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虛  擬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兩個大男人竟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個運輸司機,本應該是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就在一次的偶遇中,重遇昔日的兒時玩伴,這便改寫了他餘下來的日子;一個表現出色的腦科醫生,救人無數,每天過著有規律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他開始感到這樣的生活,實在令他厭倦不已,直至重遇昔日好友,他們兩人一拍即合,並決定跳出受限制的生活空間,開拓屬於自己的事業,接下來...不可思異的事情終於慢慢發生;當中牽涉到的人不計其數,一對相依唯命的兄妹,充滿愛心的社工,還有為民請命的律師,夜總會的舞小姐,更不可思異的是連當事人的太太及一對兒女也無一倖免,眾人的失蹤究竟是因為甚麼?金錢?名嚳?還是感惰糾紛呢?

 

嚴家歡:他被眼前的一輛貨車阻著前進,於是便下車跟司機理論。(大哥...你為甚麼在這裡停車?)

倪捷:他立即抬頭解釋道(對不起...我也不想的,我的車剛巧壞了,沒辦法...)

嚴家歡:此時他看見眼前人似曾相識,於是思考一會兒便問道。(你是否...倪捷呢?)

倪捷:他莫名其妙的反問道(你是誰?)

嚴家歡:他高興道(你真是倪捷,我是你的小學與中學同學嚴家歡;你不認得我嗎?)

倪捷:此時的他有點印象的答道(好像是...那個常常被班主任記大過的嚴家歡?)

嚴家歡:(還說...次次都是被你害我的,不過...最後你都會與我一同受罰的。)

倪捷:他搭著家歡的肩膀說道(有福同享,有禍同當才算是好兄弟嗎?)

嚴家歡:(當然...算起來我們都已經有十年多沒有見面了。)

倪捷:(是啊...看你在那裡發財呢?結了婚沒有呢?)

嚴家歡:(現在在醫院裡當腦科醫生,六年前與我現在的太太結婚,育有一對兒女。)

倪捷:(龍鳳胎...恭喜你啊!不像我...沒有出息,現在也沒有人喜歡。)

嚴家歡:(你昔日不是有一位紅顏知己嗎?叫甚麼敏敏...她現在那裡?)

倪捷:(數年前已經分手了,數年前聽朋友說她的父母已經離逝,所以也沒有找她。)

嚴家歡:(為甚麼?從前你不是很喜歡她嗎?連她的父母離逝,你也沒有出席?)

倪捷:(她離開我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我被人陷害進了呈教所;所以她的哥哥反對她繼續與我一起。)

嚴家歡:(這麼蠻不講理的人也大有人在,說句老實話,我太太那某些時候也是如此的。)

倪捷:(想不到你這麼快便成家立室?)

嚴家歡:(沒有辦法,若不是我太太突然懷有身孕,我也不想那麼快被家庭阻礙著我的事業。)

倪捷:(聽你的語氣好像對現在的工作不太滿意...是嗎?)

嚴家歡:(是啊...感覺很沉悶,每天不是對著病人,就是面對死人;真是很刻板...)

倪捷:(那你想怎樣?難道放棄家庭...放棄事業...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嗎?)

嚴家歡:(如果情況許可,我一定願意放棄;是真的...阿捷,你相信我嗎?)

倪捷:(信...自小我就與你情同親生兄弟,我又怎會不相信你的說話呢?)

方綺琳:她看見家歡滿身酒氣回家便追問道(為何這麼晚才回來?你去了那裡?)

嚴家歡:他跌跌撞撞的走到梳化前坐下來問道(Bondary與Mathew是否已經睡覺呢?)

方綺琳:(是啊...你看你自己喝成甚麼樣子回來?今天醫院有人生日嗎?)

嚴家歡:(不是...只是偶然在路上遇上昔日的兒時好友,所以才喝多幾杯。)

方綺琳:(我都估計到,因為你都很少在外面應酬;每天下班都會給我電話,可是近來已經沒有了。)

嚴家歡:他握著綺琳的手說道(Sorry...最近轉了另一間新醫院,所以時間上還未能配合。)

方綺琳:(我不是在責備你,只是...Bondary與Mathew學校星期五是家長日,你有沒有時間出席呢?)

嚴家歡:他想了一會兒便答道(星期五大清早要跟那個老醫生開會,我想不能出席了。)

方綺琳:(那麼就沒有辦法了,唯有我與他們倆人出席罷了。)

嚴家歡:(別這樣...我答應妳,在許可的情況下,我盡量抽時間陪伴你們好嗎?)

方綺琳:(我知道你工作很辛苦,而且我又誕下一對龍鳳胎,加重了你的壓力。)

嚴家歡:他用手蓋著綺琳的口說道(我不喜歡妳這樣說...)然後輕吻綺琳的嘴唇。

洪淑敏:大清早她看見家歡便微笑說道(嚴醫生早晨!)

嚴家歡:他回以微笑說道(早晨...洪姑娘,妳今天好像特別漂亮啊!)

洪淑敏:(嚴醫生真是會說笑,怪不得能夠娶得賢良淑德的嚴太太了。)

嚴家歡:(洪姑娘...請跟我進辦公室...請坐...)

洪淑敏:(嚴醫生...究竟有甚麼事情?我剛調過來不久,不是出了甚麼錯誤嗎?)

嚴家歡:(別這麼敏感,請妳進來,不是要聲討妳的出錯。)

洪淑敏:(那麼究竟找我有甚麼事情呢?)

嚴家歡:(院長覺得妳的表現不錯,希望將妳調過來我的腦科,做我的助手;未知妳意思怎樣?)

洪淑敏:(能夠做嚴醫生的助手,簡直發夢都沒有想過,求之不得了。)

嚴家歡:(那就最好,希望我們倆人能夠合作愉快;我會跟院長開會,妳先出去。)

洪淑敏:(多謝嚴醫生給我機會,我一定會做好自己的本份。)

洪貫駒:他看見淑敏回來便問道(奇怪...妳為甚麼會在這個時候下班呢?)

洪淑敏:(沒甚麼特別,只是醫院的院長覺得我表現好,決定將我調配做腦科醫生的助手。)

洪貫駒:(真的嗎?雖然是一個好消息,但是...妳跟隨的那位腦科醫生會否欺負妳呢?)

洪淑敏:(哥...你說到那裡去?我跟隨的嚴醫生可說是一位大好人,又怎會欺負我呢?)

洪貫駒:(那有醫生是大好人呢?依我說全部醫生都不是好人,因為他們都分別將我們的父母醫死。)

洪淑敏:(哥...我感到你的想法太過偏激,並不是每位醫生都是如此不負責任的。)

洪貫駒:突然他問道(淑敏,還有沒有想著那個倪捷呢?)

洪淑敏:她想了想才反問道(突然提起此人幹甚麼呢?)

洪貫駒:(因為我...妳才會與他分開,妳是否還在生哥哥的氣呢?)

洪淑敏:(根本沒有這回事,哥...你太敏感了...)

洪貫駒:(沒有就最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妳著想的。)

洪淑敏:(我知道...所以當日你要我離開他,我都已經答應你。)

洪貫駒:(我知道當日妳答應我,主要原因是擔心我會找他晦氣;其實妳的心一直都想著他,是嗎?)

洪淑敏:(我與他始終已經相處了六年,如果說沒有感情,都只會是欺騙你的。)

洪貫駒:(他始終是坐過監,會影響妳的前途,所以...我也是迫於無耐的。)

洪淑敏:(我明白了,哥...你別常常只顧為我著想,也該是時候想想自己吧!)

洪貫駒:(我自己有甚麼要想呢?)

洪淑敏:(你年紀都不輕了,快點替我找個大嫂回來吧!)

洪貫駒:(傻妹,我這樣的老粗有誰會喜歡呢?況且妳還沒有好歸宿之前,我也不想這麼快結婚。)

洪淑敏:(哥...你有沒有想過,這麼多年來被我拖累了你呢?)

洪貫駒:(傻女...別說這些說話,那有誰拖累誰呢?我們始終都是倆兄妹...)

洪淑敏:(如果這間屋多了一位大嫂就好了,最起碼家務都可以做少一點。)

洪貫駒:(妳真是...常常想著如何偷懶,在醫院工作千萬別這樣,否則會被醫院開除的。)

洪淑敏:(隨口說說罷了,用不著這種語氣嗎?)

嚴家歡:(洪姑娘...這麼早回來醫院有要事嗎?)

洪淑敏:她微笑搖頭答道(是啊...因為昨日送了一批藥物來醫院,所以今天早一點回來點點數量。)

嚴家歡:(院長真的沒有介紹錯,妳確是一位勤力又值得信賴的醫護人員。)

洪淑敏:(嚴醫生...你這樣讚我,可能會令我驕傲的。)

倪捷:突然一把耳熟能詳的聲音道(Harward...)

嚴家歡:他抬頭高興的說道(阿捷,這麼早來醫院幹甚麼呢?)

倪捷:他同時間看見家歡身旁的淑敏,不禁呆著說道。(很久沒見,原來...妳在這裡工作嗎?)

嚴家歡:他莫名其妙的問道(你們認識嗎?)

洪淑敏:(對不起...我先回工作崗位,嚴醫生...稍後我會給你一份藥物清單...)

嚴家歡:(OK...麻煩妳...謝謝!)接著他示意捷進自己的辦公室裡(阿捷,你認識洪姑娘嗎?)

倪捷:(洪姑娘...原來她是這裡的姑娘?怪不得我前往她昔日居住的地方,也找不到她?)

嚴家歡:(這裡有宿舍,如果要當值,她就會在這裡過夜;如果不需要當值的日子,她會回家。)

倪捷:(是嗎?她是你的助手嗎?)

嚴家歡:他微笑點頭答道(是...難道有甚麼問題嗎?)

倪捷:(沒有...當然沒有,她是一個好女孩,只是我沒有這個福氣罷了。)

嚴定歡:(阿捷,你別胡思亂想,我已經結婚了。)

倪捷:(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她在醫院的日子裡,你能夠替我好好照顧她。)

洪淑敏:不久她帶領著綺琳與靜及家豪來到家歡的辦公室(嚴醫生,嚴太太及你的千金與公子來了。)

嚴靜:她看見家歡立即走上前擁抱道(爸爸,我很掛念你啊!)

嚴家豪:他也像靜般走到家歡的跟前說道(爸爸,我很想念你啊!)

倪捷:此時的他卻站起來說道(Harward...我先走,有時間再與你談。)

嚴家歡:(OK...洪姑娘,麻煩妳幫我送這位朋友到外面去。)

洪淑敏:她恭敬的答道(知道...)

倪捷:他們倆人一直在走廊上走著,並沒有說話,終於他開口問道。(這幾年妳好嗎?)

洪淑敏:她微笑點頭答道(很好...這幾年有哥哥在身邊照顧我,生活尚算不錯。)

倪捷:(其實出獄後,我曾經找過妳,可惜妳已經搬走。)

洪淑敏:(是啊...對不起,哥哥不希望我與你繼續來往,所以我不辭而別。)

倪捷:(我都很明白,誰會喜歡自己的妹妹與我這種人一起呢?)

洪淑敏:(對不起...)走到醫院外她說道(我想只能夠送到這裡,再遠的路恐怕要你自己一個人走了。)

倪捷:他點頭笑道(我明白...我相信終有一天,會與我喜歡的人一起走向餘下的路。)

洪淑敏:她恭敬的說道(再見了...小心開車...)

倪捷:(從前我出門的時候,妳也是這樣叮囑我,可惜的是...前一次竟是最後一次。)

洪淑敏:(別再記掛著從前的一切,過去的事情就等如過去了,想捉也捉不住。)

 

一個月後...

 

倪捷:他出席喪禮的時候,向身旁消瘦的淑敏安慰道。(節哀順便,保重身體。)

洪淑敏:哭得雙眼紅腫的她答道(有心...我會保重,請隨便坐下來。)

嚴家歡:(洪姑娘...人死不能復生,妳還是節哀順便;身體最緊要,小心保重。)

洪淑敏:(嚴醫生有心,倪先生在那邊,請隨便坐下來。)

嚴家歡:他坐在捷的身旁說道(你還早過我前來,洪姑娘的心情如何?)

倪捷:他搖頭答道(不太樂觀,我很擔心她會做出傻事來。)

嚴家歡:(你小心看管著她,別讓她發生甚麼意外;她曾經...是你最愛的女人...)

倪捷:他坦言道(豈止曾經...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忘記過她,對她的愛從來都沒有減退。)

嚴家歡:(你不是很嬲她的哥哥嗎?他破壞你們倆人的大好姻緣啊!)

倪捷:(我不敢說她錯,他只是為自己的妹妹著想。)

嚴家歡:(其實現在沒有了他,不是更加好嗎?沒有人再會阻礙你與洪姑娘的發展機會。)

倪捷:(但是...他們倆兄妹一直都相依唯命,現在的她卻要面對這個殘酷的現實;我看她...)

嚴家歡:(別說廢話了,還是多點關心她,始早一天她都會回來你身邊的。)

何富強:他捉著淑敏的手安慰道(有甚麼需要不防跟我說,我一定會盡力幫忙妳。)

洪淑敏:(Dave...多謝你的好意,請隨便坐下來;我替你們介紹...)

何富強:他與家歡及捷握手說道(嚴醫生...你好,倪先生...你好;我是社工何富強Dave,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嚴家歡:(Dave...你跟洪姑娘很相熟嗎?)

何富強:他解釋道(不是...只是早前替她的哥哥洪貫駒辦理脫離黑社會而認識的。)

倪捷:(脫離黑社會?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何富強:(可能你們不知道,早前洪貫駒是黑社會份子,其實他與淑敏搬離舊址,主要的原因就是希望避開這班黑幫份子,他擔心淑敏會備受牽連。)

嚴家歡:他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洪姑娘平日很少提起她哥哥的事跡。)

何富強:(可能她與貫駒一樣,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影響別人,所以才將所有事情收藏於心內。)

倪捷:(我終於明白...她當日為甚麼狠心捨下我離開...)

嚴家歡:(阿捷,你明白甚麼?)

倪捷:(他們倆兄妹始終都是為對方著想,希望給予對方最安穩的家。)

嚴家歡:(即使洪貫駒千方百計迫洪姑娘離開你,也是徒勞無功;他始終都難逃厄運...)

倪捷:(Harward...為甚麼你會這樣說呢?難道你知道洪貫駒一定會死嗎?)

嚴家歡:他笑答道(當然不是,我又不是神算子,怎知道她的哥哥會死於非命呢?)

何富強:((其實說起來也是相當殘忍,警方找到貫駒屍體的時候,他的內臟與腦袋全部不翼而飛。)

倪捷:他點頭說道(確實是很殘忍,究竟是誰與他如此深仇大限,令他死無全屍,實在令人...)

嚴家歡:(或許就是他往昔黑幫份子人員的所為,會不會是尋仇呢?)

何富強:(我想應該不會,自從貫駒轉行開的士以後,那班人好像沒有再找他。)

倪捷:(但是...怎也想不到竟有如此兇殘的人,他們取了貫駒的內臟,究竟幹甚麼呢?)

嚴家歡:(或許是一個死亡的預告...)

何富強:他與捷對家歡的說話感到奇怪,故異口同聲問道。(死亡的預告?)

倪捷:他與富強對家歡的說話感到奇怪,故異口同聲問道。(死亡的預告?)

嚴家歡:(你們好像感到很奇怪,很難說的...我只是擔心對方下一個目標會是洪姑娘。)

何富強:(嚴醫生的說話很有道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對方是甚麼人,所以淑敏的處境可說是有某程度上的危險。)

倪捷:(我一定不會讓他們對淑敏不利,我要好好保護她,不會讓她受到傷害。)

嚴家歡:(你認為她心裡還有你的存在嗎?當日她聽取哥哥的說話,狠心拋下你;為何你還對她死心不息呢?難道你不擔心會再一次受到傷害嗎?)

倪捷:(其實是我有負於她,我還可以計較嗎?)

嚴家歡:(那麼在你坐監期間,她捨你而去又沒有做錯嗎?)

倪捷:(都已經是從前的事,再提起來也於事無補的;我希望能夠與淑敏展望將來,我希望盡自己的能力,往後好好照顧她。)

嚴家歡:他向著富強笑說道(天下間竟有像他這樣愚蠢的人呢?)

何富強:(嚴醫生...那又不是,或者倪先生真的很愛淑敏呢?)

嚴家歡:(但是...昔日她捨他而去,難道他一點憤怒之心也沒有嗎?)

何富強:(如果有...倪先生剛才就不會如此肯定的說話,往後要好好照顧淑敏。)

嚴家歡:(或許這點是我們外人不能理解的,愛情就是如此,很容易令人們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