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豪 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四回(紫衣淨山,各持己見。)

 

某日…愫愫發現紫衣派的女弟子被姦殺,與湘華及慧珊便將矛頭直指淨山派三大弟子,永豐與甜袖為著保護自己的弟子,竟各持己見,再加上愫愫…湘華與慧珊從旁的挑撥離間,令甜袖誓要迫永豐交出兇手,否則便要血洗淨山派,更揚言要與永豐決一死戰,從而為無辜枉死的弟子取回公道;豈料決戰當日,愫愫與湘華分別敗於庭遠及鐵山之下,紫衣派連輸兩局,甜袖知道最後一局,絕對不容有失,決定親身上陣,結果擊敗庭遠及鐵山,與淨山派平手,最後決勝一局為永豐對甜袖,兩大掌門比試內功,他們互不相讓,差點弄致兩敗俱傷,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幸得靈雲及時出現,更冒死將二人分開,才不致兩大掌門重傷;原來經過靈雲查證後,始知兇手是另有其人,終還淨山派三大弟子的清白,甜袖卻責備愫愫…湘華與慧珊在沒有瞭解清楚事情的情況下,竟徒添紫衣淨山兩大門派的紛爭,更命惜惜及蓉蓉陪伴靈雲前往淨山派,代其向永豐致歉,永豐卻因此事,對靈雲另眼相看。

 

郭民:他被眾人追殺,來到市集,幸得路經的庭遠與鐵山,才能逃過大難。(兩位…多謝出手相救。)

文庭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為甚麼那班人要追殺你呢?)

郭民:(說來話長,因為我放火燒毀金兵的糧餉,不幸被他們發現,所以便一直追殺我至此。)

楊鐵山:他高興的讚賞道(好…燒得好…金兵殘害我們中原的人,今次可謂雪前恥了。)

郭民:(只可惜憑我一己之力,也只能毀他們部份糧餉,根本就對他們起不到甚麼作用。)

楊鐵山:(放心…每人都有一顆正義之心,金人還是害怕我們中原的漢人。)

文庭遠:(郭兄遠度而來,是否找親人呢?)

郭民:他微笑點頭答道(是啊…我家中的親人已經在逃難的時候,被金人全部殺掉。)

文庭遠:(但是…看郭兄之笑容便知道,是次前來,該是找意中人是嗎?)

郭民:(其實也不是甚麼意中人,不過…現在她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嚴靈雲:此時一把熟識的聲音卻叫道(郭大哥…)她走上前看見民受傷,便緊張的追問道。(你受傷嗎?)

郭民:(靈雲,我沒有事,妳不必擔心;剛才被金兵追殺,幸得兩位…我才幸免於難。)

嚴靈雲:她看見庭遠與鐵山立即謝道(多謝文大哥…楊大哥相助之恩…)

文庭遠:他愕然看著眼前的靈雲說道(只是小事,不必言謝;想不到郭兄所言之人就是靈雲…妳?)

楊鐵山:(那麼…郭兄唯一的親人就是嚴姑娘嗎?)

嚴靈雲:她點頭答道(是啊…郭大哥的親人早已經被金兵所殺害,現在就只有我這個親人罷了。)

郭民:眾人在客棧裡坐下來(文兄,楊兄…今天多謝你們兩人出手相助,現在由我來做東…請隨便…)

楊鐵山:他看著庭遠定眼看著靈雲替民包紮傷口,不好意思的說道。(大師兄,郭兄跟你說話。)

文庭遠:他醒悟道(郭兄,真是對不起;庭遠失儀,請多多見諒。)

郭民:他看穿庭遠的心事,於是說道。(文兄的心意…看來不在我做東,而是在靈雲身上啊!)

嚴靈雲:民的說話,令她臉頰通紅的說道。(郭大哥,你說到那裡去呢?)

文庭遠:他同時立即解釋道(郭兄,請勿誤會,我與靈雲沒有任何關係的。)

郭民:(既然沒有任何關係,那麼…文兄剛才為甚麼定眼看著她為我包紮傷口呢?)

文庭遠:他被民詢問得啞口無言(我…我…)

郭民:(靈雲,有文大哥保護妳,我這位義兄可以功成身退了。)

楊鐵山:他與庭遠對民的說話感到愕然,異口同聲說道。(義兄?)

文庭遠:他與鐵山對民的說話感到愕然,異口同聲說道。(義兄?)

楊鐵山:(原來嚴姑娘與郭兄是義兄妹,那麼大師兄就不用擔心了。)

文庭遠:(鐵山,別再胡言亂語;是啊…郭兄今次前來是為了…)

郭民:(因為家父還有心願未了,所以靈雲會陪伴我走一趟。)

文庭遠:他依依惜別道(靈雲,路上事事小心,辦完事情回來的時候,可否知會我呢?)

嚴靈雲:她微笑答道(文大哥,你放心…路上有義兄照顧我,不會出意外的。)

文庭遠:他坦言道(見不到妳的日子裡裡,我…總是感到有點…失落…妳明白嗎?)

嚴靈雲:她點頭答道(我明白…你好好保重,回來後我會找你再喝酒好嗎?)

文庭遠:他開懷笑道(還記得妳陪伴李掌門出席萬翁的喜宴嗎?妳的酒量相當驚人啊!)

 

就在靈雲下山的一個月後…

 

李甜袖:大清早被鐘聲驚醒,她走到大殿。 嚇然發現一弟子的屍體,於是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秦愫愫:她恭敬的說道(啟稟師傅,我們在後山的山腳發現儒師妹的屍首,而且…)

李甜袖:她對愫愫吞吞吐吐的說話感到奇怪,於是再加追問道。(而且…甚麼?快點說出來…)

秦愫愫:(師傅…在我們發現儒師妹的屍首時,她身上是一絲不掛的。)

李甜袖:她嚇一跳道(甚麼?愫愫…妳的意思是指儒蘭身上一絲不掛,而被妳們發現對嗎?)

秦愫愫:她點頭示意正確道(對的…我們懷疑儒師妹是被人侵犯,在力保偵節的時候…而被殺死的…)

宋湘華:(師傅…而且有可能兇手是在殺死儒師妹後,再行將她姦屍。)

蔣慧珊:(師傅,我反而有不同的見解,看儒師姐的情況,理應是被先姦後殺的。)

李甜袖:她對慧珊之言莫名其妙問道(慧珊,妳何以有這種看法呢?不防坦言說出來吧!)

蔣慧珊:(師傅,看儒師姐的掙扎程度,根本就不是過於強烈;兇手極有可能先放迷藥,令儒師姐慢慢失去理智,然後再將她拖到後山山腳,繼而將她侵犯;待儒師姐甦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偵操已破,越想越深深不忿,便與兇手惡鬥起來,不敵被殺死的。)

沈蓉蓉:突然她問道(為何蔣姑娘會說得如此肯定呢?難道昨晚曾經與兇手有一面之緣嗎?)

蔣慧珊:她怒目相向蓉蓉質問道(沈蓉蓉…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難道妳認為我會殺死儒師姐嗎?)

沈蓉蓉:(我又沒有如此說過,為甚麼蔣姑娘會如此激動呢?)

蔣慧珊:此時的她被蓉蓉戲弄得七孔生煙,便走上前挑釁道。(沈蓉蓉…妳再口出狂言,小心…)

沈蓉蓉:(小心甚麼?難道妳認為我會害怕妳嗎?有本領即管使出來吧!)

蔣慧珊:(豈有此理…看來三師姐也不懂得教妳的,今天就等我好好教訓妳一頓。)

沈蓉蓉:(蔣姑娘…小心妳的言詞,妳並沒有資格批評靈雲姑娘…)

李甜袖:突然她喝令道(住口…妳們視紫衣派無物是嗎?竟敢在大殿前如此放肆?)

蔣慧珊:她與蓉蓉連忙跪在地上說道(師傅,弟子知罪…)

沈蓉蓉:她與慧珊連忙跪在地上說道(李掌門,蓉蓉知錯了…)

李甜袖:(愫愫…湘華…以妳們兩人之看法,此事究竟是誰所為呢?)

秦愫愫:她們異口同聲說道(一定是淨山派三大弟子的所為…)

宋湘華:她們異口同聲說道(一定是淨山派三大弟子的所為…)

李甜袖:(妳們憑甚麼證據懷疑淨山派三大弟子呢?)

宋湘華:(師傅,此事確是有蹟可沉,早前大師姐代靈雲前往淨山派慰問文庭遠的傷勢,他卻不領情之餘,還有意無意出言侮辱我們紫衣派;再者他們三師弟的為人,我們也不太瞭解,而且淨山派是女子的禁地,我有可能懷疑他們是酒肉和尚吧!)

秦愫愫:(師傅,我們紫衣派一定要替儒師妹取回公道。)

宋湘華:(師傅,儒師妹自小便跟隨妳,現在被姦殺,兇手簡直視我們紫衣派如無物,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我們理應先前往淨山派,找那個江永豐的老頭子算帳。)

袁惜惜:突然她問道(師傅…大師姐…二師姐…我們是否需要靜待三師姐回來呢?)

秦愫愫:(簡直混帳,這裡有師傅作主,用不著等靈雲回來。)

江永豐:他看見甜袖帶領眾弟子前來淨山派,便客氣的說道。(李掌門,請上坐…)

李甜袖:(江掌門,不必客氣;是次前來,主要目的是希望江掌門將三位愛徒交出來,給我一個交待。)

江永豐:(不知李掌門需要我三位徒兒向妳作何交待呢?)

秦愫愫:(豈有此理,還想死口不認是嗎?師傅…我們倒不如…)

江永豐:(秦姑娘,老夫不明白妳所言是甚麼?淨山派需要承認甚麼呢?)

宋湘華:她指著庭遠,鐵山與志誠說道。(你們三人姦殺了跟隨師傅多年的儒師妹,還想狡辯?)

文庭遠:(宋姑娘,我想大家可能有點誤會;我與鐵山及志誠,根本就不認識貴派那位儒師妹?)

李甜袖:(她是我的貼身皈依弟子,跟隨我多年,可是…不幸被人姦殺,弄至…)

江永豐:(李掌門…請節哀順變,有甚麼需要我們淨山派幫忙的,請隨便跟我說。)

秦愫愫:(我們紫衣派需要一個交待,江掌門…請你將三位劣徒交出來,待我師傅帶回紫衣派。)

江永豐:他站起來說道(秦姑娘…老夫敢說一句,我這三位徒兒,雖然偶然喜歡捉弄別人,但此等也是無心之失;論姦殺貴派弟子之事,我謹認為絕對不會是他們之所為。)

秦愫愫:(江掌門的意思,是告訴我們,不願意交出三位愛徒對嗎?)

江永豐:(李掌門,請恕老夫不敢從命,多多見諒。)

李甜袖:突然她站起來說道(好…既然你們不願意為自己作過之事情負責,我也不能強迫你們承認;那麼我為了替儒蘭取回公道,現在我就向江掌門下戰書,三日後我們紫衣派便與淨山派決一死戰;全部人跟我回去。)

江永豐:他為著維護三位愛徒,不惜一切接下甜袖的戰書道。(好…三日後,我們來一個生死決戰吧!)

秦愫愫:回到紫衣派,眾人越想越不白明道。(師傅,我們是否真的要與淨山派決一死戰呢?)

宋湘華:(但是…以我們現在的情況,根本完全沒有把握到他們殺死儒師妹的動機。)

袁惜惜:(萬一被三師姐知道,我們沒有與她好好商討便出發;那麼…)

 

三日後…

 

李甜袖:她帶領著眾人前來雪山之頂道(江掌門,果然守承諾,還比我們早一點到達這裡。)

江永豐:(哈哈…李掌門,既要面對之事,又何需要逃避呢?是福不能阻,是禍也避不過。)

李甜袖:(我們就定下以三局為終,如果紫衣派敗於淨山派之下,所有事情決不再追究;但假若淨山派敗於紫衣派之下,那麼江掌門便要將三位愛徒交出來,給予我們紫衣派一個公正的交待。)

文庭遠:他們看見永豐的眼神,視死如歸的答道。(弟子聽從師傅的吩咐,願意承擔一切結果。)

楊鐵山:他們看見永豐的眼神,視死如歸的答道。(弟子聽從師傅的吩咐,願意承擔一切結果。)

鄭志誠:他們看見永豐的眼神,視死如歸的答道。(弟子聽從師傅的吩咐,願意承擔一切結果。)

秦愫愫:第一局由她對庭遠(文庭遠,前次你為救靈雲而受傷,今次我再不會堯你的。)

文庭遠:豈料不到五招,愫愫已敗於他之下。(秦姑娘,承讓…)

宋湘華:第二局則是她對鐵山(大師姐第一局敗於文庭遠之下,此局我絕對不會讓你勝出的。)

楊鐵山:可是最終湘華也是敗於他之下(宋姑娘…多謝承讓…)

江永豐:此時的他站出來問道(李掌門,請問第三局由誰上前應戰呢?)

李甜袖:(就由我親自上陣…)她二話不說便與庭遠比試起來,結果庭遠及鐵山分別敗於她之下。(江掌門,現在我們兩派均是平手,請派出第三局的人選。)

江永豐:(李甜袖…妳實在欺人太甚了,竟然出此計謀?)

李甜袖:(比試前並沒有提及我不能出來親自上陣對嗎?難道我現在勝於文庭遠及楊鐵山,江掌門不服氣嗎?若是…即管跟我較量,反正我也希望知道紫衣與淨山,究竟是那一派的武藝出眾。)

江永豐:(好…最後一局不容有失,就等老夫親自上陣。)

文庭遠:他極力阻止道(師傅,絕對不能,萬一你有甚麼不測,淨山派怎辦?它是你畢生的心血…)

楊鐵山:(師傅…你與大師兄還是保留實力,待我與志誠出戰好嗎?)

鄭志誠:(師傅,淨山派還需要你與大師兄守衛的,就請讓我與二師兄出戰第三局好嗎?)

江永豐:他堅決反對道(絕對不能,我絕對不能讓我無辜的徒兒沾上污名的。)

李甜袖:(你們究竟商量好沒有呢?此事越早解決越好,江掌門…請派出第三局的人選…)

江永豐:(第三局就由老夫親自上陣,李掌門有何本領,即管使出來。)

鄭志誠:眾人看見永豐與甜袖比試內功已超出六個時辰,而且他們身上開始被聚結成冰。(大師兄…二師兄…師傅會不會出意外呢?師傅會不會被冰塊凝結,而不能再出來呢?)

楊鐵山:(志誠,你冷靜一點;大師兄,現在我們還有甚麼可以做的事情呢?)

文庭遠:他看著永豐心痛的說道(我都不知道,但是…如果師傅有甚麼不測,我們就是最大的罪人。)

秦愫愫:她看見庭遠走前幾步,便立即衝上前阻止道。(文庭遠,你想怎樣?)

文庭遠:(我只是想看看師傅的情況,別無其它,請讓開…)

秦愫愫:(絕對不能,現在江掌門與我師傅正在比試內功,恐防你會作出襲擊,還是退回原位吧!)

江永豐:他與甜袖開始支持不住,於是他吩咐道。(庭遠…你好好聽著為師的說話;假如今日為師有甚麼不測,往後淨山派的新任掌門就是你,我就將淨山派交託於你,你要好好將其發揚光大;鐵山…志誠…你們兩人要好好輔助庭遠,知道嗎?)

文庭遠:他站在一旁與鐵山及志誠聽道(師傅,你告訴弟子有甚麼方法可以將你與李掌門分開呢?)

江永豐:他搖頭答道(已經太遲,我們因為比試內功,互不相讓,已經超出六個時辰;如果要我們倆人分開,那麼等同同歸於盡沒有分別。)

楊鐵山:(師傅,難道連一點機會也沒有嗎?)

江永豐:他繼續搖頭答道(沒有…哈哈…李掌門,看來我們要死在這裡了…)

李甜袖:(哈哈…想不到我會有如此的下場,惜惜…妳知道靈雲甚麼時候回來嗎?)

袁惜惜:她哭著答道(師傅,三師姐今天便回來,有甚麼吩咐。)

李甜袖:(妳們好好聽著,我要靈雲接任紫衣派掌門之位,代我好好領導妳們。)

秦愫愫:聽到甜袖的說話,她氣憤的說道。(師傅,妳是否瘋了;靈雲入門不久的時間,妳要將掌門之位傳予她,我想其她師妹也不會服氣的。)

宋湘華:(是啊…師傅,每個人心目中都知道,大師姐是妳的繼承人;妳絕對不能將掌門之位傳予靈雲,她出身寒微,只是一個孤兒,與大師姐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蔣慧珊:(師傅,妳要三思;能夠將紫衣派發揚光大,就只有大師姐可以做得到。)

李甜袖:(為師已經決定了,江掌門…希望請你三位徒兒做見證…)

江永豐:他展露笑容說道(這個當然沒有問題,而且嚴姑娘機智過人,一定是上乘的人選。)

沈蓉蓉:就在永豐與甜袖進入休克狀態的時候,她們終於趕到。(李掌門…)

嚴靈雲:就在永豐與甜袖進入休克狀態的時候,她們終於趕到。(師傅…江掌門…)她走到倆人面前向眾人追問道(師傅與江掌門比試內功,究竟超出多少個時辰?)

文庭遠:(已經超出八個時辰,師傅剛才還向我們交待身後事。)

嚴靈雲:她跪在甜袖面前哭著說道(師傅,弟子不會讓妳死,弟子一定不會讓妳死…)說畢便坐在雪地上打坐。

江永豐:他與甜袖看見此情況,立即勸諫道。(嚴姑娘,別這麼傻…這樣妳會有生命危險的。)

李甜袖:(靈雲,妳還要接任紫衣派掌門之位,絕對不能如此;傻Y頭,妳有沒有聽到為師的說話?)

嚴靈雲:終於她運功完畢後,睜開雙眼微笑說道。(師傅,靈雲自小是一個孤兒,如果沒有師傅就沒有靈雲;靈雲早已視師傅如親娘般看待,如果師傅要死,靈雲也願意陪伴在旁。)說畢她便運功。

文庭遠:(靈雲,別這麼傻,妳會沒有命的…)

楊鐵山:他與志誠立即走上前阻止庭遠(大師兄…不好…)

鄭志誠:他與鐵山立即走上前阻止庭遠(大師兄…不好…)

嚴靈雲:突然一聲巨響,眾人聽到她的慘叫。(呀…)雪塊向四方八面散開。

文庭遠:一剎那靜下來後,他看見靈雲吐血倒在地上,立即走上前擁著她問道。(靈雲,妳怎樣?)

秦愫愫:此時看見甜袖與永豐已經分開,便走上前問道。(師傅,妳怎樣?)

鄭志誠:此時看見甜袖與永豐已經分開,便走上前問道。(師傅,你怎樣?)

江永豐:他與甜袖分別運功後,睜開雙眼看見庭遠為靈雲運功療傷,緊張的追問道。(嚴姑娘怎樣?)

李甜袖:他與永豐分別運功後,睜開雙眼看見庭遠為靈雲運功療傷,緊張的追問道。(靈雲怎樣?)

楊鐵山:他卻答道(剛才嚴姑娘為了將師傅及李掌門分開,自己則受傷吐血暈倒;現在大師兄正替嚴姑娘運功療傷,相信一會兒便會醒過來的。)

文庭遠:果然經過他的努力,靈雲終於醒過來。(靈雲,妳怎樣?告訴文大哥,那裡受傷?)

嚴靈雲:她微笑答道(文大哥,我沒有事;師傅與江掌門情況怎樣?)

文庭遠:(全靠妳…他們均沒有受傷,可是…剛才妳吐血暈倒,我…擔心妳不會再醒過來…)

嚴靈雲:(怎會呢?當日你送別我與義兄的時候,我曾經答應你,待我回來後便會與你喝酒。)

文庭遠:他將靈雲緊緊的擁入懷內坦言道(靈雲,如果妳有甚麼不測,我也不想生存下去了。)

嚴靈雲:(文大哥,你別如此;我已經沒有事了,你放心吧!)

李甜袖:惜惜扶著她上前看靈雲微笑說道(靈雲,妳這個傻Y頭,竟然不顧後果;妳知道嗎?剛才的情況,我們三人均有機會同歸於盡的。)

嚴靈雲:(師傅,弟子說過不會讓妳死,更何況…我們要確定儒師姐的死因,才能決定是否與淨山派有關係。)

李甜袖:她不停點頭說道(妳說得對…為師真的老了,已經不像妳深思細密。)

袁惜惜:(師傅,我們回去再談吧!)

文庭遠:(師傅,我想送靈雲回去?)永豐點頭,他立即吩咐道。(鐵山…志誠…你們兩人好好保護師傅。)

楊鐵山:他們立即回應道(尊命…)

鄭志誠:他們立即回應道(尊命…)

李甜袖:五日後,她將眾弟子齊集大殿上說道。(為師今天召集眾人,是有一件重要事情向大家宣佈。)

宋湘華:她細語向愫愫問道(大師姐,妳估計師傅是否想將掌門之位,向大家宣佈傳予靈雲呢?)

秦愫愫:她怒不可遏答道(絕對不會,師傅現在已經恢復過來;還需要將掌門之位傳予那個Y頭嗎?)

蔣慧珊:(大師姐,說話又不是如此說了,當日在雪山之頂上;師傅曾經請淨山派三大弟子作見證…)

秦愫愫:她咬牙切齒說道(簡直豈有此理,不知所謂;如果我能夠有一番作為,師傅一定會對我…)

李甜袖:(經過靈雲驗證儒蘭的屍體後,終於證實,儒蘭之死根本與淨山派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因為靈雲在儒蘭身上找到一個令牌,是屬金人擁有的,所以我們可以確定兇手就是金兵。)

沈蓉蓉:(那就好了,總算能夠讓儒蘭師父死得眼閉了。)

袁惜惜:(都是全靠三師姐,否則我們還被蒙在鼓裡。)

沈蓉蓉:(我都說嚴姑娘是一位聰明絕頂之人,其她小人與偽君子根本就不能傷害到她。)

秦愫愫:(沈蓉蓉…妳剛才說誰是小人?誰是偽君子?)

沈蓉蓉:(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秦姑娘…何需要如此動怒呢?)

秦愫愫:(簡直豈有此理,一會兒…我一定請師傅將妳趕下山。)

李甜袖:突然她命令道(愫愫…湘華…慧珊…跪下來…)三人立即跪下來,她繼續說道。(發生儒蘭是次不幸之事件,妳們三人不但沒有好好協助將真兇追查出來,相反一口說定是淨山派三大弟子的所為;為師還誤以為妳們已經徹查,可是…差點斷送為師與江掌門的性命,妳們的處理手法實在令我失望;現在為師要妳們三人面壁思過一個月,不得擅自離開;知道嗎?)

秦愫愫:她們立即回應道(弟子謹尊師傅的吩咐…)

宋湘華:她們立即回應道(弟子謹尊師傅的吩咐…)

蔣慧珊:她們立即回應道(弟子謹尊師傅的吩咐…)

李甜袖:接著她吩咐道(惜惜…蓉蓉…待靈雲的傷勢完全康復後,妳們兩人陪伴她代為師前往淨山派致謙,知道嗎?)

袁惜惜:她們立即回應道(弟子謹尊師傅的吩咐…)

沈蓉蓉:她們立即回應道(蓉蓉謹尊李掌門的吩咐…)

文庭遠:知道靈雲到訪,他第一時間出來迎接道。(靈雲,妳的傷勢怎樣?康復了沒有呢?)

袁惜惜:她與蓉蓉卻取笑道(三師姐,妳看文公子對妳多麼的緊張。)

沈蓉蓉:(對啊…當日全靠文公子將妳抱回紫衣山,而且一點怨言也沒有。)

文庭遠:(妳們兩人別再取笑我了,全靠靈雲…我師傅才能夠保住性命,我又豈會至她不顧呢?)

江永豐:此時的他親自出來迎接道(嚴姑娘到訪,歡迎極了。)

嚴靈雲:她恭敬禮貌的說道(靈雲見過江掌門,師傅吩咐靈雲前來慰問江掌門的傷勢。)

江永豐:(好…好…老夫已經沒有大礙,請代我多謝李掌門的關心。)

嚴靈雲:(還有…是次前來,是奉家師之命,特意向貴派致謙;經過我替儒師姐驗證屍首後,確定兇手並非貴派三位愛徒,是屬金人的所為,早前的誤會,希望江掌門別放在心上。)

江永豐:(果然機智聰穎,優雅大方,庭遠…你的眼光確是不錯。)

嚴靈雲:她微笑問道(靈雲不明白江掌門之意思?請問可否明言呢?)

江永豐:(老夫之意是想說明庭遠看上妳的眼光不錯,妳…確是機智過人…)

文庭遠:他看見靈雲臉頰通紅,於是說道。(師傅…請別再說下去,靈雲已經…)

江永豐:(好…好…)接著他問道(嚴姑娘…有件事情,老夫想透了也不明白,未知可否指教呢?)

嚴靈雲:(江掌門太客氣了,有甚麼事情吩咐靈雲,請隨意說出來。)

江永豐:(當日我與李掌門身陷險境之時,嚴姑娘竟奮不顧身營救;但…為何會想到此方法呢?)

嚴靈雲:她微笑答道(江掌門…你還記得當日靈雲硬闖淨山大殿慰問文大哥傷勢之事嗎?)

江永豐:他點頭讚賞道(老夫當然記得,嚴姑娘當日破天玄陣,老夫還記憶猶新。)

嚴靈雲:(當日江掌門曾經教導靈雲破陣之法,在我趕到雪山頂之時,感到無限的絕望,其實當時靈雲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將家師與江掌門分開,結果我唯有坐在雪地上打坐;終於我想起江掌門教導我破解天玄陣的其中一式,就決定用這一式來嘗試可否破解。)

江永豐:(妳有沒有想過,萬一妳的決定是錯誤,就連自己的性命也賠上了。)

嚴靈雲:她搖頭答道(沒有…當時情況過於危急,任何辦法只要靈雲想到就會嘗試。)

江永豐:(就連自己的性命也置之不理?)

嚴靈雲:(如果犧牲靈雲的性命,可以救回師傅與江掌門,我想…也是值得的…)

江永豐:(哈哈…好…好…老夫的眼光果然沒有看錯,嚴姑娘確是一位奇女子。)

嚴靈雲:(江掌門過譽了,這樣靈雲會驕傲的。)

江永豐:(驕而不傲才是嚴姑娘的性格;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