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正義柔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六回(炮坊失誤,面臨倒閉(一)。)

 

聚賢鎮最大規模的諾應鑄炮坊,竟因連場天災酷雨,導致兵器不能如期運往京城,宏軒唯有要求工人連夜趕工,沒想到炮坊突然失火,再加上早前運往軍營的兵器,經點算後除數量不足外,在測試過程中,部份兵器…如刀竟出現斷裂,劍則佈滿水蹟及出現生蛂A而火槍更發現失靈與滲漏,若不是就反方向傷及士兵,軍營中已有眾多士兵因此受傷,本來是乘勝追擊的一役,結果大敗於敵軍之下,皇上對此事震怒不已,下旨查封鑄炮坊,並命令言信將游家一干人等收押天牢,等候刑部審理;卓文與靈珊感到事情竟有如此巧合,決定追查到底,可惜卻處處碰壁,但靈珊救諾峰的心,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反之憑其竭而不捨的毅力,與及機靈的思考,終於查證鑄炮坊運往軍營的兵器,曾經在中途遇上逃難的暴民破壞,經過刑部的審核,皇上終於接納刑部的奏摺,下旨重開鑄炮坊,游家上下均對卓文與靈珊感激不已,當中尤以諾峰,更將隨身之玉佩相贈靈珊,以作訂情之物,並承諾鑄炮坊重開之日,定必親自前往卓家向言信提親;沒料到…

 

卓言信:他到鑄炮坊宣讀聖旨道(奉天承運,皇帝昭曰: 聚賢鎮諾應鑄炮坊,響遍全城;朝廷與敵軍對峙多時,幸得諾應鑄炮坊之兵器,令我軍士氣如濤,連番?利;吾有見於此現繼續向諾應鑄炮坊訂造更多之兵器,務求將敵軍打退,價錢是早前之訂單兩倍,並需指定時間內運送到軍營;欽此…)

游宏軒: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游老夫人: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游諾沖: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游諾峰: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游雪怡: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游諾業: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蔣婷: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方智康 ;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方智倫:眾人叩謝道(萬歲…萬歲…萬萬歲…)

卓言信:(游兄,請接旨…)

游宏軒:(有勞卓大人…)

卓文: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卓武: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卓儒: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卓靈珊: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黎思進: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黎思樂:眾人恭賀道(恭喜游老爺…游老夫人…)

游宏軒:(多謝各位,請坐…)

卓言信:(請…游兄…恭喜諾應鑄炮坊被皇上親口讚譽,希望你們繼續努力。)

游宏軒:(多得卓大人在提交政令時,將我們炮坊表揚。)

卓言信:(不敢當…老夫只是實話實說,諾應鑄炮坊所鑄造之兵器,令我軍大獲全?;難怪皇上也下旨,將新訂單之價錢提高兩倍。)

游宏軒:他憂心坦言道(卓大人,不防直言,是次朝廷之新訂單,對老夫來說…沒有太大之信心。)

卓言信:他莫名其妙問道(游兄,何出此言呢?)

游宏軒:他吩咐眾兒女先行退下道(你們先行退下…)

卓言信:他同樣吩咐道(你們在外面等待我吧!)

游宏軒:眾人退出後,他向言信坦言道。(卓大人,不防直言,近日我夜觀星象,總是感到心緒不寧,沒料到皇上的聖旨今天便到來,雖說得到皇上親口讚譽,是鑄炮坊的光榮,可是…是次朝廷向炮坊訂造的大量兵器,我擔心炮坊會吃不下的;所以…這道聖旨更加令我感到不安,卓大人…雖說鑄炮坊是老夫畢生的心血,如果有甚麼意外…我想也是身外之物,我最憂心還是我的四位兒女;假若發生不幸之事,我希望卓大人能夠盡力保護我家人之安危。)

卓言信:(游兄言重…你放心,鑄炮坊是為朝廷幹事,老夫可以保證,任何人等均不得損毀炮坊分毫。)

游宏軒:(有卓大人這句說話,老夫總算可以安心;多謝卓大人…)

游雪怡:她向靈珊問道(靈珊,為甚麼近日很少見到妳呢?是否…因為想避開二哥呢?)

游諾峰:(雪怡…看妳越來越多說話了,我想該請阿爹早日將妳送出閣,那麼游府就落得安靜了。)

游雪怡:(二哥…你又錯了,你還沒有成親,阿爹又豈會先將我送出閣呢?待你與靈珊成親後,才說這個問題吧!)

游諾峰:(靈珊,別跟這個鬼靈精說了,我帶妳到那邊走走好嗎?)靈珊微笑點頭,花園裡他坦言問道。(靈珊,剛才雪怡說…近日很少見到妳,妳不是…真的想避開我嗎?)

卓靈珊:她立即解釋道(當然不是,只是近日衙門有點麻煩之事,故很少在鎮上走動;我根本…就沒有必要避開二公子你…)

游諾峰:此刻的他卻捉著靈珊之手說道(那次我跟妳的說話,絕無半點輕薄之意;自從第一次與妳邂逅,在我心中已經對妳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期後知道妳在追查程言案件之時,無意中救了我師傅,更讓我對妳…)突然他笑起來道(都…不知道怎樣說,靈珊…堂堂諾應鑄炮坊的二公子游諾峰,站在妳面前真的失禮了。)

卓靈珊:(二公子言重了…)

游諾峰:他坦言道(其實今次朝廷向鑄炮坊訂下大量之兵器,價錢更提升兩倍,不禁令我有點憂心。)

卓靈珊:(二公子,何出此言?是次朝廷看重你們炮坊,不是一件好事嗎?)

游諾峰:(這個當然是一件好事,不過…我總是感到…會有一些不祥之兆會發生,所以才感到坐立不安。)

卓靈珊:(二公子放心,以鑄炮坊現在的成功,根本可能是你多濾了。)

游諾沖:(卓文,近來一定是衙門之公務纏身,所以沒有出來跟我與立聲喝酒了。)

卓文:(游兄,你說得對,監於皇上對抗外敵的關係,我們近來的公務確是多了不少。)

游諾沖:(其實自從楊老爺死後,立聲便需要支撐錢莊的事務,再加上他有三位喜歡惹事生非的妹妹,他…也百上加斤了;幸好還有程言在他身旁,事事替他分憂,若不是…我真的擔心他早晚一天也會倒下來。)

卓文:(楊氏三女當中,最令我們衙門頭痛之便是楊慧男,她在鎮上不斷開罪村民,戲弄別人,真是…相反…楊娟大病初癒後,好像暫時也沒有村民狀告她,而楊靜…游兄,不知道你是否有見過她呢?她好一陣子像消失了般,完全沒有她的蹤影。)

游諾沖:(沒有…楊氏三女最好別碰上她們,否則又不知道會行甚麼倒運了。)

卓文:他微笑問道(好像連游兄對她們也沒有好印象?)

游諾沖:(當然…她們三人之惡行,鎮上所有人都有目共睹;還是靈珊大量,沒有與她們計較,否則我相信武少爺也不會答應醫治楊娟是嗎?)

卓文:(我這位妹妹看來雖然是沒有甚麼優點,但是…總算心地善良,沒有傷害別人之心。)

游諾沖:(卓文,被皇上親口譽為京城第一女捕快,能有如此的妹妹,你還不滿足嗎?)

卓文:(這個當然不是…某些時候,我們也感到對不起靈珊。)

游諾沖:他莫名其妙的問道(卓文,何出此言呢?)

卓文:(游兄,你不知道…靈珊自小就失去娘親的愛,而家中一眾均是男兒身;故在她小時候,阿爹因為沒有餘下來之時間,為了培育她,便決定將她送往京城,幸好靈珊不負眾望。)

游諾沖:(文弟,你知道靈珊之武藝是出於那一個門派呢?)

卓文:他微笑搖頭答道(不知道…)

游諾沖:(連你也不知道?)

卓文:(是啊…靈珊之武藝是在她前往京城後不久便拜於師門,回來後她沒有告訴我們,故我們也沒有追問,需知道靈珊喜歡說的她便會跟我們說,若然她不喜歡說的,強迫她也是不行的;游兄,看來你對靈珊拜於那一個師門感到興趣是嗎?)

游諾沖:(只是對她之武藝感到有點出神入化,即使仔細觀看,還是不能讓我看出來。)

卓文:他說笑道(我還誤以為游兄對靈珊有意思,那麼我們便可以親上加親了。)

游諾沖:(卓文,你見笑了,以我…又怎能配得上靈珊呢?)

卓武:突然他卻在背後說笑道(大哥,游兄…你們是否在談論靈珊之事呢?別遺忘被她聽見,便會向你們大發雷霆了。)

游諾沖:(是啊…為甚麼今天不見儒少爺呢?)

卓武:(三弟都不知道弄甚麼鬼,近來常常留宿於書院,接近一個月均沒有回府了。)

游諾沖:(儒少爺為村民盡心盡力,很難責怪他的。)

卓文:(但願如此,阿爹常常叮囑他,千萬不能行差踏錯,否則也不會偏袒他。)

游諾沖:(卓文,你過於憂慮了;以儒少爺之品行,又豈會如此呢?)

蔣婷:她進來說道(大公子,楊大少爺前來恭賀,老爺請你進內堂。)

游諾沖:他喜見立聲道(立聲…你來了就好,我剛與卓文談論,我們聚賢鎮三劍俠已經很久沒有聚在一起了。)

卓文:(立聲兄,很久不見了。)

楊立聲:(文弟,多月不見,仍是風采依然。)

卓武:(卓武見過楊大少爺…)

楊立聲:(武少爺,改日立聲需要登門拜謝你對三妹救命之恩。)

卓武:(楊大少爺言重了…)

卓靈珊:她高興的說道(立聲哥哥,還要多謝我…)

楊立聲:他看見靈珊,臉上的笑容隨之而起道。(靈珊…妳也前來…)

程言:(程言見過各位少爺,游三小姐,靈珊小姐…)

卓靈珊:(程言,聽說你替立聲哥哥立了大功是嗎?)

程言:(四小姐真是懂得說笑,豈又此事呢?)

卓靈珊:(不是嗎?我聽鎮上村民之流言,說豐滿錢莊在杭州分號,押運回來之銀票,竟公然在路上被山賊攔途截劫;眾鏢師還不敵,幸得你拚命抵擋,銀票不但沒有失去,眾鏢師更安然無恙;不過…程言…你就好像受了傷,現在傷勢怎樣?)

程言:(多謝四小姐關心,我的傷勢已經好轉了。)

楊立聲:(靈珊,是次幸得程言,否則錢莊的銀票一定損失慘重;可是…程言之傷勢也不輕。)

卓靈珊:她為言送上療傷藥並說道(這是我獨門之藥,用作外敷與服用均是療傷之勝藥。)

程言:(四小姐,如此真貴之藥,小人受不起。)

卓靈珊:(怎會受不起,真貴的勝藥也是用作療傷,如果因為真貴而捨不得服用,等同廢藥;二哥…你說是嗎?)

卓武:(這個當然…程言,既然是療傷之勝藥,你便收下它;否則你好不起來,又如何協助楊大少爺看管錢莊呢?)

程言:(程言謝過四小姐,昔日四小姐是小人之救命恩人,如今四小姐再將勝藥贈予小人,小人又再欠四小姐之人情了。)

卓靈珊:(你言重…如果你認為欠我人情,它日就還給我吧!)

程言:(當然…它日四小姐有何吩咐,程言萬死不辭。)

卓靈珊:(我又豈會要你死呢?恐怕立聲哥哥也不會放過我啊!)

游諾峰:(諾峰見過楊大少爺…)

游雪怡:(雪怡見過楊大少爺…)

楊立聲:(好…今天真是高興,能夠喜見這麼多之達官貴人。)

 

游府最令大家感到奇怪之事便是諾應鑄炮坊之游諾業,一直身患重病,宏軒遍尋名醫也未能將他醫治,武曾經自薦替諾業醫治,游府上下均感激不已,可是最終卻被諾業拒諸門外,眾人也摸不著頭顱,為何會如此;自從諾應鑄炮城接到聖旨後,諾業之重病竟然不藥而癒,眾人喜見諾業康復,宏軒還誤以為他是因為接到聖旨,高興之餘,病情好轉,故日漸康復,眾人便慢慢將此事遺忘了;游府上下均專注予朝廷之新訂單,由於所訂之兵器數量龐大,再加上種類繁複,鑄炮坊一時也消化不下當中之奧妙;正當情況開始舒緩一點的時候,突然連場酷雨,阻礙炮城鑄造新兵器之時間,宏軒曾經要求將出運時間稍為延後,可是朝廷卻不接納,他唯有安排工人日夜趕功,終於趕及頭三批的兵器出運;豈料…

 

游諾業:(阿爹,連場場酷雨,導致炮坊內外均有水浸之情況出現。)

游諾峰:他緊張的說道(新鑄造之兵器絕對不能夠接觸雨水,否則就會出現生蚺妤〞p。)

游雪怡:(阿爹,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

游諾沖:他提議道(倒不如我們向朝廷申請,將出運之時間延後一點可以嗎?)

游宏軒:他歎氣道(我早已經跟卓大人提及此事,他亦替我們上奏朝廷;可是…得回來之結果是朝廷以因為大敗敵軍,士兵士氣高漲,勢必乘勝追擊之藉口,所以不接納我們延後出運之日期。)

游諾沖:(簡直豈有此理,只顧著士兵之士氣,完全不理會我們炮坊之生死。)

游諾峰:(大哥,小心隔牆有耳,如此大逆不道之說話,絕對不能被別人傳出去,否則我們就會被抄家的。)

游諾沖:(難道我有說錯嗎?皇上只顧大敗敵軍,完全沒有考慮聚賢鎮近來之連場酷雨;一定要我們按時間出運兵器,簡直癡人說夢。)

游宏軒:(你們別再吵吵鬧鬧,讓我靜靜想想看。)

游雪怡:(阿爹,倒不如找別的炮坊幫忙可以嗎?)

游諾峰:(雪怡,這個時候有誰會願意施以援手呢?萬一我們炮坊出了甚麼意外,餘下之炮坊均會擔心受到牽連,故他們並不會幫我們的。)

游宏軒:(諾峰說得對,看來今次都要靠我們自己了;沒辦法…唯有加工錢,希望有工人願意幫忙渡過這個難關。)

方智倫:他們突然走進來說道(老爺,存倉水浸…)

方智康:他們突然走進來說道(老爺,存倉水浸…)

游宏軒:他嚇一跳的吩咐道(立即前往看看…)

游諾業:當他看見存倉之兵器均受水浸影響,便緊張得說道。(智倫…智康…快點找人將所有貨品搬走。)

游宏軒:他頭大如斗的說道(為甚麼存倉會水浸?難道…)

游雪怡:(二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

游諾峰:(當前急務,是希望工人願意趕工,而被水浚影響之兵器,一律均絕對不能出運。)

游諾業:他提議道(但是…這麼短的時間,我們炮坊怎麼可能完成大量之兵器呢?阿爹,倒不如我們將鑄造好之兵器,混進一些…)

游諾沖:他立即責罵道(絕對不能…我們鑄炮坊絕對不能夠欺騙朝廷…)

游諾業:(若不是如此,那麼我們炮坊有機會損失慘重。)

游諾峰:(即使這批兵器損失慘重,也絕對不能被蒙上欺君犯罪之名。)

游諾業:(大哥…二哥…你們有沒有想清楚現在我們身處之情況呢?)

游雪怡:(我讚成二哥之說法,我們諾應鑄炮坊絕對不能欺君犯上的。)

游諾業:(但是…)

游宏軒:突然他喝令道(夠了…你們別再爭吵,現在最重要是吩咐工人趕工,希望先將頭三批兵器出運,餘下之出運時間,我再想辦法,希望卓大人能夠幫得上忙。)

游諾沖:眾人聽到宏軒的怒責均說道(孩兒知道…)

游諾峰:眾人聽到宏軒的怒責均說道(孩兒知道…)

游雪怡:眾人聽到宏軒的怒責均說道(孩兒知道…)

游諾業:眾人聽到宏軒的怒責均說道(孩兒知道…)

游宏軒:(你們各自出去,幹好自己之本份,別再吵吵鬧鬧…)

游老夫人:(老爺,別如此動氣。)

游宏軒:他卻反過來責罵道(夫人,都是妳之過,諾業自小被妳寵壞了,竟然連欺君犯上之說話也敢說出來,我實在…)

游老夫人:(老爺,我看是你一直以來偏重於諾沖與諾峰才是,所以諾業說甚麼你也聽不進耳裡。)

游宏軒:(那有這回事呢?我只知道誰是最為炮坊著想才是。)

游老夫人:(那麼你即是說難道諾業…希望炮坊出意外嗎?)

游宏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所提出之意見,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之。)

游老夫人:(我都說你是偏重於諾峰,他說甚麼你總是讚成;諾沖…雪怡與諾業的說話,你就全部聽不到的。)

游宏軒:(夫人,你知道嗎?炮坊是老夫與諾峰辛苦建立的心血,他為了炮坊,至今還沒有娶妻,你知道為甚麼?他為的就是炮坊,他不希望將來的妻子怨恨他只顧著炮坊之事,而忽略了她。)

游老夫人:(原來老爺希望喝媳婦茶,那就容易…可以請人代為說親便可以了。)

游宏軒:(說親?難道你認為諾峰甚麼姑娘都看得上眼嗎?我這個兒子高傲,若不是他自己看中之姑娘,我相信他一輩子也不會成親。)

卓言信:半個月後,他知道諾應鑄炮坊終成功出運頭三批之兵器,故特意前來監運,並祝賀道。(游兄,恭喜你…能夠在短短半月裡,將朝廷訂下頭三批之兵器成功出運,如此本領莫過於諾應鑄炮坊了。)

游宏軒:(卓大人見笑,都是工人之功勞,老夫不敢居功。)

卓言信:(游兄,現在你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

游宏軒:(當初接到聖旨,真是令我寢食不安;如今…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卓文:(游兄,恭喜你們。)

游諾沖:(多謝…)

卓靈珊:(二公子,你消瘦了很多,這半月來辛苦了。)

游諾峰:他捉著靈珊之手說道(正如阿爹所言,這是工人願意與我們一起渡過難關,能夠成功出運頭三批兵器,全是他們的功勞;不過…我相信在我的背後,應該會有妳的支持,否則我便不會有如此的信心。)

卓靈珊:她嘲諷道(二公子不但立下大功,還變得輕挑起來。)

游諾峰:(絕無此事,只是在這半月來都沒有與妳見面,令我有點思念才是。)

卓靈珊:(為了朝廷是次訂造之大量兵器,刑部亦加進來與衙門一起作監管之程序。)

游諾峰:(靈珊,待這批兵器完成後,我便會向阿爹提出我們倆人之事。)

卓靈珊:她不明所以的反問道(我們倆人有甚麼事情要向游老爺提出呢?)

游雪怡:此時的她卻在背後說道(二哥所言是你們倆人成親之事…)

游諾峰:他被嚇一跳的反問道(妳甚麼時候站在這裡?)

游雪怡:(早已經站著,只是二哥…你專注於與靈珊談話,對我視若無睹罷了。)

卓言信:(文兒…靈珊…我們先行回衙門…)

卓文:(知道…)

卓靈珊:她不捨的說道(二公子,小心保重身體…)

游諾峰:(妳也是…緊記我今天對妳之說話…)靈珊微笑點頭,他卻捨不得的把她的手放開。

游雪怡:(二哥,靈珊已經走了很遠;還看甚麼?想天天見到她,倒不如早點跟阿爹說你們之事。)

游諾峰:(怎麼可能?)

游雪怡:(為甚麼不可能?難道你不是真心喜歡靈珊嗎?)

游諾峰:(我當然是真心喜歡靈珊,亦希望天天能夠見到她;但是…以炮坊現在之情況,還不是時候跟阿爹提成親之事,待一切安頓下來後,我自會向阿爹稟明一切。)

游雪怡:(真是不公平,喜歡一個人又不敢說出來。)

游諾峰:(雪怡…妳是女兒家,當然不會瞭解阿爹的心情,現在阿爹最希望是早日將朝廷之訂單完成,那麼他才能夠睡得安寧。)

 

十日後…

 

欽差大臣:他站於諾應鑄炮坊宣讀聖旨道(奉天承運,皇帝昭曰: 朝廷看重諾應鑄炮坊,讚譽為鑄造兵器天下第一,如今諾應鑄炮坊竟犯下欺君之罪;十日前出運之頭三批兵器,到達軍營經過測試結果,部份呈現水蹟…刀劍之手腕出現斷裂…火鎗失靈…更有生蚺圻葭它H品,導致我軍慘敗;諾應鑄炮坊可說是目無王法,現將諾應鑄炮坊查封,游府一干人等收押天牢,等候刑部審理。 欽此…)

游宏軒:(怎會如此?我明明親眼驗證所有兵器才出運,怎會…)

欽差大臣:(游宏軒接旨…)

游宏軒:(我畢生的心血…)突然他激動得暈倒地上。

游老夫人: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老爺…)

游諾沖: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阿爹…)

游諾峰: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阿爹…)

游雪怡: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阿爹…)

游諾業: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阿爹…)

蔣婷: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老爺…)

方智倫: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老爺…)

方智康:眾人被宏軒嚇壞的叫道(老爺…)

欽差大臣:他立即吩咐道(人來…將游府一干人等押往天牢…)

蔣婷:路上她看見雅思,企圖逃走並大叫道。(雅思…)

欽差大臣:(捉著她…)

程雅思:她扶著婷追問道(發生甚麼事情?)

蔣婷:(雅思…通知卓大人救我們…)

欽差大臣:此時他卻命令道(犯人逃離,人來…將她就地正法…)

游雪怡:眾人聽到欽差大臣要將婷就地正法,便緊張得大叫道。(婷兒…不好…大人…)

游諾沖:眾人聽到欽差大臣要將婷就地正法,便緊張得大叫道。(大人,她不是逃離,只是…)

游諾峰:眾人聽到欽差大臣要將婷就地正法,便緊張得大叫道。(大人…開恩…)

欽差大臣:正當官兵將婷捉著後,他便說道。(立斬…)

卓靈珊:就在千鈞一髮間,她終於出現喝令道。(停手…)她看見欽差大臣立即說道(好一位欽差大臣"畢為",竟公然在聚賢鎮大街大巷斬殺村民?你究竟當這裡是甚麼地方?聚賢鎮上還有卓言信大人,要處斬均一律需要經過審理。)

欽差大臣:此時的他沒想到會在聚賢鎮見到京坊第一女捕快,他立即恭敬的說道。(卓捕快…)

卓靈珊:(住口…前來聚賢鎮前,你究竟有沒有熟讀聚賢鎮之法定?聚賢鎮之捕快為衙門卓文,不是我…)

欽差大臣:(卓姑娘…本官是奉皇上之命,前來宣讀聖旨。)

卓靈珊:他看見游府眾人被上鎖匠便追問道(甚麼聖旨?為甚麼卓大人不知道?)

欽差大臣:(諾應鑄炮坊欺君犯上,需要即時將炮坊查封,並將一干人等收押天牢,等候刑部審理。)

卓靈珊:她被嚇一跳道(甚麼話?欺君犯上之罪?)

蔣婷:(四小姐…我們沒有,所出運之兵器均全部經過老爺與三位公子及三小姐親眼驗證,當中絕對沒有混進其它不合格之兵器;還有剛才老爺過於激動,暈倒地上…)

卓靈珊:(甚麼話?畢為…我看你這位欽差大臣太不像樣了;蔣婷…妳是否願意跟我回衙門,向卓大人交待剛才發生之一切。)

蔣婷:(奴婢願意…)

欽差大臣:(卓姑娘,剛才蔣婷逃離,論罪該就地正法。)

卓靈珊:她從腰間取出令牌說道(畢為,我以皇上賜予之免死金牌,暫保蔣婷的命;假若你再多言,我就先將你就地正法。)

欽差大臣:(畢為不敢…)接著吩咐道(將他們押到天牢…)

卓靈珊:(站著…畢為,我跟你說,如果游老爺出了甚麼意外,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還有稍後我會安排大夫前往天牢替游老爺醫治。)

欽差大臣:(畢為知道…)

卓文:他知道此事後,激動得大力拍打桌面道。(簡直豈有此理…為甚麼會發生這樣之事?簡直荒謬…)

卓靈珊:(阿爹,我擔心游老爺出意外,倒不如請二哥到天牢一趟好嗎?)

卓言信:(好…武兒,你立即跟我們一起前往天牢…)來到天牢,他恭敬的說道。(聚賢鎮衙門縣官卓言信見過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畢為見過卓大人…卓捕快…卓姑娘…)

卓靈珊:(畢大人,你還不開鎖…如果游老爺有甚麼事情,我便要你一力承擔…)

欽差大臣:(人來…立即開鎖…)

游老夫人: 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游氏見過卓大人…)

游諾沖: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游諾沖見過卓大人…)

游諾峰: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游諾峰見過卓大人…)

游雪怡: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游雪怡見過卓大人…)

游諾業: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游諾業見過卓大人…)

方智倫: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方智倫見過卓大人…)

方智康:眾人看見言信均說道(方智康見過卓大人…)

卓言信:(大家不必多禮…)

卓靈珊:(二哥,你快點讓游老爺醒過來吧!)

卓文:(游兄,欽差大臣沒有為難你們嗎?)

游諾沖:(剛才在路上遇見四小姐,相信欽差大臣不敢對我們輕舉妄動的。)

卓靈珊:(二哥,游老爺的情況怎樣?)

卓武:他搖頭答道(游老爺只是過於激動暈倒,理應沒有大礙,我先讓你醒過來再說吧!)

游諾峰:終於宏軒醒過來,他第一時間走上前問道。(阿爹,你怎樣?)宏軒搖頭(幸得卓大人…文兄…武少爺與四小姐,否則孩兒都不知道…)

游宏軒:他撫摸著諾峰的頭顱說道(傻小子,阿爹沒有這麼容易死,我還要為炮坊討回公道。)接著他跪在地上哀求道(卓大人,老夫求你幫忙,還鑄炮坊一個公道。)

卓言信:(游兄請起…你放心,鑄炮坊為朝廷盡心盡力,我一定會替你們討回公道。)

卓文:他追問道(欽差大臣,請問可否給予衙門一些時間,讓我們將真相追查出來呢?)

欽差大臣:(但是…三日後刑部便會接管審理此案,是否給予你們時間,就要留待刑部決定。)

游宏軒:(難道老夫真的要死於這裡?)

卓靈珊:(游老爺,你放心…以我手持皇上的上方寶劍,理應可以將審理之期押後。)

游宏軒:(真的嗎?多謝四小姐…)

欽差大臣:(卓大人,你們是時候要離開,否則本官很為難的。)

卓靈珊:她不捨的說道(三小姐請放心,婷兒現在身在卓府,我會好好照料她;二公子,多多保重…)

游雪怡:(靈珊,婷兒孤苦無依,妳一定要代為照料。)

游諾峰:(靈珊…對不起…)他的一句對不起,讓靈珊離別的時候,竟不自覺搖頭流淚。

 

三日後經過刑部審理,因理據不存,再加上靈珊手持皇上賜予之上方寶劍及免死金牌,終於將游府上下之命暫保,但刑部只能給予衙門一個月期限,若然期滿衙門還提交不到證據證明諾應鑄炮坊,刑部便會判諾應鑄炮坊欺君犯上之罪,游府全家抄斬;文與靈珊不眠不休追查此案,另方面當立聲得知諾沖被困天牢之事後,亦加入與文及靈珊一起追查,期間靈珊竟被突襲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