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五回

 

沐巧兒:她把彤的孩兒抱起來說道(二師兄…宣彤說得對,孩兒是無辜的,我希望將他帶回武當。)

司徒迅:(我已經沒有面目再見師傅了,不過小師妹請放心,二師兄答應妳的事情,一定會辦到。)

巫宇槐:(就這樣…徒迅保護妳回來武當山是嗎?)

沐巧兒:(師傅…事情不但發展到如此,在路上我與二師兄已經發現公孫鈴眾人。)

麥劍平:(難道他們退兵也與你們倆人有著直接關係嗎?)

沐巧兒:(是二師兄冒死,把公孫鈴的勇士,差不多殺掉三分之二,所以他們才迫於無耐退兵。)

巫宇槐:他把倒在大殿上的迅扶起來說道(徒迅…你怎樣? 待為師替你療傷好嗎?)

司徒迅:(師傅,不用了,徒兒支持不下了,別再浪費你的功力; 師傅,你不需要替徒兒感到傷心,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果報; 徒兒根本就是一名淫賊,既與宣彤發生關係在先,卻竟然存心侵犯小師妹在後,幸得大師兄及時出現阻止,才沒有犯下彌天大禍; 可是自己慒然不知道,宣彤竟然利用一個與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腹中孩兒,迫我背叛武當,從而走上不歸路; 師傅,徒兒壞事做盡,本已經不得好死,但是宣彤的孩兒確是無辜的,他已經失去親生父母,我懇求師傅將他收留。)

巫宇槐:(好…為師答應你…一定會將他撫養成人,並會教導他要做一個頂天立地之人。)

司徒迅:(多謝師傅…大師兄…迅師弟一生未曾求過任何人; 今日師弟大膽求你最後一件事情…)

武民槍:他擁著迅說道(迅師弟即管說出來,大師兄一定會替你辦到的。)

司徒迅:(我知道你很喜歡小師妹,往後就希望大師兄好好照顧小師妹…可以嗎?)

武民槍:(當然可以…往後我一定會好好愛護小師妹,你放心…)

司徒迅:(那麼我便真的可…以放心…)說畢他便死在槐與槍的懷內…

沐巧兒:她擁著彤與雨的遺孤說道(二師兄是因為阻止公孫鈴的勇士攻打武當,在途中將眾人伏擊至死,可是師兄卻身受重傷,是次武當幸保不失,也是得二師兄力戰到底; 現在他為武當力戰身亡,巧兒希望師傅大發慈悲,能夠讓二師兄在武當山入土為安。)

麥劍平:他卻理直氣壯的說道(巧兒,妳又豈能感情用事呢? 迅師兄曾經背叛武當,不該…)

凌靜:她卻勸諫道(劍平,巧兒所言甚是,是次全賴司徒迅,武當才不至於生靈徒炭。)

沐巧兒:(二師兄最終都接受我的勸諫,再者他由始至終也沒有做出傷害武當的事情。)

武民槍:(師傅,小師妹之言確實如此,你可否卸免迅師弟的罪呢?)

沐巧兒:(師傅,徒兒沒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可以讓二師兄入土為安; 難道這樣也有錯嗎?)

巫宇槐:(好…為師就答應你們,將徒迅的名聲恢復過來。)

武民槍:他們倆人立即跪在地上異口同聲說道(多謝師傅…)

沐巧兒:他們倆人立即跪在地上異口同聲說道(多謝師傅…)

麥劍平:他卻走到行與芙的跟前質問道(你們倆人出賣青松派有沒有感到可恥呢?)

連楚行:(郡主能夠給予我們的一切,又豈止於青松派的東西呢?)

丁敏芙:(師傅一直對你疼愛有加,你當然沒有想過離開,但是我們卻不同了。)

凌靜:(其實為師一直都沒有偏袒於劍平,只是你們認為如此; 難道就因為這個原因,便可以賣我們嗎?)

丁敏芙:(師傅,我是妳晚年最後收的徒兒,但是妳可曾為我想過任何東西呢?)

凌靜:(對啊…妳是為師晚年最後收的徒兒,我對妳期望相對也很大; 可是…)

丁敏芙:(可是妳從來沒有顧及我的感受,只懂將上乘之武藝教予二師兄。)

凌靜:(在你們心目中原來為師就是這種人嗎? 你們憑良心說…可能你們也不知道,為師教你們三人之武藝,其實是各有不同的; 難道你們沒有注意到嗎? 在你們對敵之時,你們各人之武藝均會被發揮出來,你們三人所習之武藝,其實是為師以不同之程度傳授於你們的,所以你們三人均不能以自己所學之武藝,去戰勝對方或敗於對方之下; 可惜你們卻完全不知道為師對你們之苦心,遵照青松派之門規,你們不但背叛師門,還出賣師門,導致青松派毀於你們手上; 你們實在難辭其咎,依門規你們已經是死罪了。)

麥劍平:(師傅,妳要將大師兄與三師妹以門規治罪嗎?)

凌靜:(但願此事不是我執行,可是…事實卻是如此…楚行…敏芙,你們可曾有後悔過呢?)

連楚行:(既然我早已經選擇這條路,也就沒有再想過要回頭; 既然今天落在你們的手中,要如何處置,那就悉隨專便吧!)

武民槍:(果然是一名硬漢子,可惜卻不慎被朝廷利用,才導致如此的下場; 可惜…)

凌靜:(敏芙,妳可曾因為自己犯過的罪行已感到後悔呢?)

丁敏芙:(正如大師兄所言,既然已經選擇這條路,我已經無法再回頭了。)

凌靜:(那麼就別怪為師了…)她走到倆人面前,親手送他們倆人最後一程。

麥劍平:(大師兄…三師妹…師傅,妳真是親手把他們倆人…)

凌靜:(劍平,既然他們至死也沒有悔過,如果我放生他們; 怎能與青松派的人命交待呢?)

巫宇槐:(現在我們需要面對的人,相信就只有公孫鈴; 不過要對付此人,恐怕我們力有不遞。)

武民槍:(師傅所言甚是,因為公孫鈴身旁實在有太多高手,一時間我們未必能夠全部應付自如。)

凌靜:(相信是次若不是得到司徒迅的犧牲,相信武當定必成為下一個青松派了。)

麥劍平:(師傅,那麼現在我們到底需要怎樣做呢? 是否應該離開武當山呢?)

沐巧兒:(絕對不能,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是絕對不會捨下武當而離開的。)

武民槍:(小師妹說得對,如果公孫鈴硬要攻打武當,我們定必與武當共存亡。)

巫宇槐:(為師很高興,民槍與巧兒也有如此的決心; 只是我不希望連累無辜,凌掌門…)

凌靜:(我知道巫掌門想說甚麼,你是否想我與劍平在此時離開武當呢?)

巫宇槐:(凌掌門…希望妳會明白老夫的意思…)

凌靜:(我就是明白巫掌門的意思,你不希望因公孫鈴之事,禍及我與劍平; 但是…當初若不是得到巧兒的悉心照料,與及巫掌門割愛之靈丹,恐怕老身與劍平早已經魂歸地府了; 所以即使是與公孫鈴力戰到最後一刻,我與劍平仍然是不會退縮的。)

麥劍平:(巫掌門…如果在這個時候,我與師傅兩人離開; 那起不是對不起天地,你就容許我們師徒兩人與武當一起迎戰公孫鈴好嗎?)

武民槍:(師傅,既然凌掌門與平師弟願意留下來,與我們一起並肩作戰; 那麼就讓他們留下來好嗎?)

巫宇槐:他無耐點頭說道(好…我現在執書,安排將信函分批送予各大門派,希望他們收到的時候,願意前來助我們武當一臂之力。)

武民槍: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看見兒坐在花園裡,於是問道。(小師妹還未就寵嗎?)

沐巧兒:她喜見槍便微笑搖頭答道(還未…因為我睡不安寧,所以出來走走…)

武民槍:(曾幾何時,小師妹就是在這裡發生事情的。)

沐巧兒:她愕然的反問道(大師兄怎會知道呢? 難道是劍平哥哥告訴你嗎?)

武民槍:他微笑點頭說道(是…平師弟告訴我,當天晚上就是在這裡,親眼看著妳哭得很厲害,之後便吐血,接著便暈倒; 平師弟還將小師妹對他明言的一切,全告訴了我,此時我才得悉,原來自己一直錯怪了小師妹; 眼看著妳趟在床上,我的心感到痛心疾首,還詢問自己為何要將妳傷害成這個樣子,每天均要見妳一面,才能入睡; 直到妳無緣無故失蹤之後,我的心可說是被刀刺般的痛楚,我一直憂心自己不能再與妳相見,剛巧遇上公孫鈴決定攻打武當; 我更加不知道究竟先尋找妳的下落還是先處理武當發生之事情呢? 原來兩者在我心目中均是如此重要的。)

沐巧兒:她害羞得臉頰通紅說道(我認識的大師兄,從來都沒有這樣跟我說話的。)

武民槍:他也自嘲道(是啊…我從來都沒有跟任何女子這樣說話的,除了…小師妹…妳…)

沐巧兒:她將親手造的玉佩送予槍道(大師兄…這是我親手造來送給你的…)

武民槍:他接過兒的玉佩便立即掛在身上說道(小師妹在甚麼時候花上這些心思呢?)

沐巧兒:(就是被二師兄擄到公孫鈴密室的時候,每天我在打坐及運功,餘下時間便…)

武民槍:他走上前擁抱著兒說道(巧兒,妳放心…往後我絕對不會再讓妳受到任何傷害的。)

沐巧兒:她卻伏在槍的懷內說道(巧兒願意與大師兄同生共死…只要我們永遠珍惜彼此…)

武民槍:(我相信我們還有很長很遙遠的日子,妳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他與兒卻沒有想過,一切竟被站在一角的平全看在眼裡。

凌靜:忽然她站在平的背後叫道(劍平,是否內心有一種不能接受的感覺呢?)

麥劍平:(師傅,我與巧兒自小便青梅竹馬,只是沒有想過她只視我為哥哥般看待。)

凌靜:(劍平,自從你拜入為師門下,向來做事也是循規蹈矩; 巧兒的意中人,其實一直以來就只有民槍,此點大家都是知道的; 你就放輕下來,別再想此等事情吧!)

麥劍平:(但是我總感到巧兒…她為甚麼…總是…難道我一點也比不上武師兄嗎?)

凌靜:(劍平,你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鑽進牛角尖裡了; 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麥劍平:(我明白…巧兒喜歡的人是武師兄,我又豈能勉強她喜歡我呢?)

凌靜:(你明白就好了,正如司徒迅…他喜歡巧兒,可是卻不能得到巧兒的相向,最終…)

麥劍平:(師傅,請放心,徒兒往後絕對不會只顧著兒女私情,一定會替妳光復青松派的。)

沐巧兒:她看見平還未就寵,於是走上前詢問道。(劍平哥哥…還未就寵嗎? 是否有心事呢?)

麥劍平:他微笑的說道(不能與妳一起,算不算是有心事呢?)

沐巧兒:她也微笑說道(我相信劍平哥哥自小與巧兒青梅竹馬,早已經知道巧兒的心事是嗎?)

麥劍平:(那就當然,若不是…我便不會如此輕易放棄,誓必要與武師兄爭奪到底。)

沐巧兒:(劍平哥哥…我們目前最需要對付的人,是否就是公孫鈴呢?)

麥劍平:(以巧兒如此聰穎之人,早已經想到; 難道還需要詢問我來認同嗎?)

沐巧兒:(但是公孫鈴身邊有很多高手,要對付她也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麥劍平:(如果要數公孫鈴身邊的高手,現在只餘下一個房孝,此人相信巧兒應付綽綽有餘。)

沐巧兒:(但是…我們還不知道,公孫鈴是否還有再派奸細進入我們武當。)

麥劍平:(奸細…原來巧兒一直懷疑武當山有奸細是嗎?)

沐巧兒:她點頭答道(對的…如果武當沒有奸細,我相信那天公孫鈴不會如此輕易便找到上山的路; 幸得二師兄機靈,削弱了她接近三分之二的兵力,否則…恐怕我們也未能突圍…)

麥劍平:(是啊…雖然迅師兄曾經對妳有侵犯之心,但畢竟最後他都答應妳的要求。)

沐巧兒:(其實自從回來武當與大師兄一起習武開始,我的心就好像給了他一樣。)

麥劍平:(武師兄也曾經跟我這樣說過,他說自那次被巫掌門逐出武當,妳替他求情的一刻開始,他早已經喜歡上妳了; 直到他親眼看見迅師兄想侵犯妳的時候,他跟我說…心裡簡直有一種想把迅師兄殺掉的感覺; 期後我們發現妳無故失蹤,情況更是不妙,武師兄好像失去了方向般,又變得六神無主,心裡總是想著…究竟先把妳尋回來…還是先對付公孫鈴等人呢?)

沐巧兒:(他並沒有跟我說這麼多的事情…想不到…原來他…)

麥劍平:(巧兒,武師兄始終是武當的大弟子,而且從來沒有與其她的姑娘說過如此的說話; 試問他又豈能隨便跟妳說呢? 再者他知道,在我重傷的時候,知道我需要妳在我身旁。)

沐巧兒:(人就是這樣的,如果二師兄能夠懸崖勒馬,便不會落得如此的下場。)突然有人將劍項於她的頸上,她驚訝的追問道。(是誰?)回頭一看原來是她…(凌掌門…想不到真是妳?)

凌靜:(巧兒,世間上確是有很多的事情是意想不到的…告訴我,剛才妳進我的房間,究竟有甚麼事情? 還有妳將我房間的物件拿走…立即交還給我…)

沐巧兒:(凌掌門…請恕晚輩辦不到,我要將找到的證據交予師傅定套。)

凌靜:(妳確是很聰明,而且早已經對我起了疑心是嗎?)

沐巧兒:(凌掌門…這只有怪妳自己,若不是親眼看著妳狠心清理門戶,也不會令我起疑心。)

凌靜:(難道我清理門戶也是不該嗎? 連楚行與丁敏芙根本就是青松派的叛徒…)

沐巧兒:(可是…最該死的人應該是妳,而不是他們,他們只是妳的代罪羔羊。)

凌靜:(別再說了,我告訴妳,刀劍無眼,我也不希望傷害妳; 只要將妳剛才找到的…)

巫宇槐:他們兩人見狀便緊張的追問道(凌掌門…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武民槍:他們兩人見狀便緊張的追問道(凌掌門…先把小師妹釋放…)

凌靜:(沐巧兒…妳的計謀終於成功了,妳就是希望我將身份暴露於你們眾人面前。)

沐巧兒:(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不過妳自己幹過甚麼事情,相信只有妳自己最清楚。)

凌靜:(妳別再在此胡言亂語,否則我的劍無眼,小心就在妳的頸項上擦身而過。)

武民槍:(凌掌門…有甚麼事情我們可以慢慢談,請妳先將小師妹釋放。)

凌靜:(我有一件重要的東西被她從我的房間中拿走,我一定要取回。)

巫宇槐:(巧兒,妳為何會走到凌掌門的房間裡? 還把她的物件取走呢?)

沐巧兒:(凌掌門…妳想自己回答我師傅的問題? 還是由我代妳回答呢?)

凌靜:(我與妳任何一人回答也不是甚麼的問題,我承認…我就是公孫鈴派來武當的奸細…)

麥劍平:他對靜的回應感到晴天霹靂(師傅,怎會如此? 原來巧兒懷疑的人就是妳?)

凌靜:(是又如何? 劍平…你知道嗎? 我也是迫於無耐的,身為青松派的掌門,我得到甚麼?)

麥劍平:(師傅,妳自小就教導我們要維護正義,即使殺人也該為該死的人而殺。)

凌靜:(夠了…這一切我都不希望再聽了,沐巧兒…將妳手上的東西交還給我。)

武民槍:(小師妹,將妳手上的東西交還給她…)最終兒將物件交還靜(妳可以釋放她?)

凌靜:她將兒推倒槍的懷內說道(我們今日就此一別,後會有期。)

武民槍:他擁著兒追問道(小師妹,妳沒有事嗎? 妳怎會走進她的房間裡呢?)

麥劍平:(巧兒,原來妳一直暗示武當有奸細,其實就是我師傅是嗎?)

沐巧兒:她點頭答道(是…其實自從連師兄與丁師姐被處決後,我就一直懷疑她。)

巫宇槐:(巧兒,既然妳早已經知道武當有奸細,為何一直沒有說出來呢?)

沐巧兒:(我不希望打草驚蛇,所以並沒有跟你們提起此事。)

武民槍:(這與自尋死路又有何分別呢? 剛才若不是我們及時出現,恐怕…)

沐巧兒:(對不起…師傅,大師兄…往後我絕對不會如此的…)

巫宇槐:(巧兒,妳需要明白,為師並不是要責怪於妳; 只是…不過事情總算告一段落。)

麥劍平:(事情還未告一段落的,巧兒…妳可否告訴我,究竟在師傅的房間找到了甚麼呢?)

沐巧兒:(其實我甚麼也找不到,只找到一封由公孫鈴親筆寫給凌掌門的書信。)

麥劍平:(可否告訴我當中的內容呢?)

沐巧兒:(內容是這樣的…)她邊憶述邊慢慢說道…

 

致:已沒落之青松派凌掌門 凌靜台監

需知道青松派已被我們朝廷徹底剷除,雖說青松派是妳畢生的心血,但是最終也未能保它的周全; 究竟有沒有想過當中的原因呢? 除了妳的大弟子連楚行與幼弟子丁敏芙出賣青松派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倆人均明白到,在我這裡得到的東西較青松派的更加多,所以當我決定游說他們倆人的時候,他們倆人立即答應我的要求,自從將青松派剷除之後,他們的心裡從沒有感到一點點之婉惜; 妳知道是甚麼原因嗎? 很明顯他們對青松派的心已經再沒有了,故妳別自以為可以光復青松派,在江湖上青松派將永遠消失於世上,餘下的就只有我們朝廷最大之勢力; 凌掌門…本郡主知道妳的武藝深藏不露,若不是也不會教出三名各有所長的愛徒,如果凌掌門願意的說話,可以轉投我們朝廷,替我們辦事,這較於妳在江湖上之地位更見一籌,需知道現在的形勢,讓妳繼續留於武當山也沒有甚麼大之作為; 那麼為何不好好考慮我的見議呢? 還有…本郡主可以答應妳,只要妳願意改投朝廷,我便立即封妳為軍師,這樣的交換妳想想是否感到滿意吧! 若然妳真的答應改投我們,希望妳將武當山掌門巫宇槐的人頭帶來。

期待妳的好消息…祝…順利…

公孫鈴

 

沐巧兒:(我所看見的內容就只有這些,其它的文字在凌掌門衝進來的時候,再不能細閱了。)

巫宇槐:(哈哈…原來為師的頭顱也是如此價值不非啊! 竟然要我的人頭來交換?)

武民槍:(我簡直不能相信,凌掌門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巫宇槐:(青松派是她畢生的心血,是次失手,對她造成的打擊,相對也是甚大的。)

沐巧兒:(難道正因為這個打擊,便要改投公孫鈴嗎? 她是江湖上名門正派之敵人啊!)

武民槍:他看見平默不作聲,於是說道。(小師妹…或許凌掌門有難言之?呢?)

沐巧兒:(大師兄…我不明白她有甚麼難言之?? 我只知道二師兄也是被公孫鈴簡接害死的…)

巫宇槐:(巧兒,別再說下去,人已經死了,她亦已經離去了; 此事就別再提起吧!)

麥劍平:突然他說道(即使不再提起此事,但是事情也沒有因此而被遺忘的。)

武民槍:(平師弟…你別胡思亂想,這只是凌掌門個人之事,我們是絕對不會…)

麥劍平:(武師兄…此又豈會是師傅個人之事呢? 我們是同一個派別出來的…)

武民槍:(平師弟…我很明白他內心所想的,但是…你千萬別衝動; 否則…)

麥劍平:(我當然不會貿貿然前往找他們,武師兄可以放心; 我只是不明白…她為何要欺騙我?)

巫宇槐:(劍平,世間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不容我們去思考的,或許就連凌掌門也不希望發生此事。)

麥劍平:(她完全明白我們究竟身處甚麼的環境,可是她卻完全沒有想過任何後果。)

武民槍他走上前搭著平的肩膀安慰道平師弟放心事情終有一天會被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