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冤 家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二屆的足球賽事又開羅,眾人齊集於酒吧靜待賽事開始,與此同時,竟讓程浚重遇夢中人沈凝,可是凝卻不與浚相認…

 

樊敏:她跟凝說道(凝姐,真是幸運…第二屆足球賽看來更加精彩。)凝微笑點頭,看罷第一場賽事後,正當她們準備離開之際,卻與兩年前的浚遇上。(凝姐,第一場賽事已經如此刺激,相信第二場一定會更厲害。)

程浚:突然他走上前站在凝的面前,微笑問道。(妳還認得我嗎?)凝顯得有點茫然,他繼續問道。(記得兩年前在我家中發生過甚麼?)此話令凝突然衝上前投入他的懷內,他緊緊擁抱著她說道。(我很掛念妳,兩年來妳去了那裡?)

樊敏:她奇怪問道(凝姐,妳認識他嗎?)

沈凝:她慢條斯理搖頭微笑答道(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程浚:此話令他嚇一跳,讓他不知所措反問道。(剛才妳為甚麼擁抱著我?)

沈凝:她笑答道(我都不知為甚麼,可能是你的眼神吸引著我,阿敏,走罷。)

程浚:他向身邊的民與澄問道(你們認得她嗎?)

朱偉民:(印象中她就是浚哥你第一次請她喝酒被拒絕的人。)

程浚:(阿澄,究竟是我認錯,還是她不肯相認?又或者世上真是有兩個樣貌相同的人嗎?)

莫澄:(她根本就是同一個人,浚哥…她有意不肯與你相認。)

程浚:(難道她有甚麼苦衷?)

莫澄:(這點我們很難明白,不過…可以肯定一件事…)

程浚:(甚麼?)

莫澄:(就是浚哥你終於可以見到她,亦即是說她真的消失了兩年,現在才再次出現,而上天又給予機會浚哥可以與她重遇。)

朱偉民:(與她重遇又怎樣?她都話不認識浚哥,難道要浚哥對她死纏爛打嗎?)

莫澄:(那就要看在浚哥心目中是否值得了?)

樊敏:另方面她邊行邊追問道(凝姐,剛才那個是浚哥,你們兩個根本早已經認識,妳明明知道他就是兩年前在這間酒吧,第一次請我們喝酒的人,為甚麼妳剛才說不認識他呢?)

沈凝:她問道(阿敏,妳是否認為我做錯呢?)

樊敏:(我不知道,但是…剛才我見浚哥的眼神,他好像真的很掛念妳,若不是就不會妳投入他的懷內,他就緊緊擁抱妳,這種感覺很真實,我們外人也見到絕對不是做戲。)

沈凝:(我自己知自己事,這樣的重遇不會是一件好事,再過一段時間,他就會把我忘記。)

樊敏:(要忘記早就忘記了,但是…看他剛才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他的笑容…是由心裡笑出來的。)

沈凝:(別再說了,今晚的事我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我先開車送妳回家。)

樊敏:(好啦…妳說甚麼就是甚麼,不過…無論遇到甚麼我都會支持妳的,放心…)凝微笑。

楊偉明:第二天早上眾人齊集他的家中道(各位都到齊是嗎?今天我要為大家介紹一個人,但其實有很多人都早已經認識她,相信在坐只有阿浚還未正式介紹。)

古勝:他看著凝從樓上下來,立即上前問道。(阿凝,甚麼時候回來?)

沈凝:(好幾天前…)

古勝:(為甚麼不預早通知我前往接機呢?)

沈凝:(離開的時候是一個人,應該要來的人沒有來送機,那麼回來的時候也該是一個人,更加不需要任何人接機,是嗎?)

楊偉明:(阿凝,過來…我替妳介紹,阿浚,這位是我的契女沈凝。)

程浚:他愕然看著凝道(沈小姐,妳好…)

沈凝:她微笑說道(浚哥,我聽明叔提及過關於你的事跡。)

楊偉明:(阿浚,如果你記得…兩年前,你受傷的時候,就是我委派阿凝前往照料你的。)

程浚:他肯定的答道(記得…當然記得…此事令我終生難忘。)接著笑說道(只是當時根本不知道沈小姐就是明叔的契女。)

楊偉明:(這個根本不是問題,當時我想如果委派其他人前往照料你,一來擔心他們不知會否已經被對方的人收賣,可能你會更加危險,二來是阿凝懂得醫學上的知識,理應可以照料你。)

程浚:(多謝明叔,若不是我腦海裡就不會多一個如此深刻的記憶了。)

楊偉明:(好了…說回正經話,我希望知道阿標你最近是否喜歡了甚麼新玩意呢?)

張立標:(明叔真是會說笑,我都不知你在說甚麼?)

楊偉明:(阿凝,妳替我說出來…)

沈凝:(明叔的意思,是希望標哥…你可以解釋一下,最近你開設了多間夜總會,而且還收納了很多未成年的女孩,作為夜總會的招牌生意。)

張立標:他以笑掩飾道(這個…其實…明叔,你別誤會…)

沈凝:(標哥擔心明叔會誤會甚麼?)

張立標:(只是…)突然他發難反問道(妳為甚麼要查我?)

古勝:他立即喝令道(阿標,你瘋了嗎?這麼大聲跟阿凝說話,難道你當明叔不存在嗎?)

張立標:(古勝,此事與你無關,這是我與明叔之間的事,不容你插手。)

古勝:(總言之你不能對阿凝如此兇惡…)

張立標:他憤怒得重提舊事道(古勝,你究竟想怎樣?別再記著你與沈凝以前的事,你兩個根本就是…)

古勝:他怒不可遏道(收聲…此事在明叔面前你還有膽量重提?)

張立標:(這件是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既然發生了,根本就不需要害怕別人重提,更加…)

楊偉明:他沉不住氣喝令道(夠了…阿標,我對你作出嚴重的警告,假若此事再有任何人知道,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你好自為之,阿凝,繼續說下去。)

沈凝:(標哥,你好像忘記了剛才我們談論的話題,明叔希望你可以交待清楚。)

張立標:(明叔,事情其實就不是各位兄弟想像中那麼複雜…)

沈凝:(那麼請問標哥有多簡單呢?)

張立標:(我只是希望發展多一些生意,能夠讓市道好一點,就沒有這麼多人失業,明叔,你說是嗎?)

沈凝:(我想標哥還不明白明叔的意思,我再重新說一次,明叔希望知道標哥為甚麼收納那麼多未成年的女孩在夜總會工作?)

張立標:(明叔,以後我都不會再招請那些未成年的女孩…)

楊偉明:(阿標,你明白就最好,各位兄弟都聽到阿標的說話,假若發現他的夜總會出現了未成年的女孩,不用給我面子,盡管報警查封便可以了。)

古勝:(是…明叔…)

楊偉明:(阿浚,你聽到嗎?)

程浚:(知道,明叔…)

楊偉明:(那就最好,今日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你們可以各自回去繼續工作,阿凝,妳可以回去休息。)

古勝:離開明叔的家後,他追上前問道。(阿凝,讓我送妳回家好嗎?)可是凝搖頭,他繼續追問道。(為甚麼連一句話也不跟我說?)

沈凝:她感到無可奈何道(要說的從前已經說過,想說的現在已經沒有機會再說了。)

古勝:(對不起…)

沈凝:(與你無關,根本不是你的錯,或許這是天意,沒有可能的事情始終會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

程浚:突然他從遠處問道(沈小姐,讓我送妳一程好嗎?)

沈凝:她微笑道(不用了,我自己有開車來。)回頭她向勝道別(我先行,再見…)

古勝:他情不自禁下捉著凝的手問道(我們還有沒有機會見面?)

沈凝:(兩年前我都曾經問過自己這樣的問題,但…香港很細,兩年後回來,我已經沒有再想這個問題,現在我們不是又見面了。)

古勝:他慨歎道(可惜現在的感覺已經截然不同了。)

沈凝:(有些事情必需要面對現實,再見。)

朱偉民:他開著車問道(浚哥,現在去那裡?)

程浚:(隨便…)

朱偉民:他奇怪道(隨便?)

莫澄:(先回卡拉OK,浚哥已經被剛才的情景弄得一塌糊塗了。)

朱偉民:(澄哥,你說得對,我也有此同感。)

程浚:(你們知不知道沈凝與古勝到底是甚麼關係呢?為甚麼剛才阿標要說出來的時候,明叔會如此憤怒呢?我真是不明白。)

朱偉民:(看來浚哥真是對那個沈凝動了情,竟會提出那麼多問題。)

莫澄:(別再說,小心駕車,我還未娶老婆,不想就這樣死了。)

朱偉民:(嘩…看輕我的技術…)

程浚:(別再說話,小心駕車,最不想死的人應該是我。)

朱偉民:他們異口同聲問道(為甚麼?)

莫澄:他們異口同聲問道(為甚麼?)

程浚:他肯定的說道(我一定要查出勝哥與她的關係。)

朱偉民:(噢…)

莫澄:(噢…)

 

一日凝與敏前往拜祭父母的時候,竟與浚碰上,並因誤會而令彼此留下深刻的印象…

 

沈凝:(阿爸,阿媽…我回來了,我終於都回來了,我以後都不會再像從前這麼任性,我被他們離棄我兩年,這兩年我真的長大了。)

樊敏:(凝姐,別再為過去的事情而不開心。)

沈凝:(好了…走吧!)

樊敏:突然她叫道(凝姐,浚哥,澄哥還有民哥。)

程浚:他拿著一扎康乃馨的花放在凝的父母墳前道(世伯,伯母,我是程浚,專承來拜祭你們的。)

樊敏:(浚哥真是有心…)

程浚:突然他指著墳墓上的姓氏向凝問道(為甚麼妳的父親不是姓沈呢?)

樊敏:場面一度僵硬著,於是她說道。(浚哥,真不好意思,我們還有事要處理,先走吧!)

程浚:(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為甚麼不願意面對現實呢?)

樊敏:(浚哥,你是不是已經知道是甚麼呢?)

程浚:(妳認為我會知道甚麼?)

沈凝:她怒目相向道(你根本甚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我父母的墳墓在這裡是嗎?程浚,我問你…是不是四處查我從前的事?)

朱偉民:(妳為甚麼如此兇惡對浚哥?)

沈凝:(沒有你的事情…收聲…)

程浚:(既然妳不願意說,而我又想知道,唯有在外面查,妳認為有問題嗎?)

沈凝:(你究竟想知道甚麼?)

程浚:(我想知道妳與勝哥有甚麼關係?兩年前為甚麼不留下一句說話就走了?兩年後在酒吧重遇,妳根本認得我,為甚麼妳不肯相認?妳答我…)

沈凝:她搖頭微笑道(我不會答你。)

程浚:他愕然問道(為甚麼?)

沈凝:(你太幼稚…阿敏,我們走…)

莫澄:他上前將凝與敏截停道(沈小姐,浚哥還未說完要說的話。)

沈凝:(想怎樣?)

古勝:此時在背後聽到他的聲音問道(是誰在為難沈小姐?)來到面前道(原來是阿浚,發生甚麼事?是不是阿凝得罪了你呢?但是…看來在墳墓出現的人大多是拜祭先人,應該不會得罪別人的,阿浚,你說是嗎?)

樊敏:她說道(勝哥,浚哥四處追查凝姐以前的事。)

古勝:(甚麼話?阿浚,你真是如此幼稚嗎?)

莫澄:(勝哥,根本沒有此事,大家只是一場誤會。)

古勝:(那就最好,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帶麻煩給阿凝,相信你們會明白。)

程浚:他終沉不住氣問道(勝哥,我一向都很尊敬你,但是…有一件事我希望知道。)

古勝:(你問…)

程浚:(你與沈小姐是甚麼關係?)

古勝:(原來你想知道的就是這些,好…我告訴你,我與她是同母異父的兄妹。)

程浚:他猶豫道(但是…看你對她如此緊張,不像是一對普通的兄妹。)

古勝:(哈哈…甚麼時候變了兄妹有樣看呢?)

莫澄:(勝哥誤會了,浚哥不是這個意思。)

古勝:(既然阿凝不希望有人給她麻煩,你們就盡量少與她見面。)

程浚:他終忍無可忍問道(勝哥,既然她只是你的妹妹,難道你不希望有人愛惜她嗎?難道你不希望有人照顧她一生一世嗎?難道你不希望她有個愛她的男人嗎?)

古勝:他笑答道(我…當然…希望…)

程浚:他充滿自信道(我希望我可以成為這個人…)

古勝:(阿凝,妳怎樣意思?)

沈凝:(由始至終我一句說話也沒有說過,你們喜歡說就繼續說下去,阿敏,走…)

程浚:正當凝離去前,他終忍不住走上前捉著她再一次問道。(難道妳對我真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沈凝:她微笑搖頭道(沒有…)

程凝:他完全不相信追問道(究竟因為甚麼?)他按捺不住衝口而出細聲說道(難道妳…就連跟妳上過床的男人都完全沒有印象?)突然凝的臉色一沉,並怒目相向,這個眼神讓他不由自主的放開她道。(我只是希望重拾妳的記憶,並沒有其它意思,我想妳應該會明白。)凝的臉開始沒有剛才那麼兇惡,他繼續說道。(妳知道…我是不會放棄的。)說罷他自願將捉著凝的手放開。

古勝:(阿凝,我送妳一程好嗎?)

沈凝:她搖頭答道(不用了,阿敏…走…)

 

凝回港後與浚重逢,而浚卻對她多番明示,不是她自己不知道,而是浚越對她愛護就越令她感到痛苦,因為凝早已經知道自己不配與浚一起,所以多次故意留難他,豈料凝的冷漠不但沒有讓浚死心,相反更加令他誓要將凝的苦衷追溯到底,或許真是天意註定,此時此刻…沒想到明叔的愛女文恩原來早已跟民珠胎暗結,恩要民向明叔表態的時候,反而令他決定一走了之,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明唯有安排浚與凝到澳門將民帶回香港,就這樣令浚與凝之間一直蘊藏的感情,終於一下子爆發出來。

 

楊偉明:眾人齊集醫院的房間內,氣氛一片死寂,他心痛趟在床上的人竟是自己最疼愛的女兒文恩,她被發現於酒店內割脈自殺,幸得及時被送往醫院搶救,終於恩甦醒過來,他溫柔的問道。(文恩,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告訴阿爸,我一定會替妳作主的。)

古勝:(是啊…阿恩,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妳要告訴我們,我們才能幫妳的。)

楊偉明:他看著恩只管哭,已經感到心煩意亂道。(文恩,妳究竟想怎樣?我叫妳將事情說出來,妳就只管哭,這樣我如何幫妳呢?)

醫生:突然他進來道(對不起…楊小姐,妳的報告已經出來,證實妳復食過量安眠藥,與及割脈時曾大量出血,現在雖然渡過危險期,但妳的身體仍然很虛弱,需要多點休息,至於妳懷有的BB,經過測試證實正常,妳多點休息吧!)

古勝:(麻煩你醫生。)

醫生:(我先行出去,需要甚麼可按鐘找姑娘。)

楊偉明:眾人都被剛才醫生說的懷有BB而感到愕然,他強裝鎮定的問道。(究竟是誰?)在整個過程中恩完全沒有回答。

張立標:突然他問道(是不是阿民個衰仔呢?)

楊偉明:他與浚均感愕然,於是他問道。(阿浚,為甚麼阿民沒有來?)

程浚:(明叔,我曾經Call過他,但至今仍沒有回覆。)

楊偉明:(他有沒有說去了那裡?)

程浚:(沒有…)

楊偉民:(文恩,妳知不知道自己已經闖下彌天大禍,現在妳到底是否願意告訴我,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楊文恩:她終於說道(你們走吧…我不想見任何人…)

楊偉明:他站起來憤怒的掌摑恩道(豈有此理,不知廉恥,我楊家甚麼面子都被妳毀損了。)

楊文恩:她開始激動道(是啊…是我不知廉恥,你曾幾何時有關心過我?你有時間都與他們商量這些商量那些,根本完全沒有關心過我,我弄成今天的樣子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楊偉明:恩的說話令他更加激動道(妳說甚麼?妳甚麼時候變得如此下濺?)

楊文恩:(是啊…那又怎樣?倒不如你先問問自己,由小到大你有沒有盡過做父親的責任?)

楊偉明:(難道妳說我不愛惜妳嗎?妳想要甚麼東西,我都會盡量去滿足妳,妳還想怎樣?)

楊文恩:(有…你最喜歡用錢來買快樂給我,但是你從來沒有想過我需要的是甚麼?我需要父親的關心,自從媽媽死後,你一直只顧著你自己的生意,從來沒有過問過我的學業情況如何?我的成績如何?我結交了甚麼朋友?直到現在你完全不知道,這樣的父親我不要也罷了。)

楊偉明:(好…妳說得好,我今天就親手打死妳,免得妳再生存得如此痛苦。)說罷他竟隨手拿起一支木棍打在恩的身上,恩沒有叫出來,眾人眼中的她只有含淚默默承受。

沈凝:她於心不忍,衝上前替恩擋住了兩棍。(夠了…明叔,難道你真的要打死她嗎?)

楊文恩:(阿凝,尤得他…或許他要親手打死我,心裡才感到安慰。)

楊偉明:(阿凝…行開,否則別怪我連妳也一起打…)凝沒有想到自己會受傷,心中只管保護著恩。(阿凝,妳是不是瘋了,阿恩不值妳這樣為她的…)

古勝:他與浚都不忍凝為保護恩而無辜被明打,他們都上前阻止道。(明叔,夠了…這樣下去,阿恩與阿凝都會被你打死的。)

程浚:他與勝都不忍凝為保護恩而無辜被明打,浚上前擁著凝跟明說道。(明叔,夠了…如果你仍要發洩,倒不如打我好了。)

楊偉明:終於他平復下來,好像想通了一些事情道。(好了,阿凝…妳今晚在這裡陪她,阿勝…送我回去。)

程浚:他將凝扶起來問道(妳的手有很多傷痕,痛嗎?)

沈凝:她搖頭問道(你知道嗎?剛才你這樣擁著我,會很危險的。)

程浚:(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我肯定自己不忍看著妳被明叔打,我害怕妳會這樣被打死,我…我不知道怎樣說妳才會明白,我只知道無論妳發生甚麼事情,我都希望可以保護妳。)

沈凝:(夜了…你與他們先行回去吧!)

程浚:他點頭道(我明天再來…)凝微笑點頭,這個笑容讓他感到與凝的距離好像近了很多。

楊文恩:夜深人靜的時候,醫院的病房裡就只有她們倆人道。(阿凝,妳只管說阿浚為了保護妳很危險,但是妳就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剛才若不是妳為了我,也不會被那個老傢伙打傷了。)

沈凝:(恩姐,妳知道我與妳由小到大都是好姊妹,只有妳與阿敏從來沒有計較我的身世,只是幾道傷痕又算得甚麼,妳別放在心上。)

楊文恩:(剛才我看見阿浚很緊張妳,怎樣看呢?)

沈凝:(妳說甚麼?)

楊文恩:(我說甚麼…難道妳不知道嗎?是不是還記著從前的事情呢?)

沈凝:(我自己知自己事,難道我還有資格去販別人嗎?)

楊文恩:(阿凝,別再記掛從前的事情,已經過去,就讓它在妳的記憶裡消失好嗎?看剛才阿浚緊張的樣子,他一定很喜歡妳,妳還顧慮甚麼?)

沈凝:(恩姐,妳不是我…妳不會明白的,我對從前所發生的事情連,心裡感到自己這一關都很難渡過,更莫說是他。)

楊文恩:(妳擔心他會介意嗎?)

沈凝:(難道妳肯定他不會介意嗎?)

楊文恩:(這樣很辛苦,相反我與阿民就不像妳與阿浚了,因為我們是倆情相悅,彼此都愛對方,如果不是突然發生這件事,他絕對不會一走了之的。)

沈凝:(是不是他不想負責任,所以一走了之。)

楊文恩:她搖頭答道(其實都不能責任全部怪在他身上,可能是我迫得他太緊,才弄成這樣子。)

沈凝:(難道他認為一走了之,此事就會告一段落嗎?)

楊文恩:(有時人做事就是這樣的,一時的衝動就做出他不知道已經傷害了別人的事情。)

沈凝:(如果他真是愛妳,剛才擁著保護妳的人應該是他。)

楊文恩:她拖著凝的手說道(阿凝,嘗試放開自己,拋開從前的一切,去接受一個本來已經喜歡自己的人,至於勝哥,已經是一個改變不了的事實,他實實在在是妳的哥哥,無論妳的決定是怎樣,我與阿敏一樣都會支持妳的。)

楊偉明:大清早凝接到他的通知便從醫院急趕到他的家裡(昨晚所發生的一切,我希望大家明白,如果被傳了出去,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人,其次就是阿凝昨晚在醫院一直陪伴阿恩,今早她已經跟我匯報,我亦考慮清楚事情的嚴重性,阿凝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決定派人前往澳門將朱偉民帶回來,既然他們是真心相愛,要自己的女兒受苦,實在枉為人父。)

程浚:他看著眼前臉容憔悴的凝問道(整個晚上妳都沒有睡覺?)凝點頭(一會兒…我送妳回家休息好嗎?)他看著凝猶豫不決,最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凝最終點頭。

古勝:他卻阻止道(不用了,一會兒我會開車送阿凝回家,不用麻煩阿浚你了。)

程浚:(勝哥,我想你誤會了,我完全不感到麻煩,你放心…我不會讓阿凝受傷的。)

古勝:(但是…)

楊偉明:(阿勝,尤得阿浚送阿凝回家,其實你也應該知道事情已經沒有回頭的一天了,倒不如讓新的一頁開始好了,其次就是他們也該是時候好好相處,因他們倆人稍後會被安排替我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程浚:他感到莫名其妙問道(明叔,你要我與阿凝一起前往找阿民回來。)

楊偉明:他微笑道(我沒有看錯人,你與阿凝都聰穎過人,對的…一來阿民是你的部下,發生今次的事情,你也應該出一分力,二來阿恩與阿凝情同姊妹,她與你一起前往,或多或少都可以幫得上忙,你們意思怎樣?)

程浚:他開懷笑道(我當然沒有問題…)

沈凝:(我也沒有問題…)

古勝:突然他提道(我有問題,明叔…倒不如我代阿凝前往好嗎?)

楊偉明:(為甚麼?)

古勝:(阿凝剛剛回港,我擔心她再次出行不能適應。)

楊偉明:他問道(如果真的遇上這個情況,我想問…阿浚,你會不會照顧阿凝呢?)

程浚:他堅定的答道(一定會…我保證…一定會平安將她帶回來。)

楊偉明:(好…阿勝,你現在可以放心。)

古勝:他無可奈何答道(我沒有問題,應該都可以放心。)

楊偉明:(好…你們回去執拾好,後天起程。)

程浚:他與凝同時間點頭道(知道…)

楊偉明:(阿浚,你先送阿凝回去好好休息。)

程浚:(知道…)

古勝:(明叔,我也回去做事了。)

楊偉明:他將勝截住道(阿勝,你先留下來,我有事跟你談。)

沈凝:(明叔,我先走…晚一點會再前往探望恩姐。)

楊偉明:(好…)待浚與凝離開後,他坦言道。(阿勝…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身份,你與阿凝再不能像從前的樣子,其實你有你的生活,可以認識另一個女孩結婚生兒育女,至於阿凝…我早已經看得出阿浚對她有意思,只是阿凝暫時仍未能過渡自己的一關,你就別再阻礙他們倆人。)

古勝:(我明白…但是…我始終暫時仍未能忘記一切,要我相信我們是倆兄妹,真是很難接受。)

楊偉明:(很難接受都要面對現實,正如阿恩發生今次的事件,除了她太過任性外,都怪我沒有好好關心她。)

古勝:(我明白…希望我真的能夠做到。)

楊偉明:(其實你嘗試站在阿凝的位置想想…她這幾年內都活在痛苦之中,我相信你都希望她早日脫離這種痛苦。)

古勝:(但是…痛苦的不只她一個人…)

楊偉明:(我明白…既然你都知道痛苦的不只阿凝一個人,同樣你們倆個都是受害人。)

楊文恩:碼頭內她吩咐道(阿凝,事事小心,還有…)

沈凝:(我知道,還有…千萬不要傷害阿民是嗎?)

楊文恩:(替我告訴他,甚麼事情都會有商量的餘地,別捨下我一個人去面對…這對於我來說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沈凝:(放心…)

古勝:他搭著浚的肩膀吩咐(阿凝自幼就失去父母,你要好好照顧她,看她表面上很堅強,其實她有軟弱的一面。)

程浚:他點頭道(放心,我保證她一定會平安回來。)

古勝:(不只她要平安回來,你也要平安回來。)

楊偉明:(好了…是時候,阿浚,阿凝…起程,事事小心。)

沈凝:(恩姐,妳放心…等我們回來,BB出世的時候,一定會有父親在旁的,妳要堅強面對。)

楊文恩:(放心,我一定會…因為我想知道究竟阿民愛我有多少?)

楊偉明:(我已經通知澳門的范叔,當你們到達後就按我給你們的地址前往找他,他一定會出手幫忙的。)

楊文恩:(阿凝,記緊速去速回。)

沈凝:(放心,一定會…再見。)

古勝:(阿浚,記緊你答應我的事情。)

程浚:他點頭道(一定…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