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決  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七回:

蘭兒在眾人悉心的指導下,再加上她資質聰穎,經過三個多月來之學習,基本功已經掌握得很好,可是若要得到笑白的真傳,確是一件極困難之事,因為時間還尚淺,眾人也不敢對蘭兒要求過高,以免弄巧成拙,徒令她走火入魔;另方面立群在完全失去眾人的蹤影,於是派出黑衣高手,四處尋找眾人的下落,並假傳聖喻,若見眾人即格殺勿論,眾人被迫使四處流茫,江豐感到對不起及連累大家,幸得雅倩不離不棄,從旁加以安慰,江豐本想沉著氣,靜待蘭兒之武藝略有一點點成績的時候,才來一個反功;可是立群因尋找不到眾人,而將憤怒歸於無辜的老百姓的身上,他假傳一道聖喻,假若眾人再不出現,他便會每天殺一個老百姓,直到眾人出現為上,江豐與雅倩因為不忍老百姓受害,決定孤注一擲,毅然向立群下戰書,先平息他每天殺一個老百姓的念頭,江豐更決定與立群於無涯之顛決一死戰,將多年恩怨作一個了斷。

 

阮雅倩:(莫大哥其實以現在蘭兒的功力可否與我們一起應付士兵呢?)

莫笑白:(以她現在的功力是可以,但是假若遇上黑衣高手,我相信她暫時也不能應付。)

阮雅倩:(這其實也不能歸咎於她,因為她習武之時間尚淺,所以我們不能太勉強她。)

莫笑白:(其實蘭兒一直都在努力,只是她力有不第;但是以她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

阮雅倩:(莫大哥連累你與我們一起流茫,我的心實感過意不去。)

莫笑白:(傻丫頭阮大哥死後,我一直視妳為妹妹;如今妳竟跟大哥說這些話,我會很傷心的。)

阮雅倩:笑白之言令她笑逐顏開道(對不起莫大哥,我不該看輕你的本領。)

莫笑白:(雅倩,昔日的一切已經過去,就別再想它好了;現在最重要還是想想如何應付黃立群。)

阮雅倩:她微笑點頭答道(你說得對,現在最重要還是如何戰勝黃立群。)晚上她看見江豐在執筆便問道(江大哥在幹甚麼?這麼晚還沒有休息嗎?)

江豐:他提著手中的信跟雅倩說道(雅倩,是我害了你們眾人,若不是因為我,便不用要你們流離失所,我對不起你們;再者我知道我們再不能等下去,因為皇上已經下旨,若我們再不出現,便從明日開始,每天殺一個無辜的老百姓,直到我們出現為止。)

阮雅倩:她聽罷江豐之言,嚇一大跳的追問道。(甚麼話?如此殘暴不仁之事也可以幹得出來嗎?)

江豐:(對於黃立群這種人,還有甚麼事情幹不出來呢?妳試想想他可以一方面深愛雅靜,另一方面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就連深愛的雅靜也要殺掉;可想而知他的為人是怎樣?)

阮雅倩:(他已經越來越嚴重,可說是失去理智,沒有人性可言了。)

江豐:(他這種人根本就沒有人性可言,當日我放他一條生路的原因,正是為了老百姓著想,可是他根本沒有履行他承諾的一切;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再跟他糾纏下去,我絕對不能讓他傷害任何一個無辜的老百姓。)

阮雅倩:(江大哥既然決戰的信件已經準備好,倒不如就由雅倩親自替你送予黃立群好嗎?)

江豐:他猶豫不決的說道(由妳替我送信,我擔心妳會有危險啊!還是待我親自前往吧!)

阮雅倩:(江大哥我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幫你,難道連送信如此簡單之事也不能替你幹嗎?)

江豐:(雅倩,妳別誤會,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這樣好吧就麻煩妳替我走一趟

阮雅倩:她接過江豐的信便微笑說道(江大哥你等我我很快便回來

江豐:他微笑點頭(路上小心,我一定會等妳回來

黃立群:黃府之內,他的房間卻感應到聲音,於是便說道。(既然來到還需要偷偷摸摸嗎?)

阮雅倩:(黃立群別來無恙嗎?不過看你的精神好像不大好,為甚麼沒有好好保重呢?)

黃立群:他看見是雅倩,頓時怒氣衝天。(都是你們所累,若不是你們把年輕男子與待選妃子的女子放走,我便不需要受到皇上的責備;還有緯酷是你們把他迫死的

阮雅倩:(你錯了大哥不是被我們迫死,而且被你簡接害死的。)

黃立群:(本來老夫以為會孤獨終老,幸好得到上天憐憫,讓我與親生的孩兒碰上,我還以為老來得回親兒,便有子送終;可是卻被你們迫死,是你們害得我一無所有。)

阮雅倩:(黃立群你試想清楚,大哥與我倆自小相依唯命,他性格善良,擁有一顆正義之心,他本該活得自由自在,可是卻被你迫他幹一些不願意的事情;他殺害無辜的子依,你更要他替你殺江豐,這種蓋著良心幹的事情;你認為他可以接受嗎?)

黃立群:(黃毛丫頭,妳根本就沒有資格教訓我

阮雅倩:(你說得對,我今天來的目的,當然不是教訓你;我只是替江大哥前來下戰書的

黃立群:他接過戰書後說道(江豐向我下的戰書?他憑甚麼本領?)

 

黃立群,

我實在很難想像到,你的心原來是如此惡毒,為了將我們引出來,竟然孤注一擲,每日殺一個無辜的老百姓,來迫使我們露面,還假傳聖旨,將一切推於為皇上之令,昔日一切全是謊言,從你親手殺死碓靜的一刻,你所向我許下的承諾,全都是謊言,我江豐一生中最錯的事情,就是當日沒有將你殺掉;多年來你因為想滅口,不斷派出黑衣高手追殺我,初時我慒然不知,期後幸得雅倩的分析,這一切全都是你安排的,現在我不會再坐以待斃,我要與你決一死戰;下月初四無涯之顛,一決高下

江豐

 

黃立群:他看罷江豐的信後,竟嘲諷道。(口出狂言,與我決戰,等同被殺。)

阮雅倩:她不值的說道(黃立群很大的口氣,昔日你曾經輸給江大哥,難道你認為今日可以勝他嗎?)

黃立群:他看著雅倩笑言道(論單打獨鬥,我當然及不上江豐;但是如果有妳在我手上,我根本就不需要擔心江豐不投降。)說畢他竟向雅倩襲擊,不到十招他竟喊道。(呀臭丫頭,妳竟然放暗器?想不到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卑鄙小人,你們也只是懂得暗算別人罷了。)

阮雅倩:她微笑解釋道(你錯了看清楚自己的掌心

黃立群:他看見自己的掌心全是黑色,於是追問道。(妳妳的掌心有毒?)

阮雅倩:(黃立群果然有幾分聰明,我早知道你是一個卑鄙小人,一定會將我活捉以要脅江大哥就範,所以送信之前我已經做好功夫;現在我們兩人均中毒,我勸你還是別再浪費功力,否則你將一定會輸給江大哥

黃立群:(豈有此理臭丫頭,快給我解藥,否則休想離開黃府。)

阮雅倩:(哈哈進來黃府,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再者如果有黃大人陪葬,我死而無憾。)

黃立群:(妳究竟想怎樣?告訴我怎樣才給我解藥?)

阮雅倩:(除非我能夠安全離開黃府,解藥自然會在明早奉上。)

黃立群:(妳憑甚麼要我相信妳?萬一我把妳放走,而妳不回來,我怎辦?)

阮雅倩:(那就由你自行決定,你可以選擇碰碰運氣,也可以選擇我倆一起死在這裡。)

黃立群:他思前想後終於說道(好妳現在立即離開,如果明早我還沒有收到解藥,我便會在市集內一次殺掉十個無辜的老百姓。)

阮雅倩:(好如果你敢動無辜的老百姓一根頭髮,我便與你同歸於盡。)

江豐:他喜見雅倩回來,於是立即追問道。(雅倩,怎樣?黃立群有沒有為難妳呢?)

阮雅倩:她微笑搖頭答道(沒有我只是替你送信,他又怎會為難我呢?再者以我的武藝,要離開也不是困難之事。)

江豐:(那就好了,我剛才有點不詳之兆,還在擔心妳出意外。)說畢他將雅倩緊緊擁入懷內。

 

雅倩尊守承諾,翌日大清早她便委託黃府的丫環,將解藥交予立群,當他服用後,功力便漸漸恢復過來;不經不覺,江豐與立群決戰的日子差不多到了,然而雅倩卻為此,悉心替江豐準備好一切

 

莫笑白:(江兄,明早就是與黃立群決一死戰的大日子,今晚要好好休息。)

徐玉書:(江大哥玉書無用,不能替你分憂,只能夠替你守著上山的路。)

莫笑白:(蘭兒,明天就要與江兄們一起出發;我再問妳最後一次,妳會後悔嗎?)

蘭兒:她微笑搖頭答道(不會能夠與你們並肩作戰,蘭兒絕不後悔。)

江豐:他拍拍蘭兒的肩膀讚賞道(果然是盛世的兒女,巾幗不讓鬚眉。)

莫笑白:他看見雅倩臉青唇白,於是憂心的問道。(雅倩,數天來妳的臉色很壞,是否有問題呢?)

徐玉書:(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剛才她在造飯的時候,差點暈倒內裡。)

江豐:他聽後緊張的追問道(甚麼?雅倩妳感到那裡不適?)

蘭兒:(雅倩姐姐妳千萬別倒下來,明日之戰,我們一定要勝出的。)

阮雅倩:(你們放心,可能前幾天感染少許風寒,所以臉色才差一點,不會有事的。)

莫笑白:(那就最好,已經少了我的協助,雅倩妳是絕對不能倒下來的。)雅倩微笑點頭。

 

決戰當日

 

阮雅倩:眾人來到山下,她便吩咐道。(徐少爺這裡就拜託你,蘭兒上山中斷就拜託妳

徐玉書:他與蘭兒點頭答道(放心即使付出任何代價,我也會守護這道上山之路。)

蘭兒:她與玉書點頭答道(雅倩姐姐請放心,無論發生任何事情,蘭兒都不會後悔。)

江豐:他上山前囑咐道(徐少爺蘭兒萬事小心,若有甚麼事情,便立即想辦法離開

蘭兒:(不可能我們四人並肩作戰,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是絕對不會離開這裡;即使要犧牲,我也要死在這裡,好讓我的爹娘知道,他們有如此的女兒。)

徐玉書;他點頭說道(對的我也是絕對不會離開這裡,若不是得到阮姑娘的點化,我也不懂得回頭是岸;即使不能為徐家翻案,我也要與黃立群同歸於盡。)

江豐:(好時候不早,我們就在這裡分別;事事小心

蘭兒:(江大哥你一定要贏黃立群,要他為死去的人贖罪。)

黃立群:山上的他早已恭候多時(義弟,我們又見面了;唉臭丫頭,妳還沒有死嗎?)

阮雅倩:她微笑答道(黃大人還沒有死,我又豈敢先一步死呢?這樣很不敬啊!)

黃立群:(豈有此理,臭丫頭妳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阮雅倩:(黃大人多疑了,雅倩之言根本就沒有甚麼意思,請別誤會好了。)

黃立群:(義弟我問你,你向我下的戰書,是我們兩人決一死戰;現在為何連同她一起來?)

江豐:(義兄,我想你誤會了;因為雅倩認為你過於奸妰,恐怕在我們比武的時候,你會派殺手暗算我,所以才會陪我一起前來;如果你並沒有安排殺手,雅倩是絕對不會出手的。)

黃立群:(義弟,你甚麼時候變得如此小人之心呢?)

阮雅倩:(黃大人你又錯了,江大哥才沒有考慮這一點,只是我小人之心度黃大人君子之福;但是我絕對相信,黃大人連深愛的義姐也殺害,所以甚麼事情也會幹出來的。)

黃立群:(我根本就不需要向妳作任何解釋及交待,臭丫頭站在一旁吧!)

阮雅倩:就在立群要與江豐決戰前的一刻,她再次說道。(江大哥小心點)江豐點頭後便與立群打起來。

黃立群:四個時辰已過,由原本在江豐之上的他,慢慢處於下風;而且他一剎那全身乏力之際,就在此時江豐毫不留情一掌打下去;終於他吐血重傷倒在地上道。(呀為甚麼會這樣?)

江豐:他看著倒在地上不斷吐血的立群,竟然猶豫問道。(黃立群你幹甚麼?快點起來

黃立群:他斷斷續續的說道(江豐你已經打贏還喊甚麼叫我快點起來?)

江豐:(為甚麼為甚麼你的功力竟會如此?)他替立群把脈後問道(你既然有傷在身,為何剛才不先告訴我?)

黃立群:他連自己也感到奇怪(我有傷在身?為甚麼我連自己也不知道?)

江豐:(連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是否曾經中過毒?)

黃立群:他回想道(我記起來,原來是妳)他邊說邊指著雅倩責罵道(臭丫頭

江豐:此時的雅倩卻突然倒在地上不斷吐血,他立即走上前把她扶起來問道。(雅倩,妳怎樣?)

阮雅倩:她微笑說道(黃立群我說過在你未死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先一步死的;你現在相信嗎?)

黃立群:(妳寧願與我同歸於盡,也不願放我一條生路。)

阮雅倩:(你又何嘗想過放子依蘭兒及無辜的老百姓一條生路呢?)

黃立群:(哈哈想不到我黃立群一世英明,但是妳的而且確安排一個小孩送解藥給我府的丫環。)

阮雅倩:(黃大人你始終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真是解藥,我倒不如自己先吃下,才到黃府送信。)

黃立群:他驚訝道(甚麼?難道我所中的毒是沒有解藥嗎?)

阮雅倩:她搖頭答道(沒有如果有,我也不會如此

江豐:(雅倩,妳為何要這麼傻?自己與他一起中毒,那麼雅倩,妳別離開我

阮雅倩:(江大哥既然義姐可以為黃立群犧牲,為甚麼我不可以為妳?義姐的死曾經令你痛不欲生,那麼我的死你會為我而流淚嗎?)

江豐:他不停的點頭答道(會

 

原來當日雅倩藉口替江豐送信之時,早已將提煉好的毒藥放在身上,她在進黃府之前,已經將毒藥塗於掌心之上,故令立群完全沒有洞悉一切,她假意與立群一起中毒,除了希望平安回去之外,還希望讓立群相信,只要服過她的解藥後便會好起來,結果立群的而且確好起來,卻不知道原來這只是雅倩用作欺騙立群之解藥,當他服用後,運功的時候會像脫胎換骨,但是時間久了,功力便會慢慢退下來,這樣雅倩便可以確定江豐能夠將他殺死;然而立群之死,確是可以令死去的雅靜及眾多無辜的生命得到安息,可是卻要雅倩作為陪葬的犧牲者,江豐痛心不已,是次他相較於昔日失去雅靜的時候,變得更加禿廢,他抱著昏迷不醒的雅倩回去,眾人看見如此淒涼之景象,無不為此已掉下眼淚,江豐因為雅倩而嚎啕大哭,笑白看見此情此景,決定承接雅倩的研究,希望能夠為雅倩研製出新藥,令她甦醒過來;另外在雅倩跟隨江豐出發前數天,她已經聯絡上昔日緯酷的好友,得到他的幫忙,雅倩成功替徐家翻案,結果徐府的冤案得到重審,終還徐家清白,玉書再不需要繼續生活於不見光明的日子裡。

 

莫笑白: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江兄,對不起我想我已經無能為力了。)

徐玉書:(莫大哥你再想想辦法;難道我們就眼看著阮姑娘一直昏迷不醒下去嗎?)

江豐:(玉書別過於激動,莫兄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只是當日雅倩用藥過重,才會導至如此。)

徐玉書:(難道真是沒有其它的辦法嗎?黃立群的死竟然要阮姑娘犧牲,實在蒼天無眼了。)

蘭兒:(江大哥難道你就決定一直為雅倩姐姐守下去嗎?)

江豐:他點頭答道(是啊因為我知道雅倩絕對不會欺騙我的,既然莫兄從她的藥習裡找到藥方,她一定會甦醒過來,只是時間上出現的變化。)

莫笑白:(我們別阻礙江兄,就尤得他在這裡陪伴雅倩吧!)

 

夜深人靜

 

江豐:他感到有東西在動,他醒過來看道。(雅倩雅倩妳是否醒過來?)他把雅倩扶起來問道(雅倩,妳還認得我嗎?)

阮雅倩:她停頓了一會兒,便微笑點頭說道。(莫大哥與蘭兒已經成親,大哥的好友已經還徐家清白;江大哥這一年多以來,日日陪伴著我,難為了你

江豐:他將雅倩緊緊擁入懷內,高興的說道。(妳知道原來妳甚麼都知道,為甚麼不早一點醒過來呢?我很擔心妳妳知道嗎?)

阮雅倩:(或許真是上天的安排,我昏迷不醒的這段時間,一直聽到你對我說話,可是卻始終不能醒過來;莫大哥的藥方是沒有錯誤的,只是你說得對,時間上所出現的變化。)

江豐:(那就好了雅倩,待妳身子完全康復後,我倆便立即成親好嗎?我不要再失去妳)雅倩點頭投入江豐的懷內,江豐知道自己此生此世也只會愛雅倩,絕對不會再有其她女子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