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童 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生活在黑社會的日子,確實不是想像中如此威嚴,每天像行屍酒肉般,接到命令,便是執行任務的時候,也就是將自己的生命同時推向死亡邊緣的時候,因為沒有人會知道,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會否被敵對的一方先一步將自己的生命結束;一場歐鬥與互砍的過程中,眾人被警方的突圍行動所拘捕,當中的他更沒有想到自己會變成幫會與撕殺的犧牲品,法庭上的他一直否認控罪,可是法官將以他有份參予事件之名,判以他入獄18年,18年不見天日的日子,對於一個只有22歲,血氣方剛的青年來說,確是一件比死更難接受的事實;然而一個入世未深的小律師,竟然對此案感到莫名的興趣,憑其竭而不捨的毅力,成功推翻當日法官的判詞,他終於重獲自由,當得悉原來自己的自由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小律師替他找回來的時候,他便希望親身前往說一句多謝;可是…

 

韓芷謠:她禮貌地向家鳴說道(家鳴,今天是妳第一天上班,覺得四周的環境如何呢?)

程家鳴:(沒有甚麼特別,這裡讓我感到很舒服,我相信我會喜歡這裡。)

韓芷謠:(看妳這個小女孩,真的很有童真。)

程家鳴:(往後還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向您們各位請教…)

謝家全:他說笑道(那麼今天的午飯,應該由小師妹請客了是嗎?)

徐智偉:(當然…若不是我們怎有氣力教導這位新進的小師妹呢?)

黃嘉曼:(看你們兩人又在欺負家鳴了,家鳴…妳別將他們的說話放在心上,每次有新人進來的時候,他們總是嚷著要人家請吃飯的。)

謝家全:他立即解釋道(那有這回事呢?我們都是賞識家鳴,才叫她請吃飯吧!)

黃嘉曼:(大家是同事,說話沒有太大的避諱;家鳴…妳千萬別放在心上。)

程家鳴:她微笑點頭答道(我明白…)

 

一個月後…

 

黃嘉曼:(家鳴…已經過了一個月,在這裡工作,感覺如何呢?)

程家鳴:她點頭答道(很好,我…很喜歡這裡。)

黃嘉曼:(那就好了,這段時間的工作不太多,故此妳不會過於忙碌;但是…妳可以放心,當有工作分配給妳的時候,家全與智偉一定會好好協助妳。)

程家鳴:(對此…我從來都不會擔心,而且還有芷謠這位大師姐,我更加安心了。)

黃嘉曼:(那就好了…)

謝家全:晚上他對家鳴留於辦公室,感到莫名其妙問道。(家鳴,妳還沒有下班嗎?)

 

程家鳴:她微笑點頭答道(是啊…黃小姐叫我多點看看從前的個案,希望可以增加我的知識。)

謝家全:(那用不著看到現在還不下班嗎?走吧…我開車送妳回家。)

程家鳴:她搖頭答道(不用麻煩你了…)

謝家全:(怎會麻煩呢?妳一個女孩這麼晚才下班,會很危險的;來吧…聽師兄的說話,跟我一起走吧!)

程家鳴:她在離開前隨手取走一份過往的案件報告便說道(麻煩你…師兄…)

謝家全:(不用客氣,要不要我送妳上樓呢?)

程家鳴:(不用…我自己可以了…)

徐智偉:大清早他在搜尋昔日案件File的時候便大聲追問道(昨日是誰取走這裡的File呢?)

韓芷謠:(究竟發生甚麼事情?大清旱…智偉…你在找甚麼?)

謝家全:(芷謠,他在找昔日曾替張志遠打官司的File…)

韓芷謠:(為甚麼突然提起此事呢?)

徐智偉:(我不是早已經說過,不論昔日還是今天,我仍然認為張志遠是無辜的;昨晚我想到一些可以替他翻案的重點,但為甚麼…)

程家鳴: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答道(File在我這裡…)

徐智偉:他走上前奪去家鳴手上的File時憤怒的問道(妳為甚麼胡亂將律師樓的File取走?)

程家鳴:她卻道歉(對不起…我不是存心取走File的,我只是…)

徐智偉:沒待家鳴說畢,他立即責罵道。(妳知道嗎?這個案件昔日是由我跟進,妳絕對不能在沒有知詢我的情況下,而將File取走,妳這樣是不尊重我的。)

黃嘉曼:(夠了…是我吩咐家鳴將昔日的案件翻看,不是她存心這樣做。)

謝家全:他同樣替家鳴解釋道(智偉,你別如此動怒,其實昨晚我見家鳴還沒有下班,便開車送她回去,當時她正在翻看昔日的File,可能是我催促她,才導致她不留神將你負責的File誤取回家中。)

韓芷謠:(智偉,其實事情不是你想像中如此,家鳴不是存心。)

徐智偉:此時的他卻感到謙疚道(家鳴,剛才我的語氣確是重了一些,對不起…)

程家鳴:她微笑搖頭答道(沒緊要…我昨晚曾經研究過這宗案件,發現當中很多不明朗的重點,在法庭上還未經證實,法官已經將有機會不是罪犯的人判罪;大好青年就這樣無辜被判以18的監牢生涯,實在有點令人婉惜。)

徐智偉:此時的他卻安慰的問道(家鳴,妳也發現當中有疑點嗎?)

程家鳴:她點頭道(對啊…而且疑點甚多,再加上所有證供都有點不付合情理;所有證人均指證是他所為,雖說既有人證也有物證,但似乎還是牽強一點。)

黃嘉曼:她看著芷謠笑說道(想不到這位小女孩的觀察力竟然如此深入…)

韓芷謠:(是啊…家鳴,將來妳一定可以成為一位出色的律師,更加可以為人民請命。)

程家鳴:(這些都是遙不可及之事,但是…當前急務,我想…是希望替當中受到不公平審理的受害人翻案;不知你們的意見如何呢?)

徐智偉:家鳴的認同,令他感到無限的高興。(終於有人認同我的說法了,對的…我一定要替張志遠翻案;家鳴…妳會幫我嗎?)

程家鳴:(當然會…因為我也相信張志遠是無辜的不幸者。)

黃嘉曼:(但是…要翻案就等同向司法挑戰,這一仗可能會打得很困難。)

程家鳴:(但是…黃小姐,我們絕對不能讓無辜的人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韓芷謠:(黃小姐,看來智偉與家鳴對這宗案件抱著極大的期望,即使我們要阻止也阻止不來;倒不如就讓他們倆人試試吧!)

黃嘉曼:(連芷謠也這樣稱讚你們,我想…就算阻止也不能了;你們倆人就努力,如果真的能夠推翻昔日的判決,我一定會支持你們的。)

徐智偉:他與家鳴異口同聲說道(多謝黃小姐…)

程家鳴:她與智偉異口同聲說道(多謝黃小姐…)

謝家全:(祝你們倆人好運,能夠為無辜的人請命,便是我們身為律師的職責。)

 

半個月後…

 

徐智偉:(家鳴,我們在這半個月的研究裡,好像甚麼也發現不到是嗎?)

程家鳴:(師兄,你這麼快就想放棄;當然不是…其實我將案件不斷翻看,我發現在指證張志遠的過程中,曾經有兩個人極力指證張志遠,我看過他們的證供,每一句說話均好像要置張志遠於死地似的;再加上張志遠在庭上曾經一度失控,強調自己沒有參予事件,最後因為這兩個人證的關係,被判以18年監禁。)

徐智偉:(妳懷疑這兩個證人的證供有問題嗎?)

程家鳴:她點頭答道(是啊…師兄,你嘗試回憶當時在庭上的對話,當中究竟有沒有可疑的地方呢?)

徐智偉:(當日的一切對我來說極為刻骨銘心…)於是他將昔日的情景告訴家鳴。

張志遠:他發狂的大喊道(我是冤枉的,我沒有參予當中的歐鬥,是他們…是他們想置我於死地…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徐律師…救我…你一定要救我…)

控方律師:(法官閣下,你看犯人如此激動,如果說他沒有參予當中的歐鬥,也很難讓陪審團信服。)

張志遠:(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人…你們為甚麼要欺騙我?當日你們兩人不是這樣說,現在為何要我做替死鬼?)

控方律師:(法官閣下,根據警方的兩位證人的供詞,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張志遠因為急切希望上位,令他能夠站穩在黑道中的位置,所以才對敵對的人作出強烈的撕殺,他的手法慘不忍睹;重傷的重傷…死亡的死亡,更有些被挑斷手筋或腳筋,張志遠的手法顯示他的性格殘酷,如果不將他重罰,恐怕會有更多無辜的人被他殘殺。)

張志遠:(我沒有殺人…你們冤枉我…我沒有殺人…)

徐智偉:(法官閣下,由於我當事人的情緒極為失控,在這種情況下不宜再繼續聆訊,請法官閣下將案件押後。)

控方律師:(法官閣下,由於案情嚴重,為了對死者及傷者的家屬有所交待,我希望法官閣下能夠作出明智的判決。)

法官:(由於犯人張志遠情緒有失控的情況,現在本官宣佈暫且將案件押後,待犯人平伏情緒再行聆訊。)

徐智偉:監房內他說道(你知不知道今日的情況對你很不利?)

張志遠:(徐律師…對不起,我知道這樣會對我很不利,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他們…他們兩人冤枉我;根本…我根本連進去案發現場都沒有,又怎會有可能參予當中的撕殺呢?分明就是他們兩人串同一起冤枉我,枉我昔日與他們稱兄道弟,想不到他們會以這種手法來陷害我。)

徐智偉:(需知道今次的案件相當嚴重,我們一定要謹慎應變,萬一出了甚麼意外,你下半生有可能就要在監牢內渡過。)

張志遠:(徐律師…我才22歲,我不希望在監牢內渡過餘下的日子,我求你…我求你一定要幫我…)

徐智偉:(你放心…如果我不相信你,就不會幫你向法官求情,將案件押後審訊;志遠…你嘗試再仔細想清楚,還有沒有其他人牽涉在這宗案件內呢?)

張志遠:他搖頭答道(沒有…每次行動均是老大叫我把守,我根本連他們幹甚麼事情也不知道;再者…真正的幕後主腦,我從來都沒有見過。)

徐智偉:(現在所有證供均對你不利,再加上控方有杜奕倫與鄭錦豪為證人,要打這宗案件,實在難得很;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因為我絕對不會讓無辜的人被入罪。)

張志遠:(徐律師…現在任何人我都不會再相信,我只相信你一個人,你一定要幫我…)

 

結果案件因為志遠的情緒失控而押後半個月才重新審理,沒料到此時警方竟提交昔日發生撕殺案當中,經過DNA測試,證實死者與傷者身上均有志遠的血液,在人證物證俱在的情況下,即使智偉如何努力替志遠拼命打這場官司,志遠最終也被判18年監牢之獄;而智偉因為不能替志遠洗脫嫌疑,感到內疚…

 

法官:(監於案情的嚴重性,本官判以張志遠18年有期徒刑。)

張志遠:他聞判決後即時失控的大喊道(法官閣下…我是冤枉,我絕對沒有殺人,沒有參予當中的歐鬥,我是冤枉的…)他邊被警員押上囚車邊喊冤道(徐律師…你一定要替我上訴,我求你…你一定要幫我…)

徐智偉:他將昔日的情景憶述後說道(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我…救不到張志遠,不能讓他重見光明的日子,我…)

程家鳴:她卻安慰道(師兄,你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而是將我們懷疑的疑點提出來,盡我們最大的能力,去為張志遠翻案,令他有重過新生活的機會。)

徐智偉:(對的…家鳴說得對,現在最重要就是替張志遠翻案;早前我曾經探望他,他這一年的監牢生涯,令他消瘦了很多…很多…看起來已經不像23歲的青年,所以我一定要替他翻案,還他的自由。)

程家鳴:(這就是我們身為律師的重要責任,如果張志遠能夠重獲自由,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徐智偉:(但是…現在茫無頭緒,我們應該從那一方面著手呢?)

程家鳴:她高舉手中的相片說道(看來我們需要借用記者的身份了…)

徐智偉:(此人是誰?)

程家鳴:(師兄,還未是時候告訴你,但是…我查過此人一定能夠協助我們替張志遠翻案的。)相片中的人物,正正就是黑道中有名氣的老大,究竟她怎樣找到此人呢?而他又為何會牽涉到志遠的案件呢?

徐智偉:(好…家鳴,就按照妳的說話行事。)

黃嘉曼:她看著智偉與家鳴質問道(你們倆人為甚麼要一起辭職?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徐智偉:(黃小姐,對不起…為了替無辜的人翻案,我們只有挺而走險。)

黃嘉曼:她點頭示意明白(OK…我明白,你們倆人只是暫時離職,律師樓仍然需要你們倆位人才;當你們處理好需要處理的事情後,隨時回來述職。)

徐智偉:他與家鳴對嘉曼的說話感到高興不已(多謝黃小姐…)

程家鳴:她與智偉對嘉曼的說話感到高興不已(多謝黃小姐…)

黃嘉曼:(你們必需要緊記,無論發生甚麼事情,我們這裡一定會作出支援;明白嗎?)

徐智偉:他們點頭示意(明白…)

程家鳴:他們點頭示意(明白…)

徐智偉:就這樣他與家鳴展開了新的記者身份(家鳴,我們第一步該是怎樣行呢?)

程家鳴:(替應子輝先生寫自傳…)

徐智偉:(甚麼?我們轉換記者身份,就是替應子輝寫自傳?家鳴…妳是否瘋了?)

程家鳴:(師兄,你別過於心急,我查過此人,相信在他身上一定可以找到替張志遠翻案的線索。)

徐智偉:聽到家鳴的明言,他才醒悟道。(家鳴,Sorry…剛才我的語氣…)

程家鳴:(師兄,只要我們的努力能夠替張志遠翻案,受少許的委屈又算得上甚麼呢?)

徐智偉:(我明白…)第二天大清早,家鳴便持著報館的信件前往子輝的辦公室。;由於昔日他曾經替志遠打官司,為怕會被人認出,他唯有暫時不出現。

鄭錦豪:他看見家鳴便問道(妳就是盈業報館委派前來替應先生寫自傳的人是嗎?)

程家鳴:她微笑點頭答道(對的…這個是我的證件,還有盈業報館的證明信件。)

鄭錦豪:他小心翼翼看過證件及信後便禮貌說道(程小姐,請跟我來。)

程家鳴:(麻煩你…鄭先生…)

鄭錦豪:此時的他卻奇怪的反問道(程小姐怎會知道我姓鄭呢?)

程家鳴:她立即解釋道(當然…要替應先生寫自傳,自然就要知道他身旁有多少的保鏢,真的不好意思,是盈業報館告訴我的。)

鄭錦豪:他不以為已道(原來如此,程小姐…請跟我來…)

程家鳴:當看見子輝的一刻,她立即禮貌的跟子輝握手說道。(應先生,阻你的寶貴時間,真的不好意思。)

應子輝:他看見家鳴的清麗脫俗,立即站起來說道。(不緊要,程小姐請坐…)

程家鳴:(謝謝…)

應子輝:接著他吩咐道(程小姐喜歡喝甚麼?)

程家鳴:(隨便可以了…)

應子輝:(錦豪…你還站著幹甚麼?還不快快替程小姐備茶?)

鄭錦豪:(知道…我立即去…)

應子輝:訪問開始不久,他看見家鳴有點寒意便問道。(程小姐是否感到寒冷呢?)

程家鳴:她微笑答道(或許這裡的冷氣較大,所以…)

應子輝:還未待家鳴說畢,他便立即吩咐道。(奕倫,將冷氣關細一點…)

杜奕倫:(知道…)

程家鳴:訪問完畢後,她恭敬的向子輝道別。(應先生…今日阻礙你寶貴的時間,明天我再前來繼續訪問。)

應子輝:此時的他命令道(程小姐,時間很晚了;奕倫,開車替我將程小姐平安送回家中。)

程家鳴:她立即推卻道(應先生,不用這麼麻煩,我自己回去可以了。)

應子輝:(絕對不能,現在已經很晚,萬一出了甚麼意外,我如何向妳的老闆交待呢?)

程家鳴:(這樣不太方便…)

應子輝:(程小姐…如果妳認為不方便,妳便告訴奕倫在那裡放下妳便可;但是如果妳一個人回家,我實在不太放心。)

程家鳴:她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便答應道(那就好吧…麻煩杜先生…)

杜奕倫:(程小姐…這邊…)

徐智偉:他在家鳴的樓下等了一個晚上,看見奕倫將她送回來,便立即站在一旁。(家鳴…)

程家鳴:她被智偉嚇一跳的說道(師兄,這麼晚你來這裡幹甚麼?)

徐智偉:(我擔心妳…所以便走來看看妳的情況…)

程家鳴:(這裡說話不太方便,上來我的家裡再說吧!)

徐智偉:(家鳴,妳今天第一天訪問應子輝,為何這麼晚才回來呢?)

程家鳴:(本來很早就可以離開,沒想到應子輝越說越多事情,我希望在他的說話中找出蛛絲馬跡,所以便逗留了晚一點;對不起…沒有給你電話,令你擔心了。)

徐智偉:(別這樣說,其實要妳為這宗案件冒險,而我又不能與妳並肩作戰,只能夠站在這裡等待消息,真是為難了妳。)

程家鳴:(別這樣說,相反還可以藉著這宗案件訓練我。)

徐智偉:(應子輝跟妳說了甚麼?)

程家鳴:(始終是第一天見面,他的說話必定有所保留,然而過多約一星期…我相信他一定會路出馬腳的。)

徐智偉:(那麼妳自己萬事小心,始終他這個人都有一定的問題;我今天探望過張志遠…)

程家鳴:(他的情況怎樣?)

徐智偉:(較早前我探望他的時候很消瘦,但當我將發現疑點之事告訴他的時候,他立即就精神起來;我便勸諫他要耐心等候,千萬別著急;還有他叫我代他多謝妳的幫忙,而且他還很希望與妳見面,親口向妳說聲多謝。)

程家鳴:(告訴他…暫時還不是時候,待替他翻案之後,我們便可以見面了。)

徐智偉:(我也是這樣跟他說…)

程家鳴:(師兄,現在我負責尋找應子輝…杜奕倫與鄭錦豪的罪證,你就負責在外面尋找其它的線索;我們一起努力。)

徐智偉:(好…是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程家鳴:(如果我們失敗,可能會賠上生命,所以是絕對不能失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