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懸  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殯儀館內眾人沉默得很沒有一個人說話靈堂上兩邊掛著真正英雄永垂于朽字句花牌堆滿整個靈堂堂後床上放著一個警員的屍體正準備替他超渡將於明天以警隊最高榮譽舉行出殯及落葬

 

張義他是靈堂上掛著相片的下屬因出生入死的好上司枉死讓他痛心不矣道。(想不到事情竟是如此的?)

程考警司答道一切都不是我們希望發生的放心只要我們齊心合力一定能夠將兇手找出來的。)

張義:(希望如此否則高Sir就死得無辜了。)

袁慧寧突然她大叫道你們看看這邊

程考眾人的眼光正看著一個拿著行李包的女孩急趕衝進來他立即說道。(阿柔?)他立即吩咐道義仔立即替阿柔拿著行李。)

張義:(Yes Sir!)他上前替柔拿著物李包道Madam待我替妳拿著。)柔點頭只顧看著靈堂上的相片一步一步上前上香

程考他上前搭著柔的肩膀道阿柔節哀順變。)

高柔她終於開腔聲音仍是溫柔道。(Sir有心今次有勞你們費心了。)

程考:(別這麼客氣這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情明天將會為他舉行警隊最高榮譽的葬禮與及立即落葬。)

高柔她向靈堂上眾人感謝道各位有心我希望見他最後一面。)考點頭堂後她看著睡在床上的勇道。(對不起大哥

程考他上前安慰道阿柔阿勇死得很勇敢面對敵人沒有半點退縮他的死是我們警隊的損失也是我們的遺憾。)

高柔:(Sir多謝你對我哥哥的悉心教導他才會有一顆正義之心今次為警隊而犧牲相信在他心中是永不後悔的。)

程考他開始說往後之事相信妳隨了收到妳哥哥遇害的消息外應該同樣收到我們給妳的信件由於妳哥哥遇上不測同樣我們暫時人手方面不夠我們希望將妳調回港代替妳哥哥的職務不知妳的意思怎樣呢?)

高柔她立即答道完全沒有問題待大哥明天完成葬禮後我會立即復職好好代替大哥帶領一班好伙計。)

程考他高興道那就最好不過了

高柔落葬儀式完成後她感慨道。(大哥放心我一定會做一個好警員絕對不會沾污他的聲譽。)

程考第二天早上他領著柔到大房介紹道。(各位伙計我替你們介紹她將會替代高Sir的位置與你們並肩作戰。)

高柔她微笑道各位你們好我是高柔高勇的妹妹我明白我大哥的死令到各位很傷心我又何常不是但是我們身為警務人員應該盡我們的力量為市民服務為自己盡責。)

程考:(阿柔說得對我希望各位能夠振作起來相信阿勇在天之靈亦不希望看見大家現在的樣子是嗎?)

張義他站起來道SirMadam說得對我們沒理由因為高Sir的死就對自己失去信心相反更加要團結一起。)

程考他立即介紹道阿柔他是沙展張義亦是阿勇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高柔她微笑與義握手道你好我已經看過你的File入職年半已被升為沙展成績相當不錯繼續努力。)

張義:(Thank you Madam…

程考:(她是袁慧寧在三個月前剛從另一個地區調過來的最擅長放蛇。)

袁慧寧:(Madam…妳好!)

高柔:(妳好人生得十分標緻怪不得常被安排放蛇對象了比心機

袁慧寧:(Thank you Madam…

程考:(這位是藍軒。)

藍軒:(Madam…妳好!)

程考:(他最擅長跟蹤被他跟上的人無一幸免

高柔:(合作愉快

藍軒:(Thank you Madam…

程考:(這位是蔣進輝本應是在另一區工作的可是他的上司監守自盜故被調過來跟阿勇。)

蔣進輝忽然他駁斥道我相信沈Sir他絕對不會做出被壞紀律之事當中一定有誤會發生過的。)

袁慧寧:(豈有此理難為你還替他說好話若不是他Sir又怎會死呢?)

高柔聽到自己哥哥的名字她好像顯得特別緊張於是立即向考問道。(Sir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為甚麼會與我大哥有關呢?)

程考他喝令道好了不能在警局內胡亂喧嘩

袁慧寧:(Sorry Sir…

蔣進輝:(Sorry Sir…

程考:(繼續做回自己的工作阿柔妳跟我進辦公室。)辦公室內他坦言道阿柔事情是這樣的另一區有位督察亦即是蔣進輝的上司他叫沈浩曾經與阿勇同校的成績一直名列前矛畢業的時候還取得銀雞頭成就還好過阿勇可是升上督察後他開始變質收受黑錢整天與高森混在一起結果離開了警隊。)  

高柔聽到森的名字她立時停頓道。(是他大哥的葬禮他完全沒有出現過他相當絕情。)

程考:(阿柔我們對妳的期望很大很希望妳像阿勇一樣能成為一位出色的警員妳明白嗎?)

高柔她點頭道我明白我曾經立誓一定要做一位出色的警員絕對不會後悔。)

程考:(阿柔有很多事情妳是不會完全明白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們一家能夠有重聚的一天。)

高柔她對考提及的浩感到有點親切於是問道。(Sir沈浩這個人有沒有與大哥合作過呢?)

程考他思考道在我記憶中曾經合作過好幾次還偵破一宗翻版集團的騙案其後還合作過數次他們好像是一對老拍檔似的就因為這樣他們兩人更成為警隊的佳話。)

高柔:(如此光明大道他不行寧願選擇一條歪路這點實在令人費解。)

程考:(有時人的心態很難理解的既然是他選擇的路自然便是與我們為敵絕對不能手下留情的。)

高柔:(Sir其實有件事我一直希望問清楚你的。)

程考:(阿勇是我一手哉倍成材有甚麼事情不防開門見山說。)

高柔:(我希望知道大哥是怎樣死的?)

程考:(阿勇這點其實經Dr. Yuen證實他是心臟中鎗而死的。)

高柔:(心臟中鎗是誰開鎗?)

程考:(阿柔有些事情我不是想隱瞞妳的可是在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將真相說出來希望妳會明白及體諒。)

高柔:(既然程Sir這樣說我也不便再勉強反正將來或許會讓我親手查出來。)

程考他搭著柔的肩膀道阿柔放心我們是Team Work絕對不會自己人打自己人的。)

高柔她微笑答道希望如此。)

張義突然他拍門進來道SirMadam…剛接到消息旺角一個單位內有位明模自殺。)

程考:(阿柔立即帶領眾伙計前往看看。)

高柔:(Yes Sir…她向義吩咐道馬上出發。)

張義:(Yes Madam…

 

柔帶領眾伙計到達名模自殺的現場表面看來是一宗自殺案可是當驗屍報告出來後竟發現名模是被人蓄意殺害的

 

袁慧寧她比眾人早一步到達現場見柔帶領眾人到達立即報道。(Madam…

高柔她看看四周問道情況怎樣?)

袁慧寧她指著Dr. Yuen答道正在檢驗死者。)

高柔:(是誰首先發現死者?)

袁慧寧:(是管理員他按照每月5日規定上門到各住戶收租見大門被打開他推門進來看見死者趟在床上。)

高柔她立即吩咐道藍軒立即替管理員錄一份詳細的口供。)

藍軒:(Yes Madam…

高柔她繼續吩咐道慧寧及輝哥於四周徹底搜查清楚不能放過任何線索。)

蔣進輝:(Yes Madam…

袁慧寧:(Yes Madam…

張義他提議道Madam我們過去看看死者。)

高柔:(Dr. Yuen…請問死者致命入在那裡?)

Dr. Yuen:(初步顯示她是腦部中鎗子彈左入右出打斷大腦所有神經線致死的但是詳細情況還需要送回去進行解剖才能給妳報告請放心我會盡快派人送報告到你們這裡。)

高柔:(麻煩你Dr. Yuen…

張義:(Madam…到那邊看看吧!)

高柔突然她指著地上的腳印道義仔你看看為甚麼這裡會有這麼多腳印呢?)

張義:(對啊照道理這裡是死者的房間沒理由會有這麼多腳印而且按腳印的大小看起來應屬男人腳印。)

高柔:(立即Call化驗部鄧Sir前來支援。)

張義:(Yes Madam…

程考經過一輪仔細檢驗後他立即召集眾人在會議室內進利緊急會議道。(首先請你們交待一下這宗名模自殺案件。)

袁慧寧她首先解釋道死者是城中名模Irene Yeung今年23數年前從大陸申請來港定居的由於其樣貌出眾故來港不久便成為模特兒公司的生招牌身世都算可憐她的媽媽生前是一名妓女可能是接客其間不慎懷孕生下Irene不久染上Cancer過世所以不知道她的父親是誰。)

程考:(OKGood做得好!)

袁慧寧:(Thank you Sir…

程考:(藍軒到你說說查到甚麼?)

藍軒:(按照死者生前所認識的朋友當中大多是以男性為主故數日來除我分別跟蹤過死者生前一直有聯絡的朋友完全沒有發現只是聽說過Irene曾經有一親密男朋友並傳過會結婚但是這個男人不知道是誰。)

程考:(OK資料齊全做足功課Good…

藍軒:(Thank you Sir…

程考:(阿輝你這邊查到甚麼?)

藍軒:(連日來我查得死者名下共有6個銀行戶口總值合共約有260而且按銀行交收紀錄得知死者名下其中一個戶口於每月16日便會有一筆20萬的現金存進她的戶口但是由於存進去的均是現金故不知道存款的人是誰。)

程考:(OK辛苦你了。)

藍軒:(Thank you Sir…

程考:(阿柔義仔你們又查到甚麼呢?)

張義:(Dr. Yuen送來的驗屍報告初步證實死者是自殺而且是一鎗致命子彈從左入右出打穿大腦所有神經線以至失血過多致死的但是我與Madam在現場發現很多腳印從腳印的大小看起來現應是男性的所以請了化驗部鄧Sir代為監定結果證實這些腳印是屬於男性的而且以腳印推斷這個男性高度約有586尺左右。)

程考:(Good…非常詳細

張義:(Thank you Sir…

程考:(阿柔妳對於他們查得來的一切有甚麼見解呢?)

高柔:(我懷疑死者不是自殺而是被人謀殺的。)

程考眾人對柔的見解感到愕然於是他立即追問道。(阿柔妳憑麼說死者是被人謀殺呢?)

高柔:(我是從死者雙手推斷出來的其一假如死者真是自殺照道理手鎗是會順著方向倒在地上為甚麼在我們到達現場的時候手鎗會在化妝品上呢其二假如死者真的自殺當法醫官替她檢驗的時候她雙手沒有可能會安然擺放於被窩兩旁應該是不對稱的。)

程考:(對的大家好像疏忽了這一點阿柔妳還有甚麼發現?)

高柔:(我曾經與她早年當酒吧女郎時的姊妹見過面聽她們說…Irene Yeung曾被一名豪客包起不要她做酒吧女郎還在銅鑼灣買了一幢樓宇給她居住並一度傳出婚訊可是不知為何她突然失蹤了約兩個月待我們發現她的時候她已經遇害。)

程考:(看來我們應該巡著這個一直沒有出現的男人作為目標進行詳細調查。)

張義:(據行內的ModelIrene Yeun大約在三年前入行入行時沒有人認識她的豈料約在大半年前她的大名突然浮現在各大類型的雜誌還一度成了風雲人物日日頭版而且在行內還接到很多大Job收入穩定名氣大增但被問及她為甚麼會自疲行內的人眾說紛紜有些說她欠下賭債有些說她不幸遇上寡情薄幸郎有些說她仇家多不勝數等等

程考:(看來這個名模際遇都算不錯但為何會被人謀殺呢?)

袁慧寧:(其實由始至終應該是由一個男人開始這個男人說不定看中IreneYeung於是設法捧紅死者讓她成為名中的風雲人物後繼而向死者要求一些不道德的交易又或者死者不願意在拒絕的時候與男人發生爭執男人不慎將她殺死。)

蔣進輝:(又或者死者跟了男人一段日子發現他有甚麼秘密藉此用來威脅對方的錢或者威脅對方與自己結婚對方不甘受脅一怒下將死者剷除免得留後顧之憂。)

程考:(OK每個人分析都有你們的道理首先我們第一步需要將死者認識的朋友中逐一調查清楚第二步是必需要查出死者戶口來歷不明的錢第三步我當然希望能夠將兇徒輯拿歸案Close File…Understand…

高柔:(Yes Sir…

張義:(Yes Sir…

蔣進輝:(Yes Sir…

袁慧寧:(Yes Sir…

藍軒:(Yes Sir…

程考:(OKGood…散會

 

經過兩星期的調查證實死者曾與最密切的男人傳過婚訊的人就是森於是柔帶領眾人到達森的會所 / 夜總會及其辦公室展開詳細調查

 

蔣進輝燈光燦爛的夜總會裡忽然被一眾警員前來查牌並大叫道。(全部人站起音樂暫停立即開燈

楊俊賢他看著輝憤怒的問道Sir…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蔣進輝:(警方查牌叫你們的負責人出來。)

楊俊賢:(豈有此理你們知不知道這裡是誰管理的地方竟然大肆搜查實在太過份。)

張義:(有甚麼過份我們警方是按照每一個程序處理的如有不合作一律當作阻差辦公帶回警署問話。)

高森此時突然傳 來一把嚴惡的聲音問道誰敢在這裡放肆?)他站在義的面前問道就是你說要帶我的人回警署問話對嗎?)

張義他理直氣壯答道當然因為他們不合作阻差辦公我有權將他們帶回去。)

高森:(我告訴你如果你要將我的人帶回警署問話我一定向你的上司投訴你你好自為之

張義:(別以為我會害怕你們的惡勢力邪不能勝正。)

高森:(哈哈說得好說得真是好啊!)突然他吩咐道阿賢立即致電投訴這個警員對我態度惡劣。)

高柔:(不用了我就是他的上司如果高生對他有甚麼不滿可直接向我投訴便可以。)

高森他愕然看著柔問道阿柔妳甚麼時候回?)

高柔她惡言答道這點不用你關心我今天來是為了公事的請問高先生要投訴我下屬甚麼?)

高森:(我要投訴他對我態度惡劣。)

張義他立即解釋道Madam…我沒有剛才我只是請他們合作免阻差辦公我並沒有對他態度惡劣。)

高柔她微笑道放心既然高先生要投訴你就尤得他吧反正我們今天來的目的也就一宗謀殺案請高先生回去協助調查的現在發生如此的事情便可一次過解決了。)

楊俊賢:(豈有此理你這個八婆竟然敢在這裡放肆

蔣進輝:(你說甚麼就憑你剛才的說話我們就可以控告你辱罵警務人員。)

楊俊賢:(我也同樣告訴你們別以為是差人就可以胡亂放肆。)

藍軒:(豈有此理他拿出手銬將賢雙手扣上道現在我先將你帶回去問話

高森他嚴厲問道這算甚麼意思?)

高柔她沒有回應森的問題只吩咐道。(將一干人等全帶回警署。)

蔣進輝:(Yes Madam…

張義:(Yes Madam…

袁慧寧:(Yes Madam…

藍軒:(Yes Madam…

高森他立即吩咐其他人道替我致電洪律師。)

張義眾人齊集警局先替森錄口供他問道。(高先生請問你是否認識Irene Yeung?)

高森:(當然認識她是城中名模有誰會不認識嗎?)

張義:(請問高先生與Irene Yeung的關係是如何呢?)

高森:(關係哈哈一個名模會與我有甚麼關係呢?)

張義:(請問高先生知不知道Irene Yeung在家中自殺的消息呢?)

高森:(看報紙早已經知道等等究竟你們請我回來是協助調查還是想屈打成招呢?)

張義:(高先生你誤會了我們警方辦事一向是有證有據絕對不會屈打成招的請你放心。)

高森突然他問題剛才你們的上司我想見她

藍軒:(對不起高先生現在正是錄口供期間你不適宜與任何外人見面的。)

高森他憤怒道誰說她是外人?)

蔣進輝:(難道你認識Madam?)

高柔她承認道當然我與高先生的而且確不是外人而且關係相當密切。)

張義:(Madam…

高柔:(放心不過即使關係如何密切口供一樣要錄的繼續

袁慧寧此時她帶領一位律師進來道Madam…這位是洪律師說是來擔保高生的。)

高柔:(洪律師我們還未完成錄口供的程序請多等一會兒。)

洪偉倫:(OK沒有問題你們可以繼續。)

 

可是經過三小時的錄口供過程森一直沒有露出破綻讓柔與義及眾人束手無策唯有批准律師將他保釋外出但他們仍然不會就此放過森因為一切證據確實對他不利只是他總能擺出時間證人這樣令柔及眾人感無奈

 

洪偉倫:(Sir我希望下次你們有足夠證據才請我當事人到來問話因為這會浪費我當事人的寶貴時間。)

張義:(洪律師請你放心我們警方處事一向有足夠證據假若高先生是無辜的我們一定還他清白。)

洪偉倫:(那就好了我不再與你們爭論高先生我們行了。)

高森:(洪律師請等等我想見一見高督察請代安排。)

洪偉倫他微笑點頭答道沒有問題Sir…麻煩你高先生想與高督察見一見面

張義他立即吩咐道阿軒Madam進來

藍軒:(Yes Sir…一會兒他進來道SirMadam到了。。)

張義:(Madam高先生想見妳

高柔她問道高先生請問有甚麼指教呢?)

高森:(阿柔高勇的靈位在那裡?)

高柔:(你問來幹甚麼?)

高森:(我希望可以前往拜祭他

高柔她決絕答道不用了我大哥不需要你前往拜祭。)

高森:(這是我一點心意為甚麼妳要處處為難我呢?)

高柔她怒目相向答道究竟是誰為難你呢心意如果你還有良心根本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大哥亦不會死。)

高森:(這是他咎由自取的我早已經勸諫過他只是他自己執著罷了。)

高柔:(收聲大哥一生的心願就是做一個好警員想不到義仔替我請高先生離開。)

張義:(高先生Madam不想再與你談話請你離開吧洪律師麻煩你帶高先生離開這裡。)

洪偉倫:(高先生我們還是先離開吧!)森點頭

張義當倫與森離開後他好奇問道。(Madam…他與勇哥有關係嗎?)

高柔她終坦言道義仔阿軒阿輝慧寧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向你們交待其實高森是我二哥

藍軒眾人愕然道真的嗎?)

高柔她點頭道絕對是一個事實大哥希望做一個好警員可是二哥偏偏與他各走極端的路自小他們兩人就水火不溶。)

蔣進輝:(怪不得他一直對Madam妳如此客氣原來是這樣的。)

高柔:(你們放心我與大哥是同一條心的他希望做一個好警員我一定會替他完成這個心願即使有人要破壞也絕對不會成功的雖然今次不能令高森入罪但一切證據都對他不利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親手捉拿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