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七回

 

平對槍坦言一切,槍始知錯怪兒,更不知道原來鈴之所以要求武當歸順朝廷,暗地裡卻是希望借助武當之勢力,助她完成統一江湖之大計,槍得悉一切後,感到後悔不已,可是卻尋找不到兒的下落,而他亦很瞭解兒的性格,當她要避開眾人的時候,卻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找到她的; 此時不知為何,靜竟然被…

 

麥劍平:他坦言的說道(武師兄…我對不起你,其實你一直要找殺害巫掌門的兇手,根本就是我。)

武民槍:平的說話令他感到晴天霹靂的說道(平師弟…此事絕對不能胡亂承認的,你千萬…)

麥劍平:(武師兄…難道你認為以我的性格,我會以如此之大事跟你開玩笑嗎?)

武民槍:(那麼…那麼小師妹是否早已經知道兇手是你? 所以一直?瞞著我呢?)

麥劍平:(你說得對,其實巧兒早已經知道我是兇手。)

武民槍:(師傅生前對你痛愛有加,可否告訴我…為何你要殺害他呢?)

麥劍平:(武師兄…可能我將真相說出來,你也未必會相信。)

武民槍:(你先將事情的真相告訴我,是否相信皆由我自己決定。)

麥劍平:他邊回憶邊說道(當天晚上的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沐巧兒:她在半夢半醒中醒過來,聽到外面的打鬥聲音,於是說道。(是誰闖入武當山呢?)

巫宇槐:他看見兒走到自己的房間,於是便大叫道。(巧兒…快走…)

沐巧兒:她衝進槐的房間的時候,看見他滿身鮮血便大叫道。(師傅…你怎樣? 發生甚麼事情?)

巫宇槐:他指著殺害自己的兇手說道(是他…他中了邪術,已經失去理性。)

沐巧兒:她愕然看見呆站著的平便說道(劍平哥哥…師傅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巫宇槐:(依我看…他應該是被人控制,所以與凌靜合力殺害為師…)

沐巧兒:(師傅,你說凌靜控制劍平哥哥,然後聯手殺害你是嗎?)

巫宇槐:他搖頭答道(不是…是凌靜與劍平也是受控於別人,我懷疑是公孫鈴幹的好事。)

麥劍平:此時的他好像受了甚麼刺激般,突然清醒過來的追問道。(巧兒…巫掌門…)

巫宇槐:(劍平,你終於清醒過來是嗎? 可是…呀…)

沐巧兒:(劍平哥哥…你為何要與凌靜聯手殺害師傅呢?)

麥劍平:兒的說話令他嚇一跳的反問道(甚麼? 我與師傅聯手殺害巫掌門? 絕對沒有可能的…)

沐巧兒:(是師傅親口告訴我的,難道師傅會冤枉你嗎?)

麥劍平:他跪在槐的面前追問道(巫掌門…我剛才是否真的與師傅…)

巫宇槐:他點頭坦言道(剛才你與凌靜兩人好像失去理智般,衝進來並聯手向我攻擊。)

麥劍平:(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我連剛才發生甚麼事情也不沒有印象,但是…)

巫宇槐:(巧兒,妳要答應為師,千萬別將事情的真相告訴民槍,否則他一定會把劍平殺掉替我報仇的; 劍平…你要答應我,別再受公孫鈴及凌靜的控制,我會給你一個重生的機會。)

麥劍平:(巫掌門…是我簡接殺害你的,對不起…對不起…)

巫宇槐:(劍平,你要好自為之,切不可重走你師傅之路; 知道嗎?)

麥劍平:他痛哭的點頭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巫掌門,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手刃凌靜的…)

巫宇槐:(為師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民槍,巧兒…為師已經沒有多久的時間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訴妳; 其實公孫鈴是民槍指腹為婚,未過門的妻子,此事我也是近來才知道的; 如果妳有注意到,民槍身上有一護身符,有一次讓我偶然發現,竟然與公孫鈴的相同,於是我便秘密下山追查此事,結果讓我知道,原來公孫鈴一直要尋找指腹為婚之夫婿,就是民槍。)

沐巧兒:(怎會這樣呢? 我從來都沒有注意到,大師兄身上竟有與公孫鈴相同之信物。)

巫宇槐:(想來…此事就連他們倆人也不知道,所以為師憂心,終有一天民槍會變節。)

麥劍平:(巫掌門放心,武師兄對巧兒疼愛萬分,絕對不會辜負巧兒的情義。)

巫宇槐:(但願如此; 武當山之新任掌門,會由民槍接任; 巧兒,為師希望妳好好輔助他…好嗎?)

沐巧兒:(師傅放心,如果他沒有做出對不起武當之事情,我一定會好好輔助他; 假若他背叛武當,我也會替你清理門戶,絕對不會偏袒他的。)

巫宇槐:(那就好了,為師總算去得安心了。)

麥劍平:說畢他便繼續說道(期後…武師兄就趕到巫掌門的房間,後來發生的一切,你都已經清楚明白,不需要我再多言了。)

武民槍:他對於平所言感到晴天霹靂(原來我身上的護身符,就是與公孫鈴指腹為婚之信物。)

麥劍平:(但是…我沒有想過,巧兒會因為替我?瞞事情的真相,而被迫離開武當。)

武民槍:(原來小師妹希望我一直謹守師傅之遺願,但是我卻不知道,她為我受了這麼多委屈。)

麥劍平:(現在她無聲無息地離開武當,想找她實在是較登天更加困難了。)

武民槍:(如果她要躲起來,任何人也無法找到她; 是次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麥劍平:(最錯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巧兒若不是替我守秘密,便不會弄成這樣子。)

武民槍:(若不是我過於迫小師妹將真相告訴我,她便不會急切離開我。)

 

四個月後…

 

麥劍平:他看見槍坐在昔日兒彈琴之位置,看著古琴便詢問道。(武師兄…還未就寵嗎?)

武民槍:他喜見平便搖頭答道(這一個月來,每天晚上總是睡不安寧,可能是我太想念…)

麥劍平:(這也是人之常情之事,可能因為武師兄對巧兒的感情,已經越來越深了。)

武民槍:(或許是…不知道小師妹現在的情況怎樣? 她到底往那裡去呢?)

麥劍平:(武師兄…不用過於憂心,其實以巧兒之武藝,絕對不會有危險的。)

武民槍:(我並不是憂心她會遇上任何危險,我只是憂心她會一走了之,不再回來。)

麥劍平:突然他看見有暗器從他的頭上掠過,於是說道。(武師兄…小心…)

武民槍:他看見暗器從平的頭上飛過便刺在一根樹上,他便急走上前追問道。(平師弟…你沒有事嗎?)平搖頭…他走到樹旁將暗器拔出來便說道(好像是一封信函,究竟是誰送來呢?)他將信函打開後,嚇然的說道。(怎會這樣呢? 難道有人預知將會發生的事情嗎?)

麥劍平:他好奇的詢問道(武師兄…究竟信函是說甚麼? 是誰人送來呢?)

武民槍:他搖頭後將信函交予平說道(我不知道…)

麥劍平:他接過槍的信函嚇然的說道(怎會如此? 究竟是誰?)他開始細閱道…

 

致: 最敬愛之武當代掌門 - 武民槍台鑒

本人只是一名路過而好管閒事之人,並能替貴派預知未來及將會發生之事情,未知武代掌門是否有興趣知道我已經預知的事情呢? 不防告訴你,明早市集便會有一場公演之好戲,名堂為<死不悔改,抱憾終生。> 你認為誰是這場好戲之主角呢? 我想你一定很希望知道,明早到市集你便會知悉一切。

君安好!

 

麥劍平:他細閱信函後便詢問道(武師兄…信函之人究竟是誰? 明早市集究竟會發生甚麼事情呢?)

武民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封信函內裡…一定是?藏了一些事情,只是我暫不能參透。)

麥劍平:(武師兄…以你所知,認為會是誰人執筆給你呢?)

武民槍:他微笑反問道(平師弟…難道你連筆跡也沒有留神嗎? 難道你不知道是誰的執筆嗎?)

麥劍平:他再次細看後,嚇一跳的說道。(巧兒…竟然是巧兒的筆跡?)

武民槍:他笑言道(原來她一直與我們相距不遠,只是不想見我矣。)

麥劍平:(但是…巧兒為何要執筆這封信函呢? 為甚麼不親自前來將事情告訴我們呢?)

武民槍:(小師妹幹事情,一定有她的原因; 看來她似乎在追查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麥劍平:(無論如何,我明早一定要到市集一趟,看看究竟會發生甚麼事情。)

武當弟子:大清早已經有眾弟子在武當大殿談論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為甚麼會這樣呢?)

武民槍:正當他與平走出來的時候,便發現眾弟子不知在談論甚麼。(發生甚麼事情呢?)

麥劍平:突然他想起的答道(難道他們曾經到過市集…已經看到一些我們還未知道的東西嗎?)

武民槍:於是他走上前詢問道(大殿之上,你們到底在談論甚麼?)

武當弟子:眾人齊聲答道(啟稟掌門,我們剛才前往市集的時候; 竟然發現…)

武民槍:他看見眾人欲言又止,於是再三追問道。(究竟發現甚麼? 為何欲言又止?)

武當弟子:(掌門…我們實在難以啟齒,還是請掌門親自前往看看便知曉。)

麥劍平:(武師兄…市集上一定發生一些事情,我們事不而遲,立即前往看看。)

武民槍:他與平立即下山,當來到市集的時候,他們兩人嚇一跳。(是她?)

麥劍平:影入他們兩人眼裡的,均是靜的屍體被倒掛於樹上,他便說道。(究竟是誰幹的好事呢?)

武民槍:(為甚麼此事小師妹早已經預知呢? 難道她一直知道凌靜將會被人殺害嗎?)

麥劍平:(我反而想…此事會否是巧兒幹出來呢?)

武民槍:(當然不會…平師弟,你與小師妹自小青梅竹馬,難道不清楚她的性格嗎? 她絕對不會濫殺無辜的,所以此事絕對不會是她幹出來的。)

麥劍平:(難道是公孫鈴幹的好事嗎?)

武民槍:(有這個可能性,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知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故千萬不能輕舉妄動,小心誤中公孫鈴的圈套。)

麥劍平:(武師兄所言甚是,但是…我想將師傅的遺體帶回去,好好安葬。)

武民槍:(倒不如這樣,我們入夜再來,相信到時不會像現在如此多人。)

麥劍平: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與槍再次重臨市集,他跪在地上說道。(師傅,徒兒對不起妳…)

武民槍:(平師弟別如此傷心,人死不能復生,我們還是趕快把她帶回去。)

麥劍平:(師傅請放心,徒兒一定會將妳帶回去,好好安葬。)

房孝:正當槍與平想將靜的遺體解下來的時候,不慎誤中他的暗器。(簡直妄想…)

麥劍平:他們異口同聲的叫道(呀…)

武民槍:他們異口同聲的叫道(呀…)

麥劍平:(武師兄…你沒有事嗎? 原來是你…你究竟想怎樣?)

武民槍:(平師弟放心,我沒有事; 房孝…我們又見面了,別再無恙嗎?)

房孝:(想將凌靜的遺體取走,我想較登天更困難了。)

麥劍平:(房孝…告訴我,你要怎樣才將師傅的遺體交還予我?)

房孝:(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交還於你; 她可說是死有餘辜,竟敢出賣我們,這就是她的下場。)

麥劍平:孝的說話令感到晴天霹靂(甚麼? 你說師傅出賣你們?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房孝:(當然你不會知道,我也不需要?瞞你們,其實安排殺害巫宇槐之事,確是我的所為; 是我利用催眠之術,控制凌靜的思為,可是巫宇槐之武藝在她之上,只憑她一己之力,是不足以把巫宇槐剷除的; 故此我便在她身上下毒,令其在武當找到麥劍平輔助她,成功完成此事。)

麥劍平:(怪不得…當天晚上,在我見到師傅的時候,她無故向我吐了一口輕煙,其後發生的一切,我已經不得而知; 醒過來的時候,已驚見巫掌門重傷倒在巧兒的懷內。)

武民槍:(我都明白了,原來公孫鈴上山要武當協助她,其實只是一個假像; 其目的根本就是要我知道師傅被害的真相,繼而分化我與平師弟之間,讓我為了報仇而把他殺掉,那麼一切都再不會有人知道。)

房孝:他微笑點頭答道(你很聰明,可是已經知道得太遲了; 但是我慢慢想不到,沐巧兒為了保麥劍平的性命,毅然留書離開武當; 若不是麥劍平向你坦言當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你今生今世也不會知道事情的真相,早已經成為我們郡主的夫婿了。)

麥劍平:(簡直荒謬絕論,武師兄又豈會迎娶你們的郡主呢?)

房孝:(別遺忘…巫宇槐臨終前早已經跟沐巧兒提及,你與我們郡主早已經是指腹為婚的。)

武民槍:(不過…我早已經說過,此生此世就只愛小師妹一人; 此承諾絕對不會改變的…)

房孝:(武民槍…枉郡主對你情深一片,你竟然狠心如此待她?)

武民槍:(究竟是情深一片? 還是想利用我現時代掌門之身份…便不得而知了…)

房孝:(豈有此理,我早已經游說郡主要把你剷除,只是她心軟才種下今天的禍根。)

武民槍:(我不是禍根,最禍國殃民的人是你們才是…)

麥劍平:(看來我們今天也沒有可能就此事得到妥協的,倒不如就在武藝上定高下吧!)正當他運功的時候,忽然全身乏力,人也隨之而倒在地上。(呀…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為何會這樣呢?)

武民槍:(平師弟…你沒有事嗎?)他想走上前把平扶起來的同時,自己也隨之而倒下來。

房孝:(哈哈…你們現在一定是全身乏力,不能運功是嗎?)

武民槍:(豈有此理,你究竟在玩甚麼把戲?)

麥劍平:(為甚麼會這樣呢? 究竟我們在甚麼時候中毒呢?)

房孝:(你們曾經接觸過凌靜的屍體,我早已經將毒灑在她的屍身上。)

麥劍平:(你這種卑鄙小人,明知道不是我們的對手,便想到暗箭傷人。)

房孝:(當然…我是絕對不會拚一場沒有把握的仗,現在要解決你們,確是易如反掌了。)

武民槍:(原來那封預知將會發生事情的信函,是你寫給我的是嗎?)

房孝:(哈哈…怪不得沐巧兒對你如此堅貞,你真是很聰明; 確是我故意將你們引出來而執筆的…)

麥劍平:(但是信函內的筆跡確是與小師妹的筆跡很相近…怎會是你寫呢?)

房孝:(別遺忘…要剷除你們之前,我必需要得到郡主的同意; 所以我便請郡主代勞,這樣誤導你們,卻是來得神不知鬼不覺了。)

麥劍平:(武師兄…是我連累了你,若不是我堅持要取回師傅的遺體,好好安葬; 便不會…)

武民槍:(平師弟…你我本是名門正派之弟子,何需要說這些說話呢?)

麥劍平:(可是…我對不起你們武當,對不起巫掌門; 就連巧兒…我也對不起她…)

武民槍:(小師妹由始至終都沒有怪你,若不是她便不會替你?瞞一切,寧願自己受委屈。)

麥劍平:(這個時候,我最想念的人,除了自小投靠的青松派師傅外; 就只有巧兒…)

武民槍:(我也是…如果能夠在我臨死前,能夠再見小師妹一面; 我便死而無憾了…)

房孝:(可是…沐巧兒早已經被你迫走了,所以今天的一切是你一手造成的,別再埋怨其他人。)正當他揮劍殺槍的時候,忽然被暗器所傷,於是慎怒的問道。(是誰? 竟敢在戲弄我?)他再次揮劍的時候,又再次被暗器擊中,是次他有點眉目的說道。(原來是妳…藏頭露尾算甚麼名門正派的弟子呢?)忽然他被掌摑,他慎怒的說道。(豈有此理,竟敢胡亂掌摑我; 妳馬上替我滾出來…)

沐巧兒:原來真是她(我只懂行出來,如何滾出來呢?)

武民槍:他們兩人驚訝兒的出現道(小師妹…)

麥劍平:他們兩人驚訝兒的出現道(巧兒…)

房孝:(真是妳…原來妳一直跟蹤著我是嗎?)

沐巧兒:(我沒有必要回答你,你狗口長不出象牙,剛才的兩巴是我替已故先師教訓你的。)

房孝:(荒謬…妳竟敢說我狗口長不出象牙? 一定是活得不耐煩了…)

沐巧兒:(究竟是我活得不耐煩? 還是你自己活得不耐煩呢?)

房孝:(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沐巧兒:(身為武當弟子,必先以康扶正道為己任; 可是…相信今天我需要大開殺戒了…)

房孝:(妳想殺我,簡直荒謬…)

沐巧兒:(究竟是荒謬? 還是你寧死不願悔改呢? 別遺忘…曾經你也是我的手下敗將…)

房孝:(別遺忘…郡主已經將…)

沐巧兒:(剛才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不是嗎?)

房孝:(好…那就要較量後才知道了…)不到十招他已經被兒打倒地上吐血(想不到…妳失蹤至今,武藝竟然進步神速; 究竟…)

沐巧兒:(將解藥交出來,只要你願意悔改,我可以堯你不死。)

房孝:(哈哈…可是妳可以堯過我的性命,郡主卻不會堯恕我的。)說畢他竟自刎而死…

沐巧兒:她走上前將兩顆丹藥分別給槍與平說道(先把它吃下,回武當後再運功療傷。)

麥劍平:他醒來的時候看見兒坐著便說道(巧兒,妳知道嗎? 自從妳離開武當之後,武師兄一直都沒有笑容; 他很想念妳,妳有沒有與他…)

沐巧兒:她冷酷的說道(沒有…自從市集回來之後,我一直在這裡,沒有離開過半步。)

麥劍平:(為甚麼? 妳一直沒有看過武師兄的傷勢嗎? 難道妳一點也不關心他嗎?)

沐巧兒:(可惜…一切已經太遲了,你是否已經將師傅臨終前的吩咐全告訴他呢?)

麥劍平:他點頭答道(是呀…我誤以為是武師兄把妳迫走的,所以才坦言告訴他一切。)

沐巧兒:(為何這麼傻呢? 既然我已經離開武當,根本就不會再有人知道當天晚上發生的一切。)

麥劍平:(但是…我不希望看見妳與武師兄分離,巧兒…武師兄真的很喜歡妳。)

沐巧兒:(別再說下去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說畢她離開平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