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滅 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經此一役,沖終於想通了,他認為婷之說話絕對正確,他與峰及白三人論武藝確是各有所長,論當世豪傑也莫過於他們,為何要自己人殺自己人,這完全是不智之事情;沖不但捨棄赤的 十萬兩 ,還與峰及白成為莫逆之交,而沖對婷可說是敬佩不已,白更對婷一見傾心,可是在婷的心裡,早已將沖藏在心底裡。

 

韋白:他們四人終於清楚婷的身份(原來游姑娘就是杜掌門晚年最後一個徒兒…)

胡樂沖:(看來游姑娘已經深得杜掌門的真傳,算起來可能跟傲兄來個平手啊!)

傲愚峰:他微笑道(當然…小師妹的武藝可說是已經超越於我,看她剛才便知道了。)

游詩婷:(大師兄,剛才是我替你解圍的,現在你好像聯同外人一起取笑我?)

傲愚峰:(當然不是…小師妹別誤會,否則被師傅知道,他一定會重重責罰我。)

游詩婷:眾人入睡後,她聽到嘯聲便走出來說道。(難道胡大哥有如此的雅興,在夜深人靜之時…)

胡樂沖:他坦言問道(對不起…是否把妳吵醒來呢?)

游詩婷:她微笑搖頭答道(不是…我只是還未能入睡…所以才走出來…)

胡樂沖:他像是很瞭解婷般的問道(難道詩婷小師妹也有心事嗎?)

游詩婷:(胡大哥別取笑我,我只是想起我的父母,因為我全府上下是被人所殺的。)

胡樂沖:(那麼妳就是游家唯一能夠生存到今天的人嗎?)

游詩婷:(是啊…當日幸得師傅經過沙漠將我救回,更收為入室弟子,若不是恐怕我早已經死了。)

胡樂沖:(哈哈…以詩婷一身的武藝,再加上一顆善良之心,若然日後有任何人敢欺負妳,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的。)

游詩婷:她從腰間取出一塊玉佩送給沖說道(胡大哥,這個玉佩是我親手造的,送給你…)

胡樂沖:他明白婷之意,可是他卻笑說道。(送給我幹甚麼?難道是希望和我結義嗎?)

游詩婷:她愕然的看著沖反說道(結義?)接著急忙的解釋道(胡大哥…這個玉佩不是作結義之禮…)

胡樂沖:(詩婷,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希望妳知道,站在妳面前的胡大哥,只是一名江湖劍客,今日不知明日事,根本就不能給予妳甚麼;雖然這段時間,我倆能夠真誠相對,可是…我卻擔心,它朝一天會令妳傷心,對不起…)說畢他便回去,剩下婷一人獨坐。

傲愚峰:他與白醒過來,不見沖與婷,便走出來剛巧碰上沖便追問道。(胡兄…你有沒有見過詩婷呢?)

胡樂沖:他坦言的說道(傲兄,你一定要好好待詩婷,別讓她受到傷害。)

傲愚峰:沖的說話令他緊張萬分的追問道(胡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詩婷在那裡?)

胡樂沖:他不敢向峰明言,剛剛辜負了婷的情意。(她…傲兄…我…)

傲愚峰:他看見沖說話吞吞吐吐,已感到不妥,豈料外面突然傳來打鬥的聲音。(發生甚麼事情?)

韋白:正當峰與沖走出來的時候,他大叫道。(傲兄,胡兄…詩婷受傷…)

傲愚峰:他看見婷倒在地上吐血,緊張的走上前擁著她追問道。(小師妹,妳怎樣?)

游詩婷:她斷斷續續的說道(大師兄…這班人…很厲害…全部都是被訓練…出來的死士…)

傲愚峰:他擁著婷說道(小師妹,支持下去,別把師兄嚇壞。)

胡樂沖:他建議道(傲兄,我們合力將他們擊退後,再替詩婷療傷。)

韋白:合三人之力,終將全部蒙面人殺掉。(詩婷說得沒錯,合我們三人之力,可說是天下無人能敵。)

傲愚峰:他替婷運功療傷,眼看著婷倒在自己懷內,他痛心不已。(為甚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韋白:(傲兄別過於憂心,以詩婷的內功,她會在短期內快速康復的。)

傲愚峰:突然他詢問道(胡兄,你不是與小師妹一起到外面嗎?為何會捨下她一人,你自己回來呢?而且你還吞吞吐吐跟我說,叫我好好照顧她;究竟你跟小師妹發生甚麼事情?)

韋白:他終於明白道(原來詩婷出事前,胡兄曾經與她一起;那為何會捨下她一人呢?)

胡樂沖:他高舉手中的玉佩坦言道(正是因為這個玉佩,它是詩婷送贈給我的。)

韋白:他驚訝不已的反問道(甚麼?是詩婷送贈給你,那麼即是說詩婷對你…)

胡樂沖:未待白明言,他已經點頭示意說道。(韋兄所言甚是,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

傲愚峰:他理所當然的質問道(胡兄,告訴我…你是否拒絕了小師妹的情意呢?)

胡樂沖:他對於峰的質問感到愕然得很(傲兄…你怎會知道?)

傲愚峰:(若不是你拒絕了她,便不會捨下她一人,她便不會受傷。)

胡樂沖:他歉疚的說道(傲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捨下議婷,而令她受傷的,也不是存心傷害她的;韋兄…你們要明白,胡某只是一名江湖劍客,根本不能給予詩婷安穩的生活,我擔心會害了她一生,所以毅然拒絕了她;沒想到…事情就在一剎那便發生,更加沒有想過以詩婷之武藝,竟會傷得如此重…)

韋白:他對於沖拒絕婷之情意,感到莫明的憤怒道。(胡兄,詩婷對你…如此…你竟如此對待她?)

胡樂沖:(韋兄,我知道詩婷確是一位討人歡喜的姑娘;可是…我卻擔心自己會對她造成傷害…)

傲愚峰:他坦言道(現在你已經傷害了她,胡兄…你知道嗎?)

胡樂沖:(我知道…我不但傷害了詩婷的心,也傷了她的身;我實在罪該萬死…)

傲愚峰:(算吧…我知道胡兄並不是存心;但是…你們不瞭解她,她不輕易喜歡別人,胡兄既然得到她親手造的玉佩,她必定是對胡兄另眼相看;她被師傅救回宗南山的時候,就已經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四年之久,宗南山全是男兒身,她亦沒有對任何男子動心,如今我親眼看見的就只有胡兄一人;所以我不知道小師妹能否放下此事…)

胡樂沖:(傲兄,我看這不需要擔心,因為我們也分別在即;你就與詩婷回宗南山,好好代為照顧。)

韋白:(我想胡兄也言之有理,只要詩婷隨傲兄回去,回復昔日的生活,相信她很快便會放下來的。)

傲愚峰:(希望如此…是次師傅派詩婷下山接應我,想不到還被我連累她,我真不知如何向師傅交待才是。)

 

峰為著保護視為生父的宗南派掌門琱岐n譽,寧願放棄一直喜歡的婷,更不惜被眾人唾罵及離棄,甘願將一切背負於自己的身上,被判處斬刑後,婷為此傷心不已,更誤以為峰一直在欺騙自己的真情,黯然離開宗南派,與桑柔隱居於偏僻的鄉村過活;琣菄噪o孽深重,更於此時發現靖與湖及環苟且之事,令他沒有顏面再當宗南派的掌門,最後決定羞愧自盡,死前已安排好將掌門令牌交予婷,當婷知悉一切後,便立即趕回宗南派阻止悲劇發生,可惜琱w經返魂乏術了,婷傷痛欲絕,認為自己若不是執迷不悔,便不會把救命恩人…畯╪滿F此時環要靖與湖聯手殺婷,最終卻被婷廢去兩人的武藝,環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唯有向赤煽風點火,希望藉著自己蒙古的勢力,從而將兩派剷除。

 

傲愚峰:他與沖及白分別後,便與婷回宗南山。(小師妹的傷勢感覺如何?)婷一直沒有說話(妳已經…)

游詩婷:她知道若然繼續不說話,峰會感到很難受的。(大師兄,我已經沒有大礙,你不必為我憂心。)

傲愚峰:婷的說話令他開懷道(妳終於都願意跟我說話,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妳的聲音了。)

游詩婷:(大師兄,對不起…因為我自己的事情,而令你如此難堪,詩婷實在難辭其疚。)

傲愚峰:(傻Y頭,別這樣說,妳是師傅的愛徒,而且又是師傅派妳前來接應我的;現在因為我的失誤而令妳受傷,我…實在不能推卸責任。)

游詩婷:(大師兄,詩婷有事請求,希望你可以幫忙。)

傲愚峰:(昔日我倆都不是如此客氣,為何今天會這樣?有甚麼事情即管跟大師兄說吧!)

游詩婷:(我知道胡大哥一定跟你提及…我送贈玉佩給他一事…是嗎?)

傲愚峰:他點頭示意道(對的…在妳受傷的時候,他曾經向我提及此事…)

游詩婷:(其實我受傷之事與胡大哥並沒有關係,是我自己失誤,沒有注意到有人向我襲擊。)

傲愚峰:他微笑點頭說道(我明白…小師妹,其實妳是否很喜歡胡兄呢?)

游詩婷:(大師兄,與你相處四年之久,我倆由常常鬥氣而變成互訴心事;你知道我從來都不會…)

傲愚峰:(大師兄明白,我的小師妹從來都不會隨便送贈物品給男子。)

游詩婷:她自嘲笑道(可是…我第一次便失敗,我問自己是否配不上胡大哥呢?)

傲愚峰:(詩婷…妳錯了,不是妳配不上胡兄,而是他不希望成為妳的負累。)

游詩婷:(成為我的負累?大師兄…此話何解?是胡大哥親口跟你說嗎?)

傲愚峰:(胡兄對妳情有獨鍾,可是他害怕自己不能給予妳幸福,所以毅然拒絕妳。)\

游詩婷:(我明白…胡大哥是一名劍客,即使我願意,師傅也不會讚成我的決定。)

傲愚峰:(莫說師傅反對,就是我也不願意眼看著妳走向胡兄的懷內。)

游詩婷:她莫名其妙的反問道(但是…大師兄與胡大哥已經成了莫逆之交;難道還不明白他嗎?)

傲愚峰:他坦言道(我不是不明白胡兄,而是…因為我喜歡詩婷,所以不希望妳走向胡兄的懷內。)

游詩婷:她對峰的說話感到嚇一跳道(大師兄…你…我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

傲愚峰:(當然你心裡面只有胡兄,又豈會感應到我對妳早已…傾心…)

游詩婷:此時突然衝出一班黑衣人,她像是認識其中一名似的說道。(又是你們…)

傲愚峰:(詩婷,妳認識他們嗎?)

游詩婷:(他們就是當日偷襲我的那班黑衣人,若不是我根本就不會受傷。)

黑衣人:(本來當日就可以將你們眾人殺掉,想不到妳的武藝在短短的四年裡會進步神速。)

游詩婷:(你是誰?怎會知道我的武藝只是在這短短四年內而進步的?)

傲愚峰:(你究竟知道她多少事情?快給我說出來,否則我要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黑衣人:(死無葬身之地,傲愚峰…你好像在跟游家的人說話;誰不知道昔日游樂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可惜還是死無全屍,客死異鄉,多年來就連拜祭之人也沒有。)

游詩婷:(你究竟是誰?為何會如此清楚游家所發生的一切。)

黑衣人:(我不但知道游家發生的一切,就連誰是真兇我也知道。)

游詩婷:(甚麼?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是誰陷害游家?告訴我你究竟知道甚麼?)

黑衣人:(哈哈…我為何要告訴我?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送妳跟父母團聚。)

游詩婷:(就連我…你們也要趕盡殺絕嗎?)

黑衣人:(廢話少說,受死吧!)正當他們向婷進攻的時候,峰不顧一切的保護受傷的婷,經過一輪混戰後,峰終於擊敗眾人,可是卻傷及婷的傷勢。

傲愚峰:他擁著婷緊張的追問道(詩婷,妳怎樣?)他看著婷面無血色,於是說道。(一定是傷及元氣…)

游詩婷:她在峰的懷內斷斷續續說道(大師兄…我很冷…而且全身好像沒有氣力…)

傲愚峰:(詩婷,妳放心,大師兄不會讓妳出意外的;我們找個山洞,待我先替妳療傷。)他找來一個山洞替婷療傷道(詩婷,妳怎樣?有沒有好點?)

游詩婷:(大師兄,我的傷可能沒有那麼快康復,倒不如你先回宗南山…好嗎?)

傲愚峰:(當然不好…我絕對不會捨下妳一人在這裡,若然要回去,我倆就一起回去;若然要死,就讓師兄陪妳一起死…妳放心,無論發生甚麼事情,師兄都會好好保護妳。)婷終被他的真誠而感動,情不自禁的投進他的懷內;他緊緊的把婷擁入懷內說道。(詩婷,放心…妳一定會沒有事的。)婷在他的懷內不停點頭。

 

一個月後…

 

傲愚峰:他手拖著婷在路上笑說道(詩婷,我們很快就會回到宗南山…妳的身體還有沒有大礙?)

游詩婷:她微笑回答道(這段時間有大師兄替我運功療傷,已經康復不少了。)

傲愚峰:他的面上從來沒有如此的笑容(沒想到…我倆…或許這就是緣份…)

游詩婷:(大師兄…我希望你別將我與胡大哥之事告訴師傅;可以嗎?)

傲愚峰:他卻戲弄婷說道(妳與胡兄之事?有甚麼事?我已經遺忘了,現在我只知道好好待妳。)

游詩婷:(我恐怕詩婷沒有如此的福氣,又擔心會辜負大師兄的情意。)

傲愚峰:(別這樣說,這裡已經是宗南山的山腳,我們很快就可以見到師傅。)

杜琚G他高興的看見峰與婷回來(愚峰,詩婷…你們終於回來吧!)他看見婷的面色便問道(詩婷,妳的面色很難看,是否曾經受重傷?)

傲愚峰:(師傅,都是徒兒不好,沒有好好保護小師妹,令她被黑衣人襲擊受傷;路上徒兒曾經替她運功療傷。)

杜琚G他看著峰沒有放下捉著婷的手便取笑道(看來我派詩婷下山找你,你們的感情增進了不少。)

傲愚峰:他看見婷臉頰通紅便說道(師傅,我看小師妹很疲倦,而且傷勢還未完全康復;還是…)

杜琚G他愕然的問道(愚峰,詩婷…你們有沒有見過靖兒及單湖呢?)

傲愚峰:他嚇一跳的反問道(沒有…師傅,他們曾經下山嗎?)

杜琚G(因為你們倆人出外已有一段長時間,剛巧山上的糧餉又不足,我便派他們兩人下山速購糧餉。)

傲愚峰:(但是…路上我根本沒有見過二師弟與三師弟的縱影;或許他們和我們背道而馳。)

游詩婷:(師傅,徒兒先回去休息。)晚上峰徘徊在她的房間外,剛巧她出來便問道。(大師兄,你在這裡幹甚麼?有要事找我嗎?)

傲愚峰:他愕然見到婷走出來,高興的說道。(詩婷,妳的傷勢怎樣?身體好了一點嗎?)

游詩婷:她微笑的答道(已經沒有大礙,多謝大師兄關心;你這麼晚走來這裡,就是跟我說這些話嗎?)

傲愚峰:他笑答道(是啊…因為擔心妳,所以難以入睡,便走過來看看;豈料看見妳房間的燈已經關掉,又怕會把妳弄醒,所以便在這裡徘徊,未知道妳的情況,便有點…不願…離開的感覺。)他繼續坦言道(我跟自己承諾過,從今以後也不會再讓別人欺負妳,也不會再讓妳受到傷害。)

 

大清早…正當婷步行到宗南山的中段時,遠處看見靖與湖回來,本想高興的上前迎接,可是卻被她聽到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她對於靖與湖所言猶豫起來,頓時感到晴天霹靂,並誓言要下山,將真相追查出來。

 

游詩婷:她來到山的中段,看見靖與湖高興不已。(原來二師兄與三師兄回來了,倒不如我走上前…)

杜修靖:他看著湖厲言道(三師弟,你可否鎮定一點呢?你這樣很容易被別人識破的…)

單湖:(二師兄,你不是不知道,我是個怕事之人;我擔心事情被師傅與小師妹知道…就麻煩了…)

杜修靖:(我們不說出來,師傅與小師妹又豈會知道呢?你別這樣,他們便不會猜疑我們了。)

單湖:(但是…我萬萬想不到,原來游家之死是與師傅有關的,怪不得他當年會將小師妹救回來。)

杜修靖:(所以此事絕對不能讓小師妹知道的,因為除了師傅以外…還有我…也會被牽連在內…)

游詩婷:她聽到靖與湖的對話,突然感到晴天霹靂坐在地上說道。(游家的血案…竟然與師傅有關…)

杜修靖:(三師弟,我告訴你,若然被小師妹知道…當年我與師傅弄至她家破人亡,她一定會報仇。)

單湖:(二師兄,現在這樣的情況,我們該怎麼辦呢?)

杜修靖:(當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由始至終我們也不知道小師妹之來歷;上山再說吧!)

游詩婷:靖與湖離開後,她仍坐在地上自言自語道。(難道師傅就是我的仇人嗎?怎會變成如此?)

傲愚峰:他看見婷坐在地上,立即走上前追問道。(詩婷,妳為何會坐在這裡?發生甚麼事情?)

游詩婷:她雙眼流淚的投入峰的懷內叫道(大師兄…我…大師兄…我…)

傲愚峰:他緊張得緊緊擁著婷追問道(別這樣…告訴師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杜琚G(你們兩人終於回來…)接著看見峰擁著婷回來便問道(愚峰,發生甚麼事情?詩婷…她…)

傲愚峰:(師傅,剛才我在下山的中段,看見詩婷坐在地上,便把她扶起來…)

單湖:他與靖驚訝的走上前問道(小師妹,妳剛才在山的中段嗎?妳聽到甚麼嗎?)

杜修靖:他驚慌的追問道((小師妹,妳無緣無故為何走下山呢?)

游詩婷:她坦言道(我就是知道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聽到一些不該聽到的事情。)

傲愚峰:他感覺到懷中的婷不停在振動,於是緊握著她。(詩婷,妳沒有事嗎?)

游詩婷:她跪在地上哭著問道(師傅,詩婷求你告訴我,游家遭滅門之事是否與你有關?)

杜琚G宗南山一下子好像停頓了似的(詩婷,妳在說甚麼?為師不明白妳所言?)

游詩婷:我剛才在下山的中段,聽到二師兄與三師兄對話中,提及到有關游家被滅門之事。)

杜琚G他想了想終坦言道(詩婷,為師對不起妳;但是…為師從來都沒有欺騙妳…)

游詩婷:(師傅,你可否告訴我;當年之一切究竟是如何發生呢?)

杜修靖:他突然發難的問道(小師妹,就算讓妳知道事情的真相又如何?師傅是妳的救命恩人,難道妳要親手殺死師傅嗎?這只會令妳自己變成不仁不義之人…)

游詩婷:(多年來我一直視師傅為我的親人,但是…難道二師兄要我將家仇遺忘嗎?)

杜琚G(夠了…詩婷,為師可以告訴妳,滅妳游家之兇手確不是我…愚峰,你扶詩婷回去…)峰點頭。

傲愚峰:第二天大清早,他找不到婷,便到處叫道。(詩婷…詩婷…妳究竟往那裡去?)

杜琚G此時眾人走出來說道(愚峰,不用再找了,詩婷已經下山;這是在我房間發現,是詩婷留下的信。)峰接過開啟。

 

師傅,

請恕徒兒不孝,家破人亡之仇不共戴天,既然師傅不願跟徒兒明言一切,那麼就讓徒兒親自下山,尋找真相;你老人家多多保重。

詩婷

 

傲愚峰:他看著痚l問道(師傅,究竟發生甚麼事情?詩婷為何一下子便走了…)

杜琚G(愚峰,你跟我進來…)他與峰進大殿後,便將當日發生的一切坦言相告。(事情發生的經過便是如此,只是因為當時趙掌門對游家有所誤會,才發生這個悲劇。)

傲愚峰:(那麼…昨日詩婷追問師傅之時,師傅為何不願意坦言相告呢?)

杜琚G(此事牽連甚廣,我擔心詩婷會找亦風派的趙掌門報仇,以她的武藝,根本就不是趙掌門的對手;為師也是一片苦心,絕對沒有存在私心。)

 

十四日後…

 

樂民:他是婷的叔父,亦是替代游樂之官職;他來到宗南山宣讀聖旨。(杜痡策恣A奉天承運,皇帝召曰:宗南派掌門杜琣]牽涉於游家之滅門慘案中,現需收押監牢內,等候處決。)

傲愚峰:正當民要將琠膍咫妙氶A他走上前說道。(樂大人,殺游家之兇手是我,不是我師傅…)

杜琚G他被峰的行動嚇一跳的說道(愚峰,你瘋了嗎?)

傲愚峰:(樂大人,將游家滅門之人確是我,請你將我帶回去治罪;師傅,往後徒兒不能在身旁侍候你,你老人家要多多保重;它日若見到詩婷之時,代我向她說句對不起,我沒有尊守對她許下之承諾,往後請她好好生存下去,別再為我感到傷心。)說畢他便跟隨民回去,由於他沒有解釋滅游家之原委,最終被民判斬刑。

桑柔:她拿著皇傍回來跟婷說道(小姐…妳看…傲公子已經被樂大人判以斬刑…)

游詩婷:她嚇一跳的站起來,接過柔手上的皇傍看道。(為何會如此?大師兄…他…竟然甘願代他死?他是否瘋了?難道已經遺忘向我曾經許下的承諾嗎?)

桑柔:就在峰被押上刑場前四日,他突然收到一封信。(小姐,這是妳的信…)

游詩婷:她接過柔給她的信便問道(是誰交予妳?)

桑柔:她搖頭答道(我不知道,剛才我在市集上是一個小孩給我的,那個小孩說是一位大哥吩咐他將信交給我的。)

游詩婷:她感到莫名其妙(小孩?一位大哥?)她慢慢將信打開,看見信內竟藏有宗南派之掌門令牌,不禁呆著了。

 

詩婷,

這段時間妳生活好嗎?自從妳離開宗南山後,師傅很想念妳,為師明很白妳的心情,亦知道游家之仇在妳生命中是不能磨滅的,但是…為師就是恐怕當妳知道真相後,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一直以來不敢向妳明言,現在想了又想,為師錯了;其實事情的發生根本就是與游家完全沒有關係,游家只是成了亦風派掌門趙新之代罪羔羊,置客死異鄉,為師對不起你,愚峰說得對,為師該早一點跟妳說清楚,那麼事情便不會弄成這樣子,現在已經來不及補救了,除了游家成了犧牲品外,還有愚峰也成為為師的犧牲品,他為了維護我這個沒有用的掌門,不惜犧牲自己,甘願被樂大人判以斬刑;詩婷,其實罪魁禍首是趙新,可是我們宗南派亦出了兩個不悄的門徒,一是我的兒子靖兒,二是你三師兄單湖,他們兩人不惜聯同蒙古公主崔環,陷害亦風派,企圖挑撥兩派的紛爭;詩婷,為師決定一死以謝天下,遺心願未了,希望妳能夠代為師完成,一。千錯萬錯最無辜的人便是愚峰,妳一定要替為師拯救他,二。是妳游家之仇人是亦風派的趙新,與其他人根本沒有關係,三。是靖兒與單湖勾結蒙古公主,一定是以圖不軌,妳一定要與愚峰拯救蒼生;我知道愚峰處斬當日,蒙古王子拖赤已經收買劍客胡樂沖,先將愚峰救出來,再行將他滅口,詩婷…妳一定要救他,我將掌門令牌交予妳,希望妳好好輔助愚峰成為第十四代宗南派掌門;為師要離開你們,往後你們要多多保重。

杜痤斯

 

游詩婷:她看畢琲熊斯妨H,竟然掉下眼淚說道。(為何會弄成這樣子?難道要報家仇都是錯嗎?)

桑柔:她走出來看見婷在哭,不禁也哭起來追問道。(小姐…妳沒有事嗎?小姐,妳回應我吧!)

游詩婷:她看著柔說道(桑柔,原來真正的兇手是我,是我把師傅害死的,是我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害死的;我還生存下來幹甚麼呢?)

桑柔:(小姐,妳別這樣…桑柔現在就只有妳一個親人,妳千萬別放棄自己…小姐…)

游詩婷:她想了想終於冷靜下來說道(我錯怪了大師兄,師傅吩咐我一定要將大師兄拯救出來。)

桑柔:(甚麼?小姐,妳要前往救傲公子,這是很危險的事情,我聽說負責押送傲公子的士兵全都是武藝超凡之人,假若小姐貿貿然前往,恐怕會有危險。)

游詩婷:她猶豫的說道(士兵對於我來說,是可以應付自如;唯獨是胡大哥,我恐怕會傷及大家之和氣。)

桑柔:(小姐所言是甚麼?桑柔好像完全不明白,此事竟然會與胡公子拉上關係嗎?)

游詩婷:(因為師傅之信裡曾經提及,有人已經收買胡大哥,一定要將大師兄滅口。)

桑柔:( 那麼 小姐打算怎樣?)

游詩婷:(此事先讓我慢慢想想一定要確保大師兄的安全否則我又再增添罪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