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三回:群策群力   聯合自保(一)

 

趙盈的說話與芷穎的推斷完全沒有錯誤,海棠因為已將劍昇與依依滅口,再加上邵愧與鍵宗亦已死於丐幫總舵,那麼她於一時間便失去身旁眾多武藝高強的高手,然而她並沒有放棄,只需要另覓人選,便可以倦土從來,果然不出所料,少林寺確是不願意跟海棠同謀自己中原的地方,於是毅然拒絕了海棠的美意,海棠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唯有另想辦法,向五大門派逐一落手,第二個地方正正就是武當; 她利用自己有利的條件,向楚龍及玄琛投懷送抱,首先令他們師兄弟分反目,繼而再迫他們與自己同流合污,終於她得償所願,得到楚龍與玄琛的協助,更將勸諫自己的悕亭囚禁起來,芷穎得知此事後,便毅然要求各名門正派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外敵。

 

俞楚龍:他們師兄弟因為海棠這個女子而打起來的說道(豈有此理,我是你的大哥,枉我自小事事為你著想; 你為何要跟我過不去? 還要強搶屬於我的東西呢?)

謝玄琛:他們師兄弟因為海棠這個女子而打起來的說道(大哥,你說錯了; 周姑娘喜歡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我說強佔她身體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俞楚龍:(住口…你簡直混帳,是你侵犯她,如今還敢理直氣壯跟我在此說話?)

謝玄琛:(我說無恥的人該是你,是你私下走上周姑娘的床上; 若不是她又豈會失身於你呢?)

俞楚龍:(即使是我走上周姑娘的床上又如何? 誰叫我與她已經緣定此生,不能推掉的。)

謝玄琛:(口出狂言,無恥之徒,我今天一定要代師傅好好教訓你。)

俞楚龍:(我說該要教訓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好,就讓我今天代師傅清理門戶吧!)

殷悕亭:他把海棠綑綁並脅持來到武當大殿喝令道(停手…否則我立即把她殺掉…)

俞楚龍:他們看見這種情況,嚇一跳的叫道。(二弟…請冷靜一點,千萬別傷害周姑娘…)

謝玄琛:他們看見這種情況,嚇一跳的叫道。(二哥,你千萬別誤傷周姑娘啊!)

殷悕亭:(豈有此理,你們竟敢公然在武當大殿上,為此來路不明的女子,而兄弟大打出手。)

俞楚龍:(二弟,你有所不知; 其實我早已經與周姑娘緣定此生,就是因為三弟,他…)

謝玄琛:(二哥,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真相是我將周姑娘拯救出來,在她苦苦哀求下,我才將她帶回武當暫居; 沒想到大哥見起色心,竟然在夜深人靜之時,走上周姑娘的床上,跟她歡好。)

俞楚龍:(住口…我與周姑娘歡好,根本就是得到她的意願; 你怎麼可以說是我見起色心呢?)

謝玄琛:(我與周姑娘才是天生的一對,大哥…你為何要千方百計破壞我倆呢?)

俞楚龍:(根本沒有這回事,是你在說謊; 二弟,你千萬別相信三弟的說話。)

殷悕亭:突然他喝令道(夠了…你們兩人給我住口,你們究竟是否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呢?)接著向著身旁的海棠讚賞道(周海棠…妳為甚麼要利用大哥與三弟的感情? 目的是否想將我們武當分化呢?)接著又向眼前的楚龍及玄琛質問道(你們是否知道她是誰?)他再一次坦言道(她就是朝廷的人,是蒙古的郡主,是次前來中原,目的是希望入主中原,顛覆武林,你們這樣子只會被她利用的。)

俞楚龍:(夠了…二弟,你說完了沒有呢? 說完了便立即把周姑娘交回給我,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了…為了周姑娘,我俞楚龍會不惜一切,就連我的性命也在所不計。)

周海棠:她聲淚俱下的哀求道(龍哥,你千萬別為了我,而傷害你們兄弟之情。)

謝玄琛:(二哥,玄琛一生從來沒有求過任何人; 但是…玄琛是次求你,把周姑娘交還給我好嗎?)

殷悕亭:(你們兩人簡直不知所謂,好…你們既然為了爭奪她,而弄致兄弟反目; 我就把她殺掉。)

俞楚龍:正當悕亭想殺掉海棠的同時,他竟向悕亭發出暗器,令他重傷倒在地上。(二弟…我已經警告你,你卻沒有放在心上,那就別怪我好了。)接著他把海棠擁入懷內問道(周姑娘…妳沒有事嗎? 有沒有受傷呢?)

周海棠:她乘機伏在楚龍的懷內坦言道(龍哥,我已經是你的人; 你還稱人家為周姑娘?)

俞楚龍:他高興的說道(是啊…我倆早已經有了夫妻之實,海棠妹…妳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妳的。)

謝玄琛:(混帳…難道妳就遺忘了我與妳在山洞的一夜之情嗎? 正所謂一夜夫妻百夜恩…)

俞楚龍:(住口…三弟,難道剛才你還沒有聽到嗎? 海棠妹早已經承認我才是她的夫君…)

謝玄琛:(住口的人該是你,是你姦污了海棠妹,她才要委身於你; 她根本就沒有喜歡你…)

周海棠:(你們別再因為我而爭吵下去好嗎? 如果你們是為我的安全著想,就應該先把殷悕亭囚禁起來; 若不是…他一下子又會再次來殺我了。)

俞楚龍:(海棠妹所言甚是,在二弟還未接受我們之前,還是把他囚禁起來較安全一點。)

殷悕亭:(大哥…三弟…你們理性一點好嗎? 你們再繼續如此,只會誤中她的圈套。)

周海棠: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來到囚室詢問道。(殷悕亭…為甚麼紀芷穎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呢?)

殷悕亭:他不悄的說道(我沒有必要回答妳的問題,而且也與妳沒有任何關係。)

周海棠:(哈哈…想不到你們武當四俠,竟然也會因為我這個蒙古妖女而著迷?)

殷悕亭:(妳能夠把大哥與三弟迷惑又有何用呢?)

周海棠:(為何沒有用呢? 稍後我便要他們兩人,率領武當弟子替我們蒙古做事了。)

殷悕亭:(妳這個妖女實在太過卑鄙了,想我們武當與妳狼狽為奸; 妳妄想…)

周海棠:(根本就不是我的妄想,已經是事實了; 難道今天的一切你沒有看見嗎?)

殷悕亭:(我警告妳…只要立即離開武當,我可以放妳一條生路; 否則…)

周海棠:(否則…又怎樣? 你現在還可以對我怎樣呢? 我要利用你將紀芷穎引來這裡…)

殷悕亭:他愕然的追問道(妳要將芷穎引來武當幹甚麼? 妳有甚麼企圖?)

周海棠:(當日若不是她,我便不需要將韋劍昇及沈依依滅口,此仇我一定要報。)

殷悕亭:(妳別胡亂傷害芷穎,否則我會與妳同歸於盡的。)

周海棠:(就憑你…有本領與我同歸於盡嗎? 依我看…現在你連還擊的能力都已經沒有了…)

殷悕亭:(周海棠…妳究竟要怎樣才放過我大哥與三弟呢? 妳即管說出來,有甚麼可以慢慢談。)

周海棠:(慢慢談…我為何要跟你慢慢談呢? 我根本就是存心被你抓著,就是要證明現在的一切。)

殷悕亭:海棠離開後,他還不停叫道。(周海棠…妳回來,我不容許妳傷害芷穎,妳給我回來。)

阿二:此時的他竟然走進來說道(殷二俠…原來你真的在這裡…我找你找得很辛苦了…)

殷悕亭:他喜見阿二便問道(阿二…原來是你,你為甚麼會前來武當呢?)

阿二:(其實是小姐吩咐我前來武當監視的,因為她認為周海棠遲早一天都會來武當。)

殷悕亭:(阿二,你回去告訴芷穎,叫她千萬不要來武當; 因為周海棠已經怖署好,要與她…)

阿二:他與悕亭的一番說話,回來馬上向芷穎稟報道。(小姐,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的。)

阿大:(小姐,既然殷二俠被囚禁,我們要不要前往將他拯救出來呢?)

紀芷穎:(要…但是絕對不是現在,阿二…阿三…你們兩人分別將我手執的請柬送出去…)

阿二:他們兩人恭敬的答道(小人知道…)

阿三:他們兩人恭敬的答道(小人知道…)

阿大:(小姐,請吩咐小人要辦的事情…)

紀芷穎:(你先將趙姑娘安頓於一個安全的地方,千萬別被周海棠與她身邊的高手發現。)

阿大:(但是這個並不是重要的任務,相反阿二與阿三的卻是重要不過了…)

紀芷穎:(阿大,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呢? 難道保護趙姑娘不是你的重要責任嗎?)

阿大:(小姐…小人的重要責任是保護妳,是不能與趙姑娘相提並論的。)

趙盈:(阿大,紀姑娘深思細密,她希望你先將我安頓於一個安全的地方之後,才與她一起迎戰周海棠及她身邊的高人。)

阿大:聽罷趙盈的解釋,他才醒悟道。(小姐,對不起…阿大根本沒有資格責怪妳…)

紀芷穎:她微笑的說道(趙姑娘…妳越來越瞭解阿大的心意了…)

趙盈:(這只不過是紀姑娘給我的機會,若不是我早已經死於周海棠之劍下了。)

紀芷穎:(趙姑娘…妳放心,我可以向妳保證,絕對不會讓阿大出任何意外的。)

趙盈:(趙盈已經了無牽掛,更加多謝紀姑娘能夠成全我的心願; 我會安心等待你們回來的…)

紀芷穎:(只要我與殷二哥有命回來,便會主持你們倆人的婚禮; 放心…從今以後,阿大再不會辜負妳的情義,而妳對他付出的一切亦不會枉然。)

阿大:(小姐,小人從來沒有想過成家立室之事啊!)

紀芷穎:(你是沒有想過…但是難道你忍心辜負趙姑娘對你付出的一切嗎?)

阿大:(小人 明白 小姐的意思,趙姑娘的情義,阿大不敢有負於她; 但是紀老爺對我們兄弟三人的救命之恩,小人也終生不敢忘記。)

 

原來芷穎吩咐阿二與阿三所送出予各大派的請柬,其實根本是她私自代表武當,以悕亭的名義送出去的,因為芷穎希望以悕亭在江湖上的名聲,能夠令各大派團結一致,以對抗海棠等人; 果然不出所料,正當武當楚龍要將悕亭誅殺的時候,幸得各大派及芷穎及時趕至。

 

俞楚龍:(二弟,你別怪大哥對你如此殘忍; 若不是你阻止我與海棠妹之事,我也不希望…)

殷悕亭:(大哥不必多說了,二弟只能夠在死前再勸諫你,別再沉迷於周海棠的美色裡; 否則…)

俞楚龍:(我真的不明白,我與海棠妹是真心相愛的; 為何你總要阻止我們呢?)

殷悕亭:(由始至終她只有利用你,根本就沒有喜歡過你,更莫說她愛你了。)

周海棠:(殷二俠…如你這樣想便錯了,我早已經答應龍哥,待他將你處決後,便會立即與他成親。)

殷悕亭:聽到海棠之言,他更冷笑的說道。(哈哈…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大哥願意對我下此毒手。)

俞楚龍:(二弟,若有來生,大哥一定報你今生異姓兄弟之情; 對不起…)

杜逸師太:突然眾聲音喝令道(恆山派掌門…杜逸師太,請俞掌門…劍下留人…)

利宏大師:突然眾聲音喝令道(少林寺新任方杖…利宏…請俞掌門…劍下留人…)

史蓉石:突然眾聲音喝令道(丐幫幫主史蓉石,請俞掌門…劍下留人…)

康酷:他走進武當大殿的時候便質問道(大哥,你要殺二哥是否瘋了呢?)

俞楚龍:(四弟,是他迫我的; 難道你認為我會願意下此毒手嗎?)

康酷:(我不知道,現在親眼看見的一切,才是最真實的; 大哥…難道你已經遺忘了,二哥待你的…恩情嗎? 我們四人自小相依唯命,得到師傅的收容,才有安身之所; 想不到…如今…)

俞楚龍:(夠了…別再說下去,若不是二弟阻止我與周姑娘一起,我也不會…)

康酷:(周姑娘? 就是因為一位女子,竟然弄致我們兄弟之情如此決裂嗎?)

謝玄琛:(四弟,你有所不知了,我們的好大哥,因為要與我爭奪周姑娘,又害怕被天下人知道。)

俞楚龍:(你住口…要爭奪的人是你,周姑娘早已經是我俞家的人; 只是你…一直耿耿於懷…)

史蓉石:(俞大俠…殷二俠曾經有恩於我,所以假若你今天要殺掉他,那麼就先把我殺掉吧!)

杜逸師太:(史幫主所言甚是,老尼也曾經受過殷二俠的救命之恩,即使今天要老尼的性命來換殷二俠的性命,老尼也甘心情願; 請俞掌門三思…)

利宏大師:(在前來武當之前,我還不相信紀姑娘家奴的說話,若不是親眼目睹,武當四俠竟然自相殘殺,老衲也無法想像得到; 俞掌門…佛家有云: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難道你希望背負著一生的罪孽嗎? 難道你認為周姑娘不及殷二俠的性命重要嗎? 難道你從來沒有想過周姑娘的出身與背景嗎?)

周海棠:(豈有此理,你這個頹顱,一定是命子長了點; 竟敢在這裡胡言亂語?)

利宏大師:(老衲所言非虛,看姑娘…妳年紀不輕,為何要將武當分化呢?)

周海棠:(我不知道你在胡說甚麼? 我只知道這一切都是龍哥給我的承諾…)

利宏大師:(施主…希望妳三思,以減輕自己的罪孽。)

周曉悔:(簡直荒謬,我們的郡主卻不是你來教訓的。)說畢她便跟利宏打鬥起來…

杜逸師太:她看見情況危急,便走上前幫忙說道。(方杖…讓我來幫你一把…)

周曉悔:不到十五招,她已經將利宏與杜逸打倒地上說道。(不知所謂,手下敗將。)

史蓉石:她看見眾人均敗於曉悔之下,便與康酷一起應戰,可惜…(酷哥,讓我們倆人…呀…)

周曉悔:(哈哈…簡直荒謬絕論,連少林與恆山也不是我的對手; 你們倆人可說是自討沒趣…)

康酷:(亦峰掌…原來懂得亦峰掌的人就是妳…妳就是周海棠身邊的高手…)

周曉悔:(放肆…郡主的名字,你沒有資格直呼; 就待我送你一程吧!)此時的她卻被芷穎阻止道(又是妳? 妳是否喜歡跟我們作對呢?)

紀芷穎:她微笑答道(我想不是,因為我們兩人已經是天敵,天生的敵人; 是嗎?)

周海棠:(紀芷穎…如果妳現在願意收手,我就將殷悕亭及眾人交給妳; 否則…)

紀芷穎:(不需要甚麼否則了,今天我既然已經將各門派掌門請來武當,就是要一起桿衛整個武林的安危; 如果再讓你們繼續侵害下去,我們中原遲早一天就完了。)

周曉悔:(說得很動聽,聽起來也令人動心; 但是妳有沒有想過…究竟自己有這樣的能力嗎?)

紀芷穎:(難道妳又有沒有想過,要顛覆中原; 卻又談何容易呢?)

周曉悔:(簡直是笑話,就看我們郡主,只要略施少許計謀; 姓俞的便乖乖屈服於郡主之下了…)

紀芷穎:(可是…並不是每個人也是如此的,我相信這只不過是俞掌門一時把持不住,才被你們有機可乘矣。)

周曉悔:(應該是引用你們中原一句說話,君非亡 君,臣是亡國臣; 此句話用於你們中原,我相信是最適合不過了。)

紀芷穎:(原來一直在周海棠背後幹出如此殘酷之事,而又懂得江湖上失傳數十載亦峰掌的人就是妳; 實在令我嚇一跳了…)

周曉悔:(看來我們也是談不上甚麼的,郡主…我先把此人殺掉,以免她阻礙我們的計劃。)

周海棠:(曉悔妳就用失傳已久的亦峰掌送她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