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失蹤遊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他們一行五人,浩浩蕩蕩來到石指示的位置,想不到眾人進入別墅後,竟有驚人的發現,不幸的也是他們惡夢的開始,進入別墅後,他們像是找不到出口;死神正向著他們揮手…

 

凌嘉文:眾人到達後,她便問道。(四方八面都是海,難道就是這座別墅?)

榮金石:他看看四周後便答道(是啊…就是這座,我記得當天我就是來這裡接他上山的。)

凌嘉文:(究竟內裡有甚麼呢?為甚麼丁子謙連唯一的父親最後一面也不見呢?)

朱永銅:(既然大家有這麼多的問題,倒不如進入去可能會有答案。)

海綾:(永銅說得對,說不定大哥失蹤的答案也可能會在這裡找到。)

承振:突然他走上前捉著綾的手說道(妳與Carmen留在這裡…不要進去好嗎?)

海綾:綾對振突如其來的行為有點不知所措(為甚麼?我要知道大哥的情況。)

承振:(這座別墅…內裡不知道有甚麼,這樣會很危險的。)

海綾:(我堅持追查大哥失蹤的原因,已經遇上不少危險;到了這一步,我絕對不能放棄。)

承振:(我不希望妳發生任何事情,我不想妳有任何危險;妳明白嗎?)

朱永銅:(海小姐,振哥早已經喜歡妳,只是妳不知道。)

承振:他坦言道(是…在霓虹夜總會…妳失手的一刻,我已經喜歡上妳…)

凌嘉文:(既然你喜歡她,就不應該阻止她;飛哥是她唯一的親人,你應該支持她才是。)

承振:(Carmen說得對,好…我們就一起進去,無論發生任何事情,我倆也一起面對。)

榮金石:進入別墅後,他突然說道。(為何這裡如此漆黑一片?好像令人有點心寒。)

朱永銅:(倒不如說你自己膽小,雖然是黑,但有甚麼令人驚呢?早前你不是已經來過嗎?)

榮金石:(早前我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進來,丁子謙早已經在門外等我來。)

凌嘉文:(那就更加值得人家懷疑了,我相信這裡一定可以找到我們要的答案。)

海綾:(我也是這樣想,相信我心裡的結,一定能夠在這裡解開。)

承振:(永銅,你試打開火機,然後將燈的位置找出來。)

朱永銅:當燈開啟後,他便說道。(唉…這裡沒甚麼特別,開燈後跟家裡的沒有異樣。)

榮金石:他立即辯駁道(原來也不外如是,一定是剛才還未開燈,所以才感到心寒。)

朱永銅:(我都說是你自己膽少,根本就沒有甚麼特別。)

海綾:突然她看見天花板的大燈塌下來便大叫道(永銅,金石…小心…)

承振:燈倒在地上,玻璃散滿地上,眾人走上前問道。(你們兩人沒有事嗎?)

海綾:燈倒在地上,玻璃散滿地上,眾人走上前問道。(有沒有受傷?)

朱永銅:他與石搖頭答道(沒有…想不到它會突然塌下來…)

榮金石:他與石搖頭答道(真是沒有想到,一進來就發生此事,幸好只是意外。)

凌嘉文:突然她從地上拾起碎件說道(不是意外,是蓄意造成這樣子的。)

承振:眾人驚訝不已的答道(蓄意?)

朱永銅:眾人驚訝不已的答道(蓄意?)

榮金石:眾人驚訝不已的答道(蓄意?)

海綾:眾人驚訝不已的答道(蓄意?)她走上前看看後說道(對啊…是有人故意將倒掛的零件解鬆。)

承振:(那麼一定是有人知道我們會前來這裡,所以將這裡佈置成這樣,準備殺人於無形。)

榮金石:他鬆一口氣(幸好剛才海小姐叫著我,否則我一定會被這個吊燈壓死。)

朱永銅:(一定是丁子謙,他知道我與金石背叛他,跟隨振哥一起離開,所以知道金石一定會帶我們前來這裡;便早在這裡弄手腳,如果我們在這裡死了,就可以造成行劫般的假象。)

凌嘉文:(相信我們繼續進入去,發生的事情會更加多;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海綾:突然她說道(永銅…金石…你們都是與大哥共事的好兄弟,不如你們別冒這個險好嗎?)

朱永銅:(哈哈…既然來到這裡,我們已經沒有選擇後退的餘地了;振哥,你說是嗎?)

承振:他微笑點頭答道(當然…既然來到,就算是龍潭虎穴,我們都要闖一闖。)

榮金石:(大家都是這樣想,我們就繼續向前走吧!)

海綾:(這樣我絕對相信可以查到大哥失蹤的原因,但是我們身處的環境將會越來越危險。)

凌嘉文:(我也想知道…究竟丁子謙在弄甚麼鬼,就讓我跟大家一起前進吧!)

承振:他擁著綾的雙肩說道(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就讓大家一起冒這個險吧!)

 

不一會兒,眾人認為已經沒有選擇,決定繼續向前走,希望可以解開這座別墅的秘密,即使前面危機四伏,龍潭虎穴,他們也決定去闖一闖,因為每個人心裡均認為只要闖得過,一切埋藏心裡的答案便可以被找出來,若不向前走,相信回去也是死路的,因為假若被謙發現他們來過這裡,也一定會遭到滅口;他們向著二樓進發,二樓共有四個房間,他們先選擇開啟其中的一道門,竟發現內裡藏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

 

朱永銅:眾人來到二樓看見有四個房間,於是站在其中一個門外說道。(不如先進這個好嗎?)

承振:他勸諫道(永銅,小心內裡不知會有甚麼發生;我們現在要連成一起,別走開才安全。)

朱永銅:他把門推開,環顧四周後便隨即說道。(漆黑一片,大家可以先進來吧…)

榮金石:眾人摸黑很久還不能找到燈制,他便憤怒的說道。(豈有此理,為何完全找不到燈制呢?)

承振:突然他想道(永銅,將火機先打開,看看這裡的環境。)

凌嘉文:火機亮著後,她便說道。(火機的火太細了,仍然是甚麼也看不到,好像還是漆黑一片。)

榮金石:一下子他高興的說道(我看見燈制了,讓我走上前把它開啟。)豈料燈開啟後,眾人看著他站立的位置,身旁的東西,竟被嚇得呆若木雞。(你們幹甚麼?為何…)他朝著眾人的方向看,竟被嚇至倒在地上說道。(如恩?她怎…會在這裡…)

 

眾人看見的情景是,恩站立於一個大型的圓筒內,全身赤裸,圓筒內被戴滿了藥水,看起來像是外國人用作實驗的死人,為了不希望屍身腐爛,便會將藥水與屍身一起藏起來,正當石將身旁的燈開啟後,這個大圓筒內的一切便無所遁形的全顯露於眼前;故眾人被嚇得呆若木雞,完全沒有反應,而站立在圓筒身旁的石,也被嚇得從梯級上滾下來,倒在地上木定口呆。

 

朱永銅:他把石扶起來問道(金石,你沒有事嗎?莫Sir不是說過,如恩的屍體已經被人領回嗎?)

海綾:她接著想道(領回如恩屍體的人,相信就是這座別墅的主人;我有沒有說錯呢?)

承振:(那不用多問了,領她屍體的人,正正就是丁子謙;那麼難道殺她的人也是…丁子謙?)

凌嘉文:(未必…我想丁子謙是找別人前往,將如恩的屍體領回來;但想不到…他竟然…)

榮金石:(幸好當日丁子謙叫我來接他的時候,我並沒有進來,否則我一定成為如恩身旁的另一個。)

海綾:(簡直荒謬,那有可能將如恩的屍體藏起來;他究竟是不是瘋了?)

凌嘉文:(我相信他不是瘋了,而是另有目的;只是我們沒有這麼容易可以猜到他的目的。)

朱永銅:(我說他簡直就是神經病,但是…如恩跟他無怨無仇,他為何要把她殺掉呢?)

海綾:(目的就是為了嫁禍承振,這樣才可以徹頭徹尾的把他弄死。)

承振:(我記得他曾經到過監牢探我,當時他也是這樣說我,他說一定要把我弄死。)

朱永銅:(振哥,他有沒有說過為何一定要把你弄死呢?)

承振:(他說我對不起兄弟, 連他的 太太也敢喜歡,簡直不知死活;還有…)

海綾:(簡直荒謬,我與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他竟然這樣說?)

凌嘉文:(但是…根據莫Sir錄取的口供,曾經說過你當日到過虹芳酒店,還見過如恩。)

朱永銅:(是啊…振哥,你究竟當日前往虹芳酒店見如恩幹甚麼呢?)

承振:(是丁子謙吩咐我前往,至於找如恩的真正目的,卻只是催促她盡快付清欠租。)

凌嘉文:(就是這麼簡單,你試試再想想;欠租的事宜,可以吩咐酒店的楊經理,何需要你呢?)

承振:(我也不知道,不過既然是他吩咐,我也沒有理由推卻他。)

海綾:(其後也是丁子謙吩咐你前往我家裡是嗎?)振點頭(那麼我知道當日的蒙面人究竟是誰?)

凌嘉文:聽到綾的說話,眾人既顯得莫名其妙,也希望想知道。(妳已經想到…究竟是誰?)

朱永銅:聽到綾的說話,眾人既顯得莫名其妙,也希望想知道。(就是要殺妳的人…究竟是誰?)

榮金石:聽到綾的說話,眾人既顯得莫名其妙,也希望想知道。(究竟是誰?)

承振:聽到綾的說話,眾人既顯得莫名其妙,也希望想知道。(究竟是誰?告訴我…我很想知道…)

海綾:(相信此人就是丁子謙,因為只有他才知道我有可能藏著一些關於大哥的東西。)

承振:(怪不得當日他口口聲聲說,只要妳願意交出來,他就不會傷害妳。)

海綾:(可惜我當時根本就不知道,他所說的東西究竟是甚麼?直到金石提起,我才想起來。)

凌嘉文:(現在找到如恩的屍體,可能也會是一件好事,最起碼證明承振的而且確沒有殺人。)

榮金石:(我還有些不明白,既然海小姐已經說明甚麼也不知道,那為何他還要殺海小姐呢?)

承振:(我相信如果蒙面人是丁子謙,那就並不是要取她的命,主意是要她將找到的東西交出來。)

凌嘉文:(但是聽莫Sir說,當時的情況,他好像真的要取Dora的命,並不是你所說如此簡單。)

朱永銅:突然他問道(為何自從丁子謙從加拿大回港後,整個人完全不同了呢?)

榮金石:(是啊…我同意他的說法,昔日丁子謙的性格根本不是這樣的,現在卻完全改變了。)

凌嘉文:(日常最接近他的人就只有承振,你究竟有沒有發現丁子謙有甚麼不同呢?)

承振:(我與他其實很少接觸的,只是他吩咐我甚麼,我便替他做。)

海綾:(我也有同感,我在加拿大認識的丁子謙,根本與現在的丁子謙完全判若兩人。)

承振:(不過自從是次回港後確是有些不同,昔日他常常回來香港的時候,也不是這樣的。)

海綾:她對振的說話嚇一跳的反問道(你說丁子謙常常回港?)振點頭(根本沒有可能…)

承振:他也被綾的說話嚇呆了,於是再反問道。(為甚麼?)

海綾:(丁子謙一直都在加拿大,他回來是因為 丁老 先生的死,昔日他根本沒有離開過加拿大。)

承振:他被嚇倒似的說道(甚麼?他一向都是每兩到三個月回來香港一次的;為甚麼會如此?)

海綾:(究竟發生甚麼事情?這不可思議的事情,竟會發生現實生活裡?)

凌嘉文:(承振,他們結婚已經多年,雖然倆人不是一起住,但是他每天也會前往探Dora。)

朱永銅:(但是…我與金石可以證明振哥的說話,丁子謙的而且確每兩到三個月就會回來一次。)

榮金石:(是啊…我們可以做證人, 丁老 先生死前三個月,丁子謙曾經回來過一次。)

海綾:(簡直難以置信,難道世間上有兩個貌似丁子謙的人嗎?那麼現在的丁子謙究竟是真還是假?)

承振:(我不相信會有如此荒唐之事,而且我曾經與他出生入死;只是…他沒有理由要將我弄死的。)

朱永銅:(我們暫時別再討論這些,再到另一個房間看看吧!)來到第二個房間的門外(我開門了…)

海綾:門被銅開啟後,眾人的反應相較第一個房間的時候更呆滯;只有她激動的叫道。(大哥…)

 

綾的狂叫,嚇得眾人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飛失蹤多時,本來眾人早已經有心理準備,知道他有可能經遇害,但是沒有人會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座別墅再次出現於眾人眼前;飛被困在一個長方形的玻璃箱內,與恩一樣同樣有大量的藥水在浸泡,唯一缺少了的就是他的內臟,早已經與人體分開,擺放於另一個載滿藥水的玻璃箱內,他們看見的飛,除了純赤裸的軀殼外,甚麼都已經沒有了,綾千辛萬苦終於找到飛,可是找到的卻是一個空殼的飛,她激動得很,頓時感到晴天霹靂;其他人感到殘暴不仁,更加不明白謙為何要這樣做?

 

海綾:她跪在飛的面前說道(大哥…我找得你很辛苦,為何你連最後一面也不給予我機會?)

凌嘉文:綾的哭聲震撼了整座別墅,眾人無不心寒起來。(Dora…已經是事實,妳就…接受吧!)

朱永銅:綾的哭聲震撼了整座別墅,眾人無不心寒起來。(海小姐,節哀順變…)

榮金石:綾的哭聲震撼了整座別墅,眾人無不心寒起來。(海小姐別如此傷心,人死不能復生。)

承振:他走上前把綾扶起來說道(別這樣…我相信飛哥不希望看見妳這個樣子,他會心痛的。)

海綾:她伏在振的懷內不停哭訴道(我都很心痛,是我把大哥害死的,我早就不該嫁給丁子謙…)

承振:(事情根本與妳無關,妳根本無需要自責;聽我說…別讓飛哥死不眼閉…)

朱永銅:此時的他突然大叫道(振哥,海小姐…小心…天花板有東西倒下來。)

承振:原來是一包藏有血的東西突然掉下來,他立即擁著綾避過。(妳沒有事嗎?)

海綾:她搖頭說道(沒有…)再仔細看著地上的血便問道(這是人體的血還是動物的血?)

承振:(我不知道,只知道有人真的想我們死在這裡;所以妳必需要振作起來,飛哥的死已經是事實。)

朱永銅:他們走過來緊張的追問道(海小姐…振哥…你們沒有事嗎?)

榮金石:他們走過來緊張的追問道(海小姐…振哥…你們沒有事嗎?)

凌嘉文:他們走過來緊張的追問道(Dora…承振…你們沒有事嗎?看來真的有人想殺我們。)

承振:(一定是丁子謙,他最懂得設計遊戲,相信我們已經進入了他的死亡遊戲裡。)

凌嘉文:(他想將我們弄死在這個死亡遊戲內,但是…沒這麼容易,我們卻不會死在這裡的。)

朱永銅:他奇怪的問道(海小姐,為何妳會如此肯定,我們不會死在這裡呢?)

海綾:(永銅,你有所不知,其實這個死亡遊戲,我與Carmen曾經在加拿大一起玩過。)

朱永銅:他高興的問道(那麼即是說…妳們有辦法破解丁子謙的死亡遊戲是嗎?)

凌嘉文:(其實這個死亡遊戲,是始於發明未來24世紀發明人抄襲出來的。)

榮金石:突然他問道( 那麼凌 小姐是否知道,丁子謙下一步會對我們進行甚麼迫害呢?)

承振:他擁著身旁的綾問道(怎樣?妳的情緒是否已經平伏?可以繼續下去嗎?)

海綾:她微笑點頭(應該沒有問題,Carmen…我們先後遭到兩次的危險,也見過兩件東西…)

凌嘉文:(接著就是我們要休息的時候,大家都倦了,倒不如就在這個房間休息一會兒好嗎?)

朱永銅:(現在身處這個危險的環境, 小姐竟然叫我們先行休息一下,我想盡快離開才是。)

承振:(對…為甚麼我們不立即衝破各種危險及難關呢?還要休息幹甚麼?)

凌嘉文:(承振,你似乎比任何人更加心急;不過如果我們不休息,便沒有精神應乎下一個回合了。)

承振:他一向無心於這些無聊的遊戲上,於是莫名其妙道。(那麼我們要面對下一個甚麼回合呢?)

海綾:她與文相對微笑便說道(相信Carmen說的該是第四個危關,名為大義滅親了。)

朱永銅:眾人異口同聲的奇怪道(大義滅親…。????世間上竟有如此的遊戲?)

承振:眾人異口同聲的奇怪道(大義滅親…。????我確是聞所未聞,妳們兩人的說話確是古怪得很。)

榮金石:眾人異口同聲的奇怪道(大義滅親…。????海小姐… 小姐…究竟這是甚麼意思?)

凌嘉文:(一會兒你們便會知道的,不需要心急,我們好好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榮金石:轉眼已經兩小時,他離開原來大家休息的房間,就在第三個房間的門外跟文碰上,他驚訝的問道。( 小姐…妳不是與他們一起在裡面休息嗎?)

凌嘉文:(Dora…說得對,在我們五個人當中,你就是最有問題的一個,現在終於可以證明出來了。)

榮金石:他笑著反問道( 小姐,妳不是說笑嗎?我何來有問題呢?依我說其實最古怪的人才是妳。)

凌嘉文:她走上前阻止的說道(站著…榮金石,我跟你說別胡亂走動,你到底想往那裡去?)

榮金石:(既然妳要說服他們好好休息精神,我偏偏就不需要休息,我要自己一個人去闖一闖。)

凌嘉文:(哈哈…簡直大笑話,就憑你一個人,有資格進第三個房間嗎?除非…)

榮金石:他像被文看穿甚麼似的,於是開始發難的問道。(除非甚麼?妳想說甚麼便即管說出來吧!)

凌嘉文:(我有很多說話要說,更加有很多問題要問你;到底丁子謙是甚麼人?)

榮金石:(笑話…丁子謙就是丁子謙,我怎知道他是甚麼人呢?)

凌嘉文:(如果你不知道,就不會當他的臥底來監視我們,還幫助他…希望將我們弄死在這裡。)

榮金石:(凌嘉文…妳別再胡說八道,否則我會對妳不客氣的;讓開…)

承振:此時眾人走出來說道(金石,原來真是你?我真的想不到…你為甚麼會…)

朱永銅:此時眾人走出來說道(金石,你甚麼時候變成這樣?我們三人曾經出生入死,你竟然…)

榮金石:他立即解釋道(振哥,永銅…你們別聽信凌嘉文的說話,她根本存心挑撥離間我們。)

海綾:此時的她終於說道(Carmen…這個回合我們沒有算錯,果然是大義滅親。)

榮金石:(豈有此理…)此時的他企圖向著綾的方向襲擊她,幸得振及時阻止,將他打倒地上。

承振:(金石,你…令我太失望,難道你遺忘了昔日我們的情份嗎?)

朱永銅:(金石,你告訴我…為何要害我們?究竟丁子謙給了你甚麼好處?)

榮金石:此時的他忽然中箭,在斷氣前說道。(呀…振哥,海小姐…妳相信我,丁子謙…根本就…不是丁子謙…)

朱永銅:說畢石終於斷氣,他激動得大叫道。(金石…金石…是誰要殺死他呢?)

海綾:(他的身份已經被我們識破,自然就會被滅口,我相信丁子謙也在這座別墅裡。)

凌嘉文:(Dora…現在我們的處境已經相當危險,妳認為我們是否應該放棄呢?)

海綾:(我已經從這裡看過出面的情況,既然已經進入這個死亡遊戲,除非贏了;否則…)

凌嘉文:(否則我們就沒有機會離開這裡?其實這點…我早已經知道,只是我們從金石身上知道的並不多。)

海綾:(Carmen…看來因為我的關係,已經把你們連累在內了;對不起…)

凌嘉文:聽到綾的說話,每個人都因為飛的關係感到神傷。(Dora…我們是好朋友…)

朱永銅:聽到綾的說話,每個人都因為飛的關係感到神傷。(其實…丁子謙也不會放過我們的。)

承振:聽到綾的說話,每個人都因為飛的關係感到神傷。(就讓我們四個人一條心,衝出這個死亡遊戲。)

凌嘉文:(承振說得對,只要我們四個人一條心,我相信一定可以衝出去;別遺忘我們曾經贏了無數次的死亡遊戲。)

海綾:(Carmen…妳也別遺忘,我們贏是真真正正的遊戲,而不是這個危險環境。)

朱永銅:(我對海小姐與 小姐均有信心,振哥…我們一定可以平安出去的。)

承振:(我們甚麼也別再想,就向第三個房間出發吧!)

朱永銅:來到第三個房間門外,他便跟大家說道。(既然前兩間都是我開啟的,第三間同樣由我來吧!)

承振:(永銅,小心…內裡發生任何異樣…)

朱永銅:他苦笑道(振哥,我們已經失去了一個曾經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是否需要報仇呢?)

承振:(如果金石是該死,我們便不需要替他報仇;如果真相是他不該死的,就算要了我的命,也要替他討回公道;我不會讓他死得不明不白…你也是與我同樣的想法是嗎?)

朱永銅:他微笑點頭(當然…我們三人是好兄弟,也是同一條心的;大家準備好了沒有呢?)眾人點頭回應,他便繼續說道。(準備…我開門了…)

 

究竟第三個房間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呢?眾人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準備迎接這個在電腦上才會出現的死亡遊戲,他們越接近,心情便越緊張起來;同樣第三個房間的門也由銅開啟,第一眼看見的竟然是一個世外桃源,內裡完全沒有了前兩個房間所看見的恐佈情景,但是…這樣並不代表他們就是安全,可能再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就在此時即將發生;他們能否平安,就要看他們的造化了。

 

眾人走進第三個房間後,突然心裡像放下心頭大石,因為內裡沒有前兩間的死屍,與及陰森的感覺,似乎看起來這裡確是讓他們感到一絲絲的安全感覺,但是人又豈會如此的平靜,他們沒想到突如其來的事情才會殺人措手不及;他們的確很累了,即使是面對死亡邊緣,他們也希望休息後再行面對,於是振與銅就將床讓給綾與文睡,他們兩個大男人便在地上不其然睡著了,這個房間能陪吸引他們留下來的原因,除了沒有死屍外,還整齊得讓人感到有點過份;一張四尺大床,被褥全部齊全,有水有電有光有梳化,還有地毯,振與銅就在地毯上不知不覺中睡著了,連危險即將降臨他們身上,也慒然不知道。

 

海綾:正當眾人熟睡的時候,忽然地震起來。(Carmen…振哥…永銅起身,別再睡覺了…)

凌嘉文:她睡在綾的身旁,聽到她的叫聲,她立即醒過來問道。(Dora…發生甚麼事情?)

朱永銅:他感覺到地震,於是說道。(為甚麼會突然地震起來,振哥…我們現在怎辦?)

承振:他二話不說便答道(立即上床…)他與銅上床後,各自照顧著身旁的綾與文。

海綾:她鎮定得微笑起來,更跟身旁的文說道。(Carmen…遊戲終於又要開始了…)

承振:綾的說話說畢後,地震的情況忽然停下來。(為甚麼會這樣?究竟想玩甚麼把戲?)

朱永銅:(振哥,既然他想與我們玩,我們就唯有跟他玩吧!只有這樣才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

凌嘉文:(Dora…妳有沒有印象,現在是去到那一關呢?)

海綾:(既然這個房間如此舒適,相信只是一個揭幕;我們需要更加小心,千萬別大意。)

凌嘉文:(我去開門離開這個房間…)接著她下床走到門口,此時的她卻被銅阻止。(甚麼事情?)

朱永銅:(既然三道門均是我負責開的,就由我來,我不希望妳有危險,讓我來吧!)

凌嘉文:可是銅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將門開啟。(我們被人鎖起來,不能出去…)

海綾:此時的另一邊卻傳來他們倆人的聲音(救命…Carmen…)

承振:此時的另一邊卻傳來他們倆人的聲音(救命…永銅…)

朱永銅:他與文看見綾與振在床上被突出來的扣鎖著(振哥…)沒想到他同樣被地上的扣鎖著。

海綾:她看見文想走上前的時候,突然喝令道。(Carmen…別動,現在只有妳才可以救我們;聽著…退後到門口,然後二二四四…再四四六六…最後二二;步伐要平均,先救永銅,再數餘下的步伐。)終於按照她的方法,地上的扣果然脫開,銅跟著文的步伐,終於將振與綾成功救出來。(Carmen…這裡的而且確是跟足死亡遊戲的編排,幸好我還記得當時的解碼。)

凌嘉文:(幸好妳還記得,否則剛才我若亂了陣腳,恐怕連自己也被困起來。)

承振:(阿綾,剛才妳說的究竟是甚麼?這麼容易就可以解除永銅腳上的鎖扣呢?)

海綾:(是步伐的解碼,只要按準步伐走,每每最後一步踏在地上的時候,便是解開機關的重點。)

朱永銅:(如果剛才 小姐走錯,那麼會有甚麼後果?)

海綾:(我不知道,因為早前我與Carmen玩的時候,沒有輸過,全部都很成功破關而出。)

凌嘉文:(但是…我曾經在遊戲機的地方,見過別人輸了之後,傷亡慘重。)

承振:(剛才確是險得很,想不到丁子謙竟有這樣的頭腦,想用這個遊戲將我們困在這裡。)

凌嘉文:(他想我們活活的死在這裡,然後成為他的實驗品;飛哥與如恩就是一個好例子。)

海綾:(相信大哥是被他騙來這裡,而不慎中了他設下的陷阱,才會死在這裡。)

承振:(怪不得飛哥一直失蹤多時;是啊…我們現在該如何?下一步將如何走呢?)

海綾:(這個房間與第四個房間是相通的,這裡有出路通過去第四個房間。)

朱永銅:(真的嗎?這一定又是丁子謙的把戲;振哥,我們就四周試試找找吧!)

凌嘉文:(Dora…以妳認為我們還需要在這裡多久呢?)

海綾:(算起來…我們面對的每一步,該還有餘下14小時的遊戲。)

凌嘉文:(14小時?妳有沒有算錯,我們已經在這裡很久的時間了,還要待14小時那麼多。)

海綾:(妳自己算一算,我們面對發生的事情只有約10小時的時間,這個遊戲該有24小時啊!)

凌嘉文:(今次真的被他玩死了,不過…慶幸一點,我們曾經玩過這種遊戲,否則早已經像金石…)

朱永銅:此時的他突然大叫道(振哥,找到了…)接著他將牆推開,果然是一個門口。(可能就是這個)

凌嘉文:她走上前叫道(朱永銅…小心…)

海綾:她忽然聞到一陣陣的炸藥味,於是大叫道。(快點過去,這裡很快便會爆炸…)

承振:他回頭捉著綾的手,將她拉進來;第三個房間隨即爆炸。(阿綾…妳沒有事嗎?)

朱永銅:他與文緊張得走上前問道(海小姐…妳有沒有受傷?)

凌嘉文:他與文緊張得走上前問道(Dora…妳沒有事嗎?妳怎知道有炸藥?)

海綾:(正當妳與永銅過來的時候,我在振哥後面,忽然聞到一些炸藥味;回想起我們破關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當到最後一個房間的時候,第三個房間便會隨即爆炸。)

承振:(那麼這座別墅會否連同一起爆炸呢?)

海綾:(不會…這只是遊戲中一個過關的規則;如果我們還未離開第三個房間,即是未找到出路,那麼即是說第三個房間是不會爆炸的。)

朱永銅:(簡直混帳,究竟我們與他有甚麼過不去,一定要置我們於死地才心息呢?)

凌嘉文:(我看未必,死亡遊戲不一定會死人,金石的情況不同,他是被人存心滅口的。)

朱永銅:(其實是能夠順利過關才不會死人,但是如果失敗可能就會死在這座別墅裡。)

承振:他發現綾一直定眼看著一個位置,於是好奇的問道。(阿綾,妳在看甚麼?)

海綾:(Carmen…妳是否記得第四個房間放了甚麼東西呢?)

凌嘉文:她想了一想便微笑答道(讓我想一想…應該…是一具屍體…)

承振:他聽到綾與文的對話,雖然有點愕然,但到了這個地步,已經不能夠不相信了。(在那裡?)

凌嘉文:此時的她們竟有不同的答案道(床下…)

海綾:此時的她們竟有不同的答案道(衣櫃…)

朱永銅:他與振感到驚訝的問道(為甚麼會有不同的答案呢?)

承振:(是啊…妳們兩人不是一起破關嗎?)

海綾:(雖然是…但這麼多年,有些程序可能會有不一致的情況出現。)

凌嘉文:(說得對…我的印象中是床底,而Dora卻認為是衣櫃;我們可以先看看床下,再看衣櫃。)

朱永銅:他走到床下,戰戰兢兢的把床單揭起來便說道。(沒有…)

承振:他便走到衣櫃前,雙手將櫃門開啟,果然有另一個玻璃箱載著一具屍體;他與銅合力搬下來,眾人看清楚後,簡直不敢相信,內裡竟然是…(為甚麼會是他?)

朱永銅:(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竟然已經死了;怎會如此?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海綾:她們也愕然起來道(原來Ivan早已經死在這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凌嘉文:(Dora…千萬別被眼前的一切,阻礙妳的判斷;要知道這個遊戲規則,是一定會出現一個與我們關係密切的屍體,別遺忘當日玩遊戲的時候。)

海綾:她冷靜下來後說道(對的…原來我自加拿大回港的時候,面對我的人根本就不是這個Ivan。)

朱永銅:(振哥,那麼我們每天面對的人,根本就不是丁子謙;但是…他們的確是生得一模一樣…)

承振:他搖頭說道(簡直不可思議,丁子謙根本就沒有兄弟,更莫說相同樣貌的人。)

凌嘉文:(怪不得…自從他回港後,我便感到他有些不對勁,原來他早已經死在這裡。)

海綾:她回想道(想來也是…他起程回港前的一晚,曾經來過我的酒吧,當時的他並沒有甚麼異樣;但時當在警局內見到我的時候,他像是激動得很,誓要將我帶回丁宅;原來他是害怕我會看穿他的身份,那麼襲擊我的蒙面人也是他,其實對於他的聲音,我早已經知道是他,只是一直沒有證據去Support我的推論,我才不敢告訴你們。)

朱永銅:他疑惑的問道(金石是否早已經知道丁子謙的身份呢?但…究竟是甚麼令他背叛我們呢?)

凌嘉文:(很難說…或者丁子謙手上有一些關於金石不可告人的秘密,直以此威脅他也說不定。)

朱永銅:(不可告人的秘密,難道…是與如恩及飛哥的死有關嗎?)

海綾:(即使是…也不足為奇,我只想知道他…究竟為何要殺死這麼多人?他們全都是無辜的…)

承振:此時他看見綾在發出訊息,於是追問道。(阿綾,發訊息給誰?)

海綾:(我們現在身處的環境已經越來越危險,必需要跟莫Sir聯繫上,否則沒有人知道我們在這裡…)

朱永銅:(這樣也好,最起碼莫Sir接收到,希望他會趕來這裡。)

凌嘉文:(我們已經看過四個房間;Dora…還記得我們下一步應該到那一層呢?)

海綾:她想了想便答道(我們是時候到這裡的書房,接著便是主人房了。)

朱永銅:(相信自我出生以來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遊戲;怪不得現在的年輕人多麼愛玩遊戲機。)

承振:他搭著銅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我們一定可以平安出去的。)

朱永銅:(振哥,不用安慰我了,現在我終於相信,能否平安出去,便要看我們的造化了。)

承振:(我從來不相信這些,只相信雙眼看見的一切。)

海綾:推開書房的門便說道(很整齊的書房,也是藏著殺人機關的地方。)

承振:沒料到綾的說話,一語成中,此時突然有人向她發出飛標,幸得他及時捉著綾。(妳沒有事嗎?)

朱永銅:他與文看見立即走上前問道(海小姐…妳沒有事嗎?)

凌嘉文:她與銅看見立即走上前問道(Dora…妳怎樣?有沒有受傷?)

海綾:她搖頭答道(我沒有事,你們放心;他…根本不是要我們立即死,而是想慢慢折磨我們。)

凌嘉文:(就像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的感覺,他…已經變得越來越瘋狂了。)

海綾:她拾起跌在地上的飛標說道(這與遊戲內的情景一莫一樣,他…確是天才。)

承振:他諷刺的說道(天才?是妳才會讚賞他,我說他是一個獨子才是。)

凌嘉文:(Dora…倒不如這樣,我們分頭在這個書房內找找有沒有甚特別的東西好嗎?)

海綾:她點頭答道(好…不過大家千萬要小心,因為他隨時會模仿遊戲中的向我們發出任何暗器。)

朱永銅:一會兒後,終於有人首當其中,他不虞有詐,中了一鎗倒在地上道。(呀…)

承振:他緊張得走上前把銅扶倒梳化上(永銅,你怎樣?)他看見銅傷口有血(簡直沒有人性的…)

凌嘉文:她向綾說道(Dora…遊戲內有這一幕,只是不知道我們四人當中,會是永銅中鎗。)

承振:他激動的向綾要求道(阿綾,我們別再糾纏於這個遊戲內,立即離開好嗎?)

凌嘉文:(承振,你誤會了,其實我與Dora早已經想離開;只可惜…遊戲已經開始,沒有人可以在中途離開,。)

海綾:(你放心…永銅的傷口不太深,我先替他止血及包紮傷口,他很快便會沒有事。)

承振:他有點情緒失控的大叫道(丁子謙…你給我滾來,別再在這裡裝聾作啞;出來…)

海綾:突然她撲上前把振推開,自己的手卻被突如其來的飛刀所傷。(別胡亂叫…小心…呀…)

承振:他看見綾為救自己受傷,緊張的問道。(阿綾,妳怎樣?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海綾:她微笑搖頭(我沒有事,只是皮外傷,沒有大礙的;你要保持冷靜,別再衝動好嗎?)

凌嘉文:(承振,我們來到書房,將要面對的環境相較前四個房間更困難,你要冷靜。)

承振:(我知道…對不起,剛才我實在無法再忍受,我不希望再見到有人死在這座別墅裡。)

朱永銅:(振哥,你要冷靜,我們已經失去一個好兄弟,絕對不能再輕舉妄動的。)

承振:(永銅,你要支持下去;我說過我們一定可以平安出去的,你放心…)

海綾:(我們暫時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待永銅好一點才再繼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