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回:策劃計謀   顛覆中原

 

依依聽到蓉石之言,她二話不說便向著芷穎的方向衝去,芷穎的推斷沒有錯誤,因為劍昇的關係,足以知道他在依依心目中的存在地位,其實依依是真心喜歡劍昇的,可是卻一直對他口是心非,完全因為劍昇的到處留情性格,令她憤怒不已,再者她早已經知道劍昇一直對芷穎情有獨鍾,於是當知道他與芷穎即將舉行婚禮之時,竟然激動得想把芷穎殺掉般,另方面她卻不知道,自己就快墮進一個眾人設下的陷阱裡; 另方面…趙盈一直被困於地牢內,更由阿大看守著,芷穎為免她繼續傷害別人,毅然廢去她的陰爪功,故趙盈已經變成一個普通的女子,更因為阿大的關係,決定放棄朝廷的命令,並坦言將朝廷企圖顛覆中原的計劃告訴眾人,其實她的目的只是很簡單,希望能夠與阿大往後過一些平淡的日子; 雖然趙盈曾經在短促的時間內,修練陰爪功如此狠毒的武藝,不過她的招式卻是徒形無俱的,結果還是慘敗於芷穎之下,相反原來此等武藝在數十戴前已經絕跡於江湖上,不知為何又會再有人利用此等招式來殺害無辜,在再三追問下,芷穎等人才知道,傳予趙盈的人竟是依依,原來依依所使出來的陰爪功,較趙盈更狠毒,更利害。

 

沈依依:她衝來便喝令道(紀芷穎…立即將韋劍昇釋放出來,否則我將這裡移為平地。)

阿二:眾人走出來說道(妖女…別自以為是朝廷的人,就可以在這裡胡言亂語。)

阿三:眾人走出來說道(妖女…即是妖女…說話膽大妄為,完全不顧後果。)

沈依依:(哈哈…就只有你們兩人,你們的主人在那裡? 韋劍昇是否被你們捉來這裡?)

阿二:(是又怎樣? 假若妳敢胡亂來,我就送他一程; 看妳還敢不敢如此大口氣?)

沈依依:(我驚告你們,如果你們敢動韋劍昇一條頭髮,我一定會將你們碎屍萬段。)

阿三:(小姐果然沒有推斷錯誤,妳竟然為了一個淫賊,跑來這裡大吵大鬧。)

沈依依:她莫名其妙的反問道(你們說甚麼? 甚麼淫賊?)

阿三:(正正就是說妳的韋劍昇,根本就是一名人所共知的淫賊。)

沈依依:(豈有此理…)說畢她竟向阿二及阿三攻擊,幸好此時得到芷穎的出手阻止,她被芷穎重傷倒在地上吐血說道。(妳終於都出來了嗎? 告訴我…韋劍昇是否在妳這裡?)

紀芷穎:(想不到沈姑娘對韋劍昇竟然如此愛惜,可是對方是否如此待妳呢?)

沈依依:她理所當然的說道(妳別妄想在我面前,作出挑撥離間,我是不會上妳當的。)

紀芷穎:她微笑反問道(敢問沈姑娘,難道妳認為我會喜歡上像韋劍昇這樣的人嗎?)

沈依依:她靜思後便問道(原來你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劍昇; 而是我…妳究竟想怎樣?)

殷悕亭:(並沒有想怎樣,只希望沈姑娘能夠留下來,作為我們的客人。)

沈依依:她想了想便說道(現在我已經被她重傷,要我留下來,容易不過了。)

康酷:(我相信即使妳的陰爪功是如何狠毒,也絕對敵不過紀姑娘的武藝。)

阿二:(再者…現在我們手上,不止有韋劍昇的棋子,還有趙盈…)

沈依依:(甚麼? 連趙盈也已經被你們捉來這裡? 怪不得一直沒有她的消息?)

阿三:他將依依押到地牢說道(進去…好好跟妳的愛人相聚吧!)

韋劍昇:他看見依依被阿三押進來,於是追問道。(妳怎會被他們押進來呢?)

阿三:他諷刺道(都是因為你,沈依依若不是因為前來救你,我們便不會有機可乘了。)

韋劍昇:他將依依口角上的血抹去道(妳是否被紀姑娘重傷? 對不起…是我把妳連累…)

沈依依:她把劍昇的手推開說道(若不是我聽到你與紀芷穎成親的消息,便不會自投羅網了。)

韋劍昇:他嚇一跳的追問道(我與紀芷穎成親? 妳在胡說甚麼?)

沈依依:(那麼你告訴我,究竟前來這裡幹甚麼? 你究竟是如何被押在這裡呢?)

韋劍昇:他啞口無言道(我…你別再追問好了,反正我們倆人現在已經被一起關在這裡。)

阿大:他將飯菜送來趙盈的地牢並說道(今天我請廚房弄了些妳喜歡的食物,希望妳有胃口。)

趙盈:(阿大…昨晚我聽到隔離有嘈吵的聲音,你是否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呢?)

阿大:(聽阿二與阿三告訴我,小姐已經成功利用韋劍昇,將沈依依引來這裡。)

趙盈:(他們倆人均被你們捉來這裡,現在你們的心裡一定感到很高興是嗎?)

阿大:(難道妳認為我有加害妳之心嗎? 其實我請求小姐不要殺妳,就是知道妳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妳自己願意的,是沈依依與范孝強迫妳殺害無辜,我就是不希望妳死於小姐之下; 妳懂得分辨是非黑白…究竟誰對誰錯妳還不知道嗎? 妳被關在這裡多久的時間呢? 他們根本由始至終都沒有想過來迎救妳,但是妳偏偏卻仍然相信他們; 我說甚麼都是白費的,妳自己好好想想,我走了…)

趙盈:突然她叫道(阿大…對不起…我想見紀姑娘…)

紀芷穎:她看見趙盈便詢問道(趙姑娘…阿大說妳有要事見我,請問究竟有甚麼事情呢?)

趙盈:她突然跪在地上哭說道(我真的殺了很多無辜的性命,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我願意的。)

紀芷穎:(趙姑娘…實不相瞞,妳在短短的日子裡,所修練的陰爪功,只不過是徒形無俱的。)

趙盈:(我的內功早已經漸漸減退了,所以往後我都沒有能力再殺人了。)

紀芷穎:(阿大…)她看見趙盈倒下來便立即替她把脈道(為甚麼會這樣的?)

阿大:(小姐,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趙姑娘為何會這樣呢?)

紀芷穎:她替趙盈把脈後坦言問道(趙姑娘…為何會這樣呢?)

趙盈:(其實這種狠毒的陰爪功,是沈依依教我的; 可是在短短的時間內,我根本無法練成,再者…這種武藝會不斷侵害我的身體,當經脈盡斷之時,便是我魂斷之時。)

阿大:(小姐,求妳救趙姑娘的性命,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為勢所迫,不是她願意…)

紀芷穎:(我救她不是一件困難之事,可是…只有將她的武藝廢掉,才可以保她的性命。)

阿大:(趙姑娘…為了保存妳的性命,妳就答 小姐好嗎? 往後我會好好保護妳的…)趙盈點頭…

紀芷穎:她替趙盈廢掉身上之武藝後吩咐道(阿大,你就將趙姑娘帶到客房裡,讓她休息,好好保護她。)

阿大:(小人知道,小人代趙姑娘多 小姐救命之恩。)

紀芷穎:(阿大…多年來你因為尋找我,已經受了不少苦頭; 難道你認為我會如此狠心嗎?)

阿大:(不是…是小人錯了,誤會了小姐; 其實小人的性命是老爺才可得以重生; 我…)

紀芷穎:(別再說了,將趙姑娘帶到客房裡; 她現在身體很虛弱,你要好好照顧她。)

趙盈:她甦醒過來後便說道(多謝紀姑娘續命之恩…其實我與哥哥范孝所幹的一切,都是尊從沈依依的命令行事,而沈依依背後還有一個人給她指示的; 這個人就是朝廷之人,好像是甚麼蒙古的郡主…)

紀芷穎:(蒙古的郡主? 那麼一定是周海棠…她一直希望將中原收復,統令中原人士。)

阿二:眾人好奇的追問道(小姐,周海棠究竟是甚麼人呢?)

阿三:眾人好奇的追問道(小姐,妳認識此人嗎?)

殷悕亭:眾人好奇的追問道(芷穎…妳怎知道此人的名字呢?)

康酷:眾人好奇的追問道(紀姑娘冰雪聰明,趙姑娘所言,她便可以將郡主的名字說出來。)

紀芷穎:(其實周海棠就是蒙古的郡主,她與先師曾有一段頗深的淵源。)

殷悕亭:(她與令師竟然有淵源,但是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啊!)

紀芷穎:(先師就是周海棠的師姐,當年她們兩人一起拜於西域聖姑之門下,但是先師卻聰穎過人,深得聖姑的寵愛,正當聖姑圓寂之前已經將聖姑之位傳予先師; 可是周海棠一直深深不忿,並誓言要套回聖姑之位,可惜每次比試,她卻一次又一次敗於先師之下,期後她還另立門戶,離開聖門; 不久我便跟隨先師之門下,更盡得她的真傳,以我年紀能夠擁有一身深厚的內功,也是先師給我的; 我一直在懷疑,終於今天可以確定,此人尚在人間,更投於朝廷之門,甘願做朝廷的走狗。)

周海棠:(豈有此理…簡直混帳…)此時突然出現一位武藝高深莫測的人…

趙盈:她看著眼前人似曾相識的說道(周…郡主…妳怎會來到這裡呢?)

周海棠:(妳這個叛徒,沒有資格在這裡說話; 我根據依依在路上留下的記號,便來到這裡。)

阿大:眾人圍攻海棠更齊聲質問道(妳到底是甚麼人? 竟敢擅自闖進來?)

阿二:眾人圍攻海棠更齊聲質問道(看來妳真的不知死活啊!)

阿三:眾人圍攻海棠更齊聲質問道(既然不知死活,就讓我們送妳一程吧!)

周海棠:她的笑聲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你們送我一程…哈哈…)

紀芷穎:突然她喝令道(停手…你們三人退下來…敢問前輩…)

周海棠:(不需要問,我就是在他們背後操縱一切的人; 妳還不快快稱我一聲師叔…)

紀芷穎:她微笑道(簡直大笑話,先師與妳已經斷絕任何關係; 妳根本就不是我的師叔…)

周海棠:(放肆…如果妳現在願意將韋劍昇及沈依依交還我,我還可以堯妳的命。)

紀芷穎:(我偏偏就不相信,妳能夠有本事把我殺掉。)

周海棠:(別遺忘…我是妳的師叔,武藝一定在妳之上; 妳千萬別後悔?)

紀芷穎:(縱然一切我已經豁出去,就讓我這個後輩來討教吧!)

周海棠:因為她們兩人的武藝不相百仲,三十招過後,可惜她卻敗於芷穎之下。(妳確是盡得她的真傳,年紀輕輕竟然擁有如此深厚的內功。)

紀芷穎:(可惜我卻不能將妳擊敗,否則先師一定會為我而感到很高興。)

周海棠:(如此大逆不道的說話,妳竟然膽敢說出來? 簡直是不知死活…假若剛才我們繼續下去,想必不到五十招,妳已經慘死我的劍下。)

紀芷穎:(我卻從來不會用劍的,因為先師一向不喜歡以兵器來教導我的。)

周海棠:(妳這樣說到底是甚麼意思? 難道妳認為我用兵器才會贏妳是嗎?)

紀芷穎:(晚輩不敢,只是晚輩之武藝,是受先師教導; 並不會像妳如此般,用作殺人之用。)

周海棠:(其實當年之事,我也一直耿耿於懷; 以我是蒙古郡主的身份,聖姑之位該是屬於我的。)

紀芷穎:(偏偏可惜…妳的心術不正,太師傅才會將聖姑之位傳予先師。)

周海棠:(臭Y頭,別恃著自己之高深武藝,而向我作出挑釁; 否則我一定要妳死無全屍…)

紀芷穎:(這種就是妳不能繼承聖姑之位的缺點,過於兇殘,濫殺無辜。)

周海棠:(臭Y頭,我的事情不需要妳來管,我再多說一次,將沈依依與韋劍昇交出來。)

紀芷穎:(周郡主的事情,我才沒有心情去管; 不過有關妳策劃顛覆中原之事,就與我有關了。)

周海棠:她思考後便詢問道(告訴我…妳究竟想怎樣?)

紀芷穎:(想妳立即徹出中原,終生不能再犯我們大宋; 我就將沈依依與韋劍昇交出來。)

周海棠:(哈哈…簡直笑話,我相信妳一定是失心瘋了,我卻是奉朝廷之命令,將中原收覆的。)

殷悕亭:(根本就沒有這回事,這全是妳自己一人的夢想,妄想一切歸於妳掌控之下。)

周海棠:她看見眼前彬彬有禮的男子便問道(看公子你一表人才,請問出於何派呢?)

殷悕亭:(殷某乃是武當弟子,排行第二…)

周海棠:她微笑說道(原來就是名震江湖的武當殷二俠,久仰大名。)

殷悕亭:(周郡主…我想詢問妳,究竟沈依依的陰爪功是否從妳身上傳受給她呢?)

周海棠:(殷二俠果然眼光獨到,沈依依的陰爪功確是我傳受給她的。)

殷悕亭:(可惜她將未完全練成功的武藝傳受予趙盈,令她差點喪命。)

周海棠:(這只有怪趙盈自己學藝不精,又豈能將此等罪名算於我身上呢?)

康酷:(陰爪功害人不淺,再者此等武藝在江湖上已經絕跡廿戴; 想不到現在竟再次重現江湖?)

周海棠:(看談吐便知道,這位定必是武當的康四俠是嗎?)

康酷:(周郡主見笑了,在下正是武當四俠當中排行最小的…康酷…)

周海棠:(武當所出定必是絕頂之高手,今天有幸與兩位大俠見面,實在是榮幸之至。)

殷悕亭:(周郡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為何總要掀起江湖的恩怨呢?)

周海棠:(這是我的任務,當中的原委很難向殷二俠解釋清楚。)

阿二:(假若妳不將事情交待清楚,相信也不能離開這裡。)

周海棠:(簡直笑話,我喜歡來就來,去就去…試問有誰可以阻止我呢?)

阿三:(果然是與眾不同,可是口氣卻過甚了; 別遺忘…剛才妳與我 小姐也只不過是平手…)

周海棠:(我與她來個平手的原因,只是我並沒有下重注,免得她重傷於我之掌下。)

趙盈:(豈有此理,原來妳一直只是利用我與哥哥替妳賣命的?)

周海棠:(如果你們兩兄妹不是替我賣命,我又何需要將你們兩人救回蒙古呢?)

趙盈:(我明白了…原來妳是利用沈依依,故意將陰爪功傳受給我,其實根本就是…)

周海棠:(其實就是暗中追查妳是否早已經背當我們朝廷,因為依依早已經跟我說,妳喜歡上紀芷穎的家奴阿大; 若我不想出這個方法,便永遠不會知道妳已經變節了。)

趙盈:(妳實在太狠毒了,我一向忠心替妳辦事; 卻原來換來…)

周海棠:(這是妳自己咎由自取的,與人無攸,只是沒有想過,紀芷穎竟然可以保住妳的性命。)

趙盈:(我相信若不是紀姑娘救我一命,我定必命喪於沈依依教我的陰爪功之下了。)

周海棠:(這只有怪妳自己學藝不精,根本就資質平庸,沒有能力將陰爪功的武藝參透。)

趙盈:(周海棠…我哥哥現在究竟身在何處呢?)

周海棠:(他對妳所發生的事情,根本一無所知; 他…會繼續替我賣命的…)

趙盈:(豈有此理…妳究竟想怎樣加害他呢?)

周海棠:(我從來沒有加害他的意思,只是他願意留下來,我沒有可能要迫他離開是嗎?)

趙盈:(妳就是抓著他這個弱點,再行加以利用,讓他永遠也不能將妳擺脫是嗎?)

周海棠:(既然他願意守候在我的身旁,那我為何要把他趕走呢? 多一隻狗總較多一個敵人好得多了,因為我還需要他的幫助,才可以將中原收復。)

紀芷穎:(周海棠…收手吧! 別將中原弄得不得安寧好嗎?)

周海棠:(哈哈…妳憑甚麼跟我說這些說話呢? 妳以為自己是誰? 妳認為一切的事情會因為妳而改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