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二回

 

一日公孫鈴延開壽宴,並派發武林帖,希望各門派能夠出席是次之慶典,眾門派為了不想與此朝廷之人有所衝突,均?賀禮出席是次之喜宴; 沒想到席間,迅竟與昔日被戲弄之彤重遇,彤早已察覺迅對自己有意,於是加以挑逗,結果倆人便在酩酊大醉後發生了關係; 而平則與失散多年之兒時好友兒重遇,更深知眼前的人,便是自己一直所追尋的人,令槍看在眼裡,感到不是味兒。

 

司徒迅:(師傅,有關你吩咐的賀禮,已經準備妥當。)

巫宇槐:(好…傳令下去,一個時辰後,我們便出發; 是次之喜宴,我們是絕對不容有失的。)

公孫鈴:她看見武當掌門前來,立即走上前恭迎說道。(武當巫掌門大駕光臨,有失遠迎,請恕罪。)

巫宇槐:(巫某不敢當,此為武當對公孫邵主少許的心意,請笑納。)

公孫鈴:(多謝巫掌門,青松派已經到來很久了; 請過來這邊聚聚吧! 我先行失倍…)

凌靜:(青松派掌門凌靜見過巫掌門,自從武林大會一別後,想不到今天再有緣在此重見。)

巫宇槐:(凌掌門客氣了,自從一別已有八年之久了。)

凌靜:(巫掌門…他們是我的徒兒,大弟子連楚行,二弟子麥劍平,三弟子丁敏芙。)

連楚行:眾人齊聲的說道(青松派大弟子連楚行見過巫掌門…)

麥劍平:眾人齊聲的說道(青松派二弟子麥劍平見過巫掌門…)

丁敏芙:眾人齊聲的說道(青松派第三弟子丁敏芙見過巫掌門…)

巫宇槐:(恭喜凌掌門,他們男的氣宇軒昂,一表人才,女的聰穎過人。)

凌靜:(巫掌門見笑了,他們三個當中,尤以劍平較聰穎,而楚行則善於思考,敏芙卻常常戲弄他們才是。)

巫宇槐:(果然不錯…但是,凌掌門…我們武當也不甘示弱; 論人才莫過於大弟子武民槍,二弟子司徒迅雖然資質平庸不過,但是勝在有一顆善良之心,再加上擁有無限智慧的入室弟子沐巧兒…)

武民槍:眾人恭敬的齊聲說道(武當大弟子武民槍見過凌掌門…)

司徒迅:眾人恭敬的齊聲說道(武當二弟子司徒迅見過凌掌門…)

沐巧兒:眾人恭敬的齊聲說道(武當入室弟子沐巧兒見過凌掌門…)

凌靜:她奇怪的詢問道(巫掌門…請恕老身唐突,難道這位姑娘,就是昔日你與我提及那位救命恩人之遺孤嗎?)

巫宇槐:(哈哈…難得…真是難得…想不到凌掌門還一直記在心上。)

凌靜:她走到兒的身旁讚賞道(果然聰穎過人,智慧甚高,想必將來能夠勝於我們了。)

沐巧兒:(巧兒謝過凌掌門的讚賞,不過巧兒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向凌掌門學習的。)

凌靜:(好…好…果然長得人見人愛的小Y頭,相信也有不少人為妳而著迷了。)

沐巧兒:(凌掌門…其實是否會為巧兒而著迷,並不重要,最重要還是天下沒有屠殺,人民自得安居; 這不就是天下太平嗎?)

凌靜:(好…好…說得好…不但擁有脫俗的樣貌,還有看透天下百姓之苦; 巫掌門…恭喜你了…)

巫宇槐:(別再只顧說著他們好了,凌掌門…我們到那裡坐下來慢慢詳談吧!)靜點頭…

麥劍平:他走到兒的身旁問道(巧兒,還認得我嗎?)

沐巧兒:她想了一會兒便微笑反問道(麥師兄是…那位?)

麥劍平:他將兒時的繩結放在兒的面前再問道(妳是否認得這個繩結呢?)

沐巧兒:她立即微笑的說道(劍平哥哥…你就是劍平哥哥…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啊!)

麥劍平:他捉著兒的雙手說道(巧兒,我也沒有想到會再有與妳見面的機會,我很想念妳。)

沐巧兒:(我也是…自從水災之後,我們便失去聯絡; 原來你早已經投向青松派之門下…太好了…)

麥劍平:(巧兒,當我回到村裡找妳的時候,才發現沐世伯已經…對不起,我沒有好好保護妳…)

沐巧兒:(這不是你的錯,只是天災,你根本就不需要自責。)

麥劍平:(巧兒,我答應妳,從今以後都會好好保護妳,不會再讓妳受到任何傷害的。)

司徒迅:(大師兄…看來你參予是次之喜宴,便遇上情敵了是嗎?)

武民槍:(你在胡說甚麼? 在這種場合,別胡說八道; 知道嗎?)

司徒迅:(我胡說八道? 還是你的心事被我說中了呢?)

武民槍:(你還在胡言亂語,小心被小師妹聽到,到時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司徒迅:(從你剛才看著小師妹投入麥劍平的懷內,我已經看得出你的心事了。)

武民槍:(我都不知你在說甚麼? 我豈會有心事呢?)

司徒迅:(大師兄…別再自欺欺人了,自從小師妹說服師傅,將武當絕學傳授於你的一刻開始; 多月來小師妹與你一起練功,更不慎有一次你走火入魔,幸得小師妹將真氣輸進你的體內,你才得以保命; 此時我已經看得出,你早已經對小師妹動心了; 難道你不承認嗎?)

武民槍:(根本就沒有這回事,我為何要承認呢?)

司徒迅:(既然你如此口硬,不敢承認,我也沒有你的辦法。)說畢他便離開走到花園去…

宣彤:此時竟被她遇上迅,於是她立即走上前說道。(司徒師兄,原來你也來了。)

司徒迅:他卻避之則吉的說道(又是妳…前次都被妳害得慘了,弄至我與大師兄之關係越來越差。)

宣彤:(究竟你們的關係是給我弄差? 還是你不值他有位小師妹教他心法呢?)

司徒迅:他嚇一跳的反問道(甚麼? 妳怎會知道呢?)

宣彤:(別遺忘…我們的人就在山下,有甚麼可以瞞天過海呢?)

司徒迅:(我不想跟妳在這裡糾纏,免得被大師兄發現,回去武當又狀告我了。)

宣彤:(那就很簡單…跟我來吧…)說畢她竟把迅拉進自己的房間裡說道(在這裡,便沒有人可以找到你了; 那你就可以放心與我談心是嗎?)

司徒迅:(簡直荒謬,前次妳戲弄我,難道妳認為我們還有說話的餘地嗎?)

宣彤:她投進迅的胸膛說道(那又不是…我又怎會知道,你的大師兄…會對你如此野蠻呢?)

司徒迅:他企圖想把彤推開,可是卻又抵擋不住彤的誘惑。(妳別這樣,被別人看見就麻煩了。)

宣彤:(這裡是我的房間,有誰膽敢進來呢? 來吧…陪我喝酒吧!)

司徒迅:(甚麼喝酒? 我不善於喝酒,不可能跟妳喝的…)說話沒有說畢,彤已經將酒倒進他的肚子裡去,一杯又一杯,不知不覺他們已經把房間的酒全喝掉了; 接下來他看著眼前的彤,竟然叫錯了名字。(小師妹…我真的很喜歡妳,我一定要從大師兄的手上,將妳搶過來…)說畢他就脫掉眼前自以為是兒的彤身上所有的衣服,纏綿過後他才驚訝道。(原來是妳?)

宣彤:(不是我…難道你以為是你的小師妹沐巧兒嗎? 原來她就是你一直喜歡的人?)

司徒迅:(沒有…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妳別胡言亂語。)

宣彤:(那麼昨晚究竟是誰擁著我不願放手,口裡卻叫著小師妹,還說要從大師兄手上,將小師妹搶過來自己身邊呢?)

司徒迅:(沒有可能的,我怎麼可能跟妳說這些說話呢?)

宣彤:(如果你沒有說出來,難道你認為是我無中生有嗎?)

司徒迅:(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昨晚之事很對不起,請妳原諒。)

宣彤:(我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你要我為你幹任何事情都可以的; 用不著說原諒二字嗎?)

司徒迅:(甚麼?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昨晚之事,我希望妳…)

宣彤:未待迅說畢,她已經搶先詢問道。(難道你想佔了我便宜之後,便不負責任是嗎?)

司徒迅:(不是…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既然我們有了夫妻之實; 妳當然就是我司徒家的人…)

宣彤:(你放心…昨晚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向任何人透露出來的,但是你要答應常常來見我。)

司徒迅:(當然…現在我是時候要回去了,妳自己事事小心。)

宣彤:(我會在山下等你的,你記得前來看我; 知道嗎? 若不是…我相信你也會知道我幹甚麼的?)

司徒迅:(我知道了,妳放心…我一定會前來看妳的。)

沐巧兒:眾人看見迅回來武當,便立即追問道。(二師兄回來了,二師兄…昨晚你往那裡去呢? 師傅很怒你,沒留下說話便獨自離開喜宴。)

武民槍:眾人看見迅回來武當,便立即追問道。(迅師弟…你是否有甚麼重要事情需要離開呢?)

巫宇槐:眾人看見迅回來武當,便立即追問道。(為何不回答你大師兄與小師妹的問題呢? 徒迅,告訴為師,昨晚你究竟往那裡去?)

司徒迅:(對不起師傅…大師兄…小師妹…要你們為我擔心,昨晚我與大師兄閒談後,便獨自走到花園去; 沒想到突然被人從後襲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懸崖之上。)

沐巧兒:迅的說話令眾人驚訝不已(甚麼? 二師兄被人襲擊; 你是否看到對方的樣貌呢?)

司徒迅:他搖頭答道(他在我背後襲擊我,根本我就看不到對方的樣貌。)

沐巧兒:(二師兄…讓我先替你把脈,看看有沒有受傷。)

巫宇槐:(巧兒…怎樣? 徒迅有沒有受傷呢?)

沐巧兒:(師傅,二師兄心律不正規,可能是受驚過度引致; 至於內傷暫時沒有…)

巫宇槐:(徒迅,剛才為師錯怪了你; 巧兒,妳扶徒迅回房間好好休息,替他弄藥。)兒點頭…

武民槍:(師傅,以你認為,究竟有誰如此膽大,竟敢向我們武當的人施襲呢?)

巫宇槐:(為師也不曉得,但是為師相信,此人該是來者不善。)

武民槍:(那麼弟子先行吩咐武當上下,穩守…切不能讓外面的人有機可乘。)

沐巧兒:晚上的時候,她送藥前往迅的房間。(二師兄…可以喝藥了,你放心…喝了藥慢慢便好起來。)

司徒迅:他從兒手上接過藥後,一飲而盡,接著捉著兒的雙手說道。(有勞小師妹了…)

沐巧兒:她驚訝迅的行為,於是藉詞道。(二師兄早點休息,巧兒先行告退。)

司徒迅:他卻繼續捉緊兒的雙手說道(小師妹,其實我早已經喜歡妳; 妳知道嗎? 我每天看著妳與大師兄一起練功,妳知道我的心有多麼的痛呢? 小師妹…如果不是妳的出現,我早已經沒有人生樂趣了; 小師妹…)說畢他竟然強吻兒,並企圖脫去兒的衣服。

沐巧兒:她用力把迅推開,可是不得要領。(二師兄…別這樣…二師兄…停手…)

司徒迅:(小師妹…妳今晚一定是屬於我的…小師妹…)

武民槍:聲音越吵越大,他從夢中醒過來,尋著發出聲音的位置走去,發現迅擁著兒不放,於是他憤怒得推門衝進去說道。(停手…)他看見兒衣衫不整,便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覆蓋在兒的身上,並溫柔的詢問道。(巧兒,妳沒有事嗎?)兒沒有說話便倒在他的懷內,他卻緊緊把兒擁抱著; 然後怒目相向資問道。(迅師弟…你是否瘋了? 竟然連師傅的入室弟子也敢侵犯?)

司徒迅:(我沒有瘋,一直以來我都是喜歡小師妹的,與她一起有甚麼問題?)

武民槍:(如果你喜歡小師妹,可以向她坦言,並不是用此等下三流之手段。)

司徒迅:(我的手段下三流,那麼你呢?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早已經喜歡小師妹。)

武民槍:迅的說話把他激怒的說道(迅師弟夠了,別再胡言亂語。)

司徒迅:(我胡言亂語,你根本就沒有勇氣向小師妹表明心意; 那為何要阻止我呢?)

武民槍:(我不要再跟你糾纏下去,你好好在這裡反省; 巧兒,我們走…)他一直擁著兒回到房間裡問道(巧兒,妳沒有事嗎? 要不要將事情告知師傅呢?)兒沒有回答他,他再次詢問道。(巧兒,妳有沒有受傷? 要不要請大夫回來呢? 巧兒,妳回答我究竟有沒事好嗎? 妳這樣會令我很憂心的…)

沐巧兒:(我…沒有事,幸好大師兄經過,若不是…我想…我…)

武民槍:(妳放心…有大師兄一天,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妳的。)

沐巧兒:(此事希望大師兄別告訴師傅好嗎?)

武民槍:(妳說甚麼? 剛才那個蓄牲如此冒犯妳…妳竟然放過他嗎?)

沐巧兒:(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師傅近日為了朝廷之事,已經與各門派大費周詳,我不希望因為我個人之事而擾亂他。)

武民槍:(好…只要是妳的要求,大師兄一定會答應妳的; 妳放心…如果那個蓄牲再敢冒犯妳,我一定會把他殺掉的。)

沐巧兒:(大師兄…剛才二師兄之說話是否真的?)

武民槍:(甚麼?)突然他想起來坦言道(是真的…其實大師兄確是早已經喜歡上自己的小師妹,只是沒有勇氣向妳表明; 而且昨晚看見妳與青松派的麥劍平擁抱著,我…就更加沒有勇氣告訴妳…)

沐巧兒:接著她站起來說道(我需要回房間休息了,大師兄…你可否送我回去呢?)

武民槍:(當然可以…萬一被那個蓄牲看見妳一個人,那就更加麻煩了。)

 

一個月後…

 

沐巧兒:她看見來路不明的男子進入武當大殿便詢問道(請問公子找誰呢?)

鄒雨:他將一封信交予兒說道(這是我家主人送予武當二弟子的信,麻煩姑娘代為轉交可以嗎?)

沐巧兒:她接過信件便微笑答道(當然沒有問題,我會親手將信交予迅師兄的。)

鄒雨:(那麼小人先行告退了,在此謝過姑娘。)說畢他竟然將手上的粉末灑向兒…

沐巧兒:幸好她機警的避過及將雨打倒地上問道(你究竟是甚麼人? 為何要向我施襲?)

鄒雨:(我家主人吩咐,如果見到武當有一位姑娘,定必就是司徒迅喜歡的小師妹,非殺不可。)

沐巧兒:(簡直荒謬,迅師兄喜歡我,並不代表我也要喜歡他; 你回去告訴她,不可以妄動殺機。)

鄒雨:他看見兒放自己生路,便感激的說道。(想不到主人要殺的姑娘,竟然如此善良; 多謝姑娘今天放小人一命,麻煩妳將信件代轉交司徒迅; 告辭了…)

司徒迅:(小師妹,剛才那麼嘈吵; 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沐巧兒:(並沒有甚麼? 不過剛才有人前來叫我代他將這封信親手交予你。)

司徒迅:接過兒的信後,正當兒內進的時候,他卻說道。(小師妹,妳是否還在生二師兄的氣呢?)

沐巧兒:她停下來反問道(二師兄,巧兒不明白你的意思?)

司徒迅:(那天晚上,我知道是二師兄太過份,當時的我確是衝動得很; 妳可否原諒二師兄呢?)

沐巧兒:(其實二師兄言重了,那個晚上的事情,巧兒早已經遺忘了。)

司徒迅:(那就好了…)接著他竟想捉著兒的手,可是卻被外來的硬物擊中。(豈有此理…是誰?)

武民槍:(你又想幹甚麼? 難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你還想再犯嗎?)

司徒迅:(大師兄的說話,我不太明白; 不過…為何武當山上近來多出一頭跟尾狗呢?)

武民槍:迅的說話令他大怒的反問道(你說誰是跟尾狗呢?)

司徒迅:(當然是常常突然出來的人,好像現在…難道不就是跟尾狗嗎?)

武民槍:(迅師弟…我告訴你,武當山上除了師傅,就是我…師傅曾經吩咐我們要好好疼愛這位小師妹,所以我當然有責任要好好保護她; 難道迅師弟又遺忘了嗎?)

司徒迅:(我根本就沒有向小師妹幹過甚麼事情? 大師兄用不著如此緊張是嗎?)

武民槍:(那就當然不是,誰知道甚麼時候又會再次發生那天晚上的事情呢?)

司徒迅:(我不想跟你在糾纏…)他回房間後,便將剛才的信打開。

 

迅哥,

你為何這麼久也不前來看我呢? 當初離開的時候,你不是曾經答應我,會前來看我嗎? 為甚麼你不尊守承諾呢? 今天我安排人前往武當送信,同樣此人也會替我辦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沐巧兒殺掉,我不知道會否成功,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都一定要前來見我; 否則…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幹出甚麼的事情來。

彤彤

 

房孝:他看見迅前來便詢問道(我們向來素無來往,你來這裡幹甚麼?)

司徒迅:(難道你認為我很想前來嗎? 若不是彤彤寫信給我,我才不會踏進你們的鬼地方。)

房孝:(彤彤叫你前來幹甚麼呢? 好…進來吧!)

鄒雨:他領著迅來到彤的房間外便說道(主人就在裡面,司徒大俠…請…)

司徒迅:他推門進去後便立即把門關上,接下來不耐煩的問道。(妳派人送信叫我來幹甚麼?)

宣彤:(難道你遺忘了嗎? 你曾經答應我會前來見我的,為甚麼要我派人送信,你才前來呢?)

司徒迅:(妳用不著發如此大的脾氣是嗎? 我沒有時間,所以便沒有前來看妳。)

宣彤:(你是真的沒有時間? 還是想乘受傷…強佔沐巧兒呢?)

司徒迅:他愕然彤的說話,於是反問道。(妳一直派人監視我嗎?)

宣彤:(是又怎樣? 我要知道你究竟有沒有變心,所以我便派人監視你的行蹤。)

司徒迅:(太過份了,妳實在太過份了…)

宣彤:(佔完人家的便宜,便想佔自己小師妹的便宜; 不知是你過份還是我呢?)

司徒迅:(我與小師妹的事情,根本沒有需要向妳交待。)

宣彤:(司徒迅…難道你真的遺忘了嗎? 我已經是你司徒家的人…你現在竟然…)

司徒迅:(說…妳要我前來,究竟有甚麼事情?)

宣彤:(好…我告訴你,我懷了你的骨肉,如果你還繼續對你的小師妹存有非份之想; 那麼我便將當晚的事情,公告於天下,看看你還有沒有立足之餘地。)

司徒迅:(甚麼? 妳說懷有我的骨肉,沒有可能的,怎會如此呢?)

宣彤:(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如果你不相信,待孩兒出世後,可以滴血驗證。)

司徒迅:(妳不需要這樣我又沒有說過骨肉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