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豪 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五回(偷取絕學,被遂師門。)

 

愫愫有感甜袖對靈雲信任不已,擔心自己的地位終有一天會被取代,她希望甜袖對自己另眼相看,結果監守自盜,盜取紫衣派的絕學秘笈,可是卻被甜袖發現,更將愫愫逐出師門,愫愫聲淚俱下,哀求甜袖收回成命,可惜甜袖主意已決,對愫愫的哀求毫不動容;愫愫被逐出師門之事,令甜袖痛心不已,更因此在練功時不慎走火入魔,需要閉關靜養,故決定交託靈雲出任紫衣派代掌門之職,起初靈雲堅決拒絕,結果在甜袖理智的分析下,毅然接受委託;正當紫衣派出現混亂,加上甜袖閉關靜養之時,在慧珊與愫愫裡應外合下,成功將秘笈盜取,慧珊眼見愫愫已經無家可歸,便游說她跟自己一起投靠元顏勇,豈料愫愫不虞有詐,誤中慧珊的奸計,更因此令紫衣派的絕學秘笈也落入元顏勇手中;更不幸的事情也發生了,慧珊將意亂情迷的愫愫奉獻給元顏勇,待愫愫清醒過來後,始知被慧珊出賣,慘被元顏勇姦污,她本想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可是最終卻選擇忍辱偷生。

 

蔣慧珊:夜深人靜,她走到愫愫的房間談論道。(大師姐,妳有沒有為自己想過將來呢?)

秦愫愫:她不明所以的反問道(我要為自己將來想甚麼?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蔣慧珊:(大家都看見,發生儒師姐不幸事件中,師傅對嚴靈雲更加信任不已;我想…大師姐…)

秦愫愫:(慧珊,妳是否在外面聽到甚麼閒言閒語呢?若是…告訴我…是否眾人在談論此事呢?)

蔣慧珊:(現在紫衣派每個弟子均知道,師傅要將掌門之位傳予嚴靈雲;難道妳還不知道嗎?)

秦愫愫:(不會的…我跟隨師傅廿多年,她沒有可能這樣對待我,她不會這樣對待我的…)

蔣慧珊:(大師姐,妳別遺忘,當日在雪山之頂…師傅曾經親口說過要將掌門之位傳予嚴靈雲。)

秦愫愫:她終於崩潰道(為甚麼會這樣?師傅為何如此愛嚴靈雲?枉我為紫衣派犧牲了多年的青春。)

蔣慧珊:(大師姐,事情又不是如此絕望的;說不定還有生路可行呢?)

秦愫愫:她高興的追問道(慧珊,妳是否有甚麼辦法…可以令師傅對我另眼相看呢?)

蔣慧珊:(其實論資歷,大師姐一定勝於嚴靈雲,但若論武藝及機智,大師姐始終在嚴靈雲之下。)

秦愫愫:(慧珊,妳別再賣關子,將妳想到的辦法坦言告訴我好嗎?)

蔣慧珊:(如果大師姐能夠增強自己的武藝,我相信師傅一定會對妳另眼相看的。)

秦愫愫:(我應該如何增強自己的武藝呢?)

蔣慧珊:(盜取紫衣派最高深之秘笈,在妳練成之後,到時師傅就會將掌門之位傳予妳。)

秦愫愫:(但是…盜取紫衣派最高深之秘笈是極艱難之事,萬一被師傅發現更是死罪。)

蔣慧珊:(大師姐,只要妳每天練少許,師傅又豈會知道呢?)

秦愫愫:她點頭答道(都是慧珊想得最周到,待我練成之日,就是接任掌門之時。)

蔣慧珊:(蔣慧珊拜見紫衣派新任秦愫愫…)

 

就這樣愫愫誤中慧珊的計謀,趁看守秘笈地方,偷學紫衣派最高深的武藝;可是卻被甜袖撞破…

 

秦愫愫:她在練功的時候,誤以為慧珊進來,於是說道。(慧珊,麻煩妳替我準備梳洗。)

李甜袖:在她看見一切後,憤怒的說道。(簡直豈有此理,混帳…愫愫,妳給我滾出來…)

秦愫愫:她嚇一跳大叫道(師傅…)她被甜袖押到大殿道(師傅…求妳原諒我一次…)

宋湘華:(大師姐,究竟發生甚麼事情?為甚麼師傅要把妳綁起來呢?)

秦愫愫:(湘華,師傅對我有些誤會,妳快快替我向她解釋。)

宋湘華:(師傅,大師姐千錯萬錯都不置於此嗎?)

李甜袖:(住口…今天為師要代紫衣派清理門戶…)

秦愫愫:聽到甜袖說清理門戶四個字,她急忙說道。(師傅,求妳堯過我一次,弟子向妳保證,沒有…)

李甜袖:(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妳也敢做;如果我今天堯過妳,恐怕上幾代的掌門也不會堯過我。)

蔣慧珊:她衝到大殿問道(二師姐,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宋湘華:(我也不知道,只聽到師傅說,今天要好好清理門戶。)

李甜袖:(眾弟子聽令,秦愫愫在未得我同意之下,盜取紫衣派秘笈,偷練紫衣派最高深的武藝;現在我需要在眾弟子面前,立即將她處決。)

秦愫愫:(師傅,弟子不敢;師傅…堯命…)

嚴靈雲:正當甜袖動手之時,她突然走出來哀求道。(師傅,手下留情…師傅,此事宜三思而後行…)

李甜袖:(靈雲,妳還想替她求情;妳知道嗎?愫愫犯下的是死罪,無話可說了。)

嚴靈雲:(師傅,大師姐始終是妳的愛徒,難道妳忍心下手嗎?)

李甜袖:(她是我教導出來,但是…我萬萬想不到,她竟然做出如此羞辱紫衣派之事。)

嚴靈雲:(但是…大師姐曾經與師傅出生入死,這份情遠比親情更為真實;為甚麼要親手毀滅她呢?)

宋湘華:(師傅,求妳放大師姐一道生路…)

李甜袖:終於她平靜下來後說道(好…既然妳們代她求情,我就暫時保留她的性命;但是…從今天開始,秦愫愫再不是我們紫衣派的人,我要將她逐出紫衣派…)

秦愫愫:(師傅不好…妳別趕我離開紫衣派,這裡就是我的家,我已經無家可歸了…)

李甜袖:(可惜妳沒有好好珍惜這個家,人來…將她押下山…)正當愫愫離開後,她突然吐血。

嚴靈雲:她立即走上前扶著甜袖追問道(師傅…妳怎樣?待我把妳送回房間裡去…)

李甜袖:她與靈雲獨處時卻說道(靈雲,妳知道為師多麼的痛心疾首呢?)

嚴靈雲:(靈雲明白,但是…請師傅別過於激動,否則就會走火入魔,傷及經脈的。)

李甜袖:(靈雲,今次紫衣派就全靠妳了…)

嚴靈雲:她立即拒絕道(師傅,妳別胡亂說話;我去找二師姐前來,妳吩咐她便可。)

李甜袖:(靈雲,妳聽我說;愫愫做出如此羞辱之事,根本就沒有資格接任掌門之位,再者她心術不正,我也不會安心將紫衣派交託她,而妳二師姐湘華,她終日只顧躲在愫愫的背後,承接她的說話,完全失去判決能力,紫衣派更加不能讓她接任掌門;三個徒兒之中,就妳最以大局為重,靈雲…為師需要閉關靜養,妳暫時代為師出任代掌門之職好嗎?)終於靈雲點頭答應她,她才安心閉關靜養。

袁惜惜:夜深人靜,她突然大叫道。(三師姐,有黑衣人闖進紫衣派…)

嚴靈雲:(甚麼?黑衣人?難道是她?)接著吩咐道(我們到藏經閣看看…)

袁惜惜:果然不出所料,所有秘笈均被反倒。(難道是大師姐回來盜取秘笈嗎?)

嚴靈雲:她審查後說道(想不到她因為這本秘笈而被師傅逐出師門,還不知悔改。)

袁惜惜:(三師姐,妳的意思是否就是直指大師姐所為呢?那麼是否需要稟告師傅呢?)

嚴靈雲:(師傅現正閉關靜養,我們暫時別再打擾她,以免影響她的傷勢。)

袁惜惜:(難道尤得大師姐把秘笈搶走嗎?)

嚴靈雲:(算吧…以她的資質,也不一定能夠領悟到;或許紫衣派註定與這本秘笈沒有緣份。)

 

另方面…

 

秦愫愫:(慧珊,今次全靠妳的幫忙,否則我也不能得到這本秘笈,但此事竟把妳連累在內。)

蔣慧珊:(別這樣說;愫愫…現在妳有何打算呢?會往那裡去呢?)

秦愫愫:(我也不知道,自小我就在紫衣山長大,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到那裡去。)

蔣慧珊:(難道妳已經沒有親人嗎?可以投靠其她朋友…)

秦愫愫:她搖頭答道(我甚麼親人也沒有了,已經是無家可歸,或許要流浪天涯。)

蔣慧珊:(那麼我們倒不如暫時投靠金兵,好讓有個住宿的地方好嗎?)

秦愫愫:(金兵…我們漢人與金人誓不兩立的,怎麼可能投靠他們呢?)

蔣慧珊:(愫愫,妳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暫時住下來,待妳的武藝有進展後,我們可以再回去。)

秦愫愫:她點頭答道(妳都說得很有道理,好…我們就這樣決定吧!)

蔣慧珊:來到金兵的營地,她看見勇便跪下來說道。(蔣慧珊見過元顏大人…)

秦愫愫:她同時也跟隨慧珊跪下來說道(秦愫愫見過元顏大人…)

元顏勇:他立即回應道(好…兩位請起;蔣姑娘是次前來營地,未知有何指教呢?)

蔣慧珊:(元顏大人,實不相瞞;這位是我兒時的好友,她被逐出師門,現在無家可歸。)

元顏勇:(蔣姑娘言下之意,是否想我收留她呢?)

蔣慧珊:(雖然漢人與金人勢不兩立,但是…希望元顏大人能夠體恤,暫時收留秦姑娘。)

元顏勇:他對愫愫上下打量後說道(看秦姑娘一身素衣打扮,定必就是紫衣派的大弟子對嗎?)

秦愫愫:(元顏大人眼光獨到,愫愫正是紫衣派李甜袖的大弟子…)

元顏勇:(聽聞李掌門一向將秦姑娘視如己出,為何會弄至如此地步呢?)

秦愫愫:(都是因為愫愫一時的衝動,擅自盜取紫衣派最上乘的秘笈;被師傅發現,結果…)

元顏勇:(結果就被李掌門逐出師門,現在無家可歸,於是就前來投靠我們對嗎?)

秦愫愫:(希望元顏大人可以暫時收留我,愫愫答應你,一個月後一定會離開。)

元顏勇:(不需要這樣說,既然妳是蔣姑娘的好友,也是我們金人的好友。)

秦愫愫:她對勇的說話感到莫名其妙(金人的好友?愫愫不明白元顏大人所言…)

元顏勇:(其實蔣姑娘一直都在替我們金人幹事,難道妳完全不知道嗎?)

秦愫愫:她呆呆看著慧珊問道(慧珊,元顏大人的說話是不是真的呢?)

蔣慧珊:她走到愫愫身旁細聲答道(我也是漢人,難道會為金人效力嗎?妳該明白我的苦衷…)

秦愫愫:她點頭道(原來如此,我明白妳的意思了。)

元顏勇:接著他吩咐道(鐵男,今晚設宴,待我好好歡迎秦姑娘。)

高鐵男:他恭敬的答道(屬下知道…秦姑娘,請跟我前往營帳稍作休息。)

秦愫愫:(有勞高大人…)她邊走邊說道(高大人,我好像與你似曾相識,但又想不起在那裡見過你。)

高鐵男:(但是…我好像第一次與秦姑娘見面,或許是人又相似罷了。)

秦愫愫:鐵男之言令她也對自己感到則疑道(或許有這個可能,對不起…高大人,剛才我失儀了。)

高鐵男:(這個沒有關係,秦姑娘…這個營帳就是妳的,請先行休息,稍後會有人前來邀請妳過營。)

秦愫愫:(有勞高大人,稍後再見。)

元顏勇:他與慧珊看見鐵男回來,立即追問道。(鐵男,怎樣?秦愫愫有沒有懷疑甚麼呢?)

高鐵男:他搖頭微笑答道(王爺請放心,秦愫愫一點懷疑也沒有。)

元顏勇:(那麼你快點替我準備好一切,我今晚一定要將秦愫愫…還有紫衣派的秘笈弄到手。)

高鐵男:(屬下尊命,我馬上出去替王爺準備好一切。)

元顏勇:鐵男離開後,他向身旁的慧珊讚賞道。(我的慧珊,妳今次做得很好啊!)

蔣慧珊:勇將她擁入懷內說道(多謝王爺讚賞,但…王爺一定要緊記我為你做的事情。)

元顏勇:(那麼我現在就好好報答妳好嗎?)說畢勇將她抱倒床上,倆人纏綿得很。

高鐵男:席間他坦言道(秦姑娘,這些酒是元顏大人的珍藏,今晚專承用作招待妳之用。)

秦愫愫:她恭敬的說道(多謝元顏大人的美意,那麼我一定要好好品嚐了。)

蔣慧珊:愫愫喝了數杯酒後,感到有些醉意。(愫愫…妳怎樣?還未品嚐美食,妳已有醉意?)

秦愫愫:她斷斷續續的答道(我…感到…有點暈…看來不能再吃下去,我需要回營帳休息。)

蔣慧珊:(那麼我把妳送回去好嗎?)愫愫點頭(元顏大人,我與愫愫暫且退下…)

元顏勇:他帶邪笑而點頭道(好…秦姑娘回營帳後,好好休息吧!)

蔣慧珊:正當她把愫愫安頓好於勇的營帳後,便跟進來的勇說道。(王爺…要好好對待我的好姊妹。)

元顏勇:(當然…她是妳的好姊妹,我一定不會欺負她之餘,還會好好對待她;妳放心吧!)

蔣慧珊:(那麼慧珊先行告退了,王爺慢慢享受吧!)

元顏勇:他將愫愫身上的衣服脫得一絲不掛,順道將她身上的秘笈收藏起來。(很快妳就是我的女人…)

秦愫愫:第二天大清早,當她醒過來的時候,驚訝勇睡在她的身旁,再發現自己身上一絲不掛;立即揮動身旁的劍指向勇,此時勇已被她驚醒過來。(你這個畜牲,竟然敢將我污辱,我要殺了你。)

元顏勇:以愫愫的武藝,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他還手將愫愫的劍打倒地上,繼而說道。(秦愫愫,妳好好給我聽清楚,現在妳已經是我元顏勇的人,如果還想有命的話,就好像蔣慧珊一樣,好好跟隨我;反正以妳現在的身世,也不能夠再重返紫衣派,亦已經無家可歸,而且秘笈也在妳身上失去,我看妳還是好好想清楚吧!)

秦愫愫:(你這個禽獸不如的金狗惡賊,就算我化為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元顏勇:(化為厲鬼…難道妳認為我會害怕嗎?哈哈…)他邊笑邊離開營帳。

蔣慧珊:她來到營帳,看見愫愫企圖自殺,立即走上前阻止道。(愫愫,妳別這麼傻。)

秦愫愫:她看見慧珊,一把掌摑在她臉上,憤然說道。(枉我一直視妳為親姊妹,妳竟然出賣我?)

蔣慧珊:她還理直氣壯的答道(我已經沒有其它可走之路,將妳奉獻給王爺,是我唯一可以繼續在這裡生存的辦法;如果換轉是湘華,我也會同樣的做法。)

秦愫愫:(出賣好友,妳還理直氣壯;難道妳一點內疚也沒有嗎?)

蔣慧珊:她厲言道(我為甚麼要內疚?昔日我流浪荒野,就是被元顏勇看中,設計將我姦污,讓我永遠為他賣命;我都是漢人,可是…單憑我一人的力量可以做到甚麼?我唯有一直留在他的身邊,忍辱負重,等待時機;妳與我也是被元顏勇看中的受害者,就這樣死去…值得嗎?妳自己好好想清楚。)

秦愫愫:(我秦愫愫當天立誓,從此與蔣慧珊恩斷義絕。)最終她同樣放棄自殺的念頭。

 

另方面…

 

文庭遠:他看見臉容憔悴的靈雲,不禁痛心的說道。(靈雲,妳…近來消瘦了很多。)

嚴靈雲:(文大哥,原來要做紫衣派的掌門,是一件比登天還要艱難之事;靈雲實在太倦了…)

文庭遠:(為甚麼這樣說?妳一向處理事情都很理智的,為甚麼突然這樣呢?)

嚴靈雲:(文大哥,這段時間實在發生太多事情;大師姐被逐出師門,下落不明;師傅閉關靜養;將紫衣派暫交託於我,究竟有沒有人想過我是否願意接受這一切呢?)

文庭遠:他擁著靈雲的雙肩說道(靈雲,妳放心…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都會站在妳這裡…)

嚴靈雲:她開懷微笑問道(文大哥,你的說話是真的嗎?)

文庭遠:(當然是真的,文大哥從來都不會說謊,更加不會欺騙自己喜歡的人。)

嚴靈雲:她伏在庭遠的懷內說道(文大哥,靈雲可能會是你的負累;你不擔心嗎?)

文庭遠:他緊緊的擁著靈雲答道(如果有甚麼事情發生,我都會與妳一起面對,絕對不會捨下妳。)

嚴靈雲:(文大哥,原來大師姐一直都很喜歡你;難道你對她完全沒有感覺嗎?)

文庭遠:(但是…我一直喜歡的人是妳,秦姑娘之事…請恕在下一直沒有放在心上。)

嚴靈雲:(怪不得她要誣陷你毀壞紫衣派的聲譽,因愛變成恨原來是如此恐佈的。)

文庭遠:(現在她已經被妳師傅逐出師門,就連早前來投靠妳們的蔣姑娘一起失蹤了。)

嚴靈雲:(想來也是奇怪,大師姐為何會如此順利將秘笈盜取呢?難道是蔣慧珊與她裡應外合?)

文庭遠:(看來也不足為奇,妳試想想…她們是兒時的好友,想必是有預謀地進行此事。)

嚴靈雲:(那麼二師姐一定會很傷心,她於同一時間失去大師姐及好友。)

文庭遠:(靈雲,妳別顧著為她們著想,也該為自己想想;妳的臉色已經每況越下,不能再如此。)

嚴靈雲:她微笑道(文大哥,你現在的說話,正好像當日我硬闌淨山派天玄陣要見你一樣。)

文庭遠:他緊緊把靈雲擁入懷內說道(其實當日我知道妳為了見我,已經承受了鐵山與志誠的辱罵說話,想起來我也感到痛心,其後知道妳沒有放在心上,我更加感到過意不去;在雪山之頂,妳再一次奮不顧身,將我師傅與李掌門分開,吐血暈倒之時,我可說是萬分緊張,我擔心…擔心…妳會一睡不起,永遠都不能再與妳相見,當時我的心情…)

嚴靈雲:她伏在庭遠的懷內不停點頭答道(我知道…我明白…在我醒過來的時候,惜惜已經將當時發生的情況,完全地告訴了我;文大哥,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意…)

文庭遠:他在腰帶裡取出一塊玉佩贈予靈雲說道(靈雲,送給妳…)靈雲莫名其妙(這是我自小娘親臨終前交給我,吩咐我送給將來遇到自己喜歡的姑娘;我想…我已經遇上了…)

嚴靈雲:她把庭遠送贈的玉佩收下,並將香囊相贈。(文大哥,這個香囊是我親手做的,希望你別嫌棄。)庭遠接過她送贈的香囊後,緊緊擁著她入懷內。

 

庭遠坦言向靈雲表白愛意,而靈雲卻欣然接受,他們倆人更得到互相的支持,互相的信任與進一步的瞭解;相反愫愫因盜取紫衣派秘笈被甜袖逐出師門,豈料沒想到同時又被慧珊出賣,將其奉獻給勇,故最終秘笈與自己的偵節也落於勇的手上,她本想親手了結自己的生命,但是卻想到這樣死了根本得不到別人的同情,而且她希望為漢人做一點事情,最終決定忍辱偷生,在勇身邊當上狗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