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警醫案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一回屍體發現案

 

石澳海灘因近日連場浩雨潮水忽漲忽退沙石鬆散有晨運客發現一隻類似人體的腳肢於是報警求助重案組總警司高文彬接手調查並率領眾下屬前往查個究竟由於警方的法醫部門近期遇上人手短缺故屍體於一星期後才能夠進行解剖程序證實所發現的屍體為女性年約十八到廿六歲左右身高約五尺四吋身材略肥而失蹤人口紀錄裡卻完全沒有雷同之登記警方一度茫無頭緒期後從驗屍報告中得知死者左腳曾經接受過駁骨手術於是彬吩咐眾下屬著手於各大醫院之病人紀錄中詳細調查經過警方一個多月來的努力終查得女死者曾在勝潔醫院接受過左腳駁骨手術而當時替女死者進行駁骨手術的主診醫生正是勝潔醫院之現任院長郭勝傑在重案組高級督察程浚韋追查下始知女死者之真正身份為傑之私生女兒郭倩潔可是傑一直隠瞞與潔之真正關係正當韋束手無策之際突如其來的一宗雙料自殺案卻帶給韋一點點之新線索可是案中的疑團正因為傑而始終未能逐一解開韋唯有另想辦法

 

高文彬:他率領眾下屬前往發現人體腳肢的石澳海灘吩咐道(Ranno…Benny…慧慧負責向在場每一位晨運客錄取一份詳細的口供。)

梁偉軒: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楊志成: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袁雅慧: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高文彬:接著再吩咐道(Alex…阿朗與Jessica四周觀察,看看有沒有其它發現?)

程浚韋: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崔健朗: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趙詠盈:他們眾人回應道(Yes Sir…

高文彬:一會兒他看見眾人完成搜索程序便說道(收隊)眾人回到警局,一星期後,他在會議裡詢問道。(法醫那邊已經完成解剖程序;發現腳肢的屍體屬於女性,年約十八到廿六歲左右,身高約五尺四吋高,身材略為肥胖。)

楊志成:(高官,我們已經根據上述資料,查過失蹤人口紀錄,完全沒有雷同的登記;換句話說死者會否不是香港人呢?)

趙詠盈:(但是按女死者的皮膚看起來,她應該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華僑。)

梁偉軒:(說不定或者死者早已經移民外國,近期回港才發生意外,所以失蹤人口紀錄並沒有她的登記。)

崔健朗:(那就奇怪,按驗屍報告中,女死者已經死亡接近一個多月;難道在外國的家人也不擔心她的情況嗎?)

袁雅慧:(很奇怪或者她本身已經沒有任何親人。)

高文彬:突然他問道(Alex…在整個會議中,你好像完全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一直在看著這份驗屍報告;難道發現甚麼?)

程浚韋:(高官,既然我們現在茫無頭緒,而驗屍報告中,曾經提及女死者曾接受過左腳駁骨手術,我們可不在這方面著手呢?)

高文彬:他對韋的提議,微笑讚許道。(Good…Alex這個確是一個好提議,我們就從各大的醫院著手,調查所有曾經替上述的女死者進行過駁骨手術的主診醫生,全部請回來協助調查。)

程浚韋: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梁偉軒: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崔健朗: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趙詠盈: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袁雅慧: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楊志成:眾人齊聲答道(Yes Sir…

高文彬:(大家努力

梁偉軒:韋進行分組調查香港各大的醫院,最終被他成功找到。(我找到了,大家過來看看;女死者的名字叫郭倩潔,在三年前曾經在一宗交通意外中受傷,並在勝潔醫院接受左腳駁骨手術,當時的主診醫生就是現任勝潔醫院的院長郭勝傑。)

程浚韋:他高興的說道(Ranno…Good…我立即向高官報告,稍後我們便前往勝潔醫院,請他回來協助調查。)

馬進顯:他看見眾警員前來醫院便追問道(李姑娘為甚麼妳帶領著眾警員進來,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李明珠:她立即回應道(馬醫生,這位是重案組的程浚韋高級督察,他們有要事需要立即見院長。)

馬進顯:(有沒有知會賀醫生?)

李明珠:她微笑搖頭答道(她在英國還沒有回來,我想來不及知會她。)

馬進顯:最後他微笑說道(我不阻妳了

李明珠:她示意說道(程Sir,請跟我來。)

程浚韋:(謝謝妳是啊李姑娘,剛才那位馬醫生提及的賀醫生究竟是甚麼人?)

李明珠:她立即微笑解釋道(程Sir,賀醫生是我們勝潔醫院的高級內外全科手術醫生,也是院長的學生;所以剛才我提及你們前來找院長,馬醫生便隨即詢問我有沒有知會賀醫生。)

程浚韋:(那麼賀醫生現在身在英國是嗎?)

李明珠:她點頭頭答道(是啊她三個月前被院長委派前往英國受訓,預計下星期便會回來。)

程浚韋:(原來是這樣,麻煩妳。)

梁偉軒:他忽然詢問道(李姑娘,妳知不知道郭倩潔與你們院長有甚麼關係?)

李明珠:她奇怪的答道(你們找到郭二小姐嗎?)

梁偉軒:眾人對珠的回答均感愕然(郭二小姐,為甚麼妳如此稱呼她呢?)

李明珠:(說句老實說話,其實郭倩潔二小姐是院長的私生女兒。)

程浚韋:(私生女兒?那麼院長並沒有其他兒女是嗎?)

李明珠:(那又不是,院長有一位獨子,可是因為有病,早在一年前已經離逝。)來到傑的門外,她便說道。(這裡就是院長的房間)她拍門進去說道(院長,這位是程Sir,他們說有要事需要見你。)

郭勝傑:他點頭說道(李姑娘麻煩了妳,妳先出去吧!)珠離開後他便問道(你們找我有甚麼事情呢?)

程浚韋:他與眾人表明身份道(郭院長,你好我是重案組的高級督察程浚韋,這位是梁偉軒沙展,醫院門外在站著的都是我們重案組的警員。)

梁偉軒:(郭院長,你好

郭勝傑:他禮貌的說道(你們好,請坐吧!)

梁偉軒:(郭院長,我想請問你是否認識郭倩潔小姐呢?)

郭勝傑:他斷言答道(我不認識她

程浚韋:(你這麼肯定?)

郭勝傑:(當然難道我認識甚麼人,自己也不知道嗎?)

程浚韋:(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根據我們手頭的資料,郭倩潔小姐應該是郭院長的私生女兒是嗎?)

郭勝傑:他愕然的反問道(你們怎會知道?)

梁偉軒:(那麼即是說郭院長根本就是認識郭倩潔小姐,而且她就是你的私生女兒;為甚麼剛才你還要否認呢?)

郭勝傑:(我根本就不需要回答你們的問題,究竟有甚麼事情?請你們快點詢問,我還有很多重要的工作需要處理。)

程浚韋:(我們在西貢海灘,發現令千金的屍體,經過化驗後證實她已經死去一個多月;我希望知道令千金失蹤一個多月,郭院長為何一直沒有前往警局報失蹤人口呢?)

郭勝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在說甚麼?)

梁偉軒:(豈有此理你明明知道我們在說甚麼?竟然還在否認。)

程浚韋:(Ranno…別衝動;郭院長既然你不願意與我們警方合作,那就請你跟我們回警局錄取一份詳細的口供。)

李明珠:她看著眾人將傑帶走便追問道(院長,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郭勝傑:他微笑答道(李姑娘沒有甚麼事情,他們只是請我回去協助調查。)

李晞珠:(要不要知會賀醫生請她立即回來呢?)

郭勝傑:他立即緊張得搖頭答道(千萬不可,她現在正忙於考試,我沒有事的;妳代我吩咐各位醫生及醫護人員,好好留守醫院,別讓病人出甚麼意外。)

李明珠:(知道院長,那麼小心點

 

傑一直否認與潔的真正關係,可是所有證據均對他不利,彬經過深思熟慮後,決定起訴傑,希望能夠藉此令他道出真相。

 

崔健朗:(郭院長,你究竟想怎樣?所有證據都顯示,郭倩潔就是你的私生女兒,為甚麼你一直不肯承認?)

郭勝傑:他斷言表明立場答道(崔Sir,我說過很多次,我根本就不認識郭倩潔這個人;你還想我說甚麼呢?)

崔健朗:(豈有此理人是否不怕死呢?你明知道以我們現在手頭的證供根本就對你十分不利,難道你真的不擔心,我們可以隨時對你作出起訴嗎?)

郭勝傑:突然他狂性的大笑起來(哈哈我就快七十歲,在這個世界已經活了六十多年;難道我還會為自己的事情需要擔心嗎?)

崔健朗:(我真的被他氣死,如果你不是長者,相信我早已經沉不住氣,將你抽打一頓。)

郭勝傑:(你們除了用這種方法去盤問一些你們認為有犯罪的人之外,還有其它的方法嗎?)

崔健朗:(甚麼你說甚麼?)

趙詠盈:她看見朗開始對傑怒不可遏,擔心會出意外,於是立即走上前制止道。(朗哥,別這麼衝動,有甚麼事情待報告高官後再決定。)

崔健朗:(Jessica…這種人根本就不值得妳對他同情。)

趙詠盈:(但是無論在發生任何事情之前,都一定要先向高官報告才可行動。)

崔健朗:(好我現在就立即向高官報告,看你這個郭院長還有甚麼把戲耍出來?)說罷他就脫門離開錄取口供的房間。

郭勝傑:他看著眼前的盈微笑說道(Madam…看妳的脾氣優勝於他。)

趙詠盈:她微笑回應道(郭院長,其實我們只是希望可以幫你,由於我們警方為追查這宗案件,每個人都已經很疲累,所以剛才朗哥的語氣才會這樣,你就別放在心上。)

郭勝傑:他點頭道(我很明白,每次發生案件的時候,如果不是嚴重的話,就不會Pass過來你們重案組,同樣今次的Case也是相當嚴重。)

趙詠盈:(你明白就最好了,正如朗哥剛才所言,現在所有證供均對你不利,所以我們很希望可以幫你;可是你卻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你是否不相信我們警方的辦事能力呢?)

郭勝傑:他立即回應道(當然不是我有個細姪從前都是在重案組任職的,所以我很明白你們的處景。)

趙詠盈:她聽到傑的說話,高興得追問道。(你的細姪也是在重案組工作,倒不如待我知會他前來幫你好嗎?)

郭勝傑:他立即搖頭答道(不需要了,我不希望麻煩他,也不希望他知道我現在身處的環境;請妳不用知會他了,謝謝妳;看起來妳好像對老人家很關懷的。)

趙詠盈:她微笑點頭道(是啊如果我爺爺尚在人間,我想他也有院長你這個年齡了。)

郭勝傑:(怪不得妳對老人家如此關懷,如果誰娶得妳為媳婦,家中的老爺奶奶一定會很幸福的。)

崔健朗:另邊廂,他走到彬的房間,沒有拍門便衝進去說道。(高官,我實在忍受不了那個郭勝傑)此時才發現彬正與韋商討事情(Sorry…我不知道程Sir在這裡?)

高文彬:他微笑道(不緊要朗,先坐下來,將剛才的說話說清楚一點。)

崔健朗:他坐下來將剛才要需要說的說話再說一遍後激動道(我實在忍受不了那個郭勝傑,明知道所有證供都對他不利,而他竟然還不跟我們好好合作。)

高文彬:(郭勝傑現在的情況怎樣?)

崔健朗:(現Jessica看管著他,高官其實以現在我們手頭的資料,究竟可否正式起訴他呢?)

高文彬:(Alex…依你的看法呢?)

程浚韋:他沉默一會兒說道(其實以我們現在手頭的證據,確是可以正式落案起訴他,可是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得出他有難言之隱,所以一直希望他能夠自己將真相說出來;既然這個辦法沒有用,那麼倒不如我們就對他作出起訴,希望可藉此令他道出真相;高官,你的意思認為怎樣?)

高文彬:他想了想便答道(既然你們兩人都讚成對郭勝傑作出起訴,那麼我立即向律政署申請;你們聽著,從現在開始將郭勝傑扣留,直至律政署有消息回來為止。)

程浚韋:(Yes Sir…

崔健朗:(Yes Sir…

趙詠盈:她看見韋進來便問道(Sir…高官怎樣說?)

程浚韋:他跟傑正式的說道(郭勝傑先生,我是重案組高級督察程浚韋,現在正式知會你,根據我們警方搜集得來的資料,證實死者郭倩潔的確是你的私生女兒,有關她遇害的案件,你一直也不願意與我們重案組合作;現在我們就一切證據,正式向律政署申請,向你提出起訴,稍後我們會替你安排有關的律師,你有沒有問題?或者有沒有說話要跟我說呢?)

郭勝傑:他微笑點頭答道(我已經沒有任何說話,反正我都已經一把年紀,生與死對於我來說已經不再重要;只是我不能親自前往機場,將我的學生接回來,感到有一點遺憾。)

趙詠盈:她緊張的勸諫道(郭院長,我們警方要正式落案起訴你,倒不如我找你的細姪來幫你好嗎?)

郭勝傑:他搖頭答道(趙小姐,我知道妳很關懷老人家,但是不需要多謝妳

程浚韋:接著他吩咐門外的軒道(Ranno…麻煩你替我帶郭院長到拘留所。)

梁偉軒:(Yes Sir…郭院長,麻煩請跟我來。)

程浚韋:傑跟軒離開後,他立即向盈追問道。(Jessica…妳剛才說找郭勝傑的細姪前來幫他,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趙詠盈:她搖頭答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剛才在閒談的時候,郭院長跟我說起他有一位細姪也是在重案組工作的。)

程浚韋:(他還跟妳說過甚麼?)

趙詠盈:(我勸諫他既然是這樣,我可以找他的細姪前來幫忙,但是卻被他一口拒絕。)

程浚韋:(怎麼奇怪?Jessica…妳現在立即與慧慧前往尋找員工紀錄冊,仔細查看清楚;當中究竟有沒有郭勝傑的細姪在重案組內。)

趙詠盈:(Yes Sir…

高文彬:韋吩咐盈與慧前往尋找員工紀錄冊之事,期後被悖召見說道。(Alex…我已經吩咐Jessica與慧慧不需要再尋找郭勝傑的細姪。)

程浚韋:他對彬的說話感到很愕然,因為彬一向都不會在沒有知會自己的情況下,而停頓他吩咐眾人處理之工作。(高官,為甚麼?我曾經聽Jessica說過,郭勝傑曾經向她提及有一位細姪在我們重案組裡工作,如果能夠找到他,可能他會有辦法說服郭勝傑將真相說出來。)

高文彬:(Alex…你有所不知,郭勝傑的細姪早在半年前已經離逝。)

程浚韋:他對彬的說話感到嚇一跳(真的嗎?怪王得當Jessica說要替郭勝傑找他的時候,他立即拒絕;高官你為甚麼會知道呢?)

高文彬:(你們這組人剛被調過來,所以不太清楚,往昔在這裡的人都知道,郭勝傑的細姪在重案組的成績十分彪炳。)

程浚韋:(是嗎?那麼我應該向著他的目標多多學習才是。)

高文彬:(Sorry Alex…我在沒有知會你的情況下,就吩咐Jessica與慧慧暫停查看員工紀錄冊;你別介懷,我完全沒有懷疑你的辦事能力,只是

程浚韋:他毫不介懷的答道(高官,其實你不用向我Say Sorry,你是我的上級,你的指示就是命令,根本就不需要向我解釋。)

高文彬:他語重心長的解釋道(但是如果要下屬服從自己,身為上級的我就必需要先清楚知道自己在幹甚麼?若不是我們重案組就會遭別人恥笑的;Alex…你明白嗎?)

程浚韋:他笑著點頭道(我明白

袁雅慧:突然她拍門進來說道(Sorry…高官,我不知道你跟Sir在開會。)

高文彬:(不緊要有甚麼事情?)

袁雅慧:(我們剛剛收到消息,在西貢一間渡假屋內發生一宗雙料自殺案。)

高文彬:他愕然道(甚麼?郭勝傑的File還未Close,這麼快又發生另一宗命案;Alex…你立即帶齊人手前往查看。)

程浚韋:他立即站起來答道(Yes Sir…慧慧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