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三回

 

青松派被滅,眾弟子流離失所,幸得武當掌門槐收留,才有容身之所。

 

武民槍:他與兒在山腰詳談的時候,忽然傳來眾聲音。(小師妹…妳是否聽到些聲音呢?)

沐巧兒:(是啊…是劍平哥哥的聲音,好像是從山下傳來的,我們前去看看。)

麥劍平:他從遠處看見槍與兒便叫道(武師兄…巧兒,救命呀…快點救我們吧!)

沐巧兒:(大師兄…是劍平哥哥與凌掌門,後面還有一隊官兵,先將他們救回山上。)

麥劍平:正當眾人想殺他與靜的時候,幸得槍與兒出手相助。(武師兄…巧兒…救命…)

武民槍:(小師妹,先將他們送上大殿; 平師弟…凌掌門…看來你們的傷勢頗重…)

沐巧兒:經過槐的真氣後,她便立即追問道。(師傅,凌掌門與劍平哥哥的傷勢怎樣呢?)

巫宇槐:(他們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內傷極重,需要一段長時間好好靜養。)

武民槍:(師傅,究竟是甚麼人可以將他們重傷呢?)

巫宇槐:(他們兩人正正就是敗於青松派的獨門武藝之上,那就是自相殘殺了。)

武民槍:(自相殘殺? 難道是連楚行與丁敏芙出手傷害自己的同門嗎? 如此大逆不道…)

巫宇槐:(初步是這樣推斷,要知道進一步的事情,相信要待他們甦醒過來便清楚了。)

武民槍:(師傅,你剛才將真氣輸進凌掌門及平師弟裡,先行好好休息,這裡就交給我們吧!)

巫宇槐:他點頭說道(好的…巧兒,他們兩人的食物,由妳負責; 民槍,他們的安全就交予你。)

沐巧兒:他們異口同聲的答道(徒兒尊命…)

武民槍:他們異口同聲的答道(徒兒尊命…)

巫宇槐:(還有…你們有沒見過徒迅呢? 為甚麼數天也沒有他的蹤影呢?)他看見槍與兒面有難色,於是繼續追問道。(是否曾經發生一些為師不知道的事情呢? 告訴我…究竟武當發生甚麼事情?)

武民槍:他立即跪在地上說道(師傅,徒兒不孝,武當確是曾經發生事情,只是徒兒一直沒有…)

沐巧兒:她同時間也跪在地上解釋道(師傅,事情與大師兄無關的,你要責罰,就責罰我吧!)

巫宇槐:(我還未知道甚麼事情,你們倆人便搶著承擔責任,看來一定是很嚴重的事情是嗎?)

武民槍:(師傅,其實早前徒兒親眼看見…迅師弟企圖想…侵犯小師妹…)

巫宇槐:(甚麼? 武當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簡直混帳…那個蓄牲; 你們為甚麼一直不告訴我?)

沐巧兒:(師傅,是徒兒不好,因為不希望你老人家憂心,所以要求大師兄替我?瞞此事。)

巫宇槐:(那麼…那個蓄牲…現在…究竟在那裡?)

沐巧兒:(自從那次有人送信來給他,他應約外出之後,便一直沒有回來。)

巫宇槐:(真是混帳,想我武當竟然出這種不肖的蓄牲。)

 

當靜與平甦醒過來之後,便將一切道出來,原來青松派曾經被朝廷官兵圍攻,得到行與芙的屢應外合,青松派被朝廷打得落花流水,結果平誓死保護靜從密室的通道離開青松山,想不到滅絕人性的行將密室的秘密告知孝與彤,將他們兩人窮追不捨,平以堅定的意志,終於將靜帶到武當山下,幸遇上槍與兒才成功撿回一命; 當他們一直昏迷不醒的時候,平得到兒悉心的照料,身體與武藝均日漸恢復過來,並與靜將當日在青松山發生的一切告訴槐,眾人始知原來迅失蹤的原因,就是因為與朝廷的彤搭上,更得悉彤已身懷迅的骨肉,故利用他唯命是從,或許朝廷下一個目標就是武當山也說不定; 槍將兒對平的悉心照料全看在眼裡,心裡感到痛苦難耐,原來外表冷傲的他,早已對眼前的小師妹傾心不已,他開始害怕終有一天會失去兒,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表白自己的心意,再加上論江湖規矩,槍絕對不能在平需要兒的時候,毅然將兒搶過來自己身旁的,這實在有遺自己的良心。

 

武民槍:他看見兒送藥後坐在涼亨裡便安慰道(放心…平師弟一定會沒有事的…)

沐巧兒:她喜見槍便說道(原來是大師兄,你還未就寵嗎?)

武民槍:(連日來妳只顧著照料平師弟的傷勢,小心自己的身體。)

沐巧兒:她微笑的說道(我會小心,多謝大師兄關心。)

武民槍:(我關心妳的又豈衹這些,只是有些事情是妳不知道的。)

沐巧兒:她不知不覺在平的床頭睡著了,忽然感覺到平的手在動,於是高興的問道。(劍平哥哥,你終於醒過來; 你怎樣? 我立即知會師傅…)正當她轉身的時候,忽然看見槍站在門外。(大師兄?)

武民槍:(妳就在這裡照料平師弟,讓我知會師傅前來。)

巫宇槐:經他把脈後便說道(哈哈…巧兒的藥果然名不虛傳,想不到劍平的傷勢會那麼快速好起來。)

麥劍平:(有勞巫掌門,是次確是帶給武當…麻煩不少了。)

巫宇槐:(大家均是一家人,別說這些說話吧! 其實論辛苦的人不是該是,是巧兒才是。)

武民槍:(是啊…平師弟,在你昏迷不醒的時候,小師妹日夜照料你的用藥,不眠不休。)

麥劍平:他捉緊兒的手說道(巧兒,對不起,辛苦妳了…)

沐巧兒:她微笑說道(劍平哥哥別如此客氣,你是我的恩人,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

麥劍平:(巫掌門…請問家師的情況如何呢? 她傷得重嗎?)

巫宇槐:(她仍在昏迷不醒,不過我相信她的傷勢已經慢慢好起來,你放心吧!)

武民槍:(平師弟…究竟你與凌掌門發生甚麼事情呢? 為何會負傷來到武當山下呢?)

麥劍平:(是公孫鈴派房孝及宣彤前來青松派搗亂,但是想不到青松派竟然出了兩名叛徒,就是大師兄連楚行與師妹丁敏芙,他們倆人出賣師傅與我,本來我與師傅在秘密通道,可以順利離開青松山的,可是因為他們告密,我與師傅步出通道,就被司徒迅圍剿; 結果師傅被重傷,當時我顧不及這麼多,便與師傅殺出去,沿山路負傷來到武當山下,幸好遇上武師兄與巧兒,若不是…恐怕…)

巫宇槐:(原來司徒迅這個蓄牲已經改投朝廷,怪不得他失蹤多時。)

麥劍平:(我聽官兵說過,原來宣彤懷有司徒迅的骨肉,所以才得到司徒迅的幫助。)

武民槍:(豈有此理,司徒迅這個無恥之徒,在不久前還想侵犯小師妹,想不到原來早已經…)

麥劍平:他驚訝槍的說話,於是緊張的追問道。(巧兒,武師兄所言是真的嗎? 妳有沒有事呢?)

沐巧兒:她微笑搖頭答道(幸得大師兄路過,否則…現在我已經沒有事了…)

麥劍平:(武師兄…多謝你救回巧兒,待我康復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

武民槍:(平師弟…巧兒也是我的小師妹,我有責任保護她的,你不必言謝。)

巫宇槐:(劍平…你先好好休息,巧兒…妳繼續照料劍平的用藥; 民槍…你跟我來…)

武民槍:來到槐的靜室他便詢問道(未知師傅有何吩咐呢?)

巫宇槐:(民槍,你自小就在武當山長大,在為師面前,你從來沒有說謊是嗎?)

武民槍:(師傅待我恩重如山,較我生父母更加偉大; 民槍對師傅絕對不會有任何?瞞之事…)

巫宇槐:(那麼為師問你,你要老實回答我; 你究竟是否喜歡上巧兒呢?)槍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他繼續說道。(從剛才劍平捉著巧兒雙手的一刻,為師一直看見你心不在焉; 為師想你親口告訴我。)

武民槍:他立即跪在地上說道(師傅,請原諒徒兒,我…確是早已經喜歡上小師妹…)

巫宇槐:(是否就在那次巧兒被徒迅侵犯的時候開始呢?)

武民槍:(不是…早於與小師妹一起練功的時候,徒兒已經喜歡上她。)

巫宇槐:(巧兒是否已經知道此事呢?)

武民槍:(在迅師弟侵犯她的那個晚上,她從迅師弟口中得知此事的。)

巫宇槐:(她的反應如何呢? 有沒有接受你呢?)

武民槍:(她一直沒有向我明言,不過自從平師弟上山後,小師妹日以繼夜照料著他,其實我也心裡明白; 所以沒有再向小師妹表明自己的心事。)

巫宇槐:(民槍,起來吧! 為師不會怪你,巧兒確是一位聰穎的女子,你喜歡她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巧兒心裡所想,這樣只會自尋煩惱的; 你明白為師的意思嗎?)

武民槍:(徒兒明白,但是…徒兒一直都沒有喜歡過任何女子,沒想到小師妹的出現; 竟然…)

巫宇槐:(當然你自小就在武當山長大,見的均是眾師弟,對突如其來的巧兒,無疑是令你心動的; 依我看巧兒,也不會對關係胡亂不清的,相信假以時日,她定必有所決定的。)

武民槍:(師傅,一直以來,小師妹的一舉一動均令我不能忘懷。)

沐巧兒:她坐在平的床旁向他奉藥更安慰道(劍平哥哥…你放心,凌掌門一定會很快康復的。)

麥劍平:他捉著兒的手說道(巧兒,這段時間委屈妳了; 除了照料師傅以外,還要照料我。)

沐巧兒:(劍平哥哥為何這樣說呢? 其實侍候你與凌掌門,只因我們有緣,不需要感到歉疚。)

麥劍平:(若不是武師兄坦言,我也不知道妳曾經受到司徒迅的屈辱。)

沐巧兒:(事情早已經過去了,就別再提起吧! 而且當時大師兄已經替我出頭了,你就別再…)

麥劍平:(這又豈能相提並論呢? 武師兄是妳的大師兄,正如他所言,他有責任好好保護妳; 但是我卻曾經向妳承諾,不會讓妳受到任何傷害,所以對不起妳的人該是我; 妳明白嗎?)

沐巧兒:(晚了…劍平哥哥先行休息,我明早再來。)當她經過花園的時候,看見槍呆坐著,於是走上前詢問道。(大師兄…這麼晚你還未就寵嗎?)

武民槍:(原來是小師妹…我睡不安寧,所以坐在這裡; 妳是否剛剛離開平師弟的房間呢?)

沐巧兒:她微笑點頭答道(是啊…大師兄是否有甚麼心事呢? 未知巧兒可否以替你分憂呢?)

武民槍:(相信妳幫不上忙了; 自從凌掌門與平師弟上山後,小師妹已經很勞累了。)

沐巧兒:她微笑說道(當然不是,我的精神很好,大師兄不必憂心。)

武民槍:(小師妹應該會明白大師兄的意思,妳…就好好照料平師弟的傷勢吧! 我回去休息…)

 

一個月後…經過兒的悉心照料,靜與平的傷勢終於慢慢恢復過來,兒也可以鬆一口氣,此時正當兒想找槍的時候,槍對兒的態度竟然與前者截然不同,令兒不知所措; 此時平向兒表白,始知原來兒一直只視自己為哥哥般,完全沒有任何男女之情,雖然平感到失望不已,但是他為了讓兒活得開心快樂幸福,完全沒有怪責兒的決定。

 

巫宇槐:(凌掌門…劍平…想不到在短短一個月內,你們的傷勢可以如此快速恢復過來?)

凌靜:(老身謝過巫掌門能夠給予我與劍平容身之所,更加有賴巧兒姑娘對老身的照料。)

沐巧兒:(凌掌門過譽了,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 大師兄…你說是嗎?)

武民槍:可是他卻回應道(這都是小師妹…的功勞,怎能要大師兄認同呢?)

沐巧兒:她對槍的回應感到愕然不已(大師兄…你剛才說甚麼?)

武民槍:他再次明言道(小師妹…大師兄的意思是,妳喜歡幹甚麼便甚麼; 師傅,徒兒需要外出練功,先行告退了; 凌掌門…平師弟…失陪了…)

沐巧兒:眼看著槍不理會自己,她也跟隨外出的說道。(師傅,巧兒陪大師兄外出練功,失陪了…)

武民槍:他看見兒追著自己,便厲言的詢問道。(妳跟隨著我幹甚麼?)

沐巧兒:(大師兄…每天練功,都是巧兒陪伴在旁照料的; 有何不妥呢?)

武民槍:(從今天起往後妳都不再需要陪伴我了,應該是說…我不再需要妳了…)

沐巧兒:她驚訝槍的說話,於是追問道。(大師兄…是否巧兒做錯甚麼事情呢?)

武民槍:(妳並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只是有些事情終於讓我想通了。)

沐巧兒:(大師兄…你昔日都不是這樣待巧兒的,我相信一定是巧兒做錯事情; 你告訴我好嗎?)

武民槍:他惡言的說道(沒有…我已經說過沒有,妳…很令我感到討厭; 妳明白嗎?)

沐巧兒:(甚麼? 你說…我令你感到討厭? 原來大師兄已經對巧兒改變了是嗎?)

武民槍:(是啊…)兒聽罷便立即離開叢林…他本想追上去,可是卻抑制著自己…

麥劍平:他經過花園的時候,看見兒在哭,他緊張得走上前追問道。(巧兒,妳為甚麼會在這裡呢哭起來呢? 告訴劍平哥哥…是否有人欺負妳呢?)

沐巧兒:她搖頭答道(劍平哥哥…沒有人欺負巧兒,這裡有大師兄保護我,又有師傅疼愛我; 又怎會有人欺負我呢?)

麥劍平:(巧兒,如果發生甚麼事情,妳一定要告訴我; 其實妳都應該知道,劍平哥哥很早的時候已經喜歡上妳,只是一直苦無向妳表白的機會; 所以我曾經向妳承諾…)

沐巧兒:未待平說畢,她已經搶著說道。(劍平哥哥…我想你誤會了,其實巧兒自小到現在,均只視你為哥哥般,根本就沒有越軌的思想,希望劍平哥哥明白。)

麥劍平:(甚麼? 原來妳一直只視我為哥哥,那麼即是說妳對我…完全沒有男女之情是嗎?)

沐巧兒:(對不起…可能是巧兒做錯了一些事情,令哥哥誤會了。)

麥劍平:(自從我受傷上山後,那麼…妳為何一直不眠不休照料我與師傅呢?)

沐巧兒:(因為哥哥曾經對巧兒有恩,所以我有責任好好照料你。)

麥劍平:他終於明白道(我明白了,原來一直以來都只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沐巧兒:(哥哥…對不起,巧兒辜負了你的情義…)

麥劍平:(傻Y頭…別這樣說,試問有誰會不喜歡眼前的巧兒呢? 只是哥哥一廂情緣罷了…)

沐巧兒:突然她激動得吐血倒在平的懷內…(哥哥…呀…)

麥劍平:他驚訝的把兒擁抱著追問道(巧兒…發生甚麼事情? 妳為何會如此?)他將兒送回房間裡,更同時知會槐,當槐替兒把脈後,他便急不及待追問道。(巫掌門怎樣? 巧兒的情況怎樣呢? 她是否受了重傷? 還是因為其它的原因而吐血呢?)

巫宇槐:(巧兒的脈搏雜亂不已,但是可以確定,她絕對不是被高手所傷的。)

凌靜:(既然不是被高手重傷,那為何劍平會親眼目睹巧兒吐血昏迷不醒呢?)

巫宇槐:(從她的脈搏,我懷疑她在劍平看見她之前,曾經受到沉重的刺激,才會導致如此。)

麥劍平:他想起來的說道(是呀…師傅,巫掌門…在我經過花園看見巧兒的時候,她一直在哭,而且哭得很厲害; 我曾經詢問過她為何哭,是否被人欺負,但是她說沒有; 她還跟我說笑…武當山上有巫掌門疼愛,也有武師兄好好保護她,所以絕對不會有人會欺負她的。)

巫宇槐:(那我明白了,原來巧兒是心病…那麼心病還需心藥醫,恐怕為師也無能為力了。)

凌靜:(巫掌門…連你也無能為力,那麼巧兒姑娘怎辦呢?)

麥劍平:(巫掌門…我求你一定要救活巧兒,不要讓她繼續這樣下去好嗎?)

巫宇槐:(你們放心,巧兒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只是會一直昏迷下去; 要待她甦醒過來,恐怕需要有人向她真誠相對,才有機會令她醒過來。)

麥劍平: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經過花園看見槍便問道。(巧兒吐血昏迷前,是否與武師兄見過面呢?)

武民槍:他看見平嚇一跳的反問道(我不明白平師弟的意思? 可否明言呢?)

麥劍平:(我終於明白原來巧兒之所以拒絕我,是因為你…她憂心你誤會她與我有不尋常的關係是嗎? 為何你要這樣對待她呢? 難道武師兄對巧兒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武民槍:他驚訝平的說話(小師妹拒絕了你,那麼她…即是…已經…是我錯了…)

麥劍平:(既然你不喜歡她,也不需要令她如此; 你知道嗎? 她之所以一直照料我與師傅的傷勢,原來是希望報答我經曾對她的救命之恩。)

武民槍:(怎會如此? 今天我還將她痛罵得很厲害,想不到…原來她早已經…)

麥劍平:(面對一位如此可愛的傻Y頭,武師兄竟然忍心將她痛罵?)

武民槍:(我知道平師弟早已經喜歡小師妹,已經上山的時候,早已經身受重傷; 平師弟一定很需要小師妹在你身旁,即使我是多麼的喜歡她,也不敢向她坦言,因為我不希望在平師弟需要她的時候,要她離開你; 但是…想不到,原來這個想法,一直以來都是錯誤的。)

麥劍平:(武師兄…我求你…將巧兒喚醒過來好嗎?)

武民槍:(就連師傅也無能為力,試問單憑我一人之力又有何用呢?)

麥劍平:(我記得巫掌門說過,巧兒是心病,他說心病還需心藥醫; 既然巧兒的心早已經繫著武師兄,我相信只有武師兄才可以將巧兒喚醒過來。)

武民槍當他從平的口中得知一切後內疚自己於早上的時候竟如此對待自己喜歡的兒 他瘺心的坐在兒的床旁捉著她的手說道。(小師妹妳知道嗎 其實大師兄早已經喜歡妳一直以來大師兄都對妳傾心不已自從那次被師傅逐出武當妳替我求情之後再加上我們每天一起習武我對妳的感情已經越來越深了 還記得那天晚上當我親眼看見迅師弟想對妳作出侵犯的時候我的心情可說是想把他殺掉似的因為在我生命中我是絕對不能讓妳被人欺負的本來我倆在武當山生活得很平靜 沒想到此時青松派發生內亂凌掌門與平師弟落荒逃到武當其實大師兄早已經知道平師弟很喜歡小師妹亦明白在平師弟重傷的時候很需要小師妹在他身旁作出照料所以大師兄不忍心向妳表明自己的心意因為如果在平師弟需要小師妹的時候而將小師妹搶走實在有遺自己的良心 最後我為了小師妹的幸福毅然向妳作出決絕的態度沒想到會把妳傷害成這樣子小師妹大師兄對不起妳可否原諒我對妳的傷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