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失蹤遊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海綾為讓兄長海揚飛能夠放下心頭大石,在加拿大甘願下嫁同校比自己年長4歲的學長丁子謙,婚後夫妻倆人卻分隔異地,綾繼續留在加拿大經營自己開設的酒吧,而謙則因父親病逝,急需要回港接管名下的家族生意;豈料一日綾突然接獲兒時好友凌嘉文的電報,告知其兄長飛失蹤達半年之久,綾突感晴天霹靂,立即變賣及結束加拿大經營的生意回港;她從高級督察莫明軒口中得知,飛在未失蹤前一直任職於《霓虹夜總會》,綾為追查飛失蹤之事,決不惜冒險混進夜總會,期間她雖然能夠避過朱永銅與榮金石的追截,可是在與承振交手之時,卻失手被擒;振看得出綾絕對不是存心前來搗亂,遂放她離去,但綾對振的好意,不但沒有領情,還聲言會再次前來追查事情的真相。

 

丁子謙:他突然到訪綾的酒吧問道(妳近來怎樣?有沒有事情需要我的幫忙呢?)

海綾:她坦言道(我很好…聽說你的父親已經病逝,你還是盡快回去香港吧!)

丁子謙:他站起來說道(阿綾,跟我一起回香港好嗎?)

海綾:(為甚麼要我跟你一起回去?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倆人的關係?)

丁子謙:他點頭答道(我明白…但是我們一起已經這麼長的日子,難道妳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嗎?)

海綾:(無論我們相處多少的日子,也不能改變一個事實。)

丁子謙:他自嘲諷道(想不到…以我們丁家的財勢,想令一個人…喜歡自己也不能。)

海綾:(我衷心多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亦都會誠心祈求你在港一切安好。)

丁子謙:他卻坦言追問道(明天…妳會來送我機嗎?)

海綾:她搖頭答道(不會…因為明天我還要打點酒吧的事宜,你自己事事小心吧!)

丁子謙:(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嗎?)

海綾:(應該會有,回港後如果見到哥哥,代我問候他。)

丁子謙:離別時他叮囑道(如果有任何需要,便致電給我。)綾點頭微笑送別他。

 

半年後…一封不解的電報…

 

Dora

汝兄失蹤至今達半年之久,見字速回港。

Carmen

 

莫明軒:綾到港後,便立即前往警局找他。(妳就是海揚飛的親妹妹海綾小姐嗎?)

海綾:她點頭答道(是啊…你就是請 凌嘉文 小姐聯絡我的莫明軒高級督察?)

莫明軒:他回以微笑答道(是…有關妳哥哥失蹤之事,我希望跟妳詳談,請跟我來。)

凌嘉文:她自警局與綾出來後,一直看著她默默無語,終忍不住追問道。(Dora…妳在想甚麼?)

海綾:突然她微笑說道(Carmen…妳先回家,我稍後再跟妳聯絡好嗎?)

凌嘉文:她擔心的追問道(妳要往那裡去呢?)

海綾:她坦言答道(我要到《霓虹夜總會》看一看才心息…)

凌嘉文:她勸諫道(Dora…妳這樣做會很危險的,倒不如我陪妳一起前往好嗎?)

海綾:她卻安慰道(妳放心…在未找到哥哥失蹤原因的時候,我是絕對不會讓自己出意外的,妳先回去等我的消息吧!)

凌嘉文:(那麼妳要事事小心,有甚麼便立即通知我。)綾微笑點頭。

承振:他看著銅與石不知道在找甚麼?於是追問道。(你們兩人在攪甚麼鬼?有工作不幹,竟然在這裡玩捉迷藏?)

朱永銅:看見振的時候,他立即解釋道。(振哥…不是…我與阿石在找混進來的那個女人。)

承振:他驚訝的反問道(甚麼?為甚麼會有人混進來夜總會?)

榮金石:(振哥…阿銅說得對,我們剛才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女人走進來。)

朱永銅:(正當我們想截停她的時候,就忽然間不見了她;不知道她究竟是甚麼人?)

承振:(豈有此理…竟然有人會混進來,真的不知道死活。)

朱永銅:突然他看見一個身影走過便大叫道(就是她…振哥…)

承振:(好…我們前後包圍她,看看她有甚麼目的。)

朱永銅:他與石異口同聲答道(知道…)

榮金石:他與銅異口同聲答道(知道…)

承振:他看見綾無路可走,於是說道。(小姐,這道後門已經被鎖上,妳走不掉了。)接著綾別無它選,唯有回頭向他襲擊,從而找機會離開;他被綾攻擊,只有自衛道。(小姐,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好嗎?)

海綾:她並不是振的對手,振將她緊緊的捉著。(呀…)

承振:當他看清楚綾的容貌時,不禁呆一呆問道。(妳沒有事嗎?)

朱永銅:此時他們終於趕到來說道(振哥,就是她…)

榮金石:此時他們終於趕到來說道(振哥,就是她…)

承振:(小姐,可否告訴我,為甚麼要混進來我們的夜總會呢?)

朱永銅:他看見綾不回答振的問題,便提議道。(振哥,你用不著跟她如此客氣;倒不如將她交予 先生處置。)

承振:(不用了,我看這位小姐理應不是存心前來搗亂的;妳走吧!)說畢他竟自動放開綾,並讓她離去。

榮金石:(喂…振哥放妳一條生路,妳還不多謝他。)

朱永銅:(振哥,你看此人竟然不領你的情。)

承振:此時的他卻說道(算吧…小姐,妳盡快離開這裡…)

海綾:離開前她聲言道(我不會就此算數,是你把我放走,往後你別後悔今天的決定;我一定會再回來,繼續追查事情的真相。)

榮金石:聽到綾的說話,他不禁說道。(這個女人實在太過氣焰,究竟她是否知道…今天只是振哥手下留情,否則她早已經落入 先生的手裡。)

朱永銅:他看見振呆著,於是問道。(振哥,你沒有事情嗎?)

承振:他搖頭答道(我沒有事;究竟剛才她說要追查事情的真相?究竟是甚麼事情呢?)

朱永銅:(振哥,她想脫險才會編故事出來,你別信她的瘋言瘋語啊!)

承振:(以我看她的情況,她好像是真的前來追查甚麼似的;絕對不像是胡言亂語…)

榮金石:(振哥,此事我們要不要報告 先生呢?)

承振:(我想不必了,因為人都已經被我們趕走,相信她暫時也不會再來。)

朱永銅:(以我看這個女人可說是來者不善,就以她剛才已經敗給振哥手上已經知道。)

榮金石:(剛才我都是這樣說的,只是振哥堅持要將她放走,若不是將她交予 先生,我想她一定難受了。)

承振:他微笑說道(你們兩人好像對她有點偏見是嗎?或是剛才曾經敗於她的手上呢?)

朱永銅:(振哥,我也同樣感受到你好像對她較為特別一點,難道你看上了她嗎?)

榮金石:(正正就是,從前振哥如果捉到任何人,都不會像剛才的態度。)

朱永銅:(對啊…振哥從來對女人都是沒有感覺的;難道?)

承振:他有點怒氣的說道(夠了…別再胡言亂語,被 先生聽到便麻煩了。)

朱永銅:他理直氣壯的說道( 先生…其實讓他聽到又如何?難道他可以阻止振哥喜歡甚麼女人嗎?)

榮金石:他點頭的認同道(對啊…振哥與 先生曾經是出生入死的患難兄弟;現在又如何呢?)

朱永銅:(所得到的就是現在的如此渺小了…)

承振:他忍無可忍的反問道(你們覺得我現在很慘嗎?)

朱永銅:他感到振好像有點反諷刺的答道(振哥,我與金石只是替你感到不值…)

榮金石:(是啊…振哥,你千萬別誤會,我與永銅絕對沒有針鋒相對你的意思。)

承振:(我明白…不過我安於現狀,已經付出的根本就不能追回來,但是我甘於現在擁有的一切。)

凌嘉文:她看見綾從夜總會出來的時候,便立即大叫道。(Dora…妳沒有事嗎?)

海綾:當她看見突如其來的嘉文時便反問道(Carmen?妳為甚麼會在這裡出現?)

凌嘉文:她立即說道(我聽莫Sir說…妳會前來飛哥工作的夜總會,而妳的手機一直都接不通,我擔心妳會有事,所以特意前來看看;妳剛剛從裡面出來是嗎?)綾點頭,她立即追問道。(怎樣…妳沒有事嗎?)

海綾:她對嘉文的說道感到奇怪,於是追問道。(為何會這樣問?)

凌嘉文:她坦言道(以我所知,霓虹夜總會的打理人來頭不少,再加上負責日常打理事務的人也有其銜頭,聽說他曾經與那個打理人出生入死。)

海綾:她不值的說道(曾經出生入死,竟然會埋在這間夜總會?真是說出來都沒有人會相信。)

凌嘉文:(Dora…為何這樣說?莫非妳剛才已經跟他交過手嗎?)

海綾:她點頭答道(是啊…還失手被他捉著…)

凌嘉文:她更感愕然的說道(既然失手,他竟然會放妳?)

海綾:(有甚麼出奇?看他不像是一個狠毒之人,既然我不是存心搗亂,我想他亦沒有必要困著我。)

凌嘉文:(當然不是,我聽說煩被他捉著的人,都不會被釋放,除非經過打理人的同意,他才會把已捉的人釋放;所以妳已經算是走運了。)

海綾:(走運?如果我可以知道哥哥的下落,這才算是我的好運…)

凌嘉文:(Dora…此事倒不如交給莫Sir追查好了,妳再這樣下去,我擔心妳會出事。)

海綾:(放心…在未找回哥哥之前,我是不會讓自己白白犧牲的。)

凌嘉文:(我真的後悔…是否不該知會妳,讓妳不回港便不會有危險了。)

海綾:(如果我哥哥失蹤如此大事,妳也不知會我;那麼我們還算是好朋友嗎?)

凌嘉文:(我就是不希望失去我的好朋友,才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擔心自己的決定會害了妳。)

海綾:(放心…我不會有事的,相信我…)

 

綾匆匆回港,本來可以直接入住丁家大宅,可是她卻選擇不知會謙,而昔日在飛失蹤前所居住之處,卻因他的失蹤而被警方全面封鎖,綾在無家可歸的情況下,唯有暫時租住較便宜的酒店,但竟讓她有新發現,原來兄長昔日的女友如恩,也是與她入住同一酒店內,於是她思前想後,決定向恩方面著手,看看能否查出飛失蹤的真相;最奇怪的是當軒召喚眾人到警局的時候,振與銅及石均同時出現,此時眾人才知悉綾是飛的親妹妹,更荒謬的是綾於此時才驚悉《霓虹夜總會》及飛的老闆原來就是謙,而他們倆人的夫妻關係才正式被揭開;而振與銅及石均感到莫名其妙,當日失手被擒的人就是他們的老闆娘,但為何綾會不知道經營《霓虹夜總會》的人正正就是自己的丈夫謙呢?

 

凌嘉文:(Dora…妳現在打算怎樣?)

海綾:(我也不知道,本來我可以到哥哥的住所,可惜隨著他的失蹤,早已經被警方全面封鎖;匆匆回港甚麼準備也沒有,現在可說是無家可歸了。)

凌嘉文:她提議道(Dora…不如這樣,到我家裡住下來再算好嗎?)

海綾:(不好了…我還是住在酒店較方便一點,有甚麼事情我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凌嘉文:(但是…妳一個女孩住在酒店,好像是不太方便啊!)

海綾:(Carmen…以我的身手,應該問題不大;妳放心吧!待我安頓好一切後,再給妳地址。)

凌嘉文:(那麼妳要事事小心啊!)

海綾:她隨便找了一間較便宜酒店登記後,就在將行李搬進房間的時候,突然讓她看見道。(她…不就是如恩嗎?為甚麼她會在這裡出現呢?她身旁的男人究竟是誰呢?她會否與哥哥的失蹤有關係呢?)她沉思一會兒後再說道(既然現在甚麼線索也沒有,倒不如向她著手,看看有甚麼新發現也好。)

 

一日…軒就飛失蹤之事,將眾人召到警局裡…

 

丁子謙:他坦言的問道(莫Sir…我看你們警方一定有很多的空餘時間,常常都將我們召來。)

莫明軒:( 先生…我知道你的時間非常寶貴,但是礙於海揚飛已經失蹤多時,為了此事…我們不能鬆懈;希望你可以明白與及體諒。)

朱永銅:(莫Sir 先生的意思是希望你們警方在有具體證據的之時,才請 先生前來。)

莫明軒:此時的他終於坦言道(我們警方當然是有進一步的資料才會請你們前來,希望你們明白。)

承振:他坦言追問道(莫Sir…究竟你所指的進一步資料…到底是甚麼?)

莫明軒:(就是我們已經聯絡到海揚飛的親妹妹…海綾小姐…)

丁子謙:他聽到軒的說話,立即追問道。(甚麼?莫Sir…告訴我,你是否已經找到海綾?)

莫明軒:他看見謙緊張的表情即反追問道( 先生為何如此緊張呢?)接著他看見綾被帶領進來,於是微笑說道。(海綾小姐已經到了…)眾人互相呆望著(海小姐…讓我替妳介紹,這位是 丁子謙 先生,亦是霓虹夜總會的老闆。)綾立即展露笑容點頭,他看見眾人看著綾,於是問道。( 先生…你沒有事嗎?)

承振:眾人看見軒詢問謙而沒有回應,他便在身旁推著謙問道。( 先生…沒有事嗎?)

丁子謙:他像是醒過來似的詢問道(妳…甚麼時候回來香港?為甚麼我不知道?)

莫明軒:眾人對謙詢問綾的問題感到莫名其妙(海小姐…妳認識 先生嗎?)

丁子謙:此時的他卻坦言道(海小姐是我在加拿大正式註冊結婚的太太…)

莫明軒:他頓時向身旁的綾確認道(海小姐… 先生剛才的說話是否屬實呢?)

丁子謙:他對於綾沒有說話感到很難受(可否別這樣?妳究竟想我怎樣?)

海綾:終於她坦言回應道(你都算對得起我了?)

丁子謙:(我不明白妳的意思?妳…想說甚麼?)

海綾:她諷刺的笑道(霓虹夜總會的老闆…即是我哥哥的老闆;敢問一句…你的伙計失蹤多時,你是完全不知道?還是根本沒有時間理會?或是不希望我知道此事呢?)

丁子謙:(我…不是想?瞞妳,只是因為妳身在加拿大,我不希望影響妳的心情,不希望妳擔心,所以才沒有將事情告訴妳。)

海綾:(枉哥哥一直如此信任你,我想他看錯了人…)

莫明軒:待他交待一切後便說道(今天我請大家前來,就有關海揚飛失蹤一案…)接著便吩咐道(暫時的情況就是這樣,如再有進一步的消息,我會再知會大家;現在各位可以回去了…)

丁子謙:他邊說邊追著綾,可是綾完全沒有將她的說話放在心上,只管向前走,他忍無可忍捉著她的手說道。(可否停下來讓我跟妳說話呢?)

海綾:她回頭問道(請問 先生…我們還有甚麼可以談呢?)

丁子謙:(妳住在那裡?跟我回家好嗎?)

海綾:(如果我要回丁家大宅,在到港的一天我已經找你,我想我住得不會習慣。)

丁子謙:(妳別這樣好嗎?妳知道我待妳怎樣的?)

海綾:(我知道…我還知道哥哥失蹤後,你一直沒有告訴我。)

丁子謙:(我剛才已經解釋過,難道妳還不相信我嗎?)

海綾:(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以後都不會再相信你;還有…我要告訴你,我一定會將真相追查出來,如果讓我知道哥哥的失蹤與你有關,你就別怪我對你無情。)

丁子謙:(無論發生甚麼事情也好,妳先跟我回家好嗎?)

海綾:( 先生…多謝你的關心,我想這種關心應該是對我哥哥,而不是對我…)

丁子謙:(我真是沒有妳的辦法,那麼妳可否告訴我,現在住在那間酒店呢?)

海綾:(告訴你又如何?)

丁子謙:(暫時還不知道飛哥失蹤的原因,我擔心有人會傷害妳;有需要的時候,我可以派人保護妳。)

海綾:她諷刺的反問道(派人保護我?還是派人監視我呢?)

丁子謙:(妳別如此好嗎?要說的話我已經說過,隨便妳怎樣想也好吧!)

海綾:(我告訴你,別再派人監視我,否則我會對你不客氣的。)

丁子謙:(妳是霓虹夜總會的老闆娘,如果有任何需要,妳可以找阿振幫忙。)

海綾:她看著振跟謙說道(就是他…你身邊果然有很多人才,怪不得你到現在也可以安然無恙。)

丁子謙:(我沒有做過任何愧心事,當然不會有甚麼問題。)

海綾:(有沒有做過愧心事,我想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丁子謙:(妳該知道,我對妳也是全心全意的。)

海綾:她毫不客氣的坦言道(但是…別忘記,我只是逢命與你結婚,根本我們是一點感情也沒有。)

丁子謙:(我相信日久自會見人心…)

海綾:她微笑道(這句說話我也相信,就今次哥哥的事件我已經看得出。)說畢她便上的士離開。

朱永銅:他奇怪的詢問道( 先生…她…真是你的太太?)

榮金石:( 先生…你有沒有認錯人呢?)

丁子謙:聽到銅與石的說話,他憤怒的答道。(簡直混帳,難道你們會認為我連自己的太太都會認錯嗎?)說畢他便登上私家車吩咐道(阿振,你替我查阿綾住在那間酒店,並安排人手好好保護她。)

承振:他點頭的答道(我知道…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她出意外的。)

丁子謙:(我們暫時還不知道阿飛失蹤的原因,絕對不能讓阿綾出意外的。)

承振:(我明白…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絕對不會令她受到傷害。)

丁子謙:(阿振,你知道我最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不要將此事告訴任何人,知道嗎?)振點頭。

如恩:她愕然看見綾,於是叫道。(阿綾?妳…不是在加拿大嗎?甚麼時候回來香港?)

海綾:(為何會如此愕然?妳從前都常常見到我在哥哥的住所出入,根本就不足為奇。)

如恩:(聽說飛哥失蹤,是否真有其事呢?)

海綾:(妳已經跟哥哥分開多時,難得還如此關心他,確是難得。)

如恩:(我與他只是有緣無份,始終都是曾經一起,關心他也是應該的;警方有沒有他的消息呢?)

海綾:(聽說警方已經掌握到一些資料,如果有進一步確定後,可能便會採取行動。)

如恩:綾的說話令她緊張的追問道(甚麼…妳意思是說警方已經掌握到一些資料?)

海綾:她點頭答道(對啊…那應該是一件高興的事情,我相信哥哥的失蹤真相很快便會知道。)

如恩:(阿綾,妳可知道警方有甚麼資料可以尋回飛哥呢?)

海綾:(聽說是警方的秘密,妳為何如此緊張呢?)

如恩:(沒有…如妳所說,希望早日知道飛哥失蹤的真相。)

海綾:(是啊…妳怎會住在這間酒店呢?是否發生甚麼事情呢?)

如恩:(不是…妳都知道,我只是一名孤兒,根本就沒有家,從前到現在也是四處為家的。)

海綾:(這個我都明白,所以昔日哥哥便讓妳住在他的家裡。)

如恩:(妳為何不住在飛哥的家裡,要到酒店來呢?)

海綾:(我本也有此意,可是自從哥哥失蹤後,警方已經全面封鎖哥哥的家;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唯有暫時住在酒店。)

如恩:(聽說妳在加拿大已經結婚是嗎?)

海綾:(妳的消息確是靈通,數年前我已經在加拿大結婚了。)

如恩:(那麼你的丈夫是誰?是否跟妳一起回來香港發展呢?)

海綾:(我的丈夫相信妳也認識,他就是丁家唯一的繼承人丁子謙。)

如恩:她嚇一跳的說道(妳的丈夫是丁子謙,那為何不入住丁家大宅呢?)

海綾:(人各有志,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夠勉強的;正如當日妳選擇與哥哥分手一樣…是嗎?)

如恩:(妳的說話很有道理,不過能夠被丁子謙看得上眼的人,也一定有她個人之處。)

海綾:(當然…哥哥知道我與丁子謙結婚的消息後,感到高興之餘亦很安慰。)

如恩:(當然能夠有如此財雄勢大的妹夫,又豈會不高興及安慰呢?)

海綾:(就是…既然是哥哥喜歡的事情,我也會照做的。)

如恩:(想不到妳與妳哥哥一樣,大家都如此疼愛對方。)

海綾:(當然…除了妳之外,就只有我最瞭解哥哥…)

如恩:(我有點事情,有時間再跟妳詳談;再見…)她向綾道別後,綾自行回到房間裡。

海綾:她來到自己的房間,從門外聽到裡面有打鬥的聲音,於是她決定不開門而靜觀其變。(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承振:綾在門外聽到一把相當熟識的聲音問道(將那個女孩交還給我,否則你休想離開這裡。)

海綾:她感到莫名其妙的自問道(他說的女孩究竟是誰呢?為何會在我這裡呢?)

男人:一把兇惡的聲音卻回應道(應該是說…如果你將那個女孩交給我,我便會放你一條生路。)

承振:他憤怒的說道(你究竟將那個女孩捉往那裡去?)

男人:(我來的時候,這裡已經沒有任何人;我所見到的…就只有你…)

承振:(簡直笑話這個房間早已經有一個女孩入住的現在不見了她很明顯就是你把她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