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仇 恨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楊家一門傑出,大子楊家聲不負眾望,努力當上出色的高級警司職位,可是因為幼弟而斷送寶貴的生命,英年早逝,二子楊家安為養活弟妹,與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范子豪開設汽車廠房,三女楊曉菁為完成大哥哥的遺志,畢業後決投身警隊,經過時日的磨練,終當上優秀的高級督察,然而只有幼子楊家傑,自幼被母親寵壞,父母離逝前千叮萬囑的吩咐,家傑卻被寵壞得無惡不作,喜歡跟隨好友施偉立及張繼榮四處惹事生非,害得家安與曉菁不得安寧;卓彬與卓敏從小被父母遺棄,在從孤兒院長大的他們很明白事理,桌彬放棄學業,為的是希望讓妹妹升上大學,可是卓敏怡卻不想擔誤哥哥的前途,毅然於中學畢業後便投身警隊,希望能夠讓兄妹的生活好過一點;只有范子豪…這個人很特別,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即使是與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楊家安也對他的事跡不太清楚,只知道他為人正直,從不會佔人家的便宜,也不會開罪於別人,同時間他也不希望有外人闖入他平靜生活的世界裡,因為沒有人知道後果是怎樣,但是…從他第一次與楊曉菁遇上,他便知道自己將會與楊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想斷也不能…

 

楊家傑 :他走到車房跟彬與南生說道(卓彬…生哥救命…有人要殺我…)

卓彬 :他二話不說便走上前,把家傑扶起來追問道。(家傑,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楊家傑 :他指著怒氣沖沖,準備衝進來的曉菁說道。(她…要殺我…你們一定要救我…)

葉南生 :他立即走上前阻止道(小姐,這裡是私人車房,麻煩妳出去。)

楊曉菁 :她怒目相向指著家傑跟彬與南生說道(將楊家傑交出來,我便會立即離開。)

葉南生 :(對不起,請恕我們做不到,因為他是我們老闆的弟弟,我們必需要保護他的安全。)

楊曉菁 :她卻喝罵道(楊家傑…你避得一時避不到一世,馬上給我滾出來…)

楊家傑 :他還理直氣壯說道(我都已經跟妳道歉,妳還想我怎樣?不如事情就這樣算數吧!)

卓彬 :此時的他與南生才醒悟的問道(家傑…你開罪了這位小姐嗎?)

葉南生 :此時的他與森才醒悟的問道(家傑…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楊家傑 :(沒有…我甚麼都沒有做過,只是她一直追著我回來,不肯放過我。)

卓彬 :(小姐,倒不如這樣…待我們老闆回來,大家坐下來慢慢談好嗎?)

楊曉菁 :(我才不會聽你們廢話,楊家傑…我說最後一次,如果你不行出來,那麼我便…)

楊家傑 :(不行…我寧願死在這裡也不會出來的,除非妳找人將我拖出去吧!)

卓彬 :說畢曉菁真的走上前動手,他立即阻止道。(小姐,請別亂來;萬一…)

葉南生 :(小姐,萬一發生甚麼事情,我們也管不了的;倒不如…)

楊曉菁 :她向彬與南生坦言道(你們兩人不是我的對手,讓開吧!否則別怪我…)

卓彬 :(生哥,保護家傑…)他企圖走上前阻止,可是卻被曉菁打倒地上。

葉南生 :他看見此情形,立即走出來幫忙。(卓彬…)可是也被曉菁打倒地上。

楊家傑 :他被曉菁從車房裡拖出來,不停的打著哀求道。(我求妳…放我一條生路…)

范子豪 :就在曉菁最憤怒的同時,她隨手拾起地上的鐵棍,正想打在家傑身上的時候,卻被他出手阻止說道。(小姐,得堯人處且堯人,妳已經佔盡上風,倒不如算數好嗎?)

楊家傑 :他看見子豪出手阻止曉菁,立即大喊道。(豪哥…救我,她會把我打死的…)

范子豪 :(小姐,楊家傑已經被妳打傷,難道妳連一條生路也不能給他嗎?)

楊曉菁 :她不俏的說道(當你知道他曾經做過甚麼,你就不會再維護他。)

范子豪 :他同樣以不俏的態度問道(小姐,妳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嗎?)

楊曉菁 :她清晰的說道(楊家安與范子豪合資的<安豪汽車>廠房對嗎?)

范子豪 :他驚訝曉菁所言,於是微笑的說道。(既然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為甚麼還要來攪事呢?)

楊曉菁 :(正因為楊家傑知道這裡的人會維護他,所以這裡就是他唯一的生路;放手…)

范子豪 :他仍然捉著曉菁持著鐵棍的手(小姐,我代他向你道歉,事情就這樣算數好嗎?)

楊曉菁 :(不是你做錯,我不會胡亂接受任何人的道歉…)

卓彬 :此時的他與南生看見家安回來,立即大喊道。(安哥,發生事情…)

葉南生 :此時的他與彬看見家安回來,立即大喊道。(安哥,家傑說被這個女人追殺…)

楊家傑 :他看見家安回來立即喊道(二哥救我,她想把我殺掉…救命…)

楊家安 :他看見子豪捉著曉菁手持鐵棍的手便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范子豪 :(小姐,最後一句,可否給點面子,先放下鐵棍;有甚麼事情,大家坐下來慢慢談好嗎?)

楊曉菁 :她點頭道(好…楊家傑,今日我是給面子你的豪哥,下次你沒有這麼幸運。)

楊家傑 :脫離曉菁後,立即躲在家安背後說道。(二哥,幸好你回來,否則三家姐一定把我殺掉。)

卓彬 :眾人聽到家傑對曉菁的稱呼,無不嚇一跳的說道。(她是你的三家姐?)

葉南生 :眾人聽到家傑對曉菁的稱呼,無不嚇一跳的說道。(你剛才還說你的三家姐要追殺你?)

范子豪 :眾人聽到家傑對曉菁的稱呼,無不嚇一跳的說道。(家安,他就是你的妹妹嗎?)

楊家安 :他微笑點頭答道(是啊…對不起,帶給你們麻煩了…進去再說吧!)

楊家傑 :進辦公室後,他第一時間說道。(二哥,三家姐真的想殺我,如果不是豪哥出手阻止…)

楊曉菁 :她立即站起來喝令道(收聲…你告訴二哥,為甚麼我會追捕你來到這裡?)

楊家安 :(甚麼?追捕?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家傑…你到底做過甚麼?)

楊曉菁 :(說…親口告訴二哥,剛才發生過甚麼事情?待二哥知道,我究竟有沒有做錯?)

楊家傑 :(沒有…二哥,我甚麼都沒有做過;只是三家姐在酒吧看見我的時候,就追著我不放。)

楊家安 :面對眼前一個被寵壞的弟弟,一個是正義的妹妹,他左右為難。(曉菁…倒不如…)

楊曉菁 :(好…你不敢告訴二哥,我替你告訴他;二哥,他賣丸仔給阿May,阿May因為服食過量,走…上天台…一躍而下…就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他…他是殺人兇手…)

楊家傑 :(妳一向都對我有偏見,剛才妳在我身上也搜不到甚麼毒品,倒不如說妳想公報私仇。)

楊曉菁 :(你還敢說我公報私仇,如果被我搜到,我早已經將你帶回警局;還會讓你來到這裡?)

楊家傑 :(這是她咎由自取的,根本與我沒有任何關係;是妳…對我有偏見…)

楊曉菁 :她一巴掌摑在家傑的臉上說道(你…這個畜牲,你知不知道…阿May只有16歲…)

楊家傑 :(那是她自己服食過量,與我何干?)

楊家安 :他按著家傑說道(家傑…別再反駁家姐好嗎?你知不知道她已經很憤怒。)

楊曉菁 :她失望的說道(二哥,你看清楚,他已經無藥可救;我警告你…楊家傑,別毀於我的手上…)

楊家安 :他看著曉菁憤怒的離去,不禁責備道。(家傑,到底你甚麼時候才會生性做人?)

楊家傑 :(二哥,根本是三家姐對我有偏見,無論我做甚麼,她總是不順眼的。)

楊家安 :(曉菁小時候也很疼愛你的,她怎會對你有偏見?只是你自己做得不好…)

范子豪 :他搭著家安的肩膀說道(家安,算吧…你妹妹都已經走了,就別再為此事煩擾了。)

楊家安 :(卓彬…南生,連累你們兩人受傷,真的不好意思。)

卓彬 :(算吧…其實剛才你妹妹已經留手,若不是我與生哥肯定臉腫,手腳重傷了。)

葉南生 :他點頭說道(卓彬說得對,你妹妹根本就沒有打傷我們。)

范子豪 :(家安放心,剛才我跟你妹妹的對話中,我感覺她是一個公正的人,她絕對不會傷害無辜的人。)

楊家安 :他搖頭答道(曉菁說得對,家傑真的被我們寵壞了。)

樂勝 :眾人看見曉菁回來便詢問道(Madam…妳剛才往那裡去?)

李鐵民 :(就是…Madam,妳是否沒有將楊家傑拘捕回來呢?)

楊曉菁 :她慨歎道(想拘捕也不能,因為我在他身上搜不到任何毒品,他實在太狡猾了。)

卓敏怡 :(阿May這麼年輕便死去,實在太可惜了。)

樂勝 :(其實除了賣丸仔的人做錯之外,阿May自己也有錯,她應該要有節制,不能服食過量。)

李鐵民 :(正是…這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不能埋怨任何人。)

楊曉菁 :(但是…楊家傑一樣是殺人兇手,我一定會找機會將他入罪的。)

卓敏怡 :(Madam…別遺忘,楊家傑始終是妳的親弟弟…)

楊曉菁 :(我沒有這樣兇殘的弟弟,若不是因為他…大哥就不會死,是他把大哥害死的。)

施立偉 :他看見曉菁一個人在酒吧喝酒,於是上前搭訕。(小姐,一個人在喝悶酒。)

楊曉菁 :她看了立偉一眼後便說道(麻煩你走開,別惹起我的怒火。)

施立偉 :他看著眼前叫人動心的曉菁,不願離去的哄騙道。(倒不如我陪妳喝酒解悶好嗎?)

范子豪 :突然他捉著正想下藥在曉菁酒裡的立偉說道(別打她的主意,否則你會後悔莫及的。)

施立偉 :(又是你…范子豪,究竟我有甚麼得罪你的地方,為何每次你都會出現破壞我的事情呢?)

范子豪 :(我只是一片好心提醒你,如果你執意如此,我也沒有辦法。)

施立偉 :(最好就是你現在立即消失,否則…我就會對你不客氣…)

楊曉菁 :她展示證件說道(他確是一片好心提醒你,我同樣希望你也會盡快消失。)

施立偉 :他無奈的說道(范子豪…你有種,下次沒有這麼好運的。)

楊曉菁 :她卻坦言道(你知不知道,剛才的說話足以構成恐嚇的罪名。)說畢立偉便立即離開。

范子豪 :(看來施立偉沒有說錯,妳似乎真的在這裡喝悶酒啊!)

楊曉菁 :(難道你不認為我在這裡查案嗎?)

范子豪 :(看妳身上只有證件,沒有配鎗,想必妳已經下班;又豈會在這裡查案呢?)

楊曉菁 :(看來…你似乎很瞭解我,難道是二哥叫你來這裡找我嗎?)

范子豪 :(他確是曾經告訴我,妳會在這裡出現;但是…絕對不是他叫我前來找妳的。)

楊曉菁 :(那麼即是說…你只是剛剛路經此地,而又剛巧替我解圍對嗎?)

范子豪 :他笑言道(隨便妳喜歡怎樣說吧!如果妳認為是如此,那麼準備如何多謝我呢?)

楊曉菁 :她微笑點頭說道(這樣…我就請你喝酒,當作是多謝你剛才替我解圍吧!)

范子豪 :(看來妳都公私分明,絕不願意佔人家的便宜。)

楊曉菁 :(你也是…16歲便與二哥合資車房,雖然細少,但…終於捱到今天的成績。)

范子豪 :(當日妳根本就知道我是誰,為甚麼沒有直接說出來呢?)

楊曉菁 :(我要找的人不是你,不是卓彬,也不是葉南生;我找的人只是楊家傑…)

范子豪 :(所以妳就不希望與我們扯上任何關係對嗎?)

楊曉菁 :(我有我的處事方式,而且不希望外人來干涉我。)

范子豪 :(我無意干涉妳的處事方式,但是…我感覺妳很特別…)

楊曉菁 :突然她微笑道(我特別?好像你比我更加特別是嗎?)

范子豪 :(為甚麼這樣說呢?難道我有甚麼不見得光的事情嗎?)

楊曉菁 :(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沒有人知道你的背景,包括我二哥;這樣還不算特別嗎?)

范子豪 :(我想你們多疑了,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根本就沒有過去。)

楊曉菁 :(算吧…我們別為這個題目而糾纏下去,再者你的事情與我也沒有任何關係。)

范子豪 :(對的…)曉菁的說話,忽然讓他感到一陣空虛;難道…

 

江子珊致死的真相…

 

袁日朗 :他向眾人詢問道(江子珊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她的死…整個警局也如此緊張起來呢?)

樂勝 :他得到曉菁的同意,於是坦言道。(江子珊其實是我們警方派往的臥底…)

李鐵民 :(Madam懷疑有人識穿她的身份,所以她才會被殺;故我們警方高度關注。)

卓敏怡 :(Dr Yuen…究竟江子珊致死的原因是甚麼?)

袁日朗 :(初步檢驗應該是服食過量藥物致死,而且身上還有多處被毒打的傷痕。)

卓敏怡 :(竟然有人如此兇殘?一定要致她於死地嗎?)

樂勝 :(我們不排除她是被謀殺的,但是始終都要先看驗屍報告才知道。)

袁日朗 :(進一步的結果,我需要將屍體移回解剖才可以確定,給我些時間,我會給你們報告。)

樂勝 :他恭敬的說道(麻煩你…Dr Yuen,我會向Madam報告,希望你的報告早日出來吧!)

袁日朗 :他點頭答道(OK…我會盡快安排給你們,請放心…我先回去…)

張志恆 :他在會議室說道(我今天剛剛收到Dr Yuen Send過來,有關江子珊的驗屍報告。)

卓敏怡 :她負責接過志恆的報告分派給眾人(Madam…勝哥…鐵民…)

張志恆 :他繼續說道(驗屍報告上顯示,死者江子珊致死原因有兩個,其一是服食過量藥物致死,其二是曾經被毒打,但最終致命傷,是被枕頭焗死的;驗屍報告上提及,江子珊在服食過量藥物後,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曾經被人施暴,當中有一段短暫的時間,她曾經清醒過來;其後再被人灌下藥物,最終被焗死。)

李鐵民 :(如此兇殘,難道對方真是與她有深仇大恨嗎?)

楊曉菁 :(還有經過上級的確定,江子珊的而且確是由海關派往的臥床;今次死於非命,海關那邊對此事相當關注,再加上江子珊曾經受到嚴重的虐待,所以我們有必要將事情的真相找出來。)

卓敏怡 :她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我們需要還Madam Kong一個公道,絕對不能要她白白犧牲。)

樂勝 :(Madam…以妳認為,Madam Kong的臥底身份,是否已經被人識穿,才會如此呢?)

楊曉菁 :(在沒有證據之前,我們絕對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因為對方可能因為子珊知道的事情太多,所以不排除將她滅口;但是…驗屍報告上我還有不明白之處…)

張志恆 :(曉菁,妳覺得那裡出現了問題呢?)

楊曉菁 :(子珊在被對方施暴前,早已經服過藥物;為何對方在施暴後,仍要再灌她藥物呢?)

張志恆 :(曉菁的問題正是我想知道的重點,既然江子珊被施暴前已經服過藥物,換句話說她已經進入少許昏迷的狀態;如果對方要殺她根本是易如反掌之事;為何要再灌她多一次藥物呢?)

樂勝 :他吞吞吐吐的見議道(既然我們現在茫無頭緒,不如將視線轉向她昔日常見的人;但是…)

卓敏怡 :他們異口同聲的追問道(是誰?)

李鐵民 :他們異口同聲的追問道(是誰?)

卓敏怡 :她感到勝有點不妥,於是追問道。(勝哥,你說的人究竟是誰?為甚麼不說下去呢?)

李鐵民 :(是啊…勝哥處事一向率直,為何突然這樣子呢?)

張志恆 :他追問道(阿勝,你是否知道一些事情?而沒有告訴我們呢?)

樂勝 :他難為情的答道(沒有…我身為警務人員,絕對不會做出任何知法犯法的事情…)

楊曉菁 :終於她坦言道(你們別再追問他好了,子珊最常見的人就是楊家傑,亦即是我弟弟…)

樂勝 :他不好意思的說道(Sorry Madam…我看毫無頭緒,才會有這樣的提議。)

楊曉菁 :她微笑道(別這樣說,我們是為這宗案件,絕對不是針對任何人的。)

張志恆 :接著他分配道(我知道曉菁處事,一向公正嚴明,我們不需要擔心;就這樣吧…既然我們暫時對此案毫無頭緒,就先將昔日江子珊最親密的人查起;以曉菁與楊家傑的關係,曉菁…此事就交由妳負責,查問一下楊家傑有關子珊的事情;看看有沒有問題?)曉菁微笑點頭。

卓彬 :他看見曉菁與敏怡,立即站起走出來說道。(敏怡,為甚麼會來這裡?楊小姐…)

卓敏怡 :她為難的說道(大哥…我是與Madam一起前來查案的…)

楊曉菁 :她出示證件的說道(我是重案組高級督察楊曉菁,今日前來是想找楊家傑;他在嗎?)

卓彬 :他點頭答道(他就在裡面,我帶你們進去。)

楊曉菁 :今次前來的她,臉上明顯有點笑容。(麻煩你…謝謝…)

卓彬 :他進辦公室後看見家傑與子豪便說道(豪哥,Madam Yeung前來找家傑…)

楊家傑 :他聽到曉菁的名字,立即站起來叫道。(家姐,我給妳倒茶好嗎?)

楊曉菁 :(不用了,今日來是有些事情想詢問你的,先坐下來。)

楊家傑 :突然他說道(豪哥,不如你替我致電請二哥先回來好嗎?)

范子豪 :他嘲笑道(用不著如此嗎?Madam是你的親家姐,如果你沒有做錯事情,根本不需要驚慌;再者今天你二哥去了澳門,替相熟的老闆維修車輛,沒那麼早回來。)

楊曉菁 :(如果你再如此,我便請你回警局,我相信在這裡詢問你,總比警局還好對嗎?)

楊家傑 :(家姐,近來我已經安份守己,真的沒有做壞事,妳就放過我好嗎?)

楊曉菁 :(我還未開口詢問,難道你已經知道我想問甚麼?敏怡,將他的說話紀錄下來。)

卓敏怡 :她點頭的答道(知道…Madam…)

楊曉菁 :(我問你…是否認識江子珊?你與她有甚麼關係?)

楊家傑 :(江子珊…我聽新聞說她好像服食過量藥物致死;家姐…妳不是懷疑我殺死她嗎?)

卓敏怡 :(楊先生…你不用緊張,Madam的意思是想知道你與江子珊的關係?)

楊家傑 :他思考道(我與她在四年前認識,曾經走在一起…都有一年多的時間…)

楊曉菁 :她驚訝的追問道(即是說…你曾經與江子珊同居…是否這個意思呢?)

楊家傑 :他點頭答道(可以這樣說,其後她說我沒有甚麼大志,於是便向我提出分手。)

卓敏怡 :(那江子珊是甚麼時候向你提出分手呢?分手後你們還有沒有見過面呢?)

楊家傑 :(大約9個月前,她向我提出分手,我自問沒有甚麼能夠給予她,所以便答應與她分手;但是…約在三星期前,她曾經致電告訴我,她已經找到甚麼…甚麼證據,還說甚麼可以恢復自由;更荒謬的是她還跟我說,當她恢復自由後,會再回來我身邊;真是笑話,要分手的人是她,說會回來我身邊的人也是她;但是…我萬萬想不到她會突然死掉的…)

卓敏怡 :(你說江子珊在死前的三星期曾經致電給你,說找到甚麼證據;她有沒有跟你提及,那些證據是關於甚麼呢?例如有沒有提及別人的名字呢?)

楊家傑 :他仔細想了想便答道(好像甚麼文件的數據,甚麼不見得光的金錢…)

卓敏怡 :(還有沒有甚它?她有沒有跟你說這些東西放在那裡呢?)

楊家傑 :他搖頭答道(沒有…但是…我知道她在保齡球館有一個儲物櫃的。)

卓敏怡 :(甚麼?儲物櫃?那一間保齡球館呢?)

楊家傑 :他繼續搖頭答道(我不知道,我所知道及與她的關係已經告訴你們,我不是兇手…)

楊曉菁 :(最後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江子珊為甚麼會與你走在一起呢?)

楊家傑 :(她與我一起的時候,曾經說過她對我家姐的辦事能力相當欣賞。)

楊曉菁 :聽到家傑的說話,她突然眼紅起來說道。(Sorry…子珊,想不到妳枉死後,我一點事情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