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情與義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沈鶴出身宦官世家, 三代建國有功, 被封為建國大元帥, 並賜予免死金牌及黃金令箭”, 由於戰績標榜, 招來太師賈廉的妒忌, 加以陷害; 鶴有感在官場上心灰意冷, 決辭官舉家南移歸隱, 豈料他竟派殺手於沙漠上截殺沈家; 鶴臨終前哀求清風老人收留他唯一的女兒沈靈

清風有感靈聰穎過人, 是可造之才, 遂收為入室弟子, 並將自己的畢生絕學傳授於她, , 就因為這樣引來靈的師兄段楓的妒忌, 他更立心欺師滅祖, 殺害師傅之餘; 更將此罪名推於與靈青梅竹馬的靖身上

靖微服出巡視察民情, 豈料廉不斷派人追殺, 晦委派靈前往保護靖回京, 靈為隱瞞自己的身份, 故不與靖相認; 他們倆人經過多次的生死劫難, 靖憑著靈身上的玉佩, 從而肯定眼前的人, 就是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人

究竟沈靈能否替沈家手刃仇人呢? 又能否替清風老人報仇呢? 宋靖與她的感情又能否開花結果呢?

 

周晦 : 他得知鶴辭官之事, 連夜趕往沈府.(元帥, 我…)

沈鶴 : (丞相, 你別再勸我; 我去意已決…對於丞相的錯愛, 本帥實在…)

周晦 : (元帥別這樣說, 本相還希望與你一起對抗朝中奸黨, 可惜…)

沈鶴 : (我太倦…已經看透名利, 明日我就會與家人一起南移歸隱.)

周晦 : (既然元帥去意已決, 本相亦不願強留; 希望它朝我們能夠再聚在一起.)

宋靖 : 正當他知道此事的時候, 就立即前往追截沈家.(靈兒…)他在鶴前敬禮(參見元帥, 元帥…為甚麼你們要南移呢?)

沈鶴 : (王爺請起, 本元帥已經心灰意冷.)他看著靖的眼神停留在靈身上, 於是說道.(王爺, 你是否特意來找靈兒呢?)靖點頭示意(靈兒, 妳就與王爺道別吧! 我與娘親在前面等妳.)

宋靖 : 他捉著靈的手說道(靈兒, 我捨不得妳啊!)

沈靈 : 她微笑(王爺, 天下無不散之延席…我們遲早都會重逢的; 你與湘華郡主好好保重.)

宋靖 : 他看見靈的笑容, 不其然自己也笑起來.(我最喜歡看見妳的笑容, 建國郡主的笑容是最美麗的.)

沈靈 : 她的臉頰通紅(王爺, 你又取笑我…)

宋靖 : (我沒有…)突然他將一塊玉佩放在靈的掌心道(以後妳見到它, 就會想起我吧!)

沈靈 : 她推卻道(王爺, 這是宋王府的全家之寶翡翠玉佩; 這麼貴重的東西, 我實在不敢收下; 王爺, 請收回…)

宋靖 : 他情深款款看著靈(這是我倆的信物, 妳一定要時時刻刻放在身上.)

 

經過道別後, 沈家繼續趕路, 豈料在沙漠上遇上一大班殺手, 全家竟葬身沙漠上, 鶴身受重傷之餘, 唯一保存著靈的生命; 就在此時清風老人出現, 把靈救走, 並收為入室弟子…

 

清風 : 他途經沙漠, 看見眾多屍體; 此時被他發現奄奄一息的鶴.(元帥, 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怎會弄成這樣子呢?)

沈鶴 : (我已經決定辭官歸隱, 想不到還有人不給我這個機會; 難道一定要置我於死地; 清風老人, 沈鶴一生從沒求過任何人, 現在我將唯一的女兒交託你, 希望你收留她. 可以嗎?)

清風 : 他看著鶴身受重傷都是為保留靈的性命, 悲痛之餘卻見靈之氣質聰穎過人, 必定是可造之才, 於是答應道.(元帥, 你放心; 我一定會照顧令千金, 並會將我畢生絕學傳授予她; 將來她一定不會被人欺負的.)

沈鶴 : 他高興不已, 立即吩咐道.(那就好了; 靈兒, 快點跪下來拜見師傅.)

沈靈 : 她立即照著鶴的吩咐跪下來道(拜見師傅…)

沈鶴 : (那我就安心了, 多謝清風老人成全…)

沈靈 : 她聲淚俱下大叫道(爹…爹…你別捨下我, 別扔下我一人…)

沈鶴 : (靈兒, 妳記著…要好好跟隨師傅習武, 長大後要輔助周丞相及宋王爺治理國家, 別讓外族入侵我們宋國; 知道嗎?)

沈靈 : (知…道…)說罷她親眼看著父親斷氣, 哀痛不已.

 

清風將靈帶回清風派, 與師兄段楓一起習武; 十二年後, 靈已經長得亭亭玉立而且更得到清風的真傳, 此時清風決定派她下山輔助晦及靖; 清風知道楓為人太過急功近利, 擔心他會走上魔道, 於是設法將他留在山上, 豈料他竟私自偷走下山找靈…

 

清風 : (靈兒, 妳已經盡得我的真傳; 為師已經再沒有甚麼可以教妳了.)

沈靈 : (師傅的大恩大德, 靈兒無以為報; 但願終身侍候師傅老人家.)

清風 : (哈哈…傻Y頭, 難道妳忘記了元帥臨終前的遺言嗎?)

沈靈 : 她回想起家破人亡的一刻, 心中悲痛不已.(我記得, 一切就像昨日發生似的, 我絕對不會忘記.)

清風 : (現在我將元帥臨終前交託我保管的“免死金牌及黃金令箭”交回給妳, 它朝妳就可以拿著這些信物, 回復妳建國郡主的身份.)

沈靈 : (回復我郡主的身份又有何用呢? 爹都不會重生的.)

清風 : (靈兒, 元帥雖然被人殺害; 但別忘記他臨終前還是笑著而去的.)

沈靈 : 她微笑道(師傅, 我明白…雖然爹是被奸黨所殺, 但是他從來沒有為宋國而感到後後悔; 我亦應該與他一樣, 輔助丞相及王爺, 剷除朝中的奸黨.)

清風 : (哈哈…元帥有妳這位女兒, 實在是沈家的光榮; 靈兒, 妳現在可以下山了.)

沈靈 : (那麼師兄呢?)

清風 : 提起楓他立即板起臉道(我不會讓他下山的.)

沈靈 : (為甚麼? 是否靈兒說錯話呢? 請師傅見諒, 其實師兄對師傅你將畢生絕學傳授予我之事, 一直耿耿於懷…)

清風 : (靈兒, 妳有所不知; 段楓此人太過急功近利, 假如我將汛生絕學傳授予他, 恐怕他會走上魔道; 所以我不准他下山, 往後妳亦要對此人事事提防.)

沈靈 : (靈兒知道, 師傅後會有期.)

 

靈下山後第一時間就是前往當日家破人亡的沙漠拜際家人, 途中竟遇上被哥哥賣到妓院的柳兒, 於是出手相救, 就這樣柳兒一直跟隨著她; 到達沙漠竟被她遇上前往拜際沈家的周晦…

 

周晦 : (元帥, 本相沒有用了, 竟然連你這位故友都失去了.)

沈靈 : 她感動得上前與晦相認(周丞相, 你有心…還記得沈家…)

周晦 : 他感到莫名其妙, 於是問道.(姑娘 妳年紀輕輕…怎會知道老夫就是…)

沈靈 : 她微笑道(周丞相與沈元帥乃是世交, 而且先父在家中還常常提起丞相.)

周晦 : (先父…難道妳就是…)

沈靈 : 她立即跪下來(在下沈靈, 參見丞相; 剛才的莽撞 請丞相恕罪.)

周晦 : 十多年來從沒有過的笑容, 今天終於重現了.(起來…)

沈靈 : (謝丞相…)

周晦 : (原來妳就是靈兒, 一別十二年, 妳竟然還在位上, 而且更長得亭亭玉立.)

沈靈 : (當日幸得清風老人路經此地, 先父哀求他收留我; 其後清風老人還收我為入室弟子, 更將畢生絕學傳授予我; 我沈靈亦沒有機會再與丞相見面了.)

周晦 : (靈兒, 妳怎會在這裡呢?)

沈靈 : (當日先父遺言, 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宋國, 他吩咐我一定要輔助丞相及王爺治理國家; 而師傅亦吩咐我是時候下山完成先父的遺言.)

周晦 : (那就好了; 妳都不知道, 王爺為著沈家客死異鄉之事, 一直耿耿於懷.)

沈靈 : 提起宋靖, 她心中難免記掛.(是嗎? 湘華郡主好嗎?)

周晦 : (十二年來亦因沈家之事而鬱鬱不歡, 這樣吧…靈兒, 妳跟我一起回府好嗎?)

沈靈 : 她猶豫道(回府?)

 

雖然猶豫, 但是靈最終亦是跟隨晦回府, 並與湘華相認…

 

宋湘華 : 她看見晦帶著兩位姑娘回來, 於是問道.(唉…丞相, 這兩位是…)

周晦 : (郡主, 妳不認得她嗎?)

宋湘華 : 始終一別十二年(這位姑娘好像很面善, 但一時間我又想不到.)

沈靈 : 她拿出玉佩放在湘華面前問道(湘華郡主, 妳認得這塊玉佩嗎?)

宋湘華 : 宋王府之寶當然認得(這塊翡翠玉佩是宋王府家傳之寶, 怎會…)

沈靈 : (是王爺送給我的.)

宋湘華 : 她高興得衝上前與靈擁抱道(妳…妳是建國郡主靈姐姐…)

沈靈 : (湘華…一別十二年, 想不到妳已經長大了.)

宋湘華 : (怎會這樣的…沈家不是已經客死異鄉嗎?)

周晦 : (郡主, 我們先坐下來慢慢談吧!)

 

靈事情經過道出後, 晦將靈收為義女, 並就立即委派她前往保護靖回京…

 

宋湘華 : (事情原來就是這樣的, 我一定要王兄稟報皇上; 回復妳郡主之位.)

沈靈 : (其實…郡主之名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 只是我希望完成先父的遺願.)

宋湘華 : 她看著柳兒問道(是啊..靈姐姐, 這位姑娘是…)

沈靈 : (她叫柳兒, 是我路上認識的.)

柳兒 : 她立即跪下來(參見丞相, 湘華郡主.)

周晦 : (起來…不必多禮…)

柳兒 : (謝丞相; 柳兒本與哥哥相依唯命, 可是哥哥好賭並將我賣到妓院, 幸得沈姑娘出手相救; 為報大恩大德, 柳兒願終生為奴為婢, 以報答沈姑娘救命之恩.)

沈靈 : (丞相, 請問王爺呢?)

宋湘華 : (靈姐姐, 是這樣的; 王兄微服出巡, 已經三個月沒有回來, 又沒有消息.)

沈靈 : (怎會這樣的.)

周晦 : (王爺本想微服出巡視察民情, 早前還有探子回報他的情況, 豈料…)

沈靈 : 晦吞吞吐吐, 令她更加憂心的問道.(怎樣?)

周晦 : (豈料近日回來的竟然是探子的屍體…)

沈靈 : (甚麼話…? 為何不派人手四處找他呢?)

宋湘華 : (我與丞相都不希望將王兄微服出巡之事公開, 以免奸黨有機可乘.)

周晦 : (現在我們與王爺的消息全部斷了, 我真擔心他會出了意外.)

柳兒 : (沈姑娘, 倒不同就由我前往查探王爺的下落好嗎?)

宋湘華 : (絕對不能, 我們還未清楚殺死探子的是甚麼人, 不可以貿貿然冒險的.)

周晦 : (靈兒, 以妳現在的武功, 倒不如由妳親自前往找王爺;好嗎?)

宋湘華 : (對啊…靈姐姐, 以妳的武功, 一定可以保護王爺回京的.)

沈靈 : (這樣…)

周晦 : (靈兒, 只有妳才可以保護王爺; 妳就念在王爺對妳的恩情吧!)

柳兒 : (沈姑娘, 妳這樣前往會很危險的; 倒不如讓柳兒代妳去.)

沈靈 : (柳兒, 假如妳前往我反而更加擔心.)她思前想後終決定獨自前往.

宋湘華 : (那就好了, 丞相…這樣我們就可以放心了.)

沈靈 : (那麼我就明日起行.)

周晦 : (靈兒, 老夫有個提議, 不知妳是否願意呢?)

沈靈 : (丞相與先父是世交, 有甚麼話但說無防.)

周晦 : (本相無兒無女, 希望能將沈姑娘收為義女, 不知妳的意思如何呢?)

沈靈 : 她高興得跪在地上叫道(拜見義父…)

周晦 : (乖…乖…起來…)

宋湘華 : (恭喜丞相能能得如此聰穎乖巧的女兒…)

 

靈向晦承諾一定會將靖平安帶回京師, 可惜一路上她都完全沒有靖的消息, 唯有借助奇門遁甲之術, 終於將靖的下落推算出來; 原來靖自從離京後, 路上一直被人追殺, 四處匿藏, 現在身處的環境非常危險 靈更握算出靖會在兩日內遇上更厲害的人追殺他, 於是她連夜趕路, 誓要在此人現身前將靖找到…

 

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 就在靖被敵人圍攻的時候, 靈出手相救; 靖竟被靈的獨特氣質吸引著, 並勾起他心中對兒時玩伴的百般思念.

 

宋靖 : 他已身受重傷(你們究竟是甚麼人? 為何一直要追殺我?)

元坤 : (根本我與你就是無仇無怨, 但是有人出高價買你的人頭.)

宋靖 : (誰派你來殺我?)

元坤 : (身為一個殺手, 是絕對不會透露任何人的身份; 尤其是付得起錢的人.)

宋靖 : (假如你知道我是誰…可能你會改變主意…)

元坤 : (哈哈…簡直笑話, 身為殺手, 我是絕對不會掉轉頭幫你的; 況且…我奉命要殺的人就是當今宋王府的宋靖.)

宋靖 : 他被嚇了一大跳, 窮毫是誰知道自己微服出巡呢? 他思前想後終於知道.(我明白了…當今只有一個人要取本王的人頭.)

元坤 : (既然知道了就應該死得冥目.)當他再次出手的時候, 竟被手持藍絲絹的人打傷; 於是他奇怪問道.(姑娘 他是我要殺的人; 請讓開…)

沈靈 : (不過…他偏偏就是我要救的人啊! 試問我又怎能讓開呢?)

元坤 : (他是妳要救的人, 是誰派妳來?)

沈靈 : (這點你不需要知道, 你只需要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走吧…我不想大開殺戒.)

元坤 : (哈哈…簡直口出狂言, 待我給妳看看吧!)說罷他就向靈出手, 不到兩招就被靈打倒地上.(我與妳無仇無怨, 為何偏偏要與我們作對呢?)

沈靈 : (我已跟你說過, 他是我要救的人; 你不能傷害他.)

元坤 : (只要誰付得起錢, 叫我們殺任何人都可以; 那麼叫妳救他的人, 又出得起多少錢呢?)

沈靈 : (要我救他的人, 沒有一分錢給我.)

元坤 : 他奇怪得很(妳也會做虧本生意嗎?)

沈靈 : (是否虧本生意就視乎從甚麼角度看了, 但是假如你要堅持殺他, 我可以肯定告訴你, 這宗一定是虧本生意.)

元坤 : (為甚麼?)

沈靈  : (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 最終也會死在我手上, 連命都沒有了; 你說這是不是虧本生意呢?)

元坤 : (好漢不吃眼前虧; 宋靖, 我今天故且留下你的狗命, 但是這位姑娘不能保護你一世的; 下次我們再碰面的時候, 就是你的死期; 姑娘 我們後會有期.)

宋靖 : 他立即向靈道謝(多謝姑娘相救…)

沈靈 : 她立即跪在地上(參見王爺…)

宋靖 : 他愕然問道(姑娘請起, 妳怎會知道…)

沈靈 : (謝王爺…是周丞相派我來保護王爺回京師的.)

宋靖 : (周丞相…他怎會知道我在這裡呢?)

沈靈 : (因為丞相派來查探王爺下落的土兵全部死了, 丞相擔心王爺會遇害; 所以就派我來保護你, 豈料我找了很久仍沒有王爺的下落, 幸好運用奇門遁甲之術, 推算出王爺會於這兩天途經這裡, 並會遇上更厲害的敵人, 所以我連夜趕來; 幸好你沒有出意外, 否則我真不知如何向丞相交待好了.)

宋靖 :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沈靈 : (王爺客氣了.)

宋靖 : (請問姑娘…?)

沈靈 : (民女姓沈…)

宋靖 : (原來是沈姑娘..)忽然他看著靈, 令她感到臉頰通紅.

沈靈 : 於是她問道(王爺為何這樣凝望我呢? 是否有不妥的地方呢?)

宋靖 : (他立即醒過來(對不起…沈姑娘令本王想起一位故友…不是應該是紅顏知己才對…)

沈靈 : (能夠成為王爺的紅顏知己, 此人一定很了不起; 敢問王爺她是不是王爺的夫人呢?)

宋靖 : (不是…她只是我兒時的玩伴, 可惜…在十二年前她舉家南移; 豈料在路上全家遇害, 已經魂歸天國.)

 

靖向靈坦言先要到軍營交待事務, 才能回京師, 靈受晦所託要將靖平安送回京師, 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 唯有與他一起上路; 途中他們倆人先後發生爭執 再遇上無數次的劫難, 而靖亦從一些蛛絲馬跡發現靈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 正當他欲與靈相認的時候, 卻被靈拒諸於門外…

 

沈靈 : (王爺, 我們現在是否起程回京師呢?)

宋靖 : (暫時不能, 我還要到軍營交待些事務, 或許要延誤三個月才能回京師; 沈姑娘 妳會與我同行嗎?)

沈靈 : (既然丞相派我來保護王爺, 我當然要與你一起前往; 直至將你平安送回京師, 我的任務才算完成.)

 

靖與靈一起上路趕往軍營的時候, 途中不停遇上敵人追殺, 都能死裡逃生; 本應他們倆人相處得很融洽 立料在一市集內, 因遇上一班乞丐, 靈懷疑他們是奸細, 靖卻不以為然, 還批評靈太過多疑; 就這樣他們爭執起來, 靖還不顧靈的感受, 毅然離去; 靖此舉令靈感到很失望…

 

乞丐: 靖與靈途經一市集, 忽然擁上一班乞丐向他們討飯.(公子, 姑娘 好心施捨個發財錢…)

沈靈 : 正當靖拿出一定黃金的時候, 卻被她阻止道.(宋公子, 別將錢給他們.)

宋靖 : (為甚麼?)

沈靈 : (一路上我已經懷疑有人跟蹤我們, 可能與這班乞丐有關的.)

宋靖 : (但是看他們那麼可憐, 又怎會傷害我們呢?)

沈靈 : (事情絕對不能單看表面的, 有誰可以保證他們不是奸細呢?)

宋靖 : (沈姑娘 妳太多疑了.)接著他就將黃金放在其中一個乞丐手上說道.(這定黃金你們拿去吃東西吧!)

乞丐: (多謝…多謝公子..善有善報…)就這樣乞丐一下子全走了.

宋靖 : (一定黃金就令他們滿足, 妳說他們怎會是奸細呢?)

沈靈 : (人心難測…)

宋靖 : (那麼我可否說沈姑娘..也是奸細呢?)

沈靈 : (王爺…我看你的江湖資歷尚淺, 還是要好好磨練才是.)

宋靖 : 他接受不了靈的說話, 於是斷言道.(沈姑娘 看來我們不能再同行了.)

沈靈 : (我並不想與你同行, 只是受丞相所託唉已.)

宋靖 : (好! 從現在開始, 我們就各走各路; 回京師後, 我會叫丞相恕你的罪; 那妳就可以放心啦!)

沈靈 : 她瞭解靖的性格, 此刻不能再勉強他的.(隨你喜歡…)

宋靖 : (那就告辭了, 沈姑娘..希望我們後會無期.)

元坤 : 就在靖趕路的時候, 途經一個榭林的時候; 他就與剛才在市集行乞的乞丐衝出來說道.(王爺, 我們又見面了; 我已經在這裡恭候多時了.)

宋靖 : 他停下來(元坤?)

元坤 : (幸好你與那位姑娘發生爭執, 我才可以有機可乘…)

宋靖 : (原來真是你的詭計.)

元坤 :(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 我本來還擔心會被你身邊的Y頭識穿, 豈料竟有你這個大傻瓜相信; 哈哈…我早已經說過那個Y頭不能保得你一世的; 受死吧!)他出手將靖打傷倒在地上(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此時忽然一副藍絲絹將他打倒地上; 接著靈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憤怒道.(又是妳…為何每次在最重要的關頭, 妳就偏偏出現破壞呢?)

沈靈 : (你看看身後那班乞丐)

元坤 :他看見乞丐一個個暈倒地上(怎會這樣的?)

沈靈 : (其實我早已經知道這班乞丐一直跟蹤我們到市集, 在我與王爺發生爭執後, 我就將計就計; 將七步迷魂粉放在他們的食物裡, 所以就變成這樣; 但是你不需要誓心, 他們不會死的, 只會昏迷三日三夜就會醒來; 這樣我要救王爺就更加輕而易舉.)

元坤 : (Y頭, 妳太過目中無人; 可惜還是棋差一著, 今次我是有備而來的, 妳看看他是誰?)
沈靈 : (恆豐派元真道人…)

元坤 : (果然有見識, 他就是我的師傅)

元真 : (姑娘有禮…)

沈靈 : (恆豐派是江湖上極有聲譽的名門正派, 我又怎會不認識元真道人呢?)

元真 : (想不到姑娘年紀輕輕就見識廣播, 老納實在汗顏.)

沈靈 : (但是我還希止地方想不通, 希望元真道人能夠指點.)

元真 : (姑娘請說…)

沈靈 : (以元真道人這種世外高人, 為合會與元坤同流合污呢?)

元坤 : (豈有此理妳竟敢對我師傅出言莽撞 待我好好教訓妳.)

元真 : 他喝停道(停手…你不是她的對手; 姑娘 待老納跟妳較量一下好嗎?)

沈靈 : 她與真對打後兩人均同時受傷(恆豐派武功果然名不虛傳, 在下佩服.)

元真 : (姑娘的武藝亦深不可測請問師出何派呢?)

沈靈 : (大師見笑, 我的武功根本就不能與大師相提並論.)

元真 : (姑娘..妳不是老納的對手, 倒不如妳留下王爺, 我會放妳一條生路的.)

沈靈 : (哈哈…貪生怕死的人就訛死, 況且能夠死於恆豐派元真道人的劍下, 就是我的榮行.)

宋靖 : 他聽罷這番說話, 竟衝上前說道.(你們要的人是我, 放了這位姑娘 我跟你們回去.)

沈靈 : (王爺…你瘋了嗎? 難道你認為我會輸, 對我沒有信心嗎?)

宋靖 : (絕對不是, 我只是不希望沈姑娘為救本王而白白犧牲)

沈靈 :她微笑道(宋國可以沒有我, 但是絕對不能沒有宋靖.)說罷她竟將靖點穴(對不起, 王爺…元真, 出手吧!)

 

經過一場激烈的打鬥後, 真與圻雖然靈所殺; 但靈已經身受重傷…

 

元真 : 他臨終前後悔道(老納看錯了, 想不到姑娘的武功竟在老納之上…)

沈靈 : (多謝大師承讓…)

宋靖 : 靈替他打開穴道, 接著就倒在靖的懷內.(沈姑娘 妳怎樣?)豈料竟被靈的手猛然推開, 他內疚若不是自己一時衝動, 就不會連累靈.(沈姑娘 對不起…)

沈靈 : 她還諷刺問道(王爺都會向別人道歉嗎?)

宋靖 : 他為人恩怨分明, 明知靈是在諷刺自己; 仍抑制自己的情緒(若不是我一時衝動, 就不會把妳連累; 都是我的錯.)

沈靈 : (你走吧…馬上回京師…)

宋靖 : (那麼…妳呢?)

沈靈 : (現在我身受重傷, 根本就不能保護你回京師.)

宋靖 : 他衝口而出說道(我絕對不會捨下妳一人的.)

沈靈 : (我要找個地方好好療傷.)

宋靖 : (我陪妳一起…)

沈靈 : (現在你與我一起, 還會把你連累的.)

宋靖 : (假如能夠與妳死在一起, 我死而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