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豪 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回(自我犧牲,保衛漢人。(二))

 

元顏勇:他看見愫愫回來,便質問道。(這幾天妳去了那裡?為甚麼沒跟我說一聲便外出?)

秦愫愫:她不耐煩的回應道(我為甚麼要事事向他稟告,我喜歡往那裡去…就往那裡去…)

元顏勇:他走上前掌摑愫愫質問道(妳這樣子跟我說話算是甚麼的態度?)

秦愫愫:(我現在已經是很要好的態度跟你說話,若不是我早已經把你殺掉。)

元顏勇:(原來妳跟隨我這麼久的時間,心裡還想著終有一天要把我殺掉是嗎?)

秦愫愫:(當然…你毀我清譽,盜取在我身上紫衣派的秘笈,還想入侵漢土;我為甚麼不想著殺你?)

元顏勇:(即是說由始至終,妳都不是真心真意跟隨我…是嗎?)

秦愫愫:她理直氣壯的點頭答道(你說得對…無論你怎樣對待我,都只是得到我的肉體。)

元顏勇:(哈哈…真是荒謬,想不到我元顏勇一直以來得到的就只有秦愫愫的肉體…)

秦愫愫:(元顏勇…不是這樣,難道你會認為自己已經得到我的心嗎?)

元顏勇:(枉我一直如此寵愛妳,平日妳對我說話不敬,我也不責罰妳;原來在妳心目中…)

秦愫愫:(原來在我心目中的你,根本一文不直,是你毀我紫衣派,是你要我背負欺師滅祖的罪名。)

元顏勇:(別遺忘當日在紫衣派大開殺戒的時候,也有妳的參予。)

秦愫愫:(這只是你迫我幹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甘心情願做的。)

元顏勇:(那麼妳告訴我,究竟要我做甚麼…妳才會真心真意跟隨我?)

秦愫愫:(沒有…即使你為我做甚麼也是徒勞無功,別再浪費你的寶貴時間了。)

元顏勇:(難道妳不害怕我將妳送給死士享用嗎?)

秦愫愫:(哈哈…那又如何?我可以自行結束自己的生命,你又可以將我怎樣?)

元顏勇:在他心中其實也有喜歡愫愫的意思,於是他終於放棄當前的憤怒,擁著愫愫說道。(好了…既然妳不想跟我說去了那裡,就別說罷了;這幾天我見不到妳,很想念妳…妳知道嗎?)說畢他將愫愫抱在床上,不停瘋狂的吻她,更粗暴的將她所有衣服脫去;就這樣勇再一次在愫愫極不情願的情況下佔有了她;就在他還未醒過來的時候,愫愫早已經醒過來,還把心一橫手持匕首想殺勇,沒料到竟被他反過來捉著。(我對妳百般呵護,妳為何還要這樣對待我?)

秦愫愫:(百般呵護,你只不過當我是你身邊的玩物,甚至連狗也不如。)

元顏勇:(愫愫…妳要我怎樣說才相信,我元顏勇是真心喜歡妳的。)

秦愫愫:(哈哈…元顏勇,你喜歡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師妹嚴靈雲;我有沒有說錯呢?)

元顏勇:(妳突然提起她的名字幹甚麼?)

秦愫愫:(看你的反應如此,我便知道自己沒有說錯;你喜歡的人不是我,而是嚴靈雲;你還要強迫我繼續留在你身邊,究竟有甚麼意思呢?)

元顏勇:他無奈吩咐道(橋生,替我把愫愫夫人送回營帳,安排士兵在營帳外…好好監管她。)

石橋生:他走進營帳說道(屬下知道…愫愫夫人…請…)

秦愫愫:她看見橋生看著自己,像是色中餓鬼似的問道。(你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幹甚麼?)

石橋生:(沒有…我只是感到夫人很美艷動人啊!)

蔣慧珊:此時卻剛巧遇上她說道(石橋生…你竟敢對愫愫夫人無禮,你一定是嫌命長了。)

石橋生:(屬下見過慧珊夫人,請夫人別誤會,屬下絕無輕薄之意。)

蔣慧珊:(石橋生…整個金兵營地都知道,愫愫夫人深得王爺寵愛,你如此無禮…)

石橋生:(沒有…慧珊夫人…我沒有…)

秦愫愫:她忍無可忍說道(夠了…我不想再看你們倆人在玩把戲,我自行回營帳。)

 

愫愫因為橋生色中餓鬼的性格,從而想到如何破壞他與勇的關係;另方面…庭遠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向靈雲提親…

 

文庭遠:他來到靈雲的房間坦言道(靈雲,師傅已將事情告訴我;其實…我一直…)

嚴靈雲:她卻誤會道(其實如果文大哥不願意做的事情,就連江掌門也不能強迫你;你說是嗎?)

文庭遠:(甚麼不願意?靈雲…我想妳誤會了,在我的心裡不知多麼的渴望能夠和妳成親,只是…)

嚴靈雲:她看見庭遠欲言又止,於是追問道。(文大哥…為何欲言又止,難道是靈雲配不上你嗎?)

文庭遠:(當然不是,只是我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的日子可以照顧妳,所以我擔心…)

嚴靈雲:她不明所以的說道(多少日子?文大哥…靈雲不明白你的意思?)

文庭遠:(靈雲…我們現在面對的是元顏勇,此人會是一個強敵;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命回來。)

嚴靈雲:(我們的淨衣劍法是雙劍合壁,如果任何一人遇上不幸,相信餘下的一位也不想再生存下去。)

文庭遠:(靈雲…我真的很希望可以與妳做一生一世的夫妻,但是…)

嚴靈雲:(文大哥…我們先別再說此問題,有沒有命回來,也需看天意,不是我們可以控制;對嗎?)

文庭遠:(靈雲…我希望與妳一起生活;好嗎?)他緊緊將靈雲擁入懷內。

鄭志誠:眾人高興不已(實在太好了,大師兄與嚴姑娘經歷這麼多的風風雨雨,現在終走在一起。)

沈蓉蓉:她諷刺的嘲笑道(看來你好像多麼的羨慕三師姐與你的大師兄啊!)

鄭志誠:他佻皮的答道(當然不是,我何需要羨慕他們倆人呢?它朝妳也會委身於我的…)

沈蓉蓉:(你說到那裡去?我們不是在說三師姐與文公子之事嗎?為甚麼會來到我這裡呢?)

鄭志誠:(都是一樣的,他們為了完成師傅與李掌門的心願,往後也會將這套劍法傳予我們倆人的。)

沈蓉蓉:此時的她將笑容收起來,並坦言道。(鄭大哥…你遺忘了,我的武藝早已被廢除了…)

文庭遠:(師傅請上坐,弟子要向你敬茶;多謝師傅成全弟子的心願,大恩大德弟子終生不忘。)

江永豐:他喝過庭遠的茶後說道(庭遠…往後你要好好照顧靈雲,別讓她受委屈;知道嗎?)

文庭遠:他高興得不停點頭答道(弟子謹尊師傅的說話,往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及保護靈雲。)

嚴靈雲:(師傅請茶,往後靈雲會與庭遠一樣,好好侍候你老人家。)

江永豐:在他喝過靈雲的茶後便囑咐道(靈雲…妳一定要繼承李掌門的遺願;知道嗎?)

嚴靈雲:(靈雲謹尊師傅的教誨,一定會與庭遠練成第十四式淨衣劍法,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

江永豐:(好…說得好,庭遠…能覓得如此的妻子,夫復何求呢?)

文庭遠:(能夠娶得如此秀外慧中的妻子,庭遠已經無悔。)

蔣慧珊:另方面…她連日來四處尋找橋生,可是卻遍尋不獲;終於她看見橋生從愫愫的營帳裡走出來,便立即追趕上前問道。(石橋生…你很大的膽子,竟敢夜闖愫愫夫人的營帳;該當何罪?)

石橋生:他驚訝的解釋道(慧珊夫人…千萬別誤會,我是奉王爺之命前來送禮的。)

蔣慧珊:她疑惑道(奉王爺之命前來送禮,難道王爺有甚麼新奇的禮物送予愫愫嗎?)

石橋生:(確是一件價值而成的珍貴物品,就是遼國使者送予王爺的夜明珍珠啊!)

蔣慧珊:(豈有此理…想不到我追隨王爺多年,他只顧著愫愫,連一點心思也不花在我的身上。)

石橋生:他走上前捉著慧珊進入自己的營帳,倒在床上說道。(其實妳知道…我是願意對妳花心思…)

蔣慧珊:漆黑一片,她將橋生欲拒還迎道。(相信你才怪,這麼久的時間也看不見你有甚麼成績。)

石橋生:(妳放心吧…在不久將來,我一定會從元顏勇的手上將妳搶過來的…)

蔣慧珊:她卻諷刺道(不久將來…我看還未到這個日子,我已經被元顏勇折磨死了。)

石橋生:(我就是知道元顏勇待妳不好,所以我一定會很溫柔的對待妳,但是…妳一定要相信我…)

蔣慧珊:(那麼你一定要緊記自己的說話啊!)說畢她便與橋生纏綿起來,卻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秦愫愫:勇突然到訪她的營帳,竟令她驚訝不已;自然的問道。(你來這裡幹甚麼?)

元顏勇:他對愫愫的回應感到莫名其妙,於是反問道。(別遺忘妳是我的人,我來這裡有甚麼出奇?)

秦愫愫:她推搪道(今晚我沒有心情,不希望令王爺不高顧,還是請王爺回去吧!)

元顏勇:他對愫愫會關懷自己感到莫名其妙(妳一向都不會顧及我的感受,為何今晚有點特別呢?)

秦愫愫:她把勇撫摸她臉頰的手輕輕推開說道(因為王爺說是真心真意喜歡我嗎?所以我也需要學懂往後怎樣侍候王爺。)

元顏勇:他用雙手擁抱著愫愫坦言道(那麼倒不如讓我教妳好嗎?)接著便吻著愫愫的頸項。

秦愫愫:她卻輕輕的把勇推開道(王爺…別這樣…我今晚真的沒有心情,倒不如改天好嗎?)

元顏勇:他不再勉強的答道(那好吧…我也不喜歡勉強我愛的女人,妳早點休息。)

秦愫愫:她恭敬的道(愫愫恭送王爺回營帳,王爺…晚上記緊蓋被,以免著涼。)

元顏勇:他卻笑言道(哈哈…愫愫,我都是那句,妳今晚很特別,確是有點不同的。)

薜仁:夜深人靜,愫愫被他帶到勇的營帳。(啟稟王爺,愫愫夫人已經帶到。)

秦愫愫:她進營帳後所看到的情景是,橋生與慧珊剛被施過酷刑。(王爺…請問召我前來有何吩咐?)

元顏勇:(我想問妳知不知道…石橋生與蔣慧珊…那些…苟且之事呢?)

秦愫愫:(王爺對慧珊百般寵愛,他們又豈會發生苟且之事呢?王爺…千萬別誤信外面的謠言。)

元顏勇:(不是外面的謠言,而是我離開妳的營帳後,因為高興,才前往找慧珊尋歡樂;豈料…就讓我在她的營帳外看見他們二人…衣衫不整…在…在…卿卿我我,還…還滾在床上…)

蔣慧珊:她哭著說道(王爺冤枉…王爺…你一定要還慧珊一個公道。)

元顏勇:(住口…妳這個淫婦,竟背著我跟石橋生做出苟且之事,還聲聲說冤枉…)

蔣慧珊:(沒有…慧珊又豈敢做出對不起王爺之事呢?真的沒有…王爺明監…)

元顏勇:他向著垂死的橋生質問道(石橋生…我問你…你為何要與蔣慧珊做出對不起我之事?)

石橋生:他斷斷續續的答道(沒有…屬下剛才可能喝了過量的酒,所以才與慧珊夫人…)

秦愫愫:突然她責罵道(石橋生…你這個卑鄙小人,我還以為你只是對我輕薄,原來你還…)

元顏勇:他聽到愫愫說被橋生輕薄,立即走上前溫柔的問道。(愫愫…妳說甚麼?他輕薄妳嗎?)

秦愫愫:她伏在勇的懷內哭訴道(王爺…晚上石橋生送來王爺賜予我的夜明珍珠,豈料…當石橋生行近我的時候,竟向我吹上一口氣;還說…他…他可以代替王爺跟我歡好…期後我將他趕出營帳之外,沒想到他竟然輕蔣慧珊以滿足自己的獸慾,簡直禽獸不如…王爺,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

元顏勇:此刻的他簡直怒不可遏(石橋生…你竟然謄敢公然輕薄我元顏勇的女人;你當這裡是甚麼地方?豈有此理…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以洩我心頭之憤。)

石橋生:(王爺…屬下跟隨你這麼多年,難道你還不相信屬下嗎?)

秦愫愫:(石橋生…難道你說我誣陷你是嗎?難道我讓士兵知道我被你輕薄是一件光榮之事嗎?)

石橋生:(王爺…你千萬別聽取此女子之說話,她這樣誣陷我,一定是有陰謀的,你別中她的詭計。)

秦愫愫:(王爺…你可以替愫愫做證,我就是因為被他輕薄後,才沒有心情跟王爺歡好的。)

蔣慧珊:(是啊…王爺,石橋生漆黑將我拉進他的營帳,沒有說話,我以為是王爺想給我一個驚喜,才沒有防避;其實石橋生早已經對我與愫愫虎視眈眈,一直都想代替王爺的位置。)

元顏勇:(豈有此理…好,石橋生…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接著吩咐道(薜仁…將他拖出去,先斬去他的雙手及雙腳,然後吊於榭上,我要親眼看著他,活生生的流血痛苦而死。)

薜仁:他恭敬的說道(屬下知道…)

石橋生:他卻大喊道(王爺開恩…王爺冤枉…王爺堯命…)

元顏勇:接著再吩咐道(薜仁…立即請大夫前來醫治慧珊的傷勢。)

薜仁:(屬下知道…)

蔣慧珊:她幸保回性命,連番道謝。(多謝王爺開恩…多謝王爺大恩大德…)

元顏勇:他走上前握著慧珊的手說道(經大夫醫治後便會好起來,都是我不好,在還未知道事情的真相前,這樣對待妳;幸得愫愫將真相說出來,否則我還以為妳…)

蔣慧珊:(王爺…只要能夠證明我的清白,受一點苦又有何重要呢?還是多謝愫愫深明大義…)

元顏勇:他將愫愫送回營帳後,輕吻她的臉頰說道。(愫愫…今次幸好有妳在我身邊,否則我也不不知道石橋生的人品是如此;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感激妳,今晚我決定留在這裡與妳一起。)說畢他用力將愫愫推倒床上,不停的擁吻她,雙手不停在愫愫身上撫摸著;而愫愫早已對他討厭不已,可是剛消滅了他身邊最寵信的橋生,如果拒絕了他,又擔心會令他懷疑;最終無奈接受他的激進行為,自從是次以後勇更加寵愛愫愫,她的地位昭然若揭,相反慧珊的地位卻被忽視了。

蔣慧珊:她看見愫愫前來探望自己,毅然說道。(怎樣…來看看我是否還尚在人間嗎?)

秦愫愫:(別遺忘…妳之所以有今天的下場,全是妳自己一手造成的;怨得何人?)

蔣慧珊:(想不到妳早已經處心積慮,要對付石橋生,只不過是想利用我罷了。)

秦愫愫:(只是被妳一言驚醒夢中人,如果我沒有撞破你們倆人的好事,我就想不到如何對付他。)

蔣慧珊:(原來妳是想削去元顏勇身邊的人,而石橋生就是妳第一個要對付的人是嗎?)

秦愫愫:(當然…元顏勇對石橋生信任不已,如果不先將他削去,恐怕更加難以應付。)

蔣慧珊:(古語有云: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原來妳一直暗藏殺機,就是為了報仇。)

秦愫愫:(我從來都沒有忘記自己是漢人,更加沒有忘記自己是紫衣派的弟子;所以…)

蔣慧珊:(所以…妳就要除去所有金狗對嗎?可惜…沒有了石橋生,現在元顏勇身邊的薜仁更加難應付;因為他心中的計謀,勝過石橋生不知多百倍以上。)

秦愫愫:(妳在說甚麼?元顏勇身邊的薜仁,竟比石橋生更厲害嗎?)

蔣慧珊:(經過今次的事件,我很多謝妳救回我一命;但是…往後妳自己還是事事小心吧!)

秦愫愫:(妳安心靜養,身體慢慢便會康復過來,到時我們可以聯手對付薜仁。)

蔣慧珊:(聯手…我們還可以一起聯手嗎?妳不是早經對我恨之入骨嗎?)

秦愫愫:(本來是…因為妳曾經出賣我,但是…一切都已經不能再回頭,多想也是於事無補的…)

蔣慧珊:她內疚的說道(愫愫…對不起…我知道一開始自己就已經做錯,但是…我也無法回頭…)

秦愫愫:(妳說得對,既然我與妳也是受害者,倒不如團結起來,一起對抗金狗…)

蔣慧珊:(我真不敢想像…究竟平靜的一天會於甚麼時候來臨我們身上呢?)

秦愫愫:(往後的一切我不敢再想像,只知道中秋過後,就是老百姓流離失所的日子。)

蔣慧珊:(我們可以做到的事情都已經做過,除去一個石橋生,卻換來一個更厲害的薜仁。)

秦愫愫:(更困難的局面,在危急的關頭也能闖過,我就是不相信打不倒薜仁。)

 

另方面…自從庭遠與靈雲成親後,雙劍合壁的淨衣劍法已經練得越來越純熟,永豐決定要他們倆人進入石室,開始第十四式…亦即是他們一直以來不斷遇上困難的最後一式,庭遠與靈雲閉關,志誠堅持日夜看守著,然而永豐也推算到大限將至,故甚為憂心;就在此時他決定將畢生部份的功力,暗地裡傳授予蓉蓉,並囑咐將來她一定要與志誠練好淨衣劍法,才能夠協助庭遠及靈雲,將金狗驅逐漢土。

 

江永豐:(庭遠…你與靈雲成親已有一段日子,而且以你們倆人現在的劍法也練習得相當純熟,也該是時候進入最後一式;現在我要你們倆人進入石室,好好閉關練功,以完成李掌門畢生的心願。)

文庭遠:他與靈雲異口同聲答道(弟子謹尊師傅的說話,並會盡力將第十四式練成…)

嚴靈雲:她與庭遠異口同聲答道(弟子謹尊師傅的說話,並會盡力將第十四式練成…)

江永豐:接著他吩咐道(志誠,庭遠與靈雲是次的閉關相當重要,我想要辛苦你替他們倆人看守。)

鄭志誠:(師傅…驅逐金狗,乃是我們漢人該做的事情,小小的辛勞,弟子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江永豐:(好…為師能有你們三位徒兒,便是我此生之福,如果它朝為師圓寂也無憾。)

鄭志誠:(師傅為何突然說起這些不利之說話呢?師傅一定能夠親眼看見大師兄練成第十四式。)

江永豐:(但願如此…)接著吩咐道(蓉蓉…妳跟我來…)

沈蓉蓉:她被永豐帶到另一道密室內,莫名其妙的問道。(江掌門…帶蓉蓉來這裡幹甚麼呢?)

江永豐:他坦言道(蓉蓉…實不相瞞,老夫早已經推算到自己大限將至,可是卻放心不下,單憑庭遠與靈雲的雙劍合壁,要對付元顏勇還有點困難,所以老夫希望能夠在自己圓寂前,將畢生部份的內力傳授予妳;並希望妳能夠與志誠繼庭遠與靈雲之後,可以成功練成十四式的淨衣劍法,從而協助庭遠與靈雲對抗金狗。)

沈蓉蓉:她卻擔心道(但是…這樣有機會消耗江掌門大量的內力,萬一有甚麼事情發生的時候;蓉蓉豈不是成為了淨山派的罪人嗎?)

江永豐:(這是老夫甘心情願傳授予妳,即使淨山派發生甚麼事情,自有老夫一力承擔;這樣妳便可以放心了…)

沈蓉蓉:她立即跪在地上哭訴道(蓉蓉謝過江掌門的恩德,自從兄長死後,就得到三師姐的愛護,還拜入紫衣派之門下,可是好景不常,紫衣派遭逢慘變,蓉蓉武藝被廢,還成為鄭大哥的負累;如今能夠得到江掌門畢生的恩典,乃就是蓉蓉此生之福,蓉蓉感激江掌門…)

江永豐:(起來吧…但是現在妳先要答應我一件事情,此事暫時也不能讓志誠知道;妳明白嗎?)

沈蓉蓉:她立即點頭回應道(蓉蓉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