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叛亂之戰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一回:流落街頭   受盡欺凌

 

自紀府上下全死於非命後,阿大與阿二及阿三均多年來流落街頭,算起來也是他們三兄弟之福澤,當年洪水犯村,導致整個村莊的人全死於爆荒之下,當年紀老爺途經此村,親眼看見阿大三兄弟吃樹皮來充飢,出於積善之心,便將他們帶回府中,更請來老師教導他們讀書識字,漸漸長大的同時,也讓他們保護唯一的女兒身旁,紀老爺之女兒視他們三人為自己兄長般,從來沒有以家奴般看待,阿大三人為報答紀老爺救命之恩,與及紀小姐知遇之恩,不惜守在紀小姐的身旁,替紀老爺好好保護這位紀府的掌上明珠; 可惜時不與我,就在紀老爺舉家回鄉之時,在路上遇上山賊,紀老爺的財富不但被洗劫一空,紀夫人與婢女更被山賊所姦污,繼而憤恨自盡,而紀老爺與家丁則慘死在山賊之刀下,可說是無一倖免,阿大三人得到紀老爺奮不顧身的保護,終逃過此劫,但是他們卻與紀小姐失散; 自此他們三人便流落街頭,受盡別人的欺凌,阿二更不幸誤中冰掌之毒,需要吸食孩童之血來保命,但是他們三人始終沒有忘記紀老爺對他們的恩惠,並誓言要尋回紀小姐。

 

阿二:他在街上跟阿大說道(大哥,我們都肚餓了,不如先找間客棧,吃點東西再起程好嗎?)

阿大:他點頭的答道(漫漫長路,都不知道要找到甚麼時候? 好…我們先吃點東西再趕路…)

阿三:突然他看見眾人便說道(大哥…二哥…又是他們,為甚麼總要跟他們碰上呢?)

董鍵宗:他看見三人,便站起來說道。(原來又是你們…真不知為何? 你們總是喜歡做跟尾狗呢?)

阿三:鍵宗的說話令他憤怒的反問道(豈有此理…你說誰是跟尾狗呢?)

董鍵宗:(哈哈…問得好,你問我說誰是跟尾狗? 那麼反詢問我的人就是了…)

阿三:(豈有此理…實在忍無可再忍了,我今日一定要好好教訓你。)

董鍵宗:(好…你想教訓我,難道就憑你是我的手下敗將的資格嗎? 哈哈…)

阿大:正當阿三想走上前的時候,他卻毅然阻止道。(阿三…千萬別胡亂來,以大事為重。)

阿二:(阿三…大哥所言甚是,我們要保留實力,萬不能跟別人爭一日之長短。)

阿三:(大哥…二哥…你們看他的氣焰,簡直令我想嘔吐出來; 你說這口氣怎能忍下去呢?)

阿大:突然他厲言道(不能忍也要忍,小不忍則亂大謀; 找回小姐才是我們的目的,明白嗎?)

董鍵宗:(怎樣…剛才不是說要好好教訓我嗎? 為甚麼現在卻不敢站出來呢?)

殷悕亭:此時卻傳來他的聲音說道(得堯人處且堯人,以丐幫的量度; 難道一定要為難他們嗎?)

董鍵宗:他看見悕亭,表面上不忿他所言,但是卻怯於武當之威勢,於是恭敬的說道。(原來是…武當的殷二俠,剛才真是董某失禮了。)

殷悕亭:(武當殷悕亭見過丐幫董掌老,剛才我看這三位少俠已經對董掌老,處於忍讓之態度,相信以丐幫之量度,絕對不會跟他們計較的; 是嗎…董掌老?)

董鍵宗:(那就是當然不過了,剛才只是他…故意對我作出挑釁,才令我勃然大怒。)

阿三:(你還在狡辯,事實根本就是你對我們作出侮辱及挑釁才是。)

阿大:他卻大聲的喝令道(阿三,在董掌老與殷二俠面前,別胡說八道。)

董鍵宗:(殷二俠…現在你親眼看到了,由始至終都是他對我無禮。)

殷悕亭:(我相信他只不過…是不知道董掌老的真正身份,才會冒犯; 倒不如這樣,我殷某代他們三人向董掌老賠過不是,事情就這樣了結好嗎?)

董鍵宗:(好…既然是殷二俠替他們說好話,我就給你面子,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殷悕亭:(殷悕亭在此謝過董掌老之氣量…董掌老…請…)

董鍵宗:(好…殷二俠,我們後會有期…)

阿大:丐幫的人離開後,他立即走上前道謝。(多謝殷二俠剛才出手相助…)

殷悕亭:(只是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呢? 其實我們武當近來,也素聞丐幫新接任的兩位掌老,氣焰囂張,只不過大家都是武林正義之士; 能夠化解的說話,就別增添仇怨好了。)

阿大:(殷二俠之言甚是,其實我們也不希望多生事端。)

殷悕亭:(未知幾位少俠來到此鎮…有甚麼殷某可以幫忙呢?)

阿二:(小人先行謝過殷二俠之好意,其實我們正在尋找我 小姐的芳蹤。)

殷悕亭:他愕然的反問道(尋找貴 小姐的芳蹤? 三位少俠竟然四處尋找一位姑娘?)

阿三:(殷二俠千萬別誤會,我們卻不是那些登徒浪子; 因為我家老爺對我們三人有救命之恩,而我 小姐卻又無故失蹤,所以我們兄弟三人為報知遇之恩,便四出尋找小姐的下落。)

殷悕亭:(原來如此,那麼你們確是做到以德報德; 殷某實在汗顏…假如江湖上的人都像你們三人般的想法,相信從今以後,江湖也不會再添殺戮了。)

阿大:(想不到身為武當弟子的殷二俠,卻擁有一顆希望天下太平之心。)

殷悕亭:(其實江湖上之殺戮,也只不過是眾人埋藏在心中的怨恨,從而爆發出來的。)

阿二:(但願每個人都能像殷二俠的心,那麼確是能夠天下太平,百姓也可以安居樂業了。)

殷悕亭:(難得今天與三位少俠相遇,倒不如這樣,我們今晚好好慶祝一番。)

阿大:眾人高興的說道(好…能夠認識武當殷二俠,也是我們三兄弟的光榮。)

阿二:眾人高興的說道(好…能夠認識武當殷二俠,也是我們三兄弟的光榮。)

阿三:眾人高興的說道(好…能夠認識武當殷二俠,也是我們三兄弟的光榮。)

殷悕亭:他們四人竟在此偶爾機會下成為莫逆之交,他坦言說道。(三位稍後倘若再遇上任何人留難,即管跟他們說是我武當殷悕亭之朋友,相信對方定必給予一點點的面子。)

阿大:(我們兄弟三人在此先行謝過殷二俠,但願我們能夠早日將小姐尋回。)

殷悕亭:(能夠得到你們三人如此忠心,相信貴 小姐定必是一位脫俗之姑娘。)

阿二:(其實我 小姐自小便習武,雖然我們只是老爺拯救回來的家奴,但是小姐從來沒有視我們如家奴般看待; 無論小姐到甚麼地方,學習任何事物,小姐都會吩咐老師給予我們三人教導; 此等知遇之恩,我們兄弟三人卻終生不忘。)

殷悕亭:(想不到在這個亂世之時,竟然還有如此之善心人士,只是你家老爺死於非命,若不是…相信你們一家人定必生活得樂也融融了。)

阿大:(殷二俠所言甚是,現在就只有寄望蒼天施予我 小姐憐憫之心,能夠讓我們早日重逢。)

殷悕亭:(三位即管放心,以你們護主之心,蒼天一定保佑你們; 好了…我們就在此時此地別過了,希望三位路上珍重了。)

阿大:(我們兄弟三人祝願殷二俠,身體安康…後會有期…)

殷悕亭:(好…我們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阿三:(大哥,如果是次不是得到這位殷二俠出手相助,想必我們也會有麻煩事找上門了。)

阿二:(大哥,阿三所言甚是,按道理姓殷此人,也算不上是奸險之人。)

阿大:(阿二…阿三…世事又豈能盡如人意呢? 江湖人心險惡,在我們未找到小姐之前,還是事事小心為可。)

阿二:(那麼阿三往後就不要再如此衝動了…別再增添我與大哥的麻煩…知道嗎?)

阿三:(二哥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其實那個董鍵宗也不知道是甚麼人? 總是碰著他的時候,也會…)

阿大:(聽殷二俠說,董鍵宗該是丐幫之其中一位長老; 不過…很奇怪,為何丐幫會有如他之人呢?)

阿二:(大哥之言好像有一點點之?語是嗎?)

阿三:(我也有如此的同感,大哥之言究竟想指甚麼呢?)

阿大:(我的意思是指,以丐幫如此的大門派; 為何會有像董鍵宗如此狂妄之人?)

阿二:(原來大哥之言是指這一點,但是…他卻好像怯於武當殷二俠氣勢之下?)

阿大:(看董鍵宗一舉手一投足,他應該是在丐幫以外有著其它的打算。)

阿三:(其它的打算…大哥,難道他不認為身為丐幫長老是一件光榮之事嗎?)

阿大:(這個我當然不能夠確定,不過…往後我們對此人一定要小心,以免被他有機可乘。)

阿二:(大哥請放心,往後我與阿三會事事小心的,尤其是當遇上董鍵宗此人的時候。)

阿大:突然他感覺到有人在附近埋伏,於是他說道。(既然已經跟蹤我們兄弟三人這麼長之時間,為何還不現身相見呢?)

趙盈:她與范孝終於現身並讚賞的說道(想不到中原還有像你般之靈敏聽覺?)

范孝:他與趙盈終於現身說道(看來我們確是沒有找錯人了…)

阿二:(你們倆人究竟是誰? 為甚麼一直跟蹤我們?)

阿三:(簡直豈有此理…我們跟你們倆人素未謀面,你們究竟有甚麼目的?)

范孝:(三位請別誤會,其實我們只是奉主人之命令,特來中原尋找武藝超凡之人士。)

趙盈:(依我看三位之武藝,絕對不會遜色於武當的殷悕亭…殷二俠; 倒不如跟隨我們回去,主人一定…能夠知人善用的…)

阿二:(混帳…你們到底是甚麼人? 竟然敢在我們面前胡說八道?)

范孝:(我們很快便會成為好朋友,與及好伙伴; 來吧…跟我們回去。)

阿大:(公子…姑娘…想必你們誤會了,其實我們根本無心再效力於別家為奴…)

范孝:(你這樣說究竟是甚麼意思?)

阿大:(公子,其實我們兄弟三人,目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尋找我 小姐。)

范孝:(你 小姐…以你們三人之武藝,竟然甘心屈就於一位黃毛Y頭之下嗎?)

阿三:范孝之言令他怒不可遏的反問道(你在胡說甚麼?)

阿二:他卻阻止的喝令道(阿三別如此衝動,此事由大哥決定。)

范孝:(如果你們願意改投我們主人,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往後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阿大:(公子,在下先行謝過公子的賞識,可是我 小姐對我們有知遇之恩,不能不報。)

趙盈:(哥哥,我們根本沒有必要跟他們在理論,倒不如先將他們捉回去,等主人發落。)

范孝:正當趙盈想動手的時候,他立即阻止道。(絕對不能對三位無禮…)

趙盈:(哥哥,他們根本就沒有對你有禮,我們為何還要跟他們客氣呢?)

范孝:(三位…她是我的妹妹,剛才之說話,請你們別見怪,別放在心上。)

阿大:(豈會呢? 看這位姑娘活潑聰慧,將來定是擁有無窮之福澤。)

范孝:(既然三位需要報恩,那麼我也不能勉強你們; 希望它日能夠有緣一起為我家主人效力。)

阿大:(謝過公子的美意,希望它日再見之時,能夠把酒談歌,那就是人間之美事了。)

趙盈:正當阿大離開的時候,她卻好奇的問道。(你叫甚麼名字呢?)

阿大:他微笑回頭答道(姑娘…我並沒有名字的,由於家中排行最長,故人稱阿大。)

趙盈:(阿大…阿大…)突然他看見范孝向阿二背後攻擊,嚇得大叫道。(小心…)

阿二:他誤中范孝之寒冰掌重傷倒在地上吐血說道(呀…)

阿三:他們見狀立即走上前詢問道(二哥,你怎樣? 為何你全身發冷呢?)

阿二:(你們究竟是甚麼人? 為甚麼竟然下如此狠毒的攻擊。)

趙盈:她卻追問道(哥哥,你剛不是說過不勉強他們嗎? 為甚麼竟在背後攻擊他呢?)

范孝:他理直氣壯的說道(既然他們無心歸於主人,那麼就即是我們的敵人。)

趙盈:(但是你也不需要向他下如此重的掌,這樣他會死的。)

范孝:(盈盈…妳放心,他只是中了我的寒冰掌,絕對不會就此喪命的; 只要他們願意答應歸於主人,我便會給他解藥。)

阿大:(豈有此理,我們兄弟三人與你無怨無仇,你竟然下如此的毒手; 實在太過卑鄙了…)

范孝:(你喜歡說甚麼…也隨便你們吧…我只知道如果你們不願意歸順我們主人,他只有等死…)

趙盈:(哥哥…其實他們都是因為要報恩,才不願意歸於主人之下; 你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好嗎?)

范孝:(盈盈…江湖上人心險惡,他三言兩語,竟然令妳動了惻隱之心?)

趙盈:(我不是…我只是不希望濫殺無辜,你就放過他們好嗎?)

范孝:(絕對不能,只要他們願意,我便立即給他們解藥; 否則當他毒發之時,便要吸取孩童之鮮血來續命,若不是他便會毒發攻心而喪命。)

阿二:他驚訝范孝之言,於是反問道。(甚麼? 我要靠吸取孩童之鮮血才可續命? 那麼我豈不是要殺害更多的無辜的孩童嗎? 大哥,你殺了我吧…別讓我傷害無辜的孩童…三弟,立即動手殺了我吧!)

阿三:(二哥,你別如此灰心,我們一定能夠想到辦法救你的。)

阿大:(阿三說得對,我們先離開這裡; 再慢慢想辦法…)

趙盈:她看著阿大離開,不由自主的叫道。(阿大…阿大…)

范孝:他卻阻止的說道(盈盈,別再叫他…想不到他寧願看著親生兄弟毒發攻心,也不願意改投主人。)

趙盈:(哥哥,你太過份了; 竟然用此等卑鄙低下之手段?)

范孝:(主人說得對,要成大事者,必定是有所犧牲的; 我絕對不能理會對方是否屬於無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