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真 兇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一個年輕的女孩,因在家中親眼目睹一宗駭人的兇殺案,雖然能夠逃過兇手的魔掌,可是卻逃不過現實的殘酷,她成為了警方唯一的目擊證人,可是她卻因驚慌過度,從而將自己封閉起來,對任何事情均表現得惶恐不已,更莫說協助警方破案,女孩一直將自己封閉達三年之久; 然而經過他的努力,女孩終於隨著時間慢慢清醒過來,但警方同時卻要面對女孩隨著時間,慢慢將當日目睹的兇殺案淡忘; 究竟他要繼續讓女孩清醒過來還是放棄呢? 究竟女孩能否協助警方將兇手繩之於法呢?

 

游瑩:她緊張的追問道(Dr Mo…究竟以Penny,現在的情況,有沒有機會康復過來呢?)

巫樂仁:(Franky…我暫時不能回答妳這個問題,一定要先替她開始治療,才知道她的情況怎樣?)

游瑩:(但是…我們警方的情況也需要顧及,假若不能將兇手繩之於法; 那麼…)

巫樂仁:(我明白…但是…你們也必需要明白,治療病情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高芷君:她與瑩離開醫院的時候說道(Madam…我們是否迫得Dr Mo太緊呢?)

游瑩:(我也不知道,這宗兇殺案實在太過殘忍了; 而Penny就是唯一的目擊者,所以…)

高芷君:(我很明白Madam希望能夠盡快破案,但是…以Penny現時的情況,根本就不能給予口供。)

游瑩:(或者Dr。 Mo說得對,治療Penny的病情確是需要時間; 我們回去將情況先告知雷Sir…)

雷清:(簡直是豈有此理,難道巫樂仁連醫治一個女孩的病也不能嗎?)

游瑩:(雷Sir…說話也不是這樣說,Dr Mo從來沒有說過不願意醫治那個女孩,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雷清:(他到底要多少的時間,一日…兩日…還是一年…兩年…又或者十年呢?)

游瑩:(這點我也不能確定,但事實上Penny確是因為受刺激過度,從而導致把自己封閉起來。)

雷清:(我都不知道該怎樣向上級交待,沒辦法的情況下唯有是等…)

石英言:他來到清的辦公室門外拍門說道(雷Sir…你好,不阻礙你們嗎?)

雷清:他微笑答道(不阻…請進來,待我為你們倆位介紹; 他是石英言督察…屬商業罪案調查科; 這位是我的下屬游瑩督察…)

石英言:他跟瑩握手說道(Madam Yau…妳好!)

游瑩:(石Sir…你好,我們好像在那裡見過面呢?)

雷清:(大家都是自己人,稱呼英文名可以了; Franky…妳遺忘了,上次破走私集團時的Abby…)

游瑩:(我記起了…就是他們的組別阻礙我們將疑犯拘捕,結果疑犯被炸死滅口。)

石英言:(Franky…上次是大家有所誤會,我們的人不是存心跟你們作對的。)

游瑩:(雷Sir…今次請他們來幹甚麼?)

雷清:(上級有見今次的兇殺案中,死者生前的帳目與…)

游瑩:(我明白了…即是又要我們與ICAC合作是嗎?)

雷清:他微笑答道(Franky…妳明白就最好了,希望你們倆人合作愉快,有甚麼不防直接提出來。)

石英言:(Franky…相信上次的事情,妳大人有大量,一定不會放在心上的是嗎?)

游瑩:(我這邊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我的下屬,就不能夠擔保了。)

雷清:(Abby…放心,Franky管教下屬甚嚴,理應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出現。)

游瑩:離開清的辦公室後,她便說道。(石Sir…請跟我來,互相介紹大家的下屬。)

石英言:(為免出錯的情況,今次我只連同Ben…關學文及Wilson…嚴偉倫前來O記。)

游瑩:(就今次的兇殺案,我也調配Mana…高芷君與Cody…鍾志如協助…)

鍾志如:(石Sir,希望今次能夠合作愉快,千萬別出現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況。)

關學文:(上次只不過是一場誤會,你舊事重提幹甚麼?)

鍾志如:(關學文…你想怎樣? 是否又想挑起甚麼紛爭?)

關學文:(究竟是你作出挑釁還是我? 你不胡亂說話是否會啞呢?)

鍾志如:(豈有此理…你胡說甚麼?)

高芷君:(停手…你們在這裡幹甚麼? 剛剛才說畢別自己人打自己人,看你們現在像甚麼樣子?)

鍾志如:(Sorry Madam…)

關學文:(Sorry Sir…)

游瑩:(今次是雷Sir吩咐我們兩個部門緊密合作,無論你們喜歡與否,都一定要將任務完成。)

 

由於兇殺案中的唯一目擊者孫美華Penny,因目擊整宗兇殺案的過程,雖然逃過兇手的魔掌,可是卻因刺激過度而產生異常行為,將自己徹底封閉起來,眾醫生也束手無策,雖然各部門均齊心合力,希望能夠盡最大的努力將兇手找出來,然而沒有證人的供詞,始終是不能讓真兇入罪的; 他們唯有靜心等候,樂仁能夠早日替這位女孩將記憶恢復過來,可是美華的情況一直沒有好轉,直至她封閉的第三年…

 

高芷君:眾人接到志如的急電,立即趕來醫院追問道。(Cody…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鍾志如:(我剛才前來醫院準備探望孫美華的時候,聽到護士說她因急病被送往急症室搶救。)

石英言:(急病? 為何突然會有急病呢? 難道是兇手想殺人滅口嗎?)

嚴偉倫:(我們對她嚴密保護,理應沒有這個可能。)

關學文:(石Sir…我與Cody調更後,一直守在這裡,絕對不敢鬆懈。)

石英言:(我沒有這個意思,你們別誤會好了。)

鍾志如:(孫美華是我們警方唯一的證人,她絕對不能夠就此死掉的。)

石英言:(你們別再議論紛紛,Franky…妳怎樣看此事。)

游瑩:(事情很簡單,待醫生一會兒出來問清楚,大家便知道了; 現在最重要是冷靜…)

高芷君:(Madam…Dr Mo出來了…Penny…Penny…)

游瑩:(Dr Mo…Penny的情況怎樣? 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巫樂仁:(你們跟我前往辦公室…)

游瑩:她立即吩咐道(Cody…Ben…你們好好看管Penny,其他人跟我與石Sir一起。)

巫樂仁:(Penny因為將自己一直封閉達三年之久,完全不容許我們替她檢查; 今早她突然大叫心痛,不一會兒便暈倒地上,經過檢查後,發現她的心跳相當急速,擔心她會有生命危險,便立即將她推進手術室搶救; 其後才發現她心臟有一塊瘀血,相信是三年前與兇手掙扎時留下來的,這塊瘀血有惡化的跡象,現在我們正準備替她切除。)

高芷君:(Dr Mo這個手術的危險性有多大呢?)

巫樂仁:(每個手術均有其危險性,但是…如果不切除這塊瘀血,待它慢慢凝固的時候,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Penny甚至乎會立即死亡,所以你們警方需要認真考慮清楚。)

游瑩:(Dr Mo待我考慮後再行回覆你。)

巫樂仁:(這個沒有問題,但是…希望妳盡快作出決定,否則…Penny的性命會很危險。)

游瑩:(我明白…)離開樂仁的辦公室後,她來到美華的病房; 撫摸著美華的額頭說道。(Penny…為甚麼上天要這麼殘忍呢? 究竟我是否應該接受Dr Mo的說話,但是…要我親眼看著妳被推進手術室的一刻,相信我會比妳更加難受,這三年來…每次見妳,我都會感到很心痛。)

石英言:離開醫院後,他奇怪的向芷君問道。(Mana為甚麼Franky不將剛才Dr Mo的說話告知雷Sir呢?)

高芷君:她無奈答道(即使Madam將Dr Mo的說話報告雷Sir,雷Sir同樣會叫Madam自己決定。)

關學文:(為甚麼? 雷Sir直接Incharge這宗案件,為甚麼要由Madam來決定呢?)

嚴偉倫:(對啊…究竟現在誰的銜頭最大呢? 為甚麼一定要等Madam來決定呢?)

鍾志如:他忍無可忍說道(夠了…你們到底想怎樣? 別再迫Madam好嗎?)

高芷君:她坦言道(Cody…收聲,如果被Madam聽到就麻煩了; 石Sir…希望你們明白,Penny是Madam唯一的表妹,所以她對此特別緊張。)

石英言:眾人嚇一跳(甚麼? Penny是Franky的表妹? 那麼Penny的父母,不就是Franky的親人嗎?)

鍾志如:(其實Madam的家人一直住在日本,八年前地震,Madam就是唯一的生還者,她回港後,Penny的父母很疼愛她,視如親生般照顧; 可惜三年前的兇殺案,就將Madam唯一的親人也殺掉,就連她最疼愛的Penny也變成如此; 試問Madam能否不心痛呢?)

關學交:(想不到事情竟是如此? 怪不得多年來,Madam從沒有想過要放棄追查此案。)

嚴偉倫:(剛才我們還錯怪了她,真是對不起…)

高芷君:(所以剛才Dr Mo的說話,真的像要在她身上割下一塊玉似的。)

雷清:他走到大房說道(Franky…Dr Mo派人送來有關Penny的檢查報告,妳有否看過?)

游瑩:她理所當然的答道(昨日已經看過,只是一直在醫院陪伴Penny,沒有回來告訴你。)

雷清:(Franky…妳的心情我很明白,但是妳可否公私分明一點呢?)

游瑩:(雷Sir,如果這三年來我還算不上是公私分明的說話,我早已經出拘捕令拉人回來。)

雷清:(妳一向處理事情都不是如此,為甚麼…我明白,受到傷害的人是妳的親人,但是…)

游瑩:(雷Sir…這三年來聽這句說話,我實在聽到厭了,不想再聽。)

 

雷清:(那麼妳有沒有決定? 是否願意讓Penny接受Dr Mo的手術呢?)

游瑩:(我根本沒有其它的選擇,這個是唯一可以讓Penny健康活下去,也是將她推向死亡邊緣的辦法。)

雷清:(盡快前往醫院簽字,我也希望Penny能夠早日康復,並希望她的記憶可以重恰。)

游瑩:(我知道該如何處理,希望雷Sir給我一點點時間可以嗎?)

雷清:(絕對可以,但是…我始終希望妳別感情用事。)

游瑩:(我知道…)

雷清:然而他卻吩咐道(Abby…Mana…你們全部人跟Franky一同前往醫院。)

石英言:眾人異口同聲答道(Yes Sir…)

關學文:眾人異口同聲答道(Yes Sir…)

嚴偉倫:眾人異口同聲答道(Yes Sir…)

高芷君:眾人異口同聲答道(Yes Sir…)

鍾志如:眾人異口同聲答道(Yes Sir…)

雷清:(Franky…別再有其它出意外的情況了…)瑩沒有理會他的說話,只顧著執括文件。

高芷君:(Madam…其實雷Sir的說話都有其道理…)

關學文:(對啊…誰不希望Penny早點恢復過來呢? 我們也希望盡快破案歸隊吧!)

嚴偉倫:(轉眼便過了三年,石Sir…我們現在究竟是屬ICAC還是O記呢?)

石英言:(兩個部門均是…別說這麼多的廢話好嗎?)

嚴偉倫:(石Sir的心情好像不太好,我們就別再多言了。)

關學文:他與偉倫邊走著邊說道(其實他的心情是受Madam影響才會這樣,只是在找我們發脾氣。)

石英言:沒料到學文與偉倫的說話,早已被一旁的瑩聽到。(你們兩人還不快快走吧!)

游瑩:(石Sir…三年來都只是我自己放不下,導致不久言笑,很對不起…)

石英言:(為何要這樣說? 現在我們是同屬一組的。)

游瑩:(或者我仍然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我絕對不能接受Penny年紀輕輕便看見…)

 

眾人一起前往醫院的時候…

 

鍾志如:突然眾人聽到鎗聲,接著看見他從樓梯上走下來大叫道。(走呀…有人在開鎗…)

高芷君:眾人立即舉鎗戒備道(Cody…發生甚麼事情?)

鍾志如:(我不知道,剛才我正想到Penny病房的時候,看見有一個人影; 截停他的時候,他便向我舉鎗…)

游瑩:突然她想道(Penny…難道是三年前兇殺案的殺人兇手?)

高芷君:(Madam…是否需要Call飛虎隊支援…)

游瑩:她冷靜的答道(Mana…Call飛虎隊,Cody與Ben及Wilson留守大堂,照顧前來探病的人; 石Sir…我與你上去看看甚麼事情…)

石英言:他點頭答道(好…就這樣決定,你們小心留守這裡…)他邊走邊問道(妳認為…)

游瑩:未待英言詢問,她便答道。(甚麼可能都會有機會發生,所以…我們要高度戒備。)

孫美華:(救命…救命…表姐救我…表姐救我…救命…)

石英言:(是誰的聲音,好像在不停叫救命…)

游瑩:她細心聽道(是Penny…她叫我救她…快點…)來到病房前她與英言看見,樂仁為保護美華而中鎗流血; 她第一時間衝上前追問道。(Dr Mo…你怎樣?)

巫樂仁:(Franky…妳來了就好,我將Penny交還給妳。)

孫美華:她不停的哀求道(表姐…救他…表姐…救他…他流著很多血…他擁著我…流血…)

游瑩:她從對講機吩咐道(Cody…Call白車,Dr Mo中鎗流了很多血…)

孫美華:她嚷著要一起前往醫院(表姐…我要去…去…)

關學文:(她究竟說甚麼? 整天嚷著要去…去…究竟去那裡?)

高芷君:(Madam…Penny懂得叫妳表姐,她是否…)

游瑩:(不是…她可能是剛才受刺激過度,再加上Dr Mo是她的主診醫生,他每天都會替Penny檢查,所以Penny沒有抗拒他,故此她便嚷著要前往醫院看Dr Mo…)

嚴偉倫:(原來如此…怪不得剛才見Dr Mo擁著Penny,幸得他奮不顧身救Penny,否則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鍾志如:(Madam…我們現在該怎辦?)

游瑩:(Cody…你與Ben及Wilson先回去向雷Sir報告此事,我與石Sir及Mana暫時留守醫院; 有進一步的消息再與你們聯絡,告訴雷Sir…一定要追查此事。)

鍾志如:眾人答道(Yes Madam…)

關學文:眾人答道(Yes Madam…)

嚴偉倫:眾人答道(Yes Madam…)

高芷君:她看著醫生走出手術室便追問道(徐醫生…傷者的情況怎樣?)

徐醫生:他微笑答道(你們放心…Thomas只是皮外傷,幸好子彈沒有射穿他的神經線,否則就麻煩。)

石英言:(徐醫生…剛才嚷著要與Dr Mo一起進手術室的女孩在那裡?)

徐醫生:(她一直守在Thomas的身旁,沒有離開過; 是啊…她是Thomas甚麼人呢? 她好像。。)

游瑩:(徐醫生,她因為三年前親眼目睹家中父母被殺的經過,才變成這樣子。)

徐醫生:(原來是這樣,如果有時間,你們帶她來我的辦公室; 讓我替她檢查一下。)

游瑩:她高興的追問道(徐醫生,你的意思是否說Penny的病可以醫治呢?)

徐醫生:(我也不知道,所以先要替她做來查; 但是…這種病例,我從前也醫好過不小人。)

游瑩:(多謝你…徐醫生…)

徐醫生:(不用客氣,這是醫生應該要盡的責任。)

高芷君:(Madam…好了,我們可以帶Penny前往見徐醫生,他一定可以醫好Penny。)

石英言:(Franky…總算可以放下心頭大石嗎?)

游瑩:(可以這樣說,最起碼還有機會,我是不會放棄的。)

孫美華:眾人看著她陪伴樂仁被推出手術室(表姐…他沒有醒過來…是不是死了?)

護士:(一會兒我們會將他送往病房,你們前往病房等他甦醒過來,再經徐醫生檢查後便可以錄取口供。)

高芷君:(麻煩妳…姑娘…)

孫美華:(表姐…我又要去…)

游瑩:她拉著美華問道(Penny…妳不能阻礙Dr Mo休息,否則他就不會好起來; 知道嗎? Penny…告訴表姐,妳是否認得我呢?)美華點頭,她繼續問道。(Penny…妳有沒有印象剛才在醫院的時候,發生甚麼事情? 為甚麼Dr Mo會受傷呢?

孫美華:(他…剛才…有人…鎗…開鎗…我驚走…)

高芷君:(她斷斷續續,要清楚紀錄她在說甚麼很困難。)

石英言:(Mana…妳用筆記下Penny的說話,稍後我們一起將它組織,應該可以知道她說甚麼。)

游瑩:(Penny…妳跟Mana姐姐到那邊坐下來,慢慢說給她知道好嗎?)美華點頭後跟著芷君坐下來。

石英言:(Franky…怎樣看今次的事件呢?)

游瑩:(為甚麼會這樣問? 難道你有甚麼地方感到懷疑嗎?)

石英言:(妳說對了…我不明白為甚麼發生鎗戰的時候,Dr Mo會與Penny在一起呢? 再者…我們發現Dr Mo與Penny的時候,Dr Mo中鎗後仍然擁著Penny,究竟他在何時中鎗呢?)

游瑩:(這幾點好值得商確,所以待Dr Mo醒過來的時候,一定要問清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