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豪 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二回(芳心暗許,借故親近。)

 

靈雲因感染風寒,暫不能前往探望庭遠的傷勢,而愫愫則自動請纓,代靈雲前往照料庭遠,愫愫更將自己對庭遠的心事相告表白,可是卻被庭遠斷言拒絕,愫愫有感被庭遠羞辱,便向甜袖挑撥離間,誣陷庭遠出言抵毀紫衣派的聲譽,甜袖感到事情不是愫愫所言如此簡單,便決定先向靈雲查問庭遠的品德,始知他是一名正人君子,為人重情重義;經查明真相後,甜袖才發現愫愫原來早已傾情於庭遠,當被庭遠婉拒後,便借機會誣陷他,甜袖決定重重責罰愫愫,沒想到她不但沒有因此而改過,反之將此事懷恨於心,並誓要向庭遠作出大報復。

 

袁惜惜:她關懷的問道(師傅,三師姐的病情怎樣?)

李甜袖:她搖頭答道(靈雲感染風寒,現在還沒有太大之起色。)

袁惜惜:(那怎麼辦呢?師傅…妳大發慈悲,一定要救三師姐…)

李甜袖:(她昏迷不醒期間,還惦記著文庭遠的傷勢;她說希望我代她安排弟子前往慰問文庭遠的傷勢,回來後便將文庭遠的情況告訴她。)

宋湘華:(真是紫衣派大笑話,靈雲自身難保,還惦記著那個文庭遠?)

秦愫愫:(師傅,倒不如由弟子代靈雲前往慰問文庭遠的傷勢好嗎?)

李甜袖:眾人愕然道(由妳前往?但是…我擔心妳會與淨山派的人發生衝突?)

秦愫愫:(師傅請放心,愫愫會以大局為重;文庭遠始終是因為救靈雲才會受傷,現在就連她也病倒,這個重責該由身為紫衣派的大弟子代為處理。)

李甜袖:她想了一會兒便答道(好…愫愫,為師就派妳代靈雲前往淨山派,但切記萬不能隨意動武;知道嗎?)

秦愫愫:(愫愫緊尊師傅的命令…)

鄭志誠:他看見愫愫便問道(來者何人?竟敢擅闖淨山派的禁地?)

秦愫愫:(紫衣派大弟子秦愫愫,奉家師之命代三師妹嚴靈雲前來慰問文庭遠的傷勢。)

鄭志誠:他奇怪的追問道(一向都是貴派嚴姑娘親自前來慰問大師兄,為何今天會是秦姑娘呢?)

秦愫愫:(師妹靈雲因感染風寒,病臥在床,但因記掛文庭遠的傷勢,故由我代她前來。)

鄭志誠:(秦姑娘,請跟我來,大師兄早已經在花園裡等待嚴姑娘。)

秦愫愫:(有勞引路…看來你一定是淨山派三大弟子中其一位對嗎?)

鄭志誠:(秦姑娘果然慧眼,一看便知曉。)

秦愫愫:(我與師傅於數年前曾經拜訪江掌門,算起來也有一面之緣。)

鄭志誠:他將愫愫領到花園,看見庭遠早已在此等候便說道。(大師兄,紫衣派秦姑娘到訪…)

文庭遠:他看見愫愫便站起來,感到莫名其妙問道。(秦姑娘?算起來我們已經有數年沒見面了。)

鄭志誠:(大師兄,秦姑娘…志誠先行告退…)

秦愫愫:她放下一切說道(文公子,這是靈雲數日前替你準備好的藥物。)

文庭遠:他立即追問道(為甚麼…這幾天不見靈雲前來探望我呢?)

秦愫愫:(文公子可能不知道,靈雲數日前的晚上,在回山路上遇上大雨,感染風寒,暫不能下床。)

文庭遠:他緊張的追問道(感染風寒?那麼她現在的情況怎樣?病情嚴重嗎?)

秦愫愫:(文公子有心,靈雲還在休養中。)

文庭遠:(是她請妳代她前來對嗎?)

秦愫愫:她微笑點頭答道(對的…雖然靈雲昏迷不醒,但口中還惦記著文公子的傷勢。)

文庭遠:(想不到她因為探望我而病倒,實在令我內咎不已。)

秦愫愫:(文公子不必多想,只要你的傷勢完全康復,就是給靈雲最大的禮物了。)

文庭遠:(這些都是靈雲提煉給我的療傷藥物嗎?)

秦愫愫:(對的…靈雲知道文公子的傷勢非輕,所以花了很多心思在提煉藥物。)

文庭遠:他滿懷心事的說道(今天有勞秦姑娘,在下已經沒有大礙,我吩咐志誠送秦姑娘下山吧!)

秦愫愫:(我也不敢打擾文公子的清幽,請多多保重,明天我會再前來慰問的。)

文庭遠:(有勞…志誠,替我送秦姑娘下山,路上小心…)

鄭志誠:(志誠知道,秦姑娘…請…)

江永豐:他看見庭遠仍然坐在花園裡便問道(庭遠,為甚麼不回房間休息呢?)

文庭遠:(師傅,弟子已經沒有大礙,便想出來走走吧!)

江永豐:(是真的沒有大礙,還是有心事呢?一定是掛念嚴姑娘的病情對嗎?)

文庭遠:他愕然的反問道(連師傅也知道靈雲生病了嗎?)

江永豐:(是剛才我遇見那位秦姑娘才知道的,她剛剛由志誠送下山。)

文庭遠:(數天前靈雲剛剛探訪後離開時下著滂沱大雨,想必一定是在那時感染風寒。)

江永豐:(庭遠,你在責備自己是嗎?)

文庭遠:(師傅,靈雲若不是為了弟子,便不會感染風寒,臥病在床。)

江永豐:(看來庭遠,你對嚴姑娘用情已深了。)

文庭遠:(我連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連續數天見不到她,我的心情總是不能靜下來。)

江永豐:(為師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嚴姑娘始終是李甜袖的愛徒;庭遠,你們倆人不一定有結果的。)

文庭遠:(師傅,庭遠一生孤苦,若不是得到師傅的疼愛,也不能活到今天;可是…)

江永豐:(可是…卻為了一位女子而沉迷下去嗎?其實我對嚴姑娘也有好感,看她機智聰明,確是一塊上乘的練武材料;為師不會反對你與她交往,但是…為師不能夠擔保紫衣派的掌門會如何對待你?)

文庭遠:(師傅,庭遠天不怕地也不怕,任何事情,庭遠都能夠克服的。)

江永豐:(那就最好,為師不會要你放棄甚麼,但也絕對不能做出有辱淨山派之事。)

文庭遠:(弟子謹尊師傅的教誨,絕對不會做出有辱淨山派之事情。)

 

半月後…

 

文庭遠:(秦姑娘,其實庭遠的傷勢已經康復了不少,妳不用再前來慰問了。)

秦愫愫:(原來文公子這麼快便討厭我嗎?)

文庭遠:(秦姑娘千萬別誤會,在下絕無此意;我只是擔心會連累秦姑娘也因為在下而病倒…)

秦愫愫:她走近庭遠身旁說道(怎會呢?如果我真的不幸病倒,希望文公子會在身旁照顧我。)

文庭遠:(我連靈雲病倒也照顧不到,又怎能照顧秦姑娘呢?)

秦愫愫:突然她捉緊庭遠的手說道(文公子,你知道嗎?其實愫愫也很需要別人的照顧。)

文庭遠:他掙脫愫愫雙手說道(秦姑娘,請自重…這裡是淨山派,被其他弟子看見就不好了。)

秦愫愫:(會有甚麼不好?難道你認為我配不上你嗎?)

文庭遠:(秦姑娘,在下沒有這個意思,請別誤會。)

秦愫愫:她倚重庭遠的身旁坦言道(庭遠,其實數年前當我們倆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已經深深的吸引著我;一直以來都是因為礙於師傅,我們不能走在一起,幸得今次靈雲病倒,我才能夠有藉口前來見你;庭遠,我們倆人倒不如離開這裡,找個地方過新的生活好嗎?)

文庭遠:他將愫愫推開反問道(秦姑娘,妳說到那裡去呢?庭遠自問處理事情光明磊落,對任何人也一視同仁;難道有那些地方令秦姑娘誤會嗎?)

秦愫愫:她嚇一跳的反問道(甚麼誤會?難道庭遠…你還不明白我的心事嗎?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你,但是…礙於師傅的關係,我希望能夠與你一起離開,過一些平淡的生活。)

文庭遠:(秦姑娘,妳弄錯了;淨山派與紫衣派乃是世仇,又豈能走在一起呢?)

秦愫愫:(怎麼不可能?庭遠,你帶我離開,我不想再活於李甜袖的生活裡。)

文庭遠:他凝重看著愫愫斷言拒絕道(要走的妳自己走,師傅對我恩重如山,我身為淨山派的大弟子,絕對不能做出有辱師門之事;還有…在下一直喜歡的人…根本就不是秦姑娘,如果有甚麼事情令秦姑娘誤會,在此我向妳道歉;對不起…)

秦愫愫:(你說甚麼…文庭遠,你說你一直喜歡的人不是我?你為甚麼要欺騙自己?)

文庭遠:(我沒有欺騙自己,在下一直喜歡的是另有其人,絕對不是秦姑娘。)

秦愫愫:(難道你從來也沒有喜歡過我嗎?)

文庭遠:他斷言的答道(從前沒有…現在更加沒有…將來也絕對不會有…)

秦愫愫:她感到被庭遠羞辱,於是憤然說道。(好…文庭遠,我會緊記今日你對我的羞辱,我…)

文庭遠:(秦姑娘,在下並沒有對妳羞辱,我只是實話實說。)

秦愫愫:(我會緊記…而且我可以告訴你,我一定會報仇,將來你一定會求我寬恕你的。)

楊鐵山:他站在花園的一角,看見剛才發生的一切,正當愫愫憤然離開後,他便問道。(大師兄,難道你一直喜歡的人…是嚴姑娘嗎?)

文庭遠:他看著鐵山無奈點頭道(想必秦姑娘對我有所誤會了,看來紫衣派與我們淨山派的世仇又加深了。)

李甜袖:她正在與眾弟子談話中,眼看著愫愫聲淚俱下回來,緊張的追問道。(愫愫,發生甚麼事情?)

宋湘華:(大師姐,誰敢欺負妳?待師傅替妳出頭…)

李甜袖:(愫愫,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妳先別哭…把事情的始末告訴為師。)

秦愫愫:她立即跪在地上哭道(師傅,弟子沒用,竟然被別人胡亂抵毀紫衣派的聲譽…)

宋湘華:(甚麼?豈有此理…大師姐,誰敢抵毀我們紫衣派的聲譽呢?)

秦愫愫:(就是…就是…淨山派的文庭遠,他竟然…)

李甜袖:(文庭遠說過甚麼?愫愫…立即告訴為師知道…)

秦愫愫:(他說我們紫衣派…均是一介女流,根本就不能與他們的淨山派相提並論;還有…)

李甜袖:(還有甚麼?繼續說下去…)

秦愫愫:(還有…他說很喜歡弟子,希望弟子答應與他遠走高飛,過一些平淡的生活。)

宋湘華:(簡直一派胡言,師傅…文庭遠憑甚麼要大師姐與他一起遠走高飛?)

袁惜惜:(師傅,請恕弟子多言;看文公子一表人才,理應不會說這等荒唐之說話。)

宋湘華:(惜惜…妳的意思是說大師姐在說謊…是嗎?)

袁惜惜:(惜惜絕無此意,請師傅明監…)

秦愫愫:(惜惜,這裡輪不到妳說話,立即退下,別再多言。)

袁惜惜:(師傅…大師姐…二師姐…惜惜先行退下…)

宋湘華:(師傅,文庭遠如此膽大妄為,妳一定要好好呈治他。)

秦愫愫:(對的…師傅,倒不如由妳帶領我們,圍攻淨山派,替弟子取回公道。)

李甜袖:她將一切看在眼裡,不久站起來說道。(為師自有主張,妳們先行回去休息。)

宋湘華:甜袖離開大殿後,她便說道。(大師姐,原來文庭遠一直喜歡妳,怎麼我們完全不知道呢?)

秦愫愫:(我都是今天才知道,他說數年前與我有一面之緣,當時他已經喜歡我。)

宋湘華:(他簡是癡人說夢話,大師姐將必成為紫衣派的新任掌門,又豈會做出如此之事情呢?)

秦愫愫:(當然…師傅對我恩重如山,我又豈會捨棄師傅及妳們呢?)

宋湘華:(它朝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淨山派的人,看他們知道我們紫衣派的厲害。)

李甜袖:原來她暗地裡,將愫愫與湘華的對話看在眼裡,感到事情該不是如此簡單;於是深夜前來找靈雲問道。(靈雲,妳的病情怎樣?)

嚴靈雲:(有勞師傅費心,弟子的病情已經逐漸好轉,沒有大礙。)

李甜袖:(靈雲,我深夜突然到訪,妳不詢問為師有甚麼事情找妳?)

嚴靈雲:她微笑說道(師傅深夜到訪,當然有妳要處理的事情;如果弟子能夠幫得上忙,師傅自然會吩咐弟子,相反如果師傅認為弟子根本不能幫上忙,亦不會告訴弟子。)

李甜袖:(哈哈…靈雲,妳確是冰雪聰明,連為師的心意也猜中。)

嚴靈雲:(若不是得到師傅的悉心哉倍,靈雲又怎會有今天的成就呢?)

李甜袖:(靈雲,為師想詢問妳有關文庭遠的為人。)

嚴靈雲:她莫名其妙道(文大哥?師傅,難道妳認為文大哥是因為報復,才令弟子感染風寒嗎?)

李甜袖:(當然不是,我只是想知道…在妳慰問他傷勢的這段時間裡,他對妳有沒有…)

嚴靈雲:她知道甜袖說話吞吞吐吐,於是理直氣壯的答道。(沒有…師傅,在我與文大哥獨處的這段時間裡,他不但沒有對弟子不規矩,相反還叫弟子不用每天慰問他的傷勢,因為這樣會導致弟子過於辛勞;師傅…妳不要對文大哥存有偏見,其實文大哥是一位正人君子,從他奮不顧身救我的一刻,我便知道他根本不是壞人,只是大師姐與二師姐常常說我入世未深,不懂分辨好人與壞人。)

李甜袖:(那麼在妳與他相處的日子裡,有沒有聽見他說喜歡妳大師姐之事呢?)

嚴靈雲:她驚訝的反問道(喜歡大師姐,文大哥怎麼會喜歡大師姐呢?)

李甜袖:她也對靈雲的回應感到莫名其妙(妳為何會如此肯定呢?)

嚴靈雲:(在我慰問文大哥傷勢的時候,我曾經聽到他與二師弟楊鐵山的對話;原來文大哥早前與大師姐曾經因為在市集上發生過爭執,還差點大打出手;試問文大哥又豈會喜歡大師姐呢?)

李甜袖:(這樣不就是愫愫說謊嗎?她為何要這樣做呢?)

嚴靈雲:她看見呆滯的甜袖,便不斷追問道。(師傅…師傅…妳沒有事嗎?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李甜袖:她搖頭答道(沒甚麼…靈雲,妳好好休息,一定要快點好起來;知道嗎?)

嚴靈雲:(弟子知道…師傅,大師姐從淨山派回來後,有沒有提起文大哥的傷勢怎樣呢?)

李甜袖:(妳大師姐說,文庭遠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叫她不用再前往慰問了。)

嚴靈雲:她高興的說道(那就好了,他康復後,我就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

李甜袖:(靈雲,妳只是關心文庭遠的傷勢;沒有甚它嗎?)

嚴靈雲:她天真的反問道(是啊…他是因為救我而受傷,現在他已經康復,我就不用再慰問他了。)

李甜袖:(靈雲,如果妳大師姐與二師姐能像妳一半如此懂事,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嚴靈雲:(師傅,誰不會做錯事情呢?我相信在妳悉心的教導下,我們一定會努力成長的。)

李甜袖:(靈雲,妳不明白為師的意思;為師希望她們兩人像妳一樣,沒有私心。)

嚴靈雲:(沒有私心,大師姐與二師姐都是好人,如果她們犯錯,師傅…妳就恕過她們好嗎?)

李甜袖:(為師自有主張,妳早點休息吧!)

宋湘華:(師傅大清早吩咐我們集合於大殿,不知有何吩咐呢?)

秦愫愫:(當然是向我們宣佈如何攻打淨山派的事宜,是次文庭遠就會知道我的厲害了。)

宋湘華: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秦愫愫: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袁惜惜: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甲弟子: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乙弟子: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丙弟子:眾人看見甜袖出來,立即恭敬的說道。(弟子向師傅請安…)

李甜袖:(我大清早集合妳們,就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佈;師門不幸,竟出了一位愛編謊言,胡亂抵毀別人的弟子,為師實在愧對紫衣派的列祖列宗;現在我要向大家宣佈,我必需要將此人作出責備;我希望此人自願站來,不需要我宣讀她的名字。)

甲弟子:(究竟師傅所言是誰呢?)

乙弟子:(看師傅的神態相當凝重,一定是有名望的師姐。)

丙弟子:(究竟會否城門失火,秧及池魚呢?)

宋湘華:(大師姐,妳知不知道師傅所言之人是誰呢?)

秦愫愫:(我又豈會知道師傅所言之人是誰呢?)

李甜袖:(怎樣…時間不待人,究竟此人自願站出來,還是要我宣讀她的名字呢?)

宋湘華:(師傅,既然此人不自願站出來,就請師傅宣讀她的名字。)

李甜袖:(好…為師已經給予機會,只是她沒有好好珍惜罷了;為師所之人,正正就是在紫衣派德高望重的大弟子…秦愫愫…)

甲弟子:眾人愕然道(甚麼話?身為大師姐,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嗎?)

乙弟子:眾人愕然道(甚麼話?身為大師姐,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嗎?)

丙弟子:眾人愕然道(甚麼話?身為大師姐,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嗎?)

秦愫愫:她莫名其妙的反問道(師傅,妳究竟胡說甚麼?)

李甜袖:(我並沒有胡說,昨日妳從淨山派回來後,跟我說文庭遠抵毀我們紫衣派,又說文庭遠要妳與他一起離開這裡,遠走高飛;可是…有人在數月前看見妳與文庭遠曾經在市集裡發生爭執,還差點大打出手;試問文庭遠又怎會要妳與他一起遠走高飛呢?根本這一切就是因為妳喜歡上文庭遠,昨日妳有可能被文庭遠拒愛後,懷恨在心,乘機報復。)

宋湘華:(大師姐,師傅所言千真萬確嗎?)

秦愫愫:(不是…當然不是…師傅,妳別胡亂聽取別人的說話,弟子確是沒有說謊的。)

李甜袖:(愫愫,枉妳身為紫衣派的大弟子,竟然做出如此不潔身自愛之事;妳叫為師如何原諒妳?)

秦愫愫:此時的她終於跪在地上哀求道(師傅,弟子知錯了,弟子只是一時貪戀於情愛,才會如此。)

李甜袖:(當日妳進紫衣派的時候,為師跟妳的說話,看來妳已經完全遺忘了。)

秦愫愫:(沒有…弟子沒有遺忘,師傅…求妳給弟子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宋湘華:眾人也一起跪在地上哀求道(請師傅對大師姐莽開一面…)

袁惜惜:眾人也一起跪在地上哀求道(請師傅對大師姐莽開一面…)

甲弟子:眾人也一起跪在地上哀求道(請師傅對大師姐莽開一面…)

乙弟子:眾人也一起跪在地上哀求道(請師傅對大師姐莽開一面…)

丙弟子:眾人也一起跪在地上哀求道(請師傅對大師姐莽開一面…)

李甜袖:(好…看在眾師妹都替妳求情,為師就莽開一面;現在罰妳面壁思過三個月。)

秦愫愫:(多謝師傅開恩…弟子一定會改過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