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惜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一回:(同居關係,終告結束。)

 

朗與兒因熱戀而同居,生活得既幸福又快樂,尤如一對恩愛夫妻;可是好景不常,一日兒在無意中發現朗竟與自己兒時好友心鬼混,她雖感晴天霹靂,但仍強裝若無其事,靜觀其變;思前想後終接受上司杰的邀請,前往英倫,開拓自己的事業;與朗的同居關係,正式劃上句號。

 

許天兒:她看著朗步入家門,於是問道。(今晚為何這麼晚才下班呢?)

倪凱朗:他帶著疲憊不堪的答道(公司實在太多工作要處理,說來妳知不知道?我們喬志實業將有機會與你們的穎杰集團合作,或許到時我們可以組成情侶檔。)

許天兒:她大笑道(Steven…我想你真是越來越天真,我們的穎杰集團強盛過你們的喬志實業;竟然會有機會碰頭嗎?)

倪凱朗:突然他板著臉問道(難道以我的能力,不能接你們公司的生意工程嗎?)

許天兒:她看見朗的態度較過份,於是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去到那裡?)

倪凱朗:(幸好Natalie不會像妳這樣踐踏我,否則我一定對自己失去信心。)

許天兒:(Natalie…)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她終於想起來道。(我與Natalie都很久…很久…沒有見面了。)

倪凱朗:(當然了…妳這麼忙碌,就連自己昔日的舊同學也拋諸腦後了。)

許天兒:(怎會呢?稍後待我的工作量鬆一點的時候,我便會找她詳談;到時你別阻礙我們好了。)

倪凱朗:他開始不耐煩的問道(夠了…究竟現在可以吃飯嗎?)

許天兒:(要吃飯就過來幫忙,只顧著回來就說這些說那些,完全沒有幫忙之意;別遺忘我與你一樣,都是要到外面工作的,所以家中的大小事務,還需要各自分擔。)

倪凱朗:他突然搶去兒手中的碗筷說道(好了…別再囉囉唆唆,既然你要我幫忙說出來便可以了,何需要說這麼多話呢?)

許天兒:(你就是這樣的,處理正常事情的時候,你就藉詞推搪;當我開口的時候,你就會說我麻煩;我真的開始懷疑我們倆人究竟能否再繼續相處下去呢?)

倪凱朗:兒說到這裡,他終有點軟化道。(好了…好了…我又沒有說過不與妳分擔家中的事務,妳何需要說這些話,我倆不是一直很要好嗎?無緣無故別說這些話好嗎?)

許天兒:(但是每次都要我說這些話,你才願意動手處理及正視問題;不知待到何時,我會失掉這種常規了。)

倪凱朗:突然他擁抱著兒說道(怎會呢?我們倆人一向都是很恩愛的,若不是妳就不會答應與我同居;其實妳願意的話,我倆隨時都可以結婚。)

許天兒:(可是你還沒有甚麼可以讓我對你感到有信心及安全感。)

倪凱朗:(不是嗎?算吧…別再說了,我很肚餓,再不吃飯,我一定會餓死的;妳可憐我吧!)

許天兒:在吃飯期間,她一直看著朗的壞習慣;他不但吃得狼吞虎嚥,還用衣服來抹去自己的口角;這一切一切自從兒與他同居後,才知道他有這麼多的壞習慣;但基於他們倆人均互相愛護對方,故兒一直默默承受朗的壞習慣,可是朗從沒有站於兒的立場看事情,所以兒某些時候也感到無可奈何。(Steven…你可否用Tissue抹口呢?不要用衣服的袖口,這樣很難清洗的。)

倪凱朗:(Kenix…妳有沒有發現近來妳對我特別挑剔呢?樣樣事情妳也好像看不過眼的。)

許天兒:(你還說我對你挑剔,其實有很多事情我都當作若無其事,但是你知不知道某些時候,你實在有點過份呢?)

倪凱朗:他搖頭答道(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可能是因為我處理樣樣事情,妳也不順眼罷了。)

許天兒:她放下碗筷說道(我不吃了,你自己慢慢吃吧!)

倪凱朗:(隨便妳…但是晚上別再說肚餓,別忽然起來弄東西吃,否則我就不夠精神上班的。)

許天兒:她邊行邊說道(今晚我不與你同床,事情就可以解決了。)

倪凱朗:他捉著兒的手問道(妳又做甚麼?)

許天兒:(你認為我會做得出甚麼呢?)

倪凱朗:(別再鬧情緒,否則連我也承受不了的。)

許天兒:她把朗推開道(別阻礙著我,行開…)

倪凱朗:(我真是感到自己很偉大,像妳如此大脾氣的女朋友,我也願意接受;假若換轉他人,一定不會像我如此。)

許天兒:她已將被褥搬到書房裡,並用力將門關上。(啪…晚安…)

倪凱朗:他鬆鬆兩肩說道(又來了…不知又發甚麼小姐脾氣?)突然他又自問道(難道我的壞習慣真是如此厲害嗎?)

卓慧寧:第二天早上,她在公司看見沒精神的朗便隨口問道。(唉…Steven這麼早,昨晚是否沒有睡覺呢?雙眼好像一顆大熊貓的眼睛似的。)

倪凱朗:(都是女人的麻煩,都是她惹來的禍…)

卓慧寧:她微笑問道(難道你是說Kenix是嗎?)

曾德民:(還有誰可以讓他沒精打采呢?)

羅克誠:(Steven,我都說過不要低估女人的殺傷力,你總是不聽取我的勸諫。)

卓慧寧:(但是…在我們眾多同學之中,以Kenix的脾氣最好,而且最有奈性的一個;假若Steven都對她不滿,那我覺得需要檢討的人該是你。)

倪凱朗:(好了…你們眾人好像個個都說Kenix好,有沒有人想過我的感受呢?)

卓慧寧:(不要名份,仍願意與你同居,照顧你的起居飲食;真是難為你還不心足,無話可說了。)

羅克誠:(Steven,我也幫你不幫親,有Kenix如此本事的女朋友,你還諸多挑剔。)

倪凱朗:(我簡直被你們氣死,現在挑剔我的人是她,不是我挑剔她;你們到底明白嗎?)

葉可盈:(我就真是不太明白,是否當每個男人得到手之後,都是如此呢?)

倪凱朗:(Gendy,妳說甚麼?)

葉可盈:(你認為我說甚麼就甚麼吧!我又何需再多作解釋呢?)

倪凱朗:(究竟我做錯甚麼?為甚麼每個人都在替Kenix說話,而沒有人顧及我的感受呢?)

曾德民:(因為每個人都認為你不懂得珍惜Kenix,才會這樣子。)

倪凱朗:他無奈回自己的辦公室,看見心進來,於是理所當然問道。(Natalie,妳又是來替Kenix說話的是嗎?沒所謂…反正今天回來的時候,已經被出面的人洗臉一番了。)

章同心:她將沖好的茶擺放於朗的桌上說道(我不是進來罵你的,其實只要你自己認為做得對的事情;又何需要害怕別人說三道四呢?既然你喜歡Kenix該與她好好相處,但假若你已經不喜歡她,那就要好好想清楚了;以免誤人誤己。)

陳杰:另方面穎杰集團決派兒到英國接受訓練(Come in…Kenix,坐下來吧!)

許天兒:(不知陳生找我有甚麼事情呢?)

陳杰:(其實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有個職位一直空置,相信妳也知道此事?)兒微笑點頭(Kenix說句老實話,我覺得妳很有潛質勝任這個位,只是暫時礙於妳的能力未達至要求;這樣…我想派妳前往英國那邊接受一個訓練,維期約三年;我相信當妳回來的時候,定必能夠勝任有餘,未知妳的意思怎樣?)

許天兒:她愕然道(公司想派我前往接受訓練?我擔心自己的能力達不到要求,會令陳生…你失望。)

陳杰:(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絕對不會看錯人的;但是…我明白妳與Steven的關係,三年雖說不是太長的時間,但也不是短時間;這樣吧…妳回去好好與他商量,稍後再給我回覆好嗎?)

許天兒:她點頭道(多謝陳生…)

程海欣:她看著呆滯的兒問道(Kenix,陳生找妳幹甚麼?)

許天兒:(他說想派我前往英國接受訓練…)

程海欣:(那麼陳生即是給妳機會,穩穩當當做秘書的位置;是嗎?)

許天兒:她點頭道(他剛才也有說過…)

程海欣:(那妳還需要考慮甚麼?)

許天兒:(陳生說要去三年,而我才剛剛與Steven一年多,說離開就離開,那有這麼容易呢?)

程海欣:(但這始終關乎妳自己的前途,妳要想清楚;更何況如果Steven真是喜歡妳,也不會介意等待妳三年,是嗎?)

許天兒:(話雖如此,但我也有必要跟他商量的。)

程海欣:(你們倆人是否在冷戰呢?)兒點頭,她提點兒道。(Kenix,別怪我多事;我聽Herman說,她的男朋友Michael在喬志;常常聽到Natalie與Steven的閒言閒語,說他們倆人有染,妳還是小心點好些。)

許天兒:她猶豫道(不是嗎?我與Natalie是兒時的好朋友,曾經在木屋中一起長大的。)

程海欣:(Kenix…妳這個人就是太過沒有防人之心,其實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說不定不會出賣自己的。)

許天兒:她點頭微笑道(麻煩妳…Shirley…)

程海欣:(妳別怪我多事就好了…中午一起吃Lunch好嗎?)兒點頭。

倪凱朗:他大清早起來,看見兒在弄早餐,愕然的問道。(妳昨晚不是OT很晚才回來,為甚麼今天這麼早就起床呢?)

許天兒:她同樣感到愕然反問道(難道你遺忘了嗎?上星期你說今個星期日與我一起踏單車,所以我便早一點起來準備一些食物。)

倪凱朗:他完全遺忘了曾經答應兒的事情(Sorry…可能這個星期的工作實在太忙碌,完全記不起來。)

許天兒:她微笑道(不緊要…我差不多弄好,你多等一會兒吧!)

倪凱朗:突然他捉著兒的手抱歉道(Kenix…Sorry…我今天約了一個很重要的客人開會,不能陪妳。)

許天兒:她雖感到不高興,但仍強裝微笑答道。(不緊要…下次再去吧!你…今晚會否回來吃晚飯呢?)

倪凱朗:他猶豫不決道(今晚?或許…)

許天兒:(是否還有其他的客人要見呢?)

倪凱朗:(我擔心趕不及,妳自己吃吧!不用等我門,Bye…Bye…)此刻的兒心情矛盾不已,從前每個假日朗均會陪伴自己渡過,如今朗竟然一反常態,不但拒絕,還找藉口推搪;這樣終令兒對欣的說話在意,與及對朗產生懷疑的態度。

許天兒:靜靜的一個假日竟獨自一人留在家中,倒不如進行一個大清潔的環節;就在執拾朗的衣服清洗時,讓她發現朗衣服中藏有一些時鐘酒店的收據,登記人竟是倪凱朗及章同心,另外還在朗的衣領上發現桃紅色的唇印;兒頓時感到晴天霹靂,於是她用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致電朗,接聽的人竟是心,兒徹底失望,對不忠的朗感到憤恨,對兒時的好友感到痛心;一個下午過去了,她對著鏡子跟自己說道。(我該是時候為自己決定一些事情了…)

倪凱朗:凌晨他帶著幾分酒意回到家中,看見一桌子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心裡感到一陣陣的酸痛,於是他走到房間輕吻正在睡覺的兒道。(Sorry…對不起…)接著便到洗手間沖涼;沒料到兒不但沒有睡覺,還起來在朗的衣服中好像尋找甚麼,終於讓她找到一些東西,接下來她又再睡回床上。

許天兒:第二天早上,她正弄早餐的時候;朗便從房間裡出來。(不知今天的早餐是否合你的謂口呢?)

倪凱朗:他誤以為兒還在為昨日之事而怒自己,於是說道。(昨日對不起…要妳浪費這麼多的東西。)

許天兒:(不緊要,最重要是你知道我為誰做的就已經足夠。)

倪凱朗:他們倆人的早餐在沉默中渡過(我趕時間,先走…今晚一起吃飯好嗎?)

許天兒:她微笑搖頭道(我想不能了,因為我今日有個大Project要趕工;你自己吃吧!)

倪凱朗:(OK,Take care…)

許天兒:(我會…)

倪凱朗:相信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今天的早餐竟是他與兒的最後一餐,也是最後一面;他懷著歉疚的心情回到家中大叫道。(Kenix,今天我專程推卻所有手頭的工作,回來與妳一起吃晚飯。)可是卻得不到兒的回應,他以為兒還在怒自己,於是再說道。(我知道假期去了見客,令妳一個人孤伶伶在家中渡過;所以我今天早點回來,是為了向妳賠罪的。)他開始感到有點不妥(Kenix…Kenix…)他走遍整間屋子也不見兒的蹤影(難道妳還未下班?)接著他在飯桌上看見一些自己最喜歡吃的食物,旁邊還有一封信。)他將信打開愕然得很。

 

Steven,

對不起…請原諒我不辭而別…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相信我已經在轉機往英國的途中,公司派我前往受訓,本來我希望與你冷戰結束後,好好坐下來與你商量此事,可是…你實在太忙碌了,連答應與我在星期日踏單車之事也拋諸腦後,所以我也不敢再煩擾你;其次就是更令我感到痛心的竟是…原來你一直與我的好友Natalie鬼混,我實在接受不了,兩個女人一同各佔一半的男人。

 

其實回想起來,原來我與你之間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例如我喜歡整潔的家,而你卻喜歡四處胡亂擺放東西,一直以來就是因為我愛你,所以你的缺點我可以無條件地全部忍受,直至現在我想…我唯一忍受不了的就是…你與Natalie的關係;昨日我在你的衣服裡看到一些本應不該是我看到的時鐘酒店收據,是你與Natalie名字登記的,還有在衣領上桃紅色唇印,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歡塗唇膏的,而Natalie最喜歡的就是桃紅色,此刻我真的不敢相信,於是我再致電找你,而接電話的人竟是Natalie;我還可以說甚麼?究竟Steven…你對我還有多少的愛呢?可是…我不敢親口向你詢問清楚,因為我害怕你會答我…其實你愛Natalie多過愛我;既然公司委派我前往受訓,倒不如我們倆人就這個時候正式結束這段維持不久的同居關係。

Kenix

 

倪凱朗:他整個晚上重複再重複看兒留下的信,第二天早上他就前往穎杰。(Shirley…告訴我,Kenix現在身何處?)

程海欣:她莫名其妙反問道(她不是說會跟你詳談嗎?)

阮德倫:(是啊…Kenix還說捨不得她的男朋友,故要求陳生給予她多些時間考慮清楚。)

程海欣:(Steven…你與Kenix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倪凱朗:他搖頭答道(她沒有留下任何說話就走了…)

程海欣:(怎會這樣?)

倪凱朗:(Shirley告訴我,Kenix前往英國那個埠?)

程海欣:(不是我不想幫忙,但我根本不知道;相信只有陳生才知道。)

阮德倫:(Steven…放心吧!三年轉眼就過去了,Kenix回來的時候就是正式出任秘書一職;有這樣本事的女朋友,真是恭喜你了。)

程海欣:她看著朗轉身離去,擔心得走上前問道。(Steven…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朗搖頭(其實事情弄至今天的地步,你也該負上責任的;其實你與Natalie之事,Kenix早已經知道。)

倪凱朗:他木定口呆問道(早已經知道,那為甚麼她一直沒有問我關於此事呢?)

程海欣:(問你?如何開口?一個是她愛的男人,一個是她兒時的好友;如果她開口問你,究竟要犧牲自己愛的男人?還是犧牲自己的好友呢?)

倪凱朗:(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一直在怪責她沒有留下說話就走了,完全沒有想過她受了這些委屈;但是…現在知道又如何呢?她已經不知去向,還要待三年,三年後都不知道是甚麼世界?)

程海欣:(Steven…事情既然已經行到這一步,就沒辦法再回頭;倒不如想想你與Natalie之間的關係,應否繼續下去?)

倪凱朗:(Shirley怎會這樣說呢?)

程海欣:(假如你對Kenix還有感情,那麼你就要自我檢討,與Natalie劃清界線;假如你說其實根本不是那麼愛Kenix,你當然有權選擇與另外的女人一起。)

倪凱朗:他點頭道(Shirley多謝妳,我明白自己應該怎樣做。)

章同心:朗懷著疲乏之腳步回到公司裡(Steven,我替你準備好茶,今天你是否前往見客?為甚麼沒有留Message給我呢?)

倪凱朗:(我想一個人清靜下,妳先出去。)

章同心:(今晚我在家中弄些你喜歡吃的菜,下班後到我家好嗎?)

倪凱朗:(妳先行出去…)

章同心:下午約4時多,她懷著憤怒的臉孔衝進朗的辦公室質問道。(Steven,我做錯了甚麼?你竟然這樣對待我?)

倪凱朗:(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妳知不知道自己很沒有禮貌,進入我辦公室的時候,理應先敲門…)

章同心:(我問你…究竟我做錯甚麼?你竟然向楊生說要調走我?)

倪凱朗:他為了息事寧人,於是說道。(如果妳不想被調走,往後的行為就請檢點一些。)

章同心:(現在我有那裡不檢點?)

倪凱朗:(我說的是我與妳的關係到此為止…)

章同心:(為甚麼?我倆不是相處得很好嗎?)

倪凱朗:(是相處得很好,但現在Kenix已經走了。)

章同心:(其實Kenix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也一樣可以做到;你可以視我代替她便可以了,何需要如此煩惱呢?)

倪凱朗:(根本不可能,妳永遠都代替不了Kenix。)

章同心:她憤怒得奪門而去,但又再回頭說道。(倪凱朗,我告訴你…怎樣你都逃不過我的;你好自為之,即使Kenix從英國回來,也不會再與你一起,別再痴心妄想;大傻瓜…)

倪凱朗:他大力拍打桌子說道(我亦同樣告訴妳,若不是妳…我與Kenix就不會弄成這樣子,罪魁禍首的人都是妳;Get out…)

葉可盈:下班後眾人齊集POP吧,準備消遣之餘;忽然讓她看見朗在賣醉。(唉…你們看看…好像是Steven…)

羅克誠:他奇怪的走上前看道(不是嗎?Steven…你都會喝至爛醉如泥,不像你的本色啊!)

倪凱朗:他高興看見一班同事便大笑道(來吧!一起喝…今晚我請客…)

葉可盈:(Steven,你不是說過要儲蓄準備結婚嗎?為甚麼現在對我們如此慷慨解囊呢?)

曾德民:盈的說話令在場每個人都沉默起來(Gendy,妳無緣無故說這些幹甚麼?)

葉可盈:(希望他可以清甦一些,別以為只有他沒有了Kenix這個要好的女朋友;還連累我們暫時沒有了這個好朋友,真是枉他還有心情在這裡大吃大喝。)說罷她便走開了。

莫敏:她也來到一起熱鬧,但忽見氣氛沉默,於是問道。(Michael,發生甚麼事情?)

曾德民:他拉著敏細聲說道(Steven剛剛被Gendy罵了一頓,心情很惡劣。)

莫敏:(是嗎?怪不得個個人的臉孔都是如此。)

倪凱朗:突然他站起來說道(為了不掃大家的雅興,我先走了;你們慢慢玩吧!)

 

就這樣眾人目送一個爛醉如泥的朗從酒吧裡離開,每個認識他與兒的朋友,同事都知道,他們倆人可說是天生一對,朗的事業如日沖天,自認識兒後,得到兒的協助,朗的事業更見穩固,期後倆人更因為頗甚為投契而同居;可惜好景不常,一年多的感情,卻原來經不起任何的考驗,被兒的好友心介入了她與朗之間,結果造成今天的局面,當然朗亦不值原諒,明知道心是兒的好友,竟與她鬼混在一起,難怪兒最終為了自己的事業,而遠赴英國,將這段三角關係劃上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