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正義柔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一回(路程受阻,幸得解困。)

 

游諾業患病,令早前鑄炮坊訂下之物料,延誤押運回來聚賢鎮之時間,剛巧遇上朝廷向鑄炮坊徵購大批兵器,用以邊彊對抗外敵,故游宏軒,游諾沖與游諾峰也不能因此離開鑄炮坊,眼見鑄造兵器之物料快將用盡,游雪怡決定請纓前往杭州,親自將物料押運回來,宏軒本極力反對,擔心雪怡身為女兒家,在趕路的時候實不太方便,可是最終也在想不到其它辦法的情況下,吩咐婢女蔣婷陪伴雪怡一同前往;七日後…雪怡從杭州順利將鑄炮坊急用之物料押運回來,豈料在回程路上竟讓她遇上楊氏三女,她們故意戲弄雪怡,以阻礙她將物料運回鑄炮坊之時間,結果婷在言語間,開罪了楊慧男,眾人便打起來,雪怡與婷不敵,正當親眼看著楊娟與楊靜將部份物料推下山崖的時候,幸得卓靈珊及時出現阻止,並擊倒楊氏三女受傷,三女被靈珊所傷,嚇得落荒而逃;雪怡對靈珊感激不已,於是從頭上取下諾峰送予自己的髮叉,轉贈靈珊,兩人因此結下不解之緣,更成為日後互訴心事的好姊妹。

 

游諾沖:(阿爹,現在四弟重病在身,相信一時三刻也不能康復;但是…朝廷向我們鑄炮坊訂造的兵器,所需要之物料也將在短期內用盡,到時如果我們不能按時將新鑄造的兵器出運,皇上怪罪下來,恐怕我們炮坊也擔當不起,阿爹,你必需要慎重考慮。)

游宏軒:他慨嘆道(早也不病…遲也不病…偏偏在這個緊張的時候就病倒,我也知道諾業難成大事,在現在的情況,我們也不能離開這裡,否則…萬一鑄炮坊出了甚麼意外,我們更難向皇上交待;只是我應該派誰前往杭州親自將物料押運回來呢?)

游雪怡:突然她請纓的說道(阿爹,倒不如讓女兒前往好嗎?)

游宏軒:他極力的反對答道(當然不能…)

游雪怡:(為甚麼?)

游宏軒:(雪怡,妳知道嗎?押運物料是一項相當危險之事,萬一妳出了甚麼意外,我…)

游雪怡:她安慰的答道(阿爹,以我的武藝,你根本就不需要憂心。)

游宏軒:他堅決的說道(別再說…總言之我說不能就不能…)

游雪怡:(阿爹,鑄炮坊是你畢生的心血,也是陪伴我們一起長大的地方;難道你尤得它被朝廷查封嗎?)

游宏軒:(但是…妳身為女兒家…)

游雪怡:(爹…能夠為鑄炮坊赴湯蹈火,即是出了甚麼意外,女兒只會感到光榮。)

游宏軒:(但是…)

游諾峰:終於他勸諫道(阿爹,雪怡說得對;鑄炮坊是你畢生的心血,絕對不能因為四弟重病,而被朝廷查封,再加上我們游家也絕對不能夠因為此事而蒙羞;我讚成讓雪怡前往一趟,待她將應用的物料押運回來。)

游宏軒:他仍然有點憂心的反問道(諾峰,你認為雪怡可以承擔這個重要的責任嗎?)

游諾沖:他也說道(阿爹,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你與娘親疼愛雪怡,但是…你看清楚…她已經長大了,相信是時候讓她到外面走走了。)

游諾峰:(阿爹,就連大哥也讚成,你就放心讓雪怡前往吧!)

游宏軒:他思前想後,明白當中的厲害;於是便向婢女蔣婷吩咐道。(婷兒,是次的行程,就由妳保護小姐一同前往,妳要緊記,如果小姐出了甚麼意外,我一定不會放過妳的。)

蔣婷:她恭敬的說道(奴婢知道,請老爺放心。)

游諾峰:聚賢鎮外他向雪怡關懷的說道(雪怡,事事小心。)

游雪怡:她不俏的嘲諷道(二哥,昨天晚上你不是絕對支持我嗎?為甚麼現在又會憂心起來呢?難道你對我真的沒有信心嗎?)

游諾峰:(妳個Y頭,還懂得反過來嘲諷我;身為二哥的根本就不希望妳押運這趟物料,可是以現在鑄炮坊的情形,大家都明白,已經別無它選了;雪怡,二哥要讚成妳冒這個險,妳會責怪二哥嗎?)

游雪怡:她微笑的答道(當然不會,相反我還要多謝二哥,讓我有機會到外面見識一下。)

游諾沖:(見識還見識,別遺忘正經事情;知道嗎?)

游雪怡:(大哥,你與二哥的說話,可說是一模一樣;時候不早,我要起程了。)

蔣婷 ;(奴婢拜別大公子…二公子…)

游諾峰:他憂心的說道(婷兒,小心保護小姐。)

蔣婷:(二公子請放心,游家對奴婢恩重如山,我絕對不會讓小姐出意外的。)

游雪怡:(大哥…二哥…炮坊之事就交託你們了。)

游諾沖:(放心…路上小心…)

游諾峰:(雪怡,緊記別與人家爭長短;知道嗎?)

游雪怡:(我知道了,二哥常常說;在游家我是掌上明珠,在外面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還要處處忍氣吞聲;二哥,你放心。)

游諾峰:(二哥的意思是在外面,需要加點忍耐,不像在家中。)

游雪怡:(大哥,二哥,我走了;你們要好好照顧阿爹。)

 

六日後…

 

游宏軒:他在炮坊憂心的說道(已經第六日,如果事情順利,相信明天雪怡就會連同物料一同回來聚賢鎮。)

游諾峰:他看見軒走來走去,於是嘲諷道。(阿爹,你看你自己心急的樣子;其實以雪怡的身手,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替她擔憂;大哥,你說是嗎?)

游諾沖:峰的一席話,卻被他反過來嘲諷道。(二弟,你一方面叫阿爹不用擔心,另方面你自己心情卻七上八落;卻又不是在擔心雪怡的情況。)

游諾峰:(還是大哥最瞭解我的,正所謂知我者莫若大哥了。)

游諾沖:(今次如果不是非必要的情況下,相信我們游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願意讓雪怡冒這個險,畢境她在外面的經驗,始終不足夠,遇上危難,要攻成身退確有一定的難度;但是…不要緊,相信雪怡經過是次的考驗,對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蔣婷:她看見疲憊不堪的雪怡問道(小姐,妳怎樣?我們倒不如休息一會兒再趕路好嗎?)

游雪怡:她微笑搖頭答道(不好了…鑄炮坊等著我們押物料回去,再休息只會誤時間,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蔣婷:(但是…小姐的臉色有點蒼白,我擔心…小姐…)

游雪怡:(婷兒,妳放心;我知道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未完成,我一定能夠支持下去的。)

蔣婷:(小姐…)

游雪怡:(別再說了,今天已經是第七天,阿爹…大哥與二哥都計算到我今天會回去;所以…)突然她停頓了一會兒,原來她聽到一些高手早已在四周埋伏的聲音;於是笑問道。(不知道是何方的高人,竟然會在這裡等待一位普通人家的姑娘呢?)

楊慧男:(能夠冒險替聚賢鎮諾應鑄炮坊押運物料的人,一定是游家三小姐。)

游雪怡:她一眼便認出眼前人,就是愛出風頭,到處惹事生非的楊慧男;她嚴肅的問道。(未知楊大小姐有何指教呢?)

楊慧男:(指教就不敢,但是…我對三小姐親自押運回來的物料很有興趣。)

游雪怡:(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楊娟:此時的她走出來解釋道(我們大姐的意思是,如果三小姐想平安回去聚賢鎮,就要將馬車上的物料留下來。)

游雪怡:她怒不可遏的說道(簡直混帳,楊慧男…別太過自以為事。)

楊慧男:她怒目相向的說道(游雪怡…如果妳想有命離開,就將馬車上的一切留下來;若不是…我保證游家準備替她收屍。)

蔣婷:(簡直口出狂言,小姐…就待我替妳好好教訓她一頓。)

游雪怡:沒想到蔣婷的衝動,她想阻止也來不及道。(婷兒…別衝動…)

楊慧男:不到五招,婷已被她打倒地上吐血。(現在妳應該知道口出狂言的後果是怎樣?)

游雪怡 ;她緊張的把婷扶起來問道(婷兒,妳怎樣?)

蔣婷:(小姐,我沒有事,妳別理會我,立即帶同馬車一起回去。)

游雪怡:(我怎麼可以捨下妳一人不顧呢?)

楊慧男:(那你們兩人就死在一起吧!)說罷楊氏三女分別向她們兩人進攻,十招過後,雪怡與婷均雙雙不敵倒在地上;此時的她吩咐道。(楊娟…楊靜,將馬車上的物料全部推下山崖。)

游雪怡:她緊張得大叫道(不好…)

楊慧男:她看見雪怡欲哭無淚,高興得大笑道。(我看你們的諾應鑄炮坊還怎樣生存下去?)正當娟與靜將物料推下山的一刻,突然眼前出現一支箭,將她們兩人的手弄傷,物料也順理成章跌在地上,沒有被推下山崖;她怒不可遏的大聲問道。(是誰?給我滾出來…)

楊娟:四周沒有人回應慧男的說話,她驚慌的問道。(大姐,會不會是那些枉死的鬼魂呢?)

楊靜:(是啊…我曾經聽過一些老人家說,在聚賢鎮外曾經發生過一場瘟疫;可能真是那些枉死的鬼魂…)

楊慧男:她憤怒的說道(簡直一派胡言,世間上豈有鬼神之說呢?我早已經說過,。 你們兩人始終都是一般見識;我就是不相信光天化日,鬼魂會在這裡出現;難道她不擔心會魂飛魄散嗎?究竟是誰在裝神弄鬼,快點給我滾出來。)

蔣婷:(小姐,妳是否相信有鬼神之說呢?)

游雪怡:(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曾經聽娘親說過,聚賢鎮曾經發生過一場瘟疫,的而且確死了很多無辜的村民;但是…他們是否真的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出現,又是另一回事了。)

楊慧男:突然她轉頭看著雪怡說道(她一定是你們的人,好…既然她不敢現身,那麼我就殺了妳…)說罷她竟揮劍刺向雪怡,幸得及時有另一支箭出現阻擋她的劍。(究竟是誰?)終於她想見的人出現了,她立即追問道。(妳是誰?我好像從來也沒有見過妳?)

卓靈珊:一把討人歡喜的聲音說道(楊氏三女,孤陋寡聞…當然,沒有見過我也不足為奇。)

楊慧男:(豈有此理…)說罷她竟向靈珊進攻,可是卻不敵被靈珊打傷倒地;娟與靜立即走上前幫忙,可是也不敵受傷倒在地上。(妳究竟是甚麼人?與諾應鑄炮坊有甚麼關係?)

卓靈珊:(楊慧男…我想妳弄錯了,我與諾應鑄炮坊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對你們欺人太甚的態度,感到看不過眼,所以才出手;難道你們三人不知道,這批物料是趕緊押運回諾應鑄炮坊,以作鑄造朝廷新兵器之用,而你們三人竟然敢公然搶奪,如果追究下去,我看你們一定會被皇上判以全家抄斬的罪名。)

楊娟:(姑娘,此事與我沒有關係,只是大姐威迫我幫忙的,請姑娘放我一條生路。)

楊靜:(是啊…姑娘,此事的而且確與我及二姐沒有關係的,是大姐迫我們…)

楊慧男:(看你們兩人,怪不得阿爹說我們女兒家難成大氣,真是沒有說錯的。)

卓靈珊:(楊慧男…連自己的親妹妹,在大難臨頭的時候也會各自飛,可想而知妳平日是如何對待她們了。)

楊慧男:(既然敗於妳手上,我無話可說;要?要殺悉隨專便…)

游雪怡:她看見楊氏三女已經重傷,狠心不下於是哀求道。(姑娘,其實我與Y環只是受了輕傷,現在她們三人已經被妳重傷;倒不如此事就和平解決好嗎?)

蔣婷:反而她替雪怡感到不值的說道(小姐,妳說甚麼?剛才她們三人的氣焰,簡直不堯人;若不是這位姑娘出手相助,妳早已命喪楊慧男的劍下,現在妳竟然說要放過她們?)

游雪怡:(婷兒,得堯人處且堯人;妳明白這句說話嗎?剛才雖然差點被她們將鑄炮坊的物料推下山崖,不過最終都得到這位姑娘出手相助,現在她們已經被這位姑娘重傷,我們又何必再與她們爭長短呢?)

卓靈珊:她佩服的說道(聚賢鎮上竟有這位心地善良的姑娘,在下真的很佩服;游家三小姐,果然名不虛傳;就看在三小姐份上,我就堯恕你們三人,但你們必需要緊記,往後別再惹事生非,否則我是絕對不會再堯過你們的;走…)

蔣婷:楊氏三女離開後,她立即把雪怡扶起來說道。(小姐,妳沒有事嗎?被老爺與幾位公子知道奴婢保護不力,一定會將我重罰了。)

游雪怡:(婷兒,妳放心…我又怎會讓阿爹重罰妳呢?放心…)接著她走到靈珊的面前,感激的說道。(姑娘,這些物料可說是主宰我們鑄炮坊的生死,沒想到中途會殺出楊氏三女,諸多留難;幸得姑娘出手相助,請受雪怡一拜…)

卓靈珊:她急忙把雪怡扶起來說道(三小姐不用客氣,在聚賢鎮上誰不知道楊氏三女,最喜歡惹事生非,我只是看不過眼,再加上路經這裡才會出手;三小姐的胸襟也令我汗顏,朝廷對游家的讚賞,游家絕對是受之無愧。)

游雪怡:(姑娘過譽,未請教姑娘芳名。)

卓靈珊:(卓靈珊,三小姐請多多指教…)

游雪怡:她對靈珊這個名字似曾相識道(靈珊…這個名字好像似曾相識,但是…一時間我又想不起來…)

卓靈珊:(三小姐在日常處理的事務已經繁複,又豈會聽過我這個名字呢?)

游雪怡:突然她見議道(卓姑娘,未請教今年多大呢?)

卓靈珊:她雖然對雪怡的問題感到奇怪,但仍微笑回答道。(已經十八…)

游雪怡:(我比卓姑娘年長兩歲,我有一個提議;雪怡希望能與卓姑娘結義,未知卓姑娘會否嫌棄呢?)

卓靈珊:她高興的答道(難得游家三小姐願意與我結義,靈珊簡直求之不得。)

游雪怡:說罷她將頭上的髮叉脫下來送予靈珊道(往後我就稱妳靈珊妹妹,這支髮叉就是姐姐送給妳的結義禮物。)

蔣婷:突然她說道(小姐,這支髮叉是三公子在遠行時,買回來送給妳的;妳現在轉送予靈珊姑娘,二公子知道後,會否…)

游雪怡:(回去後…我自會向他解釋…)說罷她親手將髮叉插於靈珊的頭上並讚賞道(這支髮叉配於妹妹的頭上,比配於我的頭上更加美艷。)

卓靈珊:她高興的說道(多謝雪怡姐姐…)

游雪怡:(我們是時候要分別,若然它日妹妹遇上甚麼困難,就即管前來諾應鑄炮坊找姐姐,無論是天大的事情,姐姐也會幫忙的。)

卓靈珊:(靈珊一定緊記姐姐的說話,姐姐…路上小心…保重…)

游雪怡:(婷兒,我們起程吧!靈珊,後會有期…)

卓靈珊:(後會有期…)雖然她目送雪怡離去,但其實她一路上也暗地裡保護雪怡平安回到諾應鑄炮坊。

方智康:他高興的走進炮坊報喜(老爺,各位公子…三小姐與婷兒已經平安回來了…)

游宏軒:他喜見愛女回來,立即擁著雪怡讚賞道。(雪怡,今次辛苦妳了。)

游諾沖:(雪怡,路上有沒有發生甚麼事情呢?)

游諾峰:突然他看見雪怡手上被包紮的傷口,緊張的追問道。(雪怡,妳受了傷;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游宏軒:他憤怒的追問道(雪怡,究竟是誰的膽子?竟然連我的女兒也敢冒犯?)

游雪怡:(阿爹,大哥…二哥…先別說這些,現在我們最重要還是先整理好應用的物料。)

游諾沖:他微笑的讚賞道(阿爹,二弟…我們游家的三小姐,經過是次的考驗,真的長大了。)

游宏軒:當一切安頓好後,晚上的他再次追問道。(雪怡,妳還沒有告訴我,究竟是那一路的人?竟敢冒犯我的女兒。)

蔣婷:她衝口天出的說道(就是在聚賢鎮臭名遠播的楊氏三女,我們的物料還差點被她們推下山崖;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幸得靈珊姑娘出手相助;我與小姐及所有物料才安然無恙。)

游宏軒:(靈珊姑娘,她是誰?為甚麼會出手相助你們呢?)

蔣婷:(老爺,靈珊姑娘不但樣子漂亮,善解人意,還習得一身上乘的武藝,不到三招,她就將楊氏三女打得落花流水。)

游諾沖:(這位姑娘是次出手救了雪怡,阿爹…我們理應親自前往答謝她。)

游諾峰:(阿爹,大哥說得對,否則人家會說我們游家不懂大體的。)

游宏軒:他點頭的說道(對的…我們一定要登門答謝…)

蔣婷:突然她說道(小姐,我們與靈珊姑娘分別的時候,還沒有詢問她家住何處?)

游諾峰:(甚麼?雪怡,妳怎會如此大意呢?)

游雪怡:此時的她才醒悟道(是啊…我一心只顧著將物料押運回來,完全沒有詢問靈珊住在何處?我真是…)突然她又說道(不過…我相信靈珊是不會怪責我的;阿爹…為了答謝靈珊仗義相助,我還提議與她結義,而她也答應了;現在我多了一位好妹妹,大哥…二哥…它日你們見到靈珊的時候,千萬別欺負她啊!)

游諾峰:(我連她的樣貌也沒有見過,再加上她對我們游家有恩,又出手替妳解困;我又豈會欺負她呢?)

游宏軒:(總言之…待我們見到這位靈珊姑娘的時候,游家一定要好好答謝她。)

游諾沖:(說起來…楊氏三女確實太過份,明知道雪怡是次押運之物料,目的是為了替朝廷鑄造兵器之用;而她們卻敢以下犯上?)

游諾峰:(大哥,這點也不足為奇,全個聚賢鎮都知道楊氏三女,最擅長惹事生非;想必今次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們鑄炮坊不能按朝廷的期限完成這批兵器,那麼皇上就會治我們游家之罪;想不到…楊家的立聲兄心地善良,可是其三位妹妹卻如此狠毒。)

蔣婷:(還不只這些,當時我與小姐不敵她們,楊慧男還想置小姐於死地;若不是靈珊姑娘及時出手,恐怕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游老夫人:(婷兒,妳還理直氣壯在說起此事,我還沒有責罰妳;在出門前老爺不是吩咐妳要好好保護小姐嗎?發生是次的事件,已經證明妳不但沒有保護小姐,還要那位靈珊姑娘出手相助;看來我一定要將妳重罰。)

蔣婷:此時的她立即跪在地上哀求道(奴婢知罪,不但沒有好好保護小姐,還令她受傷;請老爺與老夫人重輕法落…)

游雪怡:此時的她卻解釋道(娘親,其實此事與婷兒沒有關係的,在楊慧男攻擊我的時候,婷兒已經盡了最大的能力去保護女兒;希望阿爹…娘親…千萬別責罰婷兒…)

游老夫人:她忽然笑起來說道(沖兒…峰兒…你們兩兄弟真的沒有說錯,我們的雪怡經歷過是次的考驗,真的長大了;就連婷兒犯錯,她也哀求我們不要責罰,老爺…太好了…從今天起鑄炮坊之事宜,你又添多一位得力助手了。)

游宏軒:他老懷安慰的點頭笑說道(對的…沖兒…峰兒…往後雪怡就是鑄炮坊的一份子了;你們兩兄弟要好好指點她…)

游雪怡:她知道宏軒終於能夠讓她處理鑄炮坊之事宜的時候,高興的說道。(多謝阿爹…多謝娘親…)

游諾峰:他說笑道(雪怡,妳遺忘了我們…還不多謝我和大哥,全靠我們…妳才有機會到鑄炮坊,否則妳此生都沒有份兒。)

游雪怡:(我用不著多謝你們,這是阿爹與娘親給我的機會,又不是你們…)接著她突然想起問道(是啊…四弟的病情怎樣?)

游諾沖:(還是老樣子,大夫說他感染風寒,要康復也不是一時三刻之事。)

游雪怡:(若不是四弟感染風寒,是次炮坊就不會弄得如此緊張起來。)

游諾峰:(其實四弟也不想的,雪怡…他為了要妳替代他,親自前往將物料押運回來,也感到憂心,他擔心妳會出意外。)

游雪怡:(四弟實在太傻了,鑄炮坊對於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說過即使要我為炮坊犧牲,我也在所不惜。)

游宏軒:他憤怒的說道(別再說下去,我早已經說過…業兒不能成大氣,確是沒有錯誤的。)

游老夫人:(老爺,發生是次的事件,業兒也感到慚愧,你就別再責怪他好了。)

游宏軒:(就是妳…慈母多敗兒這句說話確是沒有錯的…)

 

就這樣雪怡不負眾望,雖然在押運物料的路上發生一點的意外,但亦沒有阻礙雪怡堅毅不屈的心,還讓她與靈珊結義金蘭;另方面諾應鑄炮坊,也因為雪怡而渡過一次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