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豪 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八回(雙劍合壁,出神入化。(三))

 

正當庭遠與靈雲進入第十二式的時候,甜袖便需要暫告別於他們,先行回到紫衣山,靈雲雖感依依不捨,但也深知道要以大局為重,故與甜袖依依惜別,卻沒有想到是次竟然是最後一次的惜別;甜袖率領惜惜與蓉蓉先行回紫衣山,靈雲則繼續留於淨山派,與庭遠繼續餘下的兩式。

 

嚴靈雲:(師傅…靈雲不在妳身邊的時候,妳需要好好保重,晚上多加衣服,千萬別著涼。)

李甜袖:(傻Y頭,為師已經老邁了;現在最重的事情,就是妳必需要與庭遠盡快完成十四式的劍法。)

江永豐:(李掌門不必憂心,以靈雲的聰穎與機智,一定不負妳所望。)

李甜袖:(江掌門…因為靈雲是次的事件,能夠讓我們兩派拚息世仇,我亦感到很安慰。)

江永豐:(其實一切皆是我們師祖過於執著,才會把我們數代牽涉在內。)

李甜袖:(對的…現在已經再不是師祖的時候,我們必需要緊密配合,才可以將金賊驅逐漢土。)

江永豐:(李掌門放心,只要庭遠與靈雲能夠成功,我們便可以將此套劍法,再傳予鐵山及惜惜。)

李甜袖:(對的…江掌門…庭遠…我回紫衣山後,靈雲就交託貴派了。)

江永豐:(放心…我一定會代李掌門,好好督促靈雲;勢必在中秋前完成這套劍法。)

文庭遠:(李掌門…請放心,我絕對不會讓靈雲受到任何的委屈。)

嚴靈雲:接著她吩咐道(惜惜…蓉蓉,師傅就交託妳們代我好好照顧。)

袁惜惜:她們異口同聲答道(惜惜知道…祝願三師姐與文公子早日完成師傅的心願…)

沈蓉蓉:她們異口同聲答道(蓉蓉知道…祝願三師姐與文公子早日完成師傅的心願…)

李甜袖:(時候不早,我們要起程了;靈雲,妳好好留在淨山派練武,知道嗎?)

嚴靈雲:(弟子謹尊師傅之言,就讓弟子送別師傅…)

 

半月後…

 

袁惜惜:她與蓉蓉負傷來到淨山的大殿前喊道(三師姐…三師姐…救我們…)

嚴靈雲:眾人走出來,看見負傷的惜惜及蓉蓉,可說是嚇一跳。(惜惜…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袁惜惜:(三師姐…金兵突襲紫衣派,師傅為掩護我與蓉蓉離開,不惜與金兵抗衡;結果…)

嚴靈雲:惜惜還沒有將說話說畢便暈倒(惜惜…妳怎樣?告訴我…師傅在那裡?)

江永豐:(將她們扶進去,先把她們救醒過來再談吧!)

文庭遠:眾人憂心不已,看見永豐便追問道。(師傅,她們兩人的傷勢怎樣?)

江永豐:他搖頭答道(蓉蓉的傷勢較輕,稍後便會甦醒過來;惜惜…我已經盡力了,可是…)

楊鐵山:他痛心的走上前追問道(惜惜…妳…妳別捨下我,別走…千萬別走…)

袁惜惜:她睜開雙眼說道(楊大哥…惜惜沒有這個福氣,對不起…惜惜辜負你了…)

楊鐵山:(惜惜…別這樣說,是我沒有這個福氣才是…師傅,我求你救惜惜…)

江永豐:(鐵山,你必需要接受事實,難道你認為為師會見死不救嗎?)

袁惜惜:(江掌門千萬別誤會…惜惜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是…求江掌門一定要救活蓉蓉…)

江永豐:(妳放心…蓉蓉只是輕傷,稍事休息就會醒過來;可是…)

袁惜惜:(惜惜知道…江掌門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惜惜不敢強求…)

鄭志誠:(惜惜…紫衣山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袁惜惜:她高舉紫衣派的令牌說道(第十四代紫衣派新任掌門…嚴靈雲聽令…)

嚴靈雲:她走上前看著甜袖的令牌問道(是紫衣派的令牌…師傅…究竟在那裡?)

袁惜惜:(三師姐,師傅為了保護紫衣派的弟子,被金狗震斷所有經脈而死;斷氣前將隨身的令牌交託於我,她說…要妳接任第十四代…紫衣派…掌門之位…)

嚴靈雲:她接過惜惜手握的令牌後問道(是誰狠心把師傅殺掉?)

袁惜惜:(是當日追殺惜惜的金狗元顏勇,惜惜希望三師姐可以還紫衣派昔日的風采,一定要替師傅報仇,好好照顧蓉蓉;因為蓉蓉的武藝已經被高鐵男所廢,所以…)終於她斷氣了。

楊鐵山:他哭斷腸的大喊道(惜惜…惜惜…妳別捨下我…不好…不好…)

鄭志誠:(為甚麼會突然發生如此悲慘之事呢?)

嚴靈雲:她看著惜惜的屍首與甜袖交託她的令牌呆若木雞(惜惜…師傅…妳們放心…)

文庭遠:他憂心的追問道(靈雲,妳怎樣?沒有事嗎?妳怎樣?)

 

十日後…

 

江永豐:終於眾人看見蓉蓉甦醒過來(蓉蓉…妳終於都甦醒過來,我們很擔心妳…)

沈蓉蓉:她回憶起發生的一切,忽然緊張的追問道。(惜惜姐姐…她在那裡?她一直保護我前來…)

江永豐:(蓉蓉…妳冷靜點,聽我說;惜惜將妳送來的時候,她已經筋疲力盡,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沈蓉蓉:(師傅已死…惜惜姐姐又死了…我又被廢去武藝…三師姐…三師姐在那裡?)

鄭志誠:他緊緊擁著蓉蓉安慰道(蓉蓉,妳冷靜點,還有我…我會好好熙顧妳…)

文庭遠:他與靈雲趕到蓉蓉的房間問道(蓉蓉,妳終於醒過來…師傅,她的傷勢怎樣?)

江永豐:他搖頭答道(已經沒有大礙,只是回想發生的一切時,情緒很激動。)

嚴靈雲:她走進蓉蓉的床前說道(蓉蓉…我是三師姐…)

沈蓉蓉:她看見靈雲,激動得投進她的懷內喊道。(三師姐…妳快點回去救師傅,還有惜惜姐姐…)

嚴靈雲:(蓉蓉…妳聽我說,惜惜在臨死前已經告訴我,師傅已慘死金狗元顏勇手上。)

沈蓉蓉:(元顏勇…這頭金狗,還有高鐵男…他廢了我畢生的武藝;他們說要我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當時他們與秦愫愫及蔣慧珊一起殺進紫衣大殿…)

嚴靈雲:她愕然的問道(蓉蓉…妳說是大師姐與蔣慧珊帶領一班金狗前來殺害紫衣派的人是嗎?)

沈蓉蓉:她不停的點頭答道(對啊…她們兩人對紫衣派太過熟悉,就連師傅的密室也知道。)

嚴靈雲:(豈有此理…秦愫愫與蔣慧珊簡直滅絕人性;毀我紫衣派,我與她們勢不兩立。)

沈蓉蓉:(三師姐…現在我已經沒有了武藝,只會連累你們,妳倒不如把我了結吧!)

嚴靈雲:(傻Y頭,妳絕對不能死,它朝妳要作紫衣派的見證,再者還有志誠會好好照顧妳。)

沈蓉蓉:(但是…我擔心會成為你們的負累…)

鄭志誠:(蓉蓉,別說這些說話,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及保護妳。)

嚴靈雲:此時的她卻道別(江掌門…靈雲對不起你與師傅,若不是發生是次的嚴重事件,靈雲是絕對不願意遺背師傅的心願,暫是閣置與文大哥的第十四式;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江永豐:(靈雲,妳即管回去紫衣山辦理好李掌門的身後事,再回來與庭遠完成最後一式。)

文庭遠:突然他卻要求道(師傅…我希望與靈雲一起回去紫衣山,看看有甚麼事情可以幫得上忙。)

江永豐:他明白點頭示意答道(最起碼到時大家有個照應,免得靈雲一個人孤身作戰。)

楊鐵山:他與志誠均提議道(師傅…倒不如讓我們一起前往,協助大師兄好嗎?)

鄭志誠:他與鐵山均提議道(師傅…倒不如讓我們一起前往,協助大師兄好嗎?)

江永豐:他點頭答道(這樣也好,我們目前還不清楚紫衣山的局面,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力量。)

嚴靈雲:但她卻阻止道(但是…鄭大哥,你絕對不能跟我們一起冒險,因為你還需要代我照顧蓉蓉。)

鄭志誠:他看著失去武藝的蓉蓉,無奈點頭答應道。(嚴姑娘言之有理,大師兄…二師兄…你們小心。)

沈蓉蓉:(三師姐…妳回去後,一定要好好埋葬師傅與惜惜姐姐的屍首。)

嚴靈雲:(蓉蓉…妳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師傅及惜惜枉死,我一定會將元顏勇碎屍萬段。)

楊鐵山:(嚴姑娘說得對,我會好好保護惜惜的屍首回紫衣山。)

文庭遠:正當眾人回到紫衣山後,看見一片血腥的場面,還餘下一陣陣的屍嗅味道。(怎會變成這樣子?本來很好的紫衣山,為甚麼一剎那竟變成這樣子呢?)

楊鐵山:他抱著懷中惜惜的屍首說道(惜惜,我終於將妳帶回來紫衣山;妳放心…我一定會替妳報仇,絕對不會讓妳枉死的;妳要保佑及相信我。)

嚴靈雲:她在甜袖密室找到她的屍首,她跪在她的屍體旁說道。(師傅…弟子對不起妳…)

文庭遠:他把哭成淚人的靈雲扶起來安慰道(靈雲…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

嚴靈雲:她哭得肝腸寸斷(殺害我紫衣派半百人命,我一定要元顏勇血債血償。)

楊鐵山:埋葬眾屍首後,他提議道。(嚴姑娘…這裡還是危險之地,倒不如我們先行回去淨山派。)

嚴靈雲:她卻對這裡依依不捨,欲言又止的說道。(我…還想…逗留在這裡一段時間…)

楊鐵山:(嚴姑娘…妳還要與大師兄完成最後一式,這也是我師傅與李掌門的心願。)

嚴靈雲:她點頭示意道(我明白…但是…)忽然聽到有聲音,她立即喝令道。(是誰?)

楊鐵山:對方被靈雲喝止停下來,他立即走上前追問道。(是誰?原來是郭兄?)

文庭遠:他與靈雲莫名其妙的走上前追問道(郭兄…你怎會在這裡出現呢?)

嚴靈雲:她與庭遠莫名其妙的走上前追問道(義兄…你怎會來到紫衣山呢?)

郭民:他欲言又止,突然狂性大發道。(靈雲…我本是前來探望妳;豈料…呀…)

文庭遠:他看見民想襲擊靈雲,急忙將靈雲推開道。(靈雲小心…郭兄,你瘋了嗎?她是靈雲…)

郭民:他捉緊自己手持的刀說道(靈雲…對不起…這裡很危險,你們快點離開…)

嚴靈雲:(義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你是否中毒?知不知道中了甚麼毒?我可以把你醫治的…)

郭民:他抑壓自己失控的情況坦言道(我聽聞紫衣山有女弟子被金狗重傷,擔心之餘便前來探望妳;沒料到剛抵步,就看見元顏勇及高鐵男…還有秦愫愫與蔣慧珊在此大開殺戒,李掌門身受重傷,還要保護惜惜及蓉蓉離開;我見狀便立即出來協助,可是…最終也救不到李掌門,我中了元顏勇的盅毒,他想利用我來殺妳;你們快點離開,我已經逐漸不受控制,我擔心會傷害你們。)

文庭遠:(鐵山…我們想辦法將郭兄捆綁起來,給靈雲替他把脈。)

郭民:他卻阻止道(千萬不可,萬一你們沾上我身上的毒液,也有機會像我一樣,被元顏勇控制。)

楊鐵山:(但是…我們沒可能眼白白看著郭兄…就這樣斷送性命…)

元顏勇:突然傳來他的聲音道(那麼就待你們一起與他陪葬吧!)他來到眾人面前的時候,不忘跟靈雲說道。(嚴姑娘…我們又見面了,這段時間妳有沒有想念我呢?)

楊鐵山:(淫賊…竟敢口出狂言,待我好好教訓你。)

元顏勇:(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沒有資格跟我說話。)

高鐵男:(豈有此理…竟敢辱罵我們金國的王爺,確是不知死活。)

楊鐵山:他看見鐵男嚇一跳的說道(原來真是你?他們口裡說的高鐵男,我還以為是同名同姓…)

高鐵男:(是我又如何?雖然當日淨山派不收留我,但是我卻得到王爺的賞識…)

楊鐵山:(走狗…你是漢人,竟然甘願淪為金人的走狗?你究竟有沒有人性?)

高鐵男:(你倒不如詢問江永豐有沒有人性,是他將我迫害成這樣子的。)

楊鐵山:(怪不得當日師傅拒絕收留你,正是因為他老人家早已經看穿你的假面具。)

元顏勇:突然他問道(鐵男…他究竟是你甚麼人?竟然如此罵你?)

高鐵男:(啟稟大人,此人名為楊鐵山,是淨山派江永豐的第二弟子,也是屬下的義兄。)

元顏勇:(義兄?他是你的義兄,那就更加好處理了;楊大俠…倒不如跟隨我…可以享盡金國的榮華富貴,以你這種人才,何需要屈就於淨山派呢?)

楊鐵山:(住口…你這頭金狗別再胡說八道,一會兒我要好好跟你算帳。)

元顏勇:(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你不識時務;鐵男…你也不用跟他說甚麼義兄弟之情,殺了他…)

高鐵男:(屬下知道…屬下一定不負王爺所望…)

元顏勇:(好…你去對付楊鐵山;這兩個就由我來應付,因為我要帶嚴姑娘回去做我大 金國的 夫人。)

嚴靈雲:(死金狗…殺害我紫衣派半百人命,還敢口出狂言?我今日一定要殺了你…替她們報仇…)

元顏勇:(待我把妳捉回去以後,妳就再不會反抗我的;哈哈…)

 

經過一輪大戰,鐵山與鐵男一起墮涯同歸於盡,而庭遠與靈雲的雙劍合壁也只練到第十三式,用作對付勇根本就是無用武之地,正當他們倆人處於危急關頭之時;民決定自我犧牲,協助他們倆人離開…

 

元顏勇:三人親眼看見鐵山拉著鐵男一起墮涯,激動的大喊道。(鐵男…)

文庭遠:三人親眼看見鐵山拉著鐵男一起墮涯,激動的大喊道。(鐵山…)

嚴靈雲:三人親眼看見鐵山拉著鐵男一起墮涯,激動的大喊道。(楊大哥…)

元顏勇:(你們漢人實在太過狡滑,竟然連義兄弟也不放過,不敵於人還要選擇同歸於盡。)

嚴靈雲:(你說得對,我們漢人就是與你們金狗不一樣,絕對不會對別人搖尾乞憐。)

元顏勇:(豈有此理…牙尖咀利…看我把妳捉回去後,便要妳像秦愫愫一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文庭遠:他不敵被勇所傷,於是立即說道。(靈雲…別理會我,妳先走…)

嚴靈雲:(文大哥…要走一起走,我絕對不會捨下你一人;我已經失去整個紫衣派,絕對不能連你也失去…)

元顏勇:(好偉大…嚴姑娘,如果妳願意讓我一親芳澤,我答應妳放文庭遠一道生路。)

嚴靈雲:她站起來諷刺道(很大的口氣,難道你認為我與文大哥一定會死在紫衣山嗎?)

元顏勇:(我相信如果妳不答應,紫衣山便是文庭遠葬身的地方,至於妳…將必成為我的夫人…)

嚴靈雲:(簡直口出狂言,看來我有必要好好將你教訓一頓;師傅之仇不並戴天…)

元顏勇:(嚴姑娘…妳的氣焰也未免過甚了,倒不如像妳大師姐般,我一定會好好寵幸妳。)

嚴靈雲:聽到愫愫的名字從勇口中說出來,她湧起莫名的悲憤道。(淫賊…)

文庭遠:結果靈雲始終卻是不敵倒地吐血(靈雲…妳怎樣?這裡交給我,妳先行離開…)

嚴靈雲:她捉緊庭遠的手說道(絕對不能…要死我們倆人一起死,要走就倆人一起走。)

元顏勇:(好…既然你們倆人希望共赴皇泉,我就成全你們吧!)

郭民:正當勇想殺靈雲與庭遠的時候,他奮不顧身撲上前阻止道。(文兄…快點把靈雲帶走…)

文庭遠:民突如其來的舉動,把他與靈雲嚇壞道。(郭兄…別作無謂的犧牲…)

郭民:(文兄,我就只有這個義妹,你一定要代我好好照顧她;快點走…我不能支持太久…)

文庭遠:他把受傷的靈雲扶起來說道(靈雲…事到如今,別無它選,我們先行離開這裡。)

嚴靈雲:她流淚告別民說道(義兄之情,靈雲終生不會忘記…)

元顏勇:庭遠與靈雲離開後,他憤怒得將民殺死洩憤。(豈有此理…該死的傢伙…)

文庭遠:路上他看見靈雲不斷回頭,便悄然安慰道。(靈雲,妳義兄的犧牲,是值得我們尊敬的。)

嚴靈雲:她哭訴道(文大哥…因為我又賠上了義兄的性命;究竟還要賠上多少人命,才能夠…)

文庭遠:靈雲還未將說話說畢,已激動吐血暈倒在他的懷內。(靈雲…靈雲…)

沈蓉蓉:她看見庭遠把靈雲抱回來便追問道(文公子…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文庭遠:(先別追問,立即請我師傅出來,靈雲受了傷…)

江永豐:(靈雲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她因為過於激動才會吐血暈倒;大家不必擔心…)

鄭志誠:突然他追問道(大師兄…為甚麼二師兄沒有與你們一起回來呢?)

江永豐:他看見庭遠有口難言,於是順理成章的說道。(鐵山…是否已經為正義而犧牲呢?)

鄭志誠:他對永豐之言感到晴天霹靂,於是緊張的追問道。(二師兄…死了…大師兄是不是真的呢?)

文庭遠:他點頭說道(真的…不但鐵山犧牲了,還有靈雲的義兄郭民,也因為助我們倆人離開而犧牲了;所以靈雲在路上才會過於激動而吐血暈倒…)

沈蓉蓉:(文公子…究竟你與三師姐有沒有見到紫衣派餘下的弟子呢?)

文庭遠:他搖頭答道(沒有…全部已經枉死,只是我們沒有想到會被元顏勇埋伏,否則…)

鄭志誠:他看見庭遠說話吞吞吐吐,於是繼續追問下去。(大師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文庭遠:(事情已經告訴我們,鐵山與郭民的性命已經陪上了,原來鐵山與元顏勇的下屬高鐵男是義兄弟…)

江永豐:他對庭遠的說話感到嚇一跳(竟有如此之事,為甚麼一直沒有聽鐵山提起呢?)

文庭遠:(或許他擔心我們會對他有所誤會,所以便沒有跟我們說起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