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江湖事江湖結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眾人在等待每天由游峻負責接送員工前往地盤工作的車輛,本來由一名洗心革面的年輕人開啟的普通建築公司,一直相安無事,可是該名年輕人卻不幸被捲入一宗久別的江湖鬥爭中,再次被掀進一個地獄,更不該的是在完全沒有防範的情況下,被人出賣並囚禁於敵對的地方,他曾想過是否就在這裡渡其餘生,意志消沉之際,突然傳來他的妹妹不惜犧牲,誓要將哥哥拯救出來的決心;然而單憑她與眾人之力量,又能否與之抗衡到底呢?

 

任廣成:他看著遷進心亂如麻,於是逗他說笑道。(看你的樣子,好像在送喪似的。)

陸遷進:突然他回頭怒目相向廣成反問道(你在胡說甚麼?你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

任廣成:他理所當然的點頭答道(我就是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才會如此逗你開心…)

陸遷進:(那麼我真是佩服你,還有心情在說笑?我簡直完全不能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任廣成:他坦言道(當然…每個人都知道,沒有任何事情比起峻哥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陸遷進:他回憶道(我絕對不能讓他出甚麼意外,只是…我確實對不起他,我連小小的事情也…)

任廣成:(別這樣子好嗎?你看看…成班兄弟在看你的一台戲,你這樣子叫我們怎麼好呢?)

陸遷進:(對不起…我不是想將自己的情緒影響你們…)

任廣成:他看看手上的錶說道(已經差不多了,為甚麼今天的車好像來得特別慢呢?)

陸遷進:他提問道(良哥已經帶同其他兄弟在那邊守著,那麼今天負責開車的人是誰呢?)

任廣成:他鬆鬆兩肩答道(我也不知道,說不定良哥早已經安排好了吧!)

陸遷進:(想起來…不知道峻哥那邊的情況怎樣?要是發生甚麼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任廣成:終於他高興的看到車子來到(到了…良哥替我們安排的車來到了。)

陸遷進:眾兄弟上車後均安坐好,他看看司機問道。(你就是良哥安排來的對嗎?)司機點頭。

任廣成:車開到一半的路程後,他覺得好像與前往的目的地不一樣,於是問道。(我們究竟往那裡?這條路好像不是前往峻哥那邊的對嗎?)

陸遷進:於是他立即喝令道(停車…)可是司機卻沒有按他的說話停下來,還一直向前駛往。(我叫你停車…你究竟是誰?)司機仍然沒有回答他的說話,於是他憤怒的走到司機位置附近命令道。(全部兄弟聽著,要救峻哥的便跟我下車。)正當他企圖制止繼續行駛的車的時候,司機突然停下來,他愕然追問道。(你究竟是誰?為甚麼要帶我們來這裡?)

游思:一剎那間竟有一把清脆的女孩聲音說道(要救峻哥,就給我坐回你的位裡。)

陸遷進:他的性格帶點衝動,於是追問道。(妳究竟是誰?是否他們派妳來的?)

游思:她在倒後鏡看見遷進企圖下車,她立即離開司機位置走上前捉著遷進,豈料此時頭上的帽子竟隨風而被掉下來;一雙清晰而沒有惡意的眼睛展現在眾人的面前,接著她肯定的說道。(要救游峻,你需要立即坐回自己的位上。)

陸遷進:不羈的他卻反問道(我連妳是誰也不知道,為甚麼我要聽妳的說話?)

游思:她搖頭答道(我並沒有要你聽取我的說話,我只是說要救游峻…就要坐回自己的位上。)

陸遷進:(我問妳究竟是誰?為甚麼要帶我們走一條不同的路呢?)

游思:(難道你知道這條路找不到游峻嗎?我告訴你…他們相約的地點已於凌晨變動了。)

陸遷進:(沒有可能,為甚麼我會不知道?良哥絕對不會這樣對我的,一定是妳在弄甚麼鬼?)

游思:(因為時間與地點同時間突然變動,良哥先行帶其他兄弟早一步前往。)

陸遷進:(妳根本沒有東西可以證明妳的身份,好…我現在就立即下車,看妳可以對我怎樣?)

游思:正當遷進想下車的時候,她忽然坦言道。(枉游峻視你親如兄弟,看你現在像甚麼樣子?昔日你被幫會驅逐,流落上海街頭,搶人家的食物,若不是游峻…你早已經被人打死,幫會為免除後患,派人滅口,若不是游峻救你…背上又豈會多上三道疤痕,在上海走投無路,若不是游峻…願意將你帶回香港,你早已經橫屍街頭;如今游峻大難臨頭,你竟然臨陣退宿,簡直有辱於他;我再說多一次…亦都是最後一次,要救游峻,坐回自己的位上。)眾人對她的說話均感嚇一跳,在遷進的心目中感到莫名其妙,為何眼前陌生的女孩,竟然會知道自己昔日的一切呢?然而他的心仍是救峻急切,他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最終坐回自己的位上;於是她微笑說道。(我們今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希望你們能夠團結一致,上下一心,將任務完成。)

任廣成:他們被思開車帶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但看見志良與眾兄弟便說道。(良哥已經到了…)

陸遷進:(我們下車吧!)當眾人下車後,他在最後一個下車前說道。(對不起…多謝妳…)六個字…

任廣成:他走上前追問道(良哥,情況怎樣?峻哥有沒有消息?)

樊志良:他搖頭答道(他們甚麼都不肯跟我說,還有蔡志成完全沒有出來與我見過面。)

任廣成:(連良哥也不給予面子,他們實在太過份了;豈有此理…)

陸遷進:(良哥,以目前的環境,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好呢?)

任廣成:(我想這一戰勢在必行了,良哥…我們倒不如打進去好嗎?)眾兄弟眾志成成…

樊志良:就在此時,廣成的行動卻被他阻止道。(廣成…現在我們甚麼都不能做…)

陸遷進:他與廣成異口同聲感到愕然問道(為甚麼?)

任廣成:他與遷進異口同聲感到愕然問道(為甚麼?)

樊志良:(我們還需要聽取一個人的指示,為了峻哥的安全,我們是絕對不能輕舉妄動的。)

陸遷進:(我們還要聽取一個人的指示,良哥…你今天幹甚麼?我總感到不太明白…)

任廣成:(是啊…這裡除了峻哥以外,最高地位就是你與進哥,還要聽取誰人的指示呢?)

樊志良:此時的他看見思步行過來的時候,恭敬的點頭說道。(小姐…)

游思:她微笑點頭說道(良哥,辛苦你與其他兄弟了;裡面的情況…知道怎樣嗎?)

樊志良:他搖頭答道(不知道…他們完全不派人出來跟我說話。)

游思:(好…良哥,麻煩你準備在這裡倒電油吧!我就是不相信他們不出來…)

樊志良:他恭敬的點頭吩咐道(人來…立即在這裡倒電油…)

李志森:此時的他看見四周均是電油的氣味,厲言追問道。(你們究竟想怎樣?)

任廣成:(一句說話到底,叫蔡志成出來見我們的良哥…)

李志森:(簡直豈有此理你們,我們的志成哥胡亂出來見人嗎?)

游思:突然她喝令道(繼續倒…連所有的車均倒上電油…我看你們有多久的耐性?)

李志森:他似曾相識的問道(死八婆…妳究竟是誰?竟敢在這裡煸風點火?)

樊志良:志森對思的無禮,令他憤怒起來。(收聲…竟敢胡言亂語,小心我把你的舌頭勾下來。)

孔耀敬:此時的他終於出來說道(請大家稍安無操,志成哥一會兒便會出來向大家交待的。)

游思:她繼續說道(繼續倒電油,直至蔡先生願意出來見我們為止。)

蔡志成:終於他露面了,他走出來看著志良追問道。(良哥…別來無恙嗎?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樊志良:(蔡志成…一句到底,將峻哥交出來,否則我們勢必…)

蔡志成:他嘲諷的反問道(峻哥…難道你們的峻哥會在我這裡嗎?)

任廣成:(蔡志成別再裝模作樣了,現在每個人都知道…峻哥被你捉回去囚禁著。)

蔡志成:(那有這回事,我看你們全都弄錯了,游峻根本就不在我這裡。)

游思:她理所當然的反問道(游峻當然不在你這裡,是在你收藏的地方才是;對嗎?)

蔡志成:他同樣感到似曾相識的問道(妳…妳究竟是甚麼人?我在那裡見過妳呢?)

游思:(你說得對,我與你曾有一面之緣;我記得當時你還是一個無名小卒,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自立門戶,當中我想一定有很多女人成為你的犧牲品對嗎?)

蔡志成:他驚訝的追問道(妳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會知道這麼多的事情?)

樊志良:他卻厲言道(蔡志成…別如此態度跟我們小姐說話,快點將峻哥交出來。)

游思:突然她在志良的耳旁說道(良哥,峻哥一定不在這裡,你們盡量拖延他們的時間,我到另一邊看看。)

陸遷進:眾人目送思離開現場,他卻說道。(良哥,我與廣成跟著她前往好嗎?)志良點頭。

蔡志成:此時的他好像被思看穿甚麼似的,於是便立即吩咐道。(耀敬…你跟著他們前往看看…)

游峻:他被綑綁於一間滿佈火頭的石屋裡,忽然看見一個久沒有見的人影便說道。(阿思?)

游思:此時的她親眼看著耀敬將燃點的煙頭掉進去(簡直沒有人性…)

孔耀敬:他大笑道(哈哈…人性?值多少的金錢呢?)

游思:(那麼游峻昔日為救你,曾經差點葬身大海之事,你又可有記在心裡呢?)

孔耀敬:(妳究竟是誰?為甚麼會知道這麼多的事情呢?)

游思:(這個你不需要理會,看你的樣子好像想殺人滅口;對嗎?)

孔耀敬:(妳知道就最好了,我想妳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游峻:此時的他卻大叫道(阿思,這裡很危險,快點離開…別理會我…)

游思:她正想衡入石屋救峻之時,卻被耀敬阻止道。(峻哥…孔耀敬,你到底想怎樣?)

孔耀敬:(還不明白,知道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也該是時候被永久封閉了…)

游思:數招過後,耀敬被打倒地上。(孔耀敬…難道你遺忘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孔耀敬:此時的他終於醒悟道(原來是妳…我終於想起來了…)

任廣成:他與遷進終於趕抵道(孔耀敬別胡亂來,千萬別傷害我們的小姐…)

游思:耀敬聞言便立即離開,她看見遷進與廣成便問道。(你們怎會來這裡?)

陸遷進:(擔心妳有危險,是良哥准許我們前來幫忙的;妳知道峻哥在那裡?)

游思:她指著石屋說道(就被綑綁在裡面,剛才被孔耀敬掉進去的煙頭,現在火勢很猛烈。)

任廣成:(那麼…難道我們就沒有辦法救峻哥嗎?)

游思:(只有一個辦法可以嘗試…)說畢她拿著一塊濕布往石屋衝進去(峻哥…你沒有事嗎?)

游峻:(阿思…妳是不是瘋了,走來這裡幹甚麼?這裡很多險,快點離開吧!)

游思:(我這麼辛苦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救你出去,現在你竟然叫我離開。)

游峻:(我擔心妳有危險,妳要緊記曾經向我說過的說話。)

游思:(看來是你已經遺忘了…)她將峻的繩索全解後便將手持的濕布交予他道(眾兄弟需要你,先出去吧!我一會兒便會出來,別再猶豫不決,這樣只會拖延求生的時間。)峻不忍的取走她手持的濕布衝出石屋。

任廣成:他與遷進喜峻便開懷道(峻哥…見回你就好了…)

陸遷進:他與廣成喜峻便開懷道(峻哥…見回你就好了…)他環顧四周便問道(小姐呢?)

游峻:(這塊濕布太少了,她為了讓我先出來,自己獨留在裡面。)

陸遷進:他驚訝的叫道(甚麼?小姐…)說畢竟即時奪去峻手中的濕布,向著石屋裡衝。

游峻:他與廣成齊聲叫道,遷進沒回頭也不理會。(遷進…別進去…很危險的…)

任廣成:他與峻齊聲叫道,遷哥沒回頭也不理會。(進哥…別進去…很危險的…)

陸遷進:他喜見思沒有大礙,便捉著她追問道。(小姐,妳沒有事嗎?)

游思:她驚訝遷進走進來,於是追問道。(這裡很危險,你走進來幹甚麼?)

陸遷進:(我要與妳一起出去…)

游思:(你瘋了嗎?這塊布根本就不足夠我倆之用,你回去吧!別理會我好了…)

陸遷進:(絕對不能,我倆試試吧!火勢越來越大,我們試試吧!)說畢他將思擁入懷內,然後用濕布裹著倆人,終於在石屋塌下來的一刻,成功衝出來。

游峻:他看見遷進與思成走出來,便立即慰問道。(阿思,妳怎樣…沒有事嗎?)

任廣成:(遷進,你是否不要命呢?這麼危險還要衝進這個火場,真不知死活。)

游思:她看著遷進灼傷的手跟峻說道(峻哥,遷進的手在救我的時候被灼傷。)

游峻:他立即吩咐道(我們回去再說,廣成…你立即知會志良離開這裡…)

任廣成:他恭敬的點頭答道(知道…峻哥…)

 

眾人對莫名其妙出現的游思感到奇怪,為何游峻之事,她竟會如此著緊及在意呢?究竟他們倆人有著甚麼千絲萬縷的關係呢?還是他們倆人根本就是一對擁有親密關係的情侶呢?然而游峻與游思親密過甚的態度,卻令遷進感到不是味兒,難道遷進竟在這個不適當的時候喜歡上游思?那麼他究竟如何面對眼前的救命恩人游峻呢?

 

游思:她替遷進包紮好傷口後便溫柔的說道(這幾天別沾水,否則傷口會很容易發炎的。)

陸遷進:他對眼前的思感到很親切,於是禮貌的答道。(麻煩妳…真是不好意思…)

游思:她卻嘲諷笑道(你也會懂得說這些說話嗎?你不是性格很自我嗎?)

樊志良:此時的他卻從房間裡走出來說道(小姐,峻哥要見妳。)

游峻:他看見思進來便追問道(阿思,妳有沒有受傷?)思搖頭(妳甚麼時候回來?)

樊志良:他看見思沒有回答,便坦言道。(峻哥,其實是我打長途電話給小姐的。)

游峻:他卻責罵道(我不是已經吩咐過,無論發生甚麼事情都不要致電給小姐嗎?)

樊志良:(但是…我們已經失去你的消息接近一個月了,我擔心你會出意外;所以…)

游峻:(所以便把事情越弄越大了…對嗎?我都說過蔡志成不敢輕舉妄動,你們又不聽我的說話。)

樊志良:(峻哥,你不知道,出面全部兄弟對你的失蹤都表現得十分緊張;所以…)

游思:(峻哥,其實此事不能夠責怪良哥,如果他不知會我,萬一你出了甚麼意外怎辦?)

游峻:他笑言道(傻妹…我會有甚麼事情發生?會有甚麼意外發生?)

游思:(難道你還以為我不知道嗎?在你失蹤前的一段日子,建築公司不斷被人破壞。)

游峻:他看著志良追問道(又是你告訴她是嗎?)

游思:(不是良哥告訴我的,是我回來的數天,在建築公司及的士台聽到的。)

游峻:(妳不是回來的數天,就四處追查我的犯罪紀錄嗎?)

游思:峻的說話令她笑逐顏開(我不是四處追查你的犯罪惡行,因為我相信你根本就沒有。)

游峻:聽到思的一番說話,他的笑容可說是從心底裡笑出來。(在台灣工作好嗎?)

游思:她鬆鬆兩肩說道(不錯,只是因為不是自己的地方,始終還有些不習慣。)

游峻:他看得出思在台灣的日子不太好受的問道(是否在台灣有人欺負妳呢?)

游思:(怎麼會有人欺負我呢?以我一身的功夫,難道會有人膽敢以身犯險嗎?)

游峻:(哈哈…看妳像甚麼樣子?我送妳到台灣,是希望妳好好讀書,雖然妳讀書的成績確是很好,可是妳卻偏偏喜歡上甚麼台拳道…空手道…就連打拳也懂得…妳這樣會嫁不出去的。)

游思:(如果我真的嫁不出去,那麼你就養我一世吧!最多我替你看管著建築公司好嗎?)

游峻:他沒好氣的說道(其實很早之前我就想妳回來幫手打理建築公司,不過我又擔心妳不喜歡回來香港,所以一直沒有跟妳說;我不希望妳再過著從前擔驚受怕的日子,妳知道為難了妳。)

游思:(為難?原來兩位…峻哥與進哥都懂得說這句說話嗎?真是令我汗顏了…)

游峻:(志良,你聽得出阿思的意思嗎?原來我們這裡的遷進開罪了她,怪不得她在嘲諷他啦。)

樊志良:(那麼是否需要我向遷進訓話呢?教訓他別再對小姐無禮…)

游峻:(不用了,出面每一個都是與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再者…遷進也是阿思的救命恩人。)

游思:(看你只懂得說誰是我的救命恩人,那麼峻哥還沒有好好多謝我啊!)

游峻:他莫名其妙的反問道(我為甚麼要好好多謝妳呢?)

游思:(因為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你早已經變成一塊炭了。)

游峻:(是呀…志良替我訂酒家,過幾天我要替阿思洗塵,順道好好多謝這位游家小姐對我的救命之恩,若不是她肯定不停追著我了。)

游思:(我小時候,被爸爸打的時候,峻哥就會替我擋駕,被媽媽責罵的時候,峻哥就會替我說好話;所以…無論發生甚麼事情,即使要我的命,如果可以換你的命回來,我也會願意犧牲。)

游峻:他撫摸著思的臉頰笑言道(這個傻妹,現在真的長大了;可以獨立處理事情,今次妳安排得很好,今後不需要再令我擔心妳了;志良,替我將阿思的行李搬進來,她暫時會住在這裡。)

樊志良:(但是…會否不太好呢?武館裡全是男人,只有小姐一個女孩…)

游思:(沒所謂…待峻哥的傷勢慢慢康復之後,我便會搬到舊同學裡住下來。)

游峻:(舊同學?是誰?)

游思:(那就是昔日的孖邊姑娘…方芷希…你還記得她嗎?)

游峻:(她現在幹甚麼工作?)

游思:(律師…我準備將建築公司的投保向她咨詢,那麼我們才不會被別人欺騙;峻哥…)

樊志良:他與思看著峻在不知不覺間熟睡了(可能峻哥在失蹤期間太倦了…)

游思:(蔡志成將峻哥捉去,一定是虐待他,這個仇我相信峻哥一定會報的。)

樊志良:(小姐,妳想錯了;我想峻哥不會再記在心上了。)

游思:她對志良的說話感到愕然(甚麼?峻哥不會再記在心上?這是甚麼意思?)

樊志良:(妳都知道,自從Vivian死後,峻哥已經沒有再理會江湖的事很久了。)

陸遷進:晚上他看見思站於露台上便問道(還沒有睡嗎?)

游思:她微笑答搖頭道(還沒有…你呢…也沒有睡意嗎?)

陸遷進:他微笑點頭說道(是啊…不過現在我的心總算安定下來。)

游思:她對遷進的說話感到奇怪(你有心事嗎?怎會現在才可以安定下來呢?)

陸遷進:(因為峻哥失蹤的這段時間,我們像發瘋似的四處尋找,現在終於找到了。)

游思:(你對峻哥失蹤之事很著緊…而且還很擔心,是否因為昔日他對你的恩情呢?)

陸遷進:他點頭答道(是啊…真的,沒有峻哥就沒有今天的陸遷進,我的命是他救回來的。)

游思:(你也跟隨他不少的日子是嗎?)

陸遷進:(已經六年了,我還記得六年前是峻哥將我從上海撿回來香港的;否則我早已經…)

游思:(橫屍街頭…)遷進點頭,她卻道歉。(當日因為形勢危急,所以才將你的往事衝口而去,我不是存心提起你的過去,對不起…)

陸遷進:(沒所謂了,從前在上海,人家教我英雄莫問出處;而峻哥卻教我,能夠接受自己的過去,反復思考未來,才是將來的英雄。)

游思:(那麼你一定是喜歡做現在的英雄了…對嗎?)聽到她的坦言,遷進的笑容更加燦爛。

陸遷進:(所以當日發生的一切,對妳的無禮,希望妳別放在心上。)

游思:(事情已經過去了,更何況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陸遷進:他對思的說話感到莫名其妙(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是甚麼意思?)

游思:她卻微笑答道(就是我們拯救峻哥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應該不是這麼愚蠢的。)

陸遷進:(很難說…人即使多麼的冷靜,有時候也會愚蠢的。)

游思:他看見俊醒來後便說道(峻哥…醒來了,先吃早餐,一會兒我再替你敷藥。)

游峻:他卻愁眉不展說道(又是妳的拿手早餐,可否不吃呢?)

任廣成:他奇怪的追問道(峻哥,難道小姐弄的早餐很難吃嗎?)

游峻:他卻笑言道(那又不是,只是我沒有太好的謂口吃。)

樊志良:(峻哥,你就給小姐少許面子吧!剛才所有兄弟都已經試過小姐的手勢,讚不絕口。)

游峻:(他們第一次嘗試當然讚不絕口,可是我已經吃了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