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押 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承運鏢局苗藥伸,楊承忠及苗智押鏢途中遇上黑風寨二當家胡立標及四當家胡立成阻攔,遂起衝突,幸得信望鏢局段蘊寧出現調停;卻讓伸重遇十多年前捨命相救的恩人…

 

楊承忠:他們眾人被困於黑風寨山下矛屋接近三日,他終沉不住氣說道。(大掌櫃,這樣下去,我們這趟鏢就會被延誤;倒不如我們拚死出去好嗎?)

苗藥伸:他反對道(絕對不能,這樣或許會造成很大的傷忙。)

楊承忠:(那麼我們如同等死沒有分別。)

苗藥伸:(阿智,你有甚麼見解?)

苗智:(阿爹,我的意見跟楊鏢師沒有太大的分別;為了鏢局對外的信用,我認為除了減輕眾鏢師打鬥的傷亡外,還可以選擇跟他們坐下來談條件。)

苗藥伸:他點頭認同道(你說得有道理。)

楊承忠:(大掌櫃,四掌櫃的提議不錯;我們不能繼續在這裡坐以待斃的。)

苗藥伸:(好…楊鏢師,你跟他們說;請黑風寨的大當家明天到來談條件。)

楊承忠:(楊承忠知道…)

苗藥伸:第二天大清早他便問道(請問黑風寨的大當家有否到來?)

胡立成:(老鬼,我們大當家不是隨便接見外人的,有甚麼可跟我們說便可。)

苗藥伸:(請問兩位是?)

胡立成:他立即介紹道(這位是我大哥,即是黑風寨的二當家胡立標,而我則是四當家胡立成。)

苗藥伸:他怒不可遏道(簡直豈有此理…)

胡立成:(老鬼,你在胡說甚麼?)

苗藥伸:(我苗藥伸親自約見黑風寨大當家,他不出席都算了;還推兩個無名小卒,憑你們有甚麼資格跟我談條件?)

胡立成:(死老鬼,竟然完全不將我們放在眼內。)

胡立標:(三弟,別跟他們說這麼多;誰能得勝就是最好的見證。)

苗藥伸:(口出狂言,楊鏢師…你替我好好教訓他。)

楊承忠:數招過後,他不敵被成打傷。(呀…)

苗智:他立即衝上前問道(楊鏢師,你怎樣?)

楊承忠:(沒事…)

胡立成:(哈哈…想不到苗家的鏢師卻不外如是…)

苗智:(豈有此理…)成的莽撞說話讓其被智打倒地上(現在你真正知道苗家是不是不外如是啦…)

胡立標:他見狀立即出手道(好…待我親自來領教。)

苗智:標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可是正當標敗於他下的時候,成竟出暗器把他打傷。(呀…)

苗藥伸:智受傷令他緊張萬分(阿智,你沒有事嗎?)

楊承忠:(四掌櫃,你怎樣?)接著他大罵道(你們黑風寨真是卑鄙,不是我們的對手,卻暗箭傷人。)

胡立標:他還得逞道(現在又不是武林比試,怎麼需要光明正大呢?哈哈…)

苗藥伸:(好…待老夫出手好好教訓你們一頓。)

胡立成:(死老鬼,我看你還是認輸吧;若不是一會兒輸在我們兩兄弟手上就難看了。)

苗藥伸:(豈有此理…)正當他出手之時,一雙形似箭之物體在他面前飛過,並同時將標及成手上的兵器打倒地上。(是誰?)

段蘊寧:(大掌櫃,他們只是無名小卒,用不著你親自出手教訓;倒不如由晚輩代勞好嗎?)

苗藥伸:他明白寧的意思道(好…有勞姑娘…)

段蘊寧:她出手將標及成兩人打倒地上道(你們輸了,快點拿解藥出來。)

胡立標:他奇怪問道(你怎知道苗智已經中毒?)

段蘊寧:(這點不用你管,如果你們不交出解藥,我必定將你們黑風寨剷平。)

胡立標:(看妳這位姑娘年紀輕輕竟敢口出狂言,好…待我先送妳一步上路吧!)

胡立民:正當寧殺標的時候,他出手阻礙道。(姑娘…何需如此動怒呢?)

段蘊寧:她微笑答道(不是我想動怒…而是他,暗箭傷人在先,現在又不願交出解藥在後;單打獨鬥之時竟出兵器傷人,此乃正人君子所謂嗎?)

胡立民:(大哥,這位姑娘的說話是不是真的?)

胡立標:(當然不是,只是苗智不是我對手;而且剛才打鬥前,根本沒有說過不准用兵器;怎算暗箭傷人。)

段蘊寧:(豈有此理…)她再次出手教訓標,被民阻止;他們倆人打起來,最終來個平手。

胡立民:(姑娘…再打下去我們都只會平手,不如就此作罷好嗎?)

段蘊寧:(交出解藥再說吧!)

胡立民:他企圖勸諫標道(大哥,不如…)

胡立標:(不用說了,解藥我一定不會交出來的。)

胡昆:此時他來到大聲喝罵道(不肖子,還不將解藥交出來。)

胡立標:眾人愕然道(阿爹…)

胡立民:眾人愕然道(阿爹…)

胡立成:眾人愕然道(阿爹…)

胡昆:他對標罵道(豈有此理…若不是這位小姑娘手下留情,你早已命喪她一雙箭下。)

胡立標:(阿爹,你都不知道;苗家實在欺人太甚了。)

胡昆:(收聲…)他禮貌地向伸道(黑風寨大當家胡昆見過大掌櫃…)

苗藥伸:(承運鏢局苗藥伸見過大當家…)

胡昆:(有關犬兒難途阻截一事,胡某在此感到抱歉;請大掌櫃多多見諒。)

苗藥伸:(大當家言重了,苗某本應請楊鏢師代為相約今早會面;可是…)

胡昆:(可是被我這兩個不肖子從中作梗是嗎?)

卓兒:遠處傳來她的聲音(小姐…)

段蘊寧:她高興得很(卓兒,妳沒事回來就好了;我很擔心妳。)

胡昆:(小姑娘,我們雖然不是甚麼名門正派;但也絕對不會胡亂殺人。)

段蘊寧:(多謝大當家…)

胡昆:(大掌櫃,其實我突然到此都是因為這位小姑娘的Y環來找我;她是不是你們鏢局的人呢?)

苗藥伸:他搖頭答道(不是…但剛才幸得這位姑娘出手相助,否則…)

胡昆:(姑娘是…)

段蘊寧:她立即介紹道(信望鏢局段蘊寧…見過大掌櫃及大當家。)

胡昆:他微笑說道(原來是信望鏢局的五小姐,怪不得氣派不凡。)

段蘊寧:(大當家過獎了。)

胡立民:此時他卻說道(蘊寧妹妹…)

段蘊寧:她微笑問道(三當家,我們認識嗎?)

胡立民:他點頭道(還記得我們小時候一起在書院裡上課嗎?)

段蘊寧:她竟搖頭道(自小我到過很多書院上課,已經淡忘了。)

胡立民:(妳曾經發生過一次意外,在妳有生之年一定會記得的;有一年冬天在書院的院子裡,妳不理會老師的勸諫,頑皮地爬上一顆大樹頂上,豈料不慎從樹頂跌下來,還被樹梢弄傷臉部,導致留下一道疤痕;每天上課妳只管哭不唸書,後來我為了逗妳開心,便答應假若妳臉上的疤痕不退,我就取妳為妻;妳記得嗎?)

段蘊寧:此事確令她印象深刻,絕對沒有忘記道。(立民哥哥…)

胡立民:他拖著寧道(蘊寧,過來這邊…我有很多說話跟妳說。)

胡昆:他提議道(大掌櫃,我們先談談這個過路錢好嗎?)

苗藥伸:(當然最好不過,我相約大當家正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

 

昆與伸已將條件談判好,昆並承諾往後承運鏢局押鏢途經黑風寨,必定路路暢通,賣路錢則需要每三月結算一次;另方面民與寧重遇後,對她念念不忘,故要求昆代為向段家提親;可是智卻對當年救伸一命的寧日夕掛念,想不到會在這種情形下與她重遇。

 

段蘊寧:她吩咐道(卓兒,妳先回府向阿爹報平安,告訴他遲幾天我便會回府。)

卓兒:(知道…小姐,大掌櫃,四掌櫃,楊鏢師…奴婢告退。)

段蘊寧:(卓兒,路上小心。)

卓兒:(小姐,奴婢知道。)

段蘊寧:她溫柔的說道(四掌櫃,待我替你先包?好傷口,然後再服解藥。)

苗智:(有勞五小姐。)

苗藥伸:(五小姐,今次幸得妳出手相助;否則都不知如何解開這個困局。)

段蘊寧:(大掌櫃言重,承運鏢局從未失信於客人,假若為了今次徒添不必要的麻煩而失信於客人,就太不值得了。)

楊承忠:(大掌櫃,五小姐果然深明大義;不過經過今次,尤其是看清楚黑風寨的二當家及四當家。)

苗智:(楊鏢師,何以見得呢?)

楊承忠:(相信今天之事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很清楚,黑風寨除了大當家及三當家不會胡亂傷人外;二當家陰險奸?,暗箭傷人,而四當家則怕事,處處恃著有二當家在背後維護他,就胡作非為。)

苗藥伸:(其實看他們兩人好像與三當家有點不和。)

段蘊寧:(大掌櫃果然觀察入微,大當家的夫人在誕下四當家後就跟另一男人逃走,所以責任自必然落在大當家身上;而三當家曾經被送書院上課,故深得大當家寵愛,可是二當家及四當家卻不務正業,終日只顧流連於妓院的煙花之地,所以取悅不到大當家的歡心。)

苗藥伸:(原來是這樣的。)

段蘊寧:(世間上很難覓得像大掌櫃及大夫人這種善心人,將四掌櫃及四公子視如己出;而四掌櫃卻又願意為鏢局賣命,確是很難得;希望大掌櫃珍而重之。)

苗藥伸:(五小姐所言,苗某會銘記在心。)

段蘊寧:(四掌櫃,傷口已經包好;最好在五到八日內勿接觸水,免得令傷口發炎。)

苗智:(有勞五小姐。)

段蘊寧:(不必客氣。)

苗智:(不知五小姐甚麼時候回府呢?)

段蘊寧:(過幾天我便會回府。)

 

三日後…

 

楊承忠:(五小姐,卓兒回來了。)

段蘊寧:她雖感愕然,但仍強裝鎮定。(有勞楊鏢師。)她詢問道(卓兒,我不是叫妳回府報平安,過幾天我便會回府;為甚麼妳會走來這裡?)

卓兒:她緊張起來道(五小姐,老爺已經決定將妳許配予黑風寨三當家胡立民。)

段蘊寧:此事讓她感到晴天霹靂道(怎會這樣?究竟府中發生甚麼事情?)

卓兒:(前兩天當我回到府中向老爺及幾位公子報平安後,從大公子口中得知黑風寨找媒婆到府中提親;而老爺即時就答應了。)

段蘊寧:(想不到這一天終於來臨了。)

卓兒:(小姐,妳還是立即趕回去推卻這頭親事吧!)

段蘊寧:(還有用嗎?)

卓兒:(怎會沒有用呢?小姐,妳喜歡的人是…)

段蘊寧:她立即勸止道(卓兒,說話不能亂說的;小心隔牆有耳,傳了出去就更加麻煩;知道嗎?)

卓兒:(奴婢知道,但是…)

段蘊寧:(別再說了,一切都已成定局。)這夜她與兒都完全沒有入睡。

卓兒:第二天大清早,她正忙著打水給眾人洗臉道。(四掌櫃,早晨…)

苗智:(卓兒這麼早就出來打水?)

卓兒:她故意道(四掌櫃,我與小姐根本沒有睡覺。)

苗智:(為甚麼?難道府中出了事嗎?)

 

蘊寧替承運鏢局解圍後,隨了與黑風寨三當家胡立民相認後,還憶起當年與承運鏢局的淵源…

 

段蘊寧:她為眾人泡茶道(大掌櫃請茶,四掌櫃請茶,楊鏢師請茶…)

苗藥伸:喝茶後他微笑說道(五小姐,今天多謝妳替我們解圍。)

段蘊寧:(大掌櫃言重了,這是我應該要做之事;請放心…既然有黑風寨三當家胡立民的承諾,你們的鏢一定會很順利。)

苗藥伸:他終於問道(五小姐,妳很像我一位似曾相識的故人。)

段蘊寧:她忽然解開左手的衣袖,將一道相當深的疤痕展露於眾人眼前道。(苗叔叔,你還認得我嗎?)

苗藥伸:他看見眼前的人立即開懷大笑道(哈哈…妳就是…小蘊寧…)

楊承忠:他也被眼前的一切勾起道(段家五小姐…就是當年的小蘊寧?)

段蘊寧:她點頭道(楊鏢師,別來無恙?)

楊承忠:(大掌櫃,就是她…當年就是她替你擋了一刀。)

苗藥伸:他也點頭道(對的…我沒有認錯人,妳就是當年的小蘊寧。)

苗智:他回想起十多年前與伸及忠在一次押鏢途中遇伏,幸得寧出手替伸擋了一刀,伸才得以保命;可是被刀刺傷的寧在左手就永遠留下一道疤痕;今天有機會重遇他也感開懷道。(原來妳就是當年的小姑娘…)

段蘊寧:(想不到苗叔叔,楊鏢師及四掌櫃仍記得我。)

苗藥伸:(這次被伏擊,我終生不忘…)

 

藥伸回憶當年…

 

楊承忠:(大掌櫃,山賊人多世眾;我們該怎辦?)

苗藥伸:(承忠,你替我帶阿智先行離開這裡,好好保護他。)

楊承忠:(大掌櫃,你說甚麼?)

苗藥伸:(我要你答應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阿智回承運鏢局。)

楊承忠:(大掌櫃,我絕對不能捨下你一人;要走就一齊走,要死就一起死。)

苗藥伸:(承忠,你瘋了嗎?阿智年紀尚輕,你忍心看著他死於山賊之刀下嗎?)

苗智:此時他卻說道(阿爹,我不走…)

苗藥伸:(阿智,你聽阿爹說話,跟楊鏢師回鏢局;將來要好好輔助大哥及二哥,令鏢局發揚光大;知道嗎?)

苗智:(阿爹,我不走…)

苗藥伸:(阿智,別再任性;你雖然不是我親生,但是…我也不忍看著你被山賊凌辱;你知道阿爹的苦心嗎?)

楊承忠:(大掌櫃…)此時山賊已經攻進來。

苗藥伸:(承忠,立即保護阿智離開這裡。)

苗智:忠雖帶著他離去,可是他眼見伸寡不敵眾;於是哀求道。(楊鏢師,你讓我回去吧!)

楊承忠:(三公子,你說甚麼?)

苗智:(雖然大掌櫃不是我親生阿爹,但他比我親生爹娘還偉大;我不忍看著他死,楊鏢師,你就讓我回去陪他一起死;我求你…)

楊承忠:智的說話讓他感動,決回頭與伸共同進退道。(好…三公子,現在我們就回去。)

苗藥伸:他看著忠與智回頭,於是責罵道。(承忠,你瘋了嗎?我不是吩咐你保護阿智離開這裡嗎?)

楊承忠:(大掌櫃,是三公子求我帶他回來的…他說你比起他的爹娘還要親,他要陪你一起死。)

苗藥伸:他撫摸著智的頭道(傻孩兒…)

楊承忠:伸完全沒有留意到遠處的山賊已迫近並揮刀斬殺,嚇得他大叫起來道。(大掌櫃,小心…)

段蘊寧:此時她突然出現替伸擋了一刀(呀…)她受了一刀應聲倒地,血流成河。

苗智:他立即衝上前問道(阿爹,你怎樣?)

苗藥伸:(阿智,不用驚慌;阿爹沒有事…)他扶起寧問道(小姑娘,妳怎樣?)

段軒:此時山賊已逐一被他及忠打退,他看著寧被襲受傷,驚慌的大叫道。(蘊寧…妳怎樣?)

楊承忠:(讓我看看…她受了這一刀,傷勢很重;我要先替她止血,再讓她甦醒過來。)

苗藥伸:在寧昏迷不醒時,他從軒口中才得知恩人是誰。(小兄弟,為了我們令這位小姑娘受重傷;老夫實在過意不去。)

段軒:他還笑答道(我這個妹妹就是這樣的,為了救人常常都不顧後果;不過…我相信楊鏢師的草藥,一定能夠醫好她的。)

苗藥伸:(小兄弟,你們是?)

段軒:(在下是和寧鎮信望鏢局段軒,她是我的五妹段蘊寧。)

苗藥伸:(就是名震和寧鎮的段家,真是失覺…)

段軒:(大掌櫃見笑了。)

楊承忠:一會兒他出來說道(大掌櫃,段公子…段姑娘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三公子正陪伴她;但是…)

苗藥伸:他緊張得很追問道(承忠,你既然說段姑娘的傷勢沒有大礙;又但是…還有甚麼?立即說出來…)

楊承忠:(大掌櫃,由於傷口極深,恐怕康復後,會留有一道疤痕。)

苗藥伸:(甚麼話?承忠,你一定要想辦法,段姑娘手上絕對不能留下疤痕的;試問一位姑娘手上留有一道疤痕,你叫她往後怎辦?)

楊承忠:(大掌櫃,我已經盡了力;保得住她的命,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苗藥伸:他繼續責罵道(承忠,我不理會你用甚麼方法,甚至乎多少金錢;你也一定要除去段姑娘手上的疤痕。)

苗智:此時他扶著寧出來道(阿爹,段姑娘甦醒過來了。)

苗藥伸:他立即上前擁著她問道(段姑娘,妳怎樣?)

段蘊寧:(大掌櫃,楊鏢師已經盡了力,你就別再為難他好嗎?)

苗藥伸:(但是…妳手上的…)

段蘊寧:(我想這道疤痕不會像大掌櫃想像得如此惡劣的。)

段軒:寧休養數天後,他決定離開道。(大掌櫃,我與五妹是時候回去,否則阿爹會擔心我們的。)

苗藥伸:(大公子,是次若不是得令妹相救,老夫早已命喪山賊刀下;它朝有機會,老夫必然登門答謝。)

段軒:(大掌櫃言重了。)

苗智:他與寧知趣相投數天,有點捨不得道。(小蘊寧,如果它朝有人因為妳救我阿爹留下的疤痕而不願意娶妳,我苗智一定會娶妳的。)

段蘊寧:(智哥哥,你的說話是不是真的?)

苗智:他拍拍胸膛道(當然…大丈夫說話絕不食言。)

苗藥伸:此話讓他及軒聽到(阿智,你別口出狂言;憑你有資格娶小蘊寧嗎?)

苗智:(當然有啦…我喜歡她就可以了。)

段軒:(好了,五妹…我們是時候走了。)

段蘊寧:(大掌櫃,楊鏢師,智哥哥;保重,後會有期。)

苗藥伸:(後會有期。)

 

眾人聽得津津樂道…

 

苗藥伸:他還取笑智(阿智,你還記得自己的承諾嗎?)

苗智:他笑答道(當然記得…)

楊承忠:(想不到一別十多年,當年的小蘊寧已經長得亭亭玉立;還是人前人後稱之為五小姐。)

段蘊寧:(楊鏢師見笑了,只是我大哥有另一趟鏢在身,偶爾我才會替他押鏢;而其餘幾位哥哥對錢莊的生意比起對鏢局的生意更有興趣,所以就只有我與大哥兩人協助阿爹。)

苗藥伸:晚上他問道(五小姐,妳還未休息。)

段蘊寧:(苗叔叔,你與外間的人不同,往後叫我蘊寧便可;我睡不著。)

苗藥伸:(老夫也想詢問妳的意見,妳覺得犬兒阿智人品怎樣?)

段蘊寧:(四掌櫃?為甚麼苗叔叔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呢?)

苗藥伸:(其實阿智一直沒有忘記小時候對妳許下的承諾,說來也奇怪;我與夫人一直都希望他早日成親,但是他總是對媒婆介紹的姑娘諸多推搪,一會兒又說她們不夠漂亮,一會兒又說自己暫不想成家立室,一會兒又說自己早已有喜歡的姑娘;我與夫人想了很久,來來去去總是對蘊寧妳念念不忘。)

段蘊寧:她推搪道(苗叔叔,我暫時也不想談這個問題。)

苗藥伸:(我也明白,這始終是十多年前的事;現在你們都已經長大,而且感情不能憑當年的感覺;蘊寧,妳還是早點休息。)

段蘊寧:她不但沒有睡,還在矛屋外撫琴;而她的琴聲竟將智吸引道。(四掌櫃還未休息?)

苗智:(五小姐,我睡不著;聽了妳的琴聲我感到很舒服;可否為我再撫琴呢?)

段蘊寧:她微笑道(當然可以…知己難求,知音更難求…)

苗智:寧撫琴完畢後他說道(這一曲我苗智終身不忘。)

段蘊寧:(四掌櫃言重了,其實如果四掌櫃喜歡的話;和安鎮有很多戶姑娘也願意為四掌櫃撫琴的。)

苗智:(但是…我只願意聽五小姐的琴聲…)

段蘊寧:(很晚了…四掌櫃早點休息吧!)

苗智:他捉著寧的手說道(五小姐,餘下數個時辰我們就要分別;妳願意為我再撫一曲嗎?)寧點頭…曲終,他終於坦言問道。(難道承運鏢局四掌櫃真的配不上信望鏢局的五小姐嗎?)

段蘊寧:(絕對不是,但請四掌櫃自重。)

苗智:(五小姐,對不起;剛才苗智失儀,請見諒。)

段蘊寧:(四掌櫃,人生就是如此;請你別再記掛當年的一句戲言。)

苗智:(我說的絕對不是戲言,當年不是…現在也不是…五小姐,妳明白我心意嗎?)

段蘊寧:(我明白…可是…不能接受…)

苗智:(為甚麼?)

段蘊寧:(剛才我家Y環卓兒通知,黑風寨三當家胡立民已經到段家提親,而且…阿爹已經答應這頭親事。)

苗智:(胡立民可以娶得妳這位好妻子,而我苗智就不可以;是甚麼道理?)

段蘊寧:(四掌櫃有所不知,小時候阿爹將我送往書院上課,就這樣我結識了胡立民,與他亦知趣相投;而且阿爹對他的印象也不錯,說來我們也是一起長大的,所以阿爹必然會答應胡立民這頭親事的。)

苗智:(原來我苗智遲了一步,就當是上天對我的呈罰;既然不能與五小姐廝守,我苗智在此立誓,終生不娶;早點休息吧!)

段蘊寧:大清早她看見智仍對昨晚之事耿耿於懷(大掌櫃,四掌櫃,楊鏢師;告辭了。)

苗藥伸:(五小姐,好好保重。)

段蘊寧:(大掌櫃,你都是…代我問候大夫人及二夫人。)

楊承忠:(五小姐,保重。)

段蘊寧:(楊鏢師,後會有期。)

苗藥伸:(阿智,還有說話跟五小姐說嗎?)

苗智:(既然五小姐已經決定了,我已無話可說;告辭。)

段蘊寧:(各位保重,路上小心。)

卓兒:路上她問道(小姐,其實妳是喜歡承運鏢局四掌櫃,為甚麼妳不跟老爺說清楚呢?)

段蘊寧:(傻Y頭,婚姻大事是由父母決定,我們是沒有選擇的。)

卓兒:(就是因為沒有選擇,就與自己不喜歡的人成親;小姐,此為不智之舉。)

段蘊寧:(妳回府後千萬不要胡言亂語,否則我也保不住妳的;知道嗎?)

卓兒:(奴婢尊命…)

 

回府後…

 

段正宏:(蘊寧,妳回來就好了;阿爹有個好消息要跟妳說。)

段蘊寧:(阿爹,是不是有關黑風寨三當家胡立民提親之事呢?)

段正宏:(妳怎會知道呢?)接著他看著兒道(一定是妳這個Y頭告訴小姐的,是嗎?)

卓兒:(老爺,奴婢知罪…奴婢都是希望小姐高興才先一步通知她。)

段正宏:(那就算吧…蘊寧,妳知道嗎?三當家出手闊綽,妳看看這些絲綢…)接著他不見寧問道(蘊寧呢?)

卓兒:(老爺,小姐很倦,已經回房休息。)

段正宏:(噢…沒甚麼,妳去侍候小姐吧!)

卓兒:(奴婢知道。)

段軒:數天後他突然到訪寧問道(五妹,是不是生病?)

段蘊寧:(大哥,我沒有事;請坐…)

段軒:他坐下來坦言問道(卓兒跟我說,妳在回府途中遇上當年曾經救過他的苗藥伸;是嗎?)

段蘊寧:(是啊…)她點頭。

 

段軒:(還與苗智相認…是嗎?)

段蘊寧:寧點頭道(是啊…)

段軒:(五妹,妳是不是還掛念苗智呢?)寧沒有回答(還是對他當件的一句戲言念念不忘是嗎?)

段蘊寧:她立即解釋道(他說不是戲言,我知道他對我說的話一定不是戲言。)

段軒:(那倒不如跟阿爹說,妳不想嫁胡立民;好嗎?)

段蘊寧:(當然不能,阿爹已經答應胡立民的親事。)

段軒:(其實論門當戶對,承運鏢局才有資格與我們配婚,可是阿爹卻偏偏選擇與黑風寨對親家,這只是為了日後押鏢能夠方便一些;聽卓兒說,苗智已經對妳表明心意,可是妳礙於阿爹已經答應黑風寨的親事,拒絕了苗智;是嗎?)

段蘊寧:(大哥,別再說了。)

段軒:(大哥可以不說,但是妳的心可以不想嗎?)

段蘊寧:(大哥,我是不是要成為鏢局的犧牲品呢?)說罷她投入軒的懷內痛哭。

段軒:他心痛的安慰道(傻Y頭,別這樣;妳知道…如果有誰欺負妳,大哥一定會替妳出頭的;只要妳說一句不願意下嫁胡立民,大哥立即代妳向阿爹說清楚此事。)

段蘊寧:她阻止道(大哥,不好…這樣只會令阿爹動怒,到頭來可能連苗家也牽涉在內。)

段軒:(那麼妳就要下嫁一個妳不喜歡的人,往後妳會生活於痛苦中;妳願意嗎?)

段蘊寧:她搖頭道(不願意也沒辦法;大哥,你就別再為此事憂心了。)

段軒:(好…只要妳決定的,大哥一定會支持妳。)

 

翌日…

 

卓兒:她回府看見寧奇怪問道(唉…小姐,妳不是外出嗎?)

段蘊寧:她微笑反問道(無緣無故,我為甚麼外出呢?)

卓兒:(三當家沒有來找妳嗎?)

段蘊寧:(妳個傻Y頭,一定是眼花撩亂了;為甚麼突然說立民來找我呢?)

卓兒:(沒理由…我剛才在市集買菜的時候,曾經碰見他,本想向他問安;但看他好像有緊急的事情要辦,匆匆忙忙就急步離開;我還誤以會他來找小姐妳外出。)

段南:突然他衝進來問道(五妹,妳知不知道立民到和安鎮幹甚麼?)

段蘊寧:(和安鎮?我真是被你們弄得一塌糊塗;一時卓兒又說見到立民,一時二哥你又說見到立民進了和安鎮;我都不知發生甚麼事情?)

段軒:(發生甚麼事?)

卓兒:(大公子…)

段軒:(五妹已經心煩意亂,你們到底有甚麼事情纏繞她呢?)

卓兒:(大公子,是這樣的…今早我到市集買菜的時候,曾經見到三當家,我誤以為他前來找小姐外出;豈料回來看見小姐,感到有點奇怪,於是跟小姐說起此事。)

段南:(大哥,在我回府的時候,見到胡立民進了和安鎮;所以感到奇怪,想著回府後問清楚五妹。)

段軒:(怎會這樣的,立民無緣無故;為甚麼會到和安鎮呢?)

段蘊寧:(要知道事情的始末很容易,我們一起到和安鎮便一清二楚了。)

段軒:他企圖阻止道(五妹,妳不擔心遇上…?)

段蘊寧:(擔心都沒辦法,既然立民的行蹤如此古怪;身為他的未過門妻子,我也希望知道發生甚麼事情?)

段軒:他立即吩咐道(二弟,回房叫三弟一同去;卓兒,妳也一同前往。)

段南:(知道大哥…)

卓兒:(奴婢知道…)

段賢:(大清早就吵醒我,究竟有甚麼天大的事情?)

段蘊寧:(三哥,對不起;為了蘊寧的事而驚動幾位兄長。)

段賢:(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段軒:(一路上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