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一回:失傳武藝   突現中原

 

雖然劍昇與依依在芷穎等人的手上,可是憑著機智的海棠,在前往與芷穎比試之前,已經另外派人前往地牢將他們倆人救走了,然而她對趙盈背判之事,一直耿耿於懷,可是礙於芷穎等人的保護,海棠始終不能向趙盈下毒手殺害,唯有先將劍昇與依依帶回去療傷; 另方面…趙盈有感芷穎不計前嫌,以真氣拯救自己,故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和盤托出,讓大家知道,海棠的真面目,可是海棠是蒙古的郡主,即使眾人想將她捉拿,也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再者從沒有人知道一個藉藉無名的Y頭,為何可以將丐幫的兩大長老也能收買下來呢,此點確是令人費解了,不過在未有線索追查的情況下,眾人唯有見步行步了。

 

周海棠:她好像接到甚麼訊號似的說道(今天我們的糾纏到始為止,有機會再與妳一較高下。)

康酷:眾人莫名其妙的問道(她明明說不是與紀姑娘平手的,為何教然又說要走呢?)

阿大:眾人莫名其妙的問道(這個女子果真是莫名其妙得很…難道她還有所圖謀?)

阿二:眾人莫名其妙的立即追問道(小姐,要不要將她追回來呢?)芷穎微笑搖頭…

阿三:眾人莫名其妙的問道(太過份了,來到人家的地方; 還膽敢口出狂言,胡言亂語。)

殷悕亭:眾人莫名其妙的問道(難道她已經完成來這裡之前的事情嗎?)

紀芷穎:眾人莫名其妙的問道(立即到地牢看個究竟? 可能她已經把她需要的東西拿走了…)她再仔細想了想便說道(我們立即到地牢看個究竟?)來到地牢便說道(原來他們早已經人去樓空了…)

康酷:(這個周海棠確是個奸狡之徒也,竟然趁我們在外面對寺的時候,就派人前來將他們救走。)

阿大:(小姐,要不要我與阿二及阿三追上去,把他們倆人帶回來呢?)

殷悕亭:(阿大…阿二…阿三…我與你們一起追,互相照應。)

紀芷穎:她卻勸止道(大家不用追了,我相信周海棠很快就會將他們倆人滅口。)

康酷: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將他們倆人滅口? 此話何解呢?)

趙盈: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那麼我哥哥豈不是更加危險嗎?)

殷悕亭: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芷穎,究竟妳憑甚麼這樣說呢?)

紀芷穎:(你們剛才也清楚看見周海棠的樣貌,她絕對不是一般普通的女子,在她的一雙眼神裡,我清楚看見她的狠毒,她的深謀遠慮,她的決絕行動; 我絕對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整個武林均會大禍臨頭了,看來這一戰,在所難免了。)

趙盈:(紀姑娘…以妳估計,我哥哥會否也是周海棠要滅口之一呢?)

紀芷穎:(剛才聽她之言,范孝根本就對妳的失蹤一無所知; 看來他還有利用價值,我相信周海棠沒有那麼快向范孝下毒手的; 暫閎妳可以放心…)

阿大: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小姐,我們現在該怎樣做呢?)

阿二: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明知道周海棠會將韋劍昇及沈依依滅口,我們是否拯救他們? 還是不理會他們的生與死呢?)

紀芷穎:(其實這一切都是我憑空推測出來的,究竟周海棠會否向他們下毒手? 也是一個未知之數,不過即使我們願意出手相救,她也不會如此容易讓我們發現她的藏身之地。)

阿三:眾人聽到芷穎之言均感到嚇一跳的反問道(其實周海棠只不過是一個蒙古的小小郡主,微不足道; 我們又何需要害怕她呢?)

康酷:(阿三,你有所不知,雖然她只是蒙古的一個小小郡主,但正正就是因為她現在替朝廷辦事,理所當然她的地位便自動被提升起來; 故范孝…沈依依與韋劍昇也希望在朝廷上謀一官職,那麼他們很自然便會獻身替周海棠辦事,在從中謀取自己的利益。)

趙盈:(康四俠所言甚是,我哥哥自小便失去雙親,在蒙古流落街頭,幸得大汗收留,才得以有安樂的住所; 其實因為得到郡主的知遇之恩,他便毅然決定追隨郡主,替她出生入死,也在所不惜。)

殷悕亭:(至於沈依依便視周海棠為仰慕之人,盼有一天自己的武藝與能力能夠超越她; 可是最終也敵不過與韋劍昇的倆情相悅,單憑這個原因,沈依依早就該死了。)

 

另方面…

 

沈依依:他們倆人跪在地上說道(多謝郡主救命之恩,屬下將終生不忘。)

韋劍昇:他們倆人跪在地上說道(要郡主出手相救,屬下實在罪該萬死。)

周曉悔:(郡主的意思是你們想自行了斷? 還是由郡主親自動手呢?)

韋劍昇:聽到曉悔之言,他們倆人更感恐懼的哀求道。(請郡主堯恕屬下的死罪,請郡主開恩。)

沈依依:聽到曉悔之言,他們倆人更感恐懼的哀求道。(請郡主網開一面,堯恕我們所犯的死罪。)

周海棠:(我詢問你們,在這段時間你們究竟幹過甚麼有利朝廷的事情呢?)

韋劍昇:(郡主,屬下已經成功將丐幫的兩大長老,邵愧與董鍵宗分化,令丐幫幫主史蓉石也要流落江湖,不能夠再於丐幫立足。)

沈依依:(郡主,屬下則尊照郡主的吩咐,將陰爪功的口訣假意傳予趙盈,讓其露出真面目。)

周曉悔:(你們倆人所幹的事情,就只有這些; 竟然還有面目要求郡主免你們的死罪。)

沈依依:她坦言道(郡主,若不是韋劍昇到處留情,我也不會因為拯救他,而被紀芷穎活捉。)

周曉悔:(這只有怪妳自己技不如人,別以這個藉口來請求郡主免妳一死。)

沈依依:(郡主,屬下承認一時間被情愛蒙蔽,導致差點破壞朝廷的大業; 但是…)

周曉悔:(諸多狡辯…)結果依依還未將說話說畢,已經死在她的掌下…

韋劍昇:他驚慌的說道(郡主,屬下求妳網開一面,雖然我被囚於紀芷穎的地牢內; 但是有關朝廷的一切,屬下也沒有跟任何人提起,請郡主放屬下一條生路。)

周海棠:她理所當然的說道(我早就應該知道你這種人,到處留情,也不能控制自己了,然而若不是當日看在依依的份上,我也不會重用於你; 其一…你在沒有得到我命令之下,竟然私下迷姦丐幫幫主史蓉石; 其二…在沒有知會我的情況下,竟然隨意因為紀芷穎的出現,而沉迷她脫俗出塵的樣貌,被她困於地牢之內,還要連累依依前往拯救你; 其三…既然你已經千方百計將依依引進你的懷抱裡,可是卻又喜歡到別的地方尋歡作樂; 如果我們朝廷繼續重用你這些酒囊飯袋,恐怕在不久的將來,朝廷便會因為你這種人而繼續腐敗下去了; 曉悔…)

韋劍昇:(郡主堯命…郡主…)一聲令下,他也命喪於曉悔的掌下…

周曉悔:(郡主,我們現在該怎樣做呢?)

周海棠:(我們先行回去,再者我們手上還有最後一顆棋子,就是范孝…)

周曉悔:(但是他的結義妹妹…趙盈已經改投紀芷穎,那麼范孝還會否聽取我們的命令呢?)

周海棠:(只要暫時不讓他知道趙盈的情況,我們可以訛稱,趙盈被紀芷穎等人活捉,並囚禁於地牢內; 我絕對相信他會繼續替朝廷辦事的,而且還會對紀芷穎等人恨之入骨。)

周曉悔:(郡主果然高明,那我們便可以繼續利用范孝替我們辦事了。)

 

而芷穎等人決定回到丐幫的總舵,準備替蓉石奪回丐幫幫主之位…

 

阿二:他發現路上有屍體,於是說道。(矣…奇怪,為甚麼前面好像有屍體呢?)

阿三:(二哥發現屍體,小姐…我們三人先上前看個究竟?)芷穎點頭…

阿大:(小姐,殷二俠…康四俠…原來是韋劍昇與沈依依的屍體…)

紀芷穎:眾人走上前看見確是依依與劍昇屍體時說道(果然不出所料,周海棠確是要滅口。)

殷悕亭:眾人走上前看見確是依依與劍昇屍體時說道(看來她是要確定有關朝廷之秘密沒有被揭露才下毒手的…根據他們倆人的體溫,應該是昨晚被殺的。)

康酷:眾人走上前看見確是依依與劍昇屍體時說道(想不到周海棠如此狠毒…)

趙盈:眾人走上前看見確是依依與劍昇屍體時說道(她或許憂心,計劃會被沈依依與韋劍昇說出來,所以才狠心下毒手矣。)

阿大:(無疑這位郡主確是誓要入駐大原,犯判她者均要被滅口。)

阿二:他看見芷穎在死者的身上呆著,於是便追問道。(小姐,妳沒有事嗎? 是否發現甚麼呢?)

紀芷穎:(他們倆人不是死於周海棠的陰爪功之下,而是死於亦峰掌之下; 這種武藝在江湖上已經失傳已久,為何又會再次重現於中原呢?)

阿三:(亦峰掌…為何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武藝呢?)

阿大:(當然…阿三,我們又豈 能與 小姐的才學相提並論呢?)

趙盈:(懂得亦峰掌之人,相信就是周海棠身邊的大內高手。)

阿大:(趙姑娘…妳知道此人的來歷嗎?)

趙盈:她搖頭答道(我並不知道,只知道在周海棠身邊有一位武藝高強的大內高手。)

殷悕亭:眾人對趙盈的說話半信半疑的說道(大內高手? 難道就是朝廷的人嗎?)

康酷:眾人對趙盈的說話半信半疑的說道(既然武藝已經絕跡江湖,為何又會重現呢?)

紀芷穎:眾人對趙盈的說話半信半疑的說道(說不定…此人可能一直藏身於周海棠的身邊,替她辦事,所以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誰; 但是我知道…亦峰掌這門絕學已經…絕跡江湖數十載,如今再次重現,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會讓江湖不得安寧了。)

康酷:(趁還未大亂之前,我們一定要協助史幫主奪回幫主之位。)

阿大:(康四俠所言甚是,小姐…我們倒不如立即起行好嗎?)

邵愧:他看見眾人走來丐幫總舵,便立即質問道。(來者何人? 竟敢擅闖丐幫總舵? 原來是妳?)

史蓉石:她走上前微笑說道(邵長老…別來無恙嗎? 身體可好嗎?)

邵愧:(哈哈…總算托賴,老夫身體依舊如昔,未知史姑娘今天前來本幫; 究竟所謂何事呢?)

康酷:(簡直混帳…史姑娘是貴幫的幫主,難道不可以回來丐幫總舵嗎?)

董鍵宗:他看見眾人走來丐幫總舵,便立即質問道。(不是不可以,而是她幫主之位早已經被我們廢除了; 再者我們丐幫也不希望再見到她,請史姑娘立即離開總舵。)

康酷:(豈有此理,誰敢動史姑娘一根頭髮,我康酷便跟他誓不兩立。)

董鍵宗:(我說豈有此理的人是你們才是,這個無廉恥的女子,根本就沒有資格當我們丐幫的幫主。)

康酷:(我說你簡直是瘋言瘋語,在這件事情上,史姑娘才是最終受害者; 而你們不但沒有半點施予同情之心,還沒有替史姑娘主持公道; 我問你們有沒有面目面對前任的幫主?)

邵愧:(武當二俠,我奉勸你們還是別再多管閒事好了…)

殷悕亭:(各位…武當殷悕亭,今天我與四弟一起前來…請各位多多指教…)

董鍵宗:(哈哈…原來武當四俠之中的殷二俠與康四俠,也對丐幫之事感到如此興致?)

殷悕亭:(董長老…其實有關史姑娘早前發生的一切,我們已經向韋劍昇查問清楚; 並已經證實他早前在總舵的說話,全是謊言,他坦言曾經親眼目睹姦污史姑娘的人,其實全是一派胡言,真正姦污史姑娘的兇手,就是韋劍昇; 現在他卻甚麼也得不到了,因為他已經到地府報到了。)

邵愧:他們驚訝悕亭的說話,均感嚇一跳的說道。(韋公子…他已經到地府報到?)

董鍵宗:他們驚訝悕亭的說話,均感嚇一跳的說道。(他是被殺? 還是自殺呢?)

殷悕亭:(他是被自己的主人滅口的,故你們需要再三好好想清楚。)

邵愧:(但是…我始終認為丐幫絕對不能讓…這個淫婦當幫主的…)說畢他被一條布帶掌咀,令他激動的問道。(是誰? 竟敢公然在丐幫總舵之上…掌老夫的咀…。)

阿大:他毅然的答道(我 小姐希望邵長老謹言慎行,若不是下一次可能就是邵長老的頭顱了。)

邵愧:(簡直混帳,你 小姐究竟是甚麼人? 有甚麼資格掌老夫的咀呢?)

阿二:(邵長老…我 小姐是一位公正嚴明之人,對不公平的事便會出來說話…)

董鍵宗:(我就是偏偏不相信,你 小姐敢將我打傷。)說畢他想向阿二攻擊的時候,已站在身旁的芷穎將阿二拉開,就在五招之內,芷穎將他打倒地上吐血的說道。(妳究竟是甚麼人? 為甚麼年紀輕輕的妳竟然有如此的深厚內功?)

阿三:(我 小姐自小便拜入西域高手之門下,小人相信以董長老的武藝,也不是我 小姐的對手。)

董鍵宗:(拜於西域高手之門下? 難道你 小姐與周郡主是認識嗎?)

阿三:(甚麼? 原來你也認識周海棠郡主嗎?)

董鍵宗:(說起來…在早前韋公子的引見下,我曾經與郡主有數面之緣。)

邵愧:(對的…我與董長老是在韋公子的引見下,才與郡主有數面之緣。)

阿三:(原來你們就是丐幫的奸細,怪不得千方百計,也要將史姑娘驅逐出丐幫了; 你就是憂心事情終有一天會被史姑娘揭發,到時離開丐幫的人將會是你們,而不是史姑娘了。)

董鍵宗:(你別在我們丐幫總舵胡說八道,否則老夫對你不客氣的。)

阿三:(剛才你 連我家 小姐也未能對寺,試問董長老還可以對我怎樣呢?)

紀芷穎:她終於詢問道(邵長老…董長老…小女子有一事想請教你們的。)

董鍵宗:他們看見眼前的姑娘脫俗出塵(未知姑娘有何指教呢?)

紀芷穎:(我想知道…早在數十載前已經絕跡江湖的亦峰掌,究竟是出予何派呢?)

董鍵宗:(小姑娘真的會與老夫說笑了,此等高深莫測的武藝; 試問老夫又豈會知道呢?)

紀芷穎:(究竟是你不知道? 還是不想告訴我知呢?)

董鍵宗:(小姑娘…我看妳還是別多管閒事好了,免得自招殺身之禍; 妳…明白嗎?)

紀芷穎:(如果我偏偏要知道呢? 那又如何呢?)

董鍵宗:(老夫實在全不知情,實在是無可奉告了。)

邵愧:他們看見眼前的姑娘脫俗出塵(小姑娘究竟是甚麼人? 與西域的高人有甚麼關係呢?)

阿大:(簡直豈有此理,我 小姐的問題,你們不回答都算了; 還膽敢反過來詢問我 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