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滅 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宗南派大弟子傲愚峰身為死囚,並於將被押往刑場執行死刑,劊子手正等待被送上刑場的死囚,在運送死囚的士兵嚴陣以待,事關愚峰乃是武藝深不可測之高人,然而意外卻是往往突如其來的,在運送的過程中,竟出現劍客胡樂沖勇劫囚犯,更狠心將眾士兵殺個片甲不留;峰本想以死贖罪,可是卻被沖所救,但峰不知道沖的目的卻並不是如此的簡單,原來沖乃是受人所託,誓要將峰親手了結,峰始知自己一直要維護的人,竟要對自己痛下毒手,此時才悔不當初,他不該因為一個忘恩負義之徒,而賠上自己的性命,更因此令心愛的人離棄自己,可惜這一切已經成為事實,不能再回頭了。

 

士兵們:(大家小心些,因為我們今天運送的人,卻是一名武藝深不可測之人。)

胡樂沖:此時的他卻突然出現說道(看來你們今天已經是劫數難逃了…)

士兵們:他們齊聲說道(他一定是來劫囚車的,大家小心,一定不能夠失誤。)

胡樂沖:(簡直不自量力,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送死好了。)

士兵們:(我們勢必堅持到底…)

胡樂沖:(好…就看你們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不到十句說話,他已經將眾士兵殺個片甲不留;他將囚禁峰的囚車打破說道。(傲兄,跟我離開這裡…)

傲愚峰:來到破廟,他不禁歎道。(胡兄,你又何必為在下冒如此大的危險呢?)

胡樂沖:(傲兄,你我相識,我實在不希望?瞞你;難道你認為在下不顧性命將你救出來,就是為了讓你繼續生存下去嗎?)

傲愚峰:(依我看來,胡兄該是另有目的;在下所言對嗎?)

胡樂沖:(哈哈…知我者莫若傲兄了…)

傲愚峰:他突然問道(難道是他要你來殺我嗎?)

胡樂沖:(哈哈…傲兄確是很聰明,難怪他一定要置你於死地吧!)

傲愚峰:他理所當然的說道(那胡兄還在等甚麼呢?倒不如快點動手,讓我早日了結一切吧!)

胡樂沖:他面對一心求死的峰,毅然勸諫道。(傲兄,為何你會變成如此呢?)

傲愚峰:(胡兄,你認為我改變了甚麼呢?)

胡樂沖:(昔日我所認識的傲愚峰,不但武藝深不可測,對愛情更是無私的奉獻;現在於我眼前的傲愚峰,卻只有一心求死,完全沒有生存下去的意志了。)

傲愚峰:他痛心疾首的反問道(胡兄,你可知道,如我再生存下去,會背負多大的痛苦呢?)

胡樂沖:(你根本就不會痛苦,只要將你知道的真相告訴出來,一切都會解決了。)

傲愚峰:(可是我卻辦不到,胡兄…你動手吧!)

胡樂沖:本來的他就是要代人將峰的生命了結,可是在此時此刻面對一個完全沒有作出反抗的人,他竟然不忍心下手。(究竟我眼前的人是該殺還是不該殺呢?)

傲愚峰:他看見眼前的沖本是一名無情的劍客,如今竟對他生出憐憫之心,卻反問道。(胡兄,你是一名無情無欲的劍客,從來殺人也不會留情;為何今天竟如此呢?)

胡樂沖:(你說得對,我殺人一向只是受命於人,只要有人出得起價錢,我便會替他殺人;可是今天要我動手的人,卻是曾經與我出生入死的莫逆之交;我實在…愧對於她…)

傲愚峰:(她…你說的人是她…你心裡還記掛著她?)

胡樂沖:(我相信傲兄相較於我,更加記掛著她;是嗎?)

傲愚峰:(我傲愚峰一生,從來沒有做過一件遺憾的事;唯獨她…我對不起她…)

胡樂沖:(正正就是因為傲兄,我認為只要她跟隨你,便一定會有安穩幸福的日子;可是…)

傲愚峰:(就只有她…我令她痛不欲生,也令自己抱憾終生;我…難辭其疚…)

胡樂沖:(傲兄,為何不將真相告訴她呢?)

傲愚峰:(胡兄,世事豈能盡如人意呢?)

胡樂沖:(我只是替傲兄感到可惜,她對你情深一片,而你亦對她萬般愛護;既然大家相愛,卻為何要被迫分離呢?)

傲愚峰:(別讓她知道,對她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情;假若讓她知道,對她來說也絕對是一件殘酷的事情;胡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胡樂沖:(我真是不明白,你就尤得她一生一世怨恨你嗎?)

傲愚峰:他微笑搖頭答道(現在的我已經甚麼也不在乎了…)

胡樂沖:(哈哈…好一句現在的我已經甚麼也不在乎,你已經不再是我所認識的傲愚峰了;如果以我的武藝要殺你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可是現在卻如此容易得多了。)

傲愚峰:(我死而無憾,唯一的憾事…就是在死前也不能見她最後一面。)

胡樂沖:(今天是你被判處斬的大日子,她也沒有前來看你一眼,可想而知她已經對你恨之入骨。)

傲愚峰:(從她離開我的一刻開始,我已經知道她永遠也不會原諒我。)

胡樂沖:(你害至她家破人亡,你要她如何原諒你?)

傲愚峰:(所以我已經沒有這個希望;只是沒有想到今天會由你來了結我的生命。)

胡樂沖:(你希望親手了結你的生命的人是她?)

傲愚峰:他微笑搖頭答道(當然不是,只是想不到我一直要保護的人,今天卻要將我滅口。)

胡樂沖:(其實你早已經知道是嗎?)

傲愚峰:(沒有…我從來都沒有盤算他要殺我,不過可能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對他來說或許會造成一個心魔,所以他要將我殺掉,才能安心活下去。)

胡樂沖:(傲兄,將真心的說話告訴我,你…究竟有沒有後悔?)

傲愚峰:(我沒有任何的選擇,即使後悔也於事無補;要保護我最尊敬的人,可惜偏偏卻要犧牲我最深愛的人;凡人便是如此煩惱的啊!)

胡樂沖:(你有沒有想過看錯了他呢?)

傲愚峰:(有…我最尊敬的人,竟會如此待我。)

胡樂沖:(傲兄,但願你死得眼閉,要我殺你的人並不是杜琚A而是他的兒子…杜修靖…)

傲愚峰:他嚇一跳的反問道(甚麼?是二師弟?)

胡樂沖:他點頭答道(對啊…杜掌門視你如己出,又豈會將你置之死地呢?當日找我的人是你二師弟,他給我 十萬兩 ,就是要我親手將你殺掉。)

傲愚峰:(其實我早已經被判處斬,為何他還要用 十萬兩 吩咐你親手殺我呢?)

胡樂沖:(他始終擔心…刑場上她會出現將你救走。)

傲愚峰:他愕然的自問道(難道她已經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

胡樂沖:(我不知道,我之所以告訴你,是念在我們相識,始終是朋友。)

傲愚峰:(想不到是二師弟,那麼我現在便懂得後悔,當日的我根本就不該替他?瞞事情發生的真相,更不該將一切事情背在自己的身上。)

胡樂沖:(當然你當日的決定只是為了養育你多年的師傅,根本並不是為了杜修靖。)

傲愚峰:(你說得對,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於師傅之上。)

胡樂沖:(傲兄,如果你想找杜修靖報仇,不防坦言說出來。)

傲愚峰:(哈哈…誰不知道劍客胡樂沖從不會失信於人,假若有一天胡樂沖失信之時,也是他失手之時,那麼胡樂沖這名出色的劍客便會與此同時,一起消失。)

胡樂沖:(傲兄之言正是,但是…)

傲愚峰:(胡兄,動手吧!)

胡樂沖:他對峰的說話,感到氣憤不已。(傲兄,我將真相告訴你;你竟然完全不明白我的意思?)

傲愚峰:(不是不明白,而是不希望你消失於江湖上。)

胡樂沖:(如果我的命可以洗脫你的冤情,胡某實在死得其所。)

傲愚峰:(胡兄別如此,即使是如此,往後你已經失信於人,又豈能再在江湖立足呢?)

胡樂沖:(但是…)

傲愚峰:(我還有一件心事,希望胡兄在我死後,可以替我完成。)

胡樂沖:(傲兄,請吩咐…在下一定盡力而為…)

傲愚峰:(你一定可以辦到,往後待我好好照顧她…答應我好嗎?)

胡樂沖:他推卻道(傲兄,對不起,此事在下辦不到。)

傲愚峰:(為何?我知道胡兄向來都很喜歡她,為何不答應傲某的最後請求呢?)

胡樂沖:(如果當她知道是我親手把你殺掉的時候,你可以想像到她會怎樣?她一定會將我殺掉,從而替你報仇的;那麼我又豈能再照顧她呢?再者我只是一名流浪江湖的劍客,實在不能給予她甚麼,所以我不會替你辦此事。)

傲愚峰:他明白事理的點頭答道(胡兄所言有理,當她知道真相後,我也不能想像後果會是怎樣?)

胡樂沖:(但是…如果傲兄想後悔還來得及…)

傲愚峰:(既然我已經豁出去,還後悔甚麼呢?胡兄,動手吧!)

胡樂沖:(既然你求死的心如此,那麼我便成全你。)

 

沖雖然懷有目的將峰救出來,但是他卻不忍心親手將峰殺掉,不過礙於江湖規矩,除非同歸於盡,否則雙方總有一人要死的,峰雖然知道靖要殺自己的真相,可是卻礙於要保護師傅杜琲漲W聲,偏偏選擇放棄一切,更要沖尊守承諾,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而沖之所以將真相告訴峰,目的是希望峰能夠放棄求死的念頭,將真相告訴所有人知道,那便可以將他的冤情洗脫,可是沖無論費多少的唇舌,也不能將峰勸服,峰還是抱著以死維護琲漲W聲,沖曾利用峰最深愛的女人,企圖令他改變想法,可惜皆是徒勞無功。

 

本來以峰的武藝是絕對可以勝於沖,可是他心中一直內疚,而且更加一心求死,故決定坐以待斃,任由眼前的沖凌辱,且絕無半句怨言,唯一感到抱憾終生的事情,便是死前也不能見她最後一面,為了維護真相的他,狠心放棄與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紅顏知己,沖雖然明白峰的感受,可是卻不能加以援手,而且他還需要完成殺峰的任務,故雖欣賞峰的堅毅,卻仍不能手下留情;正當沖痛下毒手之時,她…終於與Y環桑柔及時出現,她更與沖大戰十個回合,才能從他手中將峰救回,她日以繼夜替峰療傷,並為他打通四大穴位的經脈,峰昔日尋死的念頭,終慢慢被她而瓦解,峰康復後決定隨她回宗南派主持大局,另方面峰希望終有一天,她會原諒自己昔日所做錯的一切。

 

胡樂沖:他高舉手中的劍抱歉道(傲兄,對不起…)

傲愚峰:他看見沖不動便說道(胡兄,動手吧…別再猶豫不決…)

胡樂沖:正當他的劍直刺峰胸口的時候,突然有人出來阻止道。(是誰?敢戲弄我?)

桑柔:她站在沖的面前說道(桑柔見過胡公子…)

胡樂沖:他看見柔便說道(是妳?妳怎會在這裡出現?)

桑柔:(胡公子,桑柔今日來的目的,就是為了他。)她邊說邊指著峰。

胡樂沖:他笑言道(可是今天是傲愚峰的死期,相信任何人也不能救他。)

桑柔:她微笑的問道(是嗎?那請問胡公子可否給奴婢人情呢?)

胡樂沖:(傲愚峰一心求死,任何人都不能救他。)

桑柔:(請恕奴婢開罪於胡公子了…)說畢她主動攻擊沖。

傲愚峰:他看見此情況便大叫道(姑娘,請別為了在下而冒險…停手…)

桑柔:三招不到,她被沖打倒地上道。(呀…)

胡樂沖:(小姑娘,妳不是我的對手,別遺忘妳曾經是我的手下敗將。)

桑柔:(奴婢不是胡公子的對手,但是…我 小姐…)

胡樂沖:(妳 小姐,難道她今天來了嗎?)

游詩婷:待沖再次動手的時候,她終於出現說道。(胡大哥…別來無恙。)

胡樂沖:他看見婷顯得愕然的說道(詩婷,很久不見,別來無恙。)

游詩婷:她站在沖的面前微笑說道(詩婷見過胡大哥…)

胡樂沖:(沒想到…詩婷竟會在這個重要時刻出現?)

游詩婷:(胡大哥見笑了,詩婷因為不想佔胡大哥的便宜,所以待這個時候才出現。)

胡樂沖:(未知此話何解呢?)

游詩婷:(我的意思是指胡大哥因為救大師兄的時候,已經跟士兵大戰,如果我早一點出現的時候,恐怕胡大哥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但是…我想現在不同了,胡大哥的體力已經恢復過來了。)

胡樂沖:(妳的意思是…要將傲愚峰從我手上救走是嗎?)

游詩婷:(胡大哥果然聰明過人,未知胡大哥自願將大師兄交予我?還是要我動手呢?)

胡樂沖:(相信我沒有理由要失信於人…詩婷,需知道要從我手上取人,是一件相當困難之事。)

游詩婷:(那就要看看誰的本領勝一籌了。)

胡樂沖:數招過後,他更讚賞道。(想不到一別多時,妳的武藝竟如此大進?)

游詩婷:(胡大哥見笑了,詩婷希望胡大哥高抬貴手,能夠將大師兄交還我,那便不用傷彼此的和氣;未知胡大哥意下如何呢?)

胡樂沖:(哈哈…詩婷不但武藝大進,而且還懂跟胡大哥開玩笑。)

游詩婷:(胡大哥…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假若你不將大師兄交給我,那麼我們便有機會爭持下去,到時只會兩敗俱傷;而且你…還會有可能敗於我之下。)

胡樂沖:(哈哈…詩婷,我看妳越來越懂得說笑,早前我與妳也極其量得個平手,現在妳竟敢口出狂言?)

傲愚峰:他情急下勸諫道(詩婷,別再因為我跟胡兄糾纏下去,妳快點離開這裡。)

胡樂沖:他看見此情此景,觸感的說道。(捨身為她,就是你傲愚峰對游詩婷不變的愛是嗎?)

傲愚峰:他坦言道(我對詩婷只有內疚,已經不敢再有愛了。)

胡樂沖:(詩婷,妳聽清楚嗎?傲兄對妳已經…)

游詩婷:未待沖說畢,她已經搶著說道。(胡大哥,平安保護大師兄是我的責任,如果你不能成全,唯一的解決就是繼續吧!)說畢她主動向沖攻擊。

胡樂沖:十招過後,婷終將他打倒地上,而且更傷及他吐血。(呀…)

游詩婷:她看見沖的情況,謙疚的說道。(胡大哥…詩婷得罪了。)接著從腰間取出一瓶藥交予沖說道(胡大哥,對不起…這是療傷藥,希望你收下它。)

胡樂沖:他接過婷的藥說道(想不到…妳的武藝竟然進步神速;多謝…)

游詩婷:(對不起…)她站起來吩咐道(桑柔,扶大師兄走。)

桑柔:她立即把峰扶起來答道(知道…小姐…)

游詩婷:她告訴沖真相(胡大哥,其實論單打獨鬥,你根本就不是大師兄的對手;他沒有反抗的原因,是因為大師兄的四大穴被人封了,再加上他一心求死,你才會佔了上風;若不是…你們兩人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場。)

胡樂沖:此時的他才醒悟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連殺士兵的功力也不夠。)

游詩婷:(胡大哥,詩婷要走,你好好保重吧!)

胡樂沖:正當婷離開的一刻,他忽然叫道。(詩婷,路上小心;傲兄的心還有妳…)

桑柔:路上她問道(小姐,我們現在往那裡去呢?)

游詩婷:她看看峰的傷勢便跟柔說道(桑柔,妳先回去,大師兄交給我便可以了。)

桑柔:她憂心的追問道(小姐,妳既要替傲公子療傷,萬一有甚麼危險發生,桑柔也可以抵擋;妳讓我留下來保護你們倆人好嗎?)

游詩婷:(桑柔,妳要回去替我好好打理父母的墓地,待我安頓好一切後,我便會回來;現在我與大師兄還有些事情要解決,如果連妳也跟我們一起冒險;那麼父母的墓地誰人可以替我看管呢?)

桑柔:她明白道(是桑柔一時大意,希望小姐原諒。)

游詩婷:(桑柔,妳放心,我不久便會回來;明早妳立即啟程回去,還有我需要寶兒,妳回去後將寶兒帶出來,讓牠在路上跟我們碰上吧!)

桑柔:大清早她道別(奴婢拜別小姐…傲公子…祝願倆位路上事事小心。)

傲愚峰:柔離開後的第一個晚上,他與婷就在一處山洞內渡過;自從婷在沖手上將他救回來後,一直沒有說話,他坦言的問道。(詩婷,妳知道是次實在太冒險了?)

游詩婷:她聽著峰的說話,竟然落淚道。(大師兄…我對不起你…)

傲愚峰:他看見婷流淚,立即走上前替她抹去臉上的淚,並關懷的追問道。(詩婷,為甚麼哭起來?是否發生甚麼事情呢?告訴我…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婷只管流淚,完全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詩婷,別這樣…聽大師兄的說話,別再流淚好嗎?)

游詩婷:(大師兄,我對不起你;若不是因為我,你便不會被人封了四大穴位。)

傲愚峰:他嚇一跳的反問道(甚麼?妳怎會知道?)

游詩婷:(如果你不是被人封了四大穴位,不能強行用武,我相信你早已經跟胡大哥大戰了;再者路上你一心求死,根本沒有甚麼可以讓你繼續生存下去;而且我知道胡大哥是受人所託,需要親手將你滅口,他…只會履行自己的承諾,我擔心他會殺你,才與桑柔一先一後趕赴現場。)

傲愚峰:(詩婷,為了我要妳受苦了;但是…我看見妳跟胡兄對峙的時候,發現妳的武藝確是進步得神速;究竟為何會這樣呢?)

游詩婷:(自從我離開宗南山之後,便與桑柔?居一條村落,並將父母的墓地重新整理;閒來沒有事情的時候,便會與寶兒…較量,所以我的武藝確是進步不少了。)

傲愚峰:他微笑的問道(寶兒也會跟妳較量嗎?)

游詩婷:(當然會…它是一匹相當有靈性的馬匹,當我不快的時候,它也會逗我高興。)

傲愚峰:(然而寶兒也會逗妳高興,而我…與妳日夕相對多年,也只會令妳傷心流淚。)

游詩婷:(因為你要維護一個養育你的人,所以才會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選擇去傷害我。)

傲愚峰:他對婷的說話愕然得很(難道所有真相妳都已經知道嗎?)

游詩婷:(假若我還慒然不知,便不會冒險前來,將你從胡大哥手上救走。)

傲愚峰:(詩婷,我不將真相告訴妳,不是存心欺騙妳,只是不希望妳傷心痛苦。)

游詩婷:(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我真的誤以為…你昔日待我的全是假情假義…)

傲愚峰:(詩婷,對不起,千錯萬錯均是我一人之錯,與其他人是沒有關係的。)

游詩婷:(難道連親手毀我家門之人也沒有任何關係嗎?)

傲愚峰:(詩婷,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妳才會明白。)

游詩婷:(你甚麼也不用解釋,今晚我要替你打開四大穴位;明日我們就啟程回宗南山。)

傲愚峰:婷的說話令他愕然得很(甚麼?詩婷…妳說我們一起回宗南山…)婷點頭(妳始終都要回去報仇嗎?難道仇恨對妳來說真是非報不可嗎?)

游詩婷:(大師兄誤會了,我們回宗南山,目的是為了你接任宗南派掌門之位。)

傲愚峰:(甚麼?接任掌門之位,詩婷…我從來也沒有如此想過…)

游詩婷:(不是你想與不想,而是你一定要接任。)接著她從腰間取出令牌道(宗南派第十四代新任掌門傲愚峰聽令,我今天代已故掌門杜琱妝R,將宗南派掌門令牌親手交予你,希望你能夠將宗南派武學發揚光大。)

傲愚峰:他接過婷之令牌追問道(詩婷,妳剛才說師傅已故…此事千真萬確嗎?)

游詩婷:她點頭答道(此事千真萬確,他臨終前委託韋大哥將令牌送予我手上的。)

傲愚峰:(妳所言的韋大哥,難道就是亦風派的大弟子韋白…韋兄…)

游詩婷:她點頭答道(對…師傅臨終前委託他將一封信及掌門令牌,務必要交到我手上。)

傲愚峰:(師傅是怎樣死的?)

游詩婷:(我不知道,當我與桑柔趕到宗南山之時,師傅已經入土為安;我追問二師兄與三師兄有關師傅死因之時,他們異口同聲說道,師傅是因為羞愧自盡的。)

傲愚峰:(師傅因為羞愧而自盡?難道二師弟與三師弟將我處斬之事告訴了他?)

游詩婷:(即使不是二師兄與三師兄告訴他,有關宗南派大弟子傲愚峰被判處斬,告示已張貼在街上,師傅又豈會有不知道之道理呢?)

傲愚峰:他自責道(為甚麼要救我?為甚麼不讓我死於胡兄的劍下呢?是我…把師傅害死的…)

游詩婷:她坦言道(大師兄,害死師傅的兇手不是你,而是我…)

傲愚峰:他愕然反問道(詩婷,妳胡說甚麼?)

游詩婷:(若不是當我知道真相的時候,堅決離開宗南山…將一切誤會,師傅便不用羞愧自盡,所以真正害死師傅的人應該是我,而不是你,所以你根本不用自責。)

傲愚峰:(一切是非黑白根本與師傅沒有任何關係,可惜他偏偏就為了此事而背負上殺人之罪名。)

游詩婷:她終於用上一晚的時間,替峰打通四大穴位道。(你的四大穴位終於打通了,只要慢慢調理,你的武藝很快就會回復昔日般。)

傲愚峰:(詩婷,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感激妳?)

游詩婷:(我不需要你對我任何感激,師傅一生的心血就是宗南派,你一定要好好將它發揚光大,那就是對我最大的報答。)

傲愚峰:他捉著婷的手問道(詩婷,待我們回到宗南山後,再不要涉足江湖之事好嗎?我希望妳可以原諒我昔日所做的一切,陪我在宗南山終老;可以嗎?)

游詩婷:(可是…我還要回去與桑柔會合,好好守護我父母的墓穴。)

傲愚峰:(那麼即是說,當我接任掌門後,妳便會再次離我而去;是嗎?)

游詩婷:她搖頭答道(未發生之事,我也不能回答你,倒不如待一切安定下來後再算吧!)

傲愚峰:(好…妳說怎樣便怎樣,但是…我仍然感激妳為我所做的一切。)

游詩婷:(如果被我查出師傅不是羞愧自盡,而是被人迫害,我同樣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傲愚峰:(我只是一名孤兒,若不是得到師傅的收養,便不會有今天的傲愚峰。)

游詩婷:(只要你的心不再求死,好好替師傅守著宗南山,這就是對師傅最大的安慰。)

傲愚峰:(我從今以後都不會再尋死,我要做回昔日的傲愚峰;我更加想念與胡樂沖及韋白的對酒情景,我們三人如何成為莫逆之交,此情此景還是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還有最令我捨不得之事,便是妳昔日捨下我一人離開宗南山的情景,相信我此生此世也不會忘記。)

游詩婷:她看見寶兒便高興的說道(大師兄…你看…是寶兒,想不到牠那麼快便來到這裡找我們。)

傲愚峰:(難道妳遺忘了嗎?寶兒昔日為救我們倆人,差點送命。)

游詩婷:(現在想起來,一切都好像是昨日發生似的。)寶兒走到她的身旁叫起來,她撫摸著寶兒問道。(寶兒,是否桑柔叫你來呢?)寶兒再叫一次(寶兒,你真是聰明,那麼怏便找到我與大師兄了。)牠又再叫一次(寶兒,剛才大師兄說起,昔日你為救我們倆人,差點連性命也沒有。)說畢寶兒竟主動走到峰的身旁叫起來。

傲愚峰:他高興的說道(寶兒,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面了…)

游詩婷:(你看寶兒好像很想念你…)

傲愚峰:(當然我也很想念寶兒啊!)

游詩婷:(大師兄,你的四大穴位剛被打通,體力會稍為遜色,就讓寶兒載我們倆人一程吧!)

傲愚峰:(那麼寶兒…辛苦你了…)說畢他便擁著婷上馬,他們好像回復昔日的親密關係,可是這種似有還無的關係;究竟可以維繫多久的時間,便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