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胡彬傳奇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靈素為救胡彬而死而彬的心裡卻只有自少已出家為尼的紫衣心裡確是矛盾不已紫衣決定回師傅裡終身長伴佛門無論彬怎樣勸諫她還俗她也毫不動容彬唯有離開繼續闖蕩江湖

 

彬路過一城鎮由於不值當地暴發戶龐然的所作所為遂與他結怨可是龐然卻是出身於少林寺彬不敵並受傷另邊廂紫柔是紫衣的師妹得知龐然之子龐吉姦污了自己的妹妹她當然要為自己的妹妹報仇就這樣彬邂逅柔一場聲風血雨就這樣展開而彬邂逅柔誤當她為衣的替身當驚覺後才知道自己己喜歡上柔可惜柔竟決意削髮為尼

 

胡彬:(紫衣難道我們的恩情就此了段?)

紫衣:(我早已說過我不會再與你一起你還是回去吧我要回去師傅身邊長伴佛門今生今世都不要與你再相見。)

胡彬:(妳真是這麼狠心?)

紫衣:(我不要再與你糾纏你亦不要再來找我保重。)

胡彬:(紫衣…)

紫衣:(就當我們從來沒有認識過吧!)

胡彬:(我此生此世都不會忘記的我還記得妳雙目受傷的時候我將妳送往靈素裡醫治當妳遇上危險的時候我一定會保護妳難道妳把一切都忘記了嗎?)

紫衣:(夠了別再說了盡管你對我怎樣好也是沒有用的。)

胡彬:(妳真是如此鐵石心腸?)

紫衣:(事實就是這樣的你回去吧!)

 

三年後

淨化:(紫柔妳終於學有所成多年來為師對妳的嚴厲真是難為妳了。)

紫柔:(師傅別這樣說紫柔能拜於師傅門下是我的福氣。)

淨化:(紫柔我知道妳與師姐情同姊妹為師希望妳便重蹈她當年覆徹。)

紫柔她感到莫名其妙問道師姐師傅一向都很疼愛師姐的難道師姐會做出背叛師門之事嗎?)

淨化:(哈哈Y妳師姐當然不會做出背叛師門之事只不過三年前她曾經一次下山卻動了凡心她自小已跟為師出家這是犯了佛家的大戒-淫戒。)

紫柔:(怪不得師姐這麼多年來都好像滿懷心事似的。)

淨化:(為師知道她心裡還未將他忘掉。)

紫柔她好奇問道是誰?)

淨化:(就是當年令妳師姐動了凡心的男人所以為師希望妳能堅定自己的意志。)

紫柔:(那麼師傅你可以為我削髮為尼往後我便可以一生跟隨師傅。)

淨化:(Y頭真是傻Y削髮為尼乃是出自於自願而不是隨便說出家便可以出家的還要看自己的修為可是…)

紫柔:(可是甚麼?)
淨化:(可是為師推算妳必需要經歷一段孽緣才能可以決定是否削髮為尼。)

紫柔:(孽緣師傅甚麼叫做孽緣?)

淨化:(當妳遇上後便知道…)

紫衣她站在門外說道啟稟師傅…)

淨化:(甚麼事情?)

紫衣:(紫柔的表哥溫正有重要事情求見。)

淨化:(請他到大殿待候。)

紫衣:(遵命…)

溫正他看見化帶著柔出來立是說道。(參見淨化大師。)

淨化:(不必多禮請坐…)他問道不知溫少俠山長路遠到這裡找紫柔所為何事呢?)

溫正:(淨化大師實不相瞞溫正今次前來是希望請師妹下山的。)

淨化他愕然道下山?)

溫正:(對的…)

淨化:(看來是不是溫家發生甚麼事情呢?)

溫正:(…)他吞吞吐吐道…)

紫柔:(表哥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溫正:(妳妹妹瘋了…)

紫柔她驚慌的追問道為甚麼?)

溫正:(妳妹妹被人姦淫成瘋下落不明。)

紫柔:(怎會這樣的究竟發生甚麼事情是誰幹的?)

紫衣她立即衝上前安慰道紫柔冷靜點…)

淨化:(紫柔別心急溫少俠請繼續說下去。)

溫正:(是這樣的我剛從京城回來聞說有位姑娘被龐府的龐吉姦污起初我還不以為已豈料回到溫家才知道這位姑娘就是可兒所以我立即上山找紫柔。)

紫柔:(阿爹娘親呢?)

溫正:(由於他們不願送出可兒溫家十口全部被殺計算起來隨了可兒外還有Y環小翠及僕人玄奘走掉。)

紫柔她開始瘋道全家被殺…)接著她吐血暈倒

紫衣:(紫柔…)

溫正:(紫柔…)

淨化他立即替柔把脈道可能她受刺激過度立即將她扶進房間。)經過他的真氣柔慢慢甦醒過來。(紫柔妳怎樣?)

紫柔:(多謝師傅…)

紫衣:(紫柔妳沒事嗎?)

紫柔她伏在衣的懷內哭道師姐…)

紫衣:(別這樣妳放心師姐一定會站在妳這裡的。)

淨化:(紫柔突然發生此事妳應立即下山處理家中之事。)

紫柔:(師傅…)

淨化:(紫柔妳還需要考慮甚麼呢?)

紫柔:(師傅十多年來我都未曾下山現在要離開一時間有點感觸…)

淨化:(哈哈Y妳不要感觸將來妳很快就會回來的。)

紫柔:(我擔心一去不能回來…)

紫衣:(紫柔妳為甚麼會有如此的擔心呢以妳現在的武功根本沒有人可以傷害妳。)

紫柔:(但是從這裡到京城…)

淨化:(紫柔為師會將<百樂>送給妳妳很快就回回到京城老家的。)

紫柔:(百樂乃是師傅的愛馬徒兒不敢接受。)

淨化:(Y百樂很喜歡妳它一定願意跟隨妳的。)

紫柔她立即跪在地上謝道多謝師傅大恩大德。)

淨化:(起來吧時間不早快點下山吧!)

紫柔她依依不捨道別師姐我真的很捨不得妳。)

紫衣:(Y師傅不是說過妳很快就回來嗎?)

紫柔:(我根本不知道龐家的武功是怎樣我擔心沒有命回來…)

紫衣:(別這樣想…)

紫柔:(師姐妳有沒有事情需要我代辦呢?)

紫衣:(沒有我怎會有事情要妳代辦呢?)

紫柔:(例如那個他…)

紫衣她顯得愕然問道妳怎會知道?)

紫柔:(是師傅告訴我的其實我知道妳一直都掛念他的。)

紫衣:(紫柔別亂說傳到師傅耳邊就麻煩了。)

紫柔:(師姐倒不如這樣妳送一件物品給他我幫妳交給他。)

紫衣她從腰帶裡取出道就這樣…)

溫正:(紫柔我們是時候下山了。)

紫衣:(好好保重。)

 

下山後

溫正:(紫柔我們不是回京城嗎?)

紫柔:(表哥憑我們倆人之力根本就不是龐家的對手我希望修書一封你代我到關外請楊將軍幫忙希望他能念在與阿爹的交情能夠出手。)

溫正:(我們就分頭行事妳事究小心。)

紫柔:(你放心在未報家仇之前我不會讓自己死的。)她與正分路後便騎著百樂回京城希望在路上能夠找到妹妹

 

京城內

自從彬的叔父平四死後唯一餘下的親人就只有四的妻子平嬸靈素的死紫衣的離開讓他心灰意冷希望可安定下來豈料此時平嬸被然冤枉殺害而死彬氣憤誓要替平嬸報仇不敵危急時讓他遇上柔

 

平嬸她聽著拍門聲回應道是誰?)她開門後說道少爺你回來了。)

胡彬他微笑道平嬸妳好嗎?)

平嬸:(快點進來吧!)她環顧回週問道平叔沒有跟你回來嗎?)

胡彬他立即跪在地上將一切道出平嬸我對不起妳不但沒有好好照顧平叔還要他為我付上性命。)

平嬸:(少爺起來再說吧!)

胡彬:(平嬸對不起…)

平嬸:(平叔死得好…)

胡彬他愕然道平嬸…)

平嬸:(當年胡老爺眼看我們兩夫婦露宿街頭收留我們在府中但從來沒有看不起我們今次平叔為了少爺的面子死得好他總算沒有掉胡老爺的面子少爺事情已經過去你別放在心上是啊這幾年你往那裡去呢?)

胡彬:(平嬸今次回來我打算長留在這裡妳歡迎我嗎?)

平嬸她高興得很歡迎到極難得少爺願意安定下來。)

胡彬:(我出世的時候父母相繼死去自少就由妳與平叔撫養長大的往後我會好好侍奉妳老人家。)

平嬸:(別說這些待我弄些好菜給你吃。)

 

彬與嬸本應過得相安無事一天突然衝進一班官府的人彬的命運又再一次改變了

官兵他們眾人在嬸的門外拍打叫道開門…)

胡彬:(平嬸發生甚麼事情?)

平嬸:(我都不知道待我開門後再說吧!)

官兵眾人看見嬸便捉著她嚷叫道跟我們回官府…)

平嬸:(我犯了甚麼事情為甚麼要捉我回去?)

官兵:(我們大人懷疑妳所編織出來的絲綢弄傷龐少爺身體現在要捉妳回去治罪。)

平嬸:(沒有民婦編織出來的絲綢全都是平滑的根本沒有可能弄傷龐少爺或許是他自己不小心弄傷。)

官兵:(妳這樣說即是話大人冤枉妳是嗎?)

胡彬:(確是這樣的。)

官兵:(你是誰?)

胡彬:(與你無關…)

官兵:(豈有此理…)

胡彬眾官兵被打倒地上接著他問道。(看你們這班酒囊飯袋連我也敵不過怎樣看管京城的治安呢?)

龐然此時突然傳來一把兇悍的聲音簡直放肆…)

官兵眾人立即上前跪拜道參見大人…)

龐然他看著彬問道你為甚麼不下跪?)

胡彬:(那你又為甚麼不向我下跪呢?)

龐然:(你這臭小子有種。)接著他吩咐道將這個濺婦人捉回去。)

胡彬他喝令道停手你憑甚麼捉平嬸回去?)

龐然:(這個濺婦人編織出來的絲綢導致小兒弄傷身體我要將她治罪。)

胡彬:(說明是人手編織出來的絲綢又怎會弄傷你兒子的身體呢我想根本就是你兒子不知在那裡我罪人被人打傷就將罪名推在平嬸身上。)

龐然:(豈有此理你這意思即是說我冤枉她…)

胡彬:(當然你既然說平嬸編織出來的絲綢有問題那麼你拿出來讓大家看看。)

龐然:(待老夫看看你這臭小子有多大的本領。)說罷他就出手攻擊彬初時彬還能應付自如。(你這臭小子的武功都不錯是誰教你的。)

胡彬:(不用你管…)

龐然:(我要的人誰敢阻擋。)說罷他竟揮動大刀將嬸的頭砍下來道哈哈我要的人誰都不能阻擋的。)

胡彬他看見唯一的親人被殺氣憤得向然進攻道。(平嬸我要殺了你…)

龐然:(臭小子回去吧你不是我的對手。)但彬毫不理會他的說話只管攻擊他。(就讓老夫送你一程…)正當他有機會殺彬時突然被一兵器所阻他連忙問道。(妳是誰?)

紫柔:(胡亂冤枉殺人原來就是龐大人管治京城的方法怪不得會如此不太平了。)

龐然:(豈有此理待老夫來教訓妳。)

胡彬:(姑娘小心…)

龐然數招過後他與柔都只是平手於是他停不來問道。(是誰教妳這些武功的?)

紫柔:(我不需要告訴你。)

龐然:(我今天暫且你們倆人的狗命它日別再讓我遇見你們否則一定沒有這麼幸運的…)

胡彬然離開後柔陪彬一起埋葬嬸我屍首後柔替彬包紮傷口。(多謝姑娘剛才出手相救…)

紫柔:(不必言謝。)

胡彬:(看姑娘剛才與龐然的武功好像差不多為甚麼妳不好好教訓他呢?)

紫柔:(說句老實話剛才幸好他停下來自動離開否則繼續打下去我可能會輸。)

胡彬:(為甚麼剛才姑娘不是對他對打流暢自如嗎?)

紫柔:(難道你看不出我與他的武功好像互相克制嗎?)

胡彬他想想道看來又好像…)

紫柔她突然笑起來道嘻嘻…)

胡彬:(姑娘妳笑甚麼難道是因為剛才的事嗎我知道我敵不過龐然。)

紫柔:(我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我很羨慕你的。)

胡彬他冷笑道我連龐然也敵不過妳羨慕我甚麼?)

紫柔:(剛才之事忘記它吧胡家刀法獨步天下而你又是胡家的傳人一定深得胡大俠的真傳你說不值得人羨慕嗎?)

胡彬他愕然問道妳怎知道我是胡鵬之子?)

紫柔:(看你剛才的刀法就知道了。)接著她從腰帶拿出衣交給她的物品說道是師姐吩咐我交給你的。)

胡彬他看著物品奇怪問道妳師姐…)

紫柔:(紫衣是她吩咐交給你的…)彬接過後她問道是不是你們的訂情信物呢?)

胡彬:(妳知道我們的事情是紫衣告訴妳的?)

紫柔她搖頭道不是是師傅告訴我的。)

胡彬:(紫衣她好嗎?)

紫柔:(不太好我知道她一定很掛念你的。)

胡彬:(可是…)

紫柔:(為甚麼你不求她還俗呢?)

胡彬:(她說不可能…)

紫柔:(奇怪世上那有不可能之事呢?)

胡彬:(算吧別再說我還未知道姑娘的芳名…)

紫柔:(你就叫我紫柔吧!)

胡彬:(紫柔紫衣確是絕配…)

紫柔:(當然是師傅為我們改的。)

胡彬:(是啊為甚麼會在這裡遇上妳呢?)

紫柔:(我是下山找妹妹的可是…)

胡彬:(找妳妹妹?)

紫柔:(前幾天我表哥上山找我告訴我妹妹被龐吉姦污下落不明而溫家由於不肯交出妹妹而遭殺害故我下山一則是為了尋找妹妹二則當然是要找龐吉算帳。)

胡斐:(想不到龐家竟做出如此禽獸不如之事妳放心我一定會幫妳的。)

紫柔她高興得捉著彬的手道真的嗎?)

胡彬而他卻不以為然捉著柔的手答道當然…)

紫柔突然她才驚覺抽回自己的手道多謝…)

胡彬他微笑道不必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