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無悔今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程明 : 子承父業, 存美老闆; 性格衝動, 感情路上總是崎嶇不平.

程海洋 : 程明兒子, 被母親接離港赴美讀書; 二年後母親病逝, 被人收養.

張俊寶 : 程明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因綁票誤殺被判12; 最後得周寧替他上訴成功出獄.

周寧 : 偶然收養程海洋, 為完成兒子的心願, 決回港發展.

許家進 : 警隊高級督察, 與程明是青梅竹馬的好兄弟.

葉曉青 : 警隊女督察, 白白浪費四年光陰, 終與家進成眷屬.

芳姐 : 許家進的媽媽.

高宏 : 高俊的表弟, 從加拿大回港繼承俊的資產; 肆意大展拳腳.

何奇通 : 香港著名的私家偵探, 同是周寧的舊同學.

張恩 (Mandy) : 香港著名的律師, 與周寧及何奇通同屬舊同學.

 

程明自父親離逝後, 展華為他而死, 文慧心灰意冷亦離他而去, 令他感到萬念俱灰, 一度不能振作起來, 後兒子因母親病逝回港與他重聚, 終令他重新振作起來, 將失而復得的存美弄得有聲有色, 這一切一切全是周寧的支持, 他們倆人相處日久, 不自覺地產生感情; 可是不斷的誤會, 令他們最終分開, 寧懷著悲痛的心情回加拿大, 卻被她發現高宏的身世; 原來高宏從加拿大回港大展拳腳, 目的是為著替其表哥高俊報仇, 他認為俊全因為明才會死, 決要明不得安寧.

 

許家進 : (阿明, 你這樣下去是不能的; 自從文慧離開後, 你就逐漸自暴自棄.)

程明 : (家進, 你別理會我; 就讓我自生自滅好了.)

許家進 : (阿明, 我們是自小一起成長的好兄弟, 我不願意看見你這樣子.)

程明 : (現在的我甚麼都沒有了, 還振作起來幹甚麼呢?)

芳姐 : 她出外回來道(家進你回來了)她將收到的信交給明(阿明, 有幾封信是你的.)

程明 : 他接過信件道(謝謝芳姐)他逐一將信件打開看後, 忽然跳起來.

許家進 : 他對明的異常反應感到奇怪道(阿明, 發生甚麼事情呢?)

程明 : (律師樓通知我前往接收原本已被收購的房屋及全美)

芳姐 : (但是這些東西早已被法庭沒收了, 為甚麼又會…)

程明 : (為甚麼會這樣呢? 真是莫名其妙.)

許家進 : 他笑言道(何需奇怪, 明天我陪你前往律師樓就一清二楚了.)

 

明徹夜難眠, 對這突如其來的律師信感到很迷惑; 第二天早上立即與家進前往律師樓查個究竟

 

張恩 : 她看見明與進, 立即伸手禮貌道.(這位一定是程明先生了, 請坐.)

程明 : 他亦禮貌地跟恩握手道(張律師, 妳好!; 這位是我的好朋友許家進.)

張恩 : (許先生, 你好! 別客氣; 請坐.)

程明 : (張律師, 我在昨晚收到你們律師樓寄來的信, 感到很奇怪…)

張恩 : 朗還未將話說完, 就被她截停道.(一點也不奇怪, 程先生, 請看看這份就是你早前被法庭沒收的房屋及裝修公司, 現在我們發還給你; 請在這裡簽上你的名字作證, 就可以即時生效.)

程明 : (但是我還有些不明白…)

張恩 : (你還有甚麼不明白呢?)

程明 : 他又不知如何啟齒(…)

許家進 : 他幫忙道(是這樣的, 張律師, 這一切都已由法庭沒收, 怎麼會突然又給回我們呢? 而且我們亦沒有這筆資金去贖回來.)

張恩 : (許先生, 程先生, 你們可以放心, 今次發還給你們, 是絕對不用你們支付任何費用的.)

許家進 : 他看看明道(怎會這樣呢?)

張恩 : 她坦言道(這筆費用已由一位周寧小姐全數支付了)

許家進 : 他好像似曾相識道(周寧難道是她?)

程明 : 他答道(你認識此人嗎? 我就是連名字也沒有聽過.)

許家進 : (為何她要替你贖回一切呢?)

程朗 : (張律師, 此人究竟是誰?)

張恩 : (你們放心, 周小姐很快就會連同程先生的兒子回來香港.)

程明 : 他驚訝道(我的兒子, 妳是指程海洋.)

張恩 : 她微笑道(對不起, 程先生; 你的兒子是甚麼名字, 周小姐沒有向我提過.)

許家進 : 他勸諫道(阿明, 海洋回來, 你就要振作起來.)

張恩 : 她將文件遞給明(是啊程先生, 麻煩你在這裡簽名; 稍後我們就會將有關的樓契及鎖匙交回給你.)

程明 : 他簽好文件後(麻煩妳, 張律師; 謝謝妳.)

張恩 : (不麻煩; 而且你要多謝的人不是我, 而是周小姐.)

程明 : 他好奇問道(請問這位周小姐甚麼時候會到香港呢?)

張恩 : (真是對不起, 我不太清楚; 但我知道她一定會來找你的, 請放心吧!)

 

一個月後明正式接收回自己的房屋與及裝修公司, 他終於重新振作起來, 想不到四個月後寧果真帶同海洋一起回來

 

程海洋 : 正當寧帶著他回家時, 他看見芳姐立即大叫道.(嬸嬸…)

芳姐 : 她看見海洋歡喜若狂道(海洋, 你回來了.)接著她看見海洋拖著的寧, 感到似曾相識道.(妳是…)

周寧 : 原來她就是家進中學時的小師妹, 看見芳姐立即微笑道.(芳姐, 我是阿寧…)

芳姐 : (阿寧…?)

周寧 : (中學時家進的師妹, 常常到妳家中吃飯的; 妳記得嗎?)

芳姐 : 她立即醒過來道(我記得了妳是周寧…)

周寧 : (是啊芳姐妳記起了.)她奇怪問道(怎會在這裡遇上妳呢?)

芳姐 : (說來話長了, 回去再說吧!)

周寧 : 芳姐將一切告訴寧後, 她感到明的人生真的很悲哀; 於是問道.(海洋的爸爸現在怎樣呢?)

芳姐 : (原本他已經自暴自棄, 但是接到海洋回來的消息; 他就重新振作起來.)

周寧 : (我的心機總算沒有白費了)

芳姐 : 她才醒過來問道(原來明的房屋及裝修公司是妳替他贖回來的)

周寧 : (是啊有甚麼奇怪呢?)

芳姐 : (阿寧, 這需要大筆資金的; 而妳對他又素未謀面, 我真不知道妳為何要這樣做?)

周寧 : 她將遇到海洋的經過全告訴芳姐後, 便擁著海洋道.(海洋一直希望回來見他的爸爸, 我不想他回來看見一個自暴自棄的爸爸; 我希望海洋開心.)

芳姐 : (阿寧, 妳真是用心良苦了; 希望阿明明白就好了.)

周寧 : 她爽快道(他是否明白, 我根本不在乎; 我心目中最在乎的就是海洋.)

許家進 : 不久他們一起回來, 看見寧他立即驚訝道.(阿寧, 妳怎麼會回來呢?)

周寧 : 她抬頭道(師兄…)

許家進 : 他與寧擁抱道(很久沒有見了, 待師兄看看妳, 真是女大十八變了.)接著他介紹(這位是我的太太曉青)

周寧 : 她乖巧道(阿嫂)

葉曉青 : 她點頭微笑道(妳就是阿寧, 家進常常都提起妳的.)

周寧 : (是嗎? 當然又是說我的壞話了.)

許家進 : 接著明進來, 他立即介紹道.(阿明, 她就是我的師妹周寧.)

程明 : 他微笑道(妳好…)

周寧 : 她奇怪道(你就是程明?)

許家進 : (他是程明有甚麼奇怪呢?)

程海洋 : 他突然從洗手間衝出來大叫道(爸爸…)

程明 : 他呆若木雞道(海洋…)接著他將海洋抱起來問道(海洋, 是誰帶你回來的?)

程海洋 : 他指著寧答道(媽媽…)

程明 : 他感到莫名其妙(媽媽…?)

程海洋 : 他指著寧(媽媽抱抱…)

程明 : 寧回應海洋的叫聲把他抱起來, 他立即問道.(是他的媽媽?)

許家進 : 他們眾人都感到奇怪, 於是他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呢? 阿寧坐下來慢慢告訴我們吧!)

周寧 : 她將一切全告訴他們(是這樣的, 二年前我在加拿大孤兒院與海洋遇上, 他很喜歡跟隨我四處遊玩, 其後他告訴我媽媽已經病逝; 我見他很可愛, 於是就決定收養他, 可是自從他隨我回家後, 一直悶悶不樂, 在我再三追問下才知道原來他一直掛念自己的爸爸, 他對我說很希望回香港見他的爸爸, 為了完成他的心願, 我就決定變賣加拿大的部份產業, 與他一起回來.)海洋已不知不覺在她的懷內睡著了

許家進 : 他終於明白道(原來替明贖回樓契及裝修公司的人就是妳?)

周寧 : 她點頭向明解釋道(我希望海洋開心才會這樣做, 希望你別怪我.)

程明 : 他以感激的眼神看著寧道(怎會呢? 相反我還要多謝妳.)

許家進 : 忽然他問道(阿寧, 妳突然決定回來香港; 那麼妳的丈夫呢?)

周寧 : 她看看明道(…)

許家進 : (阿寧, 發生甚麼事情呢?)

周寧 : (二年前他出外公幹的時候遇上飛機意外, 已經…)

許家進 : (那麼現在只剩下妳一人)

周寧 : (那又不是, 還有我的奶奶; 她仍然在加拿大生活, 為了完成海洋的心願, 她都讚成我回來香港.)

許家進 : 他安慰道(阿寧, 妳已經長大了.)

周寧 : 她微笑答道(當然我已經是人家的太太了.)

程明 : 他看見寧抱著入睡的海洋, 於是問道.(海洋好像很疲倦)

周寧 : (是啊他在飛機上不眠不休, 說一定要盡快回來香港見你; 所以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睡覺了.)

程明 : 他伸手問道(讓我把他抱回睡房好嗎?)

周寧 : 她搖頭答道(不好了, 這兩年他因思念你已經養成容易甦醒的睡眠習慣; 每次都要我再逗他入睡, 還是待我把他抱回睡房裡好了.)他看著入睡的海洋跟明說道(這小孩已經受了很多苦難, 你往後要抽多些時間關懷他.)

程明 : 他看著溫柔的寧問道(那麼妳呢? 妳會陪我一起照顧海洋嗎?)

周寧 : 她微笑答道(當然我是他的媽媽.)

 

寧將文慧已婚的消息告訴了明, 表面上顯得若無其事的明, 其實很痛心, 因為本應相愛的人而不能走在一起, 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但他仍為文慧感到高興, 因為她已經覓得一位她認為值得負託終生的人, 他已感到安慰; 在這段時間, 明與寧相處日久, 生意上寧完全不計較自己是法國留學生的身份, 對明作出無氣條件的支持, 在家庭上他亦得到寧全心全意的照顧海洋, 讓他可全情投入在外工作.

 

許家進 : 今天所有人都齊集朗的家中吃早餐, 而他亦知道明今天要與一位法國人談生意, 卻又不敢向寧要求一起前往; 於是他借故問道.(阿明, 你今天是否與一位法國人談生意呢?)

程明 : 他對進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愕然(是啊…)

許家進 : 他有意讓寧知道(你又不懂說法文, 怎樣與客人溝通呢?)

程明 : 他微笑答道(我想英文都還可以的)

許家進 : (人家是法國人, 你竟想用英文與人家談生意; 好像不太尊重客人似的.)

周寧 : 她接觸到進的眼神, 於是向明詢問道.(明哥, 不如我與你一起前往好嗎?)

程明 : 但他明白寧還要兼顧她丈夫生前在港開設的精品店(妳不用上班嗎?)

許家進 : (阿明, 既然阿寧都提議與你一起前往; 你還顧慮甚麼呢?)

程明 : (但是…)

周寧 : (我想我的生意不會因為我延誤半天上班就沒有的, 還有伙計幫忙; 我想你的生意比較重要些; 就讓我陪你一起前往好嗎?)

程明 : 他看看眾人微笑答道(好啊…)他與寧成功接獲這位法國人的裝修工程, 下午他忽然在裝修公司的房間內看見寧; 愕然的問道.(阿寧, 妳怎會在這裡呢?)

周寧 : 她站起來微笑答道(家進致電給我, 告訴我你有很多合同未趕得及給客人, 所以叫我來幫忙替你出合同給客人.)

程明 : 他既高興, 但又害怕寧會被捱壞道.(那麼妳的精品店…)

周寧 : (放心, Annie就可以了; 還是你的合同重要.)

程明 : 他有點內疚的說道(對不起...)

周寧 : 她感到很愕然回應(為甚麼突然向我說對不起呢?)

程明 : (要妳為我這麼奔波, 我真的不好意思.)

周寧 : (有甚麼不好意思呢? 最重要還是你要努力工作.)

程明 : (我要出外, 一會兒再見.)

周寧 : (再見)

程明 : 當他晚上回來的時候, 伙計已經全部下班, 就只有房內還有燈光; 他推門進去看見寧還在替自己出合同給客人; 於是問道.(妳還未走嗎?)

周寧 : 她抬頭看見明的額頭滲血, 於是緊張的站起來問道.(你額頭為甚麼會流血呢?)說罷她將明扶著坐下來

程明 : 他還微笑(沒甚麼大礙, 只是剛才量度尺寸的時候, 被拉尺弄傷的.)

周寧 : 明邊說她已邊找消毒藥水替明包紮傷口(為甚麼這麼不小心呢?)

程明 : (妳在找甚麼呢?)

周寧 : (我在找消毒藥水替你弄好傷口, 若不是會很容易發炎的.)她細心替明清洗傷口後, 替他貼上膠布.(往後工作小心點了)

程明 : 他笑答道(我會了)突然他捉緊寧的雙手站起來, 並輕吻寧的臉頰, 然後輕吻她的嘴唇; 倆人情不自禁擁抱熱吻起來, 就連手提電話的聲音都不理會.

周寧 : 突然她的電話不停發出響聲, 令他們倆人熱吻暫停道.(芳姐…?)她將電話遞給明道(芳姐找你)

程明 : 他接過電話說道(謝謝芳姐, 是啊我與阿寧一起在存美, 好啊一會兒我們就回來了.)斷線後他將電話交回寧道(謝謝芳姐叫我們回去吃晚飯.)

周寧 : (好啊我先執好電腦及合同…)

程明 : 他奇怪問道(妳回去還有文件要做嗎?)

周寧 : 她微笑道(我已經打好所有合同, 回去就要打印出來核對; 明天你就可以送交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