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二回:暗箭傷人   枉稱名門

 

由於阿大因為要尋找 小姐的下落,不願意投於范孝與趙盈的主人,卻不憤被范孝攻擊,在偷襲下,阿二不但被范孝自小修練之寒冰掌重傷,在未能完全清除毒素的同時,如果遇上毒發攻心的時候,便要靠吸取孩童之鮮血,才可得以續命,雖然阿二口中堅持不會殺害那些無辜的孩童,可是在每次毒發攻心的時候,均令他痛苦不堪,結果他還是選擇吸取孩童的鮮血來續命,他為此感到痛苦不已; 唯一沒有令他們三人放棄的事情,就是一直堅持要找到 小姐為己任,可是他們尋找多年,卻完全沒有 小姐的蹤影,但是他們深信 小姐當年沒有枉死,定必是遇上高人拯救,只要他們能夠堅定意志,一定能夠與 小姐重逢的; 另方面…武當與丐幫不知為何,竟無故結怨,而丐幫的長老鍵宗,更令悕亭若有推測,因為鍵宗的一舉一動,引來了悕亭的懷疑,於是便對他展開一連串的調查。

 

阿二:他捉著阿大的手哀求道(大哥,我真的不希望再濫殺無辜,你殺了我吧!)

阿三:(二哥,我們一定能夠想到辦法救你的,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千萬不能放棄。)

阿二:他搖頭答道(沒用了…根本完全沒有用的,如果是有用,大哥早已經替我用藥了。)

阿三:他痛心疾首的追問道(大哥,究竟二哥的情況怎樣呢?)

阿二:(其實都是我不好,我太低估他們倆人了。)

阿大:(阿三,你不需要太難過,其實我們早已經葬身於家鄉,只是得到紀老爺的同情,對我們施予憐憫之心,我們才可以得到繼續苟且偷生的性命。)

阿二:(大哥所言甚是,但是我已經不能夠再報答小姐了…)

阿大:(阿二,你千萬別這麼快便放棄,因為我們兄弟三人還有更加重大的事情,要一起去做的。)

阿二:(大哥…當你找到小姐的時候,代我向她說對不起,阿二往後不能再侍候他左右了。)

阿三:(二哥,你千萬不要放棄,大哥…你想辦法救二哥好嗎?)

阿大:(阿二,你放心; 我一定會想到辦法救你的。)

邵愧:正當阿大替阿二運功療傷的時候,他帶領丐幫眾人衝進來,更亂發暗器,令阿二的毒氣運行全身。(原來你們躲在這裡? 是次還找不到你們?)

阿二:他被邵愧的暗器所傷,本身內在的毒素更加迅速運行道。(呀…)

阿三:他立即走上前質問道(豈有此理,我大哥正替二哥運功療傷,而你竟然…)

邵愧:(而我怎樣? 原來近來村上常常遺失孩童之事,就是你們幹出來的好事是嗎?)

阿三:(我們不是存心要殺害那些孩童,只是…我二哥誤中寒冰掌,需要孩童的鮮血,才可以保命。)

邵愧:(那麼你們就可以理所當然的濫殺無辜是嗎?)

阿三:(我們根本就不是要濫殺無辜,我大哥已經在想辦法救二哥; 只要他能夠康復…)

邵愧:(我想待他康復之時,也就是這條村上全無孩童之時了。)

阿三:(你究竟是甚麼人? 剛才已經亂發暗器,誤傷我二哥,現在竟然還…)

阿大:(阿三…不得對丐幫邵長老無禮…阿大見過邵長老…)

邵愧:(哈哈…我還以為你們不認識老夫…想不到你還有幾分知識啊!)

阿大:(邵長老…剛才阿三所言絕無虛言,我二弟因為不憤,誤中寒冰掌; 所以…)

邵愧:(我不理會你的二弟有傷在身,總言之濫殺無辜就是不人道的事情。)

阿大:(那麼…請問邵長老想怎樣呢?)

邵愧:(我必需要將他燒死,以給村民一個交待。)

阿三:(甚麼? 你要把我二哥活活的燒死,絕對不能; 我絕對不會將二哥交予你們的…)

邵愧:(他既然已經身中寒冰掌,也不能活得多久的時間,若不趁此時把他燒死,相信他會害更多的人命。)

阿三:(絕對不能…大哥,絕對不能讓他們把二哥活活燒死的…)

殷悕亭:(簡直混帳,想將阿二活活燒死,先問過我們武當…)

阿大:他們喜見悕亭(殷二俠…原來是你…求你大發慈悲,勸邵長老放我二弟一條生路吧!)

阿三:他們喜見悕亭(殷二俠…你一定要救我二哥,否則他就會被他們活活燒死的。)

俞楚龍:(豈有此理,邵長老身為丐幫德高望重之長老; 竟然對阿二下如此的說話?)

康酷:(大哥所言甚是,想不到以丐幫名門正派之人; 也竟然與外間一般見識?)

謝玄琛:(看來丐幫遲早也只會落入別人的手中…)

邵愧:(原來是武當四俠,想不到你們身為名門正派的弟子,也只不過與他們同流合污矣。)

康酷:(豈有此理,邵長老…我們給予你面子,便不與你斤斤計較; 但是請你說話要收歛一點點…)

董鍵宗:(究竟我們丐幫跟你們武當有甚麼過節呢? 為何你們總要跟我們作對呢?)

殷悕亭:(哈哈…原來又是董長老,其實我們也是出身於名門正派,自必然是為正義之戰。)

董鍵宗:(殷悕亭…前次我已經因為你,而放他們一條生路; 但是…他們是次竟然濫殺無辜…)

邵愧:(更加連孩童也不放過,將他們的鮮血吸食後,令天真可愛的孩童,死得如此淒慘。)

阿大:(殷二俠…其實阿二因為誤中寒冰掌才會如此,他絕對不是存心殺害孩童的。)

殷悕亭:(董長老…邵長老…你們都聽見了,阿二根本就不是存心要殺害那些孩童。)

董鍵宗:(即使他不是存心,我相信也該將他交出來,給失去愛兒的父母一個交待是嗎?)

謝玄琛:(簡直荒謬,要阿二出來交待,等同將他送上斷頭台有何分別呢?)

俞楚龍:(我看你們兩位長老,也只不過是想在眾村民面前豎立聲譽是嗎?)

董鍵宗:(姓俞的…你這樣說到底是甚麼意思?)

阿三:(殷二俠…剛才大哥正替二哥運功療傷的時候,姓邵的衝進來,二話不說就向二哥發暗器。)

殷悕亭:(甚麼?)他驚訝阿三之言便質問道(豈有此理…難道這些就是你們丐幫之所為是嗎?)

邵愧:(老夫剛才進來的時候,由於擔心被埋伏,才會先下手為強。)

阿三:(究竟是先下手為強? 還是想殺人滅口呢?)

邵愧:(笑話…我邵愧身為丐幫長老,處事光明正大; 因為何要殺人滅口呢?)

阿三:(這點我就不得而知了,誰知道你背後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邵愧:(豈有此理,待老夫先把你這個小子殺掉…)說畢他便出手攻擊阿三…

殷悕亭:他出手阻止,與邵愧來過平手說道。(邵長老又何需要動怒呢?)

邵愧:(殷悕亭…你是否要與他們為伍? 你簡直枉稱武當四俠…)

殷悕亭:(你住口…身為武林人士,每一仗也是為正義而戰,而你們…卻幹出甚麼事來呢?)

邵愧:(好…既然你今天要為他們三人強出頭,那就讓我好好把你教訓吧!)

殷悕亭:(好…就讓我武當殷悕亭領教邵長老高招了…)

范孝:此時的他突然出現的說道(哈哈…想不到身為名門正派之士,也會自相殘殺; 真是可笑…)

邵愧:(豈有此理…你到底是甚麼人? 為甚麼走來這裡胡說八道?)

范孝:(你不需要理會我是甚麼人,但是我卻感到你們可笑得很啊!)

阿三:他一眼便認得出,范孝就是傷阿二之人。(就是他…殷二俠,就是他誤傷二哥的…)

殷悕亭:(請問閣下是甚麼人呢? 與他們又有何仇怨呢?)

范孝:(我與他們三人,根本就是無仇無怨。)

俞楚龍:(那麼你為何要誤傷他們的一位兄弟呢? 還有你身上所學的寒冰掌,究竟是誰教你的?)

范孝:(我主人十分賞識忠義之士,可是他們三人不識抬舉,不願意歸於我主人之門下,這只不過小小的呈罰,只要他們三人願意歸順我主人,在下定必奉上解藥; 至於我所學的寒冰掌,就是我主人自小教導我的。)

康酷:(請問公子師出何派呢? 你家主人又是誰呢?)

范孝:(我家主人就是我家主人,根本沒有必要告訴你們; 再者我們做事,一向不喜歡解釋的。)

謝玄琛:(豈有此理,難道公子不知道我們是甚麼人嗎?)

范孝:(我當然知道,你們就是武當四俠,而他們就是丐幫的兩位長老; 至於他們…就是我的手下敗仗…)

殷悕亭:(這位公子似乎實在太看不起人了,難道你不是人嗎?)

邵愧:悕亭的說話令在場眾人大笑道(說得好…說得妙…)

董鍵宗:悕亭的說話令在場眾人大笑道(武當派果然名師出高徒…)

俞楚龍:悕亭的說話令在場眾人大笑道(二弟之言確是越來越振奮人心的…)

康酷:悕亭的說話令在場眾人大笑道(我十分欣賞二哥之言…)

謝玄琛:悕亭的說話令在場眾人大笑道(哈哈…簡直天下間之諷刺…)

范孝:(豈有此理,別自以為是武當的弟子,我便沒有你的辦法。)

殷悕亭:(我從來沒有怯著武當弟子之名,而四處招搖,只不過在下偏偏就是看不過公子之所為。)

范孝:(好…就讓你感受一下寒冰掌之威力…)

阿二:(殷二俠…寒冰掌是至陰至寒之武藝,你要小心應付。)

殷悕亭:(多謝阿二提點,就讓悕亭見識公子之獨門寒冰掌吧!)

范孝:悕亭不敵,幸好沒有誤中他的寒冰掌,他笑言道。(阿二早已經提點你…幸好…)

殷悕亭:(你究竟是甚麼人? 來到這裡胡言亂語…好像在分化我們名門正派之士。)

范孝:(在下並沒有這種心思,我只希望你們願意投於我主人門下。)

俞楚龍:(簡直混帳,我們武當四俠,又豈會改投於你這種邪魔外道之門下呢?)

范孝:(俞大俠此言差矣,別遺忘剛才…殷二俠也是我的手下敗將,若不是我手下留情; 相信…)

康酷:(廢話…若不是二哥劍下留情,你早已經死於他的劍下了。)

范孝:(想不到你們武當竟然不認輸? 難道接受不到當中的侮辱嗎?)

謝玄琛:(好…就讓我領教你的寒冰掌吧!)

殷悕亭:(三弟別輕舉妄動,也不需要因為這種小人之說話而動怒。)

范孝:(殷悕亭…你在說誰是小人呢?)

殷悕亭:(我正正說的人就是你; 難道你認為自己不是小人嗎?)

范孝:(難道在下幹過甚麼事情…而令殷二俠感到我是小人呢?)

殷悕亭:(正正就是你誤傷阿二,攻其不備,在行為上已經算是卑鄙了; 還算不上是小人嗎?)

范孝:(好…在下今天有要事在身,不再跟你爭論,它日再來貴派領教。)

邵愧:范孝離開後,他便繼續說道。(殷悕亭…如果你繼續偏袒阿二,那麼我們丐幫與武當將勢不兩立…)

阿二:他毅然的說道(殷二俠…阿二多謝你的好意,但是希望你別因為我之事,而禍及貴派與丐幫之交情; 我願意跟他們回去…)

阿三:他卻阻止的說道(不能…二哥,我絕對不會讓你跟他們回去,這只有死路的。)

阿二:(阿三,但是我的而且確殺害眾多無辜的孩童,他們確是因為我而死的。)

董鍵宗:(既然你知道自己做錯,便好應該束手就擒吧!)

阿大:(停手…如果你們硬要捉阿二回去交待,那麼就由我跟你們回去吧!)

阿二:(大哥,你別如此傻…你還要留著性命,尋找小姐的下落…)

阿三:(大哥…二哥…你們兩人都不能夠送死的,尋找小姐下落之事就交託你們兩人了; 就讓我…)

殷悕亭:(誰也不需要跟丐幫的人回去,我看兩位長老不是因為要給村民一個交待,而是希望在丐幫豎立威勢,好在史幫主面前領功。)

董鍵宗:(豈有此理,姓殷別再胡說八道; 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殷悕亭:(我從來沒有叫你們對我客氣,他們三人是我殷悕亭的莫逆之交; 在我有生之年,也不會讓人家欺負他們的。)

俞楚龍:(我們武當四俠,只要是為正義而戰,我們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邵愧:(好…今日我就給你們三人一條生路,它日你們便不會如此幸運了。)

阿大:邵愧與鍵宗離開後,他立即跪在地上說道。(阿大謝過武當四位大俠救命之恩…)

康酷:(阿大請起,康扶正義是武當之己任,再者…殷二哥早前已經跟我們提及,與你們相識之事; 當我知道你們三人為了報知遇之恩,而流落街頭,四出尋找失散小姐的下落之時,我實在對你們相當佩服,如果江湖上每個人都有如此之心; 相信定不會再發生血流成河,濫殺無辜之事了。)

阿二:(但是…為了我身中之寒冰掌,我實在已經幹出濫殺無辜的事情了,而且他們全是手無寸鐵的孩童,這段時間在我內心,實在太對不起他們了; 如果我再繼續生存下去,只會繼續殺害更多無辜的孩童,倒不如就讓我一死,以謝眾多的無辜孩童父母。)

謝玄琛:(阿二…你千萬別放棄,相信合我們眾人之力,一定能夠將你身上的寒毒,暫時受控。)

康酷:(接著我們再想其它的辦法,不過…可惜阿二剛才卻被邵愧之暗器所傷; 若不是…)

阿三:(這班丐幫的人,都不知為何…竟然一路上跟隨著我們…)

俞楚龍:(甚麼? 丐幫的人一直跟蹤你們?)

阿三:(是啊…自從與殷二俠分別後,我們先遇上剛才白衣的公子,二哥就是不慎誤中他的寒冰掌; 其後就流落到這條村莊,因為二哥的寒毒攻心,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唯有吸取孩童的鮮血來續命; 沒想到今天的丐幫竟然前來,硬要將二哥帶走。)

殷悕亭:(很明顯…根本就是一個計劃…究竟丐幫兩位長老與白衣公子有甚麼關係呢?)

俞楚龍:(悕亭所言是說他們三人本來就是認識嗎?)

殷悕亭:(依我剛才所見,我可以推斷他們三人的而且確是認識的。)

康酷:(怪不得…那位白衣公子的矛頭一直指向殷二哥,從來沒有向丐幫兩位長老作出挑釁。)

謝玄琛:(我相信他們有可能是互通,希望兩虎相鬥,必有一傷的時候; 他們任何一方,都可以助收漁人之利也。)

殷悕亭:(邵愧長老發出暗器,早已經枉稱名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