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親 仇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今天晚上黑幫老頭子劉波在酒樓裡大排延席慶祝其大壽之喜,並有意為韋俊及藍龍兩幫人化敵為友,豈料他們一言不合就吵起來,幸得韋寧從中調解;龍與寧初次邂逅,互相留下印象

 

韋俊:(波叔,今天是你的大壽。)他跪在地上奉茶(我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劉波:最疼愛的契仔為他奉茶,他笑得見牙不見眼。(好…乖孩兒…起來吧!)

韋俊:劉波喝過他奉上的茶後,拿出利是遞給他。(多謝波叔)

劉波:他向俊坦言(俊,我今天要為你引見一個人;他就是…)

章奇:突然遠處傳來他的聲音(波叔,龍哥來了…)

藍龍:他將準備好的茶奉給劉波(波叔,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請喝茶。)

劉波:(好…乖…)喝茶後他同樣拿出利是給藍龍。

藍龍:他禮貌地接過劉波的利是(多謝波叔)

劉波:他站起來為俊及龍互相介紹(待我替你們倆人介紹;他是我的契仔韋俊,他是灣仔的風頭人物藍龍。)

 

藍龍:他立即與俊握手(俊哥,你好。)

韋俊:他也讚賞(我聽波叔提過,你是灣仔嚮噹噹的風頭人物。)

藍龍:他顯得很謙虛(波叔過獎了;其實論本領莫過於俊哥你才是。)

章奇:他忽然諷刺(假如真的有本領,就不需要靠老方父在背後撐腰了。)

趙南:他顯得很憤怒(章奇…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

章奇:(沒甚麼意思,只是希望在坐每個兄弟都要知道,我大哥才是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比起某些要靠老叔父就好得多了。)

 

趙南:他衝上前捉著奇的衣領(豈有此理…)

章奇:他亦不甘示弱(怎樣…是否想打架?(他們倆人站起來,互相推倒椅子。)

韋俊:他們倆人齊聲喝令(南…停手…)

藍龍:他們倆人齊聲喝令(奇…停手…)

趙南:(俊哥,這個人不分尊卑,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章奇:(龍哥,此人在胡言亂語,我非教訓他不可。)

劉波:(大家都是自己人,可必為一些小事而爭執呢?為免傷和氣,我看大家…)

章奇:突然他搶著說(波叔,對付這些人一定要用武力解決的。)

趙南:(波叔,你還是不要阻止我們了;此人我忍了他很久。)

章奇:(趙南,你想怎樣教量呢?)

趙南:(隨便你,反正我一定會把你打倒的。)

章奇:(豈有此理…)

趙南:(待我將你的牙打下來,看你還有沒有機會胡說八道…)

韋寧:她將一切看在眼裡,突然喝令。(停手…)

趙南:全酒樓的人均被這把清脆的聲音嚇呆,他對寧亦十分禮貌。(小姐…)

韋寧:她走前看著俊及龍(既然今天是老叔父的大壽,根據江湖規矩你們應該要給予點面子波叔;你們選擇各自吩咐自己的兄弟停手,還是我將你們全部帶回警署呢?不過…你們必需要清楚,大家都是有面子的大哥。)

 

韋俊:他立即吩咐(南,今晚大家都喝醉了,別在波叔面前失儀態。)

趙南:他表現得很恭敬(知道…俊哥。)

韋寧:她向著龍微笑(龍哥,你呢?)

藍龍:他也微笑(大家都是一場誤會,我保證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韋寧:她立即跪在地為波奉茶(波叔,祝你長命百歲,事事順利。)

劉波:他最疼愛這個契女,於是笑得見牙不見眼。(乖…起來吧!)

韋寧:她接過波的利是(多謝波叔…)

劉波:(好…)他站起來(龍,過來,待我為你們倆人介紹。)

藍龍:他過份聰明搶著說(俊嫂…妳好…)

韋寧:她顯得非常愕然(俊嫂…?攪甚麼鬼?)

劉波:龍的稱呼令他哈哈大笑(哈哈…俊嫂?似嗎?)

韋寧:(波叔,你還在取笑我。)

劉波:(好了…寧,千萬別生氣;龍,我想你誤會了,她是俊的妹妹寧。)

藍龍:他才醒過來道歉(是嗎?原來妳是俊哥的妹妹;對不起。)

韋寧:(不緊要…但是…我真的像哥哥的太太嗎?)

藍龍:他微笑(不像…當然不像…)

韋寧:(那麼我像不像他的妹妹呢?)

藍龍:他開始變得吞吞吐吐(我…都不知道。)

 

一天晚上韋俊,趙南及徐椲正對叛徒執行幫規的時候,章奇竟帶著一大班兄弟衝進來,誣陷韋俊捉了藍龍的兄弟,從而挑起兩幫的衝突;豈料兩幫人真的打起來,俊為救南被奇斬傷,此事驚動了韋寧,她接報趕到現場後,剛巧碰上奇在背後偷襲徐椲,寧為救椲雙手均被奇斬傷;其後住靠寧的屬下制止混亂局面。

 

韋俊:他與趙南及徐椲正執行幫規的時候,突然有人衝進來。(南,你去看看是誰?)

趙南:(知道…俊哥。)他開門後,章奇帶著一大班兄弟衝進來。(俊哥,是藍龍的人。)

韋俊:他與徐椲馬上喝令(站著…誰給你們進來的?)

章奇:(我來是找我們的兄弟…)

韋俊:(誰是你們的兄弟?)

章奇:(我聽說我們的兄弟被你捉進來,現在我要帶他走。)

趙南:(豈有此理,我們正在執行幫規,你二話不說就衝進來,還說要帶人走。)

章奇:(我不理會你們在做甚麼,我只知道我要帶我的人走;你們醒目的就讓開。)

徐椲:(簡直放肆…章奇,你以為這裡是甚麼地方。)

章奇:他向眾兄弟吩咐(跟我進去搜…)

韋俊:他感到忍無可再忍(站著,我看你是來惹事生非的;醒目的就馬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章奇:(笑話…我根本不需要你對我客氣…)

徐椲:(豈有此理…就然對俊哥如此無禮…)說罷他就率領眾兄弟與章奇打起來。

趙南:(打鬥過程中俊為救南而被斬傷,他立即致電寧。(小姐,章奇來惹事生非;俊哥又被他斬傷,妳快點趕來。)

 

韋寧:她接過南的電話後,立即將手頭的工作拋下;當她趕到現場的時候,發現兩幫人均被斬傷,而遠處還傳來打鬥聲;她趕往喝令。(停手…)

 

趙南:他看見寧(小姐,妳來到就好了;俊哥受了傷。)

韋寧:(他現在怎樣?)

趙南:(我把他扶倒內堂)

韋寧:她立即吩咐南(你立即將大哥名其他兄弟送往醫院,這裡就交給我處理。)

趙南:(知道…小姐…)

韋寧:她親眼看著車帶著俊及其他兄弟離開後,此事被她看見受傷的椲;好立即上前把他扶起。(椲哥,你沒有事嗎?)同時間她看見奇竟在背後偷襲椲(椲哥,走開。)寧為救椲雙手被奇斬傷送往醫院。

 

趙南:寧睜開雙眼後,看見南與椲。(小姐,妳怎樣呢?)

韋寧:她搖頭(我沒有事,大哥呢?)

趙南:(小姐,妳放心;俊哥已經渡過危險期。)他坦言(其實都是我不好,俊哥若不是為救我,就不會被章奇斬傷。)

 

韋寧:(章奇…?)

徐椲:(小姐,我對不起妳;要妳為了救我而受傷,我真是對不起妳。)

韋寧:(椲哥,別這樣說,大家都是自己人;是啊,南哥,剛才你說的章奇,我好像在波叔的壽誕上見過他;他是否藍龍的人呢?)

 

趙南:(是啊,章奇是三年前才開始跟隨藍龍的,不知為何深得藍龍的信任,就連跟隨他七年的林琛也及不上他。)

 

徐椲:(我看今次的事件是因為前次波叔壽誕上,他對南哥懷恨在心。)

趙南:(未經證實的事情,切不可亂說,以免隔牆有耳;小姐,妳對此事有甚麼看法呢?)

 

韋寧:(依我看今次的事件,藍龍可能會不知情的;其實前次我已經認為章奇此人深不可測,絕對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我曾經聽大哥說過,林琛跟隨藍龍七年,都沒有太大的作為,反而章奇跟隨藍龍三年,就深得他的信任;可想而知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南哥,椲哥你們往後對此人要特別小心。)

 

徐椲:(知道,小姐。)

趙南:(知道,小姐;但是今次的事情應該怎樣處理呢?我們絕對不能讓步的。)

韋寧:她想了想(看來今次的事情一定要請老叔父出來才可以解決的。)

徐椲:(小姐的意思曷要請波叔出面處理此事)

韋寧:(當然…)於是她吩咐(椲哥,你負責與幾位兄弟守在大哥的病房,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進去;南哥,你負責與幾位受傷的兄弟前往找波叔,將事情的始末告訴他,再待他的吩咐。)

 

徐椲:(知道,小姐。)

趙南:(知道,小姐。)

劉波:當他知道此事後,馬上向藍龍質問。(龍,你知道我叫你來是甚麼事嗎?)

 

藍龍:他不明所以(波叔,對不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劉波:於是他大發雷霆拍在桌面上(還說不知道,豈有此理;難道你不知道韋俊倆兄妹現在身在何處嗎?)

 

藍龍:他顯得一頭霧水(我當然不知道…)

劉波:(他們倆兄妹被章奇斬傷,現在齊齊睡在醫院裡。)

藍龍:他突然感到很驚訝(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劉波:(難道你還需要我向你解釋嗎?)

藍龍:(不敢…)

劉波:(幸好俊已經渡過危險期,否則你賠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補救,寧已經派趙南來與我交待此事;現在你回去好好質問清楚章奇,一星期後,你帶同章奇及所有兄弟齊集我的別墅;知道嗎?)

藍龍:(知道…)

 

一星期後藍龍帶同章奇,林琛及眾兄弟,韋寧則負傷與趙南及徐椲前往劉波的別墅,此事本來就是奇處心積累令俊和龍兩幫人惡鬥的,想不到竟造就了龍與寧;正當波執行幫規的時候,寧因為欣賞龍的正義而替他受了波的鞭打吐血;寧的受傷令龍對她產生微妙的感覺,因為他從來沒有遇過一位如此關心自己的女孩

 

劉波:他看見寧進來立即站起來(寧,妳沒有事嗎?俊的情況怎樣呢?)

韋寧:(多謝波叔關心,大哥已經甦醒過來,可是暫時還未能下床。)

劉波:(那就好了…來,先坐下來。)寧坐下來的時候看見龍向自己微笑(今日我叫齊眾兄弟來,相信大家都知道,韋俊倆兄妹分別被斬傷的事件,我聽說今次好像自己人打自己人,我感到既十分諷刺;龍,請你將章奇交出來。)

 

藍龍:他站出來(知道,波叔;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

劉波:但站出來的只有龍一人(這算甚麼意思?)

藍龍:(波叔,你們全都是與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假如你叫我將任何一個人交出來,我實在不能辦到;若然此事一定要有一個交待,就由我一力承擔;請波叔原諒。)

 

劉波:(龍,你這樣只會縱容下面的兄弟越來越放肆;你知道嗎?)

藍龍:(對不起,波叔,我實在不忍心將他們交出來。)

劉波:他欣賞龍的正義感(好…)他揮起手上的鞭子打在龍的身上。

韋寧:突然她衝上前(波叔,不好…)豈料波的鞭打在寧的身上,令她吐血倒在龍的懷內。(呀…)

 

劉波:眾人均被這種情景嚇呆(寧…)

趙南:(小姐…)

徐椲:(小姐…)

林琛:(韋小姐…)

藍龍:他在自己的懷內擁著寧(妳怎樣?妳太傻了,為甚麼這樣做呢?)

韋寧:她在龍的懷內(你…知道嗎?波叔曾…經當兵,他…的鞭…你受不了的。)

趙南:他衝上前扶著寧(小姐,妳怎樣?假如妳有甚麼事情,我怎向俊哥交待呢?)

 

劉波:(寧…妳傻了嗎?妳明知這鞭妳根本受不了的,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韋寧:(波叔,對不起…但是,我實在不忍心你這鞭打在一個無辜的人身上;既然這鞭我受了,你就別再為難龍哥及眾兄弟;好嗎?)

 

劉波:(那麼妳叫我如何向俊交待呢?)

韋寧:(波叔,你放心;我會親自向大哥交待一切的;你就答應我別再為難他們。)

劉波:他無奈點頭(好…我答應妳,此事就這樣算數;妳安心啦!)

韋寧:她勉強微笑(多謝波叔)接著吩咐南與椲(南哥…椲哥,我們回去吧!)

趙南:他抱著寧(知道,小姐。)

 

自從前次章奇的挑撥離間計劃失敗後,他再次想到新計謀,就是安排一些親信的兄弟斬傷藍龍,然後將罪名推於韋俊身上;可是計劃不但失敗,反而加速藍龍與韋寧的感情

 

韋俊:他甦醒過來後,寧立即向他交待所有事情。(寧,妳已經長大,懂得處理很多事情;是次妳處理得非常恰當。)

 

韋寧:(大哥,你不怪責我放過藍龍嗎?)

韋俊:(當然不會,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況且妳都認為此事與他無關,難道我會懷疑自己的妹妹嗎?)

 

韋寧:(章奇此人實在深不可測,假如有機會我一定要調查此人的來歷。)

趙南:突然他衝門進來(俊哥,小姐;發生大件事了。)

韋俊:(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趙南:(藍龍在凌晨時份被人襲擊受傷入院)

韋俊:他顯得既愕然又驚訝(怎會這樣的,知不知道是誰人的所謂呢?)

趙南:(外面傳…)他吞吞吐吐

韋俊:(為甚麼吞吞吐吐,我們之間有甚麼不可以說出來呢?)

徐椲:(俊哥,外面傳是你派人斬傷藍龍的。)

韋俊:(豈有此理…我還睡在醫院裡,怎樣派人斬傷他呢?是誰說出來的。)

徐椲:(好像是章奇四處散播謠言…)

韋寧:(又是章奇,似乎此人是有意挑起干戈的;椲哥,波叔知道此事嗎?)

徐椲:(已經知道了…事悄發生後,章奇第一時間走到波叔裡搬弄是非了。)

韋俊:(那麼波叔有甚麼回應呢?)

趙南:(聽說一會兒他就會到醫院裡的)

韋俊:(寧,妳的看法如何呢?)

韋寧:(沒有辦法,唯有見步行步吧!但是…我想此事應該會很容易解決的。)

韋俊:(為何會這樣說呢?)

韋寧:(以藍龍的性格,雖然他為人較為倔強,但亦不至於蠻不講理。)

劉波:一會兒全部人齊集龍的病房裡(相信大家都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半個月前韋俊倆兄妹曾經被斬傷,想不到今天輪到藍龍,此事非同小可;我希望大家會與我一起正視這個問題,因為我不希望此事繼續發生。)

 

章奇:他第一個從人譫怞璆X來(一定是韋俊派人襲擊龍哥的,波叔…請你替龍哥主持公道;絕對不能放縱他們的。)

 

趙南:(你簡直含血噴人,俊哥絕對不會做出這樣鬼祟的行為;波叔你一定要查明真相。)

 

劉波:(俊,你怎樣看此事呢?)

韋俊:(波叔,我是你從小看大的,你比任何人更清楚我韋俊;這種二三流的行為只會影響我的聲譽;何況我還睡在醫院裡,怎樣安排此事呢?)

 

劉波:他點頭(你都說得很有道理)

章奇:(波叔,你不能對韋俊有;所偏袒的,最起碼要給龍哥一個交待;當日韋俊倆兄妹被斬傷的時候,你都要龍哥交待;現在我們有齊證人,你絕對不能這樣放過他的。)

 

劉波:他亦覺得奇說得有道理(那麼你認為怎樣處理好呢?)

章奇:(現在龍哥左腳被斬傷,最起碼要韋俊還一隻左腳給龍哥。)

趙南:(放肆…)

章奇:(你就放肆,這裡還未輪到你說話;別忘記這裡旅有波叔。)於是他引導在場眾兄弟喧嘩,誓要打斷韋俊的左腳。

 

藍龍: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奇,別這樣喧嘩。)

章奇:(龍哥,我們眾兄弟都是為著要替你取回公道。)

藍龍:(但是…此事旅未查證清楚…)

章奇:(怎麼未清楚,此事分明是韋俊策劃的;波叔,你一定要替龍哥討回公道。)

劉波:他為難的看著俊(那麼…俊,我想今次要難為你了。)

趙南:他緊張得很(波叔,連你都站在藍龍這邊說話嗎?)

劉波:(我不是站在任何一方,而是今次我必需要給藍龍一個交待;俊…)

韋俊:他無奈(波叔,只要是你的意思,我一定會照辦的。)

劉波:(好,就這樣決定。)

章奇:正當他拿著棍子打向俊的時候,顯得有點得意忘形。(龍哥,由我替你取回公道。)

 

藍龍:他急忙喝令(奇,停手…)

韋寧:她一直沒有說話,突然與龍同時間喝令。(停手…)她捉緊奇的棍子(剛才你說龍哥的腳一定要我大哥交待;是嗎?)

 

章奇:他顯得毫不恐懼(對的…)

韋寧:她高舉受傷的雙手(好啊…假如龍哥的腳要我大哥作交待,那麼我就先打斷你的雙手。)

 

劉波:(寧,妳…)

韋寧:(波叔,龍哥受傷,究竟真兇是誰?現在還未查清楚,就只有章奇及他的兄弟單方面指證我大哥;但是。。我雙手就可以肯定是章奇打傷的,假如他堅持要打斷我大哥的腳作為對龍哥的交待,那麼我先要打斷他的雙手作為對我的交待;波叔,你認為我這樣說公平嗎?)

 

劉波:他點頭(寧,妳說得很對;奇,既然你要俊交待;你亦應該對寧交待。)

章奇:他沒有想過寧會有此一著,開始顯得有點驚慌。(這…)

趙南:他立即與椲推波助瀾(小姐說得對,一定先要章奇有個交待…)

徐椲:他立即與南推波助瀾(小姐說得對,一定先要章奇有個交待…)

章奇:(你們這班全是卑鄙小人)

藍龍:奇的說話反被龍喝停(奇,別在波叔前無禮。)他為保留奇的雙手,於是建議。(波叔,此事倒不如算數了;好嗎?)

 

章奇:(龍哥,當然不可以;假如你今日放過韋俊,他必定更加氣焰;屆時我們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了。)