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決  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一回:

翁子依:她急速的跑進來,便立即大聲叫道。(雅倩姐姐救命呀

阮雅倩:她匆忙的走出來,看見是子依便追問道。(子依?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翁子依:(雅倩姐姐,我知道打擾妳的清修,但是我有一位朋友受了重傷,希望妳把他救活。)

阮雅倩:(子依妳冷靜點,立即帶我前往看看

翁子依:她看見雅倩替江豐用藥後便追問道(雅倩姐姐,江大哥的傷勢怎樣?)

阮雅倩:她搖頭微笑答道(他沒有大礙,從他的脈象來看,他有可能是憂鬱過度,繼而走火入魔。)

翁子依:(走火入魔?以江大哥的武藝竟然會走火入魔?那麼他沒有生命危險嗎?)

阮雅倩:(放心剛才我已用藥替他安定脈搏,不會有大礙;子依妳放心可以了。)

翁子依:她替雅倩奉茶說道(雅倩姐姐多謝妳對江大哥的救命之恩。)

阮雅倩:(何出此言?但是看妳剛才緊張的神情,難道這位江大哥是子依的心上人嗎?)

翁子依:(雅倩姐姐誤會了,江大哥不是子依的心上人,他就是雅靜姐姐的心上人才是。)

阮雅倩:突然她想起說道(義姐?難道他就是昔日在鄉間與義姐訂盟誓的江豐?)

翁子依:她點頭答道(對呀就是他,因為雅靜姐姐的死,他可能思念過度,才會走火入魔。)

阮雅倩:(原來他對義姐的愛意還沒有遺忘,總算我沒有救錯人了。)

翁子依:(雅倩姐姐妳是否對江大哥有負雅靜姐姐之事,仍然耿耿於懷呢?)

阮雅倩:她微笑道(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甚麼都已經煙消雲散,怪只有怪義姐當日錯愛黃立群;才會招來殺身之禍。)

翁子依:(其實事情由始至終都與江大哥沒有關係,痛失至愛反令江大哥悔不當初。)

阮雅倩:她站起來說道(子依,小心照顧妳的江大哥,我明天再來看他。)

翁子依:(有勞雅倩姐姐,待子依送妳出去。)深夜江豐終於甦醒過來,她高興道。(江大哥你終於都醒過來,我扶你坐起來;怎樣還有沒有不適的地方呢?還認得我嗎?)

江豐:他仔細看清楚眼前人,便笑說道。(噢我認得妳,妳該是昔日黃府的丫環子依對嗎?)

翁子依:她高興得不停點頭答道(是啊就是我翁子依,昔日在黃立群府中的丫環。)

江豐:他奇怪的追問道(多年沒有見面,妳為甚麼會在這裡呢?)

翁子依:(自從你知道雅靜姐姐的死因後,我也感到留在黃府都沒有意思,所以便回來這裡。)

江豐:他環顧四周後便問道(這裡就是妳的家嗎?我好像從來沒有聽妳提起有家呢?)

翁子依:她微笑搖頭答道(這裡不是我的家,而是阮大哥起給我居住的地方。)

江豐:(阮大哥他是甚麼人?其實為甚麼我會在這裡呢?究竟發生過甚麼事情?)

翁子依:(阮大哥是阮雅倩姐姐的哥哥,昨日我發現江大哥暈倒在我的門外,我便將你扶進來,我看見你好像受了重傷,所以便立即請雅倩姐姐前來替你醫治。)

江豐:(雅倩姐姐這個名字好像似曾相識?到底在甚麼時候聽過呢?)

翁子依:(雅倩姐姐是姚雅靜姐姐的義妹,所以她對你與雅靜姐姐之事很瞭解。)

江豐:他疑惑道(雅靜有義妹嗎?為甚麼我從來都不知道呢?)

翁子依:(江大哥其實雅靜姐姐已經離逝多年,你就別再為她之事而令自己如此好嗎?)

江豐:他慨歎道(我沒有好好愛護她,確實是我的錯;現在我已經無家可歸,就像游魂野鬼。)

翁子依:(如果江大哥不嫌棄,可以在奴婢這裡安定下來,不過這裡的生活很簡單,不知大哥能否識認呢?再者以江大哥一身習得的上乘武藝,又會否願意甘心隠居在這裡呢?)

江豐:(其實過平靜的生活,一直是雅靜希望的,可惜我卻不能完成她的心願。)

翁子依:(江大哥別再想太多了,先休息雅倩姐姐明日會再來看你的傷勢。)

阮雅倩:她來到子依門下,正想打門之際;卻被從裡面出來的江豐嚇一跳。(你

江豐:他看見眼前的雅倩,顯得呆若木雞,失魂的叫道。(雅靜妳回來看我是嗎?)

翁子依:她看見江豐捉著眼前的雅倩,立即走上前解釋道。(江大哥她是阮雅倩姑娘

江豐:他立即放開雅倩的手說道(原來是阮姑娘,在下江豐因為妳的樣貌與我一位故人很相似,所以江某剛才失儀;對不起請阮姑娘多多見諒

阮雅倩:她微笑說道(不要緊,我是專承來看江公子的傷勢。)

翁子依:她看著雅倩替江豐把脈後便追問道(雅倩姐姐江大哥的傷勢怎樣?)

阮雅倩:(已經好過昨日了,我會繼續開藥單,妳到市集購回來,讓江公子服用吧!)

翁子依:(那就好了,江大哥有雅倩姐姐這位神醫,你一定很快就會康復的。)

江豐:他笑言道(原來阮姑娘是神醫,江某實在失覺了。)

阮雅倩:(江公子你別聽取子依胡言亂語,只是略懂醫術;又怎能稱得上是神醫呢?)

翁子依:(為甚麼稱不上呢?當日子依被人追殺的時候,身受重傷,都是被妳醫好的。)

江豐:他驚訝的反問道(子依,妳為甚麼會被人追殺呢?知不知道是甚麼人追殺妳呢?)

翁子依:(記得就在我離開黃立群府第的第四個晚上,幸好來到這裡,才得雅倩姐姐出手相救;至於是被甚麼人追殺,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江豐:(子依,妳放心,往後有江大哥在這裡,再沒有人會欺負妳的。)

翁子依:(當然以江大哥的武藝,一定會好好保護我,我用不著膽顫心驚了。)

阮雅倩:她誤會道(看你們倆人真是天生一對啊!怪不得子依如此關懷江公子的傷勢。)

翁子依:她與江豐異口同聲說道(雅倩姐姐誤會了

江豐:他與子依異口同聲說道(阮姑娘誤會了

阮雅倩:(看你們倆人的回應均屬一致,想說你們不是天生一對也不行了。)

江豐:(阮姑娘千萬別誤會,一直以來我視子依妹妹般看待,絕對沒有半點私心。)

翁子依:(是啊一直以來,我視江大哥如大哥般,也絕對沒有愛慕之心。)

阮雅倩:(你們倆人何需要如此緊張呢?我還有村民需看病,我先走了。)

翁子依:(我也要到市集購藥,雅倩姐姐我與妳同行,江大哥你就好好休息吧!)

阮雅倩:突然她問道(子依,剛才我的戲言是否令妳與江公子感到尷尬呢?)

翁子依:(那又不是,不過我希望姐姐別誤會我與江大哥,這樣會影響到)突然她吞吞吐吐

阮雅倩:(為何面對我說話,竟然會吞吞吐吐呢?難道妳真的喜歡上江公子而又不想他知道嗎?)

翁子依:(當然不是,我只是替江大哥感到可憐;究竟他甚麼時候才可以放下雅靜姐姐呢?)

阮雅倩:(傻丫頭,每個人的感覺都不同,以江公子為例,他本與義姐深愛著對方,我相信暫時也不能把她忘懷的;我遺漏了一些配藥單在妳家裡,快點待妳購藥後,我們一起回去。)

翁子依:她與雅倩回頭之時,竟發現屋內發生過打鬥,她茫然的叫道。(江大哥江大哥

阮雅倩:她捉著子依說道(以他們的打鬥痕跡,應該從後門出去,我們追上去看看。)

江豐:他面對一大班的黑衣高手便問道(你們究竟是甚麼人?為甚麼要追殺我?)

黑衣高手:(你不需要再問,即使你問一百次,我們也不會回答你的;受人錢財,替人消災。)

江豐:(消災究竟是誰有災害?難道你們將我殺死就可以替此人消災嗎?)

黑衣高手:(別再問)接著便吩咐道(殺了他

江豐:他的傷勢還未完全康復,故被眾人圍攻,確實對他來說,要突圍也有點困難。(呀

黑衣高手:(原來你已經身受重傷,那就不需要浪費我們眾多的氣力了。)

翁子依:此時她終於與雅倩趕到(江大哥你怎樣?有沒有受傷?)

黑衣高手:眾人看見眼前的雅倩,均理所當然的叫道。(姚雅靜姑娘妳為甚麼會在這裡出現?妳不是已經死了嗎?)

阮雅倩:(我不是姚雅靜)接著吩咐道(子依,保護妳的江大哥

江豐:他看見眾黑衣高手與雅倩打起來,緊張的叫道。(阮姑娘小心他們是一等的高手

阮雅倩:眾黑衣高手一下子被她打倒地上吐血(這裡不歡迎你們給我全部滾走

翁子依:她與雅倩將受傷的江豐扶回屋內,她卻追問道。(雅倩姐姐剛才妳為甚麼不殺死他們呢?)

阮雅倩:(江公子待我替你把脈;子依得撓人處且撓人,為甚麼一定要置他們於死地呢?)

翁子依:(他們是來追殺江大哥,妳把他們放走,他們有可能會再前來行刺江大哥

阮雅倩:(對不起子依,禮佛之人是絕對不能隨意殺生的,再者他們是活生生的生命,我

翁子依:(妳的心地實在過於好了,這樣只會放虎歸山,後患無窮;江大哥會很危險的。)

阮雅倩:她看著江豐說道(人是我放走的,我就留在這裡好好保護江公子,這樣好嗎?)

翁子依:(我但是這班來歷不明的黑衣高手,若不殺死他們;恐怕

江豐:終於他忍無可忍說道(子依夠了,妳別再埋怨阮姑娘好嗎?她只是不希望濫殺無辜。)

翁子依:終於她醒悟說道(雅倩姐姐剛才我的語氣重了,對不起請妳原諒

阮雅倩:(算吧我們別再為剛才之事而糾纏不休了,江公子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妳可以放心。)

江豐:(有勞阮姑娘,其實以江某一人之力,是可以應付那班黑衣高手的;只是

阮雅倩:(只是因為你曾經走火入魔,需要一段長時間的靜養才可以完全康復;我明白

翁子依:(雅倩姐姐妳就在這裡陪伴江大哥,我去做晚飯了

江豐:他安慰雅倩道(阮姑娘剛才子依的說話,妳就別放在心上,千萬別責怪她。)

阮雅倩:(我又豈會責怪她呢?我很明白她是出於關懷妳才會如此。)

江豐:(阮姑娘我與子依真是沒有其它的,我不希望妳有所誤會。)

阮雅倩:(當然不會江公子,你有沒有想過剛才那班黑衣高手為何要追殺你呢?)

江豐:他搖頭答道(我完全不知道,這數年我已經沒有在江湖上露面;所以

阮雅倩:(難道是昔日你的仇家嗎?又或者他們認識義姐嗎?他們曾經將我當是義姐般稱呼

江豐:(其實當我第一眼看見妳的時候,都有一種錯誤的感覺,誤以為妳是姚雅靜;所以

阮雅倩:(所以才令江公子失儀,捉著雅倩不放手對嗎?)

江豐:他微笑點頭說道(妳說得對,確是這樣;所以他們誤認妳是雅靜,也不足為奇。)

翁子依:晚飯後她向站在花園的雅倩說道(雅倩姐姐剛才我的語氣重了,希望妳原諒。)

阮雅倩:(傻丫頭,難道妳與我之間還需要說這些話嗎?)

翁子依:(雅倩姐姐我對江大哥絕對沒有半點非份之想,我之所以如此緊張,全因為雅靜姐姐。)

阮雅倩:她驚訝的反問道(因為義姐?為甚麼?子依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翁子依:(雖然雅靜姐姐最後放棄江大哥,但是我知道江大哥一直都很後悔;所以我才

阮雅倩:(所以妳希望替義姐好好保護江公子是嗎?我早已經看得出了,還在賣關子。)

翁子依:(雅倩姐姐子依一時的衝動,一定是傷了妳的心,很對不起

阮雅倩:(根本就不需要向我道歉,我很明白妳的感受。)

阮緯酷:突然傳來他的聲音問道(雅倩子依原來你們在這裡,待我四周尋找你們。)

翁子依:她嚇一跳的問道(阮大哥你甚麼時候回來呢?)

阮雅倩:她嚇一跳的說道(大哥你不是說要到京城嗎?為甚麼突然回來呢?)

阮緯酷:(其實我在上京路上,一直心緒不寧,擔心有事情發生,所以便回來看看妳們兩人。)

翁子依:(阮大哥現在我與雅倩姐姐安然無恙,你可以安心上路吧!別阻礙你的行程吧!)

阮緯酷:(算吧可能是天意,既然已經回來,暫時我都不會再到京城了。)

翁子依:(那麼阮大哥的生意怎麼辦呢?會否因小失大呢?)

阮緯酷:他感到雅倩與子依有點異樣,於是便追問道。(妳們兩人好像有點問題,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忽然指著屋前說道(這麼晚妳們站在這裡幹甚麼?屋內是否來了甚麼人呢?)

翁子依:(阮大哥說到那裡去呢?我正與雅倩姐姐在談女兒家心事;又怎會有其他呢?)

阮緯酷:他點頭說道(好原來是這樣,那麼可以讓我進去喝杯茶嗎?)

翁子依:她卻阻止道(阮大哥現在已經很晚了,倒不如明天再來吧!)

阮緯酷:(都是那麼雅倩,我與妳先行回家吧!別阻礙子依休息了

翁子依:(阮大哥雅倩姐姐今晚不能走啊!)

阮緯酷:他奇怪的追問道(為甚麼雅倩不能走呢?妳們兩人究竟弄甚麼鬼主意呢?)

江豐:他開門走出來明言道(她們兩人並沒有甚麼鬼主意,阮姑娘受子依的委託,會留在這裡保護我的安全;這位一定是阮姑娘的大哥阮兄,在下江豐

阮緯酷:他對江豐的名字當然熟識不已(江豐?這個名字好像似曾相識,我想起你就是

江豐:(我就是因為希望習得上乘的武藝,而甘願拋棄雅靜的江豐

阮緯酷:(原來就是你為甚麼你會來到這裡?)他看著雅倩與子依追問道(妳們為何收留他呢?)

翁子依:(阮大哥江大哥因為思念雅靜姐姐而在練功時,不憤走火入魔,暈倒在我這裡;於是

阮緯酷:(於是妳就叫雅倩前來醫治他是嗎?那麼用不著要留在這裡,究竟為了甚麼?)

翁子依:(阮大哥事情是這樣,因為江大哥被一等的黑衣高手追殺,受了傷所以

阮緯酷:(所以妳就要雅倩留下來保護他是嗎?子依妳是否已經忘記雅靜是怎樣死呢?)

江豐:(阮兄雅靜的死是我的錯,與子依完全沒有關係;你就別為難她好嗎?)

阮緯酷:(你說我為難子依,看來你真是完全不瞭解我了。)說畢他竟然出手攻擊江豐

翁子依:她見狀立即大叫道(阮大哥不要這樣

阮雅倩:她立即走上前出手阻止道(大哥停手別亂來

阮緯酷:眾人看見雅倩出手阻止他傷害江豐,均愕然得很;他更厲言問道。(雅倩妳瘋了嗎?)

阮雅倩:(大哥可否告訴我,為甚麼要攻擊江公子呢?)

阮緯酷:(他有負於雅靜,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而妳卻阻止我,究竟為甚麼?)

阮雅倩:(大哥,如果是為義姐而教訓江公子,身為義妹的當然不會阻止;但是絕對不是在這個時候,因為江公子有傷在身,即使被你勝於他,也不是一件光榮之事;你說是嗎?)

阮緯酷:聽罷雅倩的一番說話,他將剛才的怒氣收起來說道。(好待你傷癒後,才跟你較量。)

翁子依:(多謝阮大哥,大恩大德子依終生不忘

阮緯酷:(雅倩妳今晚留在這裡,需要多加留神知道嗎?別要大哥擔心

阮雅倩:她微笑點頭說道(我知道大哥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翁子依:進屋後她心戰的說道(雅倩姐姐幸好剛才阮大哥沒有把妳拉回去,否則

阮雅倩:她坦言道(江公子我大哥的性格是暴躁一點,但是他的為人很正直,再加上是義氣兒女;只是他對義姐的死仍耿耿於懷,才會這樣子;我為剛才大哥對你的無禮,代他向你賠過不是,希望你別放在心上。)

江豐:他自嘲道(其實我這個人早就不該繼續生存於世上,辜負了雅靜的一番情義,讓她枉送性命,而我卻因為老百姓,竟然狠心放下雅靜的仇恨,釋放黃立群一條生路;試問我又如何面對雅靜呢?剛才阮兄說得對,我確是有負於雅靜,可惜這種辜負我此生此世也不能再給予她補償了;雅倩,其實剛才妳不該阻止阮兄殺我,因為我罪孽深重,該是時候向雅靜有交待了。)

翁子依:她驚訝江豐之言(江大哥你別胡說八道,為甚麼要這樣說?雅靜姐姐之死,根本與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她沒有尊守原來的誓盟,改為喜歡上黃大人,才會弄成這樣子;天下人不知道,我翁子依知道,雅靜姐姐是甘心為黃大人而送上性命的。)

江豐:(子依,事實不是這樣,如果不是我放棄將雅靜趕走,她就不會暈倒街頭,從而被黃立群救回;到我後悔的時候,已經沒有用了,雅靜的心已經去了黃立群裡,要挽回也不能;所以她的死是我簡接造成的,如果我將她留在自己裡,她便不會成為我與黃立群的犧牲品。)

翁子依:她哭著坦言道(江大哥你沒有錯,錯的是雅靜姐姐,她已經喜歡上黃大人,她的死是甘願為黃大人犧牲;她的心裡早已經沒有江大哥你的存在,你就別再為雅靜姐姐而自責好嗎?)

江豐:聽到子依的一番說話,他好像清醒的追問道。(子依,妳說甚麼?雅靜的心早已經不在我這裡?是她親口跟妳說嗎?但是

翁子依:她不停點頭答道(是啊是雅靜姐姐親口跟我說的,因為她不想你傷心,所以才沒有親口跟你說清楚;其實黃大人早已經向她提親,只是沒有人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