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重 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一回

天下間的事情,往往會在不知不覺間,在自己或身邊的人發生疑似的; 江湖險惡,人所共知,豈能漠視,事與願遺,人心險惡,不虞有詐。

 

司徒迅:他看見彤上山便詢問道(彤彤,妳為何會在這個時候走上山來呢?)

宣彤:她喜見迅便立即微笑說道(司徒師兄,在這裡見到你就好了。)

司徒迅:他看見彤顯然看得出她有事情,於是便再問道。(是否發生甚麼事情呢?)

宣彤:她點頭答道(是啊…我有位好朋友被盜賊囚禁著,希望司徒師兄可以出手幫忙解困。)

司徒迅:(妳的好朋友? 究竟是甚麼人呢? 為甚麼會被盜賊囚禁起來呢?)

宣彤:(司徒師兄…你這樣詢問究竟是甚麼意思? 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司徒迅:(那就當然不是吧…不過,我總需要詢問清楚,才可行動的,絕不能魯莽行事的。)

宣彤:(別說了…你先跟我下山,若不是我的朋決恐怕已經被他們姦污了。)

司徒迅:他有感事態嚴重,於是在沒有知會師兄武民槍的情況下便獨自與彤下山。(那好吧…)

宣彤:來到盜賊的石屋外,她大聲的說道。(你們快把我的好朋友釋放出來,否則我定必將你們這裡夷為平地。)

房孝:他走出來說道(很大的口氣,你們究竟是甚麼人? 走來這裡究竟所為何事?)

宣彤:(我知道我的朋友被你們囚禁起來,知機馬上將她釋放出來; 否則…)

房孝:(否則怎樣? 難道憑你們倆人之力,可以對我這裡幹出甚麼事情嗎?)

宣彤:(豈有此理,司徒師兄…我們別再跟他糾纏下去,免得浪費時間; 衝進去吧!)

房孝:(站著…你們別胡亂來,這裡不是你們要找人的地方,立即離開; 否則…)

武民槍:此時的他卻追趕前來問道(否則又該如何呢?)

司徒迅:此時的他立即走上前說道(大師兄…你來到就好了…)

武民槍:(迅師弟…我不是已經跟你聲明,往後別再相信她的說話嗎?)

司徒迅:(大師兄…你有所不知,剛才彤彤上山告訴我,她有位好朋友被盜賊囚禁,憂心他們會將其好朋友姦污; 在此等緊急之情況下我才跟她前來,故來不及知會你。)

武民槍:他走到彤的面前諷刺的問道(只有我迅師弟才會上妳的當,妳究竟有何居心呢?)

宣彤:(哈哈…武民槍,你真的很厲害,想不到甚麼事情也會被你看穿?_

武民槍:(這只有怪妳自己的行為過於卑劣,所以才如此容易被我看穿。)

房孝:他看見彤的形勢不利,於是立即命令道。(彤彤,回來我這裡。)

司徒迅:他看見孝對彤的命令後,彤便立即走到孝的身邊,於是便說道。(原來妳…)

武民槍:(迅師弟…你現在終於明白是嗎? 這個女子的說話,根本就是不可信的。)

司徒迅:(大師兄,都是我的錯了,誤信她的謊言,還把你連累在內。)

武民槍:(宣彤…以我所知,峨嵋已經將妳逐出師門,原來妳就是來了這裡當盜賊是嗎?)

宣彤:(武民槍…別自以為自己之門派高人一等,便可以胡亂說話; 否則…)

武民槍:(否則怎樣? 手下敗將…難道妳可以在武藝上勝於我嗎?)

宣彤:(豈有此理,好…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有關我新學的招式。)

武民槍:沒想到彤的武藝在這麼短促的時間內,竟然有如此的進步; 終於他敗倒彤之下。(呀…)

司徒迅:他看見情況不妙,於是大叫道。(大師兄…你有沒有受傷呢?)

房孝:正當槍吐血的倒在地上,他立即命令道。(彤彤,上前將他解決吧!)

宣彤:(知道…)正當她想走前將槍殺掉的時候,突然被外來的兵器擊中受傷。(呀…是誰?)

沐巧兒:她出現於眾人面前,更將剛才發出來救回槍的兵器收回。(小姑娘…得堯人處且堯人,而且妳已經將他重傷; 又何必還要置他於死地呢?)

宣彤:(妳是甚麼人? 為甚麼要出手救他呢?)兒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她繼續說道。(當日我就是敗於他的劍下,今天我一定要取回一個公道。)

沐巧兒:(真是笑話,試問以武當山的大弟子又豈會欠妳一個公道呢?)

宣彤:(妳究竟是甚麼人? 為甚麼會知道此人的來歷?)

沐巧兒:(姑娘可能誤會了,我並不是甚麼人,只是與武當掌門有一點點的淵源; 所以並不希望姑娘傷害他們任何一位,讓我可以向掌門有所交待。)

房孝:(彤彤,別再跟她糾纏,殺了他們兩人再說吧!)正當他出手的時候,兒以一敵二,將他們倆人重傷。(呀…這…不就是武當的武藝,妳怎會認識呢?)

沐巧兒:(我剛才不是已經跟你們說過嗎? 我與武當掌門甚有淵源,希望你們能夠高抬貴手。)

宣彤:(孝哥,看來我們並不是她的對手,倒不如先回去療傷吧!)

沐巧兒:她走到槍的面前將他扶起,並替他把脈後說道。(想不到這位姑娘的武藝,竟然可以傷害你的經脈,讓我送你們回去武當,再行療傷吧!)

武民槍:他二話不說便把兒推開質問道(不需要妳理會,妳究竟是甚麼人? 為甚麼會懂得我們武當之武藝。)

司徒迅:他立即走上前把槍扶著說道(大師兄別這樣,剛才是這位姑娘救了你的性命; 姑娘…對不起…倒不如請跟我們回去武當,交待一下此事好嗎?)兒微笑點頭,其實在兒心目中,她知道槍的性格是不喜歡別人干涉他的事情,即使剛才遇上最危險的時候,他也不希望兒出手相救。

巫宇槐:他看著迅把槍扶倒大殿上,同時也看見兒,便立即詢問道。(民槍,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司徒迅:就在槐邊替槍運功療傷邊向他道出發生的一切(師傅,都是我不好,連累大師兄了。)

巫宇槐:(徒迅,你也是因為動了善良之心,才毅然不顧一切,跟宣彤出去。)

司徒迅:(若不是因為我一時的衝動,大師兄便不會被重傷了。)

武民槍:正當他運功過後便立即說道(師傅,外面的姑娘很奇怪,她竟然懂得我們武當的武藝?)

巫宇槐:(哈哈…她不但懂得武當之武藝,還懂得峨嵋與少林之武藝。)

武民槍:槐的說話令他嚇一跳的反問道(師傅,她究竟是甚麼人呢?)

巫宇槐:他坦言道(她其實就是你們兩人的小師妹…沐巧兒…)

武民槍:他們驚訝的說道(我們竟然有位小師妹?)

司徒迅:他們驚訝的說道(我們竟然有位小師妹?)

巫宇槐:(你們一定感到糊塗了,讓我告訴你們; 為師曾經在14年前,與蒙古人在路上動武之後,被他們的奸險,不慎被重傷; 我負傷走到一個村莊上,幸得巧兒的父親將我收留,還以草藥替我療傷; 一個多月後我為了報答他,再加上為師與巧兒甚有緣份,於是便將基本的武藝教予她; 想不到…那群蒙古人仍不肯放過為師,巧兒的父親為了保我周全,便委託我好好照顧巧兒,毅然成為救我的犧牲品; 若不是因為為師,巧兒的父親卻不會遇上此劫,其後為師發現巧兒不但聰穎,更是習武的上等材料,於是便將心法教予她,還將其它門派之心法也一併傳予她; 想不到…)

司徒迅:(原來她就是我們的小師妹,怪不得她會懂得我們武當的絕學。)

巫宇槐:(都是為師不好,自從與巧兒分別後,回來一直沒有將此事告訴你們兩人; 才會導致民槍對巧兒如此無禮,都是為師的錯。)

武民槍:他聽後立即說道(師傅對不起…徒兒不孝,沒有詢問清楚,便向小師妹胡亂發難。)

巫宇槐:(是次巧兒是專承因為我而回來,她跟我說要做的事情已經辦完; 昔日與她分別的時候,她曾立下誓言,完成要做的事情後,便會回來侍候我; 想不到她還將此誓言放在心上?)

司徒迅:(若不是小師妹回武當途中,相信是次大師兄與我都會沒命的。)

巫宇槐:(現在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為師希望你們兩人對巧兒能夠疼愛。)

司徒迅:(師傅請放心,弟子一定會緊記師傅的吩咐; 不過…看來大師兄便要改善自己的性格了。)

武民槍:(我自小就被師傅收養,性格向來都是我行我素的; 請問迅師弟…我有何需要改善的地方呢?)

司徒迅:(就像剛才發生的一切,小師妹一番好意,把你扶起來; 而你差點竟然把她推倒地上…)

武民槍:(這只是一場誤會,因為剛才我還未知道她就是我們的小師妹,再者無緣無故,她是絕對不可能懂得我們武當的絕學,所以才有此行動。)

巫宇槐:他出來大殿說道(巧兒…過來見過妳的兩位師兄吧! 他就是妳的大師兄武民槍,他就是妳的二師兄司徒迅…)

沐巧兒:她走到槐的面前說道(巧兒見過大師兄…二師兄…)接著便溫柔的詢問道(師傅,巧兒不在你身旁的時候,你老人家好嗎?)

巫宇槐:他哈哈大笑的答道(好…當然好了,往後有妳照顧我的食物,相信我會越來越變得年輕了。)

沐巧兒:她將手中的衣服開出來說道(師傅,這是巧兒造給你的; 不知道你是否合身呢?)

巫宇槐:他立即穿在身上並讚賞道(當然合身,妳向來都最知道為師的心意。)

武民槍:不經不覺,他與巧兒已經相處四個多月了; 一天他在叢林外看見巧兒在習武,不禁心生好奇的情況下,便偷窺她; 卻不慎被毒蛇弄傷…(呀…)接著便倒在地上…

沐巧兒:她見狀立即走上前,嚇然看見是民槍便問道。(大師兄…你怎會在這裡呢?)接著她把民槍扶起來說道(一定是被毒蛇弄傷,我先替你包紮傷口吧!)正當她替民槍包紮好傷口後,便詢問道。(大師兄…你還未回答我,怎會在叢林出現呢?)

武民槍: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說道。(我…妳…我…只是路過,妳…用不著如此憂心是嗎?)

沐巧兒:(大師兄,我並沒有甚麼憂心的事情,只是你的傷非輕,讓我扶你回去吧!)

司徒迅:他看見兒扶著槍回來便追問道(大師兄…小師妹…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武民槍:他卻敷衍的答道(根本就沒有發生甚麼事情,別如此大驚小怪好嗎?)

司徒迅:(既然沒有發生甚麼,那大師兄…為何會受傷呢?)

武民槍:(這…我只是被毒蛇弄傷,剛才小師妹已經替我包紮,並沒有大礙了。)

司徒迅:(大師兄被毒蛇弄傷,要不要請大夫回來看看情況呢?)

武民槍:(夠了…別再小題大造,我需要回房間休息。)

沐巧兒:(大師兄,讓我扶你回去好嗎?)民槍點頭…

巫宇槐:此時卻傳來他的聲音說道(全部人給我站著,為師有要事詢問你們。)

沐巧兒:眾人看見是宇槐,立即恭敬的說道。(徒兒向師傅請安…)

武民槍:眾人看見是宇槐,立即恭敬的說道。(徒兒向師傅請安…)

司徒迅:眾人看見是宇槐,立即恭敬的說道。(徒兒向師傅請安…)

巫宇槐:他憤怒的反問道(向我請安? 你們的行為實在令我難安才是…)

武民槍:宇槐的說話令眾人不明所以的反問道(徒兒不明白師傅的意思,請師傅明言…)

司徒迅:宇槐的說話令眾人不明所以的反問道(徒兒不明白師傅的意思,請師傅明言…)

沐巧兒:宇槐的說話令眾人不明所以的反問道(徒兒不明白師傅的意思,請師傅明言…)

巫宇槐:(徒迅…此事與你無關,給我起來站在一旁。)

司徒迅:(徒兒知道…)他立即起來站在一旁…

巫宇槐:(巧兒,妳也給為師起來…)巧兒立即起來,也站在一旁; 接著他向民槍質問道。(民槍,告訴為師…你為何會被毒蛇所傷呢?)

武民槍:(師傅…徒兒…沒有…徒兒…沒有…)

巫宇槐:(為師詢問你,你為何吞吞吐吐呢? 是否瞞著為師,幹出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呢?)

武民槍:(師傅,徒兒沒有…徒兒絕對沒有幹出有辱武當師門之事。)

巫宇槐:(你確是沒有幹出有辱師門之事,可惜…你卻偷窺巧兒習武之情況是嗎?)

武民槍:既然已經被槐知道,他卻不得不承認的說道。(師傅,徒兒知錯了。)

巫宇槐:(知錯? 民槍…你是武當的大弟子,難道連不該偷窺師弟習武之事宜也不知道嗎?)

武民槍:(師傅,徒兒只是一時被小師妹的特別習武招式吸引著,才會在叢林外偷窺; 徒兒知錯了,請師傅原諒徒兒。)

巫宇槐:(幹出這樣的醜事,還要求為師原諒你; 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武當的弟子了。)

武民槍:眾人聽到槐的說話,立即跪在地上哀求的說道。(師傅,武當山就是徒兒的家,如果師傅要逐徒兒出武當,那麼徒兒就會變成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 求師傅明察,原諒徒兒是次的犯錯,求師傅堯恕徒兒一次。)

司徒迅:眾人聽到槐的說話,立即跪在地上哀求的說道。(師傅,大師兄自小便在武當山長大,這裡就是他的家,而師傅就等同大師兄的再生父母,如果師傅要逐大師傅出武當,那麼大師傅便會無處容身了; 師傅,大師兄只是無意偷窺小師妹習武,根本不是存心要傷害小師妹,求你堯恕他一次。)

巫宇槐:(徒迅,難道你不明白嗎? 他所犯的錯根本就不能被原諒的。)

沐巧兒:眾人聽到槐的說話,立即跪在地上哀求的說道。(師傅,求你對大師兄從輕法落。)

巫宇槐:(巧兒,妳幹甚麼? 竟然為了他向我求堯?)

沐巧兒:(師傅,其實你自己也有錯誤,根本就不該呈罰大師兄。)

司徒迅:(小師妹是否瘋了,竟然這樣跟師傅說話?)

武民槍:(小師妹,難道妳認為這樣說便是幫我嗎?)

沐巧兒:(我沒有想過要幫誰人,但是我希望師傅明白一個道理; 大師兄只是因為對我習武的招式,出於好奇才會在叢林外偷窺,被毒蛇弄傷,現在師傅卻要將他逐出武當; 但是…師傅可曾有想過,大師兄為何會這樣做呢? 他既是武當的大弟子,竟然對我習武的招式完全不知悉,即是說師傅從來沒有將此等武藝傳予他; 那麼歸根究底…究竟是誰種下的錯呢?)

巫宇槐:聽罷兒的說話,他沉默一會兒後便大笑道。(哈哈…巧兒,好一番借刀殺人之言。)

沐巧兒:(師傅,巧兒絕對沒有借刀殺人之意,只是希望師傅明白,大師兄當時的心情。)

巫宇槐:(好…民槍,你給我聽著,是次就是因為你的小師妹,為師就體恤你的心情。)

武民槍:他高興不已的說道(多謝師傅…多謝師傅…)

司徒迅:他愚昧的反問道(師傅,你是否不會再逐大師兄離開武當呢?)

巫宇槐:(那就當然…你的大師兄現在有小師妹求情,如果為師硬要將他逐出武當,那起不是…)

沐巧兒:她提議道(師傅,其實有關你早年教導徒兒的習武招式; 是否需要傳授予大師兄呢?)

巫宇槐:(哈哈…妳這個小Y頭,我已經收回逐民槍出武當的命令; 現在還想我將招式傳予他?)

沐巧兒:(但是大師兄畢竟是武當的大弟子,那麼你是有需要將這套奇特的招式教予他的。)

巫宇槐:(好…今天就算為師不夠妳的說話了,不過…妳的說話也確是有道理的; 好…)

武民槍:他立即道謝(多謝師傅成全…)

巫宇槐:(我還未說,你就知道我想幹甚麼嗎? 這樣吧…就由巧兒當你的指點,好好學習吧!)

武民槍:他們倆人立即說道(徒兒謹遵師傅的吩咐…)

沐巧兒:他們倆人立即說道(徒兒謹遵師傅的吩咐…)

司徒槍: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毅然走到兒的門外說道。(小師妹,我有事情要找妳。)

沐巧兒:她把門開啟後便微笑問道(二師兄,有甚麼事情呢?)

司徒迅:(我知道妳跟師傅說甚麼,他均會答應妳的; 我希望跟妳與大師兄一起習武…)

沐巧兒:(當然不能,二師兄…難道你不知道嗎? 此等屬武當的上乘武藝,只有武當大弟子才有資格修練,如果二師兄想習此武藝,必需要先得到師傅的同意。)

司徒迅:(小師妹,其實只要妳願意替我向師傅提出要求,我相信師傅一定會答應的。)

沐巧兒:(雖然是…但此等為武當的教規,我是絕對不能破毀的; 對不起…二師兄…恕難從命了…)

司徒迅:(那我就別再為難小師妹了,時候不早,早點休息吧!)

武民槍:一切竟被他看在眼裡,正當迅回房間的路上,他便詢問道。(迅師弟…這麼晚還未就寵嗎?)

司徒迅:(原來大師兄還未就寵,因為我希望跟隨大師兄一起習武; 所以便向小師妹要求…)

武民槍:(小師妹是否已經答應你,會向師傅稟明一切呢?)

司徒迅:他失望的答道(沒有…小師妹以武當門規,一口拒絕於我。)

武民槍:(其實我們均知道,只要小師妹願意幫忙,師傅一定會答應的。)

司徒迅:(我也是跟她這樣說,所以我就要求她幫忙; 可惜…)

武民槍:(她一定是說,此招式乃是武當上乘之武藝,只有武當大弟子才有資格修練是嗎?)

司徒迅:(原來大師兄早已經聽到我與小師妹的對話,那麼又何需要再詢問呢?)

武民槍:(無疑我的而且確將你們的對話聽進耳裡,不過我始終不明白,你為何會有此意?)

司徒迅:(我有此意難道有錯嗎? 這麼多年來,師傅只疼愛大師兄…你,將畢生的絕學也傳予你…)

武民槍:(混帳…難道你認為師傅這樣做有錯嗎?)

司徒迅:(師傅當然沒有錯,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我這位武當二弟子的感受。)

武民槍:(迅師弟…我知道一直以來,你都對我不太服從的,耐何我是武當的大弟子; 所以…)

司徒迅:(大師兄…迅師弟從來沒有這個意思,希望你千萬別誤會。)

武民槍:(大師兄只是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該因為此等事情而感到不安。)

司徒迅:(我絕對不會感到不安,只是感到不值才是。)

武民槍:(不值? 你認為自己在那裡不值呢?)

司徒迅:(上乘之武藝,該是傳予武當的大弟子; 可是…小師妹也不是武當的大弟子,然而她…)

武民槍:(難道你遺忘了嗎 師傅早已經跟我們說過與小師妹偶遇此乃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