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九回:丐幫內訌   明爭暗鬥 (四)

 

眾人決定先將趙盈及依依收服回來,再行處置,也希望藉此將范孝與劍昇引進設下的陷阱裡,可是他們一直都未能知道,在眾人背後的高人究竟是誰? 此人究竟是甚麼身份? 為何眾人會如此聽取此人的說話呢? 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卻又在此時發生了…

 

芷穎希望阿大將趙盈引進自己的陷阱裡,雖然阿大的內心並不願意,但是礙於芷穎對其的知遇之恩,即使多麼善良的他,也願意為芷穎而將趙盈引進來; 趙盈始終是鍾情於阿大,若不是她便不會如此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墮進眾人設下的圈套裡…

 

至於依依本是芷穎最難應付的一個女子,因為她本性殘酷,殺人也不會考慮甚麼因果,說謊也不會眨眼,故芷穎對她要謹慎行事,絕對不能被她看穿任何破綻; 然而唯一可以收復她的就是劍昇,原來依依雖然兇殘,殺人無數,漠視人命,但是她始終對劍昇懷有一番情意,所以芷穎藉著這個關鍵,終於將她收服…

 

康酷:(第一步我們需要先收服趙盈,她早前新學的招式,陰爪功…確是可以殺人於無形。)

阿二:(幸猶她的陰爪功還未練成功,如果我們能夠在這個時候把她活捉回來,那就更好了。)

阿三:(趙盈…這個女子,心腸歹毒,竟然與官兵搶快殺人; 確是令人不敢想像…)

殷悕亭:(你們只顧著自己說話,有沒有想過阿大的感受呢?)

阿大:悕亭的說話令他愕然的反問道(殷二俠…小人並沒有甚麼不妥當的地方…)

紀芷穎:(有…阿大,你心裡有趙盈的存在,你雙眼看著我,告訴我…你心裡是否有趙盈的存在?)

阿大:他確是雙眼看著芷穎答道(小姐,我心裡確是有趙盈的存在; 但是…因為小姐,所以其他人均會變得不再重要,小人心裡最重要的人是小姐; 只要小姐吩咐我辦的事情,小人一定會辦到。)

史蓉石:(阿大言重了,其實紀姑娘不是要你辦甚麼的事情; 你不需要…)

阿大:(史幫主…小姐的意思,或許只有我才會明白; 小姐…為顧全大局,阿大願意辦任何事情。)

紀芷穎:(阿大,你親自執筆,讓阿二將你的信送去給趙盈;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阿大:(小人明白…我立即去辦…)

阿二:(小姐,大哥是否真的明白妳需要他辦的事情呢?)

紀芷穎:(他明白…剛才我從他的雙眼裡,看見趙盈在他來說並不是如此重要; 可能只不過因為趙盈曾經坦言喜歡他,他才有一絲的動搖; 但他會以大局為重,他…絕對不會出賣我們的。)

官兵:(啟稟趙姑娘,有位侍從要見妳,他說是受大哥之命,有重要事情找妳。)

趙盈:(請他進來…)她沒有想到進來的人竟是阿二,於是追問道。(怎會是你?)

阿二:他將早已經預備好的信交予趙盈說道(這是我大哥吩咐我送來給妳的…)

趙盈:她接過信件打開說道(是阿大的親筆信…)

 

趙姑娘,

我現在身受重傷,在臨終前希望能與妳見面。

阿大

 

趙盈:她看後心痛得哭起來,便立即向身旁的阿二追問道。(是誰把你大哥重傷?)

阿二:他看著趙盈答道(是范孝…與韋劍昇,大哥被他們兩人重傷,生死懸於一線…)

趙盈:(難道 連你家 小姐也不能把阿大醫治好嗎?)

阿二:(我 小姐確是可以把大哥醫治好,但是…可惜大哥的傷勢已經相當嚴重,故小姐已經無能為力了…)

趙盈:(哥哥曾經答應我,絕對不會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獨自前往找你們的。)

阿二:(趙姑娘…小人是時候回去,如果小人再不回去,恐怕連大哥最後一面也未能見了。)

趙盈:正當阿二想離開的時候,她從後叫道。(阿二請留步,我希望與你一起回去。)

阿二:回來的時候,他看見眾人便解釋道。(小姐,是大哥想見趙姑娘…)芷穎點頭…

趙盈:她卻步的問道(難道連妳也不能把阿大醫治好嗎?)

紀芷穎:(我只能說一句,有心無力; 世間上的一切,有起必有落,有聚必有散,我並不是再世華陀,我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女子矣; 任憑我有多大的武藝,如何高深的內功,要死的人就要死,我並不能把事實改變過來。)

趙盈:(怎會這樣? 哥哥與韋大哥為何竟如此狠心呢? 我要見阿大…)

紀芷穎:(阿二…帶趙姑娘見阿大,稍後回來這裡; 我不打擾你們了…)

阿二:他將趙盈帶到房間的門外便說道(大哥就在裡面,趙姑娘…請自己進去。)

趙盈:她慢慢走到阿大的床邊坐下來說道(為甚麼要這樣狠心? 阿大,我還有很多的說話要跟你說的,我不容許你死,你一定不可以死的。)沒想到阿大轉身將她點穴(你究竟弄甚麼鬼主意?)

阿大:(趙姑娘…對不起,為了顧全大局,我沒有辦法才出此下策; 希望妳原諒…)

康酷:此時眾人走進來說道(趙盈…看妳還有甚麼本領離開這裡?)

殷悕亭:此時眾人走進來說道(我們都給妳害得慘了,現在就要妳嘗試到這些感受。)

阿三:此時眾人走進來說道(小姐,我們現在是否要把她殺掉呢?)

阿大:此時的他卻跪在地上哀求道(小姐,小人從來沒有求過妳,亦不敢有甚麼所求; 但是…今天小人希望求妳一件事情…)

紀芷穎:此時眾人走進來說道(是否想求我不要把趙盈殺掉呢?)

阿大:(希望小姐成全,如果要一命換一命,我願意以死保趙姑娘的命。)

阿二:此時眾人走進來說道(大哥,原來你真的喜歡了趙盈?)

阿大:(不是…我只是不希望趙姑娘因為前來見我最後一面,從而枉送性命。)

趙盈:(你們以這種卑鄙的手段,迫阿大親筆給我; 你們…)

紀芷穎:(趙姑娘…我想妳弄錯了,我們並不是要殺妳,將妳留在這裡,主要是希望削弱你們的勢力,並沒有其它; 待時機成熟的時候,我自然會把妳釋放的; 阿大…趙姑娘的事就交託你看管。)

阿大:他跪在地上說道(小人知道…多 小姐…)

殷悕亭:他坦言追問道(芷穎,其實妳並不是要殺趙盈的是嗎?)

康酷:(但是若不把她殺掉,那麼我們的行蹤一定會被范孝及韋劍昇發現的。)

紀芷穎:(其實殺人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但是在殺人之前,大家有沒有想過究竟所殺的人是否該死呢? 我曾經對著紀府的靈墓詢問過這個問題,但是師傅勸諫我,何必要活於昔日的往事裡呢? 我卻真的不明白,我紀府上下均死於非命,但是…其後我想了又想,怎麼會這樣? 我明白…原來殺人也是要經過深思熟慮的,趙盈只是我們需要防範的人,根本就不是我們的敵人; 相後在背後操控他們的人,才是我們與武林真正的敵人; 你們明白嗎?)

史蓉石:(紀姑娘之言,好像是當頭捧喝,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

阿二:(小姐並不是想殺趙姑娘,相反更希望趙姑娘能夠改邪歸正。)

阿三:(可是大哥或許不會 明白 小姐的心意,若不是剛才便不會跪地求小姐不要殺趙盈。)

康酷:(在下實在見識淺薄,若不是得到紀姑娘此言,也不會受教了。)

殷悕亭:(那麼現在我們需要應付另一人,就是與韋劍昇關係密切的沈依依…)

紀芷穎:(要活捉沈依依,我們必需要先向韋劍昇著手,只要他在我們手上,便不需要動武了。)

 

夜深人靜之時…

韋劍昇:他站在芷穎的背後詢問道(妳為何要將我引來這裡?)

紀芷穎:她轉頭微笑的反問道(既然你明知道我將你引出來,為何你還要上當呢?)

韋劍昇:(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始終對紀姑娘…妳念念不忘,所以即使是龍潭虎穴,我也要闖。)

紀芷穎:(難道韋公子沒有聽過,紅顏禍水之喻嗎?)

韋劍昇:(假若紀姑娘要置在下於死地,憑妳的武藝與及無聲無息的深厚內功,在下早已經喪命。)

紀芷穎:(韋公子真的很聰明,可是一生中聰明卻被聰明誤; 但是…若能及早回頭,那麼…)

韋劍昇:(紀姑娘…別浪費太多的說話了,我們倆人根本就是站於不同的立場,改變不了的。)

紀芷穎:(韋公子對自己過往所做的一切,絕不後悔嗎?)

韋劍昇:(絕不後悔,不過…我感到抱憾的事情,就是我與紀姑娘相逢恨晚。)

紀芷穎:(那就不要怪我好了…)她邊說邊向劍昇掀了綠色的布帶,接下來劍昇便暈倒地上。

阿二:眾人便走出來說道(小姐,妳沒有事嗎?)

紀芷穎:她立即吩咐道(阿二…你與阿三將韋劍昇帶回矛屋裡,小心看管著他。)阿二與阿三點頭…

殷悕亭:眾人便走出來說道(芷穎,我們現在是否立即前往活捉沈依依呢?)

紀芷穎:(暫時還不能,我們要靜待時機; 待她發現韋劍昇失去蹤影,驚慌的時候,才是我們下手的時候; 因為我相信,韋劍昇就是沈依依的弱點。)

康酷:眾人便走出來說道(紀姑娘有沒有想過,當我們活捉沈依依後,該如何處置呢?)

紀芷穎:(上天有好生之德,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沈依依:她大發雷霆,來到范孝的房間追問道。(范孝…你有沒有見過韋劍昇的蹤影?)

范孝:他剛巧脫衣的時候,便被怒氣沖沖的依依衝進來,於是他反問道。(究竟發生甚麼事情?)

沈依依:(我問你究竟有沒有見過韋劍昇的蹤影?)

范孝:(他一向都是與妳同房的,又豈會跑來我這裡呢?)

沈依依:(他就是不在房間,我才跑來你這裡找他。)

范孝:(沒有可能,我們剛剛商議完畢朝廷之事; 他還跟我說感到很疲倦,要回去休息。)

沈依依:(我說沒有就是沒有,豈有此理…他一定是找藉口,接著便跑了到妓院裡。)

范孝:(其實以沈姑娘如此兇惡的性格,韋兄又豈會胡亂跑到妓院裡呢?)

沈依依:(你這樣說到底是甚麼意思? 難道你與韋劍昇有甚麼事情…?瞞著我嗎?)

范孝:(實不相瞞,其實韋兄早已經對姓紀的姑娘傾心,只是妳自己慒然不知道。)

沈依依:(甚麼? 簡直豈有此理,他竟然背著我想著姓紀的女子?)

范孝:(沈姑娘若要罵韋兄,為何不先想想自己呢? 韋兄為何會對姓紀的姑娘傾心呢? 正因為妳…以妳常常如此的大吵大罵,換轉我是韋兄,也不願多看妳一眼。)

沈依依:(豈有此理,范孝…你別胡說八道…)

范孝:(撫心自問…究竟是我胡說八道? 還是妳自己心裡有數呢? 妳自己想想吧…好像剛才,妳不尤紛說,便衝進來; 卻不知道我在幹甚麼的事情,對不起…我現在需要休息,請回吧!)

沈依依:她一怒之下走到外面去(豈有此理,韋劍昇是天下間的大淫賊…)

史蓉石:突然她出現笑說道(哈哈…既然是天下間的大淫賊; 妳又何以如此怒氣呢?)

沈依依:她仔細看清楚後便說道(妳不就是丐幫的幫主史蓉石嗎? 妳怎會在這裡出現呢?)

史蓉石:(原來妳還認得我,算起來我都被韋劍昇害得慘了; 他不但毀了我的清譽,還在丐幫總舵之上,向眾弟兄說出我與他曾經發生的一切,害我被眾丐幫的弟兄趕盡殺絕; 更收買丐幫兩位德高望重的董長老與邵長老來一起指責我。)

沈依依:(這怪不得劍昇,只有怪妳自己不小心; 劍昇的性格…我很清楚,他又豈會喜歡上妳這種女子呢? 他最愛的人始終是我…)

史蓉石:(荒謬…韋劍昇最愛的人卻不是妳,而是紀芷穎姑娘; 試問她清麗脫俗…有誰不動心呢?)

沈依依:(妳胡說八道…我驚告妳別在劍昇的背後,說他的壞話; 否則我是不會放過妳的…)

史蓉石:(想不到表面冷傲的沈依依竟然會為了一個淫賊而動氣?)

沈依依:(妳這樣說到底是甚麼意思? 妳是否知道劍昇在那裡?)

史蓉石:(哈哈…我然知道,妳一定是在找他,所以如此著急了。)

沈依依:(豈有此理,立即告訴我…究竟劍昇在那裡?)

史蓉石:(剛才紀姑娘曾經前來這裡,與韋劍昇見面,之後韋劍昇便跟隨紀姑娘離開了。)

沈依依:(甚麼? 妳說甚麼? 劍昇竟然跟隨那個來路不明的女子離開?)

史蓉石:(甚麼來路不明? 紀姑娘身家清白,只是韋劍昇配不上她才是。)

沈依依:(史蓉石…妳立即告訴我,究竟他們倆人現身在那裡?)

史蓉石:(我為甚麼要告訴妳呢? 難道妳遺忘了嗎? 我們是敵對的,而且我更加渴望韋劍昇死。)

沈依依:(好…我跟妳說,其實要乘人之危污辱妳的事情,是我們的主人,吩咐劍昇幹出來的。)

史蓉石:她愕然的反問道(甚麼? 你們的主人竟然容去妳心愛的男子,向我幹出這樣的事情?)

沈依依:(為了令妳離開丐幫,這個是唯一的辦法; 要怨就怨你們丐幫的兩位長老,是他們願意與我們同流合污的。)

史蓉石:(好…我告訴妳,韋劍昇與紀姑娘就快拜堂成親了…)

沈依依:她激動的追問道(甚麼? 他們倆人竟然私下幹出這種苟且之事? 我要去阻止他們…)

史蓉石:(或許妳現在趕往,可以跟他們倆人喝杯喜酒吧!)

沈依依:(甚麼 簡直不知廉恥我一定要殺掉他們。)說畢她便向著芷穎的方向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