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四回:群策群力   聯合自保(二)

 

芷穎對亦峰掌的掌法實是不太瞭解,可是既要面對楚龍殺害悕亭,又要面對武當四俠之決裂,再加上少林利宏大師與恆山杜逸師太也不是曉悔的對手,就連丐幫幫主蓉石與康酷也不敵,餘下來應戰的人就只有她,實在已經別無它選了; 但是想不到亦峰掌的掌力是如此厲害,曉悔雖然始終敗於芷穎之下,可是以芷穎的深厚內功,也被曉悔的掌力震傷; 餘下來的海棠…究竟有誰可以把她收拾呢?

 

殷悕亭: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芷穎…妳怎樣?)

利宏大師: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紀施主…妳怎樣?)

杜逸師太: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一定是被震傷內功…)

康酷: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紀姑娘…)

史蓉石: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紀姑娘…)

阿大: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小姐…妳的傷怎樣?)

阿二: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小姐…)

阿三:眾人看見曉悔死於芷穎的掌下,可是芷穎卻倒在地上吐血。(小姐,妳沒有事嗎?)

周海棠:雖然曉悔已死,但是當她看見芷穎坐在地上運功療傷的時候,卻感到高興的說道。(想不到…曉悔仍不能與妳同歸於盡,不過我也相信,憑曉悔的功力已經將妳深厚的內功震傷了。)

阿大:他們三人見狀,均齊聲說道。(豈有此理,我們要為小姐報仇…)

阿二:他們三人見狀,均齊聲說道。(豈有此理,我們要為小姐報仇…)

阿三:他們三人見狀,均齊聲說道。(豈有此理,我們要為小姐報仇…)

紀芷穎:她運功後喝令道(站著…停手…難道你們三人連我的說話也不服從嗎?)三人即時退下來

周海棠:(紀芷穎…感覺如何呢? 是次是否真真正正遇上高手呢?)

紀芷穎:她微笑的說道(想不到江湖上還有如此武藝高深之人,可惜她偏偏走歪了路; 否則今天一定會與我們站在一起,對抗妳才是。)

周海棠:(那妳就錯了,曉悔根本就是我的姪女,亦峰掌也是當年,由我阿爹親自教導她的。)

紀芷穎:(現在替妳辦事的人,已經差不多全部死掉; 看來妳還可以有甚麼作為呢?)

周海棠:(紀芷穎…妳的說話又錯了,看你們現在眾人均受重傷,只要我略施小計,便可將你們全部送往極樂世界了; 不過我第一個要對付的人,就是背叛我的趙盈…給我滾出來…)接著再說道(看來我今天確是要大開殺戒了…)正當她揮劍殺趙盈的時候,沒想到背後卻被另一劍將自己活生生的刺死。(呀…)原來揮劍殺她的人,竟又是替她辦事的人-范孝。(原來是你…你為甚麼要這樣做?)

范孝:(我曾經答應妳,願意為妳幹任何的事情,只是唯一的條件,就是妳絕對不能加害於盈盈…)

周海棠:(她背叛我,難道我把她殺掉也是錯的嗎?)

范孝:(我不理會這一切,我只知道妳曾經答應我,但是卻沒有尊守承諾。)

趙盈:她看見范孝高興得很(哥哥…原來你一直都沒有死,我還以為今生今世再見不到你了。)

范孝:(傻Y頭,其實哥哥早已經知道,紀姑娘救了妳的命,而且妳更與阿大倆情相悅;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奉周海棠的命令,將妳捉回去; 期後我還哀求她放妳一條生路,她已經答應我; 沒想到…她今天竟然想將妳滅口…)

俞楚龍:他走到海棠伏屍的身旁哭著說道(海棠妹…龍哥對不起妳,我沒有好好保護妳,也沒有好好愛護妳; 好…我就替妳報仇…)說畢他竟揮劍刺向玄琛…而玄琛卻倒在地上之時,隨手便拾起身旁的劍,與他同時間刺向大家。(呀…)

謝玄琛:(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呀…)

殷悕亭:他們痛心的叫道(不好呀…大哥…三弟…)

康酷:他們痛心的叫道(大哥…三哥…不要呀…)

殷悕亭:他痛心疾首的走到芷穎身旁,擁抱著她問道。(芷穎,妳怎樣? 傷勢如何?)

紀芷穎:她微笑搖頭說道(已經沒有大礙了…節哀順變…一切已經發生成事實了…)

史蓉石:(酷哥…你怎樣? 別太傷心,其實一切都是他們自招煩惱的。)

 

四日後…

 

阿大:眾人道別的說道(殷二俠…請放心,我們會好好照 小姐的。)

阿二:眾人道別的說道(各位…請多多保重,小人奉小姐之命,先送利宏方杖與杜逸師太下山。)

阿三:眾人道別的說道(殷二俠…康四俠…待你們光復武當之時,能夠有相見之一天。)

殷悕亭:眾人道別的說道(芷穎,對不起…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捨下武當不顧的。)

紀芷穎:眾人道別的說道(我明白…武當對你恩重如山,我是可以理解的。)

殷悕亭:(相信我…武當與妳對我來說,是同樣重要的; 稍後待一切安頓下來後,我便會來找妳。)

康酷:眾人道別的說道(蓉石,對不起…妳先回丐幫總舵,稍後待一切事情處理完畢後,我便會立即前來與妳會合。)

史蓉石:眾人道別的說道(酷哥,我願意留下來與你打點一切。)

利宏大師:眾人道別的說道(紀姑娘…妳回去要慢慢重新運功療傷,很快就會康覆。)

杜逸師太:眾人道別的說道(是啊…紀姑娘,以妳體內的深厚內功,相信很快便會好起來。)

紀芷穎:(是次有勞利宏方杖與杜逸師太,都是晚輩的錯,連累你們兩位受傷了。)

利宏大師:(紀姑娘言重了,幸好得范少俠及時出手相助,否則我們的後果,可說是不堪設想了。)

阿二:(方杖…師太,就由小人保護你們下山吧!)

趙盈:眾人道別的說道(哥哥,你跟隨我們一起回去好嗎?)

范孝:眾人道別的說道(但是…我之前所作下的罪孽,恐怕他們未能接受於我。)

趙盈:(紀姑娘…我哥哥已經無家可歸了,妳可否因為我,而暫時收留他呢?)

紀芷穎:她微笑的說道(范公子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那有不收留之理呢?)

 

一年後…

 

范孝:夜深人靜,他聽到琴音便走出來說道。(原來是紀姑娘在撫琴,未知在下有否打擾呢?)

紀芷穎:她微笑搖頭說道(難得范公子已經站於附近這麼久,豈有打擾之意呢?)

范孝:他自己也笑起來說道(一切可以瞞騙天下人,可是卻瞞騙不過紀姑娘的。)

紀芷穎:(范公子…這麼晚還未就寵嗎? 莫非心有千千結? 未知可有幸替你分憂呢?)

范孝:(我的心確是亂得很,這一年多以來,幸得有紀姑娘收留在下; 可是…)

紀芷穎:(在這一年多的相處,范公子對芷穎的態度,其實我早已經明白; 只可惜…)

范孝:(只可惜…紀姑娘早已經心有所屬,一直等待著要來之人是嗎?)

紀芷穎:她點頭說道(當然…當日離開武當之時,殷二哥確曾向我許下承諾; 即使現在一切已經改變,我亦希望殷二哥能夠親口向我坦言。)

范孝:(紀姑娘所言甚是,既然一年多在下都能等待; 又何需要計較時日的長與短呢? 只要在下還能夠居於這裡,已經是上天給予在下最大的恩賜了; 時候不早,在下先行回去了。)

紀芷穎:(范公子慢行,芷穎還想在這裡撫琴。)

康酷:大清早他們倆人便一起前來問候道(紀姑娘…各位…別來無恙嗎?)

史蓉石:大清早他們倆人便一起前來問候道(各位…別來無恙嗎?)

阿大:(原來是康四俠與史幫主,請進來…我 小姐很想念你們啊!)

趙盈:她喜見眾人便說道(康四俠…史幫主,請坐…我們剛剛早飯…)

范孝:他同樣恭敬的說道(兩位…別來無恙嗎?)

康酷:(范公子…你好…)他看見范孝替芷穎提著的藍子便嘲笑道(原來范公子與紀姑娘…)

阿二:(康四俠別誤會,小姐與范公子剛剛從市集回來; 所以…)

阿三:(其實這一年多以來,小姐與范公子每天均是這樣到市集的。)

康酷:早飯後,他與芷穎到後山說道。(紀姑娘…實不相瞞,在下於半月前已經離開武當山。)

紀芷穎:(難道你就是與史幫主準備回去丐幫總舵? 那麼現在只有殷二哥支持武當大局是嗎?)

康酷:(由於武當一直群龍無首,所以二哥經過再三考慮後,於半年前已經決定肩負起這個重責。)

紀芷穎:她微笑說道(我終於明白,他為何一直沒有來找我。)

康酷:(紀姑娘…這封信是二哥吩咐我在見到妳的時候,需要親手交予妳的。)

 

芷穎,

我知道當日在武當,我曾經向妳許下承諾,在我將武當一切安頓下來後,便一定會前來找妳,可是現在的武當,已經不如昔日,自從發生俞大哥與謝三弟的事情後,眾多弟子都寧願背棄武當,改投別的門派,再加上武當現在群龍無首,所以我經過再三考慮之下,終於決定留守於武當,並在康四弟與史幫主的見證下,正式接任武當掌門之位; 對不起…師傅對我有再生之恩,而且掌門之位絕對不能傳於沒有功積之弟子身上,所以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唯有選擇此舉,我知道自己對不起妳,亦明白我們已經緣盡於此,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報答妳對我付出的一切,妳好好保重…

悕亭絕筆

 

紀芷穎:看信後的她不禁淚流滿臉的問道(難道武當掌門之位,較我倆的一切更加重要嗎?)

康酷:他從來沒有見過芷穎流淚的樣子,於是加以安慰道。(紀姑娘…請妳原諒二哥為武當所做的一切; 我知道他辜負了妳,可是他卻不能辜負了師傅對他的恩情。)回去後他卻道別(我要與蓉石趕回去丐幫的總舵,有機會我們再見; 各位…告辭,保重…)

阿大:眾人齊聲的說道(保重…請…)

阿二:眾人齊聲的說道(保重…請…)

阿三:眾人齊聲的說道(保重…請…)

趙盈:眾人齊聲的說道(保重…請…)

范孝:眾人齊聲的說道(保重…請…)

紀芷穎:康酷與蓉石離開後,她卻吩咐道。(阿二…阿三…你們執拾好行裝,我們明早便離開這裡。)

阿二:他奇怪的卻追問道(甚麼? 小姐,我們不是等待殷二俠前來找妳嗎?)

阿三:(是啊…萬一我們離開這裡之後,當他來到的時候,找不到小姐,就麻煩了。)

趙盈:她看見芷穎沒有回應便說道(既然紀姑娘已經決定,一定有她的原因。)

阿大:(小姐…是否康四俠帶了甚麼消息給妳呢? 是否發生甚麼事情呢?)

范孝:他看見芷穎臉色蒼白,於是慰問道。(紀姑娘…妳沒有事嗎?)可是…芷穎伏在他的懷內,不停的痛哭,眾人從沒有見過芷穎哭得如此淒厲,他緊緊把芷穎擁入懷內。(究竟發生甚麼事情?)芷穎沒有回應,於是他替芷穎向眾人說道。(既然這是你們小姐的決定,我們就必需要尊重她; 你們先行執拾行裝,明早便啟程吧!)

 

芷穎一直期望的答案,到最後竟得到這個結果,她決定離開這個一直盼望悕亭會出現的地方,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再重新過新生活,然而她卻沒有將悕亭辜負自己的事實,告訴眾人,因為她不希望眾人因此而怨恨他; 就只有范孝,他一直不離不棄的跟隨在芷穎身旁,其實范未心裡已經明白,芷穎一定已經得到她需要知道的答案,才決定一切,所以一直沒有追問離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