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距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雙屍命案

泰國布吉島上一間酒店,當中的一個房間,在一星期前由一名叫殷海重的香港男人登記入住,自從入住後,酒店大堂的職員從沒有見過此人的出入酒店紀錄,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職員向上級報告,在保安的監視下,動用後備鎖匙,開啟這間一直沒有出入酒店紀錄的房間,沒料到當進入有關的房間後,竟離奇地聞到一陣陣的惡嗅,原來一星期前登記入住的殷海重已經伏屍床上,而身旁還有一名,沒有在登記冊上出現的來路不明女子,經查證後,證實她也是從香港來的,名叫房靜宜,但酒店的工作人員完全不知道…究竟他們倆人是否認識? 是否在同一天入住酒店? 是否從香港一起前來布吉呢? 酒店發生雙屍命案,高層決定報警求助,由於死者為香港人,經入境處的幫忙,聯絡香港警員前往協助。

 

莫衍堯:他看見眾香港警員被安排在機場接到來酒店,便立即微笑以廣東話說話。(是次麻煩你們前來了,真不好意思…)

陳斐:他站在雅晴的身旁,奇怪的說道。(為何這位Hotel Manager的廣東話如此流利呢?)

霍嘉寶:她也莫名其妙的說道(他不是泰國人嗎? 竟然說廣東話說得如此流利不過…)

莫衍堯:他好像聽到眾人的說話,於是立即自我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是在中國出生,父母在我小時候已經移居到香港,所以我一直在香港讀書,直到1年前才正式與太太移民到泰國,可是因未能乘坐同一飛機,剛巧我太太的飛機遇上氣流,機客與我太太均證實死亡;期後輾轉進入這間酒店工作,直到現在。)

苑雅晴:她看著衍堯微笑說道(莫先生對自己的描述確是很清楚,麻煩你帶我們到死者的房間看看。)

莫衍堯:他同樣回以微笑說道(與警方合作,是我們的責任,請跟我前來。)

陳斐:他被衍堯帶領到發現死者的房間後,竟愕然的追問道。(為甚麼房間會如此潔淨呢?)

莫衍堯:(因為前兩天,當我們發現死者的時候,已經知會警方,他們派人前來將死者帶走,並將有關的物品一同帶回驗證;所以我便向上級請示,將房間重新整理好。)

陳斐:他驚訝的說道(甚麼? 簡直荒謬絕倫,根據我們香港的查案手法,是絕對不能動案發現場任何東西的;你自己也是香港人,竟然不懂得將這個重要的查案線索交予當地的警隊?)

莫衍堯:(其實以香港警隊的辦事能力,這點事情絕對難不到你們的;Madam…妳認為我說得對嗎?)

苑雅晴:她微笑答道(這個當然…憑我們的辦事能力,我絕對相信可以將兇手找出來。)接著便吩咐道(Paul…Fion…我們現在前往當地的警察局,再行瞭解這宗案件。)

陳斐:他們倆人齊聲答道(Yes Madam…)

霍嘉寶:他們倆人齊聲答道(Yes Madam…)

陳斐:進行了一天的瞭解案情後,晚上他突然說道。(真是荒謬,根據這裡警察局給我們的紀錄,對於布吉酒店Manager莫衍堯的口供好像有些問題,但是…是甚麼問題,我卻不知道怎樣說出來…)

霍嘉寶:(Madam…我同意Paul的說法,因為連我自己也對莫衍堯的口供感到很多被質疑的地方,但是就是偏偏說不出那裡有問題。)

苑雅晴:她微笑解釋道(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你們倆人還不明白嗎?)

陳斐:(Madam…妳的意思是…連妳也對他懷疑嗎?)

苑雅晴:(發現屍體的時候,究竟現埸是怎樣…我們根本完全不知道,這是我們第一個困難的地方,再加上在我們來到酒店前,莫衍堯已經安排整理好房間,更是我們第二個再遇到困難的地方;依我看…還是向上級申請,請香港的法醫<連俊豪>前來這裡一趟吧!)

霍嘉寶:(其實我早已經有此意,想不到Madam早我一步說出來。)

陳斐:(Fion…妳甚麼時候變得如此? 竟然跟著Madam背後說話,這樣是不尊重Madam的。)

霍嘉寶:(Paul…你別胡亂冤枉我好了,我說你才是常常拍馬庛的人啊!)

陳斐:(豈有此理…如果妳再胡說八道,小心我回港後,向上級投訴妳…)

霍嘉寶:(那就好極了,相信不久我們便可以分開工作的地點了,我也不想與你一起工作。)

陳斐:(簡直混帳,妳竟然這樣說我…我有甚麼地方開罪妳呢?)

霍嘉寶:(我不是說你開罪我,而是我感到與你一起工作,學習不到甚麼新知識啊!)

陳斐:(難道妳跟別的同事一起工作,便一定可以學習到新知識嗎?)

霍嘉寶:(這又不一定,不過我知道在Madam身上,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陳斐:(妳在胡說甚麼? 妳的意思是想繼續跟隨Madam,而向上級申請將我掉走是嗎?)

霍嘉寶:(我沒有這樣說,是你自己說出來的,別說我欺負你呀!)

陳斐:(我真是懷疑,當初楊Sir為何會將妳掉過來的?)

霍嘉寶:(豈有此理,你這個陳斐,這樣說我是甚麼意思?)

陳斐:(我沒有暗示甚麼意思,只是實話實說,免得妳越來越驕傲;新?師妹…明白嗎?)

霍嘉寶:(甚麼師妹,你別誤以為自己高我一級,便是我的師兄,有你這樣的師兄,簡直…)

陳斐:(妳說…簡直甚麼? 為何說到一半也不繼續說下去呢?)

霍嘉寶:(我不想繼續跟你爭論下去,你好自為之了…)

陳斐:(甚麼好自為之,妳越說越過份,好像現在是我不對似的是嗎?)

霍嘉寶:(那就當然不過了,不是你的錯…難道是我的錯嗎?)

陳斐:(我真的被妳氣死了,回港後我一定要楊Sir將妳革走…)

苑雅晴:突然她一聲喝令道(夠了…看你們倆人現在像甚麼樣子? 我們是次前來是為了查案,不是為了讓你們倆人在爭吵的;你們倆人合作已經有兩年的時間,難道還不瞭解大家的性格嗎? 最後一句,如果你們倆人再不好好合作,回港後…我便向楊Sir提議,將你們倆人一起革走,到時甚麼都不需要爭論了。)

霍嘉寶:雅晴的說話令他們倆人大驚不已,連忙說道。(Sorry Madam…我們一定會好好合作…)

陳斐:雅晴的說話令他們倆人大驚不已,連忙說道。(Sorry Madam…我們一定會好好合作…)

苑雅晴:(但願如此,剛才的情形我不希望再看到,也不希望私下再發生了。

陳斐:他們倆人齊聲答道(Yes Madam…)

霍嘉寶:他們倆人齊聲答道(Yes Madam…)

陳斐:機場外他看見俊豪,等同看見救星似的說道。(豪哥,見到你就好了…是次我們真是遇到很多的問題,請跟我回去再詳談。)

連俊豪:回到酒店看見雅晴的時候,他立即說道。(Paul剛才已經將大約的情況告訴我了…)

苑雅晴:她將泰國警方的驗屍報告交予俊豪說道(這份就是泰國法醫對死者的驗屍報告,還有Hotel Manager的口供;Paul與Fion倆人,均對Hotel Manager的口供感到有問題存在,但是偏偏卻找不到問題的所在。)

連俊豪:他接過雅晴給予他的驗屍報告後便說道(讓我先仔細細看清楚,希望能夠在當中找到一些新的線索。)

霍嘉寶:她心急的追問道(豪哥…有沒有看到當中的問題所在呢?)

陳斐:(是啊…我對於莫衍堯的口供總是抱著懷疑的態度…只是不知道該怎樣提出來?)

連俊豪:他看畢整份報告後便說道(依我看…Hotel Manager莫衍堯的口供確實是存在些問題,但是我暫時也未能分析出來,但這個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清楚瞭解兩名死者的死因,但這裡的驗屍報告,只是紀錄男死者殷海重是被證實窒息致死,而女者卻是中毒致死;但是他們倆人究竟是否認識呢? 他們倆人是否於同一時間來泰國呢? 他們倆人是否在香港一起前來泰國呢? 這是我們目前最需要知道的事情,我建議既然兩名死者已被證實是香港人,那麼可以知會他們在香港的親人,將其屍體運回香港,待我再作進一步的解剖。)

陳斐:(但是…這裡的法律未必能夠配合我們的需要,再加上如果莫衍堯真的有問題,那麼我們回港後,便不能監視他。)

連俊豪:(其實我們暫時只是對他的口供存在懷疑,並未有進一步的資料可以證實他的口供出現問題,所以我認為剛才的分析,對於警方破案會是首要處理的。)

陳斐:(我真是不甘心,就這樣放過莫衍堯,我曾經有想過,說不定他就是殺害兩名死者的兇手。)

連俊豪:(我們暫時不能否決這個推斷,不過目前這個推斷不是要立即被證實。)

陳斐:(Madam…妳的意思怎樣? 回港? 還是繼續留在這裡呢?)

霍嘉寶:(雖然我一向與Paul合不得來,但是我也認為他說得對,莫衍堯一定是有問題的。)

連俊豪:(雅晴,依妳的意思怎樣呢?)

苑雅晴:她思前想後便答道(現在我們處於一個被動的角飾,所以應該是向上級申請,將兩名死者的屍體運回香港,待知道兩名死者的真正死因後,我們才可以有進一步的行動;我相信如果莫衍堯真的有問題的說話,他絕對是走不掉的,我們隨時可以回來拘捕他。)

陳斐:(既然Madam都讚成豪哥的建議,我與Fion唯有跟指示做,我現在去Sent E-mail給楊Sir…)

霍嘉寶:(我與Paul絕對相信Madam的決定,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證實兩名死者的致死原因。)

苑雅晴:她抱歉的說道(是次麻煩了你,要你辛苦前來泰國。)

連俊豪:(為甚麼跟我如此客氣呢? 只要能夠幫到妳的事情,不論如何辛苦,我也絕對不會推辭的。)

苑雅晴:(楊Sir…方面,他有沒有跟你說甚麼?)

連俊豪:(他招見我的時候,只是跟我說,妳需要我的幫忙,我便立即答應了。)

苑雅晴:(這宗異地發生的雙屍案,看來絕對不是一時三刻可以破案的。)

連俊豪:(時間的長與短對妳來說,根本完全不重要,妳只在乎是否能夠將兇手繩之於法是嗎?)

苑雅晴:她微笑點頭說道(看來你似乎很瞭解我?)

連俊豪:(我們相處已經6年了,難道妳還認為我不懂得瞭解妳嗎?)

苑雅晴:(這個當然不是,只是沒有想過,轉眼就渡過了6年的光境;很快…)

連俊豪:(我在法醫的工作也超出14年了,如果當年不是得到妳的鼓勵,根本就沒有今天的成就。)

苑雅晴:(應該是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一句說話,竟然可以令你改變自己的一生。)

連俊豪:(對的…妳的說話確有一定的推動力,這點我不容置否。)

陳斐:(Madam…已經收到楊Sir的回覆,他會立即幫忙進行申請,相信明早領事館便會收到指示。)

苑雅晴:(OK Good…Paul…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是我希望你好好忍耐一下。)

陳斐:(Madam放心,即使我多麼的不甘心,還是會以大局為重。)

苑雅晴:(這樣我便放心了,好好準備明早接收的好消息。)

陳斐:(Yes Madam…)

霍嘉寶:(Yes Madam…)

 

終於得到汶彬的申請,泰國領事館已經答應,會將兩名死者的遺體運回香港;機埸內…衍堯出奇地前來送機…

 

莫衍堯:(Madam…發生不幸的事情,確是令我們感到不安;但最遺憾的就是我還沒有甚麼可以幫得上忙的事情,真是對不起…)

苑雅晴:她微笑答道(這個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只要將屍體運回香港,我們自有辦法將兇手找出來。)

莫衍堯:(看來Madam都算是一位口出狂言的人啊!待屍體運回香港後,都已經腐爛不堪了。)

苑雅晴:(莫先生…請放心,這點更加不是問題,以我們香港先進的科技,一定會有辦法的。)

莫衍堯:(有時做人不能夠過於執著,某些時候應該要懂得釋放自己;Madam…妳明白嗎?)

苑雅晴:她點頭說道(我當然明白,是時候上機了;莫先生…希望我們有機會再見…)

莫衍堯:(對不起…我才不希望再見到你們,因為我希望這裡不會再有命案發生。)

陳斐:登機前他跟衍堯說道(莫先生…希望你好自為之了…)

莫衍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可否直接一點呢?)

霍嘉寶:站在背後的她卻說道(別再跟這種人談論任何事情,免得被人有機可乘。)

陳斐:(Fion…妳說得對,面對這種人根本沒有需要與他多言。)

連俊豪:他是最後登機的人,經過衍堯的面前,他忽然停下來問道。(你就是莫衍堯?)

莫衍堯:他點頭答道(對的…但是,我好像不認識你…)

連俊豪:(不是問題,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再見…)

 

回港後…俊豪立即替兩名死者進行詳細的解剖…

 

楊汶彬:他看著斐轉來轉去便追問道(Paul…你可否先停下來,別再轉來轉去好嗎?)

陳斐:(Sorry Sir…可能我過於心急,豪哥昨日說過,今天會有結果的。)

楊汶彬:(雖然是這樣,但是我們還需要給他多一點的時間,別如此心急。)

陳斐:(我承認自己確是過份心急,因為我不希望被那個莫衍堯逃跑了。)

楊汶彬:(對於莫衍堯的口供存在問題,這只是純粹我們個人的觀點,暫時還有待證實。)

陳斐:(楊Sir…這點我早已經明白,因為Madam已經跟我解釋過;但是…我始終擔心…)

楊汶彬:(既然已經知道事情的少許資料,還需要心急甚麼呢?)

陳斐:面對汶彬的問題,他卻啞口無言道。(我…我…)

霍嘉寶:她卻替斐向汶彬答道(楊Sir,Paul一向都是盡責的警員,他不希望莫衍堯有機會逃跑。)

楊汶彬:(看來經過是次的出外公幹,你們倆人的鬥氣關係似乎好了一點;Vince…妳認為是嗎?)

苑雅晴:她微笑點頭答道(可以這樣說,但是我仍然衷心希望,他們倆人繼續有更佳的合作。)

楊汶彬:(這點妳大可以放心,我相信他們倆人一定能夠做得到的。)

陳斐:眾人看見俊豪進來,他更立即站起來追問道。(豪哥,怎樣? 是否有新的發現呢?)

連俊豪:他點頭答道(對的…楊Sir,我們一起到會議室詳談好嗎?)

楊汶彬:來到會議室,他坦言問道。(俊豪,你是否真的有新發現呢?)

連俊豪:他立即將手上的報告派予眾人,接著便打開解釋道。(早前我與Vince在泰國看到當地的驗屍報告,男死者是窒息致死的,而女死者則是中毒;但是當屍體運回港後,昨晚經我的詳細解剖後,卻有別的發現,請大家仔細看看我出來的報告;男死者殷海重致死原因是,在他的胃部我驗到有一些未溶解的藥物,經化驗後證實是安眠藥,可能有人故意將安眠藥混進他的食物或水裡,在其不知明的情況下,進食後在短促的時間內便昏昏欲睡,兇手再在他熟睡後,以枕頭或是其它物品將他焗死;而另一名死者房靜宜的死因,她曾經被毒打,因為她身上多處骨折,表面上不易察覺的原因是,由於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所以當地的法醫有機會Missing這個Point,另外我懷疑她也曾經吸入過量的二氧化碳,在雙重的情況下致死,因為在她的體內還剩下一些空氣的壓力。)

苑雅晴:(殷海重服食安眠藥後再被焗死,而房靜宜卻是被毒打後再吸入二氧化碳致死。)

楊汶彬:(Vince…妳想到了甚麼呢?)

苑雅晴:(我在想…究竟他們倆人是否認識呢?)

霍嘉寶:(Madam…我查過他們的出入境紀錄,殷海重與房靜宜是相差4天離開香港的,但是大家都是去同一個目的地泰國布吉島。)

陳斐:(那是否代表他們倆人是不認識呢?)

楊汶彬:(現在還不能證實這點…相信這個會是一個重點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