氣衝天上前掌摑道收聲妳有甚麼資格與她相比?)說罷他回頭看不見柔道阿柔去了那裡?)

黃儀:(哈哈她已經去了送死了

沈浩他緊張的追問道妳說甚麼?)話還未說完忽然聽到一聲爆炸他急速追趕出來看見柔的電單車被燃燒他緊張得大聲叫道。(阿柔

黃儀浩竟想衝上前找柔她阻止道。(浩哥很危險的你瘋了嗎?)

沈浩:(放手

黃儀:(我不放這個女人對你真的這麼重要嗎?)

沈浩他停下來問道是不是妳的傑作

黃儀:(本來想著嚇嚇她的誰知她不但不害怕反而

沈浩他大聲喝問道我問是不是你的傑作?)

黃儀:(死了還好

沈浩:(我告訴妳阿柔少一條頭髮我都要妳不得安寧如果阿柔現在被炸化成灰我就要妳陪葬。)說罷他竟想扼死儀

高柔突然她衝上前說道浩哥別這麼傻她會死的放手

沈浩他看見柔立即放開想扼死儀的雙手緊緊將柔擁入懷內問道。(妳沒有被炸死我以為

高柔她在浩的懷內道剛才我正想開車的時候林姑叫著我下車時我遺忘了車匙還插在車內想回頭取的時候車已經發生爆炸。)

沈浩:(嚇死我我以為妳出了事我不知如何向勇哥交待。)

高柔:(為甚麼大哥生前會訂下三個靈位?)

沈浩他愣然道妳怎會知道?)

高柔:(林姑告訴我的

張義此時眾人因警員電單車爆炸之事趕到Madam…妳沒有事嗎?)

高柔此時浩放開懷內的她道沒有事

袁慧寧:(Madam…妳的手正流血

張義:(立即Call白車Madam驗傷。)

藍軒:(Yes Sir…

張義:(沈先生希望你跟我們回去錄取口供。)他指著儀道還有這位小姐

黃儀:(與我有甚麼抴係?)

張義:(就是因為妳在現場如果妳不跟我們回去我們唯有以拘捕形式將妳帶回去。)

黃儀:(回去就回去吧難道我會害怕你們嗎?)

藍軒:(Madam…白車已到請上車

 

柔的手由於被利刀刺傷經診斷後需要留院觀察浩每天往探望她誰料康竟出現殺柔

 

張義:(Madam…醫生說妳的手被利刀刺傷需要留院觀察好好休息吧!)

高柔:(義仔沈浩與黃儀現在怎樣?)

張義:(他們被阿軒及阿輝帶回去錄口供如果此事與沈浩無關我們不會為難他的妳放心吧!)

高柔:(有你們這班正義之鋒我當然放心。)

張義:(是啊…Madam妳是不是與沈浩很熟悉呢?)

高柔:(又不是只是曾經在大哥的相薄內見過他們一起的相片在我未出發去英國受訓前大哥曾經帶我與沈浩及阿輝去了一次野外受訓營我有點印象記得當時沈浩與我大哥很要好的但是不知為何其後沈浩竟會投向高森。)

張義:(Madam…其實我一直在懷疑一件事情但又不知道是否應該說出來。)

高柔她微笑道義仔大哥與你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有甚麼不防說出來。)

張義他點頭道妳有沒有注意到每次我們說沈浩的不是時阿輝一定會幫他說話的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其實沈浩可能並不是我們所想那麼壞的最起碼他願意為了Madam…妳差點把黃儀扼死其次就是自從他跟隨高森後根本由始至終都沒有傷過我們警方任何人再加上阿輝被內部停職時他還願意與他一起行山與及替我們找到姚寶的屍體及胎盤而林姑口中的勇哥又似乎對他信任有加未出事前千叮萬囑要他照顧妳情況看起來似乎所有事情都與高森有關但實際愷51清楚些又好像完全跟高森沒有關係似的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說甚麼。)說罷他還苦笑自己

高柔她坦言道義仔其實有一件事我是沒有告訴你們的我去見大哥之前曾經到監牢見過阿倫他告訴我沈浩早已經喜歡我而最重要一件事就是他跟我說所有事情的而且確與高森沒有關係的但當我再想問清楚的時候他就開始吞吞吐吐不願意正面回答我了。)

張義:(Madam…妳是不是懷疑甚麼?)

高柔:(一切有待證明暫時也不便公開你還是小心觀察身邊每一個人。)

張義:(Yes Madam…他看看門外站著的浩道Madam…沈先生來了很久我不阻礙你們了妳好好休息稍後我再來探妳。)離開時還向浩點頭

沈浩他坐在柔的床邊道今天的精神如何呢?)

高柔她微笑道我根本就沒有事只是醫生要我留院觀察罷了。)

沈浩:(妳還是像從前一樣我記得勇哥跟我說妳在英國受訓時生病只是答應吃藥而不願意留院想不到現在也是一樣。)

高柔:(你如此清楚記得我大哥的每一句說話為甚麼我問你大哥為何預訂三個靈位的事情你到現在還不願意告訴我呢?)

沈浩他搖頭道阿柔妳要明白有些事情妳是不知道還好的知道了就會變得更痛苦。)

高柔:(我相信沒有任何事比我回港接受大哥的死殘忍了浩哥就當我求你我只是希望知道大哥的死因。)

沈浩:(阿柔妳要求我為妳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但是唯獨此事我絕對不能答應妳。)

高柔她忽然問道沈浩你究竟是不是警方的臥底?)

沈浩他面上即時告訴了柔妳別胡亂猜測事情好嗎我離開警隊已經一段時間了。)

高柔:(你不回答我就算了她看見門外有人在徘徊於是指著向浩問道。(他是不是你的朋友呢?)

沈浩他看後撲上柔大叫道睡下來原來他看見門外有人舉手而此人手中拿著一把鎗正面向柔的位置射殺鎗聲驚動了整間醫院此人聞眾人的聲音立即離開。(阿柔妳沒有事嗎?)柔搖頭可是心中卻冒出冷汗

張義原來他也聽見鎗聲回頭問道Madam…妳沒有事嗎?)柔搖頭你們留在這裡我出去看看

沈浩他擁著柔安慰道不用擔心沒有事的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的。)

程考醫院裡竟發生鎗擊案眾人當然齊集道。(阿柔妳沒有事嗎?)柔搖頭他立即追問道。(義仔剛才你追截兇手的時候有沒有看見他的樣貌?)

張義他搖頭道沒有剛才我探完Madam離開的時候突然聽見一下鎗聲於是便衝進來待我再行追截兇手的時候他已經逃去無蹤。)

程考他奇怪問道為甚麼這裡會發生鎗擊呢?)

沈浩他終於說道很明顯兇手今次的目標是阿柔

程考:(沈浩為甚麼你會這樣說?)

沈浩:(Sir試問一句有誰會知道阿柔進院的事呢除了你們自己人及我之外理應就是要殺阿柔的人。)

高柔她被弄得一塌糊塗道誰要殺我?)

沈浩他提點道當然是擔心妳會知道一些事情的人。)

高柔:(有甚麼事情應該是我知道呢我簡直被弄得一塌糊塗究竟甚麼時候才會有人告訴我一直以來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程考:(好了義仔吩咐下去嚴密保護阿柔的病房實施輪班制今日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發生。)

張義:(Yes Sir…

程考:(阿柔我先回去妳好好休息吧!)

高柔:(Thank you Sir…

張義:(我先行出去安排妳休息

沈浩他看著柔問道阿柔有沒有被剛才發生的事情嚇壞呢?)

高柔她微笑道怎會呢大哥說過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而且有你在這裡陪我我根本不用擔心。)

沈浩:(阿柔妳還像從前這麼相信別人妳不擔心剛才的兇手是我派來嗎?)

高柔:(如果是你派來那麼你為甚麼要救我呢?)

沈浩:(或許就是為了搏取妳的信任往後才容易再下手。)

高柔:(這麼幼稚的事情你不會喜歡玩弄的因為你口口聲聲還說著要替大哥照顧我如果要殺我的人是你就當我大哥看錯人了。)

護士半夜時份她忽然走進柔的病房裡說道。(高小姐起床吃藥了。)

高柔她半夢半醒的問題為甚麼會在這個時候吃藥呢?)

護士:(醫生說妳的傷口很深擔心會有細菌感染的情況出現故需要吃一些抗生素。)

高柔她接過藥道謝謝謝妳想不到醫院裡的設備這麼完善突然她看到護士手中拿出一支手鎗正面向她她立即將手中的藥丸及水向對方的臉部倒過去道。(你究竟是誰為甚麼要殺我?)說罷護士竟猛然衝出病房逃走豈料在走廊上碰上眾人她立即大叫道。(義仔別讓她走。)

護士面對後面柔的追上前面又是義的衝前對方唯一的選擇就是另一條走廊不料竟讓她碰上前來探柔的森她隨即衝上前用手鎗指著森與眾人對峙道。(全部人停下來否則我就開鎗。)

高柔她喝令道停下來妳究竟是誰我告訴妳立即放開高森

護士:(現在他就是我的護身符別這麼容易把他放走的。)

楊俊賢他衝上前大叫道老闆豈料被對方的手鎗打了一鎗。(

高柔她再次喝令道停手她衝上前問道楊俊賢你怎樣?)接著吩咐道阿輝慧寧立即Call白車

蔣進輝:(Yes Madam…

袁慧寧:(Yes Madam…

張義:(妳究竟是誰?)

沈浩他剛到達醫院看見一切事出突然道森哥

高森:(阿浩你好好聽著如果我有甚麼不測你一定要好好照顧阿柔知道嗎?)浩點頭回頭他對兇手問道。(妳究竟想怎樣?)

藍軒:(妳要怎樣才答應放人質?)

護士:(只要我平安離開我就自然會放人準備一部車給我。)

高柔突然她說道原來是你為甚麼會是你?)

張義眾人奇怪的追問道Madam…妳知道她是誰?)

藍軒眾人奇怪的追問道Madam…

沈浩眾人奇怪的追問道阿柔妳知道她是誰?)

高柔:(為甚麼妳要殺我難道我大哥都是妳殺死?)

沈浩:(阿柔她究竟是誰?)

張義:(Madam…

高柔她坦言道我希望知道一切真相妳可否告訴我Sir…

沈浩眾人愕然道他是程考?)

張義眾人愕然道他是程Sir?)

藍軒眾人愕然道他是程Sir?)

蔣進輝:(Madam…白車已經到了

高柔:(立即將楊俊賢送院。)

蔣進輝:(Yes Madam…

袁慧寧:(Yes Mad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