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滅 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游詩婷:她將所發生的事情全告訴了峰(大師兄,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傲愚峰:(但是…我始終想知道,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師傅自行結束生命。)

游詩婷:(正是他的不悄孩兒二師兄,他發現二師兄與三師兄迷姦了蒙古公主崔環,自此就被她控制;他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聽取崔環的說話作事。)

傲愚峰:(他們兩人簡直有辱宗南派之聲譽,我一定要替師傅清理門戶,不容他們兩人…)

游詩婷:(現在最重要之事情,就是你要盡快回宗南山接掌掌門之位,才可以作出整頓。)

傲愚峰:他捉著婷之手問道(詩婷,妳會一直在我身邊支持我是嗎?)

游詩婷:(當我完成師傅吩咐我之遺願後,便可能會離開。)

傲愚峰:(妳是否還責怪我當日之決定,所以…)

游詩婷:(究竟誰是誰非?大師兄,我求你可否將真相告訴我?)

傲愚峰:(不是我不願意告訴妳,只是我所知道的根本與妳所知悉的一樣。)

游詩婷:(究竟亦風派的趙新對我們游家作過甚麼事情呢?韋大哥會否知道呢?)

傲愚峰:(妳想找韋兄幫忙?但是…趙掌門是他的師傅,恐怕他未必會出手相助。)

游詩婷:(這點我很明白,同樣師傅也是等同我的再生父母,若不是他…恐怕我早已經遭毒手;若不是他,我更加不會身懷他的真傳;是我把師傅害死的,若不是我要報仇,便不會把師傅推上不歸路。)

傲愚峰:(詩婷,現在傷心已經於事無補,倒不如將傷心化成力量,對抗內憂與外患。)

游詩婷:(還有四天的路程便可回到宗南山,是次實在辛苦了寶兒。)她邊說邊撫摸著寶兒的身軀,寶兒卻隨隨呼叫走來;她才醒悟的說道。(為何寶兒會這樣叫?難道有外人進來嗎?)

韋白:未待婷說畢,他已經出現讚賞道。(詩婷果然冰雪聰明,難怪杜掌門與傲兄如此疼愛妳。)

傲愚峰:他喜見白說道(原來是韋兄,別來無恙嗎?)

游詩婷:她對於新存在敵意,但絕對不是一個是非不分之人。(詩婷見過韋大哥…)

韋白:(傲兄,詩婷…大家都別來無恙,在這裡見到你們倆人,總算放下心頭大石。)

傲愚峰:他與婷對白之言感到莫名其妙(韋兄,此話何解?)

韋白:(傲兄,實不相瞞,亦風派竟出了兩名淫婦徒兒;師傅已將她們遂出師門,我從她們兩人對話中,得知蒙古王子拖赤收買胡兄要將傲兄滅口,所以專承趕下山,希望可助傲兄一臂之力。)

傲愚峰:他言謝道(多謝韋兄如此關心在下,實在是我再生之福。)

韋白:他卻笑言道(但是…看現在傲兄已經平安回來,相信亦沒有大礙是嗎?)

傲愚峰:他搖頭答道(說起來確是一言難盡,若不是詩婷突然出現,恐怕我已經命喪於胡兄劍下。)

韋白:他激動的說道(甚麼?胡樂沖竟然狠心對你下此毒手?)

游詩婷:她卻解釋道(其實胡大哥也是身不由己,他已經收下拖赤一半訂金,絕不能失信於人前。)

韋白:(但是…我們三人畢竟是好朋友,而且在危險關頭之時,我們奮力抗戰,此情此景實在未能忘。)

傲愚峰:(胡兄初時不知道指使他殺我之人是誰,及後詩婷告戒他,而且他亦敗於詩婷之下。)

游詩婷:(其實若不是胡大哥急於取大師兄的命,也不會擾亂自己,我也不能勝他一仗。)

韋白:(我二師妹苑嵐與三師妹水如芯為了一個拖赤,竟然甘心墮落,拚個妳死我活。)

傲愚峰:(又是蒙古人;二師弟杜修靖與三師弟單湖亦因為與蒙古公主崔環拉上關係,才會…)

韋白:(崔環?就是昔日詩婷替我解圍之人嗎?她竟然是蒙古的公主?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游詩婷:(她就是拖赤的妹妹,師傅知道二師兄與三師兄曾經將崔環強暴,結果崔環藉此要他們兩人為她賣命,至死方休。)

韋白:(這裡離宗南山已經不遠,傲兄…如你不介懷,就讓在下陪你們一起回去作照應好嗎?)

傲愚峰:(這實在求之不得,但我恐怕此事會把韋兄牽連在其中。)

韋白:(現在的我也已經不能再將事情置身事外了,兩位青梅竹馬的師妹,現在卻變成這樣子。)

胡樂沖:此時他也出現說道(還有我…傲兄…韋兄…別來無恙嗎?)

韋白:他驚見沖即罵道(你這個無情無義之人,還敢走來這裡。)

胡樂沖:(當日詩婷罵得對,雖然我不能失信於人;但是…我亦不會甘心為蒙古人賣命,更何況拖赤與崔環是與游家的命案有關,我更加不能幫他們對付自己人。)

韋白:他們三人高興得互相擁抱道(胡兄,你懂得這樣想便好了,總算我們沒有相識錯誤。)

胡樂沖:他們三人高興得互相擁抱道(傲兄,願意再次給予我這位好朋友機會嗎?)

傲愚峰:他們三人高興得互相擁抱道(當然願意,有胡兄的幫忙,任何事情也可以順利解決。)

胡樂沖:夜深人靜,他看見婷還未睡覺便問道。(詩婷,睡不著嗎?是否有心事呢?)

游詩婷:(胡大哥,我心裡的問題實在多不勝數,要在一剎那平靜,實在困難。)

胡樂沖:他走近婷的身旁,捉著她的手說道。(詩婷,對不起…我…傷害了妳是嗎?)

游詩婷:她情不自禁的伏在沖的懷內說道(沒有…你從來都不會傷害我,傷害我的人只有大師兄。)突然她從沖的懷內站起來說道(但是…大師兄是為了我著想,才選擇去傷害我,當我知道師傅臨終前還要求我救大師兄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做錯了,是我把師傅迫上不歸路,同樣也是我不相信大師兄,才會弄至他被判處斬,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最該死的人應該是我;假若當年師傅沒有將我帶回宗南山,便不會發生這麼多的悲劇,游家只會帶給別人悲劇,根本沒有歡悅的日子。)

傲愚峰:他與白走出來看見婷激動的情況,立即走上前擁著她說道。(詩婷,發生甚麼事情?詩婷…冷靜一點,別如此激動,無論發生任何事情,師兄都會替妳做主的,放心…胡兄,剛才你跟詩婷說過甚麼?為何令她如此激動呢?)

韋白:他勸諫道(胡兄,別遺忘你已經拒絕了詩婷;在傲兄未發生事情之前,他與詩婷已經一起;你…就別再跟詩婷糾纏,免得她…再有誤會…)

胡樂沖:他立即解釋道(我沒有…傲兄,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與詩婷一起;剛才我看她睡不安寧便詢問她所為何事,不料她不停說自己把杜掌門迫死,又說自己與游家均是不祥人,只會帶給別人悲劇;沒多久她就開始情緒失控,接著你們便出來了。)

韋白:他感到莫名其妙,於是追問道。(傲兄,詩婷為何會如此?昔日的她不是這樣的…)

傲愚峰:(師傅之死對她打擊頗大,再加上我曾經離棄她,而她亦未曾找到真兇,為游家報仇雪恨;我看她繼續如此,像是會崩潰似的。)

胡樂沖:他點頭認同道(我認同傲兄的說法,我們要幫助她;明天大清早我們便立即啟程回宗南山,待傲兄接掌掌門之位後,便立即替詩婷將真兇找出來,當她報仇後便能釋放自己。)

游詩婷:第二天大清早,眾人便趕路,終於回到宗南山下,她忽然說道。(很濃烈的屍臭味?難道…)未待說畢的她便立即走上山,沿著山路上山的時候,確是滿地死屍。(實在太殘忍,究竟是誰幹的好事?)

胡樂沖:他毅然說道(難道就是杜修靖與單湖幹出來的好事嗎?)

游詩婷:來到大殿,她看見昔日痟x門之位,竟被赤坐著,她立即喝令道。(蒙古狗…給我滾下來…)

韋白:眾人應著婷的聲音走進來說道(原來是你?宗南山弟子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何如此狠毒?)

胡樂沖:眾人應著婷的聲音走進來說道(蒙古狗喜歡殘害中原人士,韋兄…他們又如何知悉甚麼是狠毒呢?)

傲愚峰:(宗南山上只有我師傅才有資格坐掌門之位,你這頭蒙古狗快給我下來。)

拖赤:他被眾人罵得憤怒不已,於是跳下來說道。(豈有此理…掌門之位是杜修靖與單湖推舉出來的,他們均是宗南派弟子,竟然不知好歹,要推舉你做宗南派的第十四代掌門;他們以下犯上,我唯有執行門規,將他們處死。)

游詩婷:(簡直口出狂言,那麼你將掌門令牌交出來,我便相信你就是宗南派第十四代的傳人。)

拖赤:(掌門令牌…哈哈…掌門令牌已經在傲愚峰殺師後一同被偷走了。)

傲愚峰:他對赤所言氣憤不已道(簡直一派胡言,師傅才不會將掌門之位傳予你這頭蒙古狗。)

拖赤:(傲愚峰…你給我住口,見到掌門還不下跪,一定是想以下犯上,看來我今天要好好整治宗南派,否則難以服眾。)

胡樂沖:他立即建議道(傲兄…韋兄…合我們三人之力,將這頭蒙古狗殺掉。)

拖赤:他立即罵道(胡樂沖…你此人言而無信,還說要跟他們一起殺我?)

胡樂沖:他輕佻的說道(我是一名劍客,怎會言而無信呢?但是…我從都沒有承諾要替你殺我的好兄弟啊!你說是嗎?)

拖赤:(好…待我今天就殺掉你這班以下犯上之人。)

游詩婷:她走進內堂,看見靖與湖及環竟在光天化日下,脫掉衣服淫亂。(豈有此理,宗南山上竟有如此淫亂之徒?二師兄…三師兄…假若你們再不醒悟過來,我便替師傅清理門戶。)

杜修靖:他們看見進來的人是婷,立即嚇一跳的站起來說道。(小師妹…妳…甚麼時候回來?)

單湖:他們看見進來的人是婷,立即嚇一跳的站起來說道。(小師妹…妳…甚麼時候回來?)

游詩婷:(我已經與大師兄一起回來,還有韋大哥與胡大哥,他們正在大殿跟拖赤大戰。)

崔環:此時的她終於慢慢站起來命令道(靖哥…湖哥…她就是欺負我的人,你們兩人替我殺掉她。)

杜修靖:他們驚訝的說道(公主,妳會否弄錯,小師妹生性善良,絕對不會欺負別人的。)

單湖:他們驚訝的說道(是呀…公主,妳與小師妹一定是有點誤會,她…絕對不會欺負公主妳的。)

游詩婷:她對眼前的環奇怪的反問道(妳就是蒙古公主崔環?)

崔環:(怎樣?是否令妳眼前一亮呢?我就是蒙古公主,可是偏偏就是及不上妳這個女子…)

游詩婷:她對環的說話感到莫名其妙,於是追問道。(甚麼女子?妳在胡說甚麼?)

崔環:(是妳…韋大哥才不接受我,我才會被他們兩人施暴;是妳…令我墮進地獄,我今日要殺掉妳。)

游詩婷:她企圖解釋道(公主,我想妳誤會了,我視韋大哥如同哥哥般,根本就沒有妳所言之事。)

崔環:(我沒有誤會,是我親耳聽到,他承認早已經喜歡妳;可是妳早已對胡樂沖傾心,他才會止步。)

游詩婷:此刻的她感到不知如何是好(怎會如此?為何我完全不知道此事呢?)

崔環:(別再裝瘋賣傻…靖哥…湖哥…我要你們替我把她殺掉…若不是我便將你們兩人對我所做出的一切,向外傳出去,看你們往後也不能再於江湖上立足。)

杜修靖:他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唯有抱歉道。(小師妹。。對不起…妳就原諒二師兄…)

單湖:他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唯有抱歉道。(小師妹,三師兄對不起妳…)

游詩婷:不到十招,她已經將靖與湖打倒地上,她更厲言道。(二師兄…三師兄…你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別遺忘我的武藝,全部均是師傅親自傳授;難道你們還看不清楚,崔環是想我們師兄妹自相殘殺,你們還要聽取她的命令嗎?)

杜修靖:他們被婷打倒地上吐血反問道(小師妹…為甚麼…妳不殺掉我們呢?)

單湖:他們被婷打倒地上吐血反問道(小師妹…為甚麼…妳不殺掉我們呢?)

游詩婷:(故念上天有好生之德,看在師傅的份上,我只廢去你們兩人的武藝,終生不能再用武。)

崔環:此時的她便出手說道(你們兩人簡直是廢物,游詩婷受死吧!)

韋白:此時的他突然出現阻止環說道(詩婷,妳沒有受傷嗎?)婷搖頭(崔環,妳實在欺人太甚了…)

崔環:(你說我欺人太甚,我就是因為你拒絕我,才會大醉於街上,才會被他們兩人施暴;為何你不替我感到悲哀,只懂得詢問你身旁的游詩婷有沒有受傷?)

韋白:(我早已經跟妳說清楚,我根本就從來沒有喜歡過妳;發生的一切,只是妳的心魔在作祟。)

崔環:(不是…若不是游詩婷的關係,你絕對不會拒絕於我。)

韋白:(崔環…最不負責任的人就是妳自己,因為所有事情均是妳自己一廂情願。)

崔環:突然她說道(不是…絕對不是…)她目光炯炯的看著婷說道(論樣貌…財勢…背景…均勝妳一籌,可是全部的男人均只會為妳而著迷,韋白…胡樂沖…甚至妳大師兄傲愚峰均對妳如此傾心;可惜…妳偏偏喜歡上自己的親哥哥胡樂沖,真是天意不可遺…哈哈…)

游詩婷:她對環的說話感到晴天霹靂道(妳說甚麼?胡大哥…是我…親哥哥…)

崔環:(哈哈…既然我現在甚麼都已經沒有,又何需要再欺騙妳?妳不相信可以詢問拖赤,就是因為拖赤知道胡樂沖是你們游家的長子,擔心游家一旦與他相認,游家的勢力便會隨之而助大,所以哥哥專承發放消息要前來中土,令游樂懷疑蒙古不知會有甚麼舉動,從而令皇上下旨派游家前往;再行收賣亦風派的掌門趙新,在沙漠上將游家殺個片甲不留,即使將來被胡樂沖知道,他也無法再追查自己的身世,可是卻被路經的杜痡N妳救回來,更將畢生的絕學傳授予妳。)

胡樂沖:他與峰早已站在門外,他激動得衝進來問道。(妳胡說八道,我自小便是無父無母;怎麼可能?)

崔環:(你不相信,可以詢問皇兄,再不相信,可以親自到亦風山詢問趙掌門;看看我有沒有欺騙你。)

游詩婷:(怎會如此?你們竟然因為害怕游家與哥哥相認,就痛下毒手?)

崔環:(哈哈…皇兄之言甚是,寧可殺錯一百個,也不能放生一個。)

游詩婷:(正因如此,我們游家上下十二條人命,全毀於趙掌門與拖赤之手上。)

崔環:(游詩婷…妳一生最錯的事情,就是錯愛自己的哥哥,簡直是天下間的大笑話。)

胡樂沖:(住口…我不准妳再將此事多言,否則…)

崔環:(不用否則了…我只感到你們實在太可笑了…哈哈…)她邊笑邊自行了斷。

游詩婷:她不禁跌倒地上,失控的說道。(怎會如此?事情為何會這樣?我…)

傲愚峰:他與沖立即把婷扶起來安慰道(詩婷,別這樣…先起來吧!)

胡樂沖:他與沖立即把婷扶起來安慰道(詩婷,對不起…原來最傷害妳的人是我,而不是傲兄…)

游詩婷:她站起來立即詢問道(拖赤…拖赤…在那裡?)

韋白:(他已經被我們捆綁起來,就在外面…我們出去吧!)

游詩婷:她走到赤的面前問道(拖赤,告訴我…是不是你與趙新合謀殺害我游家?)

拖赤:她看著婷說道(哈哈…一定是崔環告訴妳的是嗎?若然妳想知道真相,就讓我一親香澤,我自然會告訴妳。)

韋白:他痛打赤厲言道(淫賊…自身難保,還在這裡胡言亂語。)

苑嵐:她與芯將柔押出來說道(停手…游詩婷,如妳不希望桑柔死於我劍下,就將拖赤交給我們。)

韋白:他看見嵐與芯便質問道(妳們兩人知不知道在幹甚麼?妳們竟然為了拖赤,甘心墮落?)

水如芯:(大師兄…對不起,我與二師姐已經無法再選擇,我們絕對不能失去拖赤。)

苑嵐:(大師兄,我知道自小你就很疼惜我們;但是…我們兩人已經身懷拖赤之骨肉,所以…)

傲愚峰:(韋兄,就將拖赤交予她們,別讓她們傷害桑柔,因為她是詩婷唯一的親人。)

胡樂沖:(對的…桑柔是陪著詩婷一起長大的Y環,詩婷待她視如姊妹,絕對不能被她們傷害的。)

游詩婷:(柔兒,是我害了妳;我們游家確是只會帶給別人悲哀,只會害人,即使我留在世上,亦已經背上迫害師傅之罪名,與其這樣…倒不如早一點了結吧!)

桑柔:她哭著說道(小姐,妳要堅強面對,已經發生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別再沉淪昔日的一切,還有妳必需要肩負起為游家報這個血海深仇,當一切安頓下來之時,往後的日子有傲公子陪伴妳渡過,妳一定可以好幸福;現在妳已經不是一個人,游家終於尋回胡少爺,他是妳的親哥哥,也是游家唯一的血脈,你們兩人要合力手刃陷害游家之兇手;小姐…桑柔再不能侍候妳了…妳要好好保重,一定要替游家取回公道。)說畢她…竟然衝向嵐的劍,血從她的劍上滴下來。

游詩婷:眾人對柔的決定嚇一大跳,她更像失控的叫道。(柔兒…)她擁著柔的身軀叫道(柔兒,別死…妳別捨下我一人,還有…我們經過重重困難,才可以將父母的墳墓重新安葬,妳絕對不能離開我的;柔兒…)柔的死既成事實,再哭也於事無補,她怒目相向嵐與芯問道。(妳們究竟有沒有人性?就連一個武藝不高的Y環也不願意放過?只是為了一個蒙古的淫賊,妳們竟然合力殺死一個無辜的女孩?)

苑嵐:眾人對柔的決定嚇一大跳,她立即解釋道。(我…游姑娘,我不是存心殺害她的,只是…她自己…)

水如芯:眾人對柔的決定嚇一大跳(對啊…我們不是存心要置桑柔於死地,但是…)

游詩婷:她站起來說道(現在…事實已經放於眼前,柔兒的而且確因為妳們才會死;哥哥…柔兒是我唯一的親人,你教我該如何是好?)

胡樂沖:他擁著眼前的婷說道(詩婷…聽我說,這個只是一個不幸…更何況她們是韋兄的師妹…)

游詩婷:她沉默一會兒後便冷靜的說道(在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妳們立即離開這裡…)

傲愚峰:他與白愕然的感到奇怪,嵐與芯殺了她唯一的親人柔,而她竟然不追究?(詩婷…)

韋白:他與峰愕然的感到奇怪,嵐與芯殺了她唯一的親人柔,而她竟然不追究?(詩婷…)

苑嵐:她還不願罷休的跪在地上追問道(游姑娘…我求妳…可否放拖赤一條生路呢?我不希望孩兒出世就沒有阿爹…)

水如芯:她也跪在地上哀求道(游姑娘…妳曾經經歷過家破人亡的情況,難道還不明白我們的感受嗎?)

游詩婷:她堅決的說道(能否有命回來就要看拖赤的造化,我要將他押到亦風山,與趙掌門對質;假若證實崔環所言屬實,我便要為游家手刃真兇;所以生與死便要看他的造化,妳們應該知道,我現在願意放妳們一條生路,但是…我隨時會改變我的主意殺掉妳們兩人,所以妳們最好馬上離開。)

韋白:他卻勸諫道(二師妹…三師妹…妳們還是走吧!)嵐與芯知道單憑她們兩人根本沒有能力拯救赤,於是便唯有毅然離去。

 

游詩婷:眾人把柔的屍體安葬後,便押著赤前往亦風山。(韋大哥…你是否在擔心呢?)

韋白:婷突如其來的問題,令他不知如何是好?(詩婷,妳在說甚麼?我不太明白…)

游詩婷:(我們離亦風山只有四天的路程,萬一證實趙掌門與游家滅門有關;你會如何?)

韋白:(如果師傅真是做出如此喪盡天良之事,我想也沒有資格向妳求饒。)

傲愚峰:夜深人靜,他看見婷還沒有睡覺便問道。(詩婷,還沒有睡覺嗎?是否有心事?)

游詩婷:她看著峰微笑說道(大師兄…如此星辰如此夜,太早睡覺,未免太可惜了。)

傲愚峰:他喜見婷懂笑,便顯得開懷道。(原來我這位小師妹也懂得詩情畫意?)

游詩婷:(原來一直以來,我在大師兄的心目中,均不是善解人意之女孩嗎?)

傲愚峰:他捉著婷的手說道(當然不是…我早已經跟妳說過,其實大師兄已經喜歡妳很久;只是…)

游詩婷:(大師兄,我在想往昔的事情;師傅如何救我?更將畢生的絕學傳授於我…我如何錯愛自己的哥哥?與大師兄如何離別又再一起?這一切都湧上心頭…)

傲愚峰:他把婷緊緊擁入懷內說道(詩婷,過去了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往後正如柔兒所言,待一切安頓下來後,我倆立即成親好嗎?)

游詩婷:對於峰提出的成親,她突然感到驚訝。(我倆成親?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件事?)

傲愚峰:(那麼就從現在開始想想…待我倆成親後,便可以留在宗南山,不再過問江湖之事;好嗎?)

胡樂沖:詩婷睡覺後,他看見峰仍呆坐著,於是問道。(剛才詩婷不是已經答應與傲兄成親嗎?)

傲愚峰:聽到沖的聲音,他立即站起來說道。(原來是胡兄,剛才你聽到我與詩婷的對話嗎?)

胡樂沖:他微笑答道(是啊…不想打擾你們倆人,所以沒有出來;看傲兄還愁眉不展,究竟所謂何事呢?)

傲愚峰:(不知道…甚麼時候一切才可以劃上句號…正式完結呢?)

胡樂沖:(事到如今,傲兄…難道還憂心,詩婷對你有所改變嗎?)

傲愚峰:說到婷他顯得開懷的答道(當然不是,我與詩婷所經歷的一切,已經刻在我倆的腦海裡。)

胡樂沖:他點頭道(我很明白…雖然我也很喜歡詩婷,幸好當日我拒絕了她,否則可能鑄成大錯。)

傲愚峰:(若不是崔環臨終前的咀咒,我相信也沒有人知道此事的真相。)

趙新:眾人來到亦風山的大殿時,他卻歡天喜地的說道。(白兒,你們終於回來了。)

韋白:他立即跪在地上說道(徒兒一去多時,現在才回來,請師傅原諒。)

趙新:他走下來把白扶起來說道(白兒,你是奉命下山找兩位師妹,何罪之有呢?起來吧…)豈料此時的他卻突然發難向婷攻擊,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幸得峰與沖分別在婷的左右並替她阻擋他攻擊。

傲愚峰:他憤怒的說道(豈有此理,堂堂亦風派的掌門,竟然暗箭傷人,簡直羞恥。)

趙新:他被峰及沖阻擋,不但偷襲婷失敗,更被他們所傷。(既然技不如人,我無話可說。)

游詩婷:她憤恨的質問道(你為何要偷襲我?是否想殺人滅口?游家唯一生還的人,你也要殺嗎?)

趙新:他看著沖與婷說道(游家已經不只妳一人生還著,還有妳身旁的親哥哥…胡樂沖…)

胡樂沖:(你既然已經知道一切,明知道自己不是我們的對手;為何還要向詩婷暗算下毒手呢?)

趙新:他指罵婷(是她…是她害我一無所有,若不是游樂…我便不需要出家,更加不會當上亦風派的掌門;我早已經與女子成親,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傲愚峰:他明白的說道(這可能是你罪孽深重,才會有如此的果報。)

趙新:(這根本不是我的果報,是她…)他邊說邊指著婷(是游樂…若不是他勸諫我別再濫殺無辜,我便不會上他的當;他帶我前往這裡的主持,並告知主持可以幫助我脫離苦海,豈料原來這裡的主持要我入道才能夠避過俗世的誘惑,我就這樣被騙了。)

韋白:(師傅,那麼你為何要聯同蒙古王子拖赤滅游家呢?)

趙新:(我從這裡的主持口中得知,原來游家大公子少年時被人擄走,不知去向;其 後游 夫人再次懷孕,產下女兒;在游樂跟主持的對話中,主持告知他已經找到孩兒的所在,他被擄走後受盡折磨,更流落街上被人當猴子般戲弄;期後得到一位江湖高手將他拯救出來,並將絕學授予他,此時我才知道游樂口中的孩兒就是名為游樂沖;轉眼十六年的光境,主持離逝後,便由我執掌亦風山,於是我便改名為亦風派,自當掌門。)

胡樂沖:(原來你早已經知道我的身世,所以存心不讓我與家人團聚是嗎?)

趙新:(我恨游樂毀我一生,此仇不報枉為人。)

傲愚峰:(趙掌門…你實在過於頑固及執著,游大人一心導你向善;而你竟然卻不知悔改,還以德報怨。)

趙新:(他根本不是存心導我向善,這只不過是他的計謀。)

胡樂沖:(正因如此,你就連游府上下手無寸鐵的人也不放過。)

拖赤:他毅然說道(現在你們明白,滅游家的人根本就不是我,只是趙新一個人的主意。)

韋白:他堅持的說道(即使真兇不是你,也是你存心協助我師傅滅游家的。)

拖赤:(你們中原人最喜歡就是強將罪名加於別人之上,既然如此,你們喜歡如何說就如何吧!)

傲愚峰:他看見婷完全沒有說話,憂心的追問道。(詩婷,妳沒有事嗎?)婷搖頭。

趙新:他看著婷笑道(游詩婷…妳現在是否知道一切的惡果都是妳阿爹種下來,所以感到害怕呢?)

游詩婷:她臉上顯出凶狠的笑容說道(我阿爹究竟有沒有幹過你說的事情,恐怕只有師傅復活便知道;趙新…別再說謊,阿爹根本就沒有導你向善,你根本就不認識我阿爹;我的說話是否屬實呢?)

趙新:(豈有此理,害至我一無所有,現在還倒過來說游樂不認識我…)

韋白:(詩婷,妳怎會變成如此?難道事情的真相妳還不相信嗎?)

傲愚峰:(詩婷,妳是否已經思緒混亂?剛才趙新所言,已經將一切真相道出來…)

胡樂沖:他對眼前的婷既愛不能愛的說道(詩婷,現在游家只剩下我們倆人,妳千萬別出意外。)

游詩婷:(為何你們不相信我的說話,我告訴你們趙新所言全部不是事實的真相,他與阿爹根本就是不認識的;趙新,相信若然我不將證據拿出來,你也不會死心的。)說畢將她從身上拿出一封信說道(這是師傅臨終前修筆給我的,內裡除了哀求我救大師兄…與及吩咐我將掌門令牌交予大師兄,並輔助他接掌宗南派第十四代掌門之外,還有一個更重大的秘密;我相信大家一定很想知道,現在我就將它宣讀出來,趙新…拖赤…當我宣讀完畢之後,你們兩人就知道自己是否該死。

 

詩婷,

拯救愚峰,輔助他接任宗南派第十四代掌門,將掌門令牌親手交予他,這全都是為師最後唯一的心願,既然心願了結,本來亦無所求,但是為師還有一個遺憾,多年來令妳活於痛苦的人,為師也是當中的一個罪孽深重之人,因為為師一直?瞞滅游家之真兇;本來為師再不願意提起此事,耐何他竟然要派胡樂沖殺害愚峰,我再不能坐以待斃,真正滅游家之兇手,就是拖赤與亦風派掌門趙新,因為他們兩人互相勾結,更從昔日亦風派主持口中,得知游大人的愛兒就是胡樂沖,蒙古王子拖赤存心突來中土,令皇上不安,才委派游大人全府前往查探,正因如此,拖赤便命人與趙新會合,將你們游家殺個片甲不留,將妳救回宗南山,確是為師路經此地,因為趙新不敵於我,我才可以安然將妳帶走;詩婷,此事一直纏繞我心達四年之久,若不是愚峰為了維護為師的聲譽,便不會踏上這條不歸路,其實愚峰沒有錯,錯的只是為師,若為師願意坦言一切,便不會導致今天的地步,也不會讓趙新及拖赤得逞,詩婷…現在妳得悉一切,為師也沒有能力再阻止妳報仇了,因為我知道這個家仇一直埋在妳的深心處,永不磨滅,趙新勾結拖赤,目的是希望顛覆中原忠義之士自相殘殺,游大人便是其中的犧牲品。

痤斯均K

 

趙新:眾人聽罷婷宣讀琲瑪糪悗廗P愕然,他更激動的說道。(杜琚K你含血噴人…)

傲愚峰:眾人聽罷婷宣讀琲瑪糪悗廗P愕然,他卻慨歎道。(想不到一代宗師竟會如此惡毒?)

胡樂沖:眾人聽罷婷宣讀琲瑪糪悗廗P愕然(我一生殺人無數,想不到你才是最該死的人。)

趙新:他指罵婷說道(是她…誣陷我,杜畬琤輕N不是這樣說,是她冤枉我…我不服…)

韋白:眾人聽罷婷宣讀琲瑪糪悗廗P愕然(師傅,如果真是你所幹的事情,就坦言承認,徒兒一定會替你向他們求情的。)

趙新:(住口…為師沒有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亦風派著想;最錯的人是杜琚A竟然將游家的餘孽救走,才會導致今天的我一敗塗地…是她…)說畢他竟發難的衝向婷,企圖將他殺死。

韋白:他在緊急的關頭,毅然拔劍刺向新的背後道。(詩婷…小心…師傅…)新倒在血泊中,他跪在地上說道。(師傅…徒兒對不起你…是徒兒的錯…)

趙新:他在死前只說道(你…是為師…最疼愛的徒兒,竟然為了游…詩婷…親手殺為師…)說畢便斷氣。

韋白:他像發狂般的胡亂叫道(師傅…師傅…徒兒不孝…是徒兒對不起你…)

游詩婷:她走到白的面前說道(韋大哥…多謝你替我游家報仇,所謂一命換一命,我就用我的命還給你…)說畢她竟揮劍刺向自己…

傲愚峰:此時的他立即衝上前阻止道(詩婷,妳瘋了嗎?趙新該死的,妳根本不需要…)

胡樂沖:(詩婷,現在游家就只餘下我們倆兄妹相依唯命;我不准妳輕言放棄自己…明白嗎?)

韋白:他亦站起來解釋道(詩婷,妳根本不需要自責;因為師傅是罪有應得,正如傲兄所言,他是該死的…)

傲愚峰:(既然現在滅游家的罪魁禍首已經服諸,那麼該如何處置拖赤呢?)

胡樂沖:(他與趙新合謀滅我游家,本來是不該放過的…)

游詩婷:她突然說道(但是…姑念上天有好生之德,而且韋大哥的兩位師妹已經懷有他的骨肉,若然要他們分離,確是殘忍之事;大哥…大師兄…韋大哥…我們倒不如就放拖赤一條生路,你們意下如何?)

胡樂沖:他點頭說道(既然詩婷本著一顆善心,我們就這樣決定吧!)

傲愚峰:(但是…在釋放拖赤之前,一定要將他的武藝廢除,以免他日後再殺生。)

韋白:(好…)一聲之下,他終於將赤的武藝全部廢去,並厲言道。(你往後要好好待我兩位師妹,否則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苑嵐:此時她們終於出現並跪在地上說道(多謝大師兄成全…)

水如芯:此時她們終於出現並跪在地上說道(多謝大師兄成全…)

游詩婷:(兩位姑娘…拖赤的武藝已經被韋大哥廢去,妳們往後就好好照顧他吧!)

苑嵐:(多謝游姑娘,昔日我們師姐妹多多冒犯,想不到今天妳還對我們兩人如此;我實在…)

水如芯:(游姑娘…昔日之事,希望妳能多多原諒…二師姐,我們走吧!各位…多多保重…)

苑嵐:(大師兄,往後亦風派就要靠你重掌,發揚光大;各位…多多保重…)說畢她們便將赤帶走。

傲愚峰:(游家之仇終於得報,詩婷…妳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

胡樂沖:(還有更值得高興之事;傲兄…你要盡快接任宗南派掌門之位,而詩婷日後便是掌門夫人了。)

韋白:(傲兄…詩婷…我衷心祝福你們;經過離別之苦,分離之痛,往後要好好愛護彼此。)他將峰與婷的手緊緊合在一起微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