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滅 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白與環同行接近一個月,他們倆人本建立了一定的情誼,可是在一個晚上,環將之催毀…

 

崔環:(韋大哥,天色突然轉壞,還翻起大風,倒不如我們先找個地方稍事休息,明早再啟程好嗎?)

韋白:(這個提議也不錯,反正我們也要渡江,這個情況恐怕會遇上大風浪,屆時就麻煩了。)

崔環:她看著四周說道(但是…這裡全是叢林,要找方向到市集,恐怕均有一定的困難。)

韋白:(沒辦法…我們就在前面的山洞渡過今晚,明早再啟程吧!)

崔環:月黑風高,山洞內就只有她與白,突然她擁著白說道。(韋大哥…我有很多說話要跟你說…)

韋白:對於環突如其來的行為,他還可以應付道。(崔姑娘…妳幹甚麼?請妳自重…)說畢他把環推開。

崔環:她雖然被白推開,但是仍然再次走上前擁著他說道。(韋大哥,其實我很喜歡你的…你知道嗎?)

韋白:(崔姑娘…請妳自重…)他邊說邊把環推開,可是環卻緊緊擁著他,令他動彈不得。

崔環:(韋大哥,我真的很喜歡你,你可否給予我機會,往後我一定會好好侍候你的。)

韋白:終於他用力把環推開坦言道(崔姑娘,其實一直以來我只視妳為我的妹妹般,從來沒有對妳存有非份之想;再者…假若我令崔姑娘有甚麼誤會,韋某在此向妳道歉,希望妳往後別再有所誤會。)

崔環:聽到白的斷言拒絕,她不惜將身上的衫脫下來說道。(韋大哥,現在我就將自己送給你…)

韋白:他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竟走出山洞外說道。(崔姑娘請自重,千萬別如此。)

崔環:她看見白走出山洞外,立即穿回衣服跟隨追說道。(韋大哥,外面風大雨大,你回來吧!)

韋白:他冒著大風雨之外,決心跟環道別。(崔姑娘,我想在下不能再繼續與妳一起上路了,我倆就在此時此地此刻作告別,明天開始,妳獨自上路,事事小心;希望我倆後會無期,再見…)

崔環:白的斷言拒絕及離開,令她激動萬分的喊道。(韋大哥…你別捨下我一人,我很害怕;韋大哥…你為何如此狠心…難道我…崔環真的配不上你嗎?)

 

半月後…

 

韋白:他投宿客棧之時,突然有暗器從窗外掉進來。(是誰?)是一封來路不明的信,他將之打開。

 

韋白,

你還記得我嗎?相信你已經將我遺忘,可是我仍記掛著你,自從與你相遇後,我便跟自己說過,此生此世都要跟隨你一人,誰料在我向你表明心事的時候,你竟然斷言拒絕我,這種羞辱實在令我終生不忘;這半月來我想了又想,終於讓我想到,我會在<忘憂亭>等你,假若你狠心不前來與我相見,那麼你就替你兩位師妹準備身後事,我崔環的說話,說得出便會做得到,你…好自為之…

崔環

 

韋白:他撕破信函,憤怒的說道。(豈有此理…世間上竟有如此的女子…)

苑嵐:她們在談論道(究竟大師兄會否前來救我們呢?)

水如芯:她們在談論道(當然會…我相信大師兄一定不會捨下我們兩人的性命不顧…)

苑嵐:她卻又憂心道(但是…不知道這個女子會設甚麼陷阱對付大師兄,我擔心他會很危險。)

水如芯:(我相信即使是地獄,大師兄也會來救我們的。)

崔環:她走上前說道(時辰到了,看來韋白確是鐵石心腸之人;枉妳們兩人還口口聲聲說他會前來。)

韋白:正當環想將嵐與芯推下懸崖的一刻,他終於趕到。(崔環…停手…)

苑嵐:她們看見白,高興的說道。(大師兄…救我們…)

水如芯:她們看見白,高興的說道。(大師兄…救我們…)

崔環:她還諷刺的說道(你真的來了,我還以為你狠心若此,連自己的師妹性命也置之不理。)

韋白:(崔環,我與妳之間發生的事情,根本與我兩位師妹沒有任何關係,妳先把她們釋放。)

崔環:(把她們釋放,好…但是…你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若不是我就弄斷繩索,讓她們掉下去。)

韋白:他思前想後便說道(好…妳說出來,若然是我可以做到的,我一定會答應妳。)

崔環:(只要你跟我立即成親,洞房後我便會把她們釋放。)

韋白:他對於環所提出的條件感到嚇一跳(我不是已經跟妳說得很清楚嗎?我根本就不喜歡妳…)

崔環:(我不知道,總言之我跟自己說過,我一定要委身於你;而且我…所有的…你都已經見過…)

韋白:(住口…妳別在這裡胡說八道,我根本沒有見過妳甚麼;當晚發生的一切,我還記憶猶新。)

崔環:(既然你記得,那就最好不過了,你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難道你狠心讓兩位師妹因為你而犧牲嗎?)

苑嵐:(原來妳這個妖女,捉我們的原因是想迫大師兄娶妳,簡直不知廉恥。)

崔環:嵐的說話激怒了她,更不知竟動起她的殺念。(豈有此理,竟敢如此辱罵我;好…我先送妳一程…)

韋白:他來不及出手,環已經動手殺嵐。(停手…崔環…我叫你停手…)

游詩婷: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她突然出現阻止道。(停手…)接著更將嵐與芯平安救下來。

崔環:她被婷的武器刺傷,憤怒的說道。(妳究竟是甚麼人?竟然敢阻本姑娘在這裡處理要事?)

游詩婷:她站在白的身旁問道(我將你兩位師妹交還給你…)

韋白:他定眼看著婷道謝(多謝姑娘剛才出手相助,否則我兩位師妹恐怕已經遭到不幸。)

苑嵐:她們恭敬的道謝(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水如芯:她們恭敬的道謝(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崔環:(豈有此理…竟然敢阻礙本姑娘之事情…受死吧!)

韋白:他看見環襲擊婷,立即大叫道。(姑娘…小心…)沒想到婷以兩招,便已經將環打敗。

崔環:她被婷打倒重傷地上吐血道(呀…妳究竟是甚麼人?)

韋白:(夠了…我當日真是救錯了妳,想不到妳的心竟如此狠毒,我以後都不想再見到妳;妳走…)

崔環:她離開前承諾道(我一定會回來報仇的…我一定會回來報仇…)

韋白:(姑娘,妳沒有事嗎?)

游詩婷:她微笑搖頭答道(沒有…韋公子有心了…)

韋白:他與嵐及芯愕然的看著婷,他更奇怪的問道。(姑娘竟然認識我嗎?)

游詩婷:她機靈的笑說道(亦風派的大弟子韋白,這兩位就是你的師妹苑嵐姑娘,及水如芯姑娘;是嗎?)

韋白:(姑娘竟對於我們三人的背景如此清楚,可是我還未知道姑娘的芳名。)

游詩婷:(宗南派…游詩婷…)

韋白:他理所當然的說道(原來妳就是杜掌門最後一位入室弟子…)

傲愚峰:此時卻傳來他的聲音說道(小師妹…為何走得如此快速呢?)

韋白:他喜見回昔日好友便說道(傲兄…想不到我們又見面了…)

傲愚峰:他高興的說道(韋兄…我真是沒有想過會在這裡跟你遇上…)

游詩婷:(我知道韋大哥就是大師兄的好友,所以剛才…才會出手…)

傲愚峰:(剛才…剛才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苑嵐:她與芯取笑道(傲公子,剛才我們的大師兄竟然被一位女子迫婚…)

水如芯:她與嵐取笑道(是啊…那個女子還要大師兄立即與她成親,還要立即洞房啊!)

傲愚峰:他同樣取笑道(韋兄竟有如此的幸運,真是羨慕旁人了。)

韋白:(傲兄,你有所不知,待我們路上再慢慢告訴你吧!)

杜修靖:他與湖從宗南山下來後,便第一時間到酒館喝酒道。(簡直豈有此理,大師兄與小師妹未回來,便要我們替大師兄下山訂購糧餉。)

單湖:他與靖從宗南山下來後,便第一時間到酒館喝酒道。(二師兄,難道你不想下山嗎?)

杜修靖:湖的說話好像說中他的心事(這又不是…最好不用再回宗南山,我反而更加高興。)

單湖:(二師兄,你有沒有注意到那位姑娘,她不停在喝酒,而且早已有醉意。)

杜修靖:當他看見環的時候,簡直有仙女下凡之感;於是他與湖一直尾隨環,看見她倒在地上,他與湖立即走上前說道。(三師弟,她一定是喝酒了…)

單湖:他看穿靖的心事,於是問道。(二師兄,難道你看上了這位姑娘嗎?)

杜修靖:他莫名其妙的反問道(難道三師弟對這位貌若天仙的姑娘不動心嗎?)

單湖:他被靖看穿了,於是頓時啞口無言。(我…)

杜修靖:他抱起環說道(我們就將她帶往前面的破廟,你替我守在門外。)

單湖:(二師兄,我們連她是甚麼人也不知道,萬一出了甚麼意外怎辦?)

杜修靖:(假若被這位姑娘看上,我寧願短壽十年也沒有所謂了。)他將環放在觀音破廟的背後,慢慢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去,接下來再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就在他開始侵犯環的時候,環仍未完全清醒過來,只感覺到下體一陣陣的劇烈痛楚,可是想叫也叫不出來;當他滿足自己獸慾後,便跟守在門外的湖說道。(三師弟,輪到你了,慢慢享受吧!)

單湖:此時的他被靖推進去,眼看著沒有穿衣服的環,心裡的獸慾在不知不覺中燃點起來,他不理一切向環作出無恥的侵犯;就在此時環開始慢慢清醒過來,他看見環驚訝的叫道。(妳…二師兄…)

杜修靖:他應著湖的叫聲衝進來問道(發生甚麼事情?)此時才發現環已經完全清醒過來(姑娘…)

崔環:她綬綬的坐起來,感覺到下體相當痛楚,於是厲眼看著他們說道。(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兩人好過…你們竟敢在我酒醉之時將我施暴及污辱,我會要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

杜修靖:他害怕的跪在地上哀求道(姑娘,我們師兄弟完全因為被妳的美貌所吸引,控制不到自己的情慾,才對姑娘作出冒犯之行為;我答應姑娘,往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妳,而且無論妳有甚麼要求,在下都一定能夠替妳辦到;妳就別再…)

崔環:她靈機一動的說道(好…既然你們兩人均說對我如此有情有義,那麼你們就給我一件信物吧!)

杜修靖:他從腰間取出一件玉環送予環說道(這是我娘親臨終前交予我,希望我親手送給將來的妻子,我就將這個玉環送予妳。)

單湖:他從身上脫下護身符交予環說道(這個是我隨身的護身符,現在我將之送予妳,希望可保妳平安。)

崔環:她接過靖與湖的信物,便站起來說道。(我叫崔環…現在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們替我辦的…)

杜修靖:他立即追問道(環妹,究竟是甚麼事情?)他看見環淚流披面,便立即說道。(是否有人欺負妳呢?即管告訴我們…)

崔環:她點頭答道(對的…確是有人欺負我,我要你們替我殺了他。)

單湖:(對於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竟然作出欺負,如此惡徒也不該放過;究竟是誰?)

崔環:(就是亦風派的大弟子…韋白…我要你們殺了他還我清白…)

杜修靖:他們兩人聽到環說的人竟是白,不禁愕然的說道。(是他?)

單湖:他們兩人聽到環說的人竟是白,不禁愕然的說道。(是他?)

崔環:她看見靖與湖嚇一跳的樣子,於是追問道。(有何不妥?)

單湖:(韋白是我們大師兄的好友,我們見過他的為人,理應不會欺負弱質女流的。)

杜修靖:他認同的問道(是啊…環妹,你們倆人是否有甚麼誤會呢?)

崔環:(我們沒有誤會,他根本就是因為得不到我,所以才欺負我;難道你們不相信我嗎?)

杜修靖:(這個當然不是,好…我一定會替妳把他殺掉的…)

 

環就這樣借機利用靖與湖去對付白,但是…是否成功,就只有看各人的造化了。

 

蒙古王子拖赤已經知道嵐與芯早對自己傾心,故刻意?瞞自己的身份,更藉二女來挑釁宗南派與亦風派的不和,希望兩派自相殘殺後,自己便可助收漁人之利也,拖赤不惜以金錢收賣劍客沖,著他設法替他先除去武藝深不可測的峰,豈料峰與白及沖三人相遇,竟謂相逢恨晚,更難為正邪定分界,最終三人成為莫逆之交;峰與婷本是一對鬥氣冤家,後因彼此出生入死,均能表示為對方而犧牲,漸漸萌生情愫,而白則對婷之脫俗為之傾心不已,此事被環識破,自此環對婷恨之入骨,誓要她付出代價,唯獨沖…他給予婷之感覺為亦正亦邪,令婷捉摸不定他的性格,沖之所以如此,全是因為他明白自己只是一名劍客,根本不能給予婷安穩平淡的日子,故對她只有尊重,從沒有越軌之意。

 

拖赤:他跟嵐說道(嵐妹,妳知道我如何想念妳嗎?)他邊說邊擁著嵐,說盡甜言蜜語。

苑嵐:自從她與赤邂逅,一見傾心,亦甘心被赤利用。(真的嗎?我還以為你的心裡只有三師妹吧!)

拖赤:(怎會呢?妳才是我第一眼見到的人,我對妳早已傾心不已;只是妳自己不知道罷了…)

苑嵐:(我只知道三師妹對你情深一片,若然被她知道我們倆人偷偷在這裡幽會;恐怕她會…)

拖赤:(不用憂心,假若她為難妳,我一定會替妳出頭的;其實妳們兩師姐妹對我情深義重,我又怎會不知道呢?)說畢他緊緊將嵐擁入懷內,然後狂吻著她,另方面更將她身上的衣服慢慢脫下來。

水如芯:第二天大清早,她看見嵐回來便怒氣沖沖質問道。(二師姐,大清早妳究竟往那裡去呢?)

苑嵐:她莫名其妙的說道(我只是到外面練功,妳為何會這樣詢問我?有甚麼事情?)

水如芯:(練功?其實妳昨晚已經不在房間;難道二師姐到外面幹一些不見得光之事情嗎?)

苑嵐:她怒目相向的反問道(三師妹,妳這樣說究竟是甚麼意思?難道妳認為我有事情?瞞妳嗎?)

水如芯:(當然…妳昨晚一定是跟赤哥幽會,所以整晚都沒有回來;究竟有沒有這回事?妳回答我。)

苑嵐:(三師妹,妳別再胡鬧,否則我便跟妳不客氣的。)

水如芯:(甚麼?搶了我的男人,還說跟我不客氣;好…要是這樣,我便不需要尊重妳了…)

苑嵐:她反問道(甚麼?妳竟然說是我搶了妳的男人嗎?其實是我跟赤哥相識在先,是妳介入我們倆人之間才是。)

水如芯:(簡直荒謬…是我與赤哥相識在先才是,根本就是妳向他投懷送抱,他才控制不了自己而動心。)

苑嵐:(妳簡直胡言亂語,若然再不將妳好好教訓,恐怕妳還不知悔改。)

水如芯:(看來我不好好教訓妳這位好師姐,恐怕也是天理難容了。)

韋白:正當她們兩人在對峙的時候,他剛巧經過便立即追問道。(妳們兩人準備在這裡幹甚麼?)

苑嵐:她們看見白,立即收起剛才的怒火,更加恭敬的說道。(苑嵐見過…大師兄…)

水如芯:她們看見白,立即收起剛才的怒火,更加恭敬的說道。(如芯見過…大師兄…)

韋白:他走到兩人面前停下來說道(我剛才好像看見一些不該看見的事情發生是嗎?)

苑嵐:她立即微笑解釋道(大師兄誤會了,我只是在跟三師妹切磋武藝,根本不是有甚麼事情發生。)

韋白:(妳們不要遺忘,亦風派的規條,眾師兄姐弟妹均絕對不能自相殘殺,否則會被逐出師門。)

水如芯:(大師兄真的誤會了,我與二師姐真的在這裡切磋武藝,絕對不是自相殘殺。)

韋白:(若然妳們兩人之說話是真的,當然就最好不過了,不過恐怕妳們口是生非矣。)

水如芯:白離開後,她厲言的說道。(妳好好給我聽著,此事我絕對不會就此罷休的。)

苑嵐:她卻微笑答道(好…即管放馬過來,我才不會害怕妳。)她們沒想到,其實白只是站在一旁聽著。

 

另方面赤卻找來劍客沖…

 

胡樂沖:他應赤的約來到便問道(請問是否閣下要見我呢?)

拖赤:他點頭答道(對的…你就是江湖上第一劍客胡樂沖…是嗎?)

胡樂沖:(是啊…關於我的一切,相信你已經查得相當清楚是嗎?)

拖赤:(當然…要知道對方究竟有沒有能力可以完成任務,首要就是查清楚對方的底細。)

胡樂沖:(未知道閣下如何稱呼呢?我看你好像不是中土人士是嗎?)

拖赤:他點頭答道(我是從西域來中土的…)他高舉手中的銀兩說道(這裡是 十萬兩 …)

胡樂沖:他理所當然的問道(能夠出如此的高價錢,我相信你要我殺的人一定是有江湖地位的。)

拖赤:(胡樂沖果然聰明,相信有甚麼事情也不能瞞騙你;我要買宗南派大弟子傲愚峰的命…)

胡樂沖:他好像沒有聽過這個人的說道(傲愚峰…他究竟是甚麼人?與你有甚麼過節呢?)

拖赤:(中原人有一句說話,我出錢請你殺人,你沒有權詢問我任何事情;對嗎?)

胡樂沖:他明白的微笑點頭答道(你說得對,但是…我沒有見過此人,如何殺他呢?)

拖赤:他將手中的畫像交予沖道(這副就是傲愚峰的畫像,以我所知,他正與宗南派的弟子下山訂購糧餉;你只要到市集,理應可以找到他的;這是你的首 五萬兩 ,完成後我會給你餘下的 五萬兩 。)

胡樂沖:他接過 五萬兩 後便說道(多謝…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拖赤:(我會安排有關的人跟你聯絡,你一定要替我殺掉傲愚峰。)

韋白:他奉命下山訂購糧餉,偏偏卻與峰碰上道。(傲兄,是次下山確是大有所獲。)

傲愚峰:他對白的說話感到莫名其妙,於是反問道。(韋兄言下之意究竟何解呢?)

韋白:(難得我們兩人可以聚在一起,所以我感到難能可貴。)

傲愚峰:他微笑點頭認同道(是啊…我們相識以來,好像從來沒有試過如此。)

韋白:(當然…我們兩人均身處於不同的門派,幸好沒有甚麼事情發生,若不是我們已經是敵人了。)

傲愚峰:他點頭認同道(是…幸好我們兩派相安無事,否則我與你根本不能足膝詳談。)

韋白:(假若我們兩派往後都可以誠相對,那就最好不過了。)

傲愚峰:(看來韋兄好像有些心事…是嗎?)

韋白:(傲兄,實不相瞞,在下最頭痛之事情就是兩位師妹…)

傲愚峰:(韋兄,難道你兩妹師妹帶給你甚麼麻煩嗎?)白將早前在山上看見的一切告知峰(原來是這樣,難怪韋兄會如此煩惱吧!)

胡樂沖:(除了他煩惱以外,麻煩已經上門找你了…)說畢便站在峰與白的面前問道(你就是傲愚峰?)

傲愚峰:他站起來答道(在下正是宗南派大弟子傲愚峰,請問閣下是…)

胡樂沖:未待峰說畢,他已經說道。(哈哈…今天就是你傲愚峰的死期了…)

韋白:沖的說話令他與峰愕然的說道(傲兄,此人來者不善…我們要小心…)

傲愚峰:他善意的勸諫道(韋兄,他是衝著我而來,此事與你沒有任何關係,倒不如你先離開這裡。)

韋白:他對峰的說話感到嚇一跳(傲兄,你說甚麼?我們是好朋友,我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捨下你。)

胡樂沖:他看著白說道(江湖規矩,與你無關之事,最好別多管閒事。)

韋白:(你簡直太過狂妄,你可知道站在你眼前要殺的是甚麼人?)

胡樂沖:(剛才他自己已經說過,宗南派大弟子傲愚峰,我沒有找錯人。)

傲愚峰:他坦言詢問道(但是…我與你並不相識,你為何要殺我呢?)

胡樂沖:(我做事從來不喜歡解釋的,傲愚峰出手吧!)

韋白:(實在太過自負,傲兄…就讓我先領教他吧!)

胡樂沖:十招過後,白在不明的情況下敗於他的手下。(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還想替人家強出頭?)

韋白:(沒有可能,為何我會敗給他呢?)

傲愚峰:他立即走上前安慰道(韋兄,或許我們的體力還未完全恢復過來;就讓我來應付他吧!)

胡樂沖:(我相信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受死吧!)說畢他便向峰出招,不知為何峰竟然不是他的對手,正當他一直處於上峰之際;就在他想殺峰的時候,他突然被一把劍掠過眼前,他立即說道。(豈有此理,是誰在破壞我的大事,立即給我滾出來…)原來阻止他殺峰的人卻是婷,他看見眼前的姑娘,不禁呆滯了一會兒。(妳究竟是誰?)

游詩婷:她不悄的答道(我是誰與你何干?將傲愚峰及這位公子交予我,可免傷和氣吧!)

胡樂沖:(韋白可以交予妳,但是…傲愚峰是我要殺之人,絕對不能交予妳。)

游詩婷:沖的說話卻換來她的讚賞道(好一位尊守承諾的江湖第一劍客胡樂沖…)

胡樂沖:他對眼前的小姑娘卻另眼相看道(妳怎知道我的身份?)

游詩婷:( 十萬兩 買傲愚峰的命,果然是相當之吸引;可惜…)

胡樂沖:他奇怪的追問道(可惜甚麼?難道姑娘知道甚麼事情?)

游詩婷:(可惜江湖第一劍客,卻只不過是江湖上的一個大蠢才…)

胡樂沖:他對婷的說話感到羞辱的厲言道(豈有此理,竟敢辱罵我的名聲;就待我好好教訓妳吧!出招…)豈料不到四招,他已被婷打倒地上。(為何會如此?我竟然會輸給妳這個黃毛Y頭?)

韋白:(剛才傲兄不是也被你羞辱嗎?好…就讓我殺了你…)

傲愚峰:他卻阻止道(韋兄停手,他只是受人錢財,根本不是存心要殺我,就放他一條生路吧!)

胡樂沖:(傲愚峰…你今天有機會不殺我,它日我會再回來殺你的。)

韋白:(傲兄,你看他的狂妄,若然你今天放了他,他一定會再回來找麻煩的。)

傲愚峰:他猶豫不決的說道(但是…無辜的生命,我又豈能…)

游詩婷:此時的她卻坦言道(胡公子…你根本就是被人利用了…)

胡樂沖:他對婷的說話感到愕然,於是反問道。(妳說我被人利用…那麼妳說得出我被甚麼人利用嗎?)

游詩婷:(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甚麼人,只知道他不是中土人士,是蒙古人;再者宗南派與亦風派是江湖上之大派,為何他要用 十萬兩 買宗南派大弟子的生命;若不是數天前我大師兄與韋大哥因為要救一班村民,以我大師兄的武藝,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胡樂沖:此時的他卻醒悟道(他是蒙古人,沒有可能…他告訴我是從西域而來的…)

游詩婷:(我不知他利用你殺人之目的,只知道他從開始已經在說謊。)

胡樂沖:(怎會如此?妳究竟是甚麼人?為何妳甚麼都知道呢?)

游詩婷:(宗南派入室弟子游詩婷,你要殺的傲愚峰就是我的大師兄;其實論武藝…你們三人各有所長,論豪情…你們三人也是當世豪傑;為何要自己人殺自己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