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滅 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雖然真相已經像是大白,可是婷始終放不開心中的鬱結,她認為甯O害她滅門之罪魁禍首,但是瓻o又因為此事已經賠上性命了,她還可以繼續追究甚麼呢?然而她究竟是因為甚麼從沖的手上將峰救出來呢?是否婷還對峰餘情未了呢?還是她同樣認為滅門之罪魁禍首根本就不是琠O?一切還是一個謎,這個謎已經令相愛的人峰與婷分開,同樣也因為這個謎再次令他們倆人走回一起。

 

游詩婷原是丞相游樂的獨生女兒,游家視婷為掌上明珠般愛護,,一日樂被派前往蒙古瞭解情況,因為皇上希望知道蒙古王子拖赤與公主崔環突來中土之目的,便委派樂一家前往查看,豈料在路上被殺,游府上下無一倖免, 夫人為保女兒性命,至死也將婷緊擁懷內,殺手們知道婷還未死,遂再施毒手之際,卻被路過的宗南派掌門杜琠珣洁A琝饃N婷帶回宗南派,收為最後一位入室弟子;婷自此便一直照顧睇P眾師兄們之起居飲食,然而婷雖然能夠苟且偷生,又得到琲滲u傳,可是她始終不能忘記當日游府上下被殺的景象,即使是安穩的日子,也未能將婷之陰影抹掉,及後她下山,竟與昔日分別的Y環桑柔重聚,婷始知當日能夠逃過魔掌的人,現在就只餘下自己與柔兩相依唯命了。

 

游樂:他從皇府回來便嚷著說道(夫人…婷兒…桑柔…你們快點出來吧!)

夫人:她看見樂高興的樣子,便追問道。(老爺,何事令你如此高興呢?)

游詩婷:眾人走出來高興的追問道(阿爹,你回來了;看阿爹的樣子好像很高興啊!)

桑柔:眾人走出來高興的追問道(奴婢見過老爺…)

游樂:他立即解釋道(夫人,皇上已經下旨,准予我們一家到蒙古遊玩。)

夫人:她莫名其妙的反問道(老爺,無緣無故,我們為何要到蒙古遊玩呢?)

游樂:接著他吩咐道(桑柔,馬上收拾少量行李,我們全府明早啟程。)

桑柔:她恭敬的說道(奴婢知道…)

夫人:(老爺…究竟發生甚麼事情?難道皇上要迫我們到蒙古嗎?)

游樂:(夫人,其實事情是這樣,蒙古拖赤王子與崔環公主準備前來中土,皇上憂心他們突然前來究竟有何目的,所以便決定委派我們一家作說客,看看他們究竟有甚麼舉動。)

游詩婷:她嚷著道(阿爹,老師說蒙古是蠻族之地,我不喜歡他們的人;阿爹,我們不要前往好嗎?)

游樂:(婷兒,這是皇上下聖旨之意,假若我們不前往,便是抗旨;抗旨是要斬頭的,妳明白嗎?)

游詩婷:(甚麼?要斬頭…那麼娘親,我們就前往一趟吧!)

夫人:(怪不得今天我吩咐桑柔陪我到廟宇參神,上香之時突然斷下來,原來就是因為此事。)

游樂:(夫人,我很明白妳所顧慮之事情,但是這是聖旨,我們游家是絕對不能抗旨的。)

夫人:她點頭答道(老爺,跟隨你多年,難道我還會不明白官場中的爭鬥嗎?我只是擔心萬一真的出了甚麼意外,會把小女兒詩婷連累在內。)

游樂:(現在我們已經無路可行,唯有觀看形勢再算吧!)

桑柔:晚上她路經婷的房間,看她還沒有睡覺便問道。(小姐,妳為何還沒有睡覺呢?老爺說…我們明早就要啟程,這樣妳會沒有精神的。)

游詩婷:她微笑道(桑柔,我在推算我們明日之行程能否順利。)

桑柔:她好奇的追問道(原來小姐還懂得術數,那麼推算的結果如何呢?)

游詩婷:她搖頭答道(我也不知道,只出了一個亡字…)

桑柔:她突然面色蒼白的說道(甚麼?小姐推算的結果就只有一個亡字…)

游詩婷:她點頭答道(是啊…桑柔,妳做甚麼?)

桑柔:(沒有…小姐,早點睡覺吧!)

夫人:她看見柔心事重重的在園子裡坐著便問道(桑柔,為何這麼晚還不睡覺呢?)

桑柔:(奴婢見過夫人,奴婢睡不著,所以便坐在這裡,祈求明早的行程能夠順利。)

夫人:(原來桑柔…妳也為了此事,我亦同樣因為此事而睡不安。)

桑柔:(難道夫人有甚麼不祥之兆嗎?)

夫人:(今天我們到廟宇,上香之時突然斷下來,已經不是吉祥之兆了。)

桑柔:(奴婢剛才經過小姐的房間,看見小姐在推算我們游家有關明日之行程;結果…)

夫人:她看見柔說話吞吞吐吐,便隨即追問道。(結果如何?)

桑柔:(結果小姐告訴我,只出了一個亡字;我的心很不安寧,所以便坐在這裡。)

夫人:(一個亡字,看來我們是次行程,恐怕凶多吉少了。)

桑柔:(夫人,連妳也是如此想嗎?那麼我們倒不如勸諫老爺別前往好嗎?)

夫人:(已經沒有用了,這是皇上下的聖旨,假若我們不前往,便是抗旨;抗旨將被判處斬的…)

桑柔:(那麼即是說,去會遇上危險,不去也要命喪劊子手刀下。)

夫人:(桑柔,老爺已經別無它選了;倒不如這樣,桑柔…妳今晚連夜離開游府,那麼便不會把妳牽連在內。)

桑柔:她斷言道(夫人,奴婢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人;奴婢只是擔心,小姐年紀尚輕,萬一真的出了甚麼意外,恐怕奴婢未能好好保護小姐。)

夫人:(現在我們甚麼都不要想,一切唯有聽天尤命吧!)

游樂:大清早他便吩咐道(桑柔,妳先到外面,吩咐家丁整理好一切。)

桑柔:(奴婢知道…)

游樂:(夫人,昨晚我們大家都睡得很不安寧。)

夫人:(老爺,妾身對今天的行程,總有點心緒不寧,好像有點不祥之兆。)

游樂:(夫人所顧慮的,老夫也能理解;現在我唯一憂心的人就只有婷兒…)

夫人:(昨晚桑柔跟我說,婷兒在推算我們游家今天行程之時,出了一個亡字。)

游樂:(亡字…難道我們…夫人,無論發生任何事情,妳都要擁著婷兒;希望上天憐憫我游樂一生為老百姓,能夠保佑游家唯一的血脈。)

夫人:途經沙漠之時,她便說道。(老爺,這裡很荒涼;究竟…)

游樂:未待 夫人說畢,突然衝出一班蒙面之人。(你們究竟是甚麼人?)

蒙面人:當中的一個答道(我們是奉命前來取你們性命之陰差…哈哈…)

游樂:(老夫乃是朝廷命官,你們竟敢以下犯上?)

蒙面人:(那就對了,我們已經在這裡等了你們很久了;動手吧!)

夫人:一剎那,游府上下全死於血泊之中。(老爺…)她跪在地上哀求道(大俠,我求你們放過我的女兒…)她還沒有將說話說畢,蒙面人一刀已落在她的頸動脈了;她緊緊的擁著婷在懷中,就這樣婷親眼看著游府上下無一倖免的死去。

蒙面人:他們誤以為游府的人已全部被殺,突然有人聽到呼吸的聲音。(還有呼吸聲,一定還有人還在生…)接著他們四散尋找,終於有所發現。(原來是她懷中的女兒…)正當他想揮劍之時,婷的眼神就停留在他的身上,他突然心軟起來,可是最終還是…突然有人出現阻止道。(是誰?)

杜琚G(游家已經被你們滅門,為何還要趕盡殺絕呢?)

蒙面人:(這是我們的事情,與你沒有關係,你最好別多管閒事。)

杜琚G(老夫只是不希望看見你們繼續濫殺無辜,倒不如就放過這位小姑娘一條生命好嗎?)

蒙面人:(你實在過於多管閒事了…)說畢他們就向琝蟪說A最終被他殺倒地。

杜琚G他走到 夫人的面前,將婷從她的懷內抱出來說道。(小姑娘…妳叫甚麼名字?)

夫人:她在最後一口氣哀求道(求…妳…照…顧…她…)

杜琚G他接過婷說道(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她…)他與婷安葬好所有人後,便將她帶回宗南山說道。(詩婷,妳往後就會住在這裡;妳喜歡這裡嗎?)

杜修靖:突然他走出來問道(師傅,她是誰?)

杜琚G(阿靖,你替我知會眾人到大殿,為師有要事宣佈。)

單湖:他看著痡a回來的婷問道(師傅,她是誰?)

傲愚峰:他看著婷身上配戴的玉佩便說道(這位姑娘將來一定是師傅的愛徒,師傅…我說對嗎?)

杜琚G他點頭答道(愚峰很聰明,一定是看見婷詩身上配戴之玉佩。)

傲愚峰:他走到婷身旁諷刺的問道(小姑娘,這裡全是男人;妳會喜歡這裡嗎?)

游詩婷:她聰穎的答道(我當然喜歡這裡,不過…偏偏就是不會喜歡你…)

傲愚峰:他沒想到年紀輕輕的婷竟會如此回答他,他便立即說道。(想不到妳年紀輕輕,竟然會說這種說話。)

杜琚G(大家聽著,為師將游詩婷收為入室弟子,也是為師最後一個徒兒;詩婷,他是妳的大師兄傲愚峰,這位是妳二師兄杜修靖,最後是妳的三師兄單湖,餘下來的師兄弟…妳慢慢便會認識;往後詩婷就是你們三人的小師妹,你們要好好愛護她,絕對不能欺負她;你們知道嗎?)

傲愚峰:眾人齊聲答道(弟子尊命…)雖然他心有不甘,但礙於琲滬惚e,不敢對婷輕舉妄動。

杜修靖:眾人齊聲答道(弟子尊命…)他對婷卻感到莫名其妙之感覺。

單湖:眾人齊聲答道(弟子尊命…)他頭腦單純,也不會考究婷究竟是甚麼人,

 

四年後,婷已盡得琲滲u傳,只是與峰卻成了一對冤家…

 

杜琚G(詩婷,四年來妳一直照顧我的起居飲食,為師認為難為了妳。)

游詩婷:(師傅,徒兒從來沒有想過這是甚麼?徒兒只知道四年前若不是得到師傅的續命,詩婷根本就不會生存到今天;而且徒兒最大的得益,就是能夠得到師傅收為入室弟子,多年來得到師傅盡心盡力的教導,此恩此德,詩婷絕不敢忘。)

杜琚G她看著婷愁眉不展,於是坦言問道。(詩婷,是否還記掛著四年前滅門之事情呢?)

游詩婷:她紅著雙眼答道(師傅,當年發生的情景,徒兒每多年來每個晚上,閉上雙眼便看到當時發生的一切,家破人亡的情形實在令我難以釋懷。)

杜琚G(詩婷,這樣只會令妳自己繼續活於痛苦的生活裡;妳明白嗎?)

游詩婷:(徒兒明白,但是…此時此刻…徒兒實在還未能放下。)離開琲漫迠﹛A她遇上峰說道。(詩婷見過大師兄…)

傲愚峰:他看見婷雙眼通紅便問道(剛才在師傅的房間走出來是嗎?)婷點頭,他繼續問道。(是否發生甚麼事情?難道被師傅責罵嗎?)

游詩婷:(師傅待我視如己出,又豈會有責罵我之理呢?)

傲愚峰:(那麼妳一定是想起你的家人是嗎?)婷沒有回答(聽師傅提起妳阿爹是朝廷命官,可是在路上卻被一班蒙面人所追殺;難道你們犯下甚麼罪名…所以才被朝廷的人追殺嗎?)

游詩婷:聽到峰之言,她顯得怒不可遏的說道。(大師兄,你別胡說八道,我阿爹一生清廉,絕對不是你所言,犯下甚麼罪名才招來朝廷殺身之禍。)

傲愚峰:他還輕挑的說道(我只是有感而發,小師妹也不需如此動怒。)

游詩婷:(大師兄,這四年以來,我們倆人已經常常在互相作弄對方;但是…我阿爹是一名父母官,你絕對不能毀壞他的聲譽,希望你明白身為她女兒的心情。)說畢她便離開。

杜琚G他看見一切便在婷離開後說道(愚峰…你剛才是否又跟詩婷在鬥氣呢?)

傲愚峰:他看見琚A立即恭敬的說道。(徒兒見過師傅,師傅…剛才徒兒只看見小師妹雙眼通紅,關懷的問道她是否記掛著父母;與及詢問她有關游大人是否因為犯下甚麼罪名,因而被追殺,豈料她激動得很,還說游大人是一名父母官,也是一名清廉的官;我…)

杜琚G(愚峰,你與詩婷一起生活達四年之久,難道還不清楚她的性格嗎?)

傲愚峰:其實他只是存心戲弄婷,沒想到皕|對此而動怒。(師傅…我…)

杜琚G(愚峰,師傅明白你剛才不是存心諷刺詩婷,但你需要知道,詩婷的家人在路上被殺慘死,你就不該再跟她說這些說話,多年來她已經活於痛苦的生活裡,即使讓她留在宗南山,也未能令她釋懷;愚峰…你要好好保護這位小師妹,別讓她再受到傷害…知道嗎?)

傲愚峰:琲獄☆雈O他明白自己錯在那裡(徒兒明白,剛才是徒兒在胡言亂語,才會令小師妹如此激動;師傅,徒兒保證往後絕對不會再如此糊塗。)

杜琚G他微笑點頭答道(好…眾多弟子中,以你的資質最出眾;你能夠知道自己錯在那裡,為師感到很安慰;你要緊記為師的說話,無論發生甚麼事情,你都要好好保護詩婷;知道嗎?)

傲愚峰:(徒兒知道,師傅…我會找機會向小師妹請罪…)

杜琚G大殿上他問道(詩婷,數天後便是游家的忌辰;為師准妳下山拜祭,妳意下如何?)

游詩婷:多年來琱@直不准她下山拜祭父母,是次的決定令她感到高興不已。(多謝師傅…)

杜琚G他立即吩咐道(愚峰,為師就派你與詩婷同行,路上好好照顧及保護她;知道嗎?)

傲愚峰:(徒兒謹尊師傅吩咐,一定會好好保護小師妹,不會令她受到傷害。)

杜琚G(詩婷,路上要小心,有甚麼事情均要與愚峰商討;知道嗎?)

游詩婷:(徒兒謹尊師傅的吩咐…)一路上她看出峰心事重重,於是問道。(大師兄,有心事嗎?)

傲愚峰:他停下腳步看著婷點頭說道(小師妹,早前大師兄失言,觸怒妳的傷心事,很對不起…)

游詩婷:多年來峰從來沒有以這種客氣之話跟她說,一剎那她感到很愕然。(大師兄…)

傲愚峰:(小師妹,假若大師兄有開罪於妳的地方,希望妳別記掛於心上。)

游詩婷:(大師兄言重了,其實當日詩婷也有不是之處,希望大師兄多多見諒。)

傲愚峰:聽到婷的說話,他笑逐顏開的說道。(想不到原來我倆不鬥氣之時,說話竟可以如此親密。)

游詩婷:她微笑說道(一直以來都是詩婷任性,常常喜歡與大師兄鬥氣而矣。)

傲愚峰:(我也是…總是喜歡與妳鬥氣,所以常常令妳動怒;其實我的心早已經視妳如自己親人一樣,其實自幼…我就是一名孤兒…)

游詩婷:(孤兒?那麼你的父母呢?)

傲愚峰:(我從來都沒有見過我的父母,小時候已經跟隨師傅,我印象中當時常常都不聽取師傅的說話,喜歡四處玩耍,結果就在一次被流氓重傷,結果師傅花了五日五夜替我療傷,差不多用了半生的真氣來將我救活,自此之後我再也不敢違抗師傅的說話,再者我早已經視師傅為我的父親;所以當我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我的心情可說是高興不已,因為宗南山終於都來了一位小姑娘,還記得我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當時我還出言諷刺妳,沒想到妳竟然會向我還擊,就這樣我倆不自覺地常常鬥氣起來。)

游詩婷:(大師兄對我第一次的印象…我想一定是很差了…)

傲愚峰:(又不能這樣說,其實妳給我的印象很不錯;因為我看見妳身上配戴著師傅送贈妳的玉佩。)

游詩婷:突然他們聽到打鬥的聲音,於是說道。(前面傳來打鬥的聲音,我們上前看看。)

傲愚峰:此時的他立即捉著婷的手說道(小師妹,萬事要小心…)婷點頭。

傲愚峰:他與婷走上前看個究竟的時候說道(是一位小姑娘…好像被人追殺似的…)

游詩婷:(豈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眾多男孩欺負一位小姑娘…可說是…)

傲愚峰:他看見婷定眼看著眼前被困的小姑娘,於是追問道。(小師妹,有甚麼事情?)

游詩婷:她看著那位小姑娘跟峰說道(這位小姑娘好像似曾相識,究竟我在那裡見過她呢?)

傲愚峰:(妳認識那位小姑娘?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游詩婷:(大師兄,你看清楚,這位小姑娘的武藝像是我初到宗南山時的模樣。)

傲愚峰:他仔細看後說道(不是像…可說是一模一樣,為甚麼她會懂得妳的武藝呢?)

游詩婷:突然她想起甚麼似的說道(難道是她?大師兄,我們先救這位小姑娘出來再說吧!)

桑柔:她得到峰與婷才可以保命,立即跪在地上說道。(多謝公子與姑娘的救命之恩…)

游詩婷:此時的她終於看清楚眼前人,故追問道。(請問小姑娘是否在趕路?)

桑柔:她奇怪的反問道(姑娘怎會知道我正在趕路呢?)

游詩婷:終於她坦言問道(請問小姑娘…妳…是否…游家…的Y環…桑柔呢?)

桑柔:她定眼看著婷反說道(姑娘…我想妳認錯人了…)

游詩婷:正當她離開之際,她捉緊柔的手說道。(我沒有可能會認錯,桑柔…我們一起生活了十多年,還有一起習武;難道這一切妳已經淡忘了嗎?)

桑柔:聽到婷的坦言,她頓時問道。(妳是… 游詩婷 小姐是嗎?)

游詩婷:她高興的點頭說道(原來游家還有妳沒有死於沙漠上,實在太好了…)

桑柔:(小姐,當日我被那班蒙面人打傷倒地,就這樣昏迷不醒,到我甦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游府上下無一生還;而且更找不到妳的,但是我卻發現游府上下的屍首全被埋葬好,所以便先行離去。)

傲愚峰:他看見婷在哭,於是走上前扶著她問道。(小師妹,妳怎樣?)

游詩婷:她伏在峰的懷內說道(大師兄,原來我還有親人…原來我還有親人…)

傲愚峰:(傻Y頭,難道妳不視我與師傅為妳的親人嗎?)

桑柔:她眼看著峰擁著婷,於是追問道。(小姐,這位公子…是…)

游詩婷:(當日我被路過的宗南派掌門救走,四年來一直在宗南山生活,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傲愚峰。)

桑柔:她恭敬的說道(奴婢見過傲公子,多謝傲公子一直以來照 顧我家 小姐,請受奴婢一拜。)

傲愚峰:他立即阻止道(小姑娘不必多禮,其實我也是一名孤兒,有小師妹陪我,相反沒有從前般孤獨。)

 

蒙古公主崔環佯裝村女,在市集遊樂之際,遇上流民調戲,在不敵之情況下,不知如何是好,竟遇上亦風派大弟子韋白仗義解圍,環對白一見傾心,更向白坦言心事,可是她卻不知道眼前的白是一名正人君子,仗義為懷之人,白直言拒絕自動投懷送抱的環,令環憤然離去,環對白念念不忘,設下詭計將白的兩位師妹苑嵐及水如芯捉去,意圖引白出現,更迫使他與自己成親;正當白束手無策之時,幸得婷出手相助,終成功將嵐與芯救回,而環更被白厲言痛罵,環羞愧離開之時,竟大醉於街上,結果被宗南派的二弟子杜修靖與三弟子單湖施暴,在環清醒過來後,竟對白因愛成恨,誓要將亦風派夷為平地,並決定利用自己的美貌,與及宗南派的聲譽,令靖與湖甘心為自己賣命。

 

崔環:她在市集遊玩之際,竟被流氓調戲道。(豈有此理,竟敢冒犯本姑娘;難道是不想再生存?)

流氓:他們笑說道(簡直口出狂言,我看妳如何走出我們的五指山。)

崔環:眾人說畢便隨即打起來,她不敵倒在地上道。(呀…暗算傷人,非君子所為。)

流氓:(哈哈…我們甚麼時候跟妳說過,我們是君子呢?將她帶回去…)

崔環:此時的她才驚慌的追問道(你們想帶我往那裡去?)

流氓:(妳這樣漂亮的姑娘,我們當然希望一親芳澤;可是妳竟不識抬舉,現在我們就要將妳帶回去,好好享樂一下。)

崔環:她還堅持道(假若你們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哥哥一定會置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流氓:(哈哈…如妳哥哥真是在附近,那他為何不前來救妳呢?)

崔環:她啞口無言的說道(他…他會在短促的時間便趕到來,你們便胡作非為。)

流氓:(我就是偏偏不相信,妳哥哥真的會前來救妳;待他來到的時候,妳已經被我們…哈哈…)

崔環:(簡直混帳,想不到中原的人竟如此荒唐。)

流氓:正當他們把環捆綁起來的時候,竟然被一把匕首刺傷,眾人憤怒的問道。(是誰?竟敢作弄本大爺?快給我滾出來。)

崔環:她笑說道(一定是我哥哥趕到,你們是次一定死無全屍了。)

流氓:(豈有此理,失手於我們這裡,還敢胡言亂語;假若再激怒我,我一定會把妳殺掉。)

韋白:終於他出現於眾人面前說道(各位…你們好…)

流氓:他看見白,憤怒的問道。(你究竟是甚麼人?竟然在背後暗箭傷人?)

韋白:(兄弟,我何來有暗箭傷人呢?難道你們合眾人之力捉這位姑娘,又算不上是暗箭傷人嗎?)

流氓:(簡直胡言亂語,混帳…我在這裡打滾多年,從來沒有人膽敢這樣跟我說話?)

韋白:(兄弟,倒不如今天就給我一個人情,放了這位姑娘可以嗎?)

流氓:(簡直荒謬,要我給你人情;那麼你究竟是甚麼人?)

韋白:(在下亦風派大弟子韋白,希望各位能夠給予在下人情,將這位姑娘交予我。)

流氓:(看來你也跟我們一樣,看上這個Y頭的樣貌是嗎?那麼待我們眾兄弟享受完畢後就給你吧!)

韋白:(我跟你們已經客氣對話,假若再不將這位姑娘交予我,那麼就別怪我要在此大開殺戒了。)

流氓:(很大的口氣,既然你如此狂妄,就待我好好教訓你;動手吧…)眾人與白打起來,可惜沒有人是白的對手,眾人被打倒地上吐血。(呀…呀…呀…呀…)接著眾人四散逃跑。

韋白:他把捆綁著的環釋放後問道(姑娘,妳沒有事嗎?)

崔環:她對白可說是一見鍾情(多謝公子救命之恩,若不是得到公子出手相助,我恐怕已經被他們…)

韋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姑娘不用記掛於心上;未知姑娘往那裡呢?)

崔環:她借故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與家人失散後,便流落到這裡。)

韋白:他愕然的問道(甚麼?姑娘與家人失散了,為何會如此?)

崔環:(是這樣…本來我與哥哥及Y環一起上路,豈料路上遇上山賊,Y環被山賊強暴後,已經憤然上吊自盡,而我便與哥哥在逃跑時失散了;所以我現在已經無家可歸了。)

韋白:於是他提議道(倒不如這樣,妳告訴我家在那裡,待我送妳回去好嗎?)

崔環:(我家在沙漠,可說是很遙遠的,我不敢要公子陪我走此路;再者我希望尋回哥哥,才一起回去,以免父母憂心。)

韋白:(那麼妳現在有甚麼打算呢?或許我有甚麼可以幫得上忙呢?)

崔環:她借故的說道(未知我可否與公子同行呢?假若能夠在路上尋得哥哥,我便與他一起回去。)

韋白:他思前想後便說道(但是…男女有別,若然我倆同行,恐怕會有損姑娘的清譽。)

崔環:她說服白說道(既然我也不害怕,公子又何需要憂心呢?何況一路上我擔心那班流氓會再次找我報復。)

韋白他想了想認為環之說話均有其道理那就好吧若然路上遇上甚麼危險我也可以保護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