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虛  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洪貫駒出殯後,淑敏也如常地回醫院上班,這陣子的她申請放了大假處理理哥哥的身後事,所以當一切完畢結束後,她便要回復昔日的生活,上班下班,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她每天上班與下班都有捷的接送,捷因為擔心淑敏會被仇家尋仇,特別緊張之餘,便決定管接管送,希望在自己能力許可的情況下,為淑敏做一點點補償,因為他認為自己始終有負於她;沒料到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就在捷的士出現問題的一天,淑敏便被人捉走,捷找不上她,內心擔心不已,正當淑敏面臨與哥哥同一命運的時候,幸得捷及時趕至,將她平安救回,他們倆人終於能夠戰勝昔日存在的障礙,走回一起。

 

倪捷:他來到醫院門口,看見富強便問道。(Dave...你為何會在這裡出現呢?)

何富強:他看見捷如像見到救星般說道(倪先生,本來我相約淑敏前往我的辦公室,但是我等了一個上午也看不見她的蹤影;致電給嚴醫生,他竟說曾在醫院裡見過她出現,所以我便立即走來看看。)

倪捷:(奇怪...她昨晚開夜更,我還想著現在前來接她回家;難道她出了甚麼意外?)

何富強:(我們進去找找吧!)遍尋整座醫院也找不到淑敏的蹤影,詢問她的同事,得來的結果卻是她於午飯前已經下班;而他們又找不著家歡,茫無頭緒之際,他忽然間想道。(難道淑敏被貫駒的仇家捉去嗎?)

倪捷:(我想理應沒有道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淑敏的上下班時間;難道真是如此巧合?)

何富強:(要不要報警呢?)

倪捷:(但是...淑敏還未足失蹤24小時,恐怕警局不會受理;倒不如我們分頭找找吧!)

何富強:(都好...我們可以前往淑敏常常出沒的地方找找,有甚麼消息便電話聯絡。)

倪捷:他回到淑敏的住所,發現她曾經回來過,因為鎖匙還在大門之上,即使說淑敏在沒有開啟大門的時候,已被人把她捉走;他想了很久,突然說道。(按時間對方捉走淑敏理應在這1小時內。)於是他二話不說便走到樓下,四周詢問街上的人,又試途在巷口找找;此時垃圾房的門半掩,他推門進去的時候,突然有人向他襲擊,他大聲的追問道。(是誰?)對方沒有回應,但此時他聽到一把熟識的聲音,他確定的問道。(淑敏,妳是否在這裡?)

洪淑敏:(捷哥,你快點走,這裡很危險。)

倪捷:四周漆黑一遍,當他確定淑敏在裡面的時候,他企圖將襲擊自己的人找出來。(你究竟是誰?)

洪淑敏:(捷哥,你別理會我,快點離開這裡;他想將我變成哥哥的模樣,你快點走。)

倪捷:此時外面傳來九九九警車的訊號,他便問道。(看你還可以往那裡走?)突然對方在他身旁急速地溜走,他想追截的時候,誤把垃圾房的門大開著;此時他看見淑敏被綁在地上,他急不及待走上前替淑敏解開並緊張的追問道。(淑敏,妳怎樣?有沒有受傷?)

 

 

 

洪淑敏:她伏在捷的懷內哭說道(捷哥,我很害怕,我害怕從今以後再見不到你...)

何富強:他趕到醫院看見捷擁著淑敏便追問道(倪先生,淑敏...你們倆人沒有事嗎?)

洪淑敏:她搖頭答道(幸好捷哥發現我身在何處,否則我簡直不敢想像後果會怎樣?)

何富強:(淑敏,妳知不知道是誰把妳捉走呢?)

洪淑敏:她繼續搖頭答道(我不知道,對方一直戴著黑布,我只看見他的雙眼,根本就不知道是誰。)

何富強:(今次算是不幸中之大幸,萬一妳出了甚麼意外竟麻煩了。)

 

洪淑敏:(捷哥衝進垃圾房的時候,對方還向捷哥襲擊,好像要置他於死地。)

何富強:(倪先生...你沒有事嗎?)

倪捷:他搖頭答道(沒有...對方曾先後兩次襲擊我,幸好都被我避過。)

方綺琳:此時的她走出來說道(洪小姐,我們替妳檢查過,沒有大礙,妳現在可以回去。)

倪捷:他看見綺琳似曾相識的問道(妳是...Harward的太太...對嗎?)

方綺琳:她對眼前人也感到似曾相識道(你是...我認得你了,你是倪捷...)

倪捷:(原來Harward的太太正是妳,我都是從他銀包的結婚相片才認得妳。)

方綺琳:她看見捷擁著淑敏便問道(你的女朋友是嗎?)

倪捷:他臉頰通紅的說道(Claudia...別取笑我好了...)

方綺琳:(還想否認,看你如此緊張就知道了。)

倪捷:(原來妳與Harward同樣是醫生,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了。)

方綺琳:(雖然是同一個行業,但是...我的資歷還不及Harward,所以只能在政府醫院,出任急救的工作;Harward就不同了,他可以勝任醫院的大醫生。)

倪捷:(身為男人的他,理應勝過妳,就別將這些小問題放於心上吧!)

方綺琳:(我知道了,還是陪伴你的女朋友回去好好休息,稍後再回來覆診吧!)

洪淑敏:她離去時不忘言謝(麻煩妳...方醫生...)

方綺琳:(小心身體,多點休息。)

何富強:醫院外他送別道(淑敏,回去好好休息,我稍後再來看妳。)

倪捷:回到淑敏的住所,他便問道。(我弄碗麵給妳吃好嗎?)淑敏點頭。

洪淑敏:吃過麵後她歉疚道(對不起...其實你根本不需要對我這麼好。)

倪捷:(傻女...妳在胡說甚麼?我不對妳好,還對誰好呢?)

洪淑敏:(當日你最需要人在身邊的時候,我卻選擇離開你,難道你不憎恨嗎?)

倪捷:(都已成過去,我相信當日妳只是迫不得已才選擇離我而去,不是妳甘心情願的。)

洪淑敏:她投入捷的懷內說道(對不起...若不是要與哥哥避仇家,我一定不會離開你。)

倪捷:(那我已經知道自己沒有選擇錯誤...)

洪淑敏:(但是...你知不知道剛才的情況很危險,你隨時會沒有命的。)

倪捷:(為了妳,我不管得那麼多了;當時我的心情,只想著要救妳,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的安全。)

洪淑敏:(對不起...把你也牽連在內,都是我不好...)

倪捷:(別再說這些說話,我不喜歡聽。)他定眼看著淑敏(妳跟從前一點也沒有改變...)說畢便輕吻她的嘴唇,她沒有迴避,就像多年前的感情一樣,倆人緊緊的擁抱著對方,熱吻得倒在梳化裡;多年前後終於令這對本該有情有義的人,再走在一起,往後他們會更加珍惜對方。

嚴家歡:大清早他走到捷的家不停按門鐘,正想離開的時候便看見捷回來。(你往那裡去?)

倪捷:他嚇一跳的反問道(你怎會來這裡?找我有要事嗎?)

嚴家歡:(Claudia昨晚告訴我,曾經在醫院急症室見過你;我擔心你有事,所以便走來看看。)

倪捷:(我們到樓下吃早餐,再與你慢慢詳談。)

嚴家歡:(阿捷,究竟發生甚麼事情?為甚麼洪姑娘會被人捉走呢?)

倪捷:(我也不知道,但是...當我找到淑敏的時候,對方還想襲擊,幸好我避過他。)

嚴家歡:(甚麼話?對方還向你襲擊,有沒有將所有發生的事情告訴警方呢?)

倪捷:(有...昨日已經錄取口供;所以我便送淑敏回家,並在她的家裡過了一夜;今早送她回醫院後,才回來...豈料就看見你在我家門前。)

嚴家歡:他坦言問道(你們倆人走回一起是嗎?)

倪捷:他微笑點頭答道(是啊...從前失去多年的感覺終於走回來,我們的感情,從來沒有變過。)

嚴家歡:(捉洪姑娘的人...是不是就是洪貫駒的仇家呢?)

倪捷:(其實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不過...我聽淑敏跟我說,對方曾經跟她說,要將她變成第二個空殼的洪貫駒;所以我都不能夠肯定對方是甚麼人。)

嚴家歡:(洪姑娘有沒有見過對方的樣貌呢?)

倪捷:他搖頭答道(沒有...她說對方一直戴著黑布,只露出一雙眼,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對方的樣貌。)

嚴家歡:(企圖將洪姑娘變成第二個洪貫駒,手法都相當殘忍;阿捷,你估計會是那些人的所為呢?)

倪捷:(我估計不到,黑幫的人處事有規有矩,絕對不會用這種兇殘的手段;但是...)

嚴家歡:他對捷說話吞吞吐吐,感到緊張的追問道。(阿捷...但是甚麼?)

倪捷:(但是...不排除是黑幫份子的所為,因為亦只有他們,才能夠想出如此殘酷的手段。)

嚴家歡:(這個世界,真是甚麼事情也會發生;洪貫駒從一個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到警方找回的時候,已經失去所有內臟及腦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倪捷:(世事往往便是如此,就正如我雖然與淑敏分開一段時間,現在又再走回一起。)

嚴家歡:(阿捷,你真是可以為了洪姑娘,連命也不要嗎?)

倪捷:(當然...因為我曾經有負於她,我希望往後可以好好照顧補償給她。)

嚴家歡:(這種義無反顧的愛情真是偉大,我好像從來沒有遇上如此偉大的愛情。)

倪捷:(不會嗎?你與Claudia不就是一對令人羨慕的恩愛夫妻嗎?)

嚴家歡:(當然不是,我都跟你說過,若不是她意外懷孕,我也不希望那麼早結婚。)

倪捷:(算吧...人生中必定要經過這一個階段,只是我與淑敏比別人走多了一些路。)

洪淑敏:她走進富強的辦公室說道(何社工,阻你嗎?)

何富強:他看見精神的淑敏,立即指示她坐下來。(淑敏,妳今天的精神很好啊!)

洪淑敏:她微笑點頭道(是啊...這段時間幸得捷哥陪伴著我,精神開始慢慢康復過來。)

何富強:(你們倆人終於排除萬難,走回一起是嗎?)

洪淑敏:(是啊...想不到分開多年,面對生死的關頭,捷哥竟然還會奮不顧身救我;而我面對死亡的一刻,我竟不由自主的擔心起來,我害怕從今以後再見不到他。)

何富強:(恭喜你們倆人,既然有倪先生在妳身邊,相信妳都不需要再找我是嗎?)

洪淑敏:(那有這回事呢?何社工,你始終是我與哥哥的大恩人。)

何富強:(別如此誇獎我,我只是做我應該要做的事情罷了。)

洪淑敏:(何社工,聽說你正與一位律師拍拖,是否真的呢?)

何富強:(妳一定是在進來的時候,聽外面的人說是嗎?)

洪淑敏:她微笑點頭答道(是啊...我相信何社工喜歡的女孩,一定很可愛。)

何富強:他將銀包裡的合照交予淑敏道(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洪淑敏:她接過相片看道(很美麗...而且與何社工十分合襯,我衷心祝福你們倆人。)

何富強:(多謝...我也祝福妳與倪先生有一個幸福的將來,最好往後都不需要來這裡找我。)

洪淑敏:(何社工,如果有機會請她出來一起吃飯好嗎?)

何富強:(當然好...)突然桌上的電話響起來(Sorry...甚麼話?我立即前來...)

洪淑敏:(發生甚麼事情?是誰的來電呢?)

何富強:(是醫院...他們說找到我女朋友的屍體,想請我回去確認。)

洪淑敏:(怎會這樣?我陪你一起前往。)

何富強:他與淑敏趕到醫院的時候,看見永樂便問道。(Alvin...連你也在這裡嗎?)

姚永樂:(是啊...剛才醫院來電,告知找到一具形似Celia的屍體,叫我前來確認。)

程督察:(請你們兩位跟我進來...)他坦言道(由於我們發現屍體的時候,她所有內臟均沒有,可能會引起大家不安的情緒;請你們冷靜一點。)

何富強:他看見眼前的人後,不禁嚎啕大哭道。(Celia...Celia...為甚麼會這樣?)

姚永樂:(是誰用這樣兇殘的手段對待我的妹妹呢?簡直不為人道...)

程督察:(何先生...姚先生...請你們兩人跟我回警局協助調查...)

何富強:(淑敏,妳自己小心先行回家;稍後我再給妳電話。)

洪淑敏:她點頭道(好...何社工,請你節哀順便...)

倪捷:眾人離開後,他終於在此時趕到。(淑敏,妳沒有事嗎?)

洪淑敏:她愕然反問道(你怎會走來這裡?我不是在電話裡叫你不用擔心嗎?)

倪捷:(妳跟我說與Dave在醫院,我擔心妳會有事,所以便走來看看,我們回家吧!)

洪淑敏:路上她跟捷交待剛才發生的一切(想不到何社工的未婚妻竟成為了兇手下一個目標?)

倪捷:(實在太過殘忍了,難道他們在取內臟的時候,一點感覺...一點人性也沒有嗎?)

洪淑敏:(我很害怕,如果上次不是你奮不顧身救我,我想我早已經成為兇手的第二個目標了。)

倪捷:(妳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妳有危險的,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會好好保護妳。)

洪淑敏:(剛才何社工還跟我說,不久的時間就會與未婚妻結婚,想不到...一剎那竟然...)

倪捷:(人生就是如此,要發生的事情始終都會發生,不是我們可以阻止的。)

洪淑敏:突然她問道(捷哥,其實殺我哥哥的人,會不會與殺何社工未婚妻的人,是同一人呢?)

倪捷:他仔細想了想便答道(不排除這個可能性,而且可能是同一個人;但是...)

洪淑敏:(但是甚麼?你認為對方是有組織的一班人?還是獨自一個人行事呢?)

倪捷:(我懷疑是獨自一人行事,應該不會是一班人。)

洪淑敏:(為甚麼?)

倪捷:(因為如果一班人的時候,我絕對相信當中應該會有人感到嘔心的,而且不會如此沒有人性;只有獨自一人行事,才有如此狠毒的手段,因為他有可能已經喪失理智。)

洪淑敏:(可以肯的是對方是一個男人...)

倪捷:淑敏的說話,令他將車突然停頓問道。(淑敏,妳為何會肯定對方是一個男人呢?)

洪淑敏:(上次被他捉的時候,雖然他用了變聲器,但是...從與他的對話中,我可以確定他是一個男人;捷哥,相信我...我的感覺應該不會有錯的。)

倪捷:(我相信...如果是一個女人,理應沒有如此的能力;妳知道嗎?要將人體的內臟全部取走,相信要有一定的計劃,與及很純熟的手勢。)

洪淑敏:(想起來都感到恐佈,有點不寒而慄。)

倪捷:他微笑答道(那就別再說了,因為我不希望妳害怕。)

洪淑敏:她可愛的說道(有你在我身邊保護我,根本就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說罷她伏在捷的懷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