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失蹤遊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綾對於失蹤多時的哥哥飛完全沒有頭緒,警方亦因為按飛失蹤之時間而將其住宅正式解封,綾終於能夠成功搬回飛昔日的住宅,而不需要外租了,與此同時,她在翻查昔日飛之物件時,竟有一些發現,不料卻傳來如恩的死訊;眾人將矛頭指向與她曾經有過親密關係的振身上,懷疑他被恩拒絕而懷恨在心,找機會向恩報復,從而錯手把恩殺掉,振百辭莫辯,就在他被傳上庭之前,綾成功找到證據,替他洗脫嫌疑,並發現更多在飛失蹤前所發生之事;綾亦正式向謙提出離婚…

 

莫明軒:(海小姐,根據海揚飛失蹤的時間,因為已經超出警方封鎖他的住宅時間,現在我們警方正式將海揚飛的住宅解封;鎖匙交回給海小姐保管,日後如有需要,我們有可能會再次重封。)

海綾:她接過軒交給她的鎖匙便說道(我明白,麻煩你…莫Sir…)

凌嘉文:軒離開後,她替綾高興的說道。(Dora…以後妳有家歸得了;為何還如此心煩意亂呢?)

海綾:(Carmen…我很掛念哥哥,不知道現他現在究竟身在何處呢?)

凌嘉文:(Dora…妳別怪我,其實我覺得飛哥可能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海綾:她對於文的答案感到愕然(妳也是如此認為嗎?不過我都應該要有心理準備…)

凌嘉文:(Dora…妳試想想,飛哥失蹤期間妳才回來;但是從來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甚麼時候失蹤?相信最清楚的人,莫過於跟他一起共事的人。)

海綾:她突然想道(丁子謙…承振…榮金石…朱永銅…究竟他們有甚麼事情?瞞著我呢?)

凌嘉文:(Dora…妳認為Ivan會有甚麼?瞞妳?難道是與飛哥有關係嗎?)

海綾:(我不知道…還有如恩,我曾經與她住在同一間酒店裡,還感到她有些異樣。)

凌嘉文:(妳竟然可以發現這麼多的線索,我實在慚愧;身為嘉文偵探社的老闆,想替飛哥做一點事情也不能,我甚麼都查不到出來。)

海綾:(Carmen…其實我知道你已經盡力,而且我也應該多謝妳,如果不是妳通知我回來,相信Ivan也不會告訴我大哥失蹤之事。)晚上她與文晚飯後,她便獨自回家,她環顧飛的家,給她一種溫暖的感覺,原來她已經跟飛分別好一段時間了,夜深人靜她越想念飛;她睡不安寧,於是起來到處走走,來到飛的房間,她推門進去坐在床上看著她與飛一起拍的相片,不禁哭起來說道。(大哥,你究竟去了那裡?究竟你是否還生存世上呢?我很想你…你知道嗎?)此時傳來一陣聲音,她應著聲音走出大廳問道。(是誰?究竟是誰走了進來?為何敢進來…而不敢出來呢?)她得不到任何回應,於是四周環顧,就在洗手間的門前停下來,突然轟的一下,她就衝進去將其中一人捉著;她仔細看清楚原來是銅,身旁站著的還有石,她捉著銅的手追問道。(你們究竟走進來幹甚麼?快給我說出來,否則我弄斷你的手。)

榮金石:他心急如梵的情況下說道( 太太,不好…是 先生派我們兩人前來保護妳的。)

海綾:聽到石的說話,她還不肯放銅說道。(又是他…簡直豈有此理,帶我見他…)

承振:他看見石與銅被綾押回來便問道(你們…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榮金石:(振哥, 太太說要見 先生…)

丁子謙:他從樓梯上走下來說道(你們兩人簡直飯桶,吩咐你們做少少事情也辦不好。)

海綾:她將銅推倒謙的面前問道(為甚麼派他們兩人跟蹤我?你到底有何居心?)

丁子謙:他站起來解釋道(Dora…妳聽我說,我並不是派人跟蹤妳,我只是擔心妳有危險,所以派他們好好保護妳;妳回港後一直沒有回來,究竟知不知道這裡才是妳的家?)

海綾:(夠了…這裡根本就不是我的家,如果你真是如此關心我,大哥失蹤多時,你就不會將一切?瞞我;我想…你是擔心我會查到甚麼,所以才不敢向我明言。)

丁子謙:他捉著綾的手說道(Dora…我丁子謙可以向天發誓,絕無此事。)

海綾:她把謙的手推開說道(不必了…經過此事,我不會再相信你。)

丁子謙:(妳為何要這樣待我,別遺忘我們是倆夫妻;我派阿振前往找妳,卻又見不到妳;現在知道妳已經搬回去飛哥的家,我派永銅與金石保護妳又不對;究竟我做錯甚麼?)

海綾:她微笑說道(你沒有做錯,最錯的人是我大哥,最有眼無珠的人卻是我。)

丁子謙:(Dora…我們再不要鬥氣好嗎?妳究竟想我怎樣,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好嗎?)

海綾:(我相信沒有這個必要,現在我正式告訴你,別再派任何人騷擾我,否則我就再不會留情。)

丁子謙:(如果妳搬回來這個家,我可以答應妳任何事情;別再繼續下去好嗎?)

海綾:(終有一天我會跟你有一個了斷,你最好別裁在我手上,否則後果我也不敢想像。)

丁子謙:他看著綾離去後便吩咐道(阿振,你較他們醒目,替我好好保護Dora,千萬別讓她受傷。)

承振:他聽到謙的吩咐,便立即回應道。(我明白怎樣做, 先生…請放心…)

海綾:正當她回到家關上門後,忽然有人在背後挾持她。(是誰?是誰走進我的家裡?)

男人:他蓋著綾的口部喝令道(別胡亂說話,否則我一刀割破妳的喉管。)

海綾:她感到這把聲音似曾相識(原來是你…當日在酒店找我的人就是你。)

男人:(哈哈…海揚飛的妹妹果然厲害,原來妳已經知道此事;那麼妳一定聽到當日我與承振的說話是嗎?想不到妳這麼快便退房,若不是來這裡看一看,我也不知道警方已經將這裡解封,也想不到妳竟然會搬進來;那麼就只有怨妳自己倒楣了,將海揚飛之物交給我,我便放妳一條生路。)

海綾:(海揚飛之物?你說的物品究竟是甚麼?我根本就從來沒有見過…)

男人:(妳在這裡已經住上不少的日子,怎會沒有見過,別再在我面前玩把戲;快給我拿出來,否則…)他將綾挾持到飛的房間再追問道(究竟在那裡?妳再不合作,就別怪我手下無情。)此時的他突然被人從後面推倒,緊握著綾頸部的手終於鬆脫下來。(是誰…破壞我的好事?)

承振:綾被那個男人手鬆下來的時候,失去平衡的倒在他的懷內;他緊張的追問道。(妳沒有事嗎?)

海綾:她對於振突然的出現,感到嚇一大跳的反問道。(你怎會來這裡?一定又是Ivan派你來的。)

男人:(又是你…承振,到底我跟你有甚麼過不去?你總是要破壞我的事情呢?)

承振:(當日被你走掉,也算你走運,今天再沒有這麼容易被你跑掉的。)

男人:(哈哈…就憑你,我看你還不是我的對手;海綾,快點將海揚飛的東西交給我。)

承振:此時的他才驚訝道(飛哥的東西?妳收藏著有關飛哥的東西嗎?)

海綾:她搖頭答道(沒有…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所指的東西是甚麼?我也沒有見過…)

承振:他理直氣壯的反問道(你究竟要找海揚飛甚麼東西?還有你究竟是甚麼人?是誰派你來?)

男人:(承振,我勸你莫再多管閒事好了,這是我與海揚飛私下之事,不需要你干涉。)

海綾:(那應該與我有關,海揚飛失蹤…究竟是否與你有關?)

男人:(簡直豈有此理,現在是我問妳取東西,妳竟然反過來質問我,簡直大笑話。)

莫明軒:此時門外傳來他的聲音叫道(海小姐,妳沒有事嗎?我是莫Sir,快點開門吧!)

男人:聽到是軒的聲音,他立即慌忙逃跑道。(今天算你們倆人走運,我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海綾:她開門後嚇一跳的看見軒帶領大隊警員前來(莫Sir,你帶這麼多人前來,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莫明軒:他走進來第一句便命令道(立即將承振鎖起來,別再讓他逃跑。)

海綾:她愕然的追問道(莫Sir,究竟發生甚麼事情?為何要將承振鎖起來呢?)

莫明軒:(海小姐,妳有所不知,剛才若不是看更報警,我們也不知道他跑到妳這裡來逃避警方。)

承振:他掙扎的說道(簡直笑話,我承振既沒有做過不見得光之事;為何要逃避警方的追捕。)

莫明軒:(承振,下午的時候,你是否曾經出現於虹芳酒店呢?)

承振:他想了想便答道(對的…下午的時候,因為我有要事曾經到過虹芳酒店。)

莫明軒:(那麼我問你,你是否在虹芳酒店見過一名叫如恩的女子?)

承振:(是啊…我的而且確曾經見過她,那有甚麼問題?)

莫明軒:(離開虹芳酒店之後,你去過那裡?)

承振:(返回丁家大宅,接著便來這裡找海小姐…)

莫明軒:(你為何會來這裡找海小姐呢?)

承振:(是 先生吩咐我來這裡,好好保護海小姐,因為 先生擔心有人要害海小姐。)

莫明軒:( 先生竟然如此神通廣大?因為他知道海小姐會遭到你的毒手,所以才通知我們前來。)

承振:他對軒的說話感到晴天霹靂(甚麼?莫Sir,你別胡說八道,我怎會 向海 小姐下毒手?)

莫明軒:(因為你於下午的時候,在虹芳酒店殺害一名叫如恩的女子,現在又想殺海小姐…)

承振:(胡說…根本沒有這回事,我沒有殺如恩,更加沒有 向海 小姐下毒手;是你們誣陷我。)

莫明軒:(我們沒有誣陷你,一切 都是丁 先生親口跟我說的;難道 先生會冤枉你嗎?)

承振:(沒有可能…他…為何要冤枉我,我做錯了甚麼?他為何要這樣對我?)

莫明軒:(別再說…帶他回去;海小姐,麻煩妳跟我們走一趟…)

 

振被冤枉殺害如恩,百辭莫辯之餘,舉報他是兇手的人,竟是與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謙,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做錯甚麼,謙為何要這樣對自己,其實他之所以到芳酒店,也只不過是受謙的吩咐,前往核實入住的租客全部均有證件,可是卻無辜成了犧牲品;然而最大疑惑的人卻是綾,自她回家遇上一個蒙面的男人,再到振將她拯救出來,最後莫明的被軒拘捕,一剎那竟發生這麼多沒有想過的事情,但是她從軒的口中知道舉報振殺恩的人就是謙,不知道是感覺還是甚麼,她認為振絕對不會是殺恩的真正兇手;為了證明振是無辜,她決定要文私下追查此事,與此同事,綾一直期待已久的文件,終於從加拿大寄到香港了。

 

凌嘉文:(Dora…事情真是如此簡單嗎?但為何Ivan要舉報承振殺人呢?又是誰殺死如恩呢?)

海綾:她心煩的答道(我現在甚麼都想不到,一剎那事情來得太過突然了,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想。)

凌嘉文:(照妳的分析,承振與如恩根本不認識,根本沒有可能將如恩殺害。)

海綾:(所有證據均對他不利,再加上是Ivan親自舉報,承振根本百辭莫辯。)

凌嘉文:(Dora…妳究竟是否真的不知道,那個男人說飛哥的東西呢?)

海綾:她質疑的反問道(Carman…我們相識廿多年,連妳也不相信我嗎?)

凌嘉文:她急忙解釋道(妳別誤會,我不是不相信妳;而是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有點不可思議。)

海綾:(我一定要將事情的真相追查出來,Carmen…我求妳幫我好嗎?)

凌嘉文:(傻瓜,我當然會幫妳,別遺忘我們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啊!)

海綾:(如果此事與Ivan有關的說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凌嘉文:(Dora…別遺忘他始終是妳的丈夫,難道妳也要大義滅親嗎?)

海綾:(我不知道…Carmen,妳先回去吧!)文點頭離去,臨走前還叮囑她小心。

丁子謙:因應振的要求,他便前往拘留所探望他。(警方說你要見我是嗎?)

承振:(Ivan…我想知道,你為何要誣陷我?究竟我做錯甚麼?你要這樣對待我?)

丁子謙:(我做過甚麼?這只有怪你自己愚蠢,我不防跟你說,如恩的而且確不是你殺的;但是…我要將這個兇手變成是你,那又如何?我是城中富家之子,你是甚麼?你認為警方相信我還是相信你呢?我要你死…你就不能有命出去…你明白嗎?)

承振:(即使要我死,你都應該給我一個理由是嗎?)

丁子謙:(理由?哈哈…我要置你於死地的理由,就是你喜歡了一個你不該喜歡的人。)

承振:他毫不考慮,理所當然的答道。(海綾?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她,Ivan…我想你誤會了…)

丁子謙:(沒有…我沒有誤會,如果你從來沒有喜歡過她;為何你要保護她?)

承振:他莫名其妙的反問道(是你吩咐我要好好保護他的,難道你自己遺忘了嗎?)

丁子謙:(豈有此理,海綾是我的太太;我何需要你保護她?你簡直荒謬。)

承振:此時的他終於明白道(我明白…你究竟是誰?究竟想玩甚麼把戲?)

丁子謙:(我已經說過很多次,我要你死…我一定要你死…)接著他站起來明言道(我們不會再有機會見面的,你就在這裡等死吧!)

姜律師:他不明所以的問道(Dora…為何不讓承振知道真相呢?)

海綾:(我擔心被他知道是我請姜律師幫他,他不會接受。)

姜律師:(那就隨便你吧…我不會勉強妳的,我們繼續再討論一下這單Case。)

 

終於恩的兇殺案,振被提堂控以謀殺之罪,姜律師詢問眾證人後,以謙為首的口供全對振不利;正當法官判決前一刻,綾終於出現。

 

法官:(請辯方律師作結案陳詞…)

姜律師:他站起來敬禮後說道(法官大人,我相信本人不需要再作結案陳詞了。)

法官:他對姜律師的回答感到莫名其妙,立即追問道。(辯方律師何以這樣說呢?)

姜律師:他拿著證物跟法官說道(法官大人,這是新的證物,請法官大人跟陪審團一起休庭觀看。)

法官:休庭一小時後,他與陪審團出來坐下便說道。(監於辯方律師提供的新物證,本席現在宣判承振謀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丁子謙:他激動的站起來質問道(為何會這樣?他明明殺了人,為何會沒有罪呢?)

姜律師:他微笑跟振握手說道(承先生,恭喜你;法律是公正的,你沒有做過的事情,絕對不容你被冤枉。)

承振:他高興的問道(多謝…姜律師,辛苦你;但是…我很想知道,剛才你提交的新證物究竟是甚麼?)

姜律師:(承先生,剛才的證物是有人交予我助手的,而且你要多謝的人不該是我;應該是海小姐…)

承振:他愕然的反問道(甚麼?是海小姐安排你替我答辯嗎?)

姜律師:他點頭答道(是…其實在今次的答辯中,最辛苦的人不是我,是海小姐;所有證物與證人都是她找回來的,而且剛才最後一刻,也是她…你才可以重獲自由…)

承振:(姜律師…海小姐現在那裡?我想見她…)

姜律師:(她擔心你不接受她的好意,所以堅持不讓我告訴你;我們回去吧!)

 

丁子謙:離開法庭後,他走上前牽著振的衣領說道。(你究竟做過甚麼?為何法官會將你無罪釋放?)

承振:他跟謙糾纏的說道(丁子謙…我承振做事對得起天地良心,你絕對不能夠冤枉我的。)

丁子謙:(不是…絕對不是,如恩是你殺,你是殺人兇手;這個是甚麼世界?殺人者竟然可以無罪?)

姜律師:他看見謙糾纏著振便立即走上前嚴厲道( 先生,請你控制自己的情緒,法律是公正的,無枉無縱。)

丁子謙:(無枉無縱…你這個混帳律師,一定是收取了承振的黑錢,所以才替你打這場官司。)

姜律師:( 先生,如果你再不控制自己的情緒,我保留控告你誹謗的權利。)

莫明軒:他看見事情的發生,便走上前說道。( 先生,請你自重…否則我會將請你回去…)

先生:(莫Sir…你是否瘋了?是我報警請你捉拿殺人兇手,如今你竟然倒轉槍頭。)

莫明軒:(正因為 先生,我才會被上級責黑沒有好好瞭解兇殺案的經過,既然法庭已經…)

丁子謙:未待軒說畢,他已經衝上前追問道。(承振,你告訴我…究竟找到甚麼新證據替自己脫罪?)

海綾:突然傳來她的聲音(找到新證據證明承振清白的人是我,不是他自己…)

丁子謙:綾站在他的面前,他質問道。(是妳替他找到新證據?妳為何要跟我作對?)

海綾:她再言道(因為我不值你的所謂,昔日承振與你出生入死,如今你竟然要弄死他。)

丁子謙:(我這麼辛苦才找到這個機會,妳竟然為了他而背叛我?我們是夫妻…妳知不知道?)

海綾:她立即高舉手中的文件說道(現在已經不是了,這份是我倆正式離婚證書。)

丁子謙:綾的說話令他愕然(妳說甚麼?我沒有簽字怎算是離婚證書呢?妳從那裡偽造出來的?)

海綾:(接到Carmen電報,知道大哥失縱的時候,在我回港前已經跟加拿大申請。)

丁子謙 :他痛心疾首的問道(妳為何要這樣對我?我一直如此愛妳…難道妳還不知道嗎?)

海綾:(昔日愛我的人確是丁子謙,可是現在口口聲聲說愛我的人,卻令我無限的懷疑。)

丁子謙:(懷疑甚麼?承振…你還說沒有喜歡我太太,她現在任何事情都是為了你。)

承振:(我沒有…一方面是你吩咐我前往海小姐的住宅,另方面你竟然報警說我殺了如恩。)

丁子謙:(你確是殺了如恩,為何至今仍不肯認罪?莫Sir…為何你不將承振繩之於法?)

姜律師:(莫Sir,剛才法官大人已經看過我提交的證物,足以證 明承 先生是清白的。)

莫明軒:( 先生,我勸你還是收手吧!別再在這裡攪事好嗎?否則我會對你不客氣的…)

丁子謙:(真是大笑話,姜律師…告訴我,你究竟提交甚麼新證據給法庭?)

海綾:(就是當日承振在虹芳酒店出現與離開的時間,還有進入我家樓下的所有錄影帶。)

丁子謙:(這全是你們偽造出來的,根本就沒有這些錄影帶;Dora…我們不要離婚,跟我回去。)

承振:他看見謙企圖上前拉綾的時候,他下意識走上前阻止道。(丁子謙…夠了…別再胡鬧…)

丁子謙:他被振推倒地上,憤恨的說道。(還說自己沒有喜歡她?你看你自己多麼的緊張…)

姜律師:(海小姐,我們倒不如先行離開,他已經開始有點失控;將這裡交予莫Sir處理…)

承振:離開前他跟銅與石說道(你們小心點吧!)

朱永銅:沒料到他與石竟然跟隨振一起離開(振哥,我跟你們一起離去。)

榮金石:沒料到他與銅竟然跟隨振一起離開(振哥,我跟你們一起離去。)

凌嘉文:回到綾的家裡後她便說道(想不到…丁子謙今日的反應竟然如此不尋常?)

承振:(實在太過不可思議,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他竟然會這樣對我。)

朱永銅:他更坦言道(有些事情振哥…你真的不知道,其實在你前往找海小姐之前,我們已經想跟你說;在你出門不久,丁子謙就致電莫Sir,說虹芳酒店發生命案,你就是殺如恩的兇手。)

榮金石:(還有…我曾經親眼看見丁子謙去過虹芳酒店,期後回到丁宅便吩咐你前往保護海小姐。)

凌嘉文:(我們所有人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中,Dora…自從法庭回來後,妳一直沒有說話;沒事嗎?)

承振:(說起來…我還未多謝妳,沒有妳…我一定會被判坐監;這樣我一定不甘心…)

凌嘉文:(這也是真的,如果不是Dora…相信姜律師也沒有把握接這宗官司,再加上姜律師是Dora的世叔,他才義不容辭。)

海綾:(這只是舉手之勞,我根本沒有做過甚麼?正如姜律師所言,法律是公正的,你沒有做過,沒有任何人可以冤枉你;包括…一直想你死的丁子謙…)

凌嘉文:突然她站起來好奇的問道(Dora…妳手上的離婚證書,究竟是否真的?)

海綾:她微笑回頭反問道(Carmen…難道妳認為我會將這些事情用來開玩笑嗎?)

凌嘉文:(但是…這麼短的時間,妳從那裡辦理到離婚呢?)

海綾:(其實自從他離開加拿大,回港辦理他父親身後事的時候,我已經私下向法庭申請;沒料到…不久竟然接到妳的電報,才知道大哥失蹤的事;所以計算時間上的偏差,我才可以在他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才可以順利辦妥,本來想與他坐下來好好談談,現在既然弄成這樣子,我想也沒有這個需要了。)

凌嘉文:(但是…當日是妳甘心情願嫁給他,為何又要私下辦理離婚呢?)

海綾:(其實當時我嫁給他,主要是大哥希望我有人照顧,再加上他又不介意與我假結婚…)

承振:聽到綾的說話,眾人不其然的嚇一跳道。(假結婚…)

朱永銅:聽到綾的說話,眾人不其然的嚇一跳道。(假結婚…)

榮金石:聽到綾的說話,眾人不其然的嚇一跳道。(假結婚…)

凌嘉文:聽到綾的說話,眾人不其然的嚇一跳道。(假結婚…)

海綾:(你們為甚麼如此愕然?其實假結婚沒甚麼大不了,我與丁子謙一直以來,都只不過是一對有名無份的夫妻。)

承振:(那他為何待妳這麼好?處處吩咐我要好好保護妳?)

海綾:(我們在加拿大讀書的時候,曾經相處一段很長的時間,可能是這樣,他喜歡了我…我也不知道。)

凌嘉文:(一定是這樣,不過自從Ivan回港後,我感覺到他有點奇怪。)

海綾:聽到文的懷疑,她立即追問道。(CarmenIvan回港後,妳曾經見過他嗎?)

朱永銅:他立即回答道(當然有…我還記得 丁老 先生出殯當天, 小姐都有出席他的喪禮。)

榮金石:(是啊…當天是我駕車送丁子謙上山,送 丁老 先生最後一程。)

海綾:說到這裡,她更感莫名其妙。(為甚麼丁子謙不是與 丁老 先生一起上山嗎?)

榮金石:(出殯當天,丁子謙根本就沒有到過靈堂,只是期後直接上山。)

海綾:她疑惑的追問道(Carmen…金石所言是否真的?在靈堂的時候,妳有沒有見過丁子謙?)

凌嘉文:(金石沒有說謊,丁子謙的確是在 丁老 先生上山後才到達的。)

承振:他定眼看著綾問道(有甚麼問題?妳究竟想到甚麼?)

海綾:(丁子謙是 丁老 先生唯一的獨子,最後一程應該由丁子謙親自送上山的。)

朱永銅:(海小姐說起來又有點道理,既然是最後一程,丁子謙當天為何沒有在靈堂上出現呢?)

承振:(金石,當天是你駕車送他上山的;之前他究竟做過甚麼?)

榮金石:(之前丁子謙根本一直不在丁宅,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做過甚麼?)

凌嘉文:眾人異口同聲的追問道(不在丁宅?他究竟去了那裡?)

海綾:眾人異口同聲的追問道(不在丁宅?他究竟去了那裡?)

承振:眾人異口同聲的追問道(不在丁宅?他究竟去了那裡?)

朱永銅:眾人異口同聲的追問道(不在丁宅?他究竟去了那裡?)

榮金石:(我不知道,他致電吩咐我立即前往石奧接他上山的。)

承振:(石奧?他的別墅好像在附近,但是…他究竟去那裡幹甚麼呢?)

海綾:(石奧?這個地方似曾相識,究竟是誰曾經跟我提起過呢?)

凌嘉文:(Dora…在妳前往加拿大之前,有沒有去過他的別墅呢?)

海綾:她微笑搖頭答道(當然沒有,當時我根本就不認識他。)終於她想起道(我記起來了…)

凌嘉文:接著綾衝進房間裡,她便追問道。(Dora…妳去那裡?)看見綾拿著一些東西(這是甚麼?)

海綾:她放到石面前問道(金石,你是否記得當天接丁子謙的位置是否這裡附近呢?)

榮金石:他一眼便看出並點頭答道(是啊…就是這裡,原來飛哥曾經在這裡拍照嗎?)

承振:他看見相裡的人是飛便愕然的問道(妳從那裡得到這張相片?)

海綾:(執拾大哥物品的時候,我忽然發現這張相片,因為我不知道是甚麼地方,所以沒有拿出來。)

承振:(那天我被莫Sir拘捕之前,曾經在這裡遇上一個蒙面的男人;難道他要的東西就是…)

凌嘉文:(就是這張相片,即是說那個蒙面的男人就是…丁子謙?)

朱永銅:(但是…他如何一方面來這裡,另一方面又在丁宅報警,讓警方前來這裡呢?)

榮金石:(對啊!他沒有可能懂得分身之術,一定是另有別情的。)

凌嘉文:(Dora…為甚麼妳一直不告訴莫Sir呢?)

海綾:(我根本就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直至剛才金石說出大奧,我才想起來。)

凌嘉文:(那麼即是說要殺妳的人,其實就是丁子謙是嗎?)

海綾:(暫時只是一個假定,根本沒有真憑實據,我也不敢莽下判斷。)

承振:(很簡單…我們倒不如根據金石的形容,到上述看看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